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菜人

[原創]代言體連章敍事組詩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6 23: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5 14:56 编辑

                            香女

溪曲,湘竹,影搖波綠。將浣還思,儍看鴛浴,蘆葦蕩處相嬉,不知都幾時。    臨流更把驚鴻現。桃花面,怎得郎回見?戲將游鯉低問。似被誰聞,怪羞人。

途中 (四首)                    水生

一十八彎行過半,二三百里返將終。前遮岸樹排儀仗,已入扁舟檢閱中。
一川碧水清難見,兩岸青山翠欲環。至此船行千百折,終於委曲到鄉關。
風吹電綫如琴響,雷吼雲空似鼓鳴。自是江南非塞北,春來多雨少晴明
風過山空行水面,雨斜江野打船頭。何爲咫尺不能上?今識錢郎當日愁。

  【註】·《江行無題》:“咫尺愁風雨,匡廬不可登。”為此詩後兩句祖之。

歸鄉                            水生

夾岸桃千樹,方村水一灣。昔非他處別,今復此中還。自看至堤下,人聞迎道間。知吾過而入,幷不爲休閒。

  【案】時詩人乃順道回家探親
,及到鄉,香女嘗先衆人於江邊迎之。於此事,詩人曾有詩詠之
,曰:“誰喚我名江岸東?聲穿雨幕到青篷。找來不見人何處,羞得桃花紅柳中。”

帕定情                        水生

小妹阿香年十五,最爲顏色空今古。十三裊裊學裁衣,十四娉娉能織素。十六會知詩與書,不知十七爲誰娶?身方漂布水邊歸,又出採花村外去。手挽花籃頭戴花,更兼身著花衣袴。一時花面不容分,一路直教同伴妒。忽見我從周道來,欲藏不及羞難語。但云此處草稀疏,未若那邊花草莽。言罷飛身即往之,行行忽又遙相顧。手揮花草若相招,待我來時行又遽。過了柳溪竹垞,逕來江畔方收步。轉身四望見無人,尺幅鮫綃怱遞與。見欲看其所繡何,忙言女伴呼相聚。臉紅一急去無蹤,所挽亦忘遺我處。吾趁其間展所貽,展時頓見雙鴛翥。應知香妹箇中情,癡子—喜從天降汝!

  【註】“莽”,讀如模上聲。
 楼主| 发表于 2010-3-16 23: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5 14:59 编辑

                                              水生

此日佩槍者,當年投筆人。歸來償一願,寢食問雙親。聞交手,耶娘催動身。杯茶容奉側,出我別諸鄰。

中越                                        水生

島礁歸屬亂,爭執向來頻。今忽作仇敵,昔曾爲睦鄰。援之猶有舊,損我不無新。帝國成盟國,僑民變難民。此何驅者?彼但逐人。負戴縈山谷,飢羸暴路塵。鄉關千里至,骨肉一家親。同訴賊中苦, 欷歔淚滿巾。

參戰別諸親                           水生

世事年來知幾變?無常直似孩兒面。適還結深交,忽便西南興惡戰。人數舉家遷後方,吾初受命赴前綫。葱葱門口滿香樟,鬱鬱村頭多苦楝。此際辭親傷別離,何時平虜笑回轉?今行已叫鷓鴣驚,昨返猶聞鳱鵲囀。非復社員遮道迎,惟看祖帳設郊餞。管他是否有歸期,臨去但隨呼再見。

