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菜人

[原創]代言體連章敍事組詩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0-7 12: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6 13:19 编辑

調相思引·八一             水生

八一橋心望水濱,北一江分。漁舟泊渚,汽笛岸邊聞。    都市熒熒光幻處,長天浩浩夜窺人。噪聲煩雜,一片亂紛紛。

客璜溪姑家表姊妹             水生

姊妹三人歎久聞,無兄無弟幾釵裙。母爲鬻此命乖女,父乃援鄰志願軍。後者腿殘前者瞽,家人田在族人耘。我來猶幸今其事,見異宛陵經汝墳。

  【註】“後者”,即詩人姑父,姓善鏡,人稱“老革命”。其雙腿在朝鮮戰場凍死而被截。“宛陵”,·梅堯臣,宣城(古名宛陵)人,世稱宛陵先生。其《汝墳》詩有“汝墳貧家女,行哭音悽愴。自言有老父,孤獨無丁壯。…”云云。

江南春·阿水回村度假江迎之   香女

風剪剪,水溶溶。吹來芳草際,流入亂山中。晴川過雨孤舟見,儂待看他誰出篷?

度假                        水生

田似棋盤渠似網,山如筆架地如盆。一從身入城中磕,故里成吾度假村。

  【案】前曰“窩此”(見同編《答戰友某》),此曰“磕”,箇中必有不得意者在。聞企業每體改一次,職工便愁添三分。不得意者,抑爲此歟,或更有他?我問諸詩人。

遮郎                        香女

背後從撐油紙傘,手中自浣汗紗巾。過江飛雨來如箭,濕透著吾針綫身。

邊憶舊                              香女

憶昔浣衣臨水涯,今猶一事覺調皮。郎從背後蒙雙眼,要我猜他人是誰。
 楼主| 发表于 2011-2-1 14: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6 14:09 编辑

                                                        香女

曉刈溪藤入谷深,喈喈黃鳥集叢林。同來女伴皆星散,一例野花頭上簪。

(二首)                                       水生

荷槍行澗底,引犬獵山幽。百獸驚皆散,一人趨獨蒐。忽逢樵採女,疑是鹿回頭。
南風生谷口,東月出林間。走獸已歸穴,獵人猶在山。正愁無所獲,一兔觸株殷。

【註】“樵採女”,即香女,見本編編頭詩人斷句。“鹿回頭”,見族鹿回頭傳奇。

                                            水生

伯有童養婦,伯殤人娶將。生子凍以折,生女字阿香阿香晚我出,小我歲半強。與我兄妹稱,生小共一鄉。惜不際明時,文革正瘋狂。父祖成分惡,累其亦獲殃。群童慣相欺,出須我在旁。兒戲百般可,獨不捉迷藏。保鏢謂貼身,庶無惡少傷。迨我入完小,則彼學採桑。道旁跟阿母,日採不盈筐。後我輟學歸,嗣還著戎裝。一朝與之別,千里長相望。去年我入越,隨師戰虎狼。今春方退役,蒙恩分南昌。不意二人事,此時有人妨。我父眼漸高,嫌其農村糧。要其立見棄,意決不容商。自知難其從,又恐與之戧。此事兩爲難,教人愁斷腸。

  【註】“伯殤”句,詩人先伯父諱振根,年十二而夭。其童養婦名招香,姓,乃西山鄉草山女,後嫁家,生香女。詩人稱之爲大姑,以別璜溪親姑(即盲姑,堂女)。可參看第九編詩人先尊人《答柳公》詩。

兼思香                              水生

汨羅江上彩旗紅,何處水鄉非此同?他喊加油隨鼓手,我爭揮槳逐詩翁。不堪回首今思昨,且任離愁西復東。來日扁舟兩人共,身終伴入五湖中。
 楼主| 发表于 2011-2-1 14: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6 13:43 编辑

