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95|回复: 21

代發江右風雅戊戌集徵稿啓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0 10: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江湖小李電腦出故障現代發江右風雅戊戌集徵稿啓事
一、社員自投1至20首新作,請自己轉為繁體字(正體)。
二、推薦社外作品每人限3首之內,字體同上。
三、截稿时间公歷十二月二十一日,農歷十一月十五(冬至前一天)。
发表于 2018-11-14 12: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红无意 于 2018-11-14 12:11 编辑

熊盛元戊戌江右風雅吟稿
訪沱川理坑
漫吟江有沱,劫外待誰歌。歲久垣初圮,苔深字未磨。
詩從理源得,夢向竹隂挪。一筏沿溪下,遙山擁翠螺。
[注]《詩•召南•江有汜》“江有沱,之子歸,不我過。不我過,其嘯也歌。”朱子注曰:“沱,江之別者。歌,則得其處而樂矣。

赴靖安訪劉眘虛深柳讀書堂分韻得“隨”字
招魂嗟地迥,嗣響屬天隨。殘夢三唐邈,幽雲萬嶺垂。
一從花落後,便是柳衰時。淚浥無乾土,荒苔掩斷碑。
[注]韓冬郎《春盡》有“人閒易得芳時恨,地迥難招自古魂”之句。晚唐陸龜蒙號天隨子,其詩頗得劉全乙風神。

灣里雲堂寺蠟梅初綻,次逋仙《梅花》韻
林杪同雲欲雪時,漫沿苔徑好尋詩。驗渠方外無雙譜,憐此春前第一枝。
疎影臨溪何嫵媚,淡香于我總偏私。披襟笑倚幽篁側,佇待回陽暖律吹。
[附]林和靖《梅花》:“吟懷長恨負芳時,為見梅花輒入詩。雪後園林纔半樹,水邊籬落忽橫枝。人憐紅艷多應俗,天與清香似有私。堪笑胡雛亦風味,解將聲調角中吹。”方虛谷《瀛奎律髓》卷二十批曰:“山谷謂水邊籬落忽橫枝此一聯,勝疎影、暗香一聯,歐公疑未然。蓋山谷專論格,歐公專論意味精神耳。”紀曉嵐批曰:“此論平允,然終當以山谷為然。”

與江右諸子遊梅嶺,嵐煙縹緲,雪意淒其,水淙淙而雲靄靄,風瑟瑟而雨霏霏。忽憶坡翁“江雲欲落豆稭灰”妙句,戲成一律,以遣幽懷
遲遲芳信莫相摧,恍覺春從谷底回。千樹香籠苔榦蕋,一天雲抹豆稭灰。
欲橫蘆管翻新曲,同釀詩情注舊醅。謁罷禪堂心入定,階前隕葉已成堆。
[附]東坡《岐亭道上見梅花戲贈季常》:“蕙死蘭枯菊亦摧,返魂香入隴頭梅。數枝殘綠風吹盡,一點芳心雀啅開。野店初嘗竹葉酒,江雲欲落豆稭灰。行當更向釵頭見,病起烏雲正作堆。”

丁酉歲闌謁百丈山
野狐千載尚追隨,後果前因昧者誰。未許山中存陋習,從教天下有清規。
返魂香墜空潭冷,耽夢人添濁世悲。寥落身心無所住,一庭花影自葳蕤。

奉新蘿蔔潭漫興
九霄飛瀑懸千尺,孤壑深潭聚八仙。石罅長聞雷隱隱,雲根驀見草芊芊。
從教曠古芳春駐,敢乞微生慧命延。幽峭危亭容小立,夕陽紅到翠嵐邊。

戊戌新正感賦
維新夢斷霧彌天,屈指何堪百廿年。酒釀屠蘇供我醉,枝橫籬落為誰妍。
康梁淚盡濤聲裡,歐美風生日影邊。見説扁舟藏大壑,幾時消受五湖煙。
[注]林和靖《梅花》詩云:“雪後園林纔半樹,水邊籬落忽橫枝。”

戊戌上元古稀初度同人置酒為壽賦此以答雅意
通衢懶看上元燈,匹似空山不語僧。酒瀹腸枯甘亦澀,霜催歲老減耶增。
傷時自分常逾矩,挽夢誰從共引繩。七十年間真一瞬,箋天斫地總無憑。
[注]范石湖《丙午新正書懷》:“人情舊雨非今雨,老境增年是減年。”

戊戌二月既望,節近清明,赴瀛上祭掃,慨然成此
年年淚滴此荒丘,怪道墳前草木柔。綠蘚誰教填劫罅,黃鸝莫漫囀枝頭。
難知死限聊中隱,自卜生涯汔小休。薦取蓬壺花一束,夢邊銷卻古今愁。

戊戌清明後二日承靈曜相邀赴成新農場展謁蔡公樂中之墓
德高偏以卷施名,一祭荒墳百感縈。幽草拔心寧遽死,淡香彌野恍重生。
槐邊蟻戰憂邦瘁,夢裏潮掀與岸平。回首江天鷗影沒,遠山眉蹙待新晴。
[注]蔡樂中先生,諱起興,自號卷施老人。《爾雅•釋草》:“卷施草,拔心不死。”郭璞注曰:“宿莽也。”屈子《離騷》:“朝搴阰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郭景純《卷施贊》:“卷施之草,拔心不死。屈平嘉之,諷詠以比。”《詩•大雅•瞻卬》:“人之云亡,邦國殄瘁。”

戊戌中秋前一日江干賞月
清秋佇倚贛江濱,萬頃波搖月一輪。夜合花開香沁骨,瑞頤樓聳夢無垠。
雲端恍見孀娥下,劫罅難期玉兔親。重理疏狂爭奈老,漫憑燈影鑒吾真。
[注]瑞頤大酒店高達五十六層,華燈熠耀,滕王閣側立其旁,頓覺黯淡無光,有雲泥之別。八一橋頭有合歡樹一株,本初夏開花,今已秋分,花猶怒放,頗怪異也。

秋杪與海龍夫婦、靈曜、風馬驢謁文公山
掬取寒泉滌古哀,荒墳翠掩劫邊苔。經霜樹老人皆仰,隔嶺雲深鳥亦猜。
一徑通幽怡眼倦,群書貯腹貴心裁。方塘影蘸秋山碧,汩汩源頭活水來。
[注]山上有朱子先妣墓,其側乃“寒泉精舍”,蓋用《詩邶風凱風》“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勞苦”之義。

與疏影偕往三峽博物舘參觀“南張北溥”畫展
大千實北派,心畬乃南宗。南張北溥非篤論,匹似仙源總被霧霾封。一如浩蕩黃河浪挾泥沙以混混,一若清泠幽澗影搖水月而淙淙。迷者自迷惟戀千年桂,悟者自悟長敲五夜鐘。張氏氣豪如猛虎,王孫心靜若潛龍。參到無言處,駐足意從容。陡覺此身非我有,眼前矗立妙高峯。我非丹青手,於畫本迷矇。梅子精此道,每出一言輒為震聵聾。驀見疏疏橫斜影,水邊籬落暗香濃。
[注]蘇東坡《王維吳道子畫》詩云:“吳生雖妙絕,猶以畫工論。摩詰得之以象外,有如仙翹謝籠樊。吾觀二子皆神俊,又于維也歛祍無間言。”似可移作張溥二家之定評也。

法曲獻仙音•丁酉歲不盡三日遊滬上龍華寺
危塔摩空,亂雲籠竹,嫩綠苔枝香淡。醉拂塵襟,倦凴霞閣,槐隂夢魂長歛。對舊影淒迷處,啼痕恐難掩。   倚朱檻。望平林、翠禽聲外,誰伴我、收取摽梅萬點。迤邐入煙深,裹重衣、還被風颭。漫嚼寒花,斷冰流、螺唄魚梵。待滄桑劫定,更理榻邊書劍。

