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5 13: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五十 妃薨(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7-25 13:07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九 恃宠(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九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 妃薨(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五十 妃薨

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寿王母惠妃薨。谥曰贞顺皇后。寿王依礼守制。

贞顺皇后哀册文
维开元二十五年岁次丁丑十二月庚子朔七日丙午,惠妃武氏薨於兴庆宫之前院,移殡春宫丽正殿之西阶。粤翌日,乃命有司持节册谥曰贞顺皇后,以旌德饰终也。洎明年春二月己亥朔二十二日庚申,将迁座於敬陵,礼也。启攒涂於春禁,候重门於初旭,转灵卫於金根,缅哀怀於上国。亦既有命,铭於贞王。其词曰:
《风》之始者,(阙二字)备内。职选才淑,政兼翊戴。化锡丕祉,繁华锺美。我天后之从孙,周桓王之季子。於渭之涘,重开戚里。鹓鸾飞翔,珮玉锵锵。自婕妤而三命,乃率先於雁行。出言有章,彤管有光。孝慈之心,谅自天启。鞠育孙幼,恩流恺悌。七子既均,六宫有礼。贵主三分於外馆,贤王两辟於朱邸。彼阴教兮惟微,承日月之光辉。辅圣人之至德,故动用而无违。骊谷汤泉,天行暮律。属车之内,陪游之日。孰谓荡邪,兹焉遇疾。(阙)焚香山,以邀元吉。却届重城,弥留永毕。思勿药之有喜,痛还年之无术。呜呼哀哉!览旧馆兮洞开,践芳尘兮徘徊。指甘泉之画像,谓德容之在哉!自昔层城之宫,椒风之殿,获遇明主,是矜邦媛。有平生之渥恩,无沦没之馀眷。况贞顺之宠锡,伊往古而莫见。卜兆考常,三龟既良。园陵苍苍,在国之阳。傍芙蓉而左转,怨桃李之春芳。风卷旌旆,繁笳委咽。中使护道,懿亲辞诀。山藏玉衣,地留金穴。惟清灞之永矣,流国风而不竭。呜呼哀哉!(《全唐文 唐卷三百五 贞顺皇后哀册文》)

又年。册忠王为皇太子。
册忠王为皇太子文
维开元二十六年,岁次戊寅,七月戊寅朔,二日己卯,皇帝若曰:於戏!受天命者,皇王之业大。为国本者,储副之位崇。所以上承宗祧,下固黎献。咨尔开府仪同三司单于大都护河东河北道行军元帅朔方军节度大使兼关内度支营田盐池押诸蕃部落等使上柱国忠王玙,幼而夙成,长有宏量,佩服仁义,周旋礼乐。忠孝极於君亲,友爱闻於兄弟。正以率下,谦以持盈,识洞於微,知周於物。通刑政之大体,负文武之殊能。果於积德,乐於为善。凡此数德,尝试皆能,岂矜知子之明,谅曰至公之义。况复仰稽天道,俯察人心,立长则顺,天所助也,议才则贤,人之望焉。是用命尔为皇太子。往,钦哉!尔其敬膺典册,无忘诫慎。思创业之多难,知守器之为重,作贞万国,允协重明,以扬烈祖之耿光,永贻多嗣之成式,可不慎欤。(《唐大诏令集 巻二十八》)

开元二十五年寿王母贞顺皇后(即武惠妃)薨逝。寿王依礼守制。现于今,忠王为册太子事亦底定,天下于吾杨玉环皆少事也。

又久。
度寿王妃为女道士敕
敕、至人用心,方悟真宰,淑女勤道,自昔罕闻。寿王瑁妃杨氏,素以端懿,作嫔藩国,虽居荣贵,每在精修。属太后忌辰,永怀追福,以兹求度,雅志难违。用敦宏道之风,特遂由衷之请,宜度为女道士。(《唐大诏令集 巻四十》)
寿王妃(即杨玉环)——
天下岂有若是之理也?孝之道,有子女、孙子女请为追福者。焉有子女、孙子女不为,着孙媳为者?况吾素近佛门,何得度为女道士?君上有此敕书,必早为之计也。此事断难抽身。孝之名,自古事大。吾无以自言者。惟寿王遇此何不言也?何不言属太后忌辰,永怀追福,寿王瑁求与寿王瑁妃杨氏共度,以为素心。若此,君上计不得行。寿王瑁之名、共吾——寿王瑁妃杨氏名皆得全者。
况为太后追福,道观君上宫中。吾一旦依此敕书,长居君上宫之道观。吾何得为自处?宫中一干诸人又待吾之何?天下又将何以吾视之?惟寿王,寿王何不言也?

长安,宫中道观。寿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
吾于此君上宫之道观中,将何以为聊赖也。寿王自于寿王宅,吾以寿王妃名度为女道士居君上宫之道观。宫之礼制,亲王妃度为女道士,依旧亲王妃品级礼待之。虽如此,寿王不请以相见,吾不得以见寿王。吾又无由以出宫之道观。斯事将何以为继之?天下,何无一人为吾与君上言,斯事不可以为之?天下何无一人为言也?吾于此君上宫之道观中,进退将皆无以自名者。如此,吾何以自处之也?

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宁王薨。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7-25,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7-25 15: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五十一宁王(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7-25 13:30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 妃薨(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五十 妃薨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一 宁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五十一 宁王
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宁王薨,谥曰让皇帝,寿王瑁请制服以报乳养之恩,玄宗从之。(《唐会要 卷五 诸王 杂录》“及讓帝薨。(寿王)瑁請制服。以報乳養之恩。玄宗從之”《旧唐书 列传第五十七 寿王瑁》“二十九年,让帝薨,瑁請制服。以報乳養之恩。玄宗從之”)
长安,风雪,宫中。寿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
让皇帝薨。寿王请制服以报乳养之恩守制。此之请,何尝不由寿王之愤激。而吾——为太后追福之度为女道士之寿王妃,长于君上宫之道观中。此之守制,寿王不别娶妻,固自清白,吾何尝不乃尔。只服满终了,复如之何呢?
宁王諡让皇帝制
勅、能以位让,为吴太伯。存则用成其节,殁则当表其名,非常之称,旌德斯在。故太尉宁王宪,诞含粹灵,允膺大雅,孝悌之至。本乎中诚,仁和之深。非因外奬,率由礼度。雅尚文儒,谦以自牧。乐于为善,比两献而有光,与二南而合德。自出临方镇,入配台阶,逾励忠勤,益闻周慎。实谓永为藩屏,以辅邦家。曽不憗遗,奄焉殂殁。友于之痛,震恸良深。惟王朕之元昆,合升上嗣。以朕奉先朝之睿略,定宗社之阽危,推而不居,请予主鬯。又承慈旨,焉敢固违。不然者,则宸极之尊,岂归于薄德?茂行若此,易名是凭。自非大号,孰副休烈。按諡法推功尚德曰让。德性寛柔曰让。敬追諡曰让皇帝。宜令所司,择日备礼册命【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日】(《唐大诏令集巻二十六》)
又数载。
天宝四载。七月。
“册韦昭训女寿王妃事行之否?”