柳家                           

日斜人未閑,種豆傍南山。遙看炊煙起,不招身自還。

田家                                  

婦管自留地,夫包責任田。雙雙無一歇,辛苦是年年。

  【案】昔詩人以一言而攖奇禍,至此時冤始獲直,幷復原職。此詩亦爲其重返原遣放地柳家灣蹲點時之所作。

江村日暮                         香女

叱叱牧童驅犢返,喌喌農婦祝鷄餐。江村日晚人聲雜,非獨漁歌傳遠灘。

觀戲                                    

數盞瓦燈明夜樓,水鄉觀戲坐船頭。聽完一齣《南瓜記》,回看江心月影流。

  【註】“《南瓜記》”,採茶戲劇目,演·朱軾事。  

南歌子                          香女採蓮女伴

江獨村邊窄,花皆水上開。綠荷如岸誤郎來,見泊蓮舟無數,忍空回?

採蓮                          水生

三三兩兩出村旁,嬉戲無休淡淡妝。一入行人不知處,忽驚棲鳥起荷塘。

蔆女                          水生

地少藠頭非別處,水多蔆角是吾鄉。皮胎作筏誰家女?兩兩相幷採在塘。

  【案】詩人其鄰鄉生米盛產藠頭,人稱“藠頭之鄉”。
 楼主| 发表于 2011-2-1 14: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6 14:05 编辑

第九編 凡二十四首

殷憐流血斑斑跡,青惜遭笞累累痕。        —水生《香遭笞》


水父                                            柳公

爾我今非昔,孰誰卑與尊?雖然爲異姓,卻也算同村。香女行當嫁,水生今合婚。小孩皆有意,長輩獨無恩。忍作荊和棘,強分鴦與鴛。所憐惟往昔,相戲互追奔。一戴柳條帽,雙穿犢鼻褌。彼矛爲竹棍,此盾乃藤盆。人向稱兄妹,情逾親弟昆。誰人如被侮,另者必來援。歲換烏將兔,人成鳳與鵷。嬉游方日少,思念始心存。令子之邊界,此妮垂淚痕。令郎征去,此女在家煩。一日書無至,三餐飯不吞。時時期甚切,事事積殊繁。整日垂雙手,孤身倚一門。癡癡望遠渡,久久眺芳原。祇盼無新仗,所思還故園。人今無此別,事尚有前冤。欲若鳥翔宇,其如人設樊。心隨身卻絆,此往彼難跟。鎮日亂思緒,終宵勞夢魂。究其何至此?因汝有偏言。曰甚家中少,娶須城裏媛。竟然忘己子,本亦是鄉根。此女妝雖簡,其人性卻溫。不惟親夥伴,且復敬椿萱。探病無雙靨,餉耕兼一樽。更還勤手腳,勞作忘晨昏。顰可使人妒,謔堪令飯噴。清純如夜月,豔麗若朝暾。雖說生鄉里,然疑降帝閽。堅貞益金石,芳潔勝蘭蓀。彼母誇乖女,其婆許孝孫。人思附龍鳳,彼樂牧鷄豚。朝對清江水,暮歸黃葉屯。每因望哲嗣,時爲上高墩。風已乾雙淚,人猶隔一垣。孤懷無寄託,滿腹盡愁怨。愁且無從訴,怨還何處論?臨餐箸還擱,無寐被常掀。彼目神情滯,我心波浪翻。登門非一次,勸汝乃三番。我夢多凶兆,汝爲誠禍源。今猶拘己見,明備引魂幡。我昔罪名獲,身曾犴獄蹲。而今重審斷,在昨已平反。不至君門辱,且憑雛輩鶱。爾如從我勸,吉日擇正元。

   【註】“反”,讀平聲。
 楼主| 发表于 2011-2-1 14: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6 14:03 编辑

