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14: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 征召(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9-7 09:0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九 赐死(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 征召(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 征召

“师师,有人言则天皇后于唐太宗一朝为未蒙恩之内官才人,与时之太子即后之唐高宗天皇大帝之事者,语多讥讽。斯事你可知耶?”
“世有言则天皇后为未蒙恩之内官才人,与时之太子即后之唐高宗天皇大帝之事,便以嘲讽。此皆无知薄行之人也。
须知则天皇后以征召入宫,入宫时即为五品才人承旨。凡五品殿上之人。太宗一朝,中书门下之宰辅,亦不过三品也。至于唐宫之规制,才人卤簿五十人也。
有书详载之曰——
后妃命妇以下车辇卤簿
内命妇四妃九嫔婕妤美人才人卤簿(太子良娣以下同)。清道二人,青衣六人(青衣,九嫔四人,馀并二人),偏扇、团扇、方扇各十六(九嫔十四,馀并十),行障三具(九嫔以下二具),坐障二具(九嫔巳下一具,并妇人执),厌翟车(九嫔翟车,婕妤以下安车,并驾二马,驭十人,九嫔以下八),内给使十六人(九嫔十四,馀并十人),从车六乘(九嫔四,馀并三乘),繖一、大扇二(九嫔已下无大扇),团扇二(内给使执),戟六十(九嫔四十,馀并二十)。(《文献通考 卷一百十九 王礼十四 后妃命妇以下车辇卤簿》)
按唐制,皇太子妃、亲王、文武职事官四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并长安县令、内命妇才人以上,外命妇四品以上,皆给卤簿。(《文献通考 卷一百十九 王礼十四 后妃命妇以下车辇卤簿》)
《通典》卷第一百七 礼六十七 开元礼纂类二 序例中
内命妇四妃九嫔婕妤美人才人卤簿太子良娣以下同
清道二人,青衣二人,青衣,九嫔四人,余并二人。偏扇、团扇、方扇各十六,九嫔十四,余并十。行障三具,九嫔以下二具。坐障二具,九嫔以下一具。并妇人执。厌翟车,九嫔翟车,婕妤以下安车,并驾二马。驭人十,九嫔以下八。内给使十六人,九嫔十四,余并十人。从车六乘,九嫔四,余并三乘。繖一,大扇二,九嫔以下无大扇。团扇二,内给使执戟六十。九嫔四十,余并二十。”
以上之据,可见斯唐时后宫才人卤簿五十人,斯唐宫之规制。
其中特以当言之者,乃按唐制,皇太子妃、亲王、文武职事官四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并长安县令、内命妇才人以上,外命妇四品以上,皆给卤簿。(《文献通考 卷一百十九•王礼十四  后妃命妇以下车辇卤簿》)此之一详注,方之唐廷宰辅之方居三品,可见内官才人之对照文武职事官之品位矣。
才人之属二十七世妇,于唐初至高宗武周之朝,皆司承旨。至以玄宗之朝,改司掌序燕寝,理丝臬,以献岁功焉。此之 “掌序燕寝,理丝臬,以献岁功焉” 亦多系虚掌。若宫中之职,唐初至盛唐之才人,居二十七世妇之,然虽列位号,不依世妇之职,实掌者,承旨也。(《唐六典 卷第十二 内官宫官内侍省 内官》“才人虽列位号,不依世妇之职”)
方之所言,才人出,车驾次第之卤簿五十余人也。即于宫中便行之时,亦当处有随人侍应者。太子随人更盛。宫中之地,即帝、后之者,独对之时亦鲜。况太子、备选内官、宫官,规制大妨,何时何地能得密语之机耶?”
“师师,唐宫既复如此,何以于则天皇后为未蒙恩之内官才人,与时之太子即后之唐高宗天皇大帝之事者,历数百年,闲言皆使不断也?”
“此般闲言,皆位卑权轻,不晓宫之主位之事者。妄自猜度,言之纷纷。若此般位卑权轻、不晓宫之主位之事、妄自猜度者既众,此般闲言自亦难绝。
玄宗时于唐太宗、高宗两朝则天皇后故事不明,是唐玄宗时之百官,于那宫之规仪,亦且不能详解也。”
“此话如何说底?”
“《唐六典》谓内官、宫官,此之区分,也则罢了。以凡内官、内人未经承恩于宫之内,皆为备选。若为宫官之属,则非备选,皆若宫之带发之尼也,入宫即难出宫,又非备选之身。君王择妻妾,非出常因,皆不于宫官属人择选。此历朝宫之常规。少有例外者。至于君王赐宫官于臣子,倒是有的。此若赐备选内官、备选内人、宫人与皇子、臣子,皆为常式。
至于备选内官、备选内人于何朝承恩,为何朝嫔御之理,此甚易解。譬若朝之更革,惟承恩之人或因崩逝君王之命非承恩随嫔御之例安置或自愿为安置者。此处之“随嫔御”,譬若新旧史唐书之载武才人“随嫔御之例出家”也。若为嫔御,当为“依嫔御之例出家”也。岂唐太宗一朝所有非宫官之属之入宫之女,于唐太宗崩逝之后,皆安排了却?高宗朝所有非宫官之属之宫之女,皆高宗朝重经择选入宫者?此事焉得可能?
