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89|回复: 48

沉痛悼念仰斋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7 10: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讣告

     著名詩家、詩詞理論專家、江西宜春學院教授、江右詩社顧問傅義先生(1923-2019),因病醫治無效,于二〇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凌晨四時三十分在宜春仙逝,享年九十七歲。
    傅義先生为江西豐城人,一九四八年畢業于國立中正大學(今南昌大學、江西師範大學等),師從王易先生學詩及古文辭。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樟樹中學、宜春師範教師,宜春師專、宜春學院教授。著述甚豐,有《鄭谷詩集編年校注》《元四家詩選注》《兩宋四大家詞箚記》《仰齋吟稿》(正續集)等,風行海內,影響甚鉅。今先生遽然駕鶴,曷勝山陽聞笛之悲!
    傅義先生千古!
                        
                                江右詩社
                               2019年2月27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9-2-27 10: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联集合

熊盛元:悲悼仰齋夫子
悵倚燈前淚雨零,一天霾霧染花腥。
春寒忍聽招魂曲,夜寂空摩瘗鶴銘。
長憶杏壇曾侍座,遽歸蓬島更傳經。
低徊太息幽明阻,點檢魚鴻愧眼青。

胡迎建:挽傅义先生
学富五车,妙论精笺,江右名家,培植门生多翘秀;
龙吟千首,华章锦句,仰斋风采,恸悲诗界失干城。

抱月:悼仰翁
满天丝雨同垂泪;
十载春风忆笑容。

桃门清角:悼念傅义先生
寒雨连宵悼仰翁,白花黄纸伴春红。坛中章句留千古,江右声名第一隆。
淳朴原非桃李伍,清明别有杜梨风。
置身岭海长思忆,惟遣心香向夜空。

卢象贤:痛悼仰斋先生
惊闻噩耗眼朦胧,人世从今失仰翁。
网友之中年最长,诗交以外性尤通。
数张合影还如昨,一颗初心每似童。
道德文章留范本,淳吾江右记殊功。

江湖小李:哭仰翁并序
今晨梦至一处,漫天芦絮如雪,两枯株形似鸢寉欲飞,忽有一人摩托飚至,手执涂满电话号码之寻人启事谓边山人走失,正徬徨间,为手机惊醒。桓笛兄微信告仰翁仙逝。神定后,细稽时间,恰当凌晨四点半,仰翁辞世时也。味边山人,岂非仙字乎?因先师蓁非公故,早识仰翁,蒙垂青眼,受惠良多。后江右结社,过从愈密。虽职司医务,惯见生死,素服庄仙,死归大梦。然数十载交游,缘深如此者有几?予非太上,岂可忘情,不禁悲从中来,挽之以联,犹有未尽,故哭之以诗,仓促草就,不计工拙,略尽哀思而已矣。

漠漠愁云暗远天,晨听噩耗泪潸然。
边山有兆人骑鹤,丹诏无情蝶化烟。
劫渡红羊生白发,诗成黑社近黄泉①。
案头剩有遗书在②,回首何堪数十年。

师命曾承自少时,独垂青眼作比儿。(比作平读)
洪城初贽情尤切,栗水同欢醉不辞③。
侠似仲由能拯溺④,情如袁子总耽诗⑤。
百年寿庆言方罢⑥,何事先生竟别离?

鹤骨伶仃杖履扶,迩来针药是长须。
心同赤子忘年久,性本书生处世迂。
千里思亲常下泪,三更索和每愁予⑦。
关情最是衡文后,想见芸窗灯影疏⑧。

为学为情足楷模,士林今夜失醇儒。
九天泪雨临屏满,一地诗潮入梦无?
飞去龙泉销剑气,归来丁令止蘧庐。
挑灯欲诔悲公稿,废纸盈筐总不如。

哭仰翁联
壮岁劫红羊,毡寒秀水长为客;
五更伤雪梦,人失边山已兆仙。

①反右及文革翁与先师唱和被打成宜萍黑诗社,摧残几死。
②时正校江右风雅稿先生诗。
③2007年江右年会在小石源召开,与会同仁咸敬仰老,至于酩酊大醉。
④网络倡捐救在之,予亦附骥并经理其事。
⑤晚年广收女弟子如随园简斋。
⑥昨天予与公及门高足桓笛兄商量明年百岁寿庆事。
⑦诗成每索同人和,若偶拖延,便专电问讯:小李近来很忙吗?
⑧江右社课每倩翁及熊社点评,常于子夜张诸银屏。

