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菜人

[原創]代言體連章敍事組詩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7: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5-3 12:47 编辑

作者自傳

         徐塘洲菜人,門外清溪繞圃斜。茅舍無鄰亦無客,板橋村遠隔蒹葭。

    余貫屬西山鄕,生於南田村(本名南崗村,因人筆誤訛爲南田村,後與鄰村徐塘幷轄於石崗鄉——歌星楊鈺瑩,小字崗麗,即亦生此鄉。)。父振枝錫嘉名,曰余菜人(譜名熊興旺。是時劫日未始,饑年已已(“劫日”,指文革。“饑年”,指三年自然災害時。余生壬寅歲臘,適彼一“未始”一“已已”之際。父戍邊關,母蓺菜地。其地遠接西山,近帶錦江。輪鞅寡到,鷗鷺恒翔。余既生瓜疇,復長芋區。時愁未識,日樂何如?或暮送西山之落日,或晝釣南園之流溪;或秋步溪頭之明月,或春行桃下之芳蹊。如是而已,諸餘不記。
   

     水裏魚兒休怨嗟,可將尺素寄冤家?日來擷此溪邊菜,教我如何不想他?

    此余於亡表妹生前代其所擬之作,因其嘗書東坡拄杖閒挑菜,鞦韆不見人。句寄予。時余正在行伍,去之何止千里。妹小字金香,乃吾姑祖母之外孫女。小余歲半,未生人已許我。與余青梅竹馬,生小一村。雖稍長,亦形影不分胡越。或踏青,或挑菜,莫不偕往。後吾退役,業轉南昌。是時,先君因其吃農村糧,恐爲吾累,有悔婚意,欲辭之,吾不從,乃強拆之。方吾正與家父相抗爭時,妹卻因憂思而構疾,尋疾重以終。“哭如人失彼顰兒,未足比吾當時之悲。愴痛之餘,吾嘗有聯悼之云:“天上望能一日舄雙落,人間恨不五星旗半垂。”雖爾,仍欲用方塊字而非方塊磚爲其砌築一碑。《香女傳》之所作,蓋有自也。菜人寫於南昌青山湖左岸寓之桃溪齋(居傍桃花溪,因以為號焉。今南昌玉帶河之主渠入青山湖一段者即舊之桃花溪,余自西湖區三眼井遷此迄今十有七載矣),時在丙戌歲秋月。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10: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7-28 15:34 编辑