唐宪宗元和十五年崩(公元820年)、唐穆宗长庆四年崩(公元824年)、唐敬宗宝历二年崩(公元826年)、唐文宗大和元年即位(公元827年)。元和十五年(公元820年)至大和元年(公元827年),凡七年间,历经四朝,若所有非宫官之属之宫之女,皆改朝即经安置,改朝即重择选,宫之非宫官之属之女动辄万余、数万,且七年间,安置再择选皆经三番,每番过万人之适龄女,此可能之否?唐诗有云“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全唐诗 卷四百十 行宫(一作王建诗)元稹》)”,是可见改朝之宫之女,多留宫中也。”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9-7,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9: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一 初学记(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9-7 14:11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 征召(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一 初学记(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一 初学记

“惟《唐六典》出,于内官未加详解,后世无学之人以凡内官者皆经承恩为嫔御,以武曌于唐太宗一朝为内官才人,即已于唐太宗一朝承恩者,便是一桩笑话。
《唐六典》先,徐坚亦著《初学记》,于后宫事多所涉典。徐坚于开元十七年卒,(徐)坚长姑为(唐)太宗(徐)充容,次姑为(唐)高宗(徐)婕妤(《旧唐书 卷一百二 列传第五十二 徐坚》),皇家贵戚,于后宫事多所详知。其所著《初学记》多涉汉、魏、晋后宫故典,可为内官非皆经承恩之一解也。
所谓无论唐、后唐等、乃至本朝,非皇亲国戚,即居内殿近臣,亦多于后宫事多不明也。”
“师师,《初学记》何等样书?”
“《初学记》系唐玄宗着张说、徐坚、韦述诸学士编撰。《大唐新语 卷九 著述第十九》(唐 刘肃)“(唐)玄宗谓张说曰:“儿子等欲学缀文,须检事及看文体。《御览》之辈,部帙既大,寻讨稍难。卿与诸学士撰集要事并要文,以类相从,务取省便,令儿子等易见成就也。”说与徐坚、韦述等编此进上,诏以《初学记》为名。赐修撰学士束帛有差,其书行于代。”
旧史《唐书》云“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徐坚)再迁左散骑常侍。其年,玄宗改丽正书院为集贤院,以坚为学士,副张说知院事,累封东海郡公。以修东封仪注及从升太山之功,特加光禄大夫。坚多识典故,前后修撰格式、氏族及国史等,凡七入书府,时论美之。(开元)十七年卒(公元729年),年七十馀。上深悼惜之,遣中使就家吊,内出绢布以赗之,赠太子少保,谥曰文。坚长姑为(唐)太宗(徐)充容,次姑为(唐)高宗(徐)婕妤,并有文藻。坚父子以词学著闻,议者方之汉世班氏。”(《旧唐书 卷一百二 列传第五十二 徐坚》)
徐坚生唐高宗登位初年,历高宗、武后、中宗、睿宗、玄宗五朝,又复此五朝之贵戚,故于宫中事,多所知。其著《初学记》言两汉魏晋前隋后宫事,尤者帝皇赐备选内官才人、备选内人、宫人与皇子朝臣事,多讽古意。阅《初学记》,不可不详此也。”

注:唐君王赐备选内官、备选内人、宫人与皇子、臣子之例——
《资治通鉴 卷一百八十五 唐纪一 武德元年》“先是,帝(隋炀帝)选骁健官奴数百人置玄武门,谓之给使,以备非常,待遇优厚,至以宫人赐之。”
《资治通鉴 卷二百四十五 唐纪六十一 开成元年》“李孝本二女配没右军,上(唐文宗)取之入宫。秋,七月,右拾遗魏謩上疏,以为:“陛下不迩声色,屡出宫女以配鳏夫。窃闻数月以来,教坊选试以百数,庄宅收市犹未已;又召李孝本女入宫,不避宗姓,大兴物论,臣窃惜之。昔汉光武一顾列女屏风,宋弘犹正色抗言,光武即撤之。陛下岂可不思宋弘之言,欲居光武之下乎!”上即出孝本女。擢謩为补阙,曰:“朕选市女子,以赐诸王耳。怜孝本女宗枝髫龀孤露,故收养宫中。謩于疑似之间皆能尽言,可谓爱我,不忝厥祖矣!”命中书优为制辞以赏之。”
《旧唐书 卷五十二 列传第二 后妃下 肃宗章敬皇后吴氏》“肃宗章敬皇后吴氏,坐父事没入掖庭。开元十三年,玄宗幸忠王邸,见王服御萧然,傍无媵侍,命将军高力士选掖庭宫人以赐之,而吴后在籍中。容止端丽,性多谦抑,宠遇益隆。”
《旧唐书 卷五十二 列传第二 后妃下 顺宗庄宪皇后王氏》“顺宗庄宪皇后王氏,琅邪人。曾祖思敬,试太子宾客;祖难得,赠潞州都督,封琅邪郡公;父颜,金紫光禄大夫、卫尉卿。后幼以良家子选入宫为才人,顺宗在籓时,代宗以才人赐之,时年十三。大历十三年,生宪宗皇帝,立为宣王孺人。顺宗升储,册为良娣。后言容恭谨,宫中称其德行。”
《旧唐书 卷五十七 列传第七 张长逊》“张长逊,雍州栎阳人也。…及征薛举,长逊不待命而至,以功授丰州总管,进封巴国公,赐以锦袍金甲。是时言事者以长逊久居丰州,与突厥连结;长逊惧,请入朝,拜右武候将军,徙封息国公,(唐高祖)赐以宫人、彩物千余段。”
《旧唐书 卷五十八 列传第八 长孙顺德》“长孙顺德,文德顺圣皇后之族叔也。祖澄,周秦州刺史。父恺,隋开府。顺德仕隋右勋卫,避辽东之役,逃匿于太原,深为高祖、太宗所亲委。时群盗并起,郡县各募兵为备。太宗外以讨贼为名,因令顺德与刘弘基等召募,旬月之间,众至万余人,结营于郭下,遂诛王威、高君雅等。义兵起,拜统军。从平霍邑,破临汾,下绛郡,俱有战功。寻与刘文静击屈突通于潼关,每战摧锋。及通将奔洛阳,顺德追及于桃林,执通归京师,仍略定陕县。高祖即位,拜左骁卫大将军,封薛国公。武德九年,与秦叔宝等讨建成余党于玄武门。太宗践祚,真食千二百户,特赐以宫女,每宿内省。”
《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李君羡者,洺州武安人也。初为王世充骠骑,恶世充之为人,乃与其党叛而来归,太宗引为左右。从讨刘武周及王世充等,每战必单骑先锋陷阵,前后赐以宫女、马牛、黄金、杂彩,不可胜数。太宗即位,累迁华州刺史,封武连郡公。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9-13,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9-20 20: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二广平郡王(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9-13 19:53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一 初学记(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二 广平郡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二 广平郡王

“师师。则天皇后第一子孝敬皇帝说是永徽三年生。此事似乎——”
“似乎甚麽?”
