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3|回复: 5

江右詩社戊戌年第四期社課點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 20: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右詩社戊戌年第四期社課點評
蕭劍勇:寫在點評前的話
本社社課,大多數是由仰老和熊社出題並點評,每一季的作業點評,都是兩位先生詩學理論的無私展示,更是社友學習提高的機會。社課組織者考慮到仰老已登遐齡,熊社作述繁忙,希望能減輕他們的負擔,提出由向閑兄和我分別擔任今年三四季的社課的出題點評,本人不辭谫陋,欣然應命,以能為師友服務為榮。這期社課,想和當季季節緊密結合,所以只提出以嚴冬為意象,並不限定題目,給師友們的創作更大空間,從收到的作業來看,達到了預期目的。我一貫認為,詩詞創作是隨著社會發展進步而進步,永遠與人類的感情同步。如果詩人不保持與社會發展的有效溝通,識見上吐故納新,思想上永葆獨立,難免會人云亦云,雖然技法成熟,語言精緻,那也是另一種形式的老幹體了。社課題出了之後,氣候在唱反調,似乎沒有進入真正意義上的冬天,好在季節推遷並不以氣候乖戾而暫停,暖冬過後依然是滿眼繁花的春天。

江右詩社戊戌年第四期社課
蕭劍勇出題幷講評:爽秋逡巡難駐,嚴冬奄忽而至。歲月不居,騷人一例關心;時序如流,野客頻年過眼。本期社課,以嚴冬為意,或賦詠,或比興,題目自擬。詩限五七律,詞限小令,韻則自拈。
截稿日期: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
本期收到作品社內十四人十五篇,社外七人七篇

陳建福(東華)第一名

冬日遣懷
枯葉鋪山徑,早梅發一枝。
泉寒魚臥底,涯斷鳥生疑。
野語無人共,雲心有客思。
凝眸天地外,萬物任煙吹。
[青衫評]體物細微,慧心獨具。中二聯真疑賈閬仙之流亞。“萬物任煙吹”一句通達世情,灑脫物外。“早梅”盍不徑作“寒梅”,以免孤平之議。雖有小疵,不害大體,欲擬為第一名。

盧象賢(向閑)第二名
嚴冬
彤雲四面生威力,漫助玄冥把地包。
一片餘紅罥飄網,千峰新白壓危巢。
夜風刮夢天山外,曉日畱温帝闕郊。
我有春心藏在圃,要教蘭蕙不為茅。
[青衫評]全詩扣題極緊,次聯述景富於想象。尾聯逆用屈原“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句意,立意極高,季節推遷,本乎物理,嚴冬酷寒,實孕春意,詩人溫厚乃心,於此可見,得此一聯,全詩生輝。惜“把地包”三字略隨手。欲擬為第二名。

胡平貴(鄱湖漁歌)並列第二名
虞美人•嚴冬有寄    
擁冰坐雪溪山迥。耽此清宵永。一枝未醒一枝斜。江北江南何處寄梅花。  東風祇與伊人約。明月終能託。待歸幽谷水潺潺。好是一年欹醉白雲間。
[青衫評]《說文》有云:“詞,意內而言外也。”,詞體蘊藉,兼有寄托者意在言外耳。觀此詞過片二句似有得之。此詞上片情景交融,歇拍二句清麗姝妍,與題意扣合無跡,結拍二句蕭散遠塵,有出世之姿。全詞允稱合作。欲擬為并列第二名。

胡劍(抱月)第三名
嚴冬
水落江湖岸,霜飛寥廓天。
人猶愁晚歲,節自近新年。
庭柳臨窗瘦,盆梅傍戶姸。
誰憐居陋巷,學作蟄蟲眠。
[青衫評]人愁晚歲,節近新年,感慨有端。庭柳耐霜,故爾瘦勁,盆梅沖寒,意態鮮妍。陋巷何須人憐,正可袁安高臥。詩意清整老成,不漫作驚人語,卻自有倔強處。前四句讀來稍平頭,不為大害。欲擬為第三名。

劉紅霞(落紅無意)並列第三名
浪淘沙令•入冬風雨日有感
驀地氣如霜。草木皆黃。披離落影舞成狂。寥唳笛聲雲外起,風雨茫茫。   何以溯流光。夢裏情長。雪邊酬贈一枝香。行盡江湖終是客,空老詩囊。
[青衫評]綢繆味永。上片對景,至歇拍惆悵難言,逗起下片思人,涵泳不盡。惜與嚴冬之題意稍有不諧。欲擬為并列第三名。

社內
李金龍(雲海)
七一年嚴冬滅釘螺戰役
初作秦兵氣力單,戰旗凍卷奪雄關。
裸身四九肝虛火,厚繭頻添痂疊斑。
血吸瘟神翻草送,雁啣落月帶星還。
雪飛汗雨茅棚粥,十四鐘頭付等閑。
注:血吸蟲寄生釘螺,螺則藏鄱陽湖洲草中越冬。滅螺土法,於嚴冬以鐵鍬深溝挖土密覆之。公社乃組織大會戰。
[青衫評]一段詩史,白描見手段,句法句意亦頗為鍛煉。“四九”與“頻添”對仗似差半字。