附《香女傳》集評

耳目一新美诗集 汗青应传此诗传
               ——读菜人先生《香女传》之管见

贺中轩

    说《香女传》令人耳目一新,首先是因为它的体裁独辟一径,也就是说,作者在诗的文体形式上别创一格,即以代言形式写出一个长篇的传奇式的爱情故事。重要的是,它是一部现实主义的“诗史”。其形式有点像诗剧(也称剧诗)。作者也许是从诗剧得到启发,而创立并自行命名为“代言体连章叙事组诗”。无疑,它又与诗剧是有区别的。
    什么是诗剧?诗剧,是兼有诗歌与戏剧特征的文体。它源自西方,最早出自古希腊,被评论家们称为“诗的类型”之一,所以又叫“剧诗”。而《香女传》,就其书名看,题曰“传”,即告诉读者,它是具有传记性特点的叙事文字。再说,作者自己定义为“代言体连章叙事组诗”,这无疑与“兼有诗歌与戏剧特征”的剧诗是有区别的。文学史上“剧诗”多之,而作为“代言体连章叙事组诗”,这却是“开天辟地”之作。这种新文体,取个什么扼要简练的名号,当然是文学史学者或诗歌体裁研究学者的事。
    第二,书中作为叙事诗“部件”的诗,形式多样,律绝较多,兼有古风、歌行,杂言体等;艺术上更别具特色。这种新创诗体的特点,我援例赞同作者的观点,主要有三:
    一是“代言”性(作者将它命名为“代言体”),即书中之诗是作者代替“传记”故事中的特定人物写作的。故其诗必备所代替的特定人物的个性、情感乃至诗风的。读《香女传•作者自传》,乃知“香女”有作者表妹“金香”之寓意,而作者自己便是“水生”的写作模特。但读者决不能因此就简单地说,书中“水生”的诗就是作者菜人的诗;就像《红楼梦》中贾宝玉的诗作是与曹雪芹个人诗作有本质区别的(即使是曹雪芹写作《红楼梦》时是以自己作为模特来写贾宝玉的)。诗中所代人物的诗,是这个人物形象的诗化。
    例如《堤上牧归(二首)》(见该书第6至7页)“一、村儿四五过前山,一路骑牛堤上还。牧笛声声晚风里,归鞭袅袅夕阳间。二、堤上牧归经钓滩,村翁四五此垂竿。隔江遥望知青点,几处炊烟出翠峦”。诗是代替儿时的水生写的作品,这首诗便是抒发儿童之情的,是写少年水生所见所感。其中第一首末联“牧笛声声晚风里,归鞭袅袅夕阳间”,画中有声,其童真意趣油然溢出,少年形象跃然纸面。次首末联“隔江遥望知青点,几处炊烟出翠峦”,将儿童的天真与好奇心,栩栩如生地表现出来。
    又如《答战友某》(见该书第66页)“楼似大山街畔立,车如小舸水中穿。雨时行潦溅身上,晴日路尘迷眼前。今脱军装更店服,知将窝此到何年?”是借水生的诗,刻画水生这时作为一个复员军人的形象。诗的前四句既是写换穿“店服”后所见景物。这时的水生,已不是牧牛时天真浪漫的小水生,而是成年又老练且有新的忧虑与抱负的水生了。
    二是“连章”性,也就是说,书中之诗,是作者根据“诗传”的故事情节需要,有机地排列与组合在一起的。一方面它为塑造人物形象服务;重要的,另一方面又是为情节过渡而设置的。
    例如该书第50页有代香女写的《忆别诗寄阿水》、代水生写的《忆别诗答香儿》,刻画了军人与“军恋人”的两个特定形象。前者“忆昔看军函,眼中同泪衔。他干迷彩服,我湿皱纹衫。未别心先乱,将言口复缄。谁知从那走,今不见归帆”,通过“忆”,用散文“倒叙”之笔,插入了香女送别水生归队时的情节,对香女爱情真挚的刻画非常细腻,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后者“在家行伴君,踏草或挑芹。一日军中召,两人村外分。当时缄不语,此际唤难闻。虽有愁心事,更谁听我云?”手法与前者同。两首置柳公(香女之祖父)《田喜到户》之后未远,说明故事发展到了农村改革“分田到户”之时,水生参军无疑给亲属增添了负担,它从侧面歌颂军人与军嫂(准军嫂)对国家贡献的无私性。两首诗又直接反映出水、香两人爱之深,这为后来水生之父“棒打鸳鸯”作了隐性对比,无疑诗于此,是为情节曲折性设置的伏笔。
    又如书中代王道士写的格律词《河传•村民械斗(二首)并序》,加上诗后“案”语(见该书第52至53页,文字较长恕不转录),充分反映了农村改革“分田到户”相关史实,既有“诗史”性质,又塑造了各级领导或官员的社会性人物形象,是进一步塑造香女等人物形象与叙述情节的曲折发展,不可或缺的。
    细品该书乃知,其人物形象的塑造及其故事情节,不是依赖简单的文字叙述,而是通过“代笔”诗,将人物曲笔勾画、使情节婉转呈现。并且诗有更多蕴含,故事更富情味——这种写法是该书之艺术性独创。
