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菜人

[原創]代言體連章敍事組詩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8 13:19 编辑

第十一編 凡二十四首

仍自牽牛來野次,未同化蝶入芳叢        —水生《中》


後作                                           水生

一夜將醒猶未醒,夢中說夢與人聽。纔攜素手春山上,忽獨林中走且停。

記夢 (二十首,托夢者香兒)                                 水生


人未逢,馬何紲?到處履尋蹤,不時車改轍。雲外列仙邀宴遊,天邊獨我傷離別。

人世年年哀怨多,卻看仙客日如何?數邀飲宴期空缶,或坐圍棋至爛柯。階下斑虬來復去,樓前青鳥掠而過。也曾觀奏鈞天樂,祇未聽嚎戰地歌。

浩浩天都今幾攀?飄飄仙樂不曾閒。來時下有雲鋪路,過處上無煙報關。我此五城行自往,人誰三島去同還?知從銀漢經波黑,見否瓦河流血殷?


空中婉婉駕龍翔,上下周流訪舊鄉。五嶽有無雲裏外,三山出沒海中央。兩條東去西來水,一堵天高地遠牆。餘者微茫皆不見,惟其隱約略能詳。

天上飄然下九層,俯看塵世正煙騰。人遐猶謂村炊作,地近始知兵火興。纔覩美伊新戰罷,又聞巴以快談崩。風雲變幻無常態,暫或停留亦不能。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8 13:19 编辑


齊州煙幾點?天國浩無邊。隱隱五城列,悠悠一水懸。所居非過客,相處乃飛仙。彩鳳行從後,青螭出引前。空中張廣樂,雲外設華筵。朝赴瑤池飲,暮遊芝圃旋。御風經閬苑,看日入虞淵。至夜還閶闔,如斯度歲年。

灼灼穠華豔,萋萋芳草鮮。牧歌聲滿岸,漁唱響連川。彼下固多澤,此中寧乏田?舟人皆種水,犂者但耕煙。秋穫從無稅,春收未有捐。白榆生夾道,丹桂老垂天。繞樹兒童戲,過橋翁媼牽。桃源世難覓,想必乃斯遷。

但記昔同逝,不知今獨還。停雲時靄靄,流水日潺潺。天隔九重絕,人謀一面艱。當年相戲處,依舊草無刪。


天上何其樂!下方誰忍看?千年烽火在,萬里塞垣殘。國起紛爭易,世爲調解難。知他是非地,擾攘幾時安?

仙河浪淺水迴環,岸草汀花滿目斑。渾忘當年滑牛背,究從何處落人間?

十一
絕鳥,水無魚。世人相戰罷,天地復歸初。向稱七大舊奇跡,現入一般新廢墟。
十二
自斬蚩尤至眼前,鼎湖人去九千年。高穹終古冥無際,大地方今苦有邊。洋面亂漂新板塊,極圈紛裂舊冰川。我皇重到難收拾,遍此塵區核戰連。
十三
昔曰未來今已來,眼前事事盡堪哀。山無鳥獸供槍試,水絕魚蝦任網開。掠地腥風吹也久,蔽天酸雨下非纔。多應末日行將至,不類上蒼聊降災。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8 13:32 编辑

十四
槓無支點地難扛,底事山搖物互撞?四毒A B C武器,三兇德意日盟邦。往年戰敗今重衄,他處求成此不降。爲報長崎當日恨,盡亡人種肯遺雙?
十五
所在原爲一水星,後隨土長始生汀。初無植被風沙惡,迨有人蹤草木腥。谷迫時戈駐景,海溝深處艇潛形。蒼天那管世間事,圈任地球兜不停。
十六
千年一返禽,重到發哀音。不見清空現,惟驚濁氣侵。人民今異昔,天地昔非今。漠漠黃沙廣,瀟瀟黑雨淫。海風摧片月,山火毀叢林。兩極正冰化,八荒隨陸沈。魚蝦漁未有,鳥獸獵難尋。曩者恐龍滅,全球無此陰。
十七
中無臭氧橫,萬類失遮棚。天降流星雨,山醒死灰坑。踆烏光直射,伽馬暴交轟。大氣何稀薄?太空宜透明。此災人自致,孰狀物能更?已絕生靈跡,猶喧海嘯聲。時時龍捲作,處處鬼叉行。混沌復歸始,憂原未輕。
十八
藍者甚星球?望之如一漚。人分黃黑白,陸有亞非歐。在昔猶堪往,而今未敢遊。彼從經核戰,聞已屬幽浮。
十九
大地戰方休,中東慘是尤。海灣遺井塔,沙漠淌原油。操者已撒手,泵機猶磕頭。遍尋無噍類,所見但骷髏。
二十
休歎地球孤且獨,要知天闔閉還開。爲教三界長無恙,時有精靈下九垓。


