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9|回复: 2

鹰眼读诗之殊煜在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0 23: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鹰眼读诗之殊煜在天
选江右殊煜在天作品
  西江才子名殊煜,十载红尘未相遇。
  网上逢诗如睹人,依然高士琴如玉。

     当代诗词创作的重镇,不敢说有南京,但一定有南昌。江右诗社近年来的影响不断扩大,殊煜在天即来自江右诗社。2006年,我第一志愿报考社科院文学所,复试折戟,被调剂到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殊煜即是我在读研期间认识的诗友。
殊煜是一个不张扬外露的人,因此我有很多年没怎么关注他的创作,直至某年偶然在家中翻看《21世纪诗词选》,看到了他的几首作品,留下深刻的印象。
先来读几首他的五绝。
  落花谣
  桃带隔年寒,岸边空自吐。
  郎舟不解停,摇落红随橹。
全诗无一字相思,而相思之情呼之欲出。这样的诗,就是无论放置到何朝何代,都能够称作好诗的作品。诗里的桃花象征着女子的思念,“隔年寒”,可见相思已久,年年皆发。所谓“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灰”,虽知无益,亦无可奈何。对方的态度又如何呢?
郎舟不解停
那个薄情的人,甚至连船都不肯停一下。相思已破碎,尚不肯罢休,固执地随郎而去。每一首成功的情诗背面,都有一个负心汉或负心女。
告别负心郎,我们亟待美食的安慰。美食来了:
            碧湖莲歌
       菡萏碍渔舟,连天开似雪。
       深知鱼未腥,湖底清香彻。
设想碧湖是一个大鱼锅,佐料是盛开如雪的白莲,锅底铺满了清香的莲瓣,这样的一锅鱼,其腥也难。
当然,这样一首好诗被吃货的口水拉低,未免可惜了。但我想水煮鱼店的墙上若是挂着这样一首诗,他家生意肯定不会差。诗人固穷,那是因为我们对广告业不感兴趣。
殊煜诗歌给我的印象,一是色调幽冷,一是雄峻。幽冷如:
  山月
  底事枭鸣急,惊飙亦出林?
  峰高触月缺,半片落潭心。

  宿小石源,与江湖小李、水击三千鉴亭燃烛夜话

  空自说魑魅,焉能矫流俗?
  夜如沧海深,淹不灭孤烛。
雄峻如:
风骤电掣,有感荆轲之壮
  悲凛如闻易水讴,萧萧风树为谁秋。
  长空犹闪荆卿剑,未戮秦嬴不肯休!
还有一首写鹰标本的,我懒得搬了。
优秀的诗人都是多种风格的综合体,幽深与峻洁外,残煜流丽的作品也颇不少,如:
  画意
  穷年飘泊何由?疏杨野岸孤舟。
  故国青山梦里,他乡碧月船头。
“故国青山梦里,他乡碧月船头”,读之令人不由联想起余光中的名篇《乡愁》。
比喻手法最能反映出一个诗人创造力的大小,殊煜诗的比喻也很出色,如:
  寄呈
  一瓢嚣市也陶然,况似棠梨白发添。
  想见先生新睡起,小诗如燕去窥帘。
结用一个新颖的比喻,令全篇生色。
又如:
      霜林
  霜林遥似玉溪诗,凄艳谁来一读痴?
  叶叶《无题》飞不尽,天涯或有个人知。
将红叶与诗笺联系到一起,非自殊煜始,但此诗将“红叶似诗笺”这个比喻作了进一步的丰富与细化,读来殊为别致。
江西地杰人灵,才人辈出。黄庭坚地下有知,是否会对他的这些江西后进诗人们,生出“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欣慰感呢。
我一直不喜黄庭坚,但因为对江右诗社的熟悉与亲切,对这老先生,蓦然也生出了一份好感来。最后以殊煜的一首七律作结。另外加一句,殊煜在天这个网名可是一点都不低调。
  随诸友游婺源县篁岭古村
  何处云深村落藏?横空索道捷逾翔。
  四山松竹如争翠,万亩芸薹已谢黄。
  烟雨恰来成点染,人家顿使入苍茫。
  欲寻石壁题诗句,付与幽禽传唱忙。 

  *油菜花别名芸薹 
  *篁岭古村又以梯云村落,晒秋人家名于宇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23: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鹰眼读诗——之金鱼篇     雪泥萍踪

据称当今有一千万人写旧体诗词,对此数据我颇不以为然,但三万作者至少是没问题的吧。江山代有才人出,才人不出,才鱼补之。金鱼就是这样一条会吟诗的鱼。君不闻唐代最有名的女诗人鱼玄机乎?没错,她就是金鱼的远祖。
金鱼自称一米八,相貌英俊,潇洒多金,但我从他的诗中却读不出这些来。WHY?原因很简单,试看一下金鱼的自述诗,真相便浮出水面。
不寐 
窗影班驳处,月光零落时。
无心寻旧梦,有泪化新诗。 
今世只余悔,来生犹可痴。
轻声将故事,分与夜风知。