    三是“叙事”性,也就是说,书中之诗,是“故事”的一个情节“部件”,或昭示或蕴含故事的发展、因果;有的诗本身就具故事性。例如该书第三编是写水生“参军”、“军中生活”及这期间的两者“相思”之情。其中水生的诗《参军》(见该书第18页)“十五参军三岁差,报名十八有人遮。武装部长原蹲点,曾被安排住我家”,它显然是“传”中必须“叙述”的一个重要情节,没有这个情节,就不可能有后文的“军人与恋人相思”情节、“水生复员”,乃父“棒打鸳鸯”等情节。另外,它本身极具故事性:四句诗写了“参军年龄造假”、“造假有人作‘托’”、“‘托’者为什么愿意作‘托’”等,其中隐含的情节多多,反映“非常年代”的“非常‘路子’”。什么诗史?或许这,就是!
    又如香女之词《采桑子•喜迎阿水转业归乡》(见该书第58页)“三迎三送皆春日,昔者今辰。昔者今辰,桃李花香处处闻。    三迎三送皆滨水,桥堍河津。桥堍河津,杨柳风轻在在新”,加上词后之《案》语与《注》释,才知它隐含的情节有“水生退学、凯旋及挂甲而归”等香女皆迎之,“水生参军、征越及上次归队而去”,香女均送之。故事发生的时间是“春日”,地点是“滨水”“桥堍河津”,故事发生时的情景是“桃李花香处处闻”“杨柳风轻在在新”。这个情节,“喜”气溢于字面,无疑它是作为整个悲剧性故事的一个“伏笔”。
    第三,该书值得欣赏的还有两个妙处:
    一者,几乎每首诗都是好诗,除在各自的特定位置上发挥故事情节一环的作用外,且都是可独立成章的、别有意境、别成艺术的诗。前面的例说,其实已经论及;下面补例说明,意在强调其艺术性。该书第38页水生的诗《战殇》是一首七言律诗“杀气昏昏暗战场,乌云惨澹日无光。敌如潮水冲吾阵,吾似丘坻困敌行。但见人从壕内出,不闻谁向洞中藏。刺刀钝处力拚尽,身死依然手握枪”,是一首极富当日时代精神的二十世纪的“边塞诗”。它远承屈原《国殇》,近承魏巍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不是诗胜是诗)艺术风格;其中“但见人从壕内出”“身死依然手握枪”,拿来与屈原的“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魏巍的“烈士们的尸体,做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有抱住敌人腰的,有抱住敌人头的,有卡住敌人脖子,把敌人捺倒在地上的……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一起来品读,这首佳作也毫不逊色!又如香女之五言绝句《送阿水进城工作》(见该书第66页)“郎从江上去,侬自渡头归。再见知何日,今春愿又违”,通篇叙说,“议论入诗”,却饶富情味与意境,若与唐•崔颢的《长干行》“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舟暂借问,或恐是同乡”相比较,我觉得,作者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艺高一筹。
    二者,连书中的“序”(含小序、代序)、“凡例”、“作者自传”、“后记”等附属文字,都是诗,即使不是诗也饶富诗味、别有意境。以《作者自传》(见该书第115页)为例,一开头就用诗的语言叙述自己的籍贯“余贯属西山乡,生于南田村”,除却主语“余”外,浑属对杖,两个方位词“西”“南”用上,形象油然跃出纸面,接下来“父锡嘉名,曰余菜人”、“劫日未始,饥年已已”、“父戍边关,母蓺菜地”等不胜枚举,属对自然,诗意其中;“其地远接西山,近带锦江”、“轮鞅寡到,鸥鹭恒翔”……诗笔如画,境界怡人!“余既生瓜畴,复长芋区”“时愁未识,日乐何如”——诗意叙述,诗情溢纸!况且其前置与其间各缀诗一首,真乃诗而又诗,读之能不满口生香么?又如《凡例》(见该书第8页)“凡每编置于编首者,断句也,非编目也,与下文无直接联系”,其中“断句”皆诗也;而“非编目”、“无直接联系”等被作者一说,便更增诱人诗味;若“是”编目而“有”直接联系便不是诗,只有“当其无,有车之用”(老子语)才有诗的哲味。
    笔者谫陋,援笔至此,突然想及,诗艺岂可言语尽之?敝人绠短汲深,智小谋大,岂有不谬之理。或挂一漏万,或言不及义……还望大方之家指正。若有不敬作者之处,还赖菜人先生海涵。
 楼主| 发表于 2017-4-27 17: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8 14:48 编辑