“已行之了。”
“寿王可有言?”
“……”
册夀王韦妃文
维天寳四载、歳次乙酉、七月丁巳朔、二十六日壬辰,皇帝若曰:于戏。古之建封,式崇垣翰,永言配德,必择幽闲。咨尔左卫勳二府右郎将韦昭训第二女,毓庆高门,禀柔中壶,动修法度,居翫琴瑟。夙闻师氏之学,素习公宫之礼。聿求贞懿,作俪藩维。爰资辅佐之徳,以成乐善之美。是用命尔为夀王妃。今遣使光禄大夫行左相兼兵部尚书弘文馆学士李适之、副使金紫光禄大夫行门下侍郎集贤院学士兼崇玄馆大学士陈希烈,持节礼册,尔其钦承宠数,率由令则,敬恭妇道。可不慎欤。(《唐大诏令集 巻四十》)
果然寿王曾无一言。此册寿王妃韦昭训女礼毕。自日始,寿王复得有妻。而吾,寿王宅再无由得以归。宫中再无度为女道士之寿王妃杨氏,惟一以亲王妃礼待之女道士杨氏而已。吾于此君上宫之道观中,将何以名自立也?吾将恐难免为天下之所共笑。此事行,皆由寿王父君上。君上不德,至于乃而。自兹后,吾由是日始,纵一世清白,不与君上合,吾亦再无以于斯世自立身——
天宝四载。八月。
自今于此君上宫中,若之进退,皆不能免失据。吾唯有万事不于心,此天下江山皆不与我相干系,由它好则好了。若不好时,也且由君上百官。如此,或可免于难。吾且居宫中,静过时日。看诸事因循。前事若此,避得祸时,且避一祸。
天宝五载。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7-25,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7-25 15: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五十二天宝(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7-25 15:0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一 宁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五十一 宁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二 天宝(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五十二 天宝
天宝五载。
“娘子(即杨玉环)。前些时李翰林(即李白)为娘子作的阙曲儿词,宫里新为传音。三郎(即唐玄宗李隆基)请娘子一听也。”
“前些时李翰林(即李白)为吾作的甚曲儿词,宫里新为传音——”
“娘子(即杨玉环)。三郎(即唐玄宗李隆基)着李翰林(李白)作的阙《清平乐(一名忆萝月)》,专言娘子御前闲舞霓裳,折旋中度,身姿颀长,不过尺余之窈窕腰肢——
清平乐(一名忆萝月) 李白
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  日晚却理残妆,御前闲舞霓裳。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全唐诗 卷八百九十 词二李白 清平乐(一名忆萝月)》)”
歌舞皆散尽,殿院闲居时。杨玉环——
宫中闲居,尽皆如此,不过歌舞诗书漫以度日。世上谁人知吾之清白。纵吾杨玉环一世未与君上好合,世上谁人为吾之信也?
十一年后。天宝十五载(公元756年)。长夏。
马嵬驿。
上(唐玄宗)曰:“贵妃常居深宫,安知……”
高力士曰:“贵妃诚无罪,然……”
(《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八 唐纪三十四 公元756年》上(唐玄宗)曰:“贵妃常居深宫,安知……”高力士曰:“贵妃诚无罪,然……”)
佛堂,梨花树下。
天宝十五载(公元756年),秋,皇太子(唐肃宗)即位。赦天下,改元至德。
上(唐玄宗)称上皇。
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冬,归长安。
上元元年(唐肃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秋,七月,丁未,辅国矫称上(唐肃宗)语,迎上皇(唐玄宗)游西内(太极宫),至睿武门,辅国将射生五百骑,露刃遮道奏曰:“皇帝(唐肃宗)以兴庆宫湫隘,迎上皇(唐玄宗)迁居大内(太极宫)。”上皇(唐玄宗)惊,几坠。……如西内(太极宫),(唐玄宗)居甘露殿。辅国帅众而退。……旧宫人皆不得留左右。(《资治通鉴 卷二百二十一 唐纪三十七》)
上元三年(762年),建巳月,……甲寅,上皇(唐玄宗)崩于神龙殿。……太子(唐代宗)监国。甲子,制改元(宝应)。复以建寅为正月,月数皆如其旧。赦天下。
……丁卯,上(唐肃宗)崩。……己巳,代宗即位。
……(五月)壬午,以李辅国为司空兼中书令。
……丁酉,赦天下。(《资治通鉴 卷二百二十二 唐纪三十八》)
(注一:三郎,即唐玄宗李隆基。睿宗朝至玄宗朝皆称唐玄宗为三郎。
1、《资治通鉴 卷二百九 唐纪二十五》“太平公主沉敏多权略,武后以为类己,故于诸子中独爱幸,颇得预密谋,……上(唐睿宗)常与之(太平公主)图议大政,每入奏事,坐语移时;或时不朝谒,则宰相就第咨之。每宰相奏事,上辄问:‘尝与太平议否?’又问:‘与三郎议否?’然后可之。三郎,谓太子(唐玄宗李隆基)也。(太平)公主所欲,上无不听,自宰相以下,进退系其一言,其余荐士骤历清显者不可胜数,权倾人主,趋附其门者如市。”
2、唐 刘肃《大唐新语 卷九 谀佞第二十一》太平公主,沉断有谋,则天爱其类己。诛二张,灭韦氏,咸赖其力焉。睿宗朝,军国大事皆令宰相就第谘决,然后以闻。睿宗与群臣呼公主为太平,玄宗为三郎。凡所奏请,必问曰:“与三郎商量未?”