                                     香女

野外春陰濕,橋下春水急。知子將此過,故吾先此立。君果破煙來,速迎下石級。聞我候此久,懷中攬我入。見其胸前衣,斑斑如沾汁。草綠成墨綠,皆因我淚裛。君曰其初來,送者攢戢孴。著人尋我遍,恨不能通緝。孰意自離群,我竟私此蟄。言次人不覺,溪橋行又及。君止勸我還,曰勿心鬱悒。囑我農隙時,詩書多誦習。謂其卻敵後,不久會此集。君慰雖多歧,我聞鼻仍歙。願君此去後,加餐多進粒。置身叢林中,須戒人襲。我此身得便,會常親湘笈。方言晝忽晦,微雨來霫霫。仿佛助人悲,隨風灑原隰。因走避橋堍,纖手爲君挹。攜時意猶閒,對握頗羞澀。未忍強縮回,恐君難再執。正窘君自退,手送我一笠。一聲多珍重,言訖繼一揖。他身轉欲去,我淚零難拾。覩此君心亂,求我勿嗚唈。還笠戴君首,笠壓帽生褶。盼君速退敵,早日返鄉邑。君諾復趣途,目不再吾給。望望君遠矣!柳下惟獨泣。

  【案】詩中云“目不再吾給”,其實不然,此看第五編中詩人《憶別》可知,若所寫乃水生纔行不遠(未出百米外)之事,則固然是。
 楼主| 发表于 2010-3-16 23: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5 14:55 编辑

                                        水生

無爲歧路淚縱橫,但往掘壕吾役輕。更況將軍楊得志,在兵一似父和兄。

征途口占                                        水生

稱霸,南亞,誰怕?莫以狐藉,便堪人嚇。看吾駕,已南下。

見聞                                        水生

邊村經敵空,寂與鬼城同。暫避風塵際,輟耕煙雨中。三軍來固晚,百姓走何怱?待問人無見,徒聞幾樹風。

  【案】邊村如此,邊城若何?曰:“雨收不見街行影,風過時聞野哭聲。昔日繁華歌舞地,自經賊顧剩空城。”(亦水生詩)

赴征途中                                      水生

出非求賞拔,往欲寇讎殺。日落野煙暝,雨來山路滑。遍尋人跡無,徒聽鳥聲嘎。腰未辟邪懸,身藏惟繡帕。

(二首)                                              水生

婦餉東耕夫輟犂,幾時男女尚盈畦。一從賊寇數騷此,人漸稀如過社鷄。
邊民哭訴,將不堪聞士亦嗟。一舉同乾壯行酒,賊今不破不還家。
 楼主| 发表于 2010-3-16 23:5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5 15:00 编辑

第五編 凡三十六首

二三月裏吾還擊,八一旗前敵遁逃。        —水生《征越》


出征                                          水生

己未初春月,邊師南伐。誰爲見習官?吾亦出征卒。草草向親辭,怱怱隨部發。旌旗滅復明,車馬去無歇。天已日將頹,地猶山是兀。蠻方入處深,故國望中沒。鳥怵匿其巢,獸驚藏厥窟。雷場履薄過,漸與敵衝突。

地雷所友潘寶發               水生

無有此間行路難,叢林處處地雷漫。嗟君千里來征戰,未發一槍先腿殘。

憶別詩                                         香女

滿地紙團皆紙巾,郎行顧我又回身。當時百米如衝剌,抱處兩人成一人。

  【案】此詩所寫之事在前之第四編詩人《溪橋送別》詩後。當時之事,水生後亦有詩憶之,曰:“望望他猶輕擺手,行行我忽猛回身。佳人淚眼正潮處,見此還疑看未真。”可參讀。

憶別                                       水生

遄征未敢片刻躭,屈指行程三千三。先自江西廣西,轉自雲南越南。當日溪橋別時語,而今思之頗自慚。中氣候雖還適,境外地形卻不諳。惟有山色如內地,終日雲端浮翠嵐。工事經敵十年築,隱之若無未易探。人見我皆驚走,縱解其語難近談。一身嫌多母棄子,恐遭兵辱女扮男。彼爲虛驚不自知,結而相抗我心擔。女子當兵將髮剪,兒童輟學把軍參。田夫棄耒各操槍,桑者執刀俱廢蠶。壟上不聞牛吒吒,陌頭空見柳毿毿。民耶兵耶山上伏,日夜虎視何眈眈?小遇不惜傾巢出,傷我一卒也心甘。似爾經月亦難捷,漫說不日即可戡。

