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7|回复: 5

江右詩社戊戌年第二期社課點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7 07: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落红无意 于 2018-9-17 08:53 编辑

江右詩社戊戌年第二期社課點評

[梅雲所出社課之題]
老杜詩云:“歷歷開元事,分明在眼前。”試以《歷歷》為題,結合一己身世,寫今昔之感。限用五律,韻則自選。
[梅雲解題]《歷歷》一詩是老杜于大暦元年(766)在夔州所作五律組詩八首中之第五首,七律組詩《秋興八首》亦作于同時。王嗣奭《杜臆》以為“八章詩皆追憶長安時事,以警當時君臣圖善後之策也。每首先成詩而撮首二字為題,乃三百篇遺法”。此八首題目分別是《洞房》《宿昔》《能畫》《鬭雞》《歷歷》《洛陽》《驪山》《提封》。仇滄柱(兆鰲)《杜詩詳注》云:“《秋興》及《洞房》諸詩,摹情寫景,有關國家治亂興亡,寄託深長。《秋興》八首,氣象高華,聲節悲壯,讀之令人興會勃然;《洞房》八章,意思沉鬱,詞旨淒涼,讀之令人感傷欲絕。此皆少陵聚精會神之作,故能吞吐風雲,筆參造化,千載而下,猶可歌而可涕也。但七律才大氣雄,固推賦騷逸調;而五律韜鋒歛鍔,直與經史並驅。兩者當表裏參觀,方足窺其底蘊焉。”
      《歷歷》乃是組詩中承上啓下之關鍵,仇注云:“此章承前起後。前三章説承平之世,故以開元事括之;後三章説亂離以後,故以盜賊起包之。上四乃追述往事,下則自歎夔江衰老也。天寶之亂,皆明皇失德所致,此云無端盜賊起,蓋諱言之耳。”
       此次課題名曰《歷歷》,意在結合各人自己身世,撫今感昔。從上述組詩説明看,題目用首句開頭二字亦可。但涉及時局,儘量宜“韜鋒歛鍔”,如少陵“無端”即含蓄之至。蕭滌非《杜甫詩選注》謂“此亂實起于玄宗的驕奢荒淫,窮兵黷武,並非無緣無故。仇兆鰲以為是諱言,其實是一種幽默的諷刺,天下豈有無端而起之事故?”
        本期社課共收到社內十二人作品十四篇,社外七人作品七篇。人數頗多,故判出一等一人,二、三等各兩人,共五名,並略作點評。因我素來服膺孟子“知人論世”與“以意逆志”之法,故點評偏于守舊。第三期社課擬邀向閑兄出題點評,第四期出題點評者則為青衫兄,或能一新社內外吟友之耳目乎!

一、李汝啟(江湖小李)
歴歴
(一)
歴歴開元事,諸般生浩嘆。
全民酣大夢,一潑怒紅顔。
壑鉅難塡慾,樓高不庇寒。
籌安多百舌,坐看夕陽殘。
注:首句為借句
(二)
歷歷開元事,紛酬勸進功。
建儲休待册,封禪定書丰。
塗炭血增赤,劫棺火遍紅。
烽煙沸海水,獵獵颭秋風。
(三)
歴歴開元事,紛紛逐鹿時。
西秦天子氣,東魯帝王師。
三輔泥彫印,九州鐵鑄棋。
美新諸喉舌,惟解貢諛辭。

[梅雲點評]清人葉星期《原詩》以理、事、情三者包容“物”(客觀世界之萬事萬物),以才、膽、識、力四者概括“心”(賴以創作之主觀因素),所謂“以在我之四,衡在物之三,合而為作者之文章”是也。此三首五律根扎現實,心生憂患,才力甚大,膽識過人。惟聲律方面略有小疵,如第二首“劫棺”與第三首“九州”兩句均犯孤平,是為不足。“東魯”之注,過于直白,代為刪去。

二、胡平貴(鄱湖漁歌)
往事歷歷
雁鳴聽歷歷,漁火晚相聞。
古艾浮蒼海,江波折月紋。
熱湯含老淚,隔耳起風雲。
五十匆匆過,麵香猶骨熏。
注:1古艾為武寧城關舊鎮,今已沉湖底。
2母親從南昌乘車攜雞湯看我,七八小時車程,到手湯尙熱。念此至今老淚盈眶。
3渡口有家麵店每每夜間光顧,如今亦在湖底,再沒喫過那麽香的麵條了。
[梅雲點評]結合自身經歷,寫人類永恆之主題——母愛。尤可貴者,在于即小見大,從當年生活細節,反映時代之苦難。又從苦難歲月中,捕捉人性之光輝,此其所以感人也。中二聯對仗似差半字,五律對仗雖不必如七律嚴謹,但作為社課,仍須儘量求工也。