賀中軒先生乃江西籍廣東著名詩人兼詩評家。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14: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5-3 14:44 编辑

袁第锐   题《香女传

香女传长诗,史诗也,亦情诗也。三百篇之遗风长在,孔雀东南飞之情思永存矣!
       袁第锐,1923年生,重庆永川人,中华诗词学会顾问。

熊  鉴   读《香女传》寄菜人三首

天地麻痹木不仁,鲸鲨得势九州沦。
茫茫中听呼声起,死海居然有活人!

情伤香女更伤时,人性消亡兽性滋。
只有真人真有爱,行行字字血淋漓。

一声呐喊震顽愚,胜过庐山万字书。
不管朝廷崇雅颂,风骚汹涌起江湖。

    熊  鉴,1923年生,湖南沅江人,广东诗词学会常务理事。

熊克威  《香女传》读后

诗编十二见精神,务实吟哦达绝伦。
叙事传奇钦典范,先戎后企作诗人。
宏扬前彦图强志,激励年轻献技频。
窗下展开秦甸月,笔端题破锦江春。

    熊克威,1924年生,江西修水人,上饶师专教授。

徐  味   赠菜人

罕见多情种,才高不可量。
吟成香女传,一读断人肠。

    徐  味,1924年生,江苏沭阳人,安徽文联顾问。

丘幼宣   题菜人君《香女传》

彩笺千里降庭前,孔雀南飞有续篇。
绝句组诗工咏事,新声雏凤戞云天。

    丘幼宣,1931年生,福建宁化人,编审。

刘友竹   题菜人君诗集

心上创伤怀旧赋,毫端风雨感时诗。
    刘友竹,1933年生,重庆人,四川诗词学会理事。

杨剑鸣   读菜人《香女传》感赋五首

菜人一册香儿传,字字看来泪满行。
恨不将身殉亡妹,哀情一读一迴肠。

青梅竹马两情真,恨不花期总是春。
痛哭伊人投水逝,清风半榻泪沾巾。

世味年来薄似纱,穷家度日尽咨嗟。
朱门汲酒烹生猛,公子哥儿肆纵奢。

才高学富诗潇洒,博引旁征笔嚼花。
揽辔千年今古事,伤心只为小冤家?

从军复退忍铜驼,愤慨因之发浩歌。
世事迷茫忧实况,民生国计又如何?

    杨剑鸣,艺名尚璞,号澄源,1934年生,江西泰和人,江西省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

易念祖   读《香女传》

心有灵犀笔有神,旧瓶新酒味芳醇。
奇书一传洪都出,地北天南识菜人。

    念祖,1936年生,湖北公安人,电影工作者。

李锦心   读《香女传》有感

水生香女演悲情,又见东南孔雀鸣。
锦水秋波沉月影,柳桥春涨泣江声。
回眸苦恋天心恻,指腹连婚海誓盟。
莫怪家严鸳侣拆,农粮那可转商城。

    李锦心,1941年生,江西丰城人,江西省诗词学会理事。

何琳仪   读《香女传》

瓣香乐府再生辞,佳什天然偶得之。
绮梦已随流水远,绿烟红雾弔兰芝。

    何琳仪,1943年生,江西九江人,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副教授。

廖国华   和韵答菜人见赠

我有千首诗,自吟无回响。不期青鸟来,报君击节赏。湮显总无由,知音即大奖。更赠香女篇,读之精神爽。事奇文亦奇,一一劳遐想。蜀锦八千匹,若个心丝纺?或闻珍珠泻,或见星月朗。赋岂长门亚,骚从楚泽养。杜陵家数在,太白流风广。百年梦凄迷,造就诗倜傥。节节巧连环,古今叹无两。重检无妄吟,不啻隔霄壤。
    廖国华,1945年生,湖北荆州人,有《无妄斋吟草》。

润生  读菜人先生《香女传》

回肠荡气一传奇,香女水生争忍悲?
十二篇成心血泣,毫端忧患动人诗。

    程润生,1949年生,江西靖安人。

盧向賢   谢熊兴旺(菜人)兄赠《香女传》

孔雀东南待续篇,琢磨荆璞十馀年。
墨香留得真香女,不枉青春一段缘。

    盧向賢,1963年生,江西修水人。

刘晓南   读《香女传》有感二首

江畔蓼花东逝水,共伊终古话相思。
谁家院落多风雨,洒向香笺费泪词。

一肩家国两重愁,烟雨江南瑟瑟秋。
际遇酸辛诗老辣,纵情歌哭百花洲。

    刘晓南,女,1973年生,天津人,房建预算员。

剑  川   重读《香女传》感菜人故事

春去春来燕子飞,愁丝难绾旧芳菲。
百年空望鸦成凤,一纸难求农转非。
水月盟寒唯独守,柳桥霜薄孰同归。
人间知信生死恋,泪洒江天哀洛妃。

    剑  川,本名毛静,1974年生,江西丰城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16: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5-15 15:31 编辑

臨川沐風    澹雲居詩話

    有菜人者,作《香女传》,言情也,颇感人。其诗亦清浅可喜,若“牛羊一一上坡,鹅鸭纷纷下河。四五牧童相聚,路边自打陀螺”、“ 数只鹅儿桥下戏,几头牛犊岸边追。牧童独坐草坡上,芦管当风时一吹”,真国风之苗裔。

    臨川沐風江西撫州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17: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5-15 15:37 编辑

熊盛元    贈菜人

高丘雲祆  ,荒塚草萋萋。
廿載腸空折,三生路豈迷。
(菜人有《香女傳》,極淒豔之致。)

熊盛元,字復初,號晦窗主人,筆名郁雲,網名梅雲,江西劍邑人,江右詩社社長,持社《爽籟》主編=,江西社科院文學所副所長,江西省詩詞學會副會長,中鎮詩社副社長。有《靜安詩探微》、《晦窗吟稿》、《晦窗詩話》等。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17: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8 17:20 编辑