“唐太宗皇帝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崩,守制三年之丧。如何则天皇后第一子孝敬皇帝是永徽三年生也?斯事似乎于礼制麽——”
“则天皇后第一子孝敬皇帝永徽三年生,斯事于礼制并未有不合之处也。”
“师师,此如何解得?”
“唐太宗皇帝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崩,守制三年之丧。然唐高宗皇帝为唐太宗皇帝所守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也。此初唐之规制,亦经唐太宗皇帝崩逝之时,朝臣议定。故唐太宗皇帝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崩,至永徽二年六月,已过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也。设若唐太宗皇帝崩逝后,则天皇后以未蒙恩之承旨才人,随嫔御之例出家,至唐高宗皇帝三年之丧二十五月守制期满,复迎归宫中。至永徽二年八月初成孕,则末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按医者之所言,凡二十八日为怀胎一月计,十月怀胎者,自孕日之前之月事初历二百八十日也。永徽二年有闰九月,则末至永徽三年三月末四月初即足十月分娩。胎儿常有早产说。若永徽三年正月初分娩,即孕六月余也。胎儿凡怀胎六月约一百七十日生产,亦常有存活之例。
故唐太宗皇帝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崩,唐高宗皇帝守制三年之丧二十五月,至永徽二年六月过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守制期。则天皇后第一子孝敬皇帝乃于永徽三年生,斯事无可怪处。全合礼制也。”
“师师,永徽二年有闰九月麽?”
“自然有之。”
“斯永徽二年有闰九月之文证极多。若例之一,《开元释教录 總括群經錄上之八》沙門釋法琳 大乘成業論一卷(見內典錄世親菩薩造第二出與業成就論同本永徽二年閏九月五日於大慈恩寺翻經院譯沙門大乘光筆受)。
若例之二,旧史《唐书》(《旧唐书 卷四 本纪第四 高宗上》)“(永徽二年)九月癸巳,改九成宫为万年宫,废玉华宫以为佛寺。闰月辛未,颁新定律、令、格、式于天下。”
若例之三,《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永徽二年九月)闰月,长孙无忌等上所删定律令式。”
若例之四,《唐会要 卷第八十八 仓及常平仓》“永徽二年闰九月六日敕。义仓据地收税。实是劳烦。宜令率户出粟。上下户五石余各有差。”
皆详载也。历历在目者。何之奇?”

“师师,又有人以则天皇后于年少之张易之张昌宗有莲花六郎之言语,以为涉于私情。师师何以为非也?”
“那则天皇后于年少之张易之张昌宗有莲花六郎之言语,不过系常人见人间俊俏郎君,言语赞得几句。斯亦世间常事。关甚麽私情?譬若官家(宋徽宗)子广平郡王(南宋高宗)今载年方十余,师师我见那广平郡王(南宋高宗)风姿俊逸。官家(宋徽宗)若问我年方十余之广平郡王(南宋高宗)如何?我赞得声“其人(广平郡王,即后之南宋高宗)风姿特秀,对之如沐春风”。难不成便系我爱怜那广平郡王(南宋高宗)不成?不过系见俊逸年少,乃有赞之之言。此言语,无关私情。若以为私之,者般讲来,人皆不得赞那年少郎了。你观那《世说新语》,赞年少郎君者何其多也。那言语讥讽则天皇后赞年少张易之张昌宗者,不过无聊轻薄之辈,万莫理会。理会得,反添了他薄面了。”
“师师,那年方十余之广平郡王(南宋高宗)当真风姿俊逸麽?”
“确是风神俊朗。”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9-20,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9-28 08: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三 乳母(作者:石淇文亦名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9-20 20:46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二 广平郡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三 乳母(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三 乳母

“师师,世间于有唐之朝,后宫规制,议论极多。岂有唐一朝,后宫规制究乱之否?”
“有唐一朝,内命妇、外命妇体制森然。至唐末后唐诸国,方始乱之。爰至本朝(即宋朝,即北宋),诸多乱序矣。”
“此话怎般样说得?”