注二:十八郎,唐玄宗宫中称寿王李瑁为十八郎。
1、《唐会要 卷五 诸王 杂录》壽王瑁母武惠妃。頻產夏王懷王。及上僊公主。皆繈褓不育。瑁之初生。讓帝妃元氏。請於邸中收養。妃自乳之。名為己子。十餘年在寧邸。故封建晚於諸王。邸中常呼為十八郎。
2、《旧唐书 卷一百七 列传第五十七 玄宗诸子 寿王瑁》“寿王瑁,玄宗第十八子也。……及瑁之初生。讓帝妃元氏請瑁於邸中收養。妃自乳之。名為己子。十餘年在寧邸。故封建之事晚於諸王。宫中常呼(寿王李瑁)为十八郎”
注三:娘子:唐时称年轻女子为娘子,非惟妻室之称也。
1《册府元龟 卷第三百七 外戚部(八)》玄宗闻河朔变起,欲以皇太子监国,而自亲征。谋於国忠。国忠大惧,归谓姊妹曰:我等死在旦夕。今储宫监国,当与娘子等併命矣。姊妹哭诉於贵妃。贵妃衔土请命,其事乃止。是时称娘子者,皆普通之称呼也。杨国忠亦以此称其姊妹国夫人诸人者
2、《淳化阁帖 历代帝王法帖 卷一 唐太宗书 两度帖》(淳化阁帖系)淳化三年(公元992年)壬辰岁十一月六日奉(宋太宗)圣旨(将御府之书,繇三代至唐,厘为十卷)摹勒上石:“两度得大内书,不见奴表,耶耶忌欲恒死,少时间忽得奴手书,报娘子患,忧惶一时顿解,欲似死而更生,今日已后,但头风发,信便即报耶耶。若少有疾患,即一一具报。今得辽东消息,录状送,忆奴欲死,不知何计使还。具,耶耶,敕。
注四:唐尺有大尺、小尺。
1、《唐六典 卷三 尚书户部 金部郎中一人》“凡度以北方秬黍中者一黍之广为分,十分为寸,十寸为尺,一尺二寸为大尺,十尺为丈。…凡积秬黍为度、量、权衡者,调锺律,测晷景,合汤药及冠冕之制则用之;内、外官司悉用大者。”
2、《唐六典 尚书兵部 卷第五》“兵部尚书、侍郎之职…其三奇、五等之选有殊尤者,得令宿卫。其宿卫皆带本官以充。其选人有自文资入者,取少壮六尺已上,材艺超绝;考试不堪,还送吏部。凡官阶注拟,团甲进甲,皆如吏部之制。凡大选终於季春之月。所以审名实之铨综,备戎仗之物数,以戒军令,而振国容焉。”
3、《唐六典 尚书兵部 卷第五》“员外郎一人掌贡举及诸杂请之事。凡应举之人有谋略、(谓闲兵法。)才艺、(谓有勇技。)平射、(谓善能令矢发平直。十发五中,五居其次为上第;三中,七居其次为下第。)筒射,(谓善及远而中。十发四中,六居其次为上第,三中,七居其次为下第;不及此者为不第。)皆待命以举,非有常也。…五曰材貌;(以身长六尺已上者为次上,已下为次。)”
4、此《唐六典》所选入为宿卫少壮及应举之人者,1尺所度当为1尺30厘米类唐墓出土唐尺者方合理也。
则开元天宝年间测量身高之唐尺1尺约30厘米,此有唐墓出土唐尺1尺约30厘米为实例。
注五:唐人诗词皆以杨玉环资质丰艳,纤秾合度。
1、天宝年间,李白曾作《清平乐》写及唐玄宗宫中之事。
《全唐诗 卷八百九十 词二李白 清平乐(一名忆萝月)》
“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  日晚却理残妆,御前闲舞霓裳。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
此阙全写唐玄宗天宝年间宫内事,能于唐玄宗宫中“赌珠玑满斗”、“御前闲舞霓裳”者,非唐玄宗宫中贵宠人莫能为也。以“御前闲舞”也。“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李白曾亲见唐玄宗天宝年间宫内之杨玉环,为杨玉环作诗词,未有闻见为她之妃嫔作诗词也。是唐玄宗宫内尚杨玉环之“窈窕细腰”之明证也。
2、杜甫,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诗人。《全唐诗 卷二百二十七 绝句漫兴九首杜甫》
隔户杨柳弱嫋嫋,恰似十五女儿腰。谁谓朝来不作意,狂风挽断最长条。
3、《次柳氏旧闻  唐 李德裕》“上即詔力士下京兆尹,亟選人間女子細長潔白者五人,將以賜太子。”此处“上即詔力士下京兆尹,亟選人間女子細長潔白者五人,將以賜太子”,是唐玄宗宫中尚细长身、窈窕细腰者之明证又一也。
4、是故有言,开元天宝年间测量身长之唐尺近乎1尺30厘米,此有唐墓出土唐尺1尺约30厘米实例。杨玉环身形细长,腰肢纤细,即赤足散发身长约1.675米,腰身1尺6、7寸——非松紧弹力之尺度,乃非弹性松紧之腰围尺度1尺6、7寸也。唐腰围尺1尺7为51cm,当代腰围尺1尺7为56.7cm。


 楼主| 发表于 2019-7-25 15: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五十三 李师师(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7-25 15:10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二 天宝(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五十二 天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三 李师师(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五十三 李师师
越三百余年后。
宋徽宗年间。
李师师。
“师师,新史《唐书》“(开元)二十八年……十月甲子,(唐玄宗)幸温泉宫。以寿王妃杨氏为道士,号太真。(《新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玄宗》)”
《资治通鉴》(天宝四载)八月,壬寅,册杨太眞为贵妃。(资治通鉴)考异曰:统纪:八月册女道士杨氏为贵妃。本纪甲辰,唐历甲寅。今据实录,壬寅赠太眞妃父玄琰等官。甲辰、甲寅皆在后,恐册妃在赠官前。新本纪亦云,八月壬寅立太眞为贵妃。今从之(《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五 唐纪三十一 附司马光资治通鉴考异本》)。
说来史载杨玉环开元二十八年以寿王妃度为女道士,又于天宝四载八月册女道士杨氏为贵妃。玄宗于斯时如此为之,朝中岂无议论?何无人为一言也?乃由君王任性如此,好生教人难解。”
“杨玉环之以寿王妃度为女道士(《新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玄宗》),又于天宝四载八月册女道士杨氏为贵妃(《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五 唐纪三十一 附司马光资治通鉴考异本》)。其中真大有缘由。只知晓内里究竟者非众,又为马嵬坡之乱于天宝十五载(公元756年),唐玄宗崩逝于宝应元年(公元762年),白居易生于唐玄宗崩逝后之十载。故曰,白居易不晓其时唐玄宗宫中之事,乃有白居易乱弹《长恨歌》一曲,千古人皆误也。”
“何解?”
“以唐玄宗着杨玉环以寿王妃度为女道士,因由有二。其一,杨玉环开元二十三年十二月于洛阳行寿王妃册礼,乃入王宅,宫教礼仪。至于开元二十四年十月归长安。虽与寿王名分已定,又以亲王、王妃,合婚择日。合房亦待之择。然寿王妃虽自幼歌舞诗书,却雅爱精修。至开元二十四年十月归长安前,寿王、王妃竟不曾合房。”
“王妃精修,婚后近年,亲王、王妃不相合房,斯事真系罕异。”
“寿王妃至开元二十四年十月归长安,至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又复以王妃精修,寿王、王妃不相合房。乃至开元二十五年冬寿王母武惠妃病重薨逝,寿王依礼守制,自然更不曾合房了。”
“此何得可能?”
“便为斯事世所罕闻,故《度寿王妃为女道士敕》有“至人用心,方悟真宰,淑女勤道,自昔罕闻。寿王瑁妃杨氏,素以端懿,作嫔藩国,虽居荣贵,每在精修”之语。便言的寿王妃“淑女勤道,自昔罕闻。寿王瑁妃杨氏,素以端懿,作嫔藩国,虽居荣贵,每在精修”之事也。(《唐大诏令集 巻四十 度寿王妃为女道士敕》“敕、至人用心,方悟真宰,淑女勤道,自昔罕闻。寿王瑁妃杨氏,素以端懿,作嫔藩国,虽居荣贵,每在精修。属太后忌辰,永怀追福,以兹求度,雅志难违。用敦宏道之风,特遂由衷之请,宜度为女道士”)”
“居然如此。此缘由一。则末缘由之二呢?”