又如:
生查子•校花在旁  
佳人坐在旁,心内如击鼓。佯读急埋头,手脚无藏处。 
声稀惊课终,不辨食堂路。人静夜深时,独把绵羊数。 
 
果真是帅哥,断不会有如此沉哀刻骨的孤寂体验与如此狼狈心酸的暗恋经历。幸好诗词并不是一个颜值即正义的世界,在诗词圈,拼的是才华,是实力。你是温八叉,OK?一样无数热情的女粉丝扑上去,并狂喊:温叔,我们宁愿坐监狱也想跟您谈场恋爱!看到了吧,这就是文学大叔的魅力。金鱼,加油!
     且不管金鱼到底是不是帅锅,他是个诗词才子,这点毫无疑问。金鱼诗灵气之足,可谓之男版夏婉墨。请读下面这首:
如果 
如果来生还有缘,应该相遇在深山。
野花摇摆说风过,青草连绵趁路弯。 
    我正打柴刀握手,你来采药篓背肩。
尘封记忆苏醒了,就在相看一瞬间。
在金鱼笔下,野花不再是无知无情之物,它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在羞涩地向她的爱人,风,展示脉脉温情;同样,草,这个古典诗词中只是绿罗裙的点缀陪衬之物(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到了金鱼笔下,也成了对“路”多情柔顺的有情“草”。一个“趁”字,把两情相悦下的委曲求全心理描绘得惟妙惟肖。是啊,在有情世界里,何物不含情?何处不美好?哪怕贫穷如樵夫,平凡如采药女,那也是愿意为之修行几生的缘份:尘封记忆苏醒了,我还是我,你还是你。相爱,就是如此简单。这种一见钟情才有资格被冠之以爱情的名义,那种你帐户上没几千万我就不嫁,你娘家没几个大官我就不娶的凤凰男孔雀女,对此岂不要羞杀?
     金鱼出色的情诗还有下面这首:
拟闺怨 
镜里青青发,自君别后留。
年华流水去,已过我肩头。 

女子的披肩青发,不是“青发”,而是“流年”,如此聪明的譬喻,令人拍案。

     当今在数以万计的网络诗词作者中,一个诗人能否成功脱颖而出,全看他自身是否特色鲜明,除了灵气过人以外,为低微者呐喊,当是金鱼的另一个个性鲜明之处,试读:
   题某公款宴上千元名酒   
  民脂和民泪,民血兑民膏。
为了口感好,喝前摇一摇。
前两句四个民字反复强调名酒得之于民之血泪脂膏,后两句极力讽刺官员之略不经意,真堪称以四两拔千金之笔。或许大家会想,民血民膏,跟我有何关系,我有房产有存款,且慢,你表弟呢?你二姨呢?甚至,你将来的儿子呢?海明威说得好:丧钟为你而鸣。罪恶的腐败刹不住,丧钟将为人人而鸣。这就是我不同意留取残荷认为金鱼比李子浅的原因所在,他浅的只是字面。
最后以金鱼的一首五绝收篇,伤春作别是中国旧体诗人的传统,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传统,是如何由一条鱼打破的:
有雨  
  风劲响千树,云低阴万家。待看天一洗,莫惜落些花。
或许有人会问:千年老石,怎么你的风格改了,记得原来你在论坛上遇到金鱼,总是要掐两下的呀,唔,这个问题,答案在下一组诗里:
又醉又醉

提瓶出店门,天幕自摇摇。星子皆屏蔽,空悬一月高。

街巷织作网,灯火涌于潮。人醒我独醉,酒痕满寒袍。

的士未肯载,夜深绝公交。蹒蹒穿甬道,缓缓上天桥。

壮丐莫哀告,无币投君瓢。弱女莫慌走,无意夺君包。

路肩停悍马,车下圌流浪猫。似解我寂寞,向我一声喵。

尚余半肉串,割爱为轻抛。知汝无所事,我亦无所聊。

肯暂分寸土龘,共坐风如刀?俯首餐正急,臀对不相邀。

残荷按:提瓶出店门。如连环情景剧。我们如此迷茫,如此寂寥,醉眼让我们看到真实。
一个喝醉了都知道喂食流浪猫的男诗人,他清醒的时候,一定也不会从流浪猫那里夺食。你对这个世界善良,世界就对你善良。金鱼,请你继续善良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23: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鹰眼读诗之秋扇篇