“有唐一朝,内官之列,皆为备选。宫官大率若宫之带发之尼。至于外命妇者,皆无涉帝王也。此内命妇、外命妇体制森然之例证一。
《唐会要 卷三 杂录》,天祐二年九月六日。內出宣旨。乳母楊氏可賜號昭儀。乳母王氏。可封郡夫人。第二乳母先帝已封郡夫人。可準楊氏例改封。中書奏議。言乳母古無封夫人賜內職之例。近代因循。殊乖典故。昔漢順帝以乳母宋氏為山陽君。安帝乳母王聖為野王君。當時朝議。猶或非之。惟中宗封乳母于氏為平恩郡夫人。尚食高氏為蓨國夫人。今國祚中興。禮儀革舊。臣等商量。楊氏望賜號安聖君。王氏福聖君。第二王氏康聖君。從之。
又有
请改定乳母封号奏(天祐二年九月中书门下)
伏以奶婆杨氏等,保持夙宵,善养劳苦,且隆恩泽,以报勤劬。窃以事体参详,合陈管见。臣闻周制宫职,夫人只列三人,汉氏後宫之号,十有四位。元帝时置昭仪,位视丞相,秩比诸侯王。至於列妾,纵称夫人,亦无裂土割郡之号。以乳母郭徵卿、胡维,著保养宣帝之功,後子孙只受厚赏,而无封爵之号。且帝外祖母封博平君,非乳母之例。後汉顺帝封阿母宋氏为山阳君,则致汉阳地震。安帝时封乳母王氏为野王君,亦致地震京师。其时中正上言,亦以封爵过当,乃贻厥咎,非叶高祖山河之约。至晋室中兴,乳母阿苏有保元帝之功,赐号保帝圣君。既非爵邑,又彰其功。爰择美名,在理甚当。至高齐陆令萱,以乾阿奶授封郡君,寻乱制度。中宗神龙元年,封乳母于氏为平恩郡夫人。景龙四年,封尚食高氏为蓨国夫人,封爵之失,始自於此。後睿宗下诰封玄宗乳母莫氏为夫人,窃以中宗朝政归韦氏,睿宗朝驾蹑轩辕,当时无复纪纲,历载寖为讹弊。伏以陛下重兴宝运,再阐丕图。奉高祖太宗之旧,行往代前贤故事。克臻至道,以显中兴,庶彚提纲,众务毕举。今者进封保母为郡夫人,再至加恩,须至封国夫人。窃以妇人无爵,从夫之爵,以赏功勋则命爵。又四方多事,方注意公卿,以勋劳昭著者。室家爵邑自郡夫人。今则宣授乳母为郡夫人,加恩必及列土。朝廷大柄,以爵禄为主,命爵不定其等差,则天下之人无以为贵。以为贵功则封比砺山,荣室则爵同乳母。臣等窃意有室家者实耻之。况四海九州之内,有功劳安社稷勋贤,得不对室家惭於所命之爵?其所封乳母杨氏、王氏,臣等参详,望赐厘革。虽居湿推燥,毕彰保养之勤,但胙土分茅,且异疏封之例。况昭仪内侍燕寝,位列宫嫔;夫人则亚列妃嫱,供奉左右。窃按《仪礼》:乳母缌。以其名母,方有缌服。今则不可以嫔御之号,增荣於阿保,揆於礼文,有乖事体。宜加眷佑,当树鸿私,永示规程,以报寰宇。臣等商量:奶婆杨氏望赐号「安圣君」,奶婆王氏望赐号「福圣君」,第二奶婆王氏望赐号「康圣君」。(《全唐文 唐卷九百六十八 请改定乳母封号奏》)
是具言有唐一朝内命妇、外命妇体制,之森然也。
逮至吾之宋(指宋朝,北宋)麽,就不好说得了。”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9-28,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5 08: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六十四猫者武之象(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9-28 08:55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三 乳母(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四 猫者武之象(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四 猫者武之象

“师师,《集古录目》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二月欧阳文忠公(欧阳修)之子欧阳棐记《集古录目》系欧阳文忠公命其(欧阳棐)编录。《集古录目》序亦欧阳文忠公(欧阳修)撰。其《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司列少常伯李安期撰,前戎卫兵曹参军殷仲容八分书。夫人名顺,字(缺一字)则,太原寿阳人。武后之妹,司卫卿贺兰安石之妻。封韩国夫人,追赠郑国,碑以乾封三年立。如何《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记韩国夫人为武后之妹也?何得此误?”
“斯未为奇。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碑立于唐乾封年间,距《集古录目》编撰时日过四百年矣。碑文年月为久,字迹磨糊所在难免。若碑文之“姊”字笔划之小竖笔划处有所湮灭,则“姊”字将误以为“妹”字也。故《集古录目》于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碑立过四百年后,记“姊”字为“妹”。可解矣。”
“师师,虽如此说,如何可确定韩国夫人乃姊、则天皇后乃妹乎?”
“斯事有《大云经疏》为证。《大云经疏》言则天皇后应帝位之谶言时曾有“离(狸)猫为你(武曌)守四方”句云云。其《大云经疏》文内复解之曰““离(狸)猫为你(武曌)守四方”。《易》曰:离者明也。位在南方,又是中女,属神皇南面而临天下,又是文明之应也。猫者,武之象,武属圣氏也。(《敦煌宝藏 第47册 500页》敦煌写本《大云经疏》(斯六五0二号  大云经疏)“离猫为你守四方”)”《大云经疏》系为则天皇后应谶讳登帝而作。此处“位在南方,又是中女。”中女者,仲女也,次女也,第二女也。乃则天皇后行第二女之明证。
故言,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行一,则天皇后行二。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乃则天皇后姊。”
“师师,此《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可信之否?新旧史《唐书》、《资治通鉴》皆记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之夫名贺兰越石。如何《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记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乃司卫卿贺兰安石之妻?”
“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之夫名司卫卿贺兰安石,亦还有一证,是《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记贺兰敏之“父安石,袭爵应山县开国男,赠卫尉卿、户部尚书、驸马都尉、韩国公。”则末此《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所记韩国夫人即郑国夫人武氏之夫名,皆司卫卿贺兰安石。可为相互之证也。”(注:《新中国出土墓志 陕西(一)上 一一三 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 景龙三年(公元709年)八月十八日》1964年陕西咸阳市周陵乡出土《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记贺兰敏之“父安石,袭爵应山县开国男,赠卫尉卿、户部尚书、驸马都尉、韩国公”)”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10-5,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2 08: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五作伪之一二(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0-5 08:59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四 猫者武之象(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五 作伪之一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五 作伪之一二

“师师,你读甚麽,无端感喟起来。”
“吾叹后人为文之作伪也。”
“何文后人作伪?”