读菜人《香女传》感言


    迩来海内国学大兴,诗宗唐宋者实繁有徒,重光大雅之势蔚然成风。况值网络靡所不达,信息交通之便,虽遥隔海天而须臾可至,后学如我者深受益焉。或言侔比盛唐之新时代已临。予于扰攘之余,则有疑焉。观夫今人之诗作,技法章法或克逾古人,然论以意蕴意境则远甚。推致其由,非智不及也。盖今人选题谋篇多浮躁,动辄以奇语绮词相竞,舍本逐末而不自知,此如肌肤之晶莹,徒滞于皮毛。而前贤则不然。若李杜白苏诸人,诗发至情,或于恣肆汪洋中展雄浑,或于慷慨浩气中呈傲骨,或于细婉缠绵中见性情,断不为无病之呻吟,此如灵魂之充沛,畅通于脊髓中矣。故目今虽日日为诗以万万,而传诸后世者必寥寥。予虽诗才不敏,而深此为忧。
    有赣省才子网名菜人先生者,长予半纪。其人生遭阳九,髫年文革之祸开,弱冠改革之政举,虽学龄尽付诸蹉跎,而书香尤漫于暇日,有古君子偷萤悬刺之风。所著长篇古体叙事史诗《香女传》,幅制恢弘,兼容诸体,风雅杂糅,情智尽显,古不之见也,读者莫不动容。其文虽托名以红楼之情愫,而实为春秋之曲笔,宇内九州之当代史斑斑有考。其纵情逞性之气,豪诵雅吟之态,采风撷言之功,于斯文无不至矣。予寓目后,为之击节者再四。斯作殆古希腊荷马者流,今人或未称便,千载之后,来贤所尊者,其有此文与?是为赘言。                           
    松江刘家明丙戌年九月写于长春则弘斋  

附诗于后

其一
身遭阳九历民间,不幸文人幸笔坛。
眼内红尘多蜀道,梦中白屋少邯郸。
溺情宝玉君能哭,托意姜夔我更难。
香墨从来藏巷里,文渊阁士有羞颜。
其二
莫拭新词旧泪痕,怕惊宁静恼芳魂。
红楼已断浮生梦,香女难清俗世浑。
小吏喧嚣悲杜甫,美人漂泊感梅村。
诗家无意争华席,一代风骚一代存。
2006.11.5


 楼主| 发表于 2017-5-3 14: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5-3 15:18 编辑

心香樓主《江西歷代詩詞家及其詩詞集簡述》:

    “......南昌青年诗人菜人,著有《香女传》,是集以200余首(菜人按:原初稿數)格律诗词,叙述一段爱情传奇,规模宏阔,情节曲折,哀感顽艳,余味隽永。”

   心香樓主(徐冰雲),1943年生,江西奉新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5-3 15: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5-4 12:58 编辑

子若雪   读《香女传》给水生和香儿

1、如梦令
   仿佛天边飘来的故事,不是真切,如同梦幻。
   仿佛如此简单,初春的气息,带来一卷清风拂面,也吹落一地桃花逐水流……

2、相见欢
    在清风拂过面颊清爽的霎那,我又想起了你,心手相握的刹那,在那空冥的清幽中,醉了微风斜雨,醉了烟波月桥。美丽的童谣,与满天的星星一起,共舞一支欢乐的舞蹈,轻舞飞扬,此生不悔……

3、蝶恋花
    风中摇曳着点点星光,那些逝去的温馨在柔软的心底腾起,温暖那些残留的梦境,唱一首飘荡在岁月长河中的老歌,向着远方坠落的星辰,许下心愿,想兑现久违的诺言,可是,一道流光,一程山水,你已是我不能回去的原乡。

4、雨霖铃
    几季的烟花剑雨,老去了所有的年华,曾以为,固守仅存的坚持,可以将你守候成最美的风景,不想而来的一场冷雨,湿了清冽的箫声。短暂停顿之间,听到来自彼岸,纤指轻拂而泄的心事。霎那便零落成泥。尘埃之上,残红点点,再无噬骨的香。        

5、惜纷飞
    落红逝了回忆,暗了流年,痛了朱砂,淡了云烟,如果早知道,你只是我生命中那一季灿烂的风景,我会把那一季凝成千年的琥珀,永远定格在最美的瞬间。往事缭乱,似一场奢华迷醉的旧梦。梦尽处,是参不透、悟不懂的前世今生。