“缘由之二,玄宗时之前朝后廷,议论唐太宗、高宗两朝故事。以宫之历武周一朝女主朝政、宫之女官授位以权,又复唐中宗开汉唐以来男主朝政,后宫女子亦营外宅之先河(《新唐书 卷七十六 列传第一 后妃上 上官昭容》(唐中宗朝)是时,左右内职皆听出外,不何止。婉儿与近嬖至皆营外宅),致宫之体制大乱。玄宗开元间着大学士诸人编撰宫廷典制之书若《唐六典》、《开元礼》等。杨玉环时以寿王妃之身份于前朝则天故事、宫之体制多有议论。之先,武周一朝大足元年之时,时中宗皇帝方复立为武周一朝太子。则天皇后以春秋高,政事多委张易之兄弟,中宗皇帝子李重润即懿德太子与其妹永泰郡主、婿魏王武延基等窃议张易之兄弟何得恣入宫中。懿德太子因之乃卒。
此懿德太子事于《资治通鉴》“太后春秋高,政事多委张易之兄弟;邵王重润与其妹永泰郡主、主婿魏王武延基窃议其事。易之诉于太后,九月,壬申,太后皆逼令自杀。《(资治通鉴)考异》曰“重润传云:重润为人所构,与其妹永泰郡主壻魏王武延基等窃议张易之兄弟何得恣入宫中,则天令杖杀。今从实録。(《资治通鉴 卷二百七唐纪二十三 附司马光资治通鉴考异本》)”
旧史《唐书》“大足元年,为人所构,与其妹永泰郡主、婿魏王武延基等窃议张易之兄弟何得恣入宫中,则天令杖杀,时年十九。(《旧唐书 卷八十六列传第三十六》)”
及新史《唐书》“大足中,张易之兄弟得幸武后,或谮重润与其女弟永泰郡主及主婿窃议,后怒,杖杀之,年十九。(《新唐书 卷八十一列传第六 三宗诸子 懿德太子重润》)”
此懿德太子窃议张易之兄弟何得恣入则天皇后宫中,因之乃卒事。可见之二。其一,若张易之兄弟果与则天皇后为乱,乃则天皇后之男宠,则末女帝男宠,出入宫中,何须为奇,至于议之。以为男臣不当恣意入女帝宫中,可见张易之兄弟实在男臣,非男宠也。其二,男为帝王,宫中女官之属,因事入便殿言事,曾不为奇。何男臣入女帝便殿,乃为奇也?况女帝君主,若男臣中之为重用者难入便殿,女帝何以便宜与男之重臣议国事耶?是则天皇后女帝之时,宫之体制斗转,懿德太子不悟男女帝王星移斗转,宫之体制之为变,可见懿德太子之愚之甚。”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7-25,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8-3 09: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五十四 因由(作者:石淇文亦名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7-25 15:11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三 李师师(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五十三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四 因由(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
五十四 因由
“那寿王妃杨玉环论那前朝则天皇后故事与其被度为女道士之因由何干?”
“寿王妃杨玉环论那前朝则天皇后故事,以其言,则天皇后于唐太宗皇帝后宫居备选内官五品才人承旨之位,唐太宗皇帝驾崩后以唐太宗皇帝未承恩内官之身份随嫔御之例出家为尼于禁苑尼寺,再复于唐高宗皇帝制服期满,迎而复归宫中进封唐高宗皇帝内官二品嫔之首,昭仪之位,未有不合宫之体制之处。
斯言一出,宫之朝臣勋贵皇戚有详唐太宗、高宗朝后宫体制者固解其意,然不了后宫体制之殿臣未免哗然矣。”
“师师。尚有不了后宫体制之宫之殿臣麽?”
“历朝历代,不了后宫体制之殿臣非鲜。以后宫至密之地,宫之前朝后寝,即居至贵之位,若非皇戚,亦少有能晓后寝之细事者。故杨玉环以寿王妃身份,议论此事,不免惊动前朝后宫之人也。
又复杨玉环虽为亲王正妃,却雅爱精修,自开元二十三年十二月册为寿王正妃。至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武惠妃薨逝,此近两载间,竟不曾与寿王合房。斯事固亦罕闻也。
朝中未有不议论纷纷者。”
“师师,史书言唐玄宗贵妃杨氏善歌舞,邃晓音律,且智算警颖,迎意辄悟。(《新唐书 卷七十六 列传第一 后妃上 杨贵妃》)
又言唐玄宗贵妃杨氏太真(杨玉环)肌态丰艳,晓音律,性警颖,善承迎上意,不期岁,宠遇如惠妃,宫中号曰“娘子”,凡仪体皆如皇后。(《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五 唐纪三十一》)
或言(唐玄宗杨贵妃)太真(杨玉环)姿质丰艳,善歌舞,通音律,智算过人。每倩盼承迎,动移上意。宫中呼为“娘子”,礼数实同皇后。(《旧唐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一 后妃上 玄宗杨贵妃》)
如何雅爱精修也?”
“谓寿王妃杨氏玉环容色之美。此言自是。”
“师师,你道寿王妃杨氏玉环容色之美,此言自是。李白曾为杨玉环作的“云想衣裳花想容”句,然近来有人道不单此“云想衣裳花想容”句非李白为杨玉环所作,且李白其人形容猥琐。你可知麽?(《全唐诗 卷二十七 杂曲歌辞清平调 李白》开元中,禁中重木芍药。会花方繁开。帝(唐玄宗)乘照夜白,太真妃以步輦从,李龟年以歌擅一时之名。帝曰: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辞为?遽命白作清平调词三章。令梨园弟子略抚丝竹以促歌。帝自调玉笛以倚曲。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不过胡言耳。那李白容色盛唐以来人皆知之。旧之相书有篇曾专言李白之相格。便说的李白“容色韶秀”。至于“云想衣裳花想容”句,是否专为杨玉环所作,此事麽——”
“师师,此事怎讲?”
“无论“云想衣裳花想容”句是否为杨玉环作,杨玉环皆当得起“云想衣裳花想容”句也。”
“你怎能确定此?”
“你且思之。当载寿王母武惠妃六宫冠首,礼同皇后,屡有废太子立寿王之议。武惠妃若欲废太子立其子寿王为皇太子,为寿王择正妃便当择能助力寿王登太子之位高权重勋臣家之亲女。如何会择立一父母早亡、寄养七品叔父处之孤女?自是为杨玉环之容色也。故立寿王妃之诏书谓杨玉环“含章秀出”,便乃此意。开元时位高权重之勋臣众多,位高权重勋臣中可择之亲女亦多。杨玉环父母早亡,一介孤女,其父、并寄养之叔父皆不过七品。能择立为一品亲王寿王正妃。自是为其容色绝艳的了。”
“杨玉环之父、叔父皆惟官居七品麽?”