空军小哥的绮怀(秋扇词)
  我们都知道,空姐风情万种,娉婷玉立,她们既是职业女性,又是一道青春靓丽的风景。但你可能不知道,也曾有一个空军小哥横空出世,惊艳了当代旧体诗坛。他的存在,将我大中华解放军的整体古典文学素养拉高了一个档次。此人就是秋扇,一个以弃妇代名词为诗词名号的当代飞行员,飞行员教练。你看看,人家取的是多么谦虚的名字啊。
  秋扇,秋天的扇子,不合时宜,所以被弃了。以弃扇喻弃妇的传统由来已久,最早源自汉代班婕妤的《团扇歌》:
  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刘孝绰《班婕妤怨》:“妾身似秋扇,君恩绝履綦。”
  后世中以秋扇喻弃妇的诗歌更是洋洋大观,到了当代亦不绝如缕,比如雪泥萍踪《生查子》:“桅已挂云帆,燕已衔秋扇”
  空军小哥以秋扇为笔名,折射了两个事实:一,当代继续投力于诗词创作已经不合时宜,不无怀才不遇的末路之感。二是秋扇词的哀怨基调。我读秋扇词,其中哀感缠绵、悲凉惨戚,确与秋扇见捐的弃妇不谋而合。
  中国古代文人,尤其诗家,最大特点就是多愁善感,多情多恨,并且很“好事”。让我们一起看看秋扇是怎么将善感与好事这两种特点完美体现在小令中的:
             醉太平 杨花
  眉青目青,花輕絮輕,無端嫁了浮萍,替東風不平。 千燈萬燈,三更四更,待他說個分明,是前生後生。
  此词可推为古今好管闲事第一,甚至超过“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当然,我们要感谢这种“好事”,毕竟它为词苑添了惊艳的一笔。
  先来看看空军小哥是如何对空中小花产生兴趣的吧。
  你看你,眉清目秀,而且体重正常,一点不需要减肥,怎么就嫁给水里浮萍那个胖子呢?我能不替东风为你不平吗?
  万家灯火中,我半夜不能入睡,就想听听你来说说你的身世,现在的你,到底是前生呢,还是后生呢?
  其实三生之说,原本虚幻。词人借杨花比喻人生命运之无常,与王国维《采桑子》同一副笔墨:
  高城鼓动兰釭灺,睡也还醒。醉也还醒。忽听孤鸿三两声。
  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连江点点萍。
  杨花,是宿命的缩影。飞得再高,终归要落入水中。这一点,空军小哥比我们看得更清楚。
  自古多情空惹恨。所谓才子绮怀,往往都是多情的后果。秋扇的多情在词中比比皆是,其人也曾以贾宝玉自比,毫不讳饰。比如:
  昭君怨·春尽前三日过北洼空军医院
  春水弯弯门户,闻道彩云曾住。当日住东门?住西门?
  试向花儿借问,问讯那年音信。知是问桃花?问杨花?

  词人眷恋过的一个女子曾于空军医院住院,于是词人满心怅惘地问道:她当时住在东门?东门?没人知道。好吧,我不问人了,我问花。可是,我该问桃花呢?该问杨花呢?问桃花,“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问杨花,“自家飞絮犹无定”。可见都是得不到答案的。满腔惆怅无托。话再说回来,死生相隔,不得相见。便是相见又如何?
                  浣溪纱
  消得梅肥杏小时,流莺百啭为谁啼。残花残月与支持。  半日违同千里隔,一回见要几年思。苦无洛水可通辞。
  “半日违同千里隔,一回见要几年思”,半日不见,如千里之隔;见面了,又要消耗几年的相思。见与不见皆是苦。而苦之所来,只为当年钟情瞬间的美。分散之后,便是无穷追问与相思:
  太常引  依秋体十日词之六
  缘何天也不能公,月也出天东。无处诉深衷,者日夜,无终有终。  向谁家去,向谁行宿,此际与谁同。持泪问东风,是谁把,榴花想红。
今人作诗词,如果抱守传统,而不是像独孤食肉、添雪斋那样另辟蹊径,立志走一条全新之路,就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审美疲劳。所以传统派下笔之时就要注意了,你要写得比古人更好,才会在自己之外获取读者。功力更深,比喻更奇,构思更妙,无论在哪方面着手,都必须“更上层楼”。 以秋扇的《浣溪纱早春》为例:
知是相思第几年,
新愁恰在杏花前。
春衫犹滞一襟寒。

七八丝黄深浅际,
二三分绿有无间。
与谁心事共遥山。
“七八丝黄深浅际,二三分绿有无间”,借鉴了稼轩“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以及韩退之“草色遥看近却无”,妙在化用无痕。全词语言锤炼清丽,而情感沉厚蕴藉。如此抱守传统,并发展传统,得之矣。
文人绮怀既然承自传统,它自然无法根除传统的弊病。中国古代是一个男权社会,士大夫的审美趣味可以说常带病态,“金莲癖”即为一例。可惜,生在当今男女平权时代的秋扇也未能逃过:
减兰
輕時素面,況復聰明工計算。剗襪香階,銀甲新修小小鞋。 垂雲一縷,酒釅宵深翻不語。衣擺輕分,疊損桃花在繡裙。
   “銀甲新修小小鞋”,嗯,时代进步,“美甲”亦进入了遗老遗少们的审美视线了。
      这样的词,我一般不管其字面有多美,都将之归入糟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5-19 21:12 , Processed in 0.01464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