  【案】二人“當日溪橋別時語”,除前之第四編香女《溪橋送別》詩中所述外,還有:“‘送君去矣,何日平虜?’‘別卿去矣,不日平虜。’”云云。

 楼主| 发表于 2010-3-17 22: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5 14:58 编辑

名高地 (四首)                                   水生


彈片橫飛塵土揚,新收高地炮轟狂。可憐多少同來者,未及首丘身已亡。
援兵阻絕突圍難,日久橐空壺亦乾。最苦此中糧已斷,夜來猶夢勸加餐。
貓耳洞中身易藏,牛皮帶下腹難當。美人此夜深閨裏,知我斷糧應斷腸。
骨裸身無下戰場,人憑創口血流長。及看救陣援兵到,始裂殘旗自裹傷。

戰殤                                              水生

殺氣昏昏暗戰場,烏雲慘澹日無光。敵如潮水衝吾陣,吾似丘坻困敵行。但見人從壕內出,不聞誰向洞中藏。刺刀鈍處力拼盡,身死依然手握槍。

                                                       水生

地上豺狼來且往,空中鷹隼滑而翔。可憐戰骨橫荒野,安得亡魂返故鄉?昨夜彌留猶仿佛,今朝飄忽轉迷茫。既經江海魚龍見,將過山林禽獸藏。但記來時無幾日,不知歸路向何方。苟非城下家人引,滯此必爲狐虺傷。

  【註】·張籍《征婦怨》“萬里無人收白骨,家家城下招魂葬。”屈原《招魂》“魂兮歸來!南方不可以止些。…蝮蛇蓁蓁,封狐千里些。雄虺九首,往來倏忽,吞人以益其心些。歸來歸來,不可以久淫些。”爲此詩結句祖之。

封土                                                   水生

他日回眸應不堪,知今封土戰何酣?壘中暗掃人相仆,山下明攻我獨憨。死者炮灰無骨殮,傷員彈片滿身含。此如仍拒改偷襲,損失還將甚郭參

  【註】“封土”、“郭參”及後文之“諒山”,皆地,先後爲我軍攻下。
 楼主| 发表于 2010-3-17 23: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4 17:25 编辑

寄小白                                    水生

我家錦江畔,爾家西山陽。同是新建人,在外即老鄉。憶昔入伍時,乘共一車廂。各爲小兵來,個頭才過槍。及編新兵連,軍訓三月長。靶中知幾環?彈投十米強。後我搞通訊,爾亦護士當。身披白大褂,益覺潔而芳。未幾考軍校,幷中赴瀋陽。至彼文官屯,地同多白楊。人用馬耕田,不見牛負箱。課餘每閒談,土語人不詳。日暮聊散步,田野花草香。觸此懷故土,無言各斷腸。欲尋高處陟,藉以眺南方。爭奈其地曠,百里無一岡。晚歸校營裏,一宿淚浪浪。猶記閒暇日,進城必相將。遊罷,又入故宮望。知誰皇太極?懶吊老汗王。及來太廟前,其地覺非常。昔彼洪承疇,是迷皇妃。兩日未進食,後終灌其湯。感此氣填膺,無興再觀光。勸汝速回營,佯言有事商。歸來汝果問,何事須相幫?我本無所事,見問反著忙。因謂無他求,但煩湔一裳。爾聞笑不答,轉身入我房。手捲污衣出,邀我上池塘。塘水清且漣,映我蹲汝旁。似有無限事,欲言口難張。情知汝有意,奈鳳已有凰。雖猶未明言,然心已微彰。汝似知我衷,欲言亦收藏。我此惟感激,之外更無方。須臾衣浣畢,爾猶欲梳妝。吾言時不早,遂回上食堂。碗中非白米,所盛乃高粱。碟中非鮮魚,所端乃膻羊。爾顧不能食,我聞亦厭嚐。終日食剩饃,瘦損好皮囊。往事已已矣,追思未能忘。今我去汝遠,見習來戰場。日前攻主峰,身爲流彈傷。苟非人死救,我恐已陣亡。身雖已脫險,一時難復康。須知戰事急,不容再臥床。此去果戰死,請慰我爺娘:“幸福八億人,兒虧又何妨?”