“旧史《唐书》载“玄宗杨贵妃,高祖令本,金州刺史。父玄琰,蜀州司户。妃早孤,养于叔父河南府士曹玄璬(《旧唐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一 后妃上 玄宗杨贵妃》)”。
《册寿王杨妃文》亦言“维开元二十三年,岁次乙亥,十二月壬子朔,二十四日乙亥。皇帝若曰:于戏,树屏崇化,必正壶闱,配德协规,允兹懿哲。尔河南府士曹参军杨玄璬长女、公辅之门,清白流庆,诞钟粹美,含章秀出。固能徽范夙成,柔明自远,修明内湛,淑问外昭。是以选极名家,俪兹藩国。式光典册,俾叶龟谋。今遣使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李林甫、副使黄门侍郎陈希烈,持节册尔为寿王妃。尔其弘宣妇道,无忘姆训。率由孝敬,永固家邦。可不慎欤”(《唐大诏令集 卷四十 册寿王杨妃文》)。
是杨玄璬官居河南府士曹参军。
唐时州县官员:京兆、河南、太原等府…功、仓、户、兵、法、士等六曹参军事各二人,正七品下。(《旧唐书 卷四十四 志第二十四 职官三》)。即杨玉环养父即叔父河南府士曹参军杨玄璬,正七品下也。
杨玄琰官居蜀州司户,唐时上州…国家制,户满四万以上为上州…(上州)司功、司仓、司户、司兵、司法、司士六曹参军事各一人,并从七品下(《旧唐书 卷四十四 志第二十四 职官三》)。
蜀州…领县四,户五万六千五百七十七,口三十九万六百九十四(《旧唐书 卷四十一 志第二十一 地理四 剑南道》)。
依此,蜀州乃上州。杨玉环父蜀州司户杨玄琰,从七品下也。”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 字(2019-8-3,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8-9 12: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五十五立身(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8-3 09:59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四 因由(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五十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五 立身(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五十五 立身

“至于寿王妃杨玉环之晓音律,性警颖。精修之人,岂不皆精于律吕音者?无论佛、道,乐事,香事、茶事、笔墨诸事,皆不少详细之。况精修得道之人,俱警敏颖悟。修来佛、道似神仙,仙家岂愚者也。自然警敏颖悟。此非之奇。
然就为寿王妃杨玉环居亲王妃之位,却雅爱精修,自开元二十三年十二月册为寿王妃。至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武惠妃薨逝,此近两载间,竟不曾与寿王合房。斯事罕闻,朝中上下于此莫不暗下议论纷纷。至武惠妃薨逝,又经时,唐玄宗乃着寿王妃杨玉环以为唐玄宗生母祈福为名,度为女道士。其度寿王妃为女道士敕曰:“敕、至人用心,方悟真宰,淑女勤道,自昔罕闻。寿王瑁妃杨氏,素以端懿,作嫔藩国,虽居荣贵,每在精修。属太后忌辰,永怀追福,以兹求度,雅志难违。用敦宏道之风,特遂由衷之请,宜度为女道士。”(《唐大诏令集 巻四十 度寿王妃为女道士敕》)”
寿王妃遂乃入宫,于宫之道观为一女道士也。虽然,入宫之道观中,依以亲王妃礼待之。”
“师师,寿王妃杨玉环既度为女道士,居宫之道观中,如何依以亲王妃礼待之也?此言——”
“寿王妃杨玉环虽为度女道士,是依君上之旨,于太后忌辰为太后追福乃度,非因罪贬为庶人。即度为女道士居君上宫之道观,宫之斯属,自然依以亲王妃礼待之。”
“如此的麽?”
“自然。譬若当载则天皇后居唐太宗后宫备选内官五品才人承旨之位,于唐太宗崩逝后,以唐太宗皇帝未承恩内官之身份随嫔御之例出家为尼于禁苑尼寺,人待之以,亦当以五品之礼待之。斯宫之常式也。
又之譬若则天皇后于唐太宗皇帝驾崩后,以唐太宗皇帝未承恩五品内官之身份随嫔御之例出家为尼于禁苑尼寺,再复于唐高宗皇帝制服期满,迎而复归宫中进封唐高宗皇帝内官二品嫔之首,昭仪之位。若复迎之入宫之同时受封内官二品嫔之首昭仪,则末入宫之礼,亦当以内官二品嫔之首昭仪之礼待之。斯亦宫之常式也。”
“原来如此。师师,史书亦载寿王妃杨氏之美。肌态丰艳者。岂寿王妃杨氏玉环肌肤丰泽麽?”
“言寿王妃杨氏之美,肌态丰艳者,所谓肌态丰艳,非体态丰艳者也。乃谓其容色丰艳,肌态充盈。肌态充盈之人,容色有丰艳之意,非肌态枯槁者也,亦非体态丰艳者也。
李白天宝年间亲见唐玄宗宫中之杨玉环,为杨玉环作清平调诗曰“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全唐诗 卷二十七 杂曲歌辞 清平调 李白》)”赵飞燕体轻掌上舞,赵飞燕既似杨玉环,自然杨玉环窈窕腰肢。
故天宝年间,李白又作《清平乐》词言及唐玄宗宫中之事。其词曰:
清平乐
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  日晚却理残妆,御前闲舞霓裳。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全唐诗 卷八百九十 词二 李白 清平乐(一名忆萝月)》
李白此阙清平乐词全写唐玄宗天宝年间宫内事,能于唐玄宗宫中“赌珠玑满斗”、“御前闲舞霓裳”者,非唐玄宗宫中贵宠人莫能为也。以“御前闲舞”也。又以“霓裳”羽衣之舞,杨玉环专属。至于“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李白曾亲见唐玄宗天宝年间宫中之杨玉环,为杨玉环作诗词,未有闻见为她之妃嫔作诗词也。是唐玄宗开元天宝宫中尚杨玉环之“窈窕细腰”之明证也。”
“师师,那寿王妃杨氏玉环既于太后忌辰,属为太后追福,奉旨度为女道士,入君上宫中之道观,后何竟为一品女官贵妃也?”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2019-8-9,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8-17 08: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五十六 女官(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8-9 12:12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五 立身(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六 女官(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五十六 女官

