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菜人

[原創]代言體連章敍事組詩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17: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3-4-8 15:34 编辑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17: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3-4-8 15:35 编辑


 楼主| 发表于 2013-2-2 12: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堂有鸟 发表于 2009-5-11 11:27
真情血泪记,现实愤慨篇,一读掩卷哭,再读叹无言。

谢天堂兄委顾并赐句!
 楼主| 发表于 2013-4-8 10: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3-7-19 17:21 编辑
子二 发表于 2010-8-22 10:08
跟冯小青一种死法,当时也有许多诗人为此赋诗。


谢子二兄委顾并赐帖!迟复为歉!只“死法”一说,似于死者不敬,谓死刑犯可。
 楼主| 发表于 2013-12-4 01: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2:46 编辑

第十編 凡二十四首

如能相守期來世,直欲孤居了此生        —水生《悼香


兒靈                                        水生

昔我靈前到獨遲,哭如人失彼顰兒。空中一日舄雙落,地上五星旗半垂。猶記當時曾此想,未思其世有誰知。事今憶起宛同昨,無爲歲更稍減悲。

中作 (二首)                                    水生


遙看天上下雲輧,仙袂飄飄落遠汀。嗟有煙波妨去路,恨無風雨阻歸靈。浮舟我欲辭危岸,拾翠人驚入杳冥。一去芳姿難再覩,空留行跡散餘馨。

不見追風鸞鳳影,但聞軋露轂輪聲。空中皎皎月光照,洲畔濺濺江水鳴。眇眇愁予空佇立,悠悠御霧自飛行。安能脅下生雙翼,汗漫與之遊太清?


紅樓夢讀後                         水生

幾時化蝶入紅樓?竹舘芸軒任戲遊。黃土壟中何歲月?紅樓夢裏好春秋。多情公子等閒度,薄命佳人為底愁?知己不知知己命,當初無怪即夷猶。

  【註】末兩句似亦可移用到詩人自己身上。

日梅登高                                  水生

嶺固重陽登者多,然乖其俗奈如何。人無見佩萸囊至,誰復知攜菊酒過?鋪地團旗攤撲克,隔山支部動探戈。有時坐對松風起,遠處更聞崔健歌。

  【註】梅嶺南昌灣里區。“崔健”,人稱中國搖滾音樂之教父者,其代表作有《一無所有》、《新長征路上的搖滾》等。  

書感                                                                     水生

依前華夏一窮國,落後週邊四小龍。枉自人多兼地大,何曾舊貌換新容?原因運動連年緊,現爲銀根逐日鬆。私者憑條堪借貸,肉包打狗去無蹤。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3:08 编辑

(四首)                                                水生


運河千里走京杭,萬里長城羯羌。多少軍營男子漢,銷磨凹凸女兒牆。笛中幾度關山月?塞外無窮邊草霜。堪傳永世,誰知國破在咸陽

櫻桃溝畔有村墟,見說曹公曾此居。可不門前三古樹?果然郊外一幽廬。昔年落魄人亡久,今日尋蹤我到初。若道箇中無所覩,且看半部未完書。

仙芝如可海中稅,藝祖不難堂上醒。再返湖南身果動,一看天下淚應零。眼前標語或還覩,耳畔頌歌無復聽。除卻竿頭旗尚赤,人間已是草青青。

無聊歲月任蹉跎,且聽他人所點歌。樂有聖桑舒伯特,舞兼搖滾迪斯科。能爲頌党無新曲?必是調頻入短波。央廣一從經六四,此聲誰見播來過?