南鄉子•戊戌新春,節逢雨水。復庵兄惠賜瑤華,頗慰岑寂,因次韻奉和
雅韻自洸洋。雲遏春申翰墨場。反顧高丘梅影亂,蒼涼。但覺清馨細細長。  負手對東皇。濟海舟橫野渡旁。一片幽懷誰與訴,風颺。吹盡蕭疏鬢底霜。

八聲甘州•合川訪釣魚城
任荒苔翠掩劫邊痕,來尋釣魚城。對參天雲樹,摩崖石刻,幾度魂驚。逼眼飛紅萬點,疑是血花凝。怕到山深處,鵑泣聲聲。   佇倚當年殘壘,念冉家兄弟,一綫孤撐。歎臨安王室,歌舞醉昇平。料蒙哥、殞身應悔,縱皂雕、也自落寒汀。漁歌起,送斜陽下,淚為誰零。
[注]摩崖石刻中有郭鼎堂壬午(1942年)二月所書一律,遠勝其建國後之詩。詩云:“魄奪蒙哥尚有城,危厓拔地水回縈。冉家兄弟承璘玠,蜀郡山河壯甲兵。卅載孤撐天一綫,千秋共仰宋三卿。貳臣妖婦同祠廟,遺恨分明未可平。”

洞仙歌•與煊公、海龍、躍明、靈曜同遊婺源飛鳯峽
魂歸太古,對蒼崖幽澗。袂底塵埃一時浣。甚林禽、喚起童夢悠悠,空自繞、當日無懷舊舘。   醉中凝望久,飛瀑驚湍,都向嶔崎石間濺。小憩半山亭,又恐初心,被天風、驀然吹斷。問翠巘仙娥肯重來,便薦酒焚香,結鄰溪畔。

蝶戀花•自題《中調並不難》
酒畔憑誰歌近引。蘭徑楓江,廻蕩風騷韻。幽約情懷猜未準。綠箋紅惹香腮粉。
認取吟邊鴻爪印。終古垂楊,只恁牽孤憤。夢已淒迷休再問。湘妃竹下抽新筍。

垂楊•題華雅齋藏閨秀書畫集《鉛華黛色》
蛾眉淡掃。甚黛痕暗蹙,一窗昏曉。漫拈彤管舒幽抱。零箋殘墨和天老。問今古、劫塵多少。素心人、花外鋪茵,怕霰雰霜飽。  中夜摩挲賸稿。任紅惹相思,綠添煩惱。悵絕鉛華,遠書歸夢雲深窈。才清命嗇休自悼。只獨撫、焦桐雅調。對遙山、髻擁煙螺,春正好。
[注]義山有“總把春山掃眉黛,不知供得幾多愁”及“遠書歸夢兩悠悠”之句。定盫詩云“紅是相思綠是愁”。

水龍吟·戊戌高秋,與海龍夫婦、興祥、靈曜同訪翀山
綠蘿幽磴盤空,颯然風自林梢起。登高四望,騁懷孤嘯,懶雲窩裡。岫口凴虛,崖巔擲杖,醉呼山鬼。任苔深夢淺,霜紅澗碧,依前灑,傷時淚。 梵唄聲廻天際。漫拈花、淡香盈袂。仙姝髻聳,觀音掌合,妙蓮紛綴。忍覷塵寰,槐根藕穴,亂爭群蟻。對千峰落照,蒼茫反顧,正嵐煙翠。


劉紅霞戊戌江右風雅吟稿

記夢兼賤辰遣懷
縈夢在湘山,冰輪皎而澈。空花隨雪銷,一子凌寒結。
問道道何如?清心心即涅。忽聞雲侶歌,歸去長歡悅。

戊戌仲春與梅雲先生至姚老府上陽臺小坐有記
閒坐一杯茶,傾談芻與菽。春陰擁小窗,蘭氣清幽築。
已隔外塵囂,漸多先古樸。晴光雲鬢斜,襟上煙霞足。
〔注〕姚老(品文)乃梅雲先生之師,其陽臺有蘭花含苞欲放,女貞枝繁葉茂,師生就一杯綠茶相談甚歡,溫馨如畫,我在一旁傾聽,濯沐儒風,忍不住悄悄拍照留存。

袁州小聚分韵得“帘”字
人书两式瞻,相待素心恬。晤语修眉豁,抿杯嘉气潜。
酒香犹未尽,诗味已深拈。一室薰风起,虚窗绿扑帘。
——立夏后一日因公务到袁州,午餐时抽空看望仰老并转交江右诗社蕲春年会上一书家为仰老所题斋号,恰逢高安一行师友拜谒仰老,小聚片时不亦乐乎,遂以放翁句“槐柳阴初密,帘栊暑尚微”分韵。

戊戌清明祭掃
柏樹松陰覆滿塋,愁鵑啼破落花聲。日銷塵色荒煙淡,風抹檀痕碑面平。
三徑蒼苔應識我,一抔黃菊早知情。從今莫嘆清明事,且就閒光漫舉觥。

戊戌清明農場謁先師樂中老人
清明雨後格猶奇,遍野靈風涵碧滋。一片雲霞紅欲落,四圍煙樹綠紛垂。
青芻以奠心如素,鶴夢適歸魂不悲。感羨先生無病骨,鷗兄鷺弟久相隨。
[注1]樂中老人即湖州蔡樂中先生,名起興,自號卷施老人。早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國學專修院,建國後以歷史問題發配江西,花甲之年始得昭雪,調江西成新中學任教。1991年春謝世,享年72歲。
[注2]四年前蒙江西詩詞學會、文聯協會、雜文學會及鄭伯權先生、眾師友們協力給老人重新修葺墓地,今再來已是草木森森,與梅雲、閑雲野鶴、萬鳴皋一起剷除墓地周邊雜草,吟詩以祭。

戊戌杪秋謁文公山
霜到秋山雲漸沉,高情惟向古林深。苔痕積悴驚蟲語,驛道通幽掩足音。
千載巨杉擎日直,一階空影帶風吟。碑前忍掬傷時淚,遙想清渠朱子心。
[注]杪秋與梅雲相約到婺源賞楓紅,然時節未熟,楓樹半紅,海龍兄另行安排訪翀山謁文公山。訪翀山隨行有海龍兄夫婦與興祥師傅,翀山怪石嶙峋,有如水火鍛造之跡。山道逼仄,多有奇特景緻。次日謁文公山是海龍兄夫婦和遠存兄同行,驛道通幽,巨杉高聳,中有朱子祖墓,頗具隱逸之境。

戊戌重陽前一日南昌詩詞學會翠林大廈雅會
年年重九日,多向酒邊吟。今歲逢重九,高樓聳翠林。菊香輕且邈,霜色密而深。佇聽江波起,暫忘塵慮侵。聊將懷古意,漫付望中尋。玉宇憑誰問,千秋一夙心。

遊羊獅慕霞想
一笛橫三方佳客會宜春,心天未洗已無塵。一乘開遠山仙闕隱雲霧,驅馳欣往羊獅慕。登頂襟懷豁地空,到眼山光披紈素。風搖日影珠玉響,雪點碧苔白花開。都道詩人多逸韻,原來山物本清才。竹何勁,凋未殘。蘭何雅,淡居寒。雲從深壑出,騰香潤色撲衣冠。漸覺吾似離塵久,縱情馭鶴見子喬。瓊林瑤樹珊珊舞,霞片晴絲故故飄。把盞銜露深一呷,醉談華夏興亡劫。覆雨翻雲何所成,龍池漸枯劍收匣。春草夢,愿不醒。但使老歸白雲意,漫遣閑情到杳冥。