“斯有《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墓志之铭)》(《全唐文补遗 第二辑 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
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墓志之铭)
有唐韩国夫人王氏,其本太原人也。幼有容色,既笄而中选入宫。我皇御极之初,特承恩泽。禀兰蕙之芳姿,挺琼瑶之瑞质,朗澈闲澹,迥然出尘。处宠贵而益谦,持礼教以垂训。至於保恭默之道,知节俭之风,虽古之慎夫人,无以过也。而又识满盈之理,审荣辱之机。常以止足为戒,又见其班婕妤之不若也。故得侍宠十有余年,而未尝居有过之地。上将欲表其贤德,增其懿号,以光彤史,以彰茂范。无何,遘膏盲之疾,针砭药饵,靡不攻疗。风焰难驻,竟无所瘳。以咸通十一年七月十八日薨於大内,享年廿有六,赠德妃。噫!人生於天地之中,不免於襁褓者多矣。妃之寿虽不及乎中年,而早备椒房之选,承圣明之恩,捧日月之光辉,被雨露之宠渥,荣及宗族,则一日为足矣,而况炫耀於十年之间者哉。一朝奄然,亦又何恨。孕贵子三人:长曰昌宁公主,次曰七郎,次曰八郎,皆婉顺聪晤,生知孝谨,圣上念深令淑,痛轸宸衷,乃命有司,卜用咸通十二年正月甘五日,俾高品王从肄监护,葬於京兆府万年县崇道乡夏侯村,礼也。呜呼!蕣华方秀,忽败於严霜;桃萼正春,遽凋於急景。雀钗遗耀,象簟生尘,乃出嫔御於壶 帷,设奠酹於阡陌。大备送终之礼,将安永诀之□。复命词臣,纪其令德,俾刻贞石,用光泉台。铭曰:
天付芳规,神资淑质,德被闺壶,庆连云日。貌掩瑶华,恩崇桂室,兰含异芳,不如椿年。珠为至宝,或沉下泉,未及中寿,俄随逝川,幽穸一闭,神其安焉。(《全唐文补遗 第二辑 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
须知唐懿宗生数子。德妃封号,居内官一品。葬之为文,自有之。安可能于墓志铭序之官家文字上曰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孕贵子三人:长曰昌宁公主,次曰七郎,次曰八郎。称帝皇子七郎、八郎。观历代之官家正式墓铭,亦无称皇子曰“七郎、八郎”之不伦不类言语也。官家(官家之称,其一若称帝皇。其二称官之属也。)若解得为此文字,真非中书门下,是愚痴稚子初学属文也。此《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墓志之铭)》文必后人伪托。其言德妃王氏先以韩国夫人得封,亦为谎。唐之史书从无有记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之事者。
又有伪《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全唐文补遗》第三辑 二五八页)
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节选)
维咸通六年岁次乙酉四月辛亥朔十九日己巳,楚国夫人杨氏薨于大内,享年三十有二。皇帝(唐懿宗)震悼,不视朝者一日,越翌日,赠贵妃。以其年七月廿三日,葬于万年县崇道乡夏侯村,礼也。……(《全唐文补遗 第三辑 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 二五八页)
此伪《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开篇乃言“楚国夫人杨氏薨于大内,享年三十有二,皇帝(唐懿宗)震悼,不视朝者一日,越翌日,赠贵妃。”此真农家所言,非学士之为文者之言也。相关唐之史书亦从未载贵妃杨氏曾封楚国夫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10-12,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22: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六 作伪之三(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0-12 08:56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五 作伪之一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六 作伪之三(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六 作伪之三
“至于伪称宣宗亲为文之《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并序 御制》《唐代墓志汇编 大中○五五 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并序 御制2291页》)
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并序 御制
周官天子立六宫,始有三夫人之位。汉因秦制,内职叙夫人之班,魏晋以还,多遵故事,所以昭显妇顺,明章内治,必用德授,以为教先,斯则关雎鹊巢之本,国风王化之端也。南安郡夫人赠才人姓仇氏,爰自牧香之后,率多闻人,由本部疏封,锡汤沐之邑,初以才貌,选充后宫。吾擢居宠遇,行止侍随,贞孝罕俦,懿范殊古,尔仪标九嫔,行备四德,含徵挺烈,执柔处谦,玉洁而朝霞共鲜,兰薰而月桂争馥。而又婉嬺顺意,幽闲持心,深诫繁华,偏兹窈窕。暨钓筐奉职,褕翟荣身,不以渥恩自矜,不以贵秩自满。雀钗成礼,膺晋代之规模,象簟称奇,鄙汉时之侈丽。故能令则列于彤管,善誉溢于椒涂,蕴是芳猷,著为则躅。彼卫宫知德,远察轮辕之音,齐孟堕车,不忘环佩之响,方兹蔑如也。既蹈淑慎,宜登遐延,美蘩沚之前修,叹蕣英之遽夭,期享寿之龄年,固辅佐之多岁。岂料秾华二纪,膏肓忽侵,未涉踰旬,蓐祸斯至。悲降年不永,难驻蕙风,嗟悼已深,念不及矣。呜呼,弱女尚,一男才生,付托而谁,弃之何速?吾(唐宣宗)怀伤叹,加以涕零,感想恸之,哀尔长往。以大中五年五月十八日,殁于宫中,时年廿四。呜戏!尔生于华宗,被此显秩,存有懿德,殁有殊荣,可谓无恨于初终矣。以其年八月四日,葬于京兆府万年县崇道乡只道里。铭曰:
仇氏簪缨,蝉联在昔,乃生蕙质,来备宫职。阅史何箴,披图比德,嘉此韶茂,隆于典则。旄旗洛浦,云雨阳台,帝庭蹔住,仙客终迴。秘殿长别,新阡逈开,百龄共尽,万古同哀。垅树行兮宿草生,春风罢兮秋月明,年来兮岁往,留闺范于松铭。《唐代墓志汇编 大中○五五 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并序 御制2291页》)