雪泥萍踪:痛悼仰斋先生
论坛犹记片言通,垂教殷殷长者风。
九十剑能截逝水,百年名岂限雕虫。
昭彰文脉称江右,浩荡灵心归宇中。
枝上早莺应有意,催开桃李送诗翁。

惜梦缘:悼仰翁  
苦雨凄凄摧巨木,袁州别梦怅晨钟。
梅花落尽春寒在,天地同悲哭仰翁。

柳梦无痕:沉痛悼念仰齋先生
十數春秋念仰翁,可歎人世太匆匆。
贛江化雨天長泣,淮水尤悲淚亦同。
猶忆當年秣陵邑,相攜畫舫大成東。
節前一面別何永,笑貌音容腦海中。

注:大成,指金陵夫子廟大成殿。2007年秋,仰翁曾造訪金陵,與之同遊。

胡平貴:悼仰師
仰山忽含淚,明月暗無光。
陰陽今兩隔,念此劇悲伤。

紫藤:悼仰翁
袁山鹤唳雨​淋淋,天亦春台泪湿襟。​
立雪萤光曾見照,​今遥仙位酹离斟。

金水:驚聞仰老仙去長句為悼
相逢世網十三春,鶴髪童顏幾得親。
袁水春光波澹蕩,燕山秋色葉紛陳。
飽觀桑海無凡累,故斂衣冠謝世塵。
華表他年應可待,投詩先約未來身。

今是昨非斋:敬悼仰齋傅老先生
袁州耆舊,鄭谷功臣,巋然翰苑名家,豈知遽赴玉樓,木壞山頽今已矣;
江右儀型,人中龍鳳,況復杏壇模範,從此長違絳帳,風凄雨冷夜何其。

绿野:驚悉仰老晨四時半仙逝
仰止高山霧隱晨,宜春天氣豈宜春。
空如竭問收微信,不惜馀論失一人。
四大家詞記存箚,三千學子火傳薪。
編年選注研雖未,管豹窺詩識大身。
題補:余與仰老,緣吝一面,唯時於微信聆其教訓。獨所難忘,舉世不惜齒牙馀論相獎成者,公及夾山鑒風老,二人而已。余嘗評公詩十馀首及和章凡數,今復詩以紀變。豈虛情哉,三生石上,原有此一掬清淚。

草啸:悼仰翁
先生乘鹤去,抟上九天津。袖落丹霞笔,光遗浊世尘。
杏坛悲己亥,诗冢起宜春。
太息霏霏雨,烟寒哭煞人。

抱朴书生:挽仰斋老人
志在诗余,著述曾经鞭后学
范垂江右,骚坛从此仰先生

丁忘之:敬挽仰老
公自文章久灿,近百年觅句笺诗,更以高风传弟子;
我今尘路初经,祇一身读书阅世,长思温语仰仪型。

青鳳:哭仰老

頻年青眼與知聞,令我微光受裛熏。
語鶴如神將亥步,幻蛾無妄竟寅分。
一涼今雨值天角,大氣愈澄歸壤墳。
春自淒其人自病,持心肯覺淚沾裙。
注:先生去年9月和拙句『一涼』曰:“一涼來海角,大氣愈澄鮮。”12月29日嘗寄語:“身欲奮飛病在床,不能再赴金陵,殊為悵悵。”