答柳公                                   水父

尊卑無所異,爾我兩家同。汝昔連遭厄,吾今獨歎窮。逢人須叩首,無處不卑躬。身上衣常缺,年終歲不豐。天寒歸白屋,室漏露蒼穹。雖歷人三代,仍然壁四空。家初遇喪亂,我正值童蒙。母乏藥資死,父祈家道隆。有兄先母去,無物送其終。兩姐隨孤父,三人撫一童。當時逢抗,強虜入侵。政府兵無出,人民心有忡。國軍追共黨,寇占宮。杖鉞聞張帥,興兵諫蔣公。促成聯共勢,奠定滅功。虜騎方南下,吾軍亦北攻。後方車轍亂,前綫炮聲隆。來者心腸黑,當之血肉紅。城池多失守,士卒半全忠。人感軍糧緊,國需兵力充。外興援助熱,內颳募捐風。不管男和女,遑論農與工。無錢須出力,有物必捐公。家父出逃難,鄉丁捉事戎。托余田舍友,鬻姊水家篷。堂女璜溪北,招香錦水東。辭家親上陣,射敵自彎弓。姐弟分三地,音書仰一鴻。長崎驚破碎,廣島忽冥蒙。八載兵終歇,萬民歡欲瘋。人多歸故里,父獨沒幽叢。可歎家因敗,難隨國轉雄。昔吾人背井,今彼鳥歸籠。無入省垣內,世居村野中。惟堪耕壟畝,那得出蒿蓬?前役寇無退,此恩兒有蒙?必然窮巷陌,老此破房櫳。夏既愁防旱,春猶患抗洪。望晴天卻雨,要濕地偏烘。釜汁固無泣,簋飧能有饛?納糧行緩緩,逃稅走怱怱。麻袋抖無粒,白條收滿筒。賒肥滋赤壤,等藥殺青螽。安可如人願?祇能違我衷。手端鐵飯碗,身著燈芯絨。月有工資掙,年無債務籠。何其甜蜜蜜,誰此樂融融?奈彼非珍惜,於余失敬崇。心徒餘表妹,眼那有親翁?彼娶農家女,在城行不通。

   【案】上二首贈答之作其詩題均為編者所加,
   【註】“甜蜜蜜”,化用當時電影《甜蜜的事業》插曲《我們的明天比蜜甜》中歌詞。

娶香 (二首)                                         水生


紅燭分光彩,照人妝鏡檯。赧顏無處避,暗角任夫催。背對羞相向,千呼不一回。聞余稱口渴,始爲捧茶來。

昨飲交杯酒,今梳少婦頭。額前垂短髮,腦後綰圓鬏。欲把荊釵插,先將綫網兜。妝成失原樣,輕問好看不?

 楼主| 发表于 2012-8-8 13: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6 14:19 编辑

月夜                                              香女

雲開煙樹滿江干,夜色遙看清且寒。我有愁懷眠不得,更無人語獨憑欄。

深院月                                           水生

更欲盡,夢難成。相思未見恨無憑。狂風一夜庭前怒,不信小池吹不平。

  【案】此聞香女遭笞後作。“狂風”,比柳父,“小池”,乃香女之喻也。先是,家見水父不允詩人與香女之事,因疑其猶忌家成分,遂將女兒別許一暴發戶,香女不從,數泥祖父爲孫兒故,能屈尊往說舅父(水父),其母因勸曰:“何曾乃祖未通融?其奈人家不苟同。須曉浮沉今異勢,汝居鄉下彼城中。”香女仍弗聽。時其父因已納聘,怕失信而見笑於人,乃強逼之,至於掌、笞,雖幸爲柳公聞而止之,終在被逼中。

歎與阿水事                                     香女

纔比形將影,忽同參與辰。分開無一願,逼迫有雙親。是我仍刨土,而他已掙薪。浮沉今異勢,相判若泥塵。

遭笞                                     水生

荊條落彼身,痛及日思人。生父手爭忍?親孩皮是皴。事追悲在昔,時過記猶新。雖曰難爲侶,此心終不泯。

霜天                                        香女

那知風動?人正窗前夢。惟覺薄帷撩臉,卻當是,郎吹弄。    醒來情更重,思來真欲慟。偏恐母聞廚下,爭又忍,伊心痛?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4 16: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6 14:31 编辑

                                            水生

向者鑰閨門,身遭苦逼婚。殷憐流血跡,青惜被笞痕。妹汝何多難?親人箇寡恩。憶之悲已泣,撫事忍俱言?