  【案】詩下有附白云:“又近日戰鬥之慘烈,非身處者莫知。人有伸手不見五指者,此豈天黑故耶?或指在而目不在,或目在而指不在也。”

水生所寄騎馬                             小白

夜盡關山人未眠,高騎鐵馬欲何前?回鞭抽落西天月,直上雲開日湧邊。

  【案】詩人在水生轉業後不久亦赴前綫(時中越邊界戰事重起。見詩人某戰友《寇重犯境》詩:“餘燼不甘滅,死灰還復燃。我軍方撤出,寇立重旋。裝備皆新式,人員半舊編。兵源來本土,武器出蘇聯。雜遝從南發,委蛇向北延。車過夷寨舍,馬踏壞農田。虜騎擁關入,邊民舉室遷。衆聞皆怒返,復戰老山前。”),幷爲搶救一傷員而倒在擔架旁。其戰友某後有詩悼之云: “炊事班猶行在野,衛生隊已入經關。眼前過盡人無數,不見同來小還。”水生聞之,既悲且惜,恨不能以己身贖之。因思在軍中時,通身衣服凡用膏布貼處,斯人均代爲一一補之。當時小嘴抿綫之狀,猶歷歷在目。而今人天遠隔,傷如之何!豈一曲《血染的風彩》所能忍慟?——此乃後話。

 楼主| 发表于 2010-3-17 23: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5 15:10 编辑

越女                                            水生

來非野女覓夫君,跣足裸形三五群。適此士兵羞彼顧,忽其槍炮動吾聞。綠衣染作大紅褂,長褲炸成超短裙。始悔當初與之接,雖慚不合眼神分。

【註】·張華《博物志·異人》載:“日南有野女,群行覓丈夫。其狀皛且白,裸袒無衣襦。”(“日南”,郡名,在今越南。)

                                            水生

昔時我過柳溪橋,橋上正逢微雨飄。他日柳溪橋上返,不知是雨是晴朝?

(二首)                                     香女


七尺男兒一盒灰,捧之鄰嫂哭如孩。衆人扶出村公所,含淚支書勸節哀。

征者已亡難再回,無須更上望夫臺。幾家新婦成新寡,手疊嫁衣身著縗。

  【註】“鄰嫂”,指茶生嫂茶生犧牲於攻打郭參一役。

祈雨                                               香女

無計降貔虎,兼旬聞戰鼓。龍蛇日鬥爭,殺戮成今古。四海乏寕時,萬民多厭武。焉將天上雲,化作人間雨!既洗甲和兵,復澆禾與土。教郎返故園,共我營農圃。

  【案】“一雨下無休,壕溝變水溝。連山起煙霧,兵甲洗誰收?”此水生《苦雨》詩,恰可用答此作。

悼夫                                               茶生嫂

嗟我茶郎骨已灰,再無書信戰場來。幾時還共出門望,今但看人村口回。
 楼主| 发表于 2010-3-18 23: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5 15:18 编辑

                                              茶生母

兒死在今夫在前,中間祗隔十三年。一爲援一征,功或不同軀幷捐。

盼信                                          香女

信經三轉無收者,此刻知兄他在那?眼見封封接打回,爭教人不心虛也!