  【案】當時提倡唱紅歌,吃“愛國橘”。(受西方經濟制裁,橘難出口,在江西一處多積壓賤賣。)
  【註】“仙芝”句,典出·陸龜蒙《新沙》:“蓬萊有路教人到,亦應年年稅紫芝。”(“紫芝”爲起死回生之仙草。)


華東                                      水生

連月春陰雨不乾,江淮一帶水漫漫。鄉間在者驚兇猛,城裏遊人歎壯觀。彭蠡湖寬仍是窄,瞿塘峽澀未爲湍。農田萬頃墊波底,鮫室好尋村見難。

廿七初度 (頸聯爲上三下四句式)                       水生

二十七年憂半參,如煙往事憶何堪?形枯因與美人隔,性僻爲將佳句耽。風雨雪時時筆走,國家己事事詩談。漫嗟此日身無立,三十去今還有三。

兒墳                                        水生

恍如生死百年分,一自當初隔此墳。魂不見歸江上水,歌曾聞響谷中雲。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3:16 编辑

祭香一百韻 ()                                  水生

桃花塢,楊柳渡。去幾何?無多路。柳如煙,花似霧。昔美人,恒此遇。或採花,或漂布。初遇余,尚頗懼。羞不言,言難喻。及日長,乃無瞿。見我來,笑相顧。與余言,言多趣。至後來,真性露。偶謔之,敢嗔怒。每逗之,曰可惡。任率真,隨談吐。少嫌猜,無裝做。除辮長,一如故。二八過,言當娶。孰料之,事多迕。我父知,寧此護?強拆之,意卻固。曰其婆,農村嫗。曰其娘,農村婦。曰其人,農村孺。謂菟絲,難我附。彼歸余,事未具。業無從,房無住。黑市人,城難寓。吾曰非,轍無數。無業從,自開鋪。無處居,能宿露?百不成,我回驅。寧與之,將農務。亦不能,將其負。其於兒,如甘澍。兒於其,如轍鮒。苟無之,涸誰呴?城中姝,誠亦姹。然終嫌,多金鍍。況其攀,惟紈絝。縱我憐,吾敢慕?吾所希,惟純素。彼具之,乃天賦。父此聞,久踱步。忽斥余,爲情錮。縱多言,難理諭。曰其終,必抵捂。妹思余,卻難晤。我臨江,詐一赴。冀庭幃,能悔悟。甚此爲,傳有誤?妹聞之,驚失措。奔江樓,淚如注。彼謂余,真已故。一時懵,樓下仆。吾聞之,急奔訃。見樓沿,惟雙屨。知此時,悲已鑄。悔莫追,空大謼。恨流光,難回溯。歎前情,皆虛付。每思之,傷情愫。自卿亡,病日痼。舊鄰姝,已無妒。歎仙姿,難重塑。昔雙鴛,今隻兔。無傍行,難成互。日無聊,酒頻酤。爲澆愁,醉猶酗。歎年華,成虛度。負所期,志難騖。人於官,趨若鶩。吾獨狂,恥行賂。孰迎余,於賓阼?但供人,隨擺佈。或閉門,自覓句。偶感時,還淚雨。念睡獅,今已寤。之未興,窮所苦。制於夷,何屢屢。雖放開,國難富。府帑空,興重賦。縱稔豐,民難裕。少油鹽,乏醬醋。衣不溫,飯難饇。彼何人,免飢冱?乃貪官,終日酺。陪飲之,有衆嫭。血羅裙,翻酒污。每思之,空仰籲。欲回天,力不副。卿已亡,愁誰訴?今此來,景和煦。昔卿歎,春難駐。今我來,傷遲暮。深塢中,花滿樹。古渡前,飛白鷺。塢渡間,草滿阜。草阜巔,乃卿墓。墓碑前,香一炷。待吾終,會此祔。


   【註】“衆嫭”,揚雄《反離騷》:“知衆嫭之嫉妒兮,何必颺累之蛾眉?”“祔”,合葬也。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3:33 编辑

返城途中                                         水生

朝發錦江岸,晌至紅谷灘。同船皆鄉里,路竟話未完。問我在城上,可否覺身單?工人如有事,會否抱成團?謂其在鄉下,生計頗不安。初許田到戶,尚稱政策寬。直願憫農者,莫惜盤中餐。言惜固可感,餘糧糶卻難。吾聞殊不解,問何有此歎?彼聞未即答,白條示我看:“糧產早翻倍,非徒壁上觀。糧款遲難兌,總作紙上歡。祇今入城市,所爲即面官。穀換惟此物,一錢不曾攢。各種亂收費,仍須見人攤。吏人如鱟杓,歷刮滴無殘。倉儲既告罄,牛羊亦空欄。有不堪其逼,飲鴆杯自乾。上如置不問,久必構釁端。”言者心自苦,聞者鼻亦酸。來時爺娘送,諸事均兒瞞。家本不寬裕,果此益貧寒。待問愧非職,欲顧力又殫。安得當路子,出面能一干。在民免攤派,於官懲貪奸。