“那寿王妃杨氏玉环奉旨度为女道士,入君上宫中之道观。至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唐玄宗长兄宁王薨,宁王薨,谥曰让皇帝,寿王瑁请制服以报乳养之恩,玄宗从之。寿王乃而守制。至寿王守制期满,起为寿王纳新寿王妃之论。如常而论,亲王纳妃,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册妃、亲迎、同牢、妃朝见,等(《大唐开元礼 卷第一百十五 嘉礼 亲王纳妃》)。斯以贯之。
自寿王守制期满,经诸番拣择,又经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至天宝四载七月,册寿王韦妃。
册夀王韦妃文
维天寳四载、歳次乙酉、七月丁巳朔、二十六日壬辰,皇帝若曰:于戏。古之建封,式崇垣翰,永言配德,必择幽闲。咨尔左卫勳二府右郎将韦昭训第二女,毓庆高门,禀柔中壶,动修法度,居翫琴瑟。夙闻师氏之学,素习公宫之礼。聿求贞懿,作俪藩维。爰资辅佐之徳,以成乐善之美。是用命尔为夀王妃。今遣使光禄大夫行左相兼兵部尚书弘文馆学士李适之、副使金紫光禄大夫行门下侍郎集贤院学士兼崇玄馆大学士陈希烈,持节礼册,尔其钦承宠数,率由令则,敬恭妇道。可不慎欤。(《唐大诏令集 巻四十》)
然寿王韦妃方于天宝四载七月二十六为册,度为女道士之杨氏玉环便于天宝四载八月为册内官一品贵妃。故册杨氏玉环为内官一品贵妃之事当早为筹划之。”
“君王筹划此事,又以时无皇后,武惠妃早经崩逝,且据《唐六典》,玄宗时宫中内官之制革变,置内官  惠妃一人 丽妃一人 华妃一人 淑仪一人 德仪一人 贤仪一人 顺仪一人 婉仪一人 芳仪一人 美人四人 才人七人。又谓皇朝上法古制,而立四妃,其位:贵妃也,淑妃也,德妃也,贤妃也。今上以为后妃四星,其一后也,既有后位,复立四妃,则失其所法象之意焉。因省嫔妇、女御之数,改定三妃、六仪、美人、才人四等,共二十人,以备内官。其位:惠妃也,丽妃也,华妃也。(《唐六典 内官宫官内侍省卷第十二 内官》)
是玄宗之时,一后、三妃、六仪、四美人、七才人之制,三妃者,惠妃、丽妃、华妃也。至杨氏玉环为立贵妃,是复立唐初四妃之首贵妃以言荣宠。乃仪体如皇后者。
然宫中无皇后时,册内官一品贵妃,岂有不经朝堂议者?况杨氏玉环经寿王妃度为女道士,立为寿王父、玄宗内官一品贵妃,朝之上下,岂有能容此之臣者耶?斯事纵出君王之意,朝中三省六部,贵戚之臣,岂不议论此?师师,斯事实难为信。”
“斯事确难为信。《资治通鉴》载(天宝四载)八月,壬寅,册杨太眞为贵妃。(资治通鉴)考异曰:统纪:八月册女道士杨氏为贵妃。本纪甲辰,唐历甲寅。今据实录,壬寅赠太眞妃父玄琰等官。甲辰、甲寅皆在后,恐册妃在赠官前。新本纪亦云,八月壬寅立太眞为贵妃。今从之(《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五 唐纪三十一 附司马光资治通鉴考异本》)。”
既《资治通鉴考异》载统纪、本纪、新本纪皆以天宝四载八月册贵妃。则末斯事当以为实。
本来杨氏玉环于开元二十三年十二月为册寿王妃,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武惠妃薨,寿王守制期满,开元二十八年太后忌辰。寿王妃杨氏为度女道士。又经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寿王乳养之父让皇帝宁王薨,寿王复守制。期满后论纳新寿王妃。乃于天宝四载七月纳寿王新妃韦妃。天宝四载八月册杨氏玉环为玄宗一品内官贵妃。
以时而论,寿王妃杨氏玉环婚后近两载,未与寿王合房,故度寿王妃为女道士敕曰:“敕、至人用心,方悟真宰,淑女勤道,自昔罕闻。寿王瑁妃杨氏,素以端懿,作嫔藩国,虽居荣贵,每在精修。属太后忌辰,永怀追福,以兹求度,雅志难违。用敦宏道之风,特遂由衷之请,宜度为女道士。”(《唐大诏令集 巻四十 度寿王妃为女道士敕》)
则末寿王妃杨氏玉环婚后近两载,又经寿王母武惠妃薨逝寿王守制母丧期满,寿王妃杨氏又以精修之由,不曾与寿王合房。敕诏乃言淑女勤道,自昔罕闻。时皇亲国戚,前朝宫中,当皆议论者。乃有玄宗之度寿王妃为女道士之敕诏。
吾国历朝,无论帝后妃、亲王、公主,婚之纳娶,皆重子嗣也。岂有为纳寿王妃近五载,寿王妃精修之名,不与亲王合房者。斯事宫之上下,难有容者。故此,寿王妃为度女道士,自合情理。无可怪者。
至于杨氏玉环经寿王妃度为女道士,又立为女官一品贵妃,斯事——”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8-17,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0: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五十七 贵妃(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8-17 08:1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六 女官(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七 贵妃(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五十七 贵妃

“师师,你所言吾国历朝,无论帝后妃、亲王、公主,婚之纳娶,皆重子嗣者。寿王妃以精修之名,凡婚后近五年间,不与寿王合房,斯事宫之上下,难有容者。如此,寿王妃为度女道士,自合情理。无可怪者。所言当然。
然杨氏玉环经寿王妃度为女道士,立为寿王父、玄宗内官一品贵妃,朝之上下,岂有能容此者之臣耶?斯事纵出君王之意,朝中三省六部,贵戚之臣,岂不言此?况册一品贵妃,必经朝堂之议,朝堂上下皆不容此事时,敕诏如何行得下耶?此难言说。”
“斯事本来罕闻。《资治通鉴》载“初,武惠妃薨,上悼念不已,后宫数千,无当意者。或言寿王妃杨氏之美,绝世无双。上见而悦之,乃令妃自以其意乞为女官,号太真;更为寿王娶左卫郎将韦昭训女;潜内太真宫中。太真肌态丰艳,晓音律,性警颖,善承迎上意,不期岁,宠遇如惠妃,宫中号曰“娘子”,凡仪体皆如皇后。(《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五 唐纪三十一》)”
史书此处“为女官,号太真(《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五 唐纪三十一》)”之为女官一词,真大有深意,此词之用,当有承之。可为斯事之一解耶。”
“师师,你言那杨玉环为女官一词,大有深意,此词之用,当有承之。竟是何意?”
“以是为女官,未必便为嫔御也。”
“宫中岂有位列内官一品四妃之首贵妃、仪体如皇后而非嫔御者?”
“自然有之。所谓何朝何代,宫中无罕异之事也。”
“便是如此,岂有亲王妃以君主之旨度为女道士居君主宫之道观中,立为内官一品四妃之首贵妃、仪体如皇后,而朝之内外能容之者?斯事,便于何朝何代,亦难行之。”
“固然如此。你看那唐玄宗前廷后宫,何人议此当为不当为也?”
“师师此言确是。唐玄宗一朝名臣数众,何无人议此当为不当为也?”