丁酉冬月海龍兄贈陶養四年之石菖蒲賦詩一首以謝
君共山野親,自知山野樂。春憐一樹梅,夏倚鳴泉酌。秋葉如蝶飛,冬風嘯雲鶴。物物皆有情,石上菖蒲生。采秀何所欲,移室添雅清。忽忽四載餘,貽贈香滿裾。受之心惶愧,舉樽未敢虛。醉來思屈子,孤懷誰與契。嘆吾空裡忙,何如壺中世。從玆夢瀟湘,朝夕偕幽蕙。

行香子•立春日與友人品千年野生白芽苞
春立於冬,醉在於茶,況千年野白苞芽。湯清似水,香淨如葩。只二三子,時半晌,起煙霞。 回看舊夢,閒談風月,縱蹉跎有恨誰嗟?流光日去,瀛海雲遮。任暮天寒,歸雁北,夕陽斜。

生查子•丁酉除夕 
方辭風雨雞,即夢桃源犬。為客掃門庭,對飲茶煙輭。 年來何所歡,月上枝頭綻。一曲裊晴絲,憑賴春波翦。

法曲獻仙音•戊戌上元寄意
明月團欒,暗香飄拂,素約春天同醉。倚竹而歌,應絃而酌,前生後生緣起。便對飲低眉處,流光靜而美。  所期矣。念當時、畫橋相遇,方寸许、凝待暈紅照水。芷草薄生煙,漸紛然、雲蔚霞綺。是日如如,趁東風、傾祝祥瑞。記真香一瓣,柱下石題心字。

長生樂•品査兄“五色心情”繫列酒
五色心情趁酒狂,隨步到雲鄉。百花供眼,百果潤衷腸。照影瑤池青嶂,搖曳霓裳。栖遊野客,和月清吟舊詩章。 三千字眼,一縷瓊香,依稀對酌劉郎。休與問、地老又天荒。醉看鸞鶴相舞,春草夢何長。

喝火令•海龍兄寄來兩款自製綠茶野者味厚雅者韻足皆上品也
萃取山間露,香來夢上春。水煙輕裊浣閒塵。遙想翠雲松畔,深坐野林人。 獨對陰陰樹,幽禽處處聞,暗疑陽羨是前身。煮茗風生,煮茗月華新,煮茗素琴三弄,覺似到仙門。

歸去來•戊戌仲夏夜聽朱江先生撫琴分韻得我字
詩侶山前深坐,溪水潺湲過。風濕衣襟禪關破。開天籟、遠燈火。  千古瑤音和,惟聽得、夜珠紛墮。繁星素凈香花妥。弦空處、已忘我。

金盞子令•戊戌中秋前夜江干賞月
秋風弄影,波心一月蕩成圓。滕王閣殿,盡霓燈幻彩,迢遞雲煙。 生香夜合,提耳詩句,醉了嬋娟。料夜來、清涼好夢,鶴與高眠。
[注]是夜與梅雲先生在八一橋上賞月,遙望滕王閣,雖霓燈幻彩,然比之周圍林立高樓,心下惟馀一嘆。又橋頭一樹合歡開得絢爛,讓人不由迷惑難道季節也不分明了?

一叢花•題華雅齋藏閨秀書畫集《鉛華黛色》
三千心事倩誰憐。提筆寄雲箋。青紅染處無朝暮,任窗外、雁逐鳴弦。蒼海錦川,鉛華黛色,凝墨淡如煙。  丹青揮就自安禪。歸結畫中緣。閒看紙上風花落,但留得、如洗瑤天。猿鶴怨空,椒蘭韻永,宜適不知年。
 
鳳歸雲·戊戌杪秋訪婺源翀山
趁秋深,拟寻遠境入翀山。石径卧苔,如篆九成弯。巖穴聞簫,巖上溅墨,樹影潑衣斑。待到霭空過雁,岚光愁暮,漫憑胸臆翻瀾。 高臺邀月,古洞藏雲,天心未卜,人欲難持,一片淒涼意、竟無言。煙抹斜陽,葉墮荒土,風笛漸生寒。幸有酒邊詩興,月前梅約,鳳歸雲矣銷閒。

发表于 2018-11-15 09: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金龍(雲海)戊戌江右风雅投稿
五美吟
一 西施
苎蘿村裡女兒家,顧影酥沉照若耶。
嘆惜陶朱仍范蠡,五湖犹憶浣溪沙?
二 昭君
自從不拜李將軍,絶塞音書雁過頻。
上國無人能御敵,琵琶獨抱訴和親。
三 貂蟬
劍影刀光火燭天,英雄漫數數貂蟬。
司徒月下托紅粉,又坐許都三十年。
四 武则天
獨見神龍讓鳯凰,冶容乍展媚君王。
牡丹雖自存風骨,荷澤貞心比洛陽。
五 楊玉環
九五其如素練何,六軍不發馬嵬坡。
可憐七七長生殿,玉出華清水出荷。

釋卷二首   時主編幽蘭鎮志

釋卷嵐湖畔,斜陽獨倚秋。霞滄邀翠影,鷺羽啄青牛。
迓櫂徐徐誤,分飛翼翼修。雲樹了無益,得似漱清流?

釋卷峴山寺,羊公獨揣摩。禪心通佛理,世法普恩波。
天下山原少,一何僧占多。與誰言在出,月樹影婆娑。

澄碧湖踏青三首

碧柳絲絲畫舫流,澄湖且作鳯池镇。岸花春暖風先夏,曲島冬深景逼秋。
歌伴鸝聲鳴近遠,酒斟波影意綢繆。詩魂劍氣寒天地,拂袖欣吾早退休。

一宵好雨潤芳菲,朝旭金霞鍍翠微。曲澗層林浮璧影,蟠桃修竹浴雲衣。
耕歌南亩牛知韻,花舞東風鳥識機。心镜清明春可踏,天真席地卧斜晖。

霞紅水碧步隨緣,波鏡光涵人月圓。柳絲有意身前撲,霜鬓多情葉底穿。
九衢雲馥青鸞噦,萬竹風清白鶴旋。携酒芳裀迷醉影,更於何處覓仙源?

萬家嶺吊抗日戰場二首

東望扶桑血沸澜,萬家嶺月照霜寒。已瀕滅種終存绝,反省盤沙竟怯蠻。
飛將明君生死易,弱和强戰古今難。長城若欲心間壘,堯舜人人杜侮端。

南海何堪日日澜,澜生領海倍生寒。幽靈竟欲乘僵起,毅魄寧憑再野蠻。
卧榻隨機鼾伺側,强鄯尋釁本無難。真將平等存公義,萬國同操幸福端。

暗香•咏梅依白石格
雪中月色,更玉花照影,臨風吹笛。夢每約君,小徑低吟二三折。梅嶺梅園勝景,環榭閣、前賢留筆。靜對酌,廣袖嫦娥,翩舞薦瑶席。      鄉國、望寂寂。念萬里七弦,怨抑空積。自今枉泣。狼漠龍沙有誰憶。青冢千秋两吊,天地接、心湖澄碧。正滚滚、來襲我,可曾怕得?

八声甘州•生日
憶兒時翠羽巧巢雲,啄花點晴波。看魚翻冰镜,燕抛玉剪,鶯擲金梭。一路鸞笙鳳管,宛轉律難科。誰似翩躚柳,勾引嫦娥?      忽醒瑶池仙館,但務農打鐵,名勝空過。誤江山風物,賤降酒無歌。早曾生詩仙詩聖,興趣來、奇思落天河。堪怪否,有林泉處,盡誦彌陀?

