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09: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四十 海棠(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5-25 10:22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九 绣被(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 海棠(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 海棠

    暮春半已过。
    “王妃,入夏将用的扇儿送来了。王妃可看看麽?”橘侍儿道。
    “可是看看。”寿王妃正行阅书,闻橘侍儿此言,放下卷书,道。
    “唯。王妃。”橘侍儿向侍儿吩咐了声,宫人将盛着夏用纨扇之盒皆捧入内。
    “王妃,这满月素扇儿看着当真清雅。”桐侍儿旁侧道。说时将满月素扇儿于一盒内拣出,与寿王妃看。
    “嗯,倒也罢了。紫檀骨格最清,素扇儿衬着,确清雅出尘。”
    “王妃,海棠花形亦好,有娇慵之美。王妃用了,两相衬宜,定是比花还娇。”
    闻橘吉子此言,寿王妃淡笑了笑。
    橘侍儿又道。“梅花形倒少有见。此织绫扇儿隐折枝栀子文当真精绝。王妃请看。”
    说时橘侍儿将织绫隐文扇取出,执于手中与寿王妃细看时,见织绫扇儿隐折枝栀子文,正如寿王妃吩咐下的,皆行半开,欲语还休,深得回首掩面之美。寿王妃看了,略点了点头,道:“倒甚可看得。”
    “王妃,因王妃吩咐下的,多些素扇儿,备王妃题字。故今夏送来的扇儿,素扇儿甚多。”橘侍儿又道。
    “嗯,就这般样儿罢。”寿王妃看罢,懒懒言道。

    暮春将了,寿王宅各处若无意绪,春花还未都落,草木愈繁盛着。时有雀鸟飞来。夏时衣裳已经送至,侍儿们忙着各自份内职司,四处悄然。
    寿王妃若是闲暇地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想起数日前,宫中传言太子及其属近来屡有异言。太子性情好轻动。前此太子妃之昆弟潜搆异端,陛下于东都时,闻之,遂有妃之兄弟流谪海隅事。妃之又一兄驸马都尉亦若有所谋,不得不预为之防。况太子素以寿王母过蒙宠,嫉之甚甚——

    注一:据《初学记 卷二十五 器物部上 扇第七》【梁简文帝《谢赉扇启》】“垂赉细绫大文画柳蝉山扇一柄,”唐之前,梁时即有绫扇。
    《初学记 卷二十五 器物部上 扇第七》“【梁简文帝《谢赉扇启》】臣纲启,传诏饶僧明奉宣敕旨。垂赉细绫大文画柳蝉山扇一柄,文筠析缕,香发海檀,肃肃清风。即令象簟非贵,依依散彩,便觉夏室含霜。饮露青蜩,应三伏之修景;群飞黄雀,送六月之南风。蔽日垂阴,薰泽惭采,浮凉涤暑,苹末愧吹。圣人造物之巧,俯萃庸薄;王府好玩之恩,于兹下被。顶戴曲私,伏增欣跃。谨奉启事谢闻。谨启。”
    注二:据《南史 卷二十九 列传第十九》、《南史 卷三十 列传第二十》,南朝时之达官贵人皆常自持小团扇。甚乃南朝时之达官贵人有以自持之小团扇自掩口唇而笑者。
    1、据《南史 卷二十九 列传第十九》“元嘉初,中书舍人秋当诣太子詹事王昙首,不敢坐。其后中书舍人弘兴宗爲文帝(南朝刘宋文帝)所爱遇,上(南朝刘宋文帝)谓曰:「卿欲作士人,得就王球坐,乃当判耳,殷、刘并杂,无所益也。若往诣球,可称旨就席。」及至,(王)球举扇曰:「君不得尔。」”
    此《南史 卷二十 列传第十》载“文帝(南朝刘宋文帝)初封宜都王,镇江陵,以琅邪王球爲友,”之南朝刘宋文帝之友王球自举之扇,自当乃自持之小扇。若乃大团扇、大方扇、长扇诸等,侍从所执之者也。
《南史 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四》又载“中书令王球以名公子遗务事外,与延之雅相爱好,每振其罄匮。”
    2、据《南史 卷三十 列传第二十 何昌宇》“(何)昌宇后爲吏部尚书,尝有一客姓闵求官。昌宇谓曰:「君是谁后?」答曰:「子骞后。」昌宇团扇掩口而笑,谓坐客曰:「遥遥华胄。」”
    此处南朝齐时吏部尚书何昌宇自掩口唇而笑之团扇,自乃是能使吏部尚书自持之能自掩口唇之小扇也。若乃大团扇、大方扇、长扇诸等,侍从所执之者也。
    注三:据《全唐诗》,唐时扇有罗扇、青纸扇、纸扇等。
    1、《全唐诗 卷五百九 顾非熊 子夜夏秋二曲》
    相持薄罗扇,绿树听鸣蜩。君筵呈妙舞,香汗湿鲛绡。
    银床梧叶下,便觉漏声长。露砌蛩吟切,那怜白苎凉。
    2、《全唐诗 卷七百六十一 詹琲 追和秦隐君辞荐之韵,上陈侯乞归凤山》
    谁言悦口是甘肥,独酌鹅儿噉翠微。蝇利薄于青纸扇,
    羊裘煖甚紫罗衣。心随倦鸟甘栖宿,目送征鸿远奋飞。
    击壤太平朝野客,凤山深处□生辉。
    3、《全唐诗 卷八百四十六 齐己 城中晚夏思山》
    葛衣沾汗功虽健,纸扇摇风力甚卑。苦热恨无行脚处,
    微凉喜到立秋时。竹轩静看蜘蛛挂,莎径闲听蟋蟀移。
    天外有山归即是,岂同游子暮何之。
    注四:唐大诏令集 巻三十一 废皇太子瑛为庶人制
    朕恭承天命。嗣守先业。不敢失坠。将裕后昆。所以择元良、策奇器。为国之本。岂不谓然。太子瑛幼而钟爱。爰加训诱。亲范之师。所望日新。年既长成。与之婚冠。而妃之昆弟。潜搆异端。顷在东都。颇闻疑议。所以妃兄薛愿。流谪海隅。导之诲之。谓其迁善。驸马都尉薛锈。亦妃之兄也。今又扇惑。谋防弟兄。朕之形言。愧于天下。教之不改。其如之何。葢不获已。归诸大义。瑛可废为庶人。鄂王瑶、光王琚等、自幼及长。爰加抚育。为择师资。欲其恭顺。而不率训典。潜起异端。及与太子瑛搆彼凶人。同恶相济。亦既彰露。咸引其咎。孽由己作。义在灭私。并降为庶人。驸马都尉薛锈、离间骨肉。惑乱君亲。潜通宫禁。引进朋党。陷元良于不友。误二子于不义。险薄之行。遂成门风。皆恶迹自彰。凶慝昭露。据其所犯。合寘严诛。言念琐姻。用申寛典。舍其两观之罚。俾就三危之竄。可长瀼州百姓【开元二十五年四月】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6-1,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6-8 10: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四十一 历日(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6-1 09:00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 海棠(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一 历日(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一 历日