“此固亦别有因由者。其因有三。
其一,寿王妃杨氏玉环于寿王宅时论及,则天皇后于唐太宗皇帝后宫居备选内官五品才人承旨之位,唐太宗皇帝驾崩后以唐太宗皇帝未承恩内官之身份随嫔御之例出家为尼于禁苑尼寺,再复于唐高宗皇帝制服期满,迎而复归宫中进封唐高宗皇帝内官二品嫔之首,昭仪之位,未有不合宫之体制之处。
至开元二十八年属太后忌辰,寿王妃杨氏玉环度为女道士,长居君上宫之道观。于君上宫之道观中,以宫中咸议唐太宗、高宗两朝故事,依亲王妃礼为待之女道士杨氏玉环难免亦复议论之。
此议复之一出,其时之唐玄宗本于斯事极重之。以唐玄宗于宫中常自称阿瞒(阿瞒,即曹操),自谓曹操之转世也。斯事有唐时文载——
唐 段成式《酉阳杂俎 卷一 忠志》记“玄宗,禁中尝称阿瞒,亦称鸦。”
唐 李濬《松窗杂录》“上(唐玄宗)曰:大哥好作主人,阿瞒(唐玄宗自称)但谨为上客。上(唐玄宗)在禁中尝自称阿瞒。”
唐玄宗生之初,曾自言唐太宗转世,以其自称唐太宗转世,故则天皇后朝之时,则天皇后将唐高宗之生母、唐太宗之文德皇后赐与唐高宗之玉龙子赠为印证。玉龙子事记于唐 郑处诲撰《明皇杂录》。
唐 郑处诲《明皇杂录 卷上》唐天后尝朝诸皇孙坐于殿上,观其嬉戏,取西国所贡玉环钏杯盘列于前后,纵令争取,以观其志。莫不奔竞,厚有所获,独玄宗端坐,略不为动。后大奇之,抚其背曰:"此儿当为太平天子。"遂命取玉龙子以赐。玉龙子,太宗于晋阳宫得之,文德皇后常置之衣箱中,及大帝载诞之三日后,以朱络衣褓并玉龙子赐焉。其后常藏之内府,虽其广不数寸,而温润精巧,非人间所有。
为此,唐玄宗于则天皇后唐太宗皇帝驾崩后以唐太宗皇帝未承恩内官之身份随嫔御之例出家为尼于禁苑尼寺,再复于唐高宗皇帝制服期满,迎而复归宫中进封唐高宗皇帝内官二品嫔之首,昭仪之位事极耿耿于怀之。
其二,寿王妃杨玉环以精修之故,为册寿王正妃凡近五载间不与寿王合房。宫之体制,皇家事即国家事。况皇家子嗣事也。斯事实关国体,故寿王妃以精修之由,太后忌辰追福孝之为名,度为女道士。
其三,女道士杨氏玉环于寿王宅言则天皇后出家为尼复入宫封高宗二品嫔之首昭仪,是合体制之论。其居寿王宅时虽传于宫中,未为实证。待其入君上宫之道观,宫内言之,是实证也。
女道士杨氏玉环于君上宫之道观中时,复引前朝例证——
一若汉宣帝曾着皇后遣备选家人子王政君予汉宣帝子汉元帝生孙,居汉元帝后位之事也(《汉书 卷九十八 元后传第六十八》“久之,宣帝……乃令皇后择后宫(备选)家人子可以虞侍太子者,(王)政君与在其中。及太子朝,皇后乃见(王)政君等五人,……皇后使侍中杜辅、掖庭令浊贤交送(王)政君太子宫,见丙殿。得御幸,有身”)。
二若晋武帝曾遣其(晋武帝)才人谢玖予其子(晋武帝子)晋惠帝生孙(《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谢玖)“选入后宫为(晋武帝)才人。”“惠帝在东宫,将纳妃。武帝虑太子尚幼,未知帷房之事,乃遣(才人谢玖)往东宫侍寝,由是得幸有身。……玖求还西宫,遂生愍怀太子”)。晋武帝后宫才人多有为晋武帝生子者,是为晋武帝嫔御。此若(晋)武帝二十六男:…徐才人生城阳殇王宪。匮才人生东海沖王祗。赵才人生始平哀王裕…王才人生孝怀帝…(《晋书 卷六十四 列传第三十四》)之才人者。晋武帝赐晋武帝才人谢玖予其子晋惠帝,为晋惠帝生愍怀太子,则为晋惠帝嫔御也(《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谢玖)“选入后宫为(晋武帝)才人。”“惠帝在东宫,将纳妃。武帝虑太子尚幼,未知帷房之事,乃遣(才人谢玖)往东宫侍寝,由是得幸有身。……玖求还西宫,遂生愍怀太子”)
三若汉元帝之嫔御傅昭仪少为上官太后才人(即汉宣帝之才人),自元帝为太子,得进幸。元帝即位,立为倢伃,甚有宠。……元帝既重傅倢伃,及冯倢伃亦幸,生中山孝王,上欲殊之于后宫,以二人皆有子为王,上尚在,未得称太后,乃更号曰昭仪,赐以印绶,在倢伃上。昭其仪,尊之也。(《汉书 卷九十七下 外戚传第六十七下》)”
是汉元帝之傅昭仪乃汉元帝时之宫之才人,汉元帝为太子时与其相悦,至汉元帝继位为君上,纳之为昭仪之事。
四若孝文幽皇后为尼迎之复入宫中封昭仪又居皇后位之事。孝文幽皇后,亦冯熙女。母曰常氏,本微贱,得幸于熙,熙元妃公主薨后,遂主家事。生后与北平公夙。文明太皇太后欲家世贵宠,乃简熙二女俱入掖庭,时年十四。其一早卒。后有姿媚,偏见爱幸。未几疾病,文明太后乃遣还家为尼。高祖犹留念焉。岁余而太后崩。高祖服终,颇存访之。又闻后素疹痊除,遣阉官双三念玺书劳问,遂迎赴洛阳。及至,宠爱过初,专寝当夕,宫人稀复进见。拜为左昭仪,后立为皇后。《魏书 列传第一 皇后列传》”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8-24,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13: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五十八 一品(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8-24 10:04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七 贵妃(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八 一品(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五十八 一品

“曾为寿王妃之女道士杨氏玉环于君上宫之道观中时,引前朝例证,论则天皇后唐太宗皇帝驾崩后以唐太宗皇帝未承恩内官之身份随嫔御之例出家为尼于禁苑尼寺,再复于唐高宗皇帝制服期满,迎而复归宫中进封唐高宗皇帝内官二品嫔之首,昭仪之位事,之合宫之规制。实在触怒天颜,未免使唐玄宗生恨也。以唐玄宗斯时尚未以信。
斯乃唐玄宗于天宝四载八月册女道士杨氏玉环、号太真者、为内官一品贵妃之由。亦为女道士杨氏玉环于则天皇后于唐太宗、高宗两朝故事之所论,前朝后宫之上下,皆难言不可。以唐太宗之备选内官五品才人武曌为未蒙恩之女官,可婚于唐高宗。汉元帝父之未蒙恩家人子王政君,可婚于汉元帝。晋惠帝父之未蒙恩才人谢玖,可婚于晋惠帝。汉元帝父之未蒙恩傅才人,可婚于汉元帝为昭仪。
则末唐玄宗一怒以为,寿王妃以未经合房之寿王正妃,度为女道士,进封为唐玄宗之决意不蒙恩之内官,亦可行之矣。此之进封,非为嫔御,实怒以为羞之也。
唐玄宗此意一出,朝之上下,宫之内外,无有敢相言者、惟有相觑者也。”
“师师。如此说来,似乎无理可讲。然封内官一品贵妃,如何可言非殊宠,乃尔决意不蒙恩乎?斯事断难信之。”
“须知寿王妃杨氏玉环非为罪籍,乃以唐玄宗生母太后祈福之孝之名度为女道士,居君上宫之道观,依以亲王正妃礼待。无罪进封内官,即终身不予进幸,亦只有升迁之理,断无有无故贬之之理。亲王正妃之品级再复升迁,自然惟有女官一品贵妃也。”
“如此说来,似乎不好讲的。师师,依前朝旧例,汉元帝、晋惠帝、唐高宗皆可纳父之未蒙恩之内官,如何未经合房之寿王妃杨氏玉环,度为女道士,进封一品贵妃。决意不予恩幸乎?”