崖上                                     香女

誤識歸舟錯認人,狀如化石立江濱。他時君自沙場返,恐此已非曾抱身。

  【案】時水生亦有詩云:“日非駐足立江濱,聞即山頭坐忘身。別我無歸鐵蹄馬,而他已化石頭人。”可參看。

                                          水生

決圍衝敵陣,拚死出刀叢。昔被日漂白,今爲血染紅。穗凋封土外,竿折諒山東。所遇皆凶仗,無妨祇末功。但期攻必克,不計賞非公。破敗有如此,仍思一奮忠。

戰場                                           水生

下方戰火幾時休?天縱無情見亦愁。足未騰空流彈舉,身方著地戰車蹂。肝腸向外紛紛裂,血水從中汩汩流。笑我攻圍適纔事,此時惟有鳥啾啾。

奏捷                                              水生

窺邊警不還,我軍被迫出疆關。三千犀甲戰封土,十萬虎賁攻諒山。賊寇南奔河內竄,王師北往廣西班。空遺屍骨沙場上,血染川原草木殷。

                                             水生

恨不直將窮寇追,黃龍一搗再班師。將軍或有心懷怨,戰士更無中顧私。高地難攻猶死往,平原易突卻言離。事聞已鐵復何說?但願敵今知我誰。

 楼主| 发表于 2010-3-18 23: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5 15:33 编辑

後反思                                   水生
  
被牽仇滿腔,人無大小盡槍扛。昔曾左往侵南海,今又南來犯左江帝初非緣我出,軍後準被他降。那知援者變征者?堪笑友邦成敵邦。

途口占                                    水生

十日,並出。羿射,遺一。彼射十日所遺幾?此放敵逃馬千匹。人無奈,我何必?

(二首)                                  水生

輪聲軋軋助喧闐,鐵甲戰車行在先。昨日前鋒今殿後,凱歌奏向國門旋。
三軍去越饒窮寇,百姓要關犒義師。或扭秧歌或敲鼓,凱旋門上綴松枝。

歸經苗寨                                      水生

大軍凱奏寨中過,民止聯歡樂事多。不獨夜圍篝火舞,更兼日對竹樓歌。既來跳月異鄉妹,又上請茶同志哥。共道官兵致其返,無須避敵再奔波。

                              水生

昔爲死別赴邊陲,今作生還歸故籬。船下錦江風似箭,車過雲嶺雨如絲。途中既返身將至,閨裏乍聞心或疑。待見來人果吾是,須驚報者不他欺。

迎郎                                      香女

知到木梢還水湄?柳溪橋上望多時。及無歸犢從他下,始有來人向此馳。胸掛獎章身掛彩,頭纏繃帶臂纏旗。且看繡帕手中晃,非我生哥能是誰?

 【註】詩:“我行已水濱,我僕猶木末。”(《北征》),爲此詩首句祖之。

                                      水生

杯酒猶溫斬華雄,美人笑我若關公。初春還別村橋上,次月便歸溪水東。不見荊卿人擊筑,但聞漢祖自歌風。待其掐指驗非夢,始信來從戰中。

                                     水生

昨日春閨或鬱煩,今宵寒舍但溫存。綠軍衣上補槍洞,黑劍眉中撫彈痕。揭看虜瘡傷破水,打聽邊患喜除根。怪人千里退其信,坑彼七天招我魂。

【註】“虜瘡”,即痘瘡,相傳東漢·馬援武溪蠻,染此疾歸,名之爲虜瘡。

送郎歸隊                                   香女

還家數日便人催,纔放戎行旋又回。我自橋頭迎復送,君當溪口去還來。江南地暖不難適,塞北風寒良可哀。此別經年望加飯,明春待寄一枝梅。
 楼主| 发表于 2010-3-19 00: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5 15:37 编辑

第六編 凡二十四首

此時獨坐望明月,當日相追牧錦川。        —水生《思香


田喜到                                    柳公

醫生名赤腳,文件曰紅頭。昨日眼同看,今朝淚幷流。非徒因點藥,乃更爲探鬮。隊裏田三畝,分耕到我牛。

                                       香女

爲爭攤位出村早,因誤船時到鎮遲。一擔棃瓜無擺處,肩頭漸覺壓難支。

懷舊詩寄香                               水生

朝牽犢出暮來歸,歸必紙鳶同放飛。往事于今多不記,每思此事總依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5:56 , Processed in 0.01439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