八聲甘州•廣豐白花巖魔福寺用耆卿韻
是誰將劍刄指青天,杰雄幾經秋?道鰲身翻海,龍頭聳岳,遥峙仙樓。正值光風霽雨,惘惘刹時休。千嶺嘶風馬,潮湧奔流。      不想人間奇險,竟寺成廣福,我佛緣收。幸詩朋蹤蹟,相聚且勾留。把醇醪規模江右,嘆馬當、慳送一扁舟。巾袖老,使書生淚,依舊凝愁。

砸鍋賣鐵行
吴師諱琴明,章祠五年級。文章傳一經,砥礪廣學識。羣兒六百字,汝豈满及格?着意在硃批,磋切且啓迪。用字每圈點,造語細分析。繪描角度殊,例句二三式。段落明重輕,布局預籌策。满本紅斑斓,原文竟難覓。綜評尤精心,洋洋博征摘。費紙倍同儕,央母母戚戚。五分固難措,日工八分值。下節又作文,對飯哀哀泣。收工父歸來,乍聞亦附斥。是否撕作標,驗頁開霽色。轉頭謂阿母,此兒學專一。有幸遇明師,無愧知所責。艱難啄温飽,頭角占出息。砸鍋縱賣鐵,吾兒學莫失。

另二首
江右诗社戊戌蕲春年會迎賓詩和皎月
澄碧湖邊赣水隈,梅笺瀉玉雁銜來。大江故壘千帆畫,峻嶺仙芝一杖開。
本草不知華表鶴,君王獨愛紫霞杯。中原北望低吴楚,莫把詩臺作鳯臺。

藥聖李時珍五百周年誕辰遥祭
峴首峴山双不孤,嵐湖矯首望瀕湖。瀕湖樹典醫家拜,峴首旌碑相業模。
相業方清朝暮跑,醫家不用禮程鋪。良醫良相心頭閣,夢繞鄿春繫玉壶。
发表于 2018-11-19 22: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今是昨非斋 于 2018-11-19 22:32 编辑

浪淘沙 • 代孔明題赤壁
        走馬出南陽。志在扶匡。中原形勢細思量。荊益若能歸統領。虎躍龍驤。        赤壁作沙場。一炬封江。東聯北拒豈空忙。天下三分從此始。不負劉郎。

敬和皎月兄江右詩社戊戌蘄春年會迎客詩卽用元韻
東風吹綠滿江隈,嘉會如期看又來。
韻友聯翩三楚接,春花爛漫一朝開。
岂無雅事增遊興,自有閒情到酒杯。
詞客流連應俯首,巍巍藥聖峙崇臺。

戊戌新春雜感八首
玉犬迎春取次來,红梅照眼已紛開。
東君自是多情客,不解江南庾信哀。

可憐虚度五十年,人海誰知路總偏。
一種淒然惆悵意,忍教孤負半生緣。

中年心事向誰陳,造物殷勤恰送春。
何處桃源風景好,安然自作葛天民。

塵海瀾翻固已多,我生困頓更如何?
他年缘會終難定,且效劉伶發浩歌。

遠慮難消況近憂,百年都是許多愁。
人生恰似蜘蛛網,交錯牽連不自由。

太上忘情人有情,牽心最是鹭鷗盟。
輪迴劫海知无盡,豈料煢煢獨自行。

風蕭蕭更雨瀟瀟,卧聽真難百感消。
風雨無情人易老,誰憐憔悴沈郎腰。

我是高陽舊酒徒,半生行跡總模糊。
從玆酩酊歸沉醉,懶向春風聽鷓鴣。

戊戌仲春同仁聚集金鶚書院紀念前山長吳鳳蓀先生逝世一百周年
為賦長律誌感
湖山依舊先生逝,擾攘神州又百年。
新綠每因春氣發,古風常覺世人偏。
文章彬蔚千秋在,事理清通一法賢。
仰望儀刑情未已,重來頂禮更拳拳。

春雨用老杜春夜喜雨元韻
澍雨千溪漲,陽春萬物生。
桃花徵節候,柳浪聽鶯聲。
忍使長空暗,能教老眼明。
幾番雷與電,又洗岳陽城。

將赴小石源敬次汝啓兄元韻
訪勝尋幽湘贛邊,石源高會已經年。
四山晴翠溫馨地,萬木欣榮爛漫天。
坐對正堪浮綠蟻,棲遲還待拍洪肩。
屢承青目慚芹獻,欲和瑤章不敢先。

西江月•戊戌清明次日與詩友同遊屈子公園
纔過雨疏風驟,又逢氣淑天清。遊人絡繹趁新晴,欲把韶光管領。   一隊酒朋詩侶,無邊笑語歡聲。公園何幸錫嘉名,屈子古來同敬。

瀏陽參觀胡耀邦同志故居用向閑兄元韻
久耳胡公名,今來一凭弔。
歲月去淹忽,心頭存遺照。
慚非李謫仙,實乏清平調。
三十年間事,偶然餘苦笑。
逝水自奔騰,我人仍寡要。
時時一奠公,在在皆祠廟。  

李時珍誕生五百週年書感
三世傳燈與眾殊,良醫良相總難俱。
科場看破無羈絆,學術專精邁故吾。
踏遍青山人未老,作成宏業藥能圖。
匆匆五百年間事,畢竟修名永不誣。

岳陽蘄春道中
禊會重開覓句忙,輕車愜意倚晴窻。
鷓鴣聲裏春如畫,一路看山過九江。

蘄春雨中拜黃季剛先生墓
百年易過散流雲,漫向凌煙論策勛。
功狗功人歸露電,春風春雨助氤氳。
狂名此後誰堪紹,學術當時迥不群。
躬奠馨香無限意,墓門低首拜黃君。

蘄春過胡風紀念館
雨洗新天淨,人瞻哲士居。
典型知不遠,三十万言書。
耿介惟存氣,艱難自啟予。
低徊一憑弔,誰與話乘除。

雨中偕諸友遊蘄春李山村
煙雨江南勝,誰移向李山?
壟頭生意好,天際水雲閒。
飛閣能迎客,柔風為解顏。
何當期後會,再忝鷺鷗班。

四月二十五日夜聽雨為之不寐
節氣交芒種,人間事亦忙。
檐前梅雨急,燈下夜窗涼。
世態紛無定,心情感易傷。
願期天不曉,應有夢魂香。

張谷英歸來賦贈李公德池老人時立秋二日矣
深山銷溽暑,慚愧擾郇廚。
味永村中釀,情深園裏蔬。
艱危修道路,散淡愛詩書。
時作東南望,因風問起居。

宋明哲先生大著付梓有詩抒懷即用原韻奉賀
十載江干幻柳烟,十分心事付青编。
常將努力師三上,更少閒情逐五弦。
校稿自來如對敵,學詩大略似參禅。
功成待勸黃花酒,不負霞光萬里天。
註:第六句,借用放翁原句。

戊戌處暑前二日,余過瀏陽,旅舍夜坐,明漢兄詩先成,因步元韻奉和,
兼柬李、羅二詩友
客次年年感送迎,瀏河浪碧慰浮生。
快談伴我消長夜,旨酒凭君續舊盟。
畫馬自慚神筆少,雕龍先見好詩成。
南天遙望心何愜,塵海瀾翻更不惊。

戊戌中秋書感
瀏陽歿戊戌,忽忽百餘年。
世事飆輪轉,如何慰昔賢。

戊戌仲秋洪州草嘯兄約為文酒之會予以事不赴
席間分韻倦客兄代拈得寶字
賢主約清遊,待將閒愁掃。
又值秋風起,堪羡原漿好。
慚愧俗慮牽,悵望洪州道。
行樂當及時,立身苦不早。
太息兩未能,中心忽如擣。
俚句例須賡,儉腹窮搜討。
譬諸關壯繆,來戰秦叔寶。
佳章期良儔,嗟予竟草草。