邗沟钓徒:悼仰老
晓气沉芦荻,天明寒未消。先生乘白鹤,余响逐春潮。
忆昔几番语,望尘百折腰。于兹深一拜,云水两迢遥。

北极狼獾:悼仰翁  
杳渺云涯去雁匆,伤心诗国失诗翁。久闻高义无由会,争诵嘉文未许同。
老鹤冲霄犹任性,千山戴雪共推崇。彝樽忍向西南立,但捻灵香祭凤桐。

張伯元:挽仰斋老
十二年前举杯是酒
九七寿后挥手仍诗

寒江獨釣:悼仰齋傅義翁
舊札重尋不忍看,屏前孰與訴悲歡。
相期自有遊仙枕,入夢從無醒世丹。
紙上生涯隨月冷,梅邊心事帶風殘。
已窮星月三千界,眼底紛紜衹一彈。

易卫东:敬挽傅义老先生
绿水长吟芳德;
青山永志雅风。

仪容长默念;
经典永流传。

周少峰:敬挽傅老先生
雷声夜雨鸣哀曲;
学子诗家哭仰翁。

胡家炳:悼傅义(仰斋)先生
每蒙诗宿诲曾经,噩耗初传未忍听。
伤共春花迟不发,泣同檐雨复何停?
文章此失骑鲸手,仙阙今迎驾鹤龄。
路杳泉台松柏伴,书窗灯火隔幽青。

杜保华:悼念傅义先贤
二月春风笼白花,丝丝泪雨恸诗家。
心寒抖落庭中雪,化作云烟染晚霞。

寒硯:
数面机缘,仰先生百岁之童趣;
连天雨露,泣江右一时之硕星。

可儿:菩薩蠻   哭仰齋夫子
魚書未踐蛾眉月。誰叫贛水屏中絕。春雪嚮人飄,春寒不肯消。
清詞猶在握。字字成蕭索。仙闕羈吟蹤。從今一夢中。

雨季:悼念仰老
前夜起幽思,天遥一探难。
沉吟观月皎,忆昔和诗繁。
忽得宜春信,嗟为泪眼看。
呼名犹在耳,却是燕声寒。

周清溪:吊仰翁
未仰仙翁面,此生多憾然。
诗成三昧火,人老百花天。
临事赤心对,当风霜发怜。
今朝乘鹤去,恐是傍婵娟。

兰若:悼仰老卜算子步仰老韵
帐下沐春风,九秩不扶杖。白雪千篇操觚人,却是平和样。
古塞望宜春,雁柱长歌唱。驾鹤蓬莱紫府回,日月应无恙。

孟依依:
精魂记否前身,客斯世宁无三宿恋;
诗债勾销者笔,寿百龄尚有四年期。
女弟孟依依敬挽。

烟云了了:
江右诗友告知仰翁今晨离世,惊而复悲,念及三年前与翁约百岁寿诞之时余定至宜春相贺之语,内心痛甚,诗以悼翁,惟愿鹤驾平安,早登极乐佛国!阿弥陀佛!仰翁走好!
长空忽堕老人星,转顾天涯怅窈冥。
百岁华筵约难践,深宵无语泪先零。
騒魂独伴烟霞去,故纸空留笔墨馨。
鹤落忘川须慢饮,人间此刻草青青。

浔阳倦客:挽仰斋先生
是江右宿耆,为诗坛泰斗,椽笔起烟霞,大块文章昭后学;
幸曾聆謦欬,憾未列门墙,巨星伤陨落,漫天淋雨哭先生。

邓世广:挽仰斋先生
有德昭天地,无诗假大空。
交游怜倦客,赓和倩飞鸿。
晚岁三星照,灵犀一点通。
期颐松鹤老,​潇洒脱樊笼。
*傅义(号仰斋)先生二月二十七日凌晨四点三十分仙逝,享年九十七岁。

桓笛:悼吾师仰斋先生
犹记宿缘初见日,笑言在耳不移时。
及瞻超脱原乡佛,得拜仰山开悟师。
锻石三年虽未化,辨材七载似能期。
春来那料纷纷雨,墙见羹思梦已痴。
注:初识老师是在2015年6月13日,当时欲拜师,师笑而未答。当年9月3日适逢家乡慈化寺普庵禅师九百年纪念日,师邀余同往,归而唱和,是为余从师学诗之始也。

陈启芳:江城子.悼仰斋先生千古
最伤人是隔阴阳。路长长,野茫茫。携鹤仙游,何处水云乡。时序宜春偏露重,花树冷,感悲凉。
昔秋诗侣桂花旁,醉流殇,入词章。梦醒烟收,抬眼月低窗。鹤发慈眉难再共,千叠恨,九回肠。