6、临江仙
    望断天涯云欲暮,三生有约茫茫。年年何事总凄凉?涛笺余宿泪,几次倚西窗。   多少往事还暗忆,忆来更觉苍苍,拼将残酒慰愁肠。疏帘闲挂月,青镜满秋霜。


    子若雪,武漢女詩人,業教。
 楼主| 发表于 2017-5-4 11: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5-4 13:40 编辑

《香女传》对仗艺术例析

徐忠民

    对仗是格律诗词创作和欣赏的重要标准之一。由于诗词的创作本身对语言运用有很高的艺术要求,讲究锻字炼句,而对仗正好能够在相当程度上极大提高诗歌的表达技巧和审美情趣,具有较高的艺术性和表现力。菜人先生所著《香女传》正编录诗398首、编首断句12副,以五言、七言为主,其它诸体占十之一。传中对仗的数量相当可观,为我们学习与欣赏对仗艺术提供了范例。本文所叙对仗种种,举例(用楷体字,不用引号)均引自该传,且不论及散见于按语、注解中的诗词及对联,谈到古体诗和近体诗的对仗时,也不区分是否重字和平仄相对。
    一、词对。同类的词相对是对仗的起步。有几类词,它们“对”起来相对固定,比如,数目、颜色、方位等很少跟别的词相对,不及物动词常常跟形容词相对。
    数目对,如:林深三径直,堤远六桥弓。群兽惊皆散,一人追独搜。衣旧不堪经再洗,饭稀犹可应三餐。两条东去西来水,一堵南围北觑墙。说的是黄河、长江、长城。四毒A B C武器,三凶德意日盟邦。二战中原子武器、细菌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因其英文打头字母分为A、B、B、C,故名。
    颜色对,如:医生名赤脚,文件曰红头。赧颜无处避,暗角任夫催。花间粉蝶纷纷扑,枝上黄鹂恰恰啼。时人青眼遭他白,世路绿灯冲我红。人持绿卡能移籍,他执白条难兑钱。
    方位对,如:彩凤行从后,青螭出引前。空中张广乐,云外设华筵。眼前标语或还睹,耳畔颂歌无复听。不曾北约停东扩,依旧中华认外欺。
    专名对:专有名词必须对专有名词,最好是人名对人名,地名对地名。如:[人物]不见荆卿人击筑,但闻汉祖自歌风。[国名]机群扑向伊拉克,舰队来从美利坚。[鸟兽]一从海上骑鲸去,再不空中化鹤还。
指代对,如:呷茶吾解醉,说梦孰堪听?适此士兵羞彼顾,忽其枪炮动吾闻。一朝与之别,千里长相望。昔年君意无人问,今日我心唯自知。吹笛郎行牛阵里,撑船我入鸭群间。
    有无对:“有”“无”两字经常被用来相对。如:嗟有烟波妨去路,恨无风雨阻归灵。也知世有贪心者,更痛时无尝胆君。关贸有图宜缓入,国资无失且深藏。 [南京大屠杀]当时血浸无乾土,到处尸填有湿坑。另外,比喻词之间也常被用对,如“如”跟“似”、跟“若”搭配,例略。
    连绵字只能跟连绵字相对,相对的连绵字必须词性相同。昨夜弥留犹仿佛,今朝飘忽转迷茫。穿堂乌聒噪,渐路草离披。依然禽呖啭,莫不树扶疏。寂寞伴平仄,蹉跎度岁年。
    迭字对,即一句中连用相同的字,上句甲字对下句乙字,在同一联中,甲字再出现时仍须再对乙字,包括叠字相对。如:人伤落木萧萧下,谁解浮花片片愁。空中皎皎月光照,洲畔溅溅江水鸣。这两例皆叠字联;迭字隔开了的,花样变幻,使人目不暇接:问月问天言自拙,因时因事句还工。田力力田田野上,水车车水水塘边。比完单杠比双杠,来罢篮球来桌球。衣挂奖章身挂彩,头缠绷带臂缠旗。价非实价牌偷印,名是虚名货改装。
    诗讲究省略,一般很少用虚词。诗用叹词、助词则更少,现找到两例:及来船已行矣,临去水犹望之。伟矣神仙境,奇哉造化功。写石钟山用到了拟声词:波来成乐噌吰响,风激作鸣鞺鞳然。仅有名词、代名词的实字对有:邓昔四坚持,江今三代表。以名词、代名词包括动词、形容词居多的对仗,俯拾皆是。