梅崗(水擊三千)
嚴冬
朔風瑟瑟透塵扉,欲坼苔階裂素衣。
此際雲天空浩渺,經年蝸角逐幽微。
酒勻霜面何傷醉,心住他鄉久未歸。
幸有寒馨清澈骨,茫茫濁世故相依。
[青衫評]起聯扣題極緊,“雲天浩渺”與“蝸角幽微”相對,判若雲泥卻銖兩悉稱,由蝸角而轉回自身生發感慨從容不迫。尾聯清暢有致,可見風骨。惜頸聯對句微覺質實,“心住”若為“心駐”則更添羈旅之感。

李汝啟(江湖小李)
長夜漫漫天不曉,美人憔悴雨侵篷。
糊墻難藉東西錦,驚夢偏多左右風。
座炫肉圍聞妓樂,酒澆腸熱傾壺空。
故山毛芋煨方熟,坐待冰銷見日紅。
[青衫評]長夜風雨,美人憔悴,聞妓而中心實不樂,只索酒澆腸熱。想見家山毛芋之熟,而待紅日銷冰。全詩秩序井然,讀至尾聯竟有稼軒“眼前萬里江山”之感。“天不曉”、“左右風”恐有寓意在焉。“傾壺空”三平或是小疵。

趙承華(華仔)
冬夜
菊花已死梅未生,可憐殘夕此孤燈。
照見江山餘瘦骨,白雨織愁亂縱橫。

十一月二十九日
此日無冬意,高天挂艷陽。
射人金箭簇,鋤地綠陂荒。
何得思宮室,所謀唯稻粱。
南山徒蕪蔽,元亮久佯狂。
[青衫評]絕句氣格甚好,當不以格律縛之。五律逆筆而起,發抒感慨直截不隱,頷聯作意不明。且南山雖蕪蔽,元亮不可謂之佯狂也。

熊興旺(菜人)
冬日邊關(幷序)
鴨霸穆迪,熊抱朗普。謂扯虎皮,便堪人唬。推機兩臺,雜以營伍,洞郎山區,犯我疆土。死不撤兵,驁震天怒。師發高原,萬炮齊竪。赫赫神威,終退頑虜。不然今冬,路猶是堵。
一夜風聲谷口喧,曉來山上雪封門。
搜無米綫下湯鑊,祝有柴蔸添火盆。
聊起去冬人倒苦,回思今夏我霑恩。
強修邊路抵前哨,氣管阿三吞不吞。
[青衫評]詩詠時事,抓住強修邊路一點,不及其余瓜葛,亦是一法。只詞句稍涉俚俗,略違典雅莊重之旨。

黃去非(今是昨非齋)
嚴冬
流光如電逝,又是歲將零。
大野霜威重,長空雁陣驚。
堪憐人易老,翻覺夢難成。
待借東君力,春花照眼明。
[青衫評]起手平易,波瀾內蘊,繼之大野霜重,雁陣驚寒,見得冬令之嚴威。三聯折回,四聯復振,期以來年為結,此五律敦實作法,洵為斫輪作手。惟人易老、夢難成對仗稍過老實,新意不足。

李映斌(紅葉)

冬意
無以歡情極,寒城蜃氣遮。
清心當棄酒,消困獨憑茶。
百廢春還遠,千門日更斜。
流年何所得,滿紙累栖鴉。
[青衫評]寒城蜃氣,必所感於霾霧,致歡情無以,遂以棄酒清心,憑茶消困,更兼涂鴉滿紙,以慰流年。“百廢春還遠”一句足以照拂題面,“千門日更斜”更啟深慨。略可議處,頷聯茶酒兩事過近,不得出遠對邇之趣也。

周克夫(空山)

嚴冬
素懷愁積慘難歡,又入冬來話歲寒。
臥病羸牛恤芻反,塞槽肥馬任尸餐。
蓬門風猛千家哭,上國恩宏四海寛。
欲舞長巾驅朔氣,陵夷漸處倚欄杆。
[青衫評]詩極沉痛,所感者深。“羸牛”“肥馬”作比,直有“五陵年少,衣馬輕肥;南山老翁,心憂炭賤”之慨,至三聯世事烏可言說?“欲舞長巾驅朔氣”,方之工部“廣廈千萬”不遑多讓,惜乎結句氣力稍有不繼。

冷迎春(紫藤)
生查子•冬日寄望
盼目觸辭雲,行棹難歸浦。此念幾時休,心似冰川堵。  源凍寂無聲,試託飛鴻伍,寄意予咿呀,絨抱輕輕撫。
[青衫評]行棹歸浦之難,亦見冰川封堵之甚,源凍無聲,託飛鴻為伍,亦見素心難覓,嚴冬凜威,可見一斑。稍可慰者,咿呀絨抱尚能忘憂也。詞意曲折,詞境幽峭,衷心不得一吐為快,可為嘆息。