   【註】“紅谷灘”,本名鴻鵠灘,後訛爲“紅谷灘”,在南昌贛江西岸。“歷”,通鬲。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3:31 编辑

(四首)                                                         水生


崗位去留難自由,重新組合果誰優?人逾六十吾三十,老未離休少退休。

春來連月雨無歇,舊日槍傷今復發。忍痛強拉翻斗車,鼻尖水滴腳尖襪。

練攤無助日多蝕,僦屋孤居夜少眠。三十歲人家未組,八○年事夢猶牽。

囊空撿得一錢看,便此人前還自寬。衣舊不堪經再洗,飯稀猶可應三餐。


  【案】政策既向大企傾斜,身爲小企一員,詩人所在之崗,其下也必矣。又詩云“水滴腳尖襪”,則鞋破可知。此詩人歟?濟癲歟?

打菜途中                                       水生

兩簍車後載,郊區往打菜。路逢一行人,相伴結成隊。擔前擔被包,擔後擔米袋。男爲打工仔,女爲打工妹。去往城市中,來自農村內。問其何背井,答曰“農事廢。耕地賣商,現已盡蕪穢。謂待廠房起,徵工用吾輩。久等不破土,吾輩閒難耐。因共結伴出,求業向闤闠。”吾聞斯人言,吁嗟生感慨。工人不做工,農者廢鋤耒。產品何由出?糧食無有刈。我今重招商,日久必爲悔。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3:45 编辑

鄰攤師 (二首)                                                 水生


廠從破產已三月,三月恤金今輟發。迫使車間老鍛工,街頭學賣麵兒餑。

下鄉下崗苦兼嚐,人昔憫農今自傷。攤子立交橋下擺,躲過城管遇工商。


   【案】此師傅曾問詩人何以下崗?答曰:“‘主管部門拋國企,承包個體飽私囊。職工逐一被清退,店半租人半改裝。’是以下崗。”詩人亦問彼廠何故關門?對曰:“‘上有人來打假冒,廠長下有苦衷告:設備猶是民國造,產品那能不粗糙?欲從國外進一套,人不貸款寧能盜?而今更難扭虧耗,不才甘交烏紗帽。人將其言向上報,上批曰:勿等、要、靠。’由是關門。”言罷,乃自寬曰:“趁今腿腳猶靈便,好歹強撐到退休。”

悼父                                              水生

革履一雙,父親訂做。貨還未提,人竟先故。匠送來家,兒穿展墓。爲能使知,叩以輕步。
   【案】詩人別有一挽父聯云:“牽愁昔但鷄公嶺,入夢今兼兔子崗。”(“兔子崗”,詩人先尊人吉地。)又此前柳公夏幹部也相次即世。其至交王道士挽之以聯曰:“終欠二三,兄是弟還是;乃知七十,古稀今亦稀。”未幾亦歸道山。

重祭香                                        水生

卿非吹笛石崇妾,何效綠珠墜翠樓?我非懼母廬江吏,卿是蘭芝赴碧流。赴碧流兮墜翠樓,卿兮卿兮又一秋!水流不盡樓猶見,覩之能不恨悠悠?往昔相憐今獨在,天地於我同墳丘。當初未便隨卿去,不知有何志未酬?而今繡帕雖在手,卻無繡者來入眸。往事于今空記省,故物祇堪供人愁。不復歡娛恨景短,正苦來日歲月稠。一向淒涼無人問,縱有杜康難解憂。年久悲事增無減,瓦缶未敲愧莊周。今拖病體來爲祭,淚濕芳塚土一抔。

   【案】詩人一經失業,生活日益貧窶。自是此日下崗工,謀生乏術;非比當年下海者,創業多門。加之諸多不幸,敦彼一身,箇中艱難,有不堪言者。知此,則其何以會有今之“淚濕芳塚”云云,料不難解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5:14 , Processed in 0.014088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