“便为的名不正者言不顺。汉元帝、晋惠帝、唐高宗所纳之父之未蒙恩之内官。皆为其父之未蒙恩女官,非正妻也,不过女官之属。唐玄宗之女官贵妃杨氏玉环,曾册为寿王正妃。虽未经合房,然名分所在,寿王正妃,乃正妻之名,若进封内官一品贵妃,自属名不正者。故杨氏玉环绝不可承恩。为斯所在,攸关名誉也。”
“师师。则末唐玄宗此为,竟使女官贵妃杨氏玉环颜面失却麽?”
“自然。须知帝王特宠,亦需名正言顺。若非,进退难也。故杨玉环以寿王正妃度为女道士,为立内官一品贵妃,蒙天下之辱,天下无人一言。杨玉环其时蒙羞訾耻,真斑斑血泪也。”
“师师,何言贵妃蒙天下之辱、斑斑血泪也?”
“你可知以子媳立女官贵妃,看似爱倾天下,冒天下之大不韪,帝皇贵宠。然宫之上下数万之众,可有不嘲讽之者?纵不明言,暗讽之声,已足杀人无形。又以时无皇后,女官贵妃六宫冠首,仪体等同皇后。每一出见,天下之议,如何入其耳中也?寿王从玄宗金舆之时,曾为寿王正妃之女官贵妃何以自处之?天下之贞烈儿女,又如何以为子媳之立女官之贵妃也?纵不蒙君上之恩,寿王亦辱,女官贵妃亦自羞之。
故有唐一朝,李商隐《骊山有感》诗曰“骊岫飞泉泛暖香,九龙呵护玉莲房。平明每幸长生殿,不从金舆惟寿王。(《全唐诗 卷五百四十 骊山有感 李商隐》)”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8-28,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09: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五十九赐死(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8-28 13:10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八 一品(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五十九 赐死(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五十九 赐死

“师师,那杨玉环既以未与寿王合房之寿王正妃度为女道士,又立女官一品贵妃,蒙天下之辱,斑斑血泪,何不自尽?”
“此言当真可笑。杨玉环先为册寿王正妃,度为女道士,乃因与寿王婚后数载,未与寿王合房,又复为太后追福之以孝之名,自尽成何体统?至于天宝四载八月册女官一品贵妃前,天宝四载七月玄宗已为寿王另册寿王韦妃,寿王曾无一言,则末不当为寿王自尽也。
女子于此难地,自尽说来容易。只天下事,非如此般简单可解。”
“师师此言甚奇,为何不是自尽般简单可解?”
“唐玄宗囚其姑太平公主,世所共知。太平公主于其为囚先,宰相七人中,四、五出其门下,或废或杀唐玄宗易如反掌。然以唐玄宗乃兄之爱子故,且兄尚在为太上皇,又不欲另立帝皇,故此自尽了。世人无知,如何议论自尽之太平公主,你晓得麽?(1、《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 太平公主》“玄宗以太子监国,使宋王、岐王总禁兵。主恚权分,乘辇至光范门,召宰相白废太子。于是宋璟、姚元之不悦,请出主东都,帝不许,诏主居蒲州。主大望,太子惧,奏斥璟、元之以销戢怨嫌。监察御史慕容珣复劾慧范事,帝疑珣离间骨肉,贬密州司马。主居外四月,太子表追还京师。 时宰相七人,五出主门下。”2、《资治通鉴 唐纪二十六 开元元年,公元713年》“太平公主依上皇之势,擅权用事,与上有隙,宰相七人,五出其门。文武之臣,太半附之”)”
“言太平公主,输与其侄唐玄宗了。”
“这便是底。若是那杨玉环又复自尽,日后世人论起,便是杨玉环又输与那唐玄宗了。此言语,听于杨玉环耳中,有甚意味也?若是无因自尽,不过为无生趣,早求脱之。人也不笑。若这般自尽,日后世人论起,不过道一声女子无用,惟知自尽而已。说不得还笑两声。”
“那杨玉环终于马嵬坡为唐玄宗赐死,人不也笑?”
“天下人固笑杨玉环为赐死,可是不也笑那唐玄宗无能,惟知赐死杨玉环自保麽?帝皇为人挟持,赐死无过之美人自保,其之羞,亦难言也。此乃唐玄宗杨玉环之两羞,总好过杨玉环同那太平公主般自尽,只杨玉环一羞也。”
“师师,这般说来,无怪为册女官贵妃时,那杨氏玉环不自尽也。
另者,那杨玉环说唐玄宗生母太后忌日度为女道士,如何非正月二日,乃子月二日也?”
“《唐会要 卷二十三 忌日》永貞元年十二月。中書門下奏。昭成皇后竇氏。按國史長壽二年(693年)正月二日崩。其時緣則天臨禦。用十一月建子為歲首。至中宗復舊用夏正。即正月行香廢務日。須改正。以十一月二日為忌。则末唐玄宗生母太后忌日当为子月,即子月二日了。”
“原来唐玄宗生母忌辰非寅月里正月二日。竟是子月二日也。”

注、十一月二日为唐玄宗生母太后忌辰
1、《唐会要 卷二十三 忌日》“永貞元年十二月。中書門下奏。昭成皇后竇氏。按國史長壽二年(693年)正月二日崩。其時緣則天臨禦。用十一月建子為歲首。至中宗復舊用夏正。即正月行香廢務日。須改正。以十一月二日為忌”
2、《讀禮通考 卷七十八 刑部尚書徐乾學撰 喪儀節四十一 國忌》“順宗永貞元年十二月中書門下奏昭成皇后竇氏案   國史長夀二年正月二日崩其時縁則天臨御用十一月建子為嵗首至中宗復舊仍用夏正今正月行香妨務廢日須改正以十一月二日為忌”
3、《讀禮通考 卷七十八 刑部尚書徐乾學撰 喪儀節四十一 國忌》“文宗太和七年二月勅準令國忌日唯禁飲酒舉樂至於科罰人吏都無明文但縁其日不合釐務官曹即不得決斷刑獄大小笞責在禮律固無所妨起今後縱有此類臺府更不要舉奏均王傅王堪男損國忌日於私第決責下人為御史臺所奏遂下此勅十五年五月太常禮院奏睿宗神主祧遷其六月二十日忌并昭成皇后十一月二日忌準禮合廢從之”
4、《讀禮通考 卷七十八 刑部尚書徐乾學撰 喪儀節四十一 國忌》“睿宗六月二十日忌安國西明寺各三百人齋昭成皇后竇氏十一月二日忌慈恩寺昭成觀各三百人齋”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绿竹,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字(2019-9-7,于江西九江市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12-12 09:16 , Processed in 0.013409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