“橘吉子,且看看,今儿日子宜沐发不宜。若宜时,选个吉时。”晨睡初醒之寿王妃吩咐着橘侍儿。
“唯。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橘侍儿应的声,就寻宫中赐下之历日去了。
(历日,即历书。1、《全唐诗 卷二百八十三 李益 书院无历日,以诗代书,问路侍御六月大小》野性迷尧历,松窗有道经。故人为柱史,为我数阶蓂。2、《全唐诗 卷四百五十四 白居易 十二月二十三日作兼呈晦叔】案头历日虽未尽,向后唯残六七行。床下酒瓶虽不满,犹应醉得两三场。病身不许依年老,拙宦虚教逐日忙。闻健偷闲且勤饮,一杯之外莫思量。3、《全唐诗 卷七百八十四 太上隐者 答人》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4、《资治通鉴 卷二百五十 唐纪六十六》(咸通七年,公元866年)十二月,黠戛斯遣将军乙支连几入贡,奏遣鞍马迎册立使及请亥年历日。5、《宋史 卷一百二十三 志第七十六 礼二十六 凶礼二》中兴之制:忌日,百僚行香,在外州军亦诣寺院行香,如在以日易月服制之内,并依礼例权停。大祥后次年,于历日内笺注立忌辰,禁音乐一日。)
“王妃,橘吉子方看过历日,今儿宜沐。辰时便吉。若至午后——”
“就辰时罢。如此,不必理妆。”寿王妃言道。
晨起的风依次传来,暮春些微薰暖,微卷长发皆散了,不施脂粉的寿王妃着的黄地绫绣白兰花文齐胸裙,浅紫地绫绣团花文衣,青地绣金卷草文帔子旁侧随意斜放着。
侍儿于寿王妃身后替寿王妃漫理着长发。
“橘吉子,不用宫中澡豆,木槿叶就好。有了这个,花露亦不必了。”寿王妃言道。
“唯,王妃。”橘侍儿应的声。看将至辰时,就往院内木槿处采的些木槿叶,置银盆中,又以银剪将木槿叶剪碎,取来一方丝帛将碎木槿叶裹了。银盆添了温热水,将丝帛紧裹之木槿叶置银盆水中揉搓着。
“王妃,将好了。”辰时已至,橘侍儿回道。