盥讀《湖濱大學》喜賦并呈劉燕林女史
百年舊事許重溫,湖畔低徊感慨存。
古木參天蔭蔽日,驚濤拍岸霧連村。
當時辦學開民智,是處摩碑認彈痕。
記得那人海維禮,多君高義寫蘭蓀。

戊戌年九月初四至初六日,江右社友小石源主人率昭萍詩友有岳陽之行,予得夤緣偕往,探君山島,登岳陽樓,謁屈子祠,渡汨羅江,備極遊賞之樂。因爲長律,以紀勝遊。岳陽友朋同遊者,書法家持齋柳兄也
選勝登臨值暮秋,新涼微雨助清遊。
流連螺島千年井,徙倚湖湘第一樓。
祠畔曼聲吟屈賦,江中自在放行舟。
詩人興會纔三日,銷得平生萬古愁。

開封四题
一、秋日巴陵汴梁道中
恰值深秋好,輕車赴汴梁。
長空何皎潔,曠野正金黃。
鴻跡南而北,衷心慨復慷。
風流思趙宋,青史最煌煌。

二、行次開封懷陳簡齋
我名公字偶相同,我北公南不得逢。
悵望千秋無限意,金明池畔覓遺蹤。
注:首句借用王荊公原句。又,會議召開的地方,開元名都酒店,為宋代金明池遺址。

三、御溝柳
一帶御溝水,毿毿柳尚垂。
靖康當日別,持贈向伊誰?

四、過開封清明上河園
眼底芸芸萬眾歡,靖康遗跡久凋殘。
熙來攘往紅塵客,誰記當年張擇端。
发表于 2018-11-20 09: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向閒投《江右風雅》戊戌稿


壽亞力胞兄七十
阿母曾言我生初,兄正鬥棋在井閭。誤接穩婆事非小,順生順長天憐予。今日兄至古稀壽,客多不得共唏噓。轉憶少時同依母,三四人讀一本書。雪天挑炭遭官劫,夜過空宅聞咳如。八陡嶺上互來去,忽忽我亦五十餘。縱然無客復何語,一聲浩嘆入太虛!

瀏陽胡耀邦故居
從君葬處來,到君生處弔。莫道小身形,餘光如日照。在位無虛言,處事無高調。當年數載功,萬人涕變笑。若得百姓恨,指示徒重要。若得百姓懷,是處皆太廟。

戊戌秋日草嘯兄以原漿汾酒洪都招飲分韻得孫
才始經巧日,銀河渡天孫。忽又聞桂馥,賢主開酒尊。秋風終須打,晉虱終待捫。此時洪都府,即為杏花邨。詩延千年脈,酒醞糧食魂。人誠悲搖落,柳難記桓溫。何若聚且醉,浩歌干昆侖。一絲靈光閃,依稀照乾坤。

聞某藍衣記者因翻同行白眼被解職
紫袍團坐處,未可炫藍衣。阮藉雖翻眼,無人說是非。

送客
半世奔波在楚吳,幾多寒夜月同孤。送君遠去春風裏,從此朝朝醉畫圖。

潯陽幸會逸卿先生
錦州自合錦藏心,風致曾知久在林。堪惜當年白司馬,未逢才女枉長吟。

來鴻樓主賜句依韻和之
長安舊韻已無聲,衫濕今宵道不明。錦字遼西來有日,更從何處覓唐英。

和東春兄題馬安風景照詩
莫問天藍抑水藍,雲中五老水中參。馬安橋是通靈物,敢把仙凡一担擔。

初陽先生囑題一帆風順圖
畫出何人手?帆從寶島來。掛雄詩境界,刷亮網平臺。血脈連秋水,江山望俊才。巨川終可濟,龍子待雲開。

陡坡塘瀑布
撕開山頂石,龍駕下清虛。頸作千尋嶺,唇遊百裏魚。吼聲傳聖境,飛沫到民居。自拍西遊記,豬猴忽勝渠。

雨中遊孫仲謀母眠地黃荊洞同永修蔣蔡並學會諸兄
崩摧天葬後,龍脈蘊豪英。生子當如法,開魚豈待烹。晝陰飛白雨,秋盡落黃荊。千載隨波去,徒添出世情。

平貴兄七十大壽元韻奉和
壽至稀齡福已多,飄風驟雨盡經過。諸般大事全敲定,一種新詞漫打磨。江右社中揮健筆,滕王閣上看流波。稱觴此日能無我,摯意絲絲譜入歌。

汝啟兄有詩相招元韻奉和
羨君總是占春先,喚侶呼朋又一年。北雁不辭千里翅,東風催泛九江船。與其書葉長遮眼,何若桐花落滿肩。瘦骨重來任拖拽,寒香縱襲向誰傳。

題高山寺
壟深一線號搖旗,在昔朱陳較虎羆。平盡高山無仰止,招來釋子有能為。此時桑海方悲客,他日聲名又是誰。吟到落花何忍繼,人間炮火正紛披。

賀深圳聽濤詩社四周年步高源社長韻
浪起南溟日起東,木棉盛後接榴紅。四年花事鵬城錦,一點精誠詩國風。夜夜聽濤何有倦,朝朝賡曲不言終。海天遙望增思渴,欲逐行雲赴遠空。

西行
西安行過復西寧,安寧歲月未多聆。牧羊有劫留蘇武,征馬無休死衛青。大漠雖然無可用,暗流湧動幾曾停。帝王不欲心歸寂,慚愧唐僧遠取經。

入隴懷鑑公
事跡曾於宋史求,知公盡職卒秦州。千年弔鶴餘清慨,萬里觀風逆濁流。子可魂歸新墓冢,我方塵黯舊貂裘。今宵皓月連南北,便欲投詩夢豈收。

江城子 挽霍金先生
生涯長似坐蒲團。受摧殘。忍拘攣。五十餘年,身共月同彎。手指三根連世界,從未聽、說艱難。   一雙慧眼萬重山。考天源,慮人寰。黑洞無邊,思緒伴雲懸。脫體如今飛了去,輪椅窄,太空寬。

蝶戀花 瀏陽譚嗣同故居
浪拍百年濤萬叠。推走清廷,盡是英雄血。至此難吟風與月。心香一瓣懷先烈。    拋卻頭顱天柱折。修短隨緣,終究歸塵滅。只有高名堅似鐵。漫隨歷史翻新頁。

一剪梅 小住菁元山莊
難赴靈山問果因。朝也傷神。暮也傷神。桃源麟閣兩無門。道是詩人。卻是閒人。     落盡薔薇艾葉新。小別囂塵。仍住紅塵。一間木屋暫棲身。雁唱東鄰。雞唱西鄰。



推薦

抱樸堂主:讀史偶吟

朝歌碌碌老頑身,白髮西來釣渭濱。意氣初逢投酩酊,風雲偶遇序君臣。不妨屠叟持黃鉞,休笑書生耐赤貧。此日重翻高士傳,樽中酒滿喚何人。

白竹山:過萍鄉火車站,忽憶昔時赴京求學,親老相送於此,歷歷在目
宿昔從茲別,車輪動晚風。星如慈母眼,光映薊門東。場站仍當日,青春付轉蓬。應慚性疏懶,未得比宗終。
註:王勃《滕王閣序》有言: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慤之長風。