   【案】前十首所寫一似《離騷》之天國,後十首所寫無異《招魂》之幽都。又,第八首和第十首可參看前之起編中香女《記夢》一詩。
   【註】第三首“瓦河”,薩瓦河,在波黑,時正處北約機持續轟炸中。第十四首“ABC武器”,指原子武器(atomic weapon)、細菌武器(bacteriological weapon)、生化武器(biological weapon)、化學武器(chemical weapon),因其打頭字母分爲A、B、C,故名。又,“求成”,求和。語見《左傳》第十八首“幽浮”,即UFO,不明飛行物。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4:56 编辑

點絳唇·自題詩稿                            水生

滿紙荒唐,爲伊我淚拋千把。漫云癡傻,誰果知其價?    歸去來兮!休再人間耍。知吾者,有非時下,來世之吾也。

(轆轤)                                                        水生

杯酒非愁敵,春來還寂寂。吾將趣遠途,孰爲檢通曆?水怪幾時逢,山魈何處逆?所思嗟已亡,更有誰相惜?

登舟 (退格)                                                        水生

斯非理想國,騷客何難容?民乏營生計,誰興破產風?小舟由此逝,大衆復奚從?可笑詩人國,詩人賤若蓬。

   【註】“理想國”,見(柏拉圖文藝對話集《理想國》卷十·詩人的罪狀),彼言要將詩人逐出其理想國。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5:21 编辑

第十二編 凡二十四首

赤壁浪淘文與武,白門潮打        —水生《遠遊》


兒詩                                        水生

蜈嶺下,錦江濱。遮紙傘,濯紗巾。牧鵝鴨,拾柴薪。過已久,記猶新。書數紙,歎孤身。投斯水,弔伊人。

   【註】“拾柴薪”句,可參看前之第七編詩人《沙雕》(其一)“灘撿散柴人遠去”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5:49 编辑

別鄉                               水生

此行入海訪星槎,片刻船移不見家。日暮遙看江水上,孤村煙樹罨雲霞。
  

鄱湖 (四首)                                                          水生

四圍青野百川朝,萬頃滄波一葉漂。初出贛江疑到海,及行彭澤信淩霄。平湖上下雲舒捲,落日浮沈天動搖。怪底人來迷所在,此中除水別無瞧。

鄱湖水齧石鐘邊,浪底山根早洞穿。在有蓰蓰魚貫入,時無汎汎鳥盤旋。波來成樂噌吰響,風激作鳴鏜鞳然。磔磔棲禽叫空谷,聲驚月下子瞻船。

湖上人家亦可憐,終年但以水爲田。秋收蓮藕銷商販,春割藜蒿應市廛。爭奈昔時斤把米,糴須今日塊多錢。所欣此澤饒銀鯽,猶可捕之充稅捐。

膠鞋鬆軟踏晴沙,瓦釜生枯燃短椏。夫補破船兒補網,妻燒淡飯女燒茶。一家四口無人識,東簸西顛但自嗟。渚上今來事修整,明朝依舊蚌湖涯。

                                             水生

浪從天半下同雷,落地如絲走九垓。上下五千年可斷?縱橫一萬里無回。世違聖者流還濁,吾有清歌吐不來。待到出圖知那日?恐人未見骨先灰。

  【註】“清歌”,《晉書·樂志·下》曹毗《四時祠祀》:“說功德,吐清歌。”

                                              水生

危乎誰與比高哉!萬古無摧待我來。仰首噫吁猶未已,撫膺嗟歎忽生哀。國人上下皆乖調,世事艱難獨不才。欲往陳言達天聽,叩關終沒帝閽開。

                                             水生

峽何懷比小人哉!一水決之如扇開。虹飲飛流誰暇指,猿啼斷谷客徒哀。但隨勢向蒼天去,憑化身從青海來。觸耳漸聞女唱,回頭已失楚王臺。

  【註】“虹”,單讀念槓。《詩》“蝃蝀在東,人莫敢指。”“化身”,即歌詞:“你從雪山走來”(《長江之歌》)之意。

屈祠                                              水生

家亦高陽帝是祠,先生恨不與同時。昔年君意莫誰識,今日我心惟自知。汨水淵沈人去早,歸山船過客來遲。愁懷欲共冤魂訴,也擬投詩一贈之。

渡江勝利念館 (二首)                             水生


五十年前斯水間,船來炮阻敵猶頑。雄師百萬過江後,從此鍾山蔣山

鐵膛炮響石城上,木板船穿水柱間。南下官兵奮餘勇,直追窮寇到臺灣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6: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8 13:26 编辑

南京大屠同胞                     水生

東京殺氣逼南京,刀下渾將空帝城。三歲幼兒懸小命,八旬老婦失童貞。當時血浸無乾土,到處屍填有露坑。致使行人今此過,猶聞江水發哀鳴。

江上                                               水生

名山多被僧人占,剩此大川資我遊。日月浮沉知幾度?雲帆飄蕩過千洲。來從錦水月明處,去向銀河天盡頭。不羨西施范蠡,欲要織女牽牛

點絳唇·                                  水生

萬里江河,一聲長嘯來千古。浩然如許,不辨天何處。    日月恒行,祇有雲難度。人空去,一番風雨,迷了桴槎路。

海上 (八首)                                                    水生


遠訪星槎絕世紛,行初有日忽多雲。戲人變化風難預,入海江河水不分。八月潮來天地接,一朝客到女牛欣。相逢若問塵中事,安忍列仙聽我云?