三、劉紅霞(落紅無意)(第三名)
暘谷
暘谷曦光發,雲邊鳴鳳棲。
一山林箐秀,千古夢煙迷。
行道偏多險,流風漸欲西。
遙聽愁外笛,惝恍見菩提。
[梅雲點評]以首句前二字為題,蓋效老杜《洞房》八首體式。雖不似少陵《歷歷》今昔對比分明,然就語脈看,前四句是寫美好之回憶,以“夢煙”暗轉至後四句之感今,此潛氣內轉法也。行道、流風字面仍扣暘谷,而又暗喻媒體所謂“老路”“邪路”,耐人尋味。尾聯含無限憧憬,言“愁外笛”者,則當今仍在愁中可知。惝恍所見菩提,乃理想之所在,一如題目“暘谷”,未必真是佛國也。

四、盧象賢(向閑)
歷歷
負薪街市去,心念餓棚牛。
人畜皆趨飽,驚惶尙不休。
書多傷及目,議妄咽回喉。
林立高樓上,寒蟬百載秋。
[梅雲點評]每聯皆轉,欲吐還吞。寒蟬聲噤,而況人乎?天下有道,庶人自當不議也。惟第六句未能“韜鋒歛鍔”,善刀而藏,故暫不列入前三。

五、熊興旺(菜人)
歷歷
平生多少事?歷歷未能忘。
早歲經文革,拋書學業荒。
中年逢改制,下崗打工忙。
今又遇延退,悠悠苦日長。
[梅雲點評]中二聯隔句對,自然高妙。《文鏡秘府論》東卷舉此格二例云“昨夜越溪難,含悲赴上蘭。今朝逾嶺易,抱笑入長安。”“相思復相憶,夜夜淚沾衣。空歎復空泣,朝朝君未歸。”此詩寫出自己一生經歷,立此存照,可證史也。“下崗”之“崗”,舊讀古郎切,平聲。此按普通話,亦未嘗不可也。

六、黄去非(今是昨非齋)
有感
生年縱滿百,一半逐濤波。
壟畝耕耘早,黌門變幻多。
眼前恆歷歷,心底衹呵呵。
拭目眞堪待,他時少劫磨。
[梅雲點評]一氣盤旋,言宜氣盛。“眼前”一聯百感茫茫,而出以詼諧之語,所謂“含淚之微笑”也。結聯滿懷期待,亦民之心聲也!題目似可用《歷歷》,而無須泛言《有感》也。

七、李映斌(紅葉)(第一名)
歷歷
歷歷浮生促,千般意未酬。
天靑涼入夜,露白鬢驚秋。
一夢憑誰牧,經年付水流。
思鱸堪有幸,歸飲會良儔。
[梅雲點評]遣辭沉穩,寓慨遙深。頷聯融情于景,頸聯捐夢于流。一結用張季鷹之典,誠知幾者也!

八、周克夫(空山)
歷歷
平生逋客似,回首亦無聊。
國破山河大,飢深草木凋。
十年哭黃卷,六合漫紅潮。
畱得殘驅在,幸哉仰舜堯。
[梅雲點評]雄深沉鬱,筆致遙承子美,哀感頗類蘭成。“十年哭黃卷”句,聲律同于老杜“昔聞洞庭水”,王力先生以為此類句法必須平平仄平仄,實不盡然。惜乎結句孤平,殆偶然疏忽歟?

九、陳平(瀚海胡楊)(第二名)
歷歷          
歷歷征塵路,猶縈客夢中。
胡天霜月冷,楚岸曉煙空。
車遠蟬吟碧,秋深露泣紅。
憑高西北望,流水寄幽衷。
[梅雲點評]感慨深沉,音節瀏亮。以義山清麗芊綿之筆,結子美幽深孤峭之鄰。吐辭溫婉,哀而不傷。

十、胡劍(抱月)
歷歷
人生去何遽,晃晃卌年秋。
仙佛勞空夢,稻梁成寡謀。
靑雲路自杳,白璧主難投。
應笑兒女態,樂哀營一丘。
[梅雲點評]融仲則“仙佛茫茫兩未成”與定庵“著書都為稻粱謀”于一體,蘊名花零落、志士淒涼之悲慨。撫膺今昔,能不喟然長嘆乎?“稻粱”誤作“稻梁”,未免過于馬虎。

十一、蕭劍勇(青衫)(並列第二)
歷歷
深心或孤往,至道付殘篇。
髀撫中宵夢,舟藏萬壑淵。
江南花汗漫,直北月便娟。
箭旅銷魂日,時維戊戌年。
[梅雲點評]腹笥甚豐,運典自如。“江南”一聯學老杜“巫峽西江外,秦城北斗邊”,且用疊韻詞“汗漫”“便(平聲)娟”對仗,頗見功力。“箭旅”既喻征程之險,且暗用夢窗“午夢千山,窗陰一箭”之句,以慨流光飛逝。結句點明“戊戌”,蓋悲百二十年來之殘局,感慨可謂深矣。