    有些五言句的“三字尾”,其第一、三两个字意义相同、相近、相关或相反,被一虚字连接。如:旌旗灭复明,车马去无歇。我自桥头迎复送,君当树下去还来。碧水分还合,青烟郁不开。虚字“与”跟“和”、跟“将”、跟“兼”,“且”跟“而”、跟“还”,常常搭配。与此类似,七言也有“五字尾”,例如:枉自人多兼地大,未曾食足与衣丰。“人多地大、食足衣丰”是并列短语。也有用动词(有的看作虚字)联结的,如:不堪回首今思昨,且任离愁西复东。自杀每闻巴袭以,相欺终见美侵伊。海为血漫沧变赤,陆因燹播黑更青。
    虚词入对,古来不乏佳篇,或直抒胸臆,慷慨悲壮,或太息底吟,委婉深沉,做得好,具有相当强的艺术感染力。《香女传》中也有一些,诵之尤使人低回反恻。如:犹记当时曾此想,未思其世有谁知。昔时人要愁难得,今日事看知不需。形枯因与美人隔,性僻为将佳句耽。欲说还休今日事,不思难忘旧时人。自且对之无可奈,他还于此有何期。自谓力堪回既倒,谁知身苦待将颁。诗人在对仗中巧剪妙裁,熔铸出好些精彩的词语,兹摘抄部分:跳月异乡妹、请茶同志哥,迷彩服、皱纹衫,命乖女、志愿军,油纸伞、汗纱巾,甜蜜蜜、乐融融,处女地、老娘土(母坟),放牛地、跑马场,桑拿、茄克,超市、广场,声纳、色流,钧天乐、战地歌,超生游击队、综合整治员,镜面、杯身;还有些地名成对,如:砂子堎、石头岗,金盘路、玉带河,等等。
    二、借对,包括借义、借音等多种情形。
    借义的,就是在一词语同时具备两种意义的状态下,作者在联中用的甲义,又借用它的乙义同另一词相对,如:今容交白卷,明若绘蓝图?但随势向苍天去,凭化身从青海来。“蓝图”不是蓝色的画图;“青海”也不是青色的海,是地名,三江源头。但看海上生明月,不见天边来汉槎。“明”借为朝代名,来对“汉使”槎。
    窗前正读毛选,门外忽传羽书。毛选人人有,胸装字字牢。报纳宣传角,图框领袖毛。“毛”为姓氏,可三联均没用姓氏来对。
    能令百姓得温饱,何敢寡人辞冻饥。此“冻饥”乃本义相对。温饱知何日,同康未有年。此还温饱想,他已富康开。“同康”,儒家者言“大同”“小康”,“富康”为车名,二者与“温饱”相映成趣。
    民乏营生计,谁兴破产风?用“营生、破产”反义相对的同时,又借“生”“产”同义相对。彼谋推倒红朝主,此为搧醒黑夜民。“朝”借为义,与“夜”相对。
    有的对仗不借语义而借语音。借音对多见于颜色对。试比较:不见清空现,唯惊浊气侵。白鸟过城黑,清江入境红。一川碧水清难见,两岸青山翠欲环。后两副对仗,才是借用与“青”同音的“清”与“白”、与“翠”相对。又如,走急篮忘带,归羞帕悔伸。借了两字,“蓝”与“白”成对。
    有的还可以借结构相似的词语来相对,如:还是旧天气,已非当日春。借“旧天”对“当日”,但读作“旧/天气”“当日/春”。又如:空中/一日/舄/双落,地上/五星旗/半垂。乃挽联“天上望能一日舄双落,人间恨不五星旗半垂”另一翻版(舄,指鞋)。
    三、串对,亦叫流水对、走马对,上下句字面大抵对仗,语意则一气呵成,如流水一贯而下。若上下两句顺序颠倒则不成义,任何一句独立起来没有意义,至少是意义不全。
    较突出的情形是,删除句中逗号,便为一句话。属单句的有:谓此杯中物,解他心底愁。安得手中舄,化为云里凫。多少军中男子汉,销磨城上女儿墙。知经三斗坪村地,迁走几船川省人。向称七大旧奇迹,现入一般新废墟。也有复句的,如:教郎返故园,共我营农圃。忽逢樵采女,疑是鹿回头。敢望此书出,能令其事传。
    有的两句看似并列,但不能独立,从正反两方面补充,只言一种意思。浑忘溪畔待浇菜,只顾闺中看绣花。及出榆关兵站少,渐来辽水矿区多。那知援者变征者,堪笑友邦成敌邦。身遐犹谓村炊作,地近始知兵火兴。来从锦水月明处,去向银河天尽头。抑扬互致,先扬后抑的:待欲行媒蹇修死,徒忧先我有高辛。先抑后扬的:可不门前三古树,果然郊外一幽庐。