桓笛:重遊慈化寺
再叩家山古寺門,南泉一脈洗晨昏。殘鐘禁語知誰省,雙塔干雲歷劫存。
縹緲香風搖樹杪,霏微花雨點苔痕。臨歧莫說皆空幻,回首禪關影抱村。

点评

谢谢向闲老师抬爱  发表于 2018-12-4 11:50
发表于 2018-11-22 22: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右戊戌年稿
丁酉除夕次象賢兄韻
年至今宵味最濃,情懷檢點卻疏慵。
依然酒肉薦三室,不見煙花上九重。
女未歸寧心北念,語雖放達意難封。
人生到此真無奈,且作空巢壹困龍。
瀏陽譚嗣同故居
河山板蕩星牢落,風雨飄搖夜渺茫。
但得微軀能醒世,甘將熱血灑刑場。
癰疽未破終為患,虎兕無羈定有傷。
只合武昌城裏聚,刀兵息後再圖強。
上巳日與妻青衿園看花
巳日天晴好,風和不起塵。
緩移如矩步,並作看花人。
樹色沁心碧,湖光照眼新。
水邊無禊事,壹曲自流春。
重訪搖旗壟高山寺
寶剎經行整十年,重來已是落花天。
院墻卓卓屏心氣,樟葉森森撲眼簾。
照世佛光明似火,搖旗事跡渺如煙。
歸途忽起無名嘆,究竟何人濟大千。
謁黃侃墓
長途罔顧雨連天,壹捧心香獻墓前。
欲起先生問聲韻,不知何處酒家眠。
蘄春遍種艾草戲題
莖粗葉茂及天長,遍種田間與路旁。
占得蘄人無限寵,遂教蘭蕙不芬芳。
鳳凰山攬勝
鳳凰壹羽別東西,攬勝尋幽每嘆奇。
絕壁長存翔鶴影,群峰中接步天梯。
淩空怪石欲干月,臥澗老牛思奮蹄。
入得名山舒望眼,飄然意興與仙齊。
戲題掃地機器人
塵滓清除令已頒,逡巡室內步蹣跚。
情知不具穿墻力,壹碰頭時自轉彎。
蓮花縣花塘官廳
深院高墻嘆未經,恢宏氣度冠琴亭。
誰知白瓦青磚裏,頂戴翻成五角星。
蓮花縣勤王臺
勤王臺畔氣蕭森,故壘猶聞殺伐音。
此日陰雲悲宿草,當時巨劫駐馳骎。
三千板蕩顛危士,壹捧河山破碎心。
獨木安能支大廈,訇訇過後即喑喑。
草嘯兄招飲洪州席上分韻得涼字
又見彌天橘柚黃,披襟陌上試初涼。
誰堪此際山河老,不意經年筆墨荒。
十萬秋風新病目,壹壇清酒暖詩腸。
滔滔皆是安能易,莫笑平生學楚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20: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丁酉歲杪偕梅雲、草嘯伉儷、落紅諸友太陽谷賞臘梅得梅字              
久寒翻覺夢初回,小佇欣看臘月梅。
古寺嘗修篁作海,層雲翠疊嶺為媒。
一方幽谷凝神氣,萬樹瓊花待凍雷。
趺坐申莊圍爐火,清蔬尤勝紫金杯。

丁酉大雪日婺源江南春方躍明兄抵昌,落紅女史招飲於遇江南酒家,予叨陪末座,因長句以記
春風一夜到江南,準擬雲霞雪日看。
七步詩成君敏捷,三番句酌我為難。
曬秋篁嶺恍如昨,指顧潮山知姓韓。
聞道袁州誠有約,仰門恰好正衣冠。

嘉峪关次林则徐韵 
漫裹风沙一路西,西行至此暂停蹄。
雄关直觉凌霄险,大漠翻看压岭低。
啸马胡笳成过往,剑云烽火近离迷。
有人遥指旌旗处,千古犹能觅铁泥。

嘉峪關次林公則徐詩二  
異代衡權事已通,浮華歷盡轉頭空。
佇看塞草間沙磧,恍覺流雲入竹峒。
飲馬濯纓觀好月,凌霄破霧聽來風。
祁連寂寞遙相望,負手蒼山我亦雄。

嘉峪關次林公則徐詩三 
塵事微茫渺似烟,蒙恩賜飲域西泉。
漫從大漠參今古,便謁敦煌祭地天。
生死曾經成度外,過功何必論先前。
雄關聳立千年在,到此無顔談戊邊。
 
戊戌孟夏廬陵謁文文山紀念館
丹心不忿總成哀,七百餘年約又來。
古木森森凝正氣,文山蕩蕩瀉情懷。
零丁聽到滴鵑血,惶恐歌時哭楚才。
十萬英魂投海後,倩誰更上釣龍臺。
 
賞人畫梅
幽香暗動大江潮,但有年光不可描。
點石皴苔依健筆,融冰化雪傲雲霄。
且看草就晴川綠,似报春來早萼嬈。
紙上縱矜千萬色,爭如梅苑一枝嬌。

浣溪纱  戊戌元日游燕鸣岛 
翦水皴波听燕呜,幽怀偏爱一声声。落英此处秀娉婷。
晓岸风过花弄影,焦桐弦拨美无名。鱼龙未动碧云横。

南鄉一翦梅 遊羊獅慕 
南國有清嘉。霧海深深好泛槎。掠影浮光眞幻景,山也雲霞,水也雲霞。  
仙境不須夸。玉樹冰魂瑞氣佳。翦霧裁雲畱倩影,思亦無邪,夢亦無邪。

減蘭 遊禪博園 
分花數葉。點化三千塵世孽。面壁求籤。祀盼人間好月生。  
梵音陣陣。若有仙緣何必問。葉落寒深。終古孤心抱一琴。

鷓鴣天 黑瓷  戊戌秋偕詩友訪靖窯            
一石方醒大夢初。盤泥鑲葉正如如。
曾經上界千年火,煉就人間百媚軀。
参舊典,著新書。琳瑯岫玉満芳廬。
今來摘取蟾宫桂,煮酒烹茶對月呼。

虞美人 項羽戯馬臺
拔山扛鼎誰千古。一戰稱西楚。功成但好戯秋風,自溺浮華耗盡太匆匆。         
敗軍尚有江東路。只是情懷暮。筵前舞罷淚闌干,未必紅顔如水斷江山。
注:臺在徐州戶部山。

高陽臺 潮州用夢窗體韻
穴引龍潭,燈懸猊座,韓山幸此初遊。地闊天高,波間幾見鳴鷗。望中廿四橋猶在,問五湖、何處扁舟?但經年,橡木山花,似訴離愁。   文公事業遺陳迹,看新坊舊匾,貨滿珍羞。水榭歌壇,騷人一展明眸。重來應是金風起,桂子香、不負三秋。且登高、燈火萬家,月上城樓。

高陽臺 五色梅 南澳海濱見無名小花人稱五色梅賦此用碧山體韻
暗翦疏枝,錯遺妝粉,誤吹岸荻如雪。欲遣幽思,掬香移影,忘情都在一捻。霜風初冷,悵長亭、蘭舟惜別。絲弦輕撥,簫管哀鳴,佇聽凄徹。     海涯見此尤憐,冷雨寒沙,鑄成清絶。瘦骨聘婷,芳姿落寞,七彩何時重結。瑤池墮影,怕霜壓、韶華易折。心旌激蕩,波間好看,一輪淡月。

八声甘州 白鹭洲
望汤汤赣水自天来,洲头独徘徊。看长虹横挂,绿波弥漫,碧柳参差。古柏临江肃立,风月自当欹。曲径幽深处,繁卉葳蕤。      九邑文星何在,但画廊重葺,旧匾新题。叹年光流逝,前事竟离迷。振衣衫、鹭池俊赏,最消凝、拂面有清晖。书声起,玉兰花下,又听莺啼。