社外
北極狼獾
靑門飲用秦淮海韻•戊戌立冬
寒雨敲窗,凍雲遮夢,疏鐘斷句,牀邊蛩奏。夜霧寒波,漸寬吟袖,誰記薄衾涼透。檢點詩囊瘦,竟秋晚、江山殘繡。欲撚爐煙,終究意冷,閑了文獸。  此際應難翹首。惟枕畔靑絲,糾纏如舊。漫取鸞箋,輕拈紫管,一霎淚空詞瘦。點滴檐頭恨,料不能、滴穿魔咒。又冬來也,梅花莫伴,隋堤煙柳。
[青衫評]詞氣清嚴,情思深微,“點滴檐頭恨,料不能、滴穿魔咒”,語秒意新,非作手莫辦。上闋一瘦字似可避下闋瘦韻。

惜夢緣

浣溪沙•嚴冬
風急疏林亂撥弦,遠川樹色起蒼煙。愔愔雪意鎖江天。  過盡飛鴻傷歲暮,空餘病體倚闌干。盼春消息落梅邊。
[青衫評]雪意愔愔逗起歲暮傷懷,盼春能蘇病體,詞意悲切,婉轉低徊,幸能結拍挽住。上片疏林遠樹,層次似有糾纏。

綠野
嚴冬
北陸森嚴稟令時,漸成氣候仗能吹。
抗殭蚓不堪回首,受沍河先欲代誰。
荔挺凋風冬有耐,寒號昧旦夜何其。
翻愁鬢雪天山壓,塞罅燒藜苦唱詩。
[青衫評]使事綦嚴,字句融煉,間有不愜處。

白竹山
立冬
刈餘田寂寂,地氣乃成冬。
疏葉不藏鳥,寒風偏入松。
推遷由物理,隨順學商容。
高日倚清竹,悠悠聽遠鐘。
[青衫評]土氣蒸寒,一冬含孕育之德。葉不藏鳥,風偏入松,乃知隨順為達。結有不盡餘韻。

閑人
冬夜
稀星垂露重,冷月映窗虛。
木落寒栖鳥,燈昏野釣魚。
漸知陽景短,靜對歲華徂。
萬籟惟風響,擁衾臥讀書。
[青衫評]“木落寒栖鳥”,旨微意遠。萬籟俱寂,惟風成孤勇,天寒擁衾臥讀,似可與寒意一戰。

燚言子
冬日尋梅
輕歌雪霽後,取杖行郊岡。
回溪匿雁足,斷壑傳幽香。​
寒枝耐寂寞,冷玉消疏狂。
嶙峋石色畔,鐵骨精神長。
[青衫評]后三聯,字字皆為梅設。“斷壑傳幽香”,恰有佳人之致。

桓笛
嚴冬宵坐
雲天凛凛雁孤號,小醉江樓靜歲勞。
凍雨詎憐霜鬢重,寒風謾詡夜吟高。
幾番袖手覷春色,滿紙盟心欺紫毫。
徙倚塵煙成倦眼,一杯濁酒酹滔滔。
[青衫評]寒風難讓夜吟,盟心可欺紫毫,可見心性。袖手覷春,徙倚塵煙,當知高懷。如此嚴冬,只合付之濁酒淘淘。
发表于 2018-12-3 22: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衫、罗红辛苦!
发表于 2018-12-4 11: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点评。
发表于 2018-12-4 13: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8-12-11 17:06 编辑

谢青山点评!谢红霞收稿!拙诗颔联欠佳,第四句“祝”字在此作“祝愿”、“但愿”讲,带有自嘲或自我调侃之意,若解作“庆祝”、“庆贺”则俗了。第三句原作“干粮只剩花生粒”的,因一时没接上好的下联,故先用现颔联顶下岗,现改作:窖空白菜半蔸沒,袋瘪青稞無粒存。
发表于 2018-12-4 14: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青衫兄赐评

嚴冬
北陸森嚴稟令時,漸成氣候仗能吹。
抗殭蚓不堪回首,受沍河先欲代誰。
荔挺凋風冬有耐,寒號昧旦夜何其。
翻愁鬢雪天山壓,塞罅燒藜苦唱詩。

【注】
⑴《山海經 ·海外北經》:“鐘山之神,名曰燭陰。視為晝,暝為夜;吹為冬,呼為夏。”
⑵《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冬至初候,蚯蚓結……陽氣已動,回首上向,故屈曲而結。
⑶《莊子·齊物論》“至人神矣,大澤焚而不能熱,河漢沍而不能寒。”
⑷《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大雪三候,荔挺出。
发表于 2018-12-4 22:2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诸位佳作,谢谢青衫兄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5 01:38 , Processed in 0.01302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