仇氏赠才人之位,文中哀悼之言,有“呜呼,弱女尚,一男才生,付托而谁,弃之何速?吾(唐宣宗)怀伤叹,加以涕零”之句。
然焉有帝王之家,帝王尚在,称卒逝之人所生一女、一子付托而谁者。况帝王属御制墓志铭,不自称乎“朕”,而自称乎“吾”焉有若是之理?此称御制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必伪也。况相关唐之史书亦从未载才人仇氏曾封南安郡夫人。
如前所言,此三者,其之一,《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墓志之铭)安可能于墓志铭序之官家文字上言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孕贵子三人:长曰昌宁公主,次曰七郎,次曰八郎。称帝皇子七郎、八郎。观历代之官家正式墓铭,亦无称皇子曰“七郎、八郎”之不伦不类言语也。其言德妃王氏先以韩国夫人得封,亦为谎也。相关唐之史书从无有记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之事者。
其之二,《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然焉有帝王之家,帝王尚在,称卒逝之人所生一女、一子付托而谁者。况帝王属御制墓志铭,不自称乎“朕”,而自称乎“吾”。焉有若是之理?此称御制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必伪也。况相关唐之史书亦从未载才人仇氏曾封南安郡夫人。
其之三。《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言“楚国夫人杨氏薨于大内,享年三十有二,皇帝(唐懿宗)震悼,不视朝者一日,越翌日,赠贵妃。”此真农家所言,非学士之为文者之言也。相关唐之史书亦从未载贵妃杨氏曾封楚国夫人。
此三者墓铭《故德妃王氏墓志铭并序(大唐故韩国夫人王氏赠德妃墓志之铭)《故南安郡夫人赠才人仇氏墓志铭》《故楚国夫人赠贵妃杨氏墓铭并序》为文属意,片段之者,皆有非内朝为文者之所文之体之言也。
故曰,此三墓铭皆为伪也。
“师师,哪里作得那般多的伪。”
“此又何奇。历朝作伪,皆不鲜见。亦所谓司空见惯浑闲事者也。”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10-19,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6 10: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七 素面(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0-19 22:04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六 作伪之三(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七 素面(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亦名若兰,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七 素面
“师师,说开元初,从驾宫人骑马者,皆著胡帽,靓妆露面,无复障蔽。士庶之家,又相仿效,帷帽之制,绝不行用。俄又露髻驰骋,或有著丈夫衣服靴衫,而尊卑内外,斯一贯矣。”(《旧唐书 卷四十五 志第二十五 舆服》)真如此耶?”
“确然如此。旧史《唐书(旧唐书)卷四十五 志第二十五 舆服》便载的此。
唐會要 卷三十一 舆服上章服次第》(开元)十九年六月敕……帽子皆大露面不得有掩蔽。正朝會及大禮陳設事。緣供奉官攝官者。並依攝官服之。
是开元时士庶之家之女子,皆靓装露面,无复障蔽者。甚乃露髻驰骋,或着男子衣服靴衫。又着胡服。就则天皇后那会儿时,太平公主就爱着男子衣服靴衫也。新史《唐书(新唐书)卷三十四 志第二十四 五行一》记唐时“高宗尝内宴,太平公主紫衫、玉带、皂罗折上巾,具纷砺七事,歌舞于帝前。帝与武后笑曰:“女子不可为武官,何为此装束?”便则天皇后冬日里亦好以赭黄罗上银泥袄子以燕居。宫内御侍之宫人,无品级内人,着男子衣服靴衫者,不知凡几。上至皇后嫔妃内官宫官,下至普通内人宫婢,士庶之家之女子,皆有之,未之奇也。前汉、魏晋,乃至前隋、唐,皆如此,不稀奇的。”
“前汉、前隋亦有之麽?这个——”
“自然旧有之。《中华古今注卷中》“宫人披袄子,盖袍之遗象也。汉文帝以立冬日,赐宫侍承恩者及百官披袄子,多以五色绣罗为之,或以锦为之,始有其名。(前隋)炀帝宫中,有云鹤金银泥披袄子。则天(皇后冬日里)以赭黄罗上银泥袄子以燕居。皆记其事者。
“吾记旧史《唐书(旧唐书) 卷四十五 志第二十五 舆服》载龙朔二年,司礼少常伯孙茂道奏称:“旧令六品、七品着绿,八品、九品着青,深青乱紫,非卑品所服。望请改八品、九品着碧。朝参之处,听兼服黄。”从之。总章元年,始一切不许着黄。上元元年八月又制:“一品已下带手巾、算袋,仍佩刀子、砺石,武官欲带者听之。文武三品已上服紫,金玉带。四品服深绯,五品服浅绯,并金带。六品服深绿,七品服浅绿,并银带。八品服深青,九品服浅青,并鍮石带。庶人并铜铁带。”
………
(然)既不在公庭,而风俗奢靡,不依格令,绮罗锦绣,随所好尚。上自宫掖,下至匹庶,递相仿效,贵贱无别。”
这总章元年,一切不许着黄。师师,此说麽,似乎——”
“旧史唐书(《旧唐书》)所以言总章元年,始一切不许着黄者。《唐会要 卷三十一 舆服上 章服品第》记乃为时洛陽縣尉柳延服黃夜行。為部人所毆。高宗(上)聞之。以章服紊亂。故以此詔申明之。朝參行列。一切不得著黃也。此亦见于《册府元龟卷六十 帝王部 立制度一》先是,九品以上入朝参及视事听兼服黄。雒阳尉柳延夜行,为部人所殴。帝闻之,以章服错乱,下诏申明之,自此朝参行列一切不许著黄。乃朝参之时不许着黄,非皆不许着黄也。
《唐会要卷三十一 舆服上 杂录》记(太和)六年(太和六年,公元832年)六月敕。詳度諸司制度條件等。禮部式。親王及三品已上。若二王後。服色用紫。飾以玉。五品已上。服色用朱。飾以金。七品已上。服色用綠。飾以銀。九品已上。服色用青。飾以鍮石。應服綠及青人。謂經職事官成。及食祿者。其用勳官及爵。直司依出身品。仍聽佩刀礪紛帨。流外官及庶人。服色用黃。飾以銅鐵。
即总章元年,禁朝参行列,一切不得着黄。至乎唐时士庶之服色,按《唐会要卷三十一 舆服上 杂录》之所载。(太和)六年(太和六年,公元832年)六月敕。即若流外官、庶人,服色用黄者,皆不禁之。”