伯狐:仰老千古!
语归平淡格清老;
诗不阿时身典刑。

残荷:
如此人,如此诗,如此龄,可谓圆满;
谢春风,谢春月,谢春趣,遥接苍茫。

纵情诗酒:悼仰老
仰此山宗驰俊彩;
遗其衣钵蔚人文。

沙鷗廬詞客:菩萨蛮
悼仰斋老,七年前老人曾寄我新著《两宋四大家词札记》
屏间一霎还同悼,忽惊江右亡诗老。料峭是春寒,酸风眸子间。
交情当日浅,却赠新书卷,泽被到书生,哀思追厚情。

鲛斋:鹧鸪天  奉和仰斋原韵
惊闻江西仰斋傅义吟丈病逝不胜悲伤,当年曾鱼来雁往多有讨教,后丈不远千里来津专程访我得当面聆教于津门食品街,殷殷雅意难以言表。其间因我疏忽发错电话号码险些错过此会,丈曾发鹧鸪天一首以记其事,余有和作今录于下以表哀思。
网络神交声气谐,只今耆老入津来。疏慵险铸九州错,缘分终教五蕴开。
云水境,泰嵩怀,不辞千里为怜才。尊前儒子人何幸,许我聆心食品街。

剑尘:悼仰师
甫冠即已识声名,是日红炉小火轻。
但咏梅魂凝霰雪,早忘书箧在刀兵。
鹤飞华表歌仍哭,寒栗春头雨复晴。
天与匡人犹有畏,更从何处问先生。
注:初识仰师在丰城张惠先生家,是日围炉咏梅。

柳父:挽仰斋先生
有悭于一面,仰山厚我存批笔;
无谬乎三生,夫子前身是沈邱。

蔚然:挽仰齋先生
厚德堪師範,憶昔曾沐春風,教誨殷殷銘五內;
文章已等身,痛今忽沉北斗,椒漿湛湛酹三杯​。

吴贡明:敬挽仰斋先生
赣失鸿儒,宜将诗艺留青史;
春来久雨,原是天公哭仰斋。

高安诗社:敬挽仰斋先生
耆宿鹤归,万卷诗文垂后世;
杏坛星陨,八方桃李泣春风。​

楚儿:悼仰翁
得幸十年识仰翁,诗人情性道人风。
忆来一路如初见,赤子于今归上穹。

南心:悼傅义先生  
惊悉恩师今晨仙逝,念先生多年关爱之情,感其耄耋之年,仍青春驻心,著书立说,填词赋诗,教诲后进,之余还在电脑上玩耍自乐,晚年生活悠然自在。拙作结集,傅老九七高龄,欣然为之序,憾未出版,先生已逝。此生有幸得其厚爱,感慨万千。从今阴阳相隔,痛哉惜哉,以诗悼之。
师生之谊逾三秩,仰望追随近学诗。
奖掖后儒欣作序,不曾付梓忽违离。

剧饮千杯:敬挽仰翁傅老先生
鄉國忽傳噩訊,長歌徒徙倚,豹隱星沈,光焰文章燦箕尾①;
公心清似梅花,宏獎絕町畦,燈燃火種,春催桃李繼霜紅②。
注:①箕尾:《莊子》:“傅說得之,以騎箕尾”。②霜紅:明清際傅山著有《霜紅龕集》。

紫玥:痛悼吾师仰斋先生
银汉星沉晓色凉,袁山呜咽雨茫茫。
忍看病榻真身苦,犹恨仙山思路长。
筇杖依稀吟得得,秋容惨淡泪行行。
几多恩露一何似,千古窗前红叶香。
注:2016年7月31日,余经杰明、桓笛等诸兄引荐初次拜见老师,雅聚并分人韵,仰门师生缘分幸延至今。期间或倚窗为师诵读,或侍筇敲韵徐行,或雅聚飞花逐令,仰师鹤发童真,仁心儒骨无不历历在目……仰师千古!天国万安!