爲尋槎路訪星河,獨自漂流海上波。浪湧幸無鰭怪出,雲翻覺有翼龍過。幾時耳絕漁人槳,何處眸驚織女梭?祇恐風衰大鵬下,滄溟簸卻水無多。

獨駕扁舟介海空,往來欲與槎通。島無遇若三別,月或懸如一鏡同。鮫窟未探平作浪,蜃樓纔見忽生風。管他今夜眠何所,能我明朝出此中。

再興蓬島四週水,三斂錢塘八月濤。豎浪射無愚者箭,橫流漂有勇夫舠。猶行鏡面嗟天遠,不見杯身信海高。幾日停舟爨非地,誤將鼇背當林皋。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7: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8 13:27 编辑


羲和鞭日去怱怱,轉眼明河又見空。但有斯時秋月白,更無來日夕陽紅。今編詩稿殘燈下,明載鄉賢遺作中。至此所餘惟一事,浪尖期與槎通。

或可一尋君子國,斷難再訪帝孫家。但看海上生明月,不見天邊來槎。俗客此時浮似梗,仙人何處列如麻?出門未覺行期久,返櫂已愁歸路賒。

夢登海嶠一聲呼,驚動天尊下帝都。初聽鳴篪兼鼓瑟,漸看搖簴與吹竽。鸞凰駛近敕停駕,龍虎奏終留戒途。遣使問余何此立,太平洋上太平乎?

塵世事多難願隨,上邪生我定奚爲?不曾北約停東擴,依舊中華認外欺。自且對之無可奈,他還於此有何期?敢從群輦雲間沒,堪任扁舟海上遺?

   【註】第四首“杯身”句,乃從李賀詩“一泓海水杯中瀉”化出。第五首“鄉賢遺作”,爲《江西詩詞》一欄目名。

踏莎行                                          水生

頭頂霞光,裙拖雲彩。來從縹緲天之外。此人幻覺信無疑,那真得與仙人會?    昔者天臺,今吾煙海。此間相去千餘載。小舟漸近漸驚奇,非真卻也真教怪!


   【案】此真耶幻耶?何一似貝亞德之接但丁凈界山耶?(“貝亞德”,見但丁《神曲》。)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7: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4-27 16:08 编辑

結編 凡二首

自打水生成水死,誰稱香女香兒       —追香女水生

江上                                        香女

江上昔年逢一人,見時微步襪生塵。不知清夜身何往,觀彼丰姿似雒嬪。

水生故宅                                   水生

錦江河柳家灣,昔有狂生出此間。自謂力堪回既倒,誰知身苦待將頒。一從海上騎鯨去,再不空中化鶴還。舊宅今看人指點,牆仍缺處補青山。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7: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5-3 13:03 编辑

自書《香女傳》後

        之爲一脈,代有接薪人。上自風騷下,分躍鱗。明清元宋後,詩道漸沉淪。今尚歐西體,乃從民國新。再過三百載,大雅恐湮泯。吾既生天地,豈能無所陳?

    吾泱泱華夏,向稱詩國,惟迄無史詩。雖說有亦不足道,無亦不足惜,終是一憾。吾有感於斯,欲彌之久矣!奈有鐵修地球,無石補天漏。夫此事,蓋有俟於來哲矣!時之詩界,未悉有問此津者也。吾此所拋之物,固非補缺之材,苟能起後生,曰引玉之磚或庶乎近是。
   

    往事去如煙,思之爲泫然。水生惟我歎,香女復誰憐?寂寞伴平仄,蹉跎度歲年。拋殘千把淚,吟就十餘編。敢望此書出,能令其事傳?所期知者賞,一讀一情牽。
   

    爲此一十二編,用我二十一年。雖苦吟成於一室,終羞見示乎諸君。敢望傳世?願博時聞。似爾譾陋三百篇,也堪“風流五百年”?所期者,君能委而把之一讀;所慰者,君能憐而爲之一哭。時公元二○○六年九月,菜人識於洪都青山湖右岸詩選樓(在省社科院內,時任《江西詩詞》編輯,嘗戲將編輯部所在仿蕭統文選樓之名而命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12-13 15:52 , Processed in 0.014056 second(s), 4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