“原来唐时并不禁士庶着黄。不过总章元年,禁朝参之列着黄也。竟是如此之意。”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亦名若兰,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字(2019-10-26,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08: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六十八 秋事(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0-26 10:16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七 素面(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亦名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八 秋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亦名若兰,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八 秋事
立秋。李师师。
“师师,今儿立秋,有一事正说来好笑。也不知哪朝谁人定下官家(皇家)立秋宫中仪轨,谓立秋日,太史局委官吏于禁廷内,以梧桐树植于殿下,俟交立秋时,太史官穿秉奏曰:秋来。其时梧叶应声飞落一二片,以寓报秋意(《梦梁录 卷四 七月(立秋附)》)
实在世间梧叶黄落最晚,至冬方且渐落。定仪轨者不知。结果每载至立秋日,俟交秋时,梧叶皆难为落。太史官至此时,无有不暗下不耐者。众人皆笑。”
“斯事我亦听闻。说是唐时太平公主宫中戏玩,与侍儿议定,立秋日若魏晋时般读时令,且兴的新意头,称叶落报秋。又以唐时宫中多种梧桐,故定的梧桐叶落报秋声,以为玩乐。实在梧叶难落,遂不为太平公主所取。至本朝官家(皇家)宫中以为仪轨,太史局皆知不妥,又不好语破。故每载至立秋日报秋时,太史官皆觉烦恼。说来亦真好笑人也。”
(注:读时令,1、(《唐会要 卷二十六 讀時令》)自魏晉已來。創有此禮。每歲立春。立夏。大暑。立秋。立冬。常讀五時令。帝升禦坐。各服五時之色。尚書令已下就位。尚書三公。即奉時令就位伏讀。凡五時皆如之。所以祇迓天和。至(南北朝时南朝)宋朝(此处之宋朝指南北朝时南朝宋)亦行斯禮。此後尋廢。
2(《隋书 卷九 志第四 礼仪四》)后齐立春日,皇帝服通天冠、青介帻、青纱袍,佩苍玉,青带、青袴、青袜舄,而受朝于太极殿。尚书令等坐定,三公郎中诣席,跪读时令讫,典御酌酒卮,置郎中前,郎中拜,还席伏饮,礼成而出。立夏、季夏、立秋读令,则施御座于中楹,南向。立冬如立春,于西厢东向。各以其时之色服,仪并如春礼。)
“又有世传“虢国夫人游春图”,师师,你可知底?”
“说的甚“虢国夫人游春图”,吾观非真也。想那天宝至今过三百余载,其时宫中物漫散本朝,何等奢靡富丽,岂寻常富贵人家可想见?天宝时杨氏那般样蒙贵宠,世间珍奇皆若瓦砾。那“虢国夫人游春图”却寻常衣裳,虽以马上,不便盛加容饰,然亦不当以为此,直若寻常官宦人家般样。此“虢国夫人游春图”一着识见人观,便知非天宝时宫中人画,亦非深悉天宝宫中体制人之所为。有甚值言语处?想来那画师不过寻常一村人也,故画得恁般样底。若天宝时宫中贵宠人见,心下不知怎生般样笑呢。再不要言它。免人以为痴也。”
“则末是这般样底麽?师师?”
“自然是这般样底。”
“师师,你可读过章怀太子李贤之《黄台瓜辞》?”
“旧史《唐书》载“泌因奏曰:“臣幼稚时念《黄台瓜辞》,陛下尝闻其说乎?高宗大帝有八子,睿宗最幼。天后所生四子,自为行第,故睿宗第四。长曰孝敬皇帝,为太子监国,而仁明孝悌。天后方图临朝,乃鸩杀孝敬,立雍王贤为太子。贤每日忧惕,知必不保全,与二弟同侍于父母之侧,无由敢言。乃作《黄台瓜辞》,令乐工歌之,冀天后闻之省悟,即生哀愍。辞云: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犹尚可,四摘抱蔓归。”(《旧唐书 卷一百一十六 列传第六十六 肃宗代宗诸子》)
惟此《黄台瓜辞》,伪诗也。是后来臣对后来君欲有所劝谏,杜撰之诗。
武后长子孝敬皇帝崩逝先,上元二年(公元675年)正月甲寅,荧惑犯房。占曰;“君有忧。”一曰;“有丧。”(《新唐书 卷三十三 志二十三 天文三 月五星凌犯及星变》,亦见之《旧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高宗下》“二年春正月甲寅,荧惑犯房。”)曾先以为所指唐高宗。《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二 唐纪十八 上元二年》载(上元二年,675年)“五月,戊申,下诏:“朕(唐高宗)方欲禅位皇太子,而疾遽不起,宜申往命,加以尊名,可谥为孝敬皇帝。”是详孝敬皇帝之疾笃,唐高宗、武后乃欲禅位以缓孝敬皇帝之疾。虽然如此,未久,孝敬皇帝卒逝。(《旧唐书 卷八十六 列传第三十六高宗中宗诸子》“上元二年,太子从幸合璧宫,寻薨,年二十四。制曰:“皇太子……自琰圭在手,沉瘵婴身,顾惟耀掌之珍,特切钟心之念,庶其痊复,以禅鸿名。及腠理微和,将逊于位,而天资仁厚,孝心纯确,既承朕命,掩欻不言,因兹感结,旧疾增甚。亿兆攸系,方崇下武之基;五福无徵,俄迁上宾之驾。……
是则天皇后从未杀孝敬皇帝也。故谓,一摘使瓜好,至无稽言也。一摘非真实,遑论再摘、三摘之论也。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亦名若兰,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字(2019-11-2,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09: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六十九 宫官(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1-2 08:57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八 秋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亦名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六十九 宫官(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亦名若兰,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六十九 宫官
“师师,有闻唐宫官之者,譬若宫之带发之尼。斯事确然麽?”