殊熠在天:悼仰翁
寒宵谁与赋招魂?空向遥天酹一樽。
展读遗编诗味永,教人长忆笑颜温。

劉紅霞(落紅無意):沁園春·深悼仰老用納蘭《沁園春·丁巳重陽前》韻
怪道春寒,苦雨連綿,花期忍忘。嘆一聲簫起,袁山唳鶴,三清境渺,行道迷陽。好夢西斜,吟鞭東指,賦得梅香醉幾場。名畱否,漸煙輕欲散,懶與參詳。   遙看蓬境汪茫。料綠盞、流波清似霜。念曾經明月,瓊枝照眼,當時醉影,適意無傷。俯瞰人間,悲風泣水,瘴掩靑丘蕙草香。雲煙外,任逍遙如鶴,蘭露澆腸。

全銘:悼诗坛名宗仰斋傳义翁九十七嵩寿仙逝  
连月西江雨,冻云久未开。
况闻鲁殿客,突别宜春台。
半部风诗史,百年老小孩。
剧怜春寂寂,花鸟尽为摧。

东华人氏:痛悼仰翁傅义老先生
先生永别凤凰台,岂止袁州桃李哀。
春也伤心浑涕泪,我尤落魄久徘徊。
不堪追忆壮游共,难忘提携美誉裁。
此刻蓬莱喧鼓乐,众神景仰迓师来。

丁萤:悼仰斋大师
天阴半日幕云垂,噩耗急传雷雨悲。
明月前修横泰斗,吟坛后学失良师。
笏山衔恨才惊鸟,赣水含愁已折篱。
无奈诗缘歧路别,凄风执绋祭春辞。

刘炜评:仰斋老人祭赞
鲐背从天不染尘,澧兰沅芷沐三身。
诗梭活法诚斋趣,自是精奇江右人!

林丫頭:祭仰公文
哀維太平之元,歲次己亥,正月二十三日,晚輩曉帆以哀文悼詞之痛,遙哀致祭江右傅義先生之靈前。嗚呼!翁乃德賫長命,詩耀宜春。絲蠶盡老,壼玉重循 。八方桃李,一世蘭荃,文章光備,風節璧懸,今難興詠,戚共珠篇。嗚呼,瑤壇投分,網絡結緣,劉白問道,融衡忘年,如何靈祗,墜我耆宿。誰謂不慟,蒼龍即冥;誰謂不哀,雲松中零。欲呼飛廉,雨泣以傳告,詩未死,薪旺壇坫,無以韶音為念。嗚呼,翁其能聞此言否?悲鳴嘆息,寂歷凄惶。嗟呼仰老,永安幽冥。哀哉!尙饗。

柳笛:悼仰老
冰心日月存,文膽照乾坤。
落筆無虛語,拔刀驚鬼魂。
經年裁楚木,數載鑿黌門。
今駕鶴齡去,詩田留璧痕。

刘义:寻找鹧鸪的人走了——怀傅义夫子
终于进入了永恒的消逝之中
——寻找鹧鸪的人走了,飞向古典的夜空。
那些与你唱和的故人呀
融解成时间的气泡与修辞的露珠

然而,消逝不断加速度:汤光瑢、易其尊
李木子……在另一个空间里你们又聚会了。

第一个寻找鹧鸪的人,五百年前
就隐喻在他的诗中,而你是最后一个
倾听这种理想的声音的人。

陈云云:悼仰翁
风亦凄其雨亦凄,大星忽坠鹤归时。
者番抛尽红尘事,几度吟安黄绢辞。
伫看浮云閟幽壑,愁听杜宇泣寒枝。
东君自此多忧色,怅惘袁州草木悲。

半夏:悼仰老
驾鹤自兹远,识翁何太迟。
屏上每听闻,始知救在之①。
背后曾荐言,同群略有期。
眉发俱已白,赤子心犹痴。
抱病未言苦,输液犹赋诗。
侧帽还簪花,疏狂更有谁。
最是爷孙会,未见已相思。
一见春风生,一笑坐春晖。
一抱情何极,一握泪沾衣。
隔屏心犹热,共此别离时。
百年尚余四,从教失世师。
想见金陵雪,难覆宜春悲②。
念此徒戚戚,遗音听几回③。

