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0|回复: 1

代發熊盛元江右風雅戊戌集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4 11: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熊盛元戊戌江右風雅吟稿
訪沱川理坑
漫吟江有沱,劫外待誰歌。歲久垣初圮,苔深字未磨。
詩從理源得,夢向竹隂挪。一筏沿溪下,遙山擁翠螺。
[注]《詩•召南•江有汜》“江有沱,之子歸,不我過。不我過,其嘯也歌。”朱子注曰:“沱,江之別者。歌,則得其處而樂矣。

赴靖安訪劉眘虛深柳讀書堂分韻得“隨”字 
招魂嗟地迥,嗣響屬天隨。殘夢三唐邈,幽雲萬嶺垂。
一從花落後,便是柳衰時。淚浥無乾土,荒苔掩斷碑。
[注]韓冬郎《春盡》有“人閒易得芳時恨,地迥難招自古魂”之句。晚唐陸龜蒙號天隨子,其詩頗得劉全乙風神。

灣里雲堂寺蠟梅初綻,次逋仙《梅花》韻
林杪同雲欲雪時,漫沿苔徑好尋詩。驗渠方外無雙譜,憐此春前第一枝。
疎影臨溪何嫵媚,淡香于我總偏私。披襟笑倚幽篁側,佇待回陽暖律吹。
[附]林和靖《梅花》:“吟懷長恨負芳時,為見梅花輒入詩。雪後園林纔半樹,水邊籬落忽橫枝。人憐紅艷多應俗,天與清香似有私。堪笑胡雛亦風味,解將聲調角中吹。”方虛谷《瀛奎律髓》卷二十批曰:“山谷謂水邊籬落忽橫枝此一聯,勝疎影、暗香一聯,歐公疑未然。蓋山谷專論格,歐公專論意味精神耳。”紀曉嵐批曰:“此論平允,然終當以山谷為然。”

與江右諸子遊梅嶺,嵐煙縹緲,雪意淒其,水淙淙而雲靄靄,風瑟瑟而雨霏霏。忽憶坡翁“江雲欲落豆稭灰”妙句,戲成一律,以遣幽懷
遲遲芳信莫相摧,恍覺春從谷底回。千樹香籠苔榦蕋,一天雲抹豆稭灰。
欲橫蘆管翻新曲,同釀詩情注舊醅。謁罷禪堂心入定,階前隕葉已成堆。
[附]東坡《岐亭道上見梅花戲贈季常》:“蕙死蘭枯菊亦摧,返魂香入隴頭梅。數枝殘綠風吹盡,一點芳心雀啅開。野店初嘗竹葉酒,江雲欲落豆稭灰。行當更向釵頭見,病起烏雲正作堆。”

丁酉歲闌謁百丈山
野狐千載尚追隨,後果前因昧者誰。未許山中存陋習,從教天下有清規。
返魂香墜空潭冷,耽夢人添濁世悲。寥落身心無所住,一庭花影自葳蕤。

奉新蘿蔔潭漫興
九霄飛瀑懸千尺,孤壑深潭聚八仙。石罅長聞雷隱隱,雲根驀見草芊芊。
從教曠古芳春駐,敢乞微生慧命延。幽峭危亭容小立,夕陽紅到翠嵐邊。

戊戌新正感賦 
維新夢斷霧彌天,屈指何堪百廿年。酒釀屠蘇供我醉,枝橫籬落為誰妍。
康梁淚盡濤聲裡,歐美風生日影邊。見説扁舟藏大壑,幾時消受五湖煙。
[注]林和靖《梅花》詩云:“雪後園林纔半樹,水邊籬落忽橫枝。”

戊戌上元古稀初度同人置酒為壽賦此以答雅意
通衢懶看上元燈,匹似空山不語僧。酒瀹腸枯甘亦澀,霜催歲老減耶增。
傷時自分常逾矩,挽夢誰從共引繩。七十年間真一瞬,箋天斫地總無憑。
[注]范石湖《丙午新正書懷》:“人情舊雨非今雨,老境增年是減年。”

戊戌二月既望,節近清明,赴瀛上祭掃,慨然成此
年年淚滴此荒丘,怪道墳前草木柔。綠蘚誰教填劫罅,黃鸝莫漫囀枝頭。
難知死限聊中隱,自卜生涯汔小休。薦取蓬壺花一束,夢邊銷卻古今愁。

戊戌清明後二日承靈曜相邀赴成新農場展謁蔡公樂中之墓
德高偏以卷施名,一祭荒墳百感縈。幽草拔心寧遽死,淡香彌野恍重生。
槐邊蟻戰憂邦瘁,夢裏潮掀與岸平。回首江天鷗影沒,遠山眉蹙待新晴。
[注]蔡樂中先生,諱起興,自號卷施老人。《爾雅•釋草》:“卷施草,拔心不死。”郭璞注曰:“宿莽也。”屈子《離騷》:“朝搴阰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郭景純《卷施贊》:“卷施之草,拔心不死。屈平嘉之,諷詠以比。”《詩•大雅•瞻卬》:“人之云亡,邦國殄瘁。”

戊戌中秋前一日江干賞月 
清秋佇倚贛江濱,萬頃波搖月一輪。夜合花開香沁骨,瑞頤樓聳夢無垠。
雲端恍見孀娥下,劫罅難期玉兔親。重理疏狂爭奈老,漫憑燈影鑒吾真。
[注]瑞頤大酒店高達五十六層,華燈熠耀,滕王閣側立其旁,頓覺黯淡無光,有雲泥之別。八一橋頭有合歡樹一株,本初夏開花,今已秋分,花猶怒放,頗怪異也。