西江月慢  
去豫章城東百二十里有磯山在鄱陽湖中,島上山光水色風物可人,傳朱元璋曾屯兵在此。戊戌仲夏邀東華兄偕遊同行者無處藏身人間四月天
嵐煙漸軟,渾不是、舊時曾識。幽徑入林深,蒼苔黏徑,水光澄碧。佇險峰、欲攬流雲,葦梢遮眼,鳳鳴如笛。任曠年、鶴去鴻來,捎故國消息。     問沃土、畱誰車馬迹。賸莽野、涓流似織。休道春山容易老,怕雨寒風急。但截取、歲月堪題,桃源難到,槐夢能覓。更待看、垂柳綠波春寂寂。

洞仙歌  遊蓮花縣湖上鄉洞仙觀作洞仙歌記之
神形化景,似蓬萊初見。秋水秋波幾多怨。記湘簾暮捲,霜葉翻飛,歌漫起、天外風停雲散。   年來花信早,黏袖縈香,恁是蓬山海涯遠。一夢到槐鄉,顧影凌波,憑記取、霄長夢短。但玉佩珠璣媚東風,又喚起佳人,泛舟遙浦。
 
滿江紅 勤王臺
欲祭丹心,恍聞得、杜鵑啼血。登高處、紅衰綠減,昊天空澈。汗馬哀鳴琴水泣,胡笳漸遠音塵絶。算者番、酹酒灑江天,空悲咽。    殘陽靜,飈風烈;銅駝怨,蒼山折。 對古今遺恨,與誰評説?燕舞聲聽雲水怒,後庭歌對關山月。 了閑愁、但怎解心中,千千結。
注:勤王臺为南宋末年吳希奭(shi)響應文天祥起兵勤王,築臺誓師之處,吳希奭全家為國捐軀埋葬在此。
 
霜葉飛  戊戌秋偕殊熠在天紫玥耕月登獅子峰幷憑弔明將劉綎依夢窗格
浣雲湔月。曠天碧、嵐烟渺渺愁疊。擎空一柱藐群峰,對楚天渾闊。極目處、江涵雁影,瀟風落葉皆凄切。嘆竪子無名,驍勇建奇功,浴血足成豪傑。     風雲一瞬經年,蒼苔絶壁,幽竹依然嗚咽。江山千古倩誰憐,奈有錚錚骨。且舉酒、菊黃簪首,將將衷愫如霜雪。偕眾侶、酹蒼穹,亂緒無言,寸心猶結。 
劉綎(1560--1616年),字子綬,號省吾,梅嶺廟定村人。嘉靖年間大將軍劉顯之子,十三歲隨父從軍,後為明末著名將領。曾經歷平緬寇,平羅雄,平倭寇,平播酋,平倮,大小數百次戰斗,惜戰死於與努爾哈赤的血戰中。
《荀子》引逸詩(先秦•無名氏)“如霜雪之將將”

解語花 戊戌下元自壽
鬢邊春老,夢裏香殘,梅竹堪為侶。生涯苦旅。韶華晚、幸有銀蟾解語。孤懷坐雨。聽多少、笙商歌羽。渺滄煙、一枕清風,倩瓣香如許。    
每念浮生雨露。記疏花倚石,黛雲流樹。霞裳漫舞。飄零慣、秋水春山容與。斜陽幾度。怕零落、閒鷗野鷺。但慿欄、指點鄉關,江浦蒼茫處 。
 
高陽臺 戊戌下元日偕若楓、在之、雲海夜遊秦淮河暨香君故居感八艷舊事賦此以記用鹿譚韻
酒態添花,燈虹照水,中天皓月牽人。雅閣琴悠,捲簾為識缃裙。後庭歌盡銅駝淚,倩何人更憶香雲。甚經年、古渡滩頭,尙有啼痕?     多情未必須眉事,看秦淮佳麗,羞煞梅村。尺幅濤箋,猶書桃葉桃根。前朝韻事隨風去,既傷秋月又傷春。記黃昏。悵望斜陽,霧鎖江門。







发表于 2018-12-4 22: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丁忘之 于 2018-12-4 23:01 编辑

元旦感懷二首
疏齋坐對隔塵緣,寓目忽驚歲月遷。野馬翻飛枯木外,神鴉翔集古祠前。
三更劍氣淩牛斗,十載心期付簡編。聞說省臺多近事,撫膺家國感紛然。

節序推遷往事空,憑高感慨幾人同。霜侵古木淩衰草,風送寒聲渺去鴻。
聖主經營臨上苑,貧儒流落客新豐。千秋青史循良在,未必吾儕道路窮。

入選江西省十大青年詩人感懷二首
十年好古仰儀型,翰墨蕓編感異馨。慚愧蕭閒風月筆,諸公相許眼偏青。
雅會新開景象殊,風騷妙語綴驪珠。賓群詩眾堂堂在,總信吾儕道不孤。

隨杜師遊上饒靈山歸來次汪會長韻以謝相邀
佳氣氤氳起綠蘿,風翻竹海弄清波。壑潛暗水龍深睡,峰倚晴陽劍未磨。
點野虛村如列陣,停雲遠岫似擎荷。來遊謝有汪公意,勝地尋詩逸興多。

謁鉛山鵝湖書院
儒業千年幾變更,碑殘字斷不分明。晚來風動霜枝響,猶似弦歌劫後聲。

次杜師畢業諸子贈別韻
庠序經窗野外亭,論文把酒眼長青。傳杯花底初升月,得句宵深已集螢。
勝地偕遊皆可詠,奇書共醉不須醒。祇今忍作臨歧別,獨坐檐聲永夜聽。

浣溪沙   畢業感懷次杜師韻
學道休論飽與饑。董帷勤課少年時。今生幾度得相隨。
柳影虛明今夜月,棠花已謝暮春枝。一回題詠一縈思。

贈人
翠袂香裙穩稱身,秋眸剪水最無塵。情懷皎月清宵勝,意態芳花滿室春。
語笑長隨殊不厭,風煙暫別更相親。白頭已許今生願,共看人間暮與晨。

詠煙花 二首
一霎輕雷響,晴天密雨來。才明千里晝,旋作百花開。
春滿垂髫語,香傳翠袖杯。姮娥不寂寞,愛賞久裴回。

情人攜手夜,焰火月中升。星落周天雨,花開繞樹燈。
光披鬢雲濕,水映眼波澄。密意如長在,今宵即永恒。

更漏子
綰難成,留不住,惆悵秋來人去。雲冉冉,露娟娟,愁多客未眠。
月如煙,燈似雪,相對一時清絕。三尺劍,五湖舟,宵深獨倚樓。

踏莎行
梧葉飄殘,黃花拂亂。一聲過雁青楓晚。當時曾道愛秋涼,如今秋近天涯遠。
信未書成,夢頻驚斷。深宵輾轉增縈念。一痕燈火最多情,窗邊幻作伊人面。

禦街行   次範文正秋日懷舊韻
寒蛩清夜鳴幽砌。亂葉影,風敲碎。月華如水瀉星河,滿院瓊霜鋪地。樓前孤笛,雲間過雁,人在秋聲裏。
思量往事心如醉。黯幾點,相思淚。蛾眉別後少悲歡,除卻歸來無味。詩難排遣,歌難消受,酒亦難相避。

謁金門   戊戌秋日草嘯前輩邀飲以事未赴分韻得急字
簾影側。秋帶斜陽飛入。搖落池蓮紅與白。晚涼侵惻惻。
都趁西風宴集。紫蟹黃魚堆積。欲共詩翁拼酒力。塵勞催客急。
发表于 2018-12-5 10: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8-12-5 10:39 编辑

雨中遊仙人湖四首

不看此何天?犹思一遇仙。
空中云吐墨,湖上雨生烟。
迎送尽渔岛,往来唯渡船。
有亭藏复见,缥缈李山巅。

诸岛巡方半,一湖遊未全。
无钟鸣远刹,有乐起邻船。
但见奏流水,不闻歌採莲。
蕲阳江北地,风自异南边。

载我向谁边?鑫湾一渡船。
目遮湖上雨,身漾水中天。
过处鸟惊避,遊终人肯旋?
此闻堪购岛,别说不差钱。

自言居岛边,同渡几青年。
构屋皆离岸,出门唯靠船。
耕将罛作耜,种以水为田。
今暂进城去,沽鱼换米钱。

仙人台遇雨

势欲压仙台,顽云郁不开。
我今诗思涩,风雨莫相催。

雨后登仙人台二首

路随蕲水转,地入李村来。
风雨一时歇,湖山四望开。
茶农忙出户,香客趁登台。
桑海经几易?羽车回不回?