附注:
①网络倡捐救在之,仰老与小李兄也
②在之金陵就职,仰老居宜春。
③仰老后因手颤不能打字,遂由弟子代发语音一段,未料竟成遗音。

秋月(弘慈居士):浣溪沙 悼念仰斋老人
鹤去人归楼已空,湖山何处觅仙踪,人生如梦岁匆匆。
纸上依然存妙句,屏间顿失老诗翁,杜鹃啼血破苍穹。

云海:挽仰翁傅义夫子
非位非职 却能生荣死哀 岂在钱财逾亿万;
有诗有词 终得承先启后 只缘桃李盛三千。

蓼青:痛挽仰翁
嗚呼時邁不重來,訃問忽聞雙淚開。
化雨化人猶未足,亦師亦友復誰哉。
文章山斗存天壤,標格清深煦草萊。
逆旅憑翁多寄慰,從今何處解新裁。

弘毅:挽乡贤仰斋夫子
陨落当今耆宿星,九天黯黯失苍冥。
且将坛坫苏辛笔,俱作人间长短亭。
三世灵君歌亦哭,百年翰墨醉耶醒?
鸡窗帘影侵春雨,辜负南华一卷经。
注,仰老曾有“腰空北斗七星剑,手倦南华一卷经”之句。

附一联
吟坛耆宿,高擎大纛摩星月,
江右先生,遍洒甘霖惠赣鄱。

瀚海胡杨:减兰  悼仰斋先生
幽兰泣雨,仰望仙翁乘鹤去。赣水连云,漫忆初逢已十春。    沧桑历阅,坐领东风心似月。酹酒青山,锦句重吟玉笛寒。

屈然凤 (虂雪儿) :
惊闻噩耗夜茫茫,寒雨霏霏替我伤。
驾鹤先生已西去,人间何处觅文昌。

帅司华(汉家风情) :满庭芳 悼仰老
名冠群贤,书豪一代,去鸿归隐仙程。乍闻悲甚,喃语竟三停。遗失高门大笔,者般是,感物馀惊。开襟久,江湖放盏,翰墨佑消酲。
营营。同有约,来年景好,山水环行。洽记同搜寻,知会诗朋。怜见春华瑞色,未罗列,便着伤情。信夫子,菁莪拔育,任迭咏纷争。

红叶:挽仰老
仙班終有日,誰料定今期。
瘦雨連天暗,寒聲徹夜悲。
他年人化鶴,今夕夢離披。
忍看流年遠,城春不再宜。

尤悠:金縷曲•悼仰老
萬恨從今有!恨今生、淒涼已作,死生師友。更恨東君無情甚,吹醒傷心楊柳。萬千次、音容依舊。恨到悲時無片淚,問因何、悲亦周旋久?詩可與、魄堪授?      怨公如我公知否?怨春前、忍心相棄,期頤眉壽。棄此皮囊成仙骨,江左哭同江右。自茲去、粲如星斗。夢底忽驚青衫濕,對故人、擲盡千杯酒。公上坐、生拜首。