    两句间尚有不同的逻辑事理关系,如因果型:怪人无故延其信,误彼几番招我魂。一日书无至,三餐饭不吞。能为旅游行数月,自因考察涉重洋。人见三分气,车过一阵灰。后两例前果后因。转折型:虽历人三代,仍然壁四空。[裁军]此会民虽轻重负,他年国岂免长勤。
    假设型:如能相守期来世,直欲孤居了此生。仙芝如可海中税,艺祖不难堂上醒。
    条件型:前役寇无退,此恩儿有蒙?须知偕汝意,还欲遁吾身。
    递进型:不独夜围篝火舞,更兼日对竹楼歌。一听南海同行坠,再叹中华异族凌。
    承接型的更多,有动作的延续,有时空的流转,有相应的举措,有变更的状态,等等,例如:[风筝]才向风中放,便冲云外飞。偶作回头望,犹惊举臂挥。渐看三月来,倏已半年过。生为新一代,熟读老三篇。但看此时去,不知何日归。人既有兵款关入,我能无兵出关迎?一日军中召,两人村外分。先自江西赴广西,转自云南赴越南。才自破街驱陋巷,又从市井逐城郊。促成联共势,奠定灭倭功。来者心肠黑,当之血肉红。世人相战罢,天地复归初。
    问答对,此种对法,以一问一答方式为之。问语不一定要求回答,答语也不可过于直率,须把诗意荡开,方能显出含蓄与蕴藉。如:何以大中专,总为劳动课。谁引万人临锦水,我先百舸逐诗翁。黄土垅中何岁月,红楼梦里好春秋。空袭南联身有闲?地平北约意无足。
    逆挽对,此种对法,上句叙述现在情况,下句则追溯往事,以使全联意思更加完整。多用于怀旧,以古况今,故多感慨。古人云:“对句用逆挽法,诗中得此一联,便化板滞为跳脱。”如:此日佩枪者,当年投笔人。今忽作仇敌,昔曾为睦邻。今行已改鹧鸪惊,昨返犹闻鳱鹊现。
     四、扇对,又称隔句对,第一与第三句对,第二与第四句对。如:能学新丰一老叟,折臂怯往云南征?应学山东一年少,请缨自往南越行。彼事未听清,谓我未言明;彼事未言明,谓我未听清。粮产早翻倍,非徒壁上观。粮款迟难兑,仍是纸上欢。卿非吹笛石崇妾,何效绿珠坠翠楼?我非惧母庐江吏,卿是兰芝赴碧流。
    另有章对者,如《采桑子》词之上下阕相对:三迎三送皆春日,昔者今辰;昔者今辰,桃李花香处处闻。   三迎三送皆滨水,桥堍河津;桥堍河津,杨柳风轻在在新。“昔者今辰”“桥堍河津”又句中自对。香女与水生多次赠答,如《舟行近村,舍舟搭车(蹬车)而归兼赠阿水(答香儿)》:陌上桃花开正乱,江边杨柳折初断。……陌上桃花开且落,江边杨柳折还生。……
    又有鼎足对者,如:曰其婆,农村妪。曰其娘,农村妇。曰其人,农村孺。
    五、自对,也称当句对、句中对、句中自对,上下句同位置并联的字或词于句中自对。
如:    昔忍身游斗,今欣帽摘除。游自对斗,摘自对除,都是动词。    人敢觑房车,我羞探老小。房自对车,老自对小,都是名词。
    不羡西施随范蠡,欲邀织女诣牵牛。前句人名自对,后句星名自对。
    龙蛇日斗争,杀戮成今古。在本联,龙蛇、斗争、杀戮、今古均自对,区别开来,“龙蛇”“今古”为实字,而“斗争”“杀戮”为虚字,如此相对,称为虚实对,亦有以“交股对”目之者。
    古人来者难吾见,北骛南驰空尔过。“古人来者”、“北骛南驰”自对。(陈子昂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彭蠡湖宽仍是窄,瞿塘峡涩未为湍。“宽”与“窄”、“涩”与“湍”自对。背对羞相向,千呼不一回。“背对”自对“相向”。   (转下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12-12 08:17 , Processed in 0.027505 second(s), 4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