答阿水                                            香女

事既迕尊親,再能難扯抻。批吾雖斷掌,誤汝或終身。怕者何爲最?憂之此是頻。死歸山伯鬼,肯作家人?

  【案】近聞一貧士,其準媳婦背之而乞爲某款爺二奶。貧士知,誡之以詩曰:“嗟我一心癡等者,爲人二奶肯由之?有刀買自民手,豈祇用來刓菓皮?”脫彼女非殺無血、剮無汗者,使讀此自比英臺之作,或知汗顏。

調相思引·登江畔戲樓               水生

吊腳水樓登亦繁,新聽腳底語雙鴛。男言“怎奈”,女道“願隨奔”。    不究他人何所迫,須知我事此同煩。思來直欲,脫履赴潺湲。

  【案】此詩人赴水前之作。赴水後,爲詞中所云腳底樓板下之“雙鴛”(一對正坐船上擬私奔之情侶)者所救。詩人知其必救,故佯爲此舉,旨在藉此二人之口向父親傳達己之決心,非欲真死也。爭奈聰明反被聰明誤,正因其此自謂聰明之舉,反斷送了香女性命。豈不悲乎!

絕筆詩                                            香女

長思去歲春,情定錦江濱。走急籃忘帶,歸羞帕悔伸。當時逃衆目,此日歎孤身。君既爲儂死,願同灰與塵。

  【案】詩人聞水生赴水死(實未死),乃歎曰:“事今已既言何補?恨未當初料在前。”後水生聞詩人生前曾有是語,哭之曰:“‘恨未當初料在前’,此話當由今之我說。” 嗟乎!人之有情而不得成眷屬者,多矣!然似此之以一農業戶口一非農業戶口故者,則爲世所無。向使水生掛甲後歸田,必不至如是。惜哉!又詩人死,有目之者歎曰:“有女投江死,無人知所以。可憐花樣年,底事非如此?”其家人不即知,猶詢諸左路曰:“日暮出門扉,江邊曰浣衣。家中羹飯熟,仍不見人歸。”人有知者,不忍以實告。
  【註】“走急”句,
可爲前之第四編水生《繡帕定情》詩“所挽亦忘遺我處”句下一注腳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6 00: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1:41 编辑

挽香 (四首)                                   水生


月斜窗外五更殘,聽否人催用早餐?我自終宵眠未得,汝何一睡再醒難?

天明引柩出村口,路轉隨幡往水濱。今去汝年纔十六,不知折壽與誰人?

見者哀歎聞者憐,一時行哭到江邊。嗟曾同當馬騎物,今挑風幡駐在前。

半張臉貼新墳哭,滿把淚拋原路歸。哀此今燒紙錢處,昔曾同放紙鳶飛。

汀上憶舊                                     水生

花開今獨向,無復似當時。憶昔人同此,來如雙蝶嬉。

堤上憶舊                                       水生

難忘昔日大堤行,一路同車笑語盈。陌上桃花江畔柳,物今無不見傷情。

三月三                                          水生

士女秉蕑草,行邀觀水濱。伊其相戲謔,我此獨悲辛。還是舊天氣,已非當日春。所思今不在,芍藥贈誰人?

山上憶舊                                       水生

昔日同遊今獨往,遙看山色故蒼蒼。人來不待峰尖割,見舊屐痕先斷腸。

  【註】“故”,仍。

池上憶舊                                       水生

舊記伊人此採蓮,輕盈宛若水中仙。如將托足船抽去,似也履波身可前。

                                       水生

春掃落花冬掃雪,四時庭下例無缺。祇今霜葉又飄時,更不聞他帚聲切。

糞餅                                           柳母

忍見紅吾黑火盆,燒雖無所接菰根。糞團當日拍成此,上印女兒纖指痕。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17: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3-4-8 15:35 编辑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17: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3-4-8 15:36 编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5:28 , Processed in 0.013834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