菜人:
悼仰老
九七诗翁输病魔,灯前从此罢吟哦。
秀江水暂堪消歇,明月山终免折磨。

于仰老追思会上
胸别黄花步缓挪,哭声一片附哀歌。
伤心最是在之女,泪比今春雨水多。

余松生:悼念仰斋先生江右名高一仰翁,百龄驾鹤返天宫。
杏坛授业生徒广,筆底流泉著述丰。
有幸观文参雅意,无缘晤面识清风。
先生此去随陶白,好列仙班韵士中。

梅兮若:
序(緣起):昔日仰老入鮐背之年,與仰老笑談入鮐背而望期頤,待仰老期頤之年定作詩十首呈之,以示大圓滿。孰料尚有三年仰老竟先駕鶴西去。九十七已然是圓滿。於此為仰老為詞至於期頤,得償所願,寄望大圓滿是也。
「長壽仙 · 太上忘情」己亥春上仰斎夫子駕鶴西天極樂
此渡仙鄉。甚歲去無痕,星過餘光。紺霞鋪閬苑,繡幕列娥妝。水影彤雲舫上,棹移瓊液清歌響。問到者何?道他文曲返,一睹清揚。
萬日沉吟平章。更彩筆花浮,清談塵漾。以何遇象鮮,並世解行藏。別是橫門玉貺,笑談都作風流賞。山澤儀閑,拜因誰、永夜流水湯湯。
「長壽仙  · 我輩鐘情」為仰斎夫子作九十九歲詩
我拜翁前。諒未恨吾遲,詩債今還。識翁誠十載,澤被在詩肩。似也行吟澤畔,者回來與尋常見。問渚溯流,恰乘舟八尺,把盞陶然。
沈憶人間清歡。悵水隔天方,參商河漢。訪春好景時,好景在忘年。筆寫春風一半。剩教來化春風面。歸對落花,聽吾操、一曲《流水高山》。
「長壽仙 · 百年一化」為仰斎夫子作期頤詩
再拜仙翁。是空谷耽眠,書錦難通。怕看春日促,莫使酒杯空。細雨侵燈夜共,一時花落渾無夢。夢也寧知,者春寒曲繞,第幾江峰?
畢竟人間匆匆。把百載詩心,三春來種。靜斎絕俗塵,舊帙起春風。句裏相逢兩宋。故人消息殊珍重。依約見渠,向蓬萊、海上招手仙鴻。


点评

注:大成,指金陵夫子廟大成殿。2007年秋,仰翁曾造訪金陵,與之同遊。:'( 是2007年,前面打成2017年了,煩請再改一下  发表于 2019-2-27 16:00
猶憶當年秣陵邑, 此句改兩字,麻煩了!  发表于 2019-2-27 15:49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7 10: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时三十分。
发表于 2019-2-27 10: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傅义(仰斋)先生千古!
发表于 2019-2-27 11: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隐士 于 2019-3-1 08:19 编辑

悼傅义(仰斋)先生

每蒙诗宿诲曾经,噩耗初传未忍听。
伤共春花迟不发,泣同檐雨久难停。
文章此失骑鲸手,仙阙今迎驾鹤龄。
路杳泉台松柏伴,书窗灯火隔幽青。


沉痛哀悼傅义(仰斋)先生!先生千古!
发表于 2019-2-27 11: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啸 于 2019-2-27 13:57 编辑

代桃门清角(深圳周达)先生转发:
悼念傅义先生
寒雨连宵悼仰翁,白花黄纸伴春红。坛中章句留千古,江右声名第一隆。淳朴原非桃李伍,清明别有杜梨风。置身岭海长思忆,惟遣心香向夜空。
代邗沟钓徒(扬州严元星)先生转发:
悼仰老
晓气沉芦荻,天明寒未消。先生乘白鹤,余响逐春潮。
忆昔几番语,望尘百折腰。于兹深一拜,云水两迢遥。
代北极狼獾(衢州曲涧松)先生转发:
悼仰翁  
杳渺云涯去雁匆,伤心诗国失诗翁。久闻高义无由会,争诵嘉文未许同。
老鹤冲霄犹任性,千山戴雪共推崇。彝樽忍向西南立,但捻灵香祭凤桐。











 楼主| 发表于 2019-2-27 11: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痛悼仰斋先生

惊闻噩耗眼朦胧,人世从今失仰翁。
网友之中年最长,诗交以外性尤通。
数张合影还如昨,一颗初心总似童。
道德文章留范本,淳吾江右记殊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9-2-27 11: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悼念!
发表于 2019-2-27 12:5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雪泥萍踪:痛悼仰斋先生
论坛犹记片言通,垂教殷殷长者风。
九十剑能截逝水,百年名岂限雕虫。
昭彰文脉称江右,浩荡灵心归宇中。
枝上早莺应有意,催开桃李送诗翁。
发表于 2019-2-27 13: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悼仰翁  
苦雨凄凄摧巨木,袁州别梦怅晨钟。
梅花落尽春寒在,天地同悲哭仰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5-21 18:37 , Processed in 0.02765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