“斯事确然。斯事有唐德宗时宋家姊妹——五宋之故典。
新史《唐书》载:尚宫宋若昭,贝州清阳人,世以儒闻。父廷芬,能辞章,生五女,皆警慧,善属文。长若莘,次若昭、若伦、若宪、若荀。莘、昭文尤高。皆性素洁,鄙薰泽靓妆,不愿归人,欲以学名家,家亦不欲与寒乡凡裔为姻对,听其学。若莘诲诸妹如严师,著《女论语》十篇,大抵准《论语》,以韦宣文君代孔子,曹大家等为颜、冉,推明妇道所宜。若昭又为传申释之。
贞元中,昭义节度使李抱真表其才,德宗召入禁中,试文章,并问经史大谊,帝咨美,悉留宫中。帝能诗,每与侍臣赓和,五人者皆预,凡进御,未尝不蒙赏。又高其风操,不以妾侍命之,呼学士。擢其父饶州司马、习艺馆内教,赐第一区,加谷帛。
元和末,若莘卒,赠河内郡君。自贞元七年,祕禁图籍,诏若莘总领,穆宗以若昭尤通练,拜尚宫,嗣若莘所职。历宪、穆、敬三朝,皆呼先生,后妃与诸王、主率以师礼见。宝历初卒,赠梁国夫人,以卤簿葬。
若宪代司祕书,文宗尚学,以若宪善属辞,粹论议,尤礼之。大和中,李训、郑注用事,恶宰相李宗闵,谮言因驸马都尉沈仪厚赂若宪求执政。帝怒,幽若宪外第,赐死,家属徙岭南。训、注败,帝悟其谗,追恨之。
若伦、若荀早卒。廷芬男独愚不可教,为民终身。《新唐书 卷七十七 列传第二 后妃下 尚宫宋若昭》)
大和中,“李训、郑注始用事,疾德裕,共訾短之。乃罢德裕,复召宗闵知政事,进封襄武县侯,恣肆附托。会虞卿以京兆尹得罪,极言营解,帝怒叱曰:“尔尝以郑覃为妖气,今自为妖耶?”即出为明州刺史,贬处州长史。训、注乃劾宗闵异时阴结驸马都尉沈仪、内人宋若宪、宦者韦元素、王践言等求宰相,且言:顷上有疾,密问术家吕华,迎考命历,曰:‘恶十二月。’而践言监军剑南,受德裕赇,复与宗闵家私。”乃贬宗闵潮州司户参军事,仪逐柳州,元素等悉流岭南,亲信并斥。(《新唐书 卷一百七十四 列传第九十九》)
时之诏书三贬李宗闵潮州司户制
交结凶邪。叨取荣显。奸险隂慝。因事尽彰。顷为吏部侍郎。令沈仪于内人宋若宪处。密求宰相。及事蹤败露。文字犹存。阅视之际。良深叹骇。既专枢柄。益附私党。附下罔上。废义灭公。言多矫诬。动挟欺诈。伤风败政。负我何深。案诸刑章。法在无赦。尚以早经任使。赐以全生。投之裔夷。实我恩贷。呜呼。知人则哲。朕方自咎。为臣茍进。当鉴于斯。百尔君子。宜体予意。(《唐大诏令集 卷五十七 三贬李宗闵潮州司户制》,亦见于《全唐文 唐卷七十 贬李宗闵潮州司户制》)
新史《唐书》言,宋若宪代司祕书,文宗尚学此之司祕书,譬若太宗、高宗时之才人承旨之职也。
宋氏五姐妹宋若莘最长,次为宋若昭宋若伦、宋若宪、宋若荀。贞元四年(公元788年),昭义节度使李抱真表荐以闻。德宗俱召入宫,试以诗赋,兼问经史中大义,深加赏叹(《旧唐书 卷五十二 列传第二 后妃下 女学士尚宫宋氏》)贞元七年(公元791年),祕禁图籍,诏宋若莘总领,又同时入宫者五人,宋若宪大和九年(公元835年)卒(《资治通鉴 卷二百四十五 唐纪六十一 大和九年》(大和九年,公元835年)八月,丙子,又贬李宗闵潮州司户,赐宋若宪死)以时推之,即宋若宪于宫中之所度时年过47年之久,则末宋若宪卒之年,当六十左近也。时唐文宗方二十六、七,决无可能以方二十六、七之帝王宠幸六十左近之老妇理。年方二十六、七之文宗所下三贬李宗闵潮州司户制《唐大诏令集 卷五十七 三贬李宗闵潮州司户制以罪赐死之年六十左近之宋若宪,所以非官称,而名年六十左近之书宋若宪之内人宋若宪者。是以宫中有职者降罪,称内人贬庶之意也。亦内人乃普通宫婢宫人之称之一证也。
宋氏五姐妹中,一者,元和末,宋若莘卒,赠河内郡君。
二者,宋若昭卒,赠梁国夫人,以卤簿葬。二者卒之官赠皆外命妇之称,非承恩者也。
三者,宋若宪自唐德宗、唐顺宗、唐宪宗、唐穆宗、唐敬宗、唐文宗,历事六朝,宋若宪若经先朝蒙恩,如何六十余时得为年方二十六、七之唐文宗之书承旨之职也。此亦可为宫之女官多有未经承恩之一例证。譬之若唐太宗皇帝之承旨才人武曌之未经承恩也。
四、五者,若伦、若荀早卒,不论。
以上唐之宋氏五姐妹入宫之为女官至卒,皆未经承恩也。
此宫之称女官、内人者,非即为承恩女官、承恩内人之详例证。以或为宫官、或为未承恩内官、未承恩内人也。”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亦名若兰,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字(2019-11-2,于江西九江市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11-16 05:16 , Processed in 0.014343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