目才迷野渡,身忽在仙台。
湖面千峰出,云端一罅开。
路人纷敛伞,茶客亦停杯。
争至危岩上,如迎鹤驾回。

访李山村

大同镇里大鑫湾,湾上有村名李山。
一县地多蕲草占,偏他茶种满田间。

象湖立社一纪书感

一十二年前,象湖湖水边。
会开拖柳地,社结落花天。
对雨飞诗盏,当风摆酒筵。
人言陶靖节,事业有薪传。

赠一得兄

永和三日春,结社象湖滨。
君是领头者,侬诚附翼人。
当时花乱目,在处柳捎身。
十二年前事,到今思转频。

石岗余村外嫁女回娘家活动观后四首并序

戊戌岁九月二十日,应儿时同窗余根莲邀,往观其乡石岗余村六百出阁女回娘家旗袍秀。既至,但见众金花花伞在手,丝巾披肩。身款款而来,手两两相牵。烟花电散,炮竹声喧。路铺红地毯,街拱彩虹门。人分五组,队列两行。起行于戏台,止步乎祠堂。百桌宴开,陈醪适味;十锅笼揭,蒸肉喷香。或云:“丰收新节日,天气小阳春。昔者东邻女,今同为上宾。”余感而作此,用答邀者之款曲。


今并归省亲,六百出闺人。
花伞打于手,旗袍著在身。
行遊遵故地,歌舞答嘉宾。
中有旧同桌,学名余美珍。

步随红地毯,肩搭粉丝巾。
背我戏台旧,迎人家庙新。
来之何款款?观者自兟兟。
往日摘茶伴,今终见有因。

两两手相牵,行行泪自涟。
家中亲渐老,地上事仍先。
无敢出谋业,唯知死作田。
有兄妻未娶,三十已挨边。

啼声身后催,闻此母迟徊。
高岭山前过,陈波路上来。
庙行三跪出,村转一圈回。
走罢旗袍秀,撩衣复奶孩。


奔老师并序
   
奔老师者,余姓,名奔,为别于同校一同姓老师,故更称之。昔余在石岗余村祠堂(因原教舍倾危而暂迁于此,现建有新祠,此旧祠还在,偶有同学会来此一聚)读小学三年级时,班主任语文老师陈祥妹病逝,洗净泥腿来接其课者即奔老师。书余只念小学五年、初中一年半,六年半中有三年(三至五年级)在奔师所带班下,师于我恩莫大焉!自奔师调往县城,不见者几二十载矣!不意今遇回乡之奔师于石岗余村外嫁女回娘家活动中。此时,师已年近古稀,余亦早过知非之年。抚今追往,百感丛集。因作是诗,聊以寄慨。

石岗公社石岗村,何者姓余名曰奔?
在己甘于当蜡烛,于童重在塑灵魂。
乡祠堂始执教棍,县育局曾担掌门。
常记那年逃课日,训吾便是此师尊。

【注】颈联为上三下四句式。
发表于 2018-12-5 15: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静一兄为制横幅,悬诸厅。予不知书,以附风雅耳。
知君应到永和年,潇洒东床自卧眠。长史落毫云叆叇,上人挥袖雨翩跹。依然白屋愁中看,仿佛苍龙壁上悬。不待僧繇点睛笔,纷纭飞向叶公前。
注:长史:张旭。上人:怀素。

复剑勇兄
十年不见何由见,相见应惊两鬓秋。 近夏烟光多雨意,蕲春风物豁人眸。 贤兄到处犹千虑,贱子于今只四愁。未了名山向平愿,对诗空羡楚江游。

忆青衫
众芳陨却独梅肥,万里琼光耀夕晖。落落山河风满槛,茫茫世事雪沾衣。思君何止川原隔,绝笔空教涕泗飞。亦是生涯不如意,此身合与木皇违。

读天一谷诗
君诗不忍读,寂寞欲绝伦。君平既弃世,山水作知音。胡不开三径,当世岂无人。石源李太白,昭萍梅尧臣。

过斜川公园
忆昔陶公日,兹游意味长。一丛新竹绿,满眼菊花黄。石径随山转,亭台隔树藏。江湖虽咫尺,不得潏波妨。

雨兼呈三千
芙蓉泣清露,条柳钓南池。云密无沙漏,天沉落素丝。凉回秋士梦,遥想玉山姿。寂寂闲中坐,阿香车马驰。

杂诗四
堕红圆如梦,浓林翠画山。光摇练飞白,耳响雪急翻。亭子据危石,羊肠随幽湍。欲得一双剑,直为斩龙渊。

雨不来
水城风浩荡,吹起满天灰。老树翻成扇,轻船恐断桅。空闻牛蚁战,颇爱雀屏开。山雨竟如梦,欲来终不来。

杂诗十一
芙蓉秋已死,蓬实恐无多。夕晖斜照水,鸳鸯破金波。气寒云色诡,虫老费吟哦。欲吊商风里,凄凉柳婆娑。

杂诗十四
暗云抛洒潇潇雨,定是牛郎初渡河。试问千年鹊桥泪,今宵与我共谁多。

杂诗十五
清露泣芙蓉,微风发柳枝。夜阑人不寐,空中玉轮移。层楼隔所念,街灯闲凄迷。参商各有梦,不必苦相思。

杂诗十六
树香飘风远,灯明千里堤。银浦流云白,静石寒水滋。湖天颇阔大,人心未如斯。争席吾不能,鸥鸟毋相疑。

杂诗十七
隔墙来看亦魂销,宋玉凄然对楚腰。风雨一亭空自在,芙蓉数朵未全凋。丛生白鬓千垂柳,郁结秋心九曲桥。那得人间廉似许,上官车马去迢迢。

题滕王阁
遥想白云下豫州,秋山秋水不胜愁。怜君才气如长吉,此或人间白玉楼。

无题
远山刷眉翠,臻首落云多。静渚羽飞白,日丝弄绮波。颓柳与时衰,凉吹动吟哦。哀哀红泪客,拥弦懒自歌。

秋游彭蠡
彭蠡千里绿,艳日曜天云。渡争银波碎,花看小红亲。卌年怀殷忧,山川多丽人。回首城郭小,大我悲凡尘。

陈云云同志生日奉贺
风香树花落,竹老碧参差。天沉烟色重,江空织雨丝。忽念庐陵道,双瞳剪水时。华辰千金值,寒帆欲鼓吹。

静山
静山衔艳日,树色及秋律。云白阁飞冷,天阔乌驰疾。长桥寂风色,颓草依沙陂。寒霜画鬓角,衰柳系人衣。

夜静
夜静街灯暗,雨重冬风寒。繁香断还续,树色将渐残。楼高悬春梦,柱老待龙蟠。极目空秋水,相思眸子酸。

回三千
吾生不须醉,如梦已多时。坠落槐花里,怅然羡一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5 01:32 , Processed in 0.02085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