秋杪與海龍夫婦、靈曜、風馬驢謁文公山
掬取寒泉滌古哀,荒墳翠掩劫邊苔。經霜樹老人皆仰,隔嶺雲深鳥亦猜。
一徑通幽怡眼倦,群書貯腹貴心裁。方塘影蘸秋山碧,汩汩源頭活水來。
[注]山上有朱子先妣墓,其側乃“寒泉精舍”,蓋用《詩邶風凱風》“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勞苦”之義。

與疏影偕往三峽博物舘參觀“南張北溥”畫展
大千實北派,心畬乃南宗。南張北溥非篤論,匹似仙源總被霧霾封。一如浩蕩黃河浪挾泥沙以混混,一若清泠幽澗影搖水月而淙淙。迷者自迷惟戀千年桂,悟者自悟長敲五夜鐘。張氏氣豪如猛虎,王孫心靜若潛龍。參到無言處,駐足意從容。陡覺此身非我有,眼前矗立妙高峯。我非丹青手,於畫本迷矇。梅子精此道,每出一言輒為震聵聾。驀見疏疏橫斜影,水邊籬落暗香濃。
[注]蘇東坡《王維吳道子畫》詩云:“吳生雖妙絕,猶以畫工論。摩詰得之以象外,有如仙翹謝籠樊。吾觀二子皆神俊,又于維也歛祍無間言。”似可移作張溥二家之定評也。

法曲獻仙音•丁酉歲不盡三日遊滬上龍華寺
危塔摩空,亂雲籠竹,嫩綠苔枝香淡。醉拂塵襟,倦凴霞閣,槐隂夢魂長歛。對舊影淒迷處,啼痕恐難掩。   倚朱檻。望平林、翠禽聲外,誰伴我、收取摽梅萬點。迤邐入煙深,裹重衣、還被風颭。漫嚼寒花,斷冰流、螺唄魚梵。待滄桑劫定,更理榻邊書劍。

南鄉子•戊戌新春,節逢雨水。復庵兄惠賜瑤華,頗慰岑寂,因次韻奉和
雅韻自洸洋。雲遏春申翰墨場。反顧高丘梅影亂,蒼涼。但覺清馨細細長。  負手對東皇。濟海舟橫野渡旁。一片幽懷誰與訴,風颺。吹盡蕭疏鬢底霜。

八聲甘州•合川訪釣魚城
任荒苔翠掩劫邊痕,來尋釣魚城。對參天雲樹,摩崖石刻,幾度魂驚。逼眼飛紅萬點,疑是血花凝。怕到山深處,鵑泣聲聲。   佇倚當年殘壘,念冉家兄弟,一綫孤撐。歎臨安王室,歌舞醉昇平。料蒙哥、殞身應悔,縱皂雕、也自落寒汀。漁歌起,送斜陽下,淚為誰零。
[注]摩崖石刻中有郭鼎堂壬午(1942年)二月所書一律,遠勝其建國後之詩。詩云:“魄奪蒙哥尚有城,危厓拔地水回縈。冉家兄弟承璘玠,蜀郡山河壯甲兵。卅載孤撐天一綫,千秋共仰宋三卿。貳臣妖婦同祠廟,遺恨分明未可平。”

洞仙歌•與煊公、海龍、躍明、靈曜同遊婺源飛鳯峽
魂歸太古,對蒼崖幽澗。袂底塵埃一時浣。甚林禽、喚起童夢悠悠,空自繞、當日無懷舊舘。   醉中凝望久,飛瀑驚湍,都向嶔崎石間濺。小憩半山亭,又恐初心,被天風、驀然吹斷。問翠巘仙娥肯重來,便薦酒焚香,結鄰溪畔。

蝶戀花•自題《中調並不難》
酒畔憑誰歌近引。蘭徑楓江,廻蕩風騷韻。幽約情懷猜未準。綠箋紅惹香腮粉。
認取吟邊鴻爪印。終古垂楊,只恁牽孤憤。夢已淒迷休再問。湘妃竹下抽新筍。

垂楊•題華雅齋藏閨秀書畫集《鉛華黛色》
蛾眉淡掃。甚黛痕暗蹙,一窗昏曉。漫拈彤管舒幽抱。零箋殘墨和天老。問今古、劫塵多少。素心人、花外鋪茵,怕霰雰霜飽。  中夜摩挲賸稿。任紅惹相思,綠添煩惱。悵絕鉛華,遠書歸夢雲深窈。才清命嗇休自悼。只獨撫、焦桐雅調。對遙山、髻擁煙螺,春正好。
[注]義山有“總把春山掃眉黛,不知供得幾多愁”及“遠書歸夢兩悠悠”之句。定盫詩云“紅是相思綠是愁”。

水龍吟·戊戌高秋,與海龍夫婦、興祥、靈曜同訪翀山
綠蘿幽磴盤空,颯然風自林梢起。登高四望,騁懷孤嘯,懶雲窩裡。岫口凴虛,崖巔擲杖,醉呼山鬼。任苔深夢淺,霜紅澗碧,依前灑,傷時淚。 梵唄聲廻天際。漫拈花、淡香盈袂。仙姝髻聳,觀音掌合,妙蓮紛綴。忍覷塵寰,槐根藕穴,亂爭群蟻。對千峰落照,蒼茫反顧,正嵐煙翠。
发表于 2018-11-19 11: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5 01:35 , Processed in 0.01403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