十二、梅崗(水擊三千)(並列第三名)
歷歷
瑟瑟秋聲滿,塗塗曉露泠。
枕寒餘夢緒,簾薄拂殘星。
鏡底憐霜白,塵邊吝眼靑。
初心若可憶,駒隙逐流螢。
[梅雲點評]第七句以“若可”虛寫,筆致空靈,茫茫今昔之悲,都在言外。通篇皆渾成,惟“夢緒”“殘星”對仗稍欠工穩耳。

社外
塵寒
歷歷
小立北京路,流光煥綺甍。
燈殘八月朔,川閱一風清。
事與年俱去,愁因夢稍輕。
從來說歷歷,不敢太分明。
[梅雲點評]尾聯反用老杜“歷歷開元事,分明在眼前”之意,殆蘊陳后山“怕君著眼未分明”之慨乎?“川閱”句用陸平原《歎逝賦》“川閱水以成川,水滔滔而日度。世閱人而為世,人冉冉而行露”,既含哲理,亦見詩心。首句“北京路”,當指南昌地名,略嫌質實。

雨夫
歷歷
歷歷拂浮塵,芳華險殞身。
掀欄清遏障,碾腕痛悲呻。
棄劍硏文筆,更衣試汗巾。
柔腸癡古道,劄記揖三仁。
[梅雲點評]從第二句看,當年曾有“殞身”之虞,足見所歷之奇詭。結以“三仁”為勖,竊以為可學微子、箕子,非萬不得已,不宜效比干之“諫而死”也。
           
北極狼貛
歷歷
中宵獨清坐,寥落引秋聲。
孰與芳華夢,唯餘風露明。
抱虛朋散遠,鬢白意輕平。
雲漢期悠邈,琴歌倚醉行。
[梅雲點評]襟懷淡泊,意興清幽。人孤迥而朋儕悠邈,鬢蕭疏而夢影分明,昔日之歡欣與而今之悲苦,自成對照,暗扣題意,感慨寓焉。“抱”乃名詞,觀對仗可知,惟與“鬢”雙聲,兩字正紐,誦之略嫌拗口。

綠野
歷歷
少年無可讀,牛角掛柴刀。
飽看驅人鬥,荒來把薯掏。
靑春閒向老,黃卷束之高。
欲督耕耘事,農家已跳槽。
[梅雲點評]淡淡寫來,當日耕稼之苦辛,與夫當今農村之寥落,均見于言外。通篇不假雕飾,感慨自深。末句“跳槽”之“跳”,古音讀徒聊切,如東坡“白雨跳珠亂入船”。《集韻》雖有徒了切之音,與現代漢語同,但一般用于“眺板”意項中。此詩多口語,故作仄聲亦無礙也。

白竹山
過萍鄉火車站,忽憶昔時赴京求學,親老相送於此,歷歷在目
宿昔從茲別,車輪動晚風。
星如慈母眼,光映薊門東。
場站仍當日,靑春付轉蓬。
應慚性疏懶,未得比宗終。
注:王勃《滕王閣序》有言: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慤之長風。
[梅雲點評]頷聯流水,想象奇特,寫出母愛,極為感人。黃仲則“慘慘柴門風雪夜,此時有子不如無”,是情語,直接感發人心;而“星如慈母眼,光映薊門東”,則純乎意象,有此一聯,全篇皆活矣。尾聯雖用王子安之典,而終嫌滯澀。

惜夢緣
歷歷
舊遊零落散,何事不成眠。
殘月當窗白,疏星隔水懸。
靑春耕稼苦,蒼鬢寄書愆。
卅載悲歡事,蕭蕭在眼前。
[梅雲點評]語流轉自然,情低徊幽婉,青春與蒼鬢配對甚工,杜工部“白日放歌”一作“白首放歌”,對“青春作伴”,乃天然好語。頷聯亦佳,但與頸聯合觀,則每句前二字結構類似,稍覺句式單調。又首句“零落”即“散”,不如魯迅“故人雲散盡,我亦等輕塵”凝煉。

桓笛
歷歷
人情兼物態,歷歷兩難成。
雁掠雲山邈,風凉草木驚。
長憐為稅吏,一笑是書生。
壁上龍泉在,猶能夜夜鳴。
[梅雲點評]中二聯一寫景,一抒情,且景中寓慨無端,寫盡不勝今昔之感,點明題意;情外則見書生本色,且交代自身職業,進一步深化頷聯。結尾兩句雙關,從“書生”看,是強調劍氣;自“稅吏”言,則是以法制自律。構思縝密,煉字精準。惟首聯“人情物態”,非理想事業,與“難成”搭配,稍覺不緊也。
发表于 2018-9-17 09: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熊社红霞辛苦了。学到很多,再次谢谢。
发表于 2018-9-17 09: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熊社赐评。
发表于 2018-9-17 21: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熊社点评
发表于 2018-9-17 21: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熊老师点评
发表于 2018-9-18 12: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社长、落红辛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0-15 19:31 , Processed in 0.02032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