暮春院内的风依旧静静吹拂着,山节子开得正盛。茶花将谢了,黄香子、醉妆楼落了一地,紫殊于枝头有些微残。
沐发方毕的寿王妃于锦席上斜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发湿漉漉随意披散。面上全无脂粉,泛着莹润的光。因着湿发,黄地绫绣白兰花文齐胸裙、浅紫地绫绣团花文衣微湿了。一旁侍儿将银盆、水皆收拾过了。橘侍儿将金背梳替寿王妃梳着发。
“橘吉子,记得与洒扫人说,那落了茶花且留着,看着是个意趣儿。”寿王妃随意吩咐着。
“唯。王妃。”橘侍儿答应着。“这木槿叶用了当真清沁,无怪王妃不用澡豆、花露了呢。”
“说来宫里花露亦好,只是大率皆添沉、檀、丁香,用得多了,总那般样。”寿王妃懒懒言说着。
“王妃说的是。沉、檀、丁香之属,用得多了,也没个趣。只是橘吉子听宫里老人说,当年太平公主还有个腻发的香方子,说用了,最浓沁人。”
“太平公主的甚麽方子?橘吉子,倒说来听听。”寿王妃闻橘吉子言太平公主的香方,不禁问道。
“说就盛夏当节令时晨采白兰,合蜂蜜,添牛乳提香,制成腻发花露,沐发时用,最香沁人。”
“嗯,白兰香确最动人心怀。既如此,今载浓夏时,橘吉子,你且依太平公主的香方子,作些。”
“唯。王妃。”橘侍儿一行替寿王妃梳发,一行答应着。

天时愈发暖了,侍儿们忙着熏衣、合香甚麽的。
“橘吉子,这会子天时恁般样好,且将榻移往院山节子开处,再将那卷《汉书》拿来。”
“唯。王妃。”橘侍儿听了,指着侍儿们将榻置于院中山节子近处。又将《汉书》与寿王妃取来。
“橘吉子,看些儿风,张屏风来。”寿王妃懒懒步至榻前,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文隐囊,言道。
“唯。王妃。”
橘吉子着侍儿们将屏风移来。寿王妃榻上阅着书。
风暖暖拂过花枝,山节子浓香传来,薰人欲醉。蝴蝶儿只是于花间舞。天阴阴的了。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6-8,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四十二 图书(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6-8 10:1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一 历日(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一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二 图书(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二 图书
又日。
寿王妃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若些娇慵地看着院内暮春闲开山节子。身上绯地绫绣金衣散漫着,黄地绫玫瑰文帔子随意搭垂。数卷书散于案间,桐侍儿欲作整理,寿王妃摇摇头,桐侍儿见状,退归旁侧。
膳后寿王妃复将书拣取,将阅着。又想起甚麽,与橘侍儿言:“橘吉子,宅里书室的书也乱着。我看分些次第的好。你自幼宫中的,宫里书室怎生样,你且说说。”
“唯。王妃。宫中藏书楼几经大整。今之藏书,大率(唐)太宗、(唐)高宗前代旧书,其中杂有梁陈齐周及隋代古书,皆分部撰次。四库新写之书,各於本庫每部為目錄。其有與四庫書名目不類者。依劉歆七略。排為七志。其經史子集。及人文集。以時代為先後。以品秩為次第。其三教珠英。既有缺落。宜依舊目。隨文脩補。
(本朝开元)十九年冬。車駕發京師。集賢院四庫書。總八萬九千卷。經庫一萬三千七百五十二卷。史庫二萬六千八百二十卷。子庫二萬一千五百四十八卷。集庫一萬七千九百六十卷。其中雜有梁陳齊周。及隋代古書。貞觀。永徽。麟德。乾封。總章。鹹亨年。奉詔繕寫。
(《唐会要 卷三十五 经籍》)
“目录如此,其梁陈齐周及隋代古书,太宗、高宗,则天皇后,及至本朝卷书,又皆如何?”寿王妃(即杨玉环)问。
“说是武德五年。祕書監令狐德棻奏。今乘喪亂之餘。經籍亡逸。請購募遺書。重加錢帛。增置楷書。專令繕寫。數年間。群書畢備。至貞觀二年。祕書監魏徵。以喪亂之後。典章紛雜。奏引學者。校定四部書。數年之間。祕府粲然畢備
乾封元年十月十四日。上以四部群書。傳寫訛謬。並亦缺少。乃詔東臺侍郎趙仁本。兼蘭臺侍郎李懷嚴。兼東臺舍人張文瓘等。集儒學之士。刊正然後繕寫。
文明元年十月敕。兩京四庫書。每年正月。據舊書聞奏。每三年。比部勾覆具官典。及攝官替代之日。據數交領。如有欠少。即徵後人。
景雲三年六月十七日。以經籍多缺。令京官有學行者。分行天下。搜檢圖籍。
本朝開元三年。右散騎常侍褚無量。馬懷素。侍宴。言及內庫及祕書墳籍。上曰。內庫書。皆是太宗高宗前代舊書。整比日。常令宮人主掌。所有殘缺。未能補緝。篇卷錯亂。檢閱甚難。卿試為朕整比之。至七年五月。降敕於祕書省。昭文館。禮部。國子監。太常寺。及諸司。並官及百姓等。就借繕寫之。及整比四部書成。上令百姓官人入乾元殿東廊觀書。無不驚駭。
七年九月敕。比來書籍缺亡。及多錯亂。良由簿歷不明。綱維失錯。或須披閱。難可校尋。令麗正殿寫四庫書。各於本庫每部為目錄。其有與四庫書名目不類者。依劉歆七略。排為七志。其經史子集。及人文集。以時代為先後。以品秩為次第。其三教珠英。既有缺落。宜依舊目。隨文脩補。
十九年冬。車駕發京師。集賢院四庫書。總八萬九千卷。經庫一萬三千七百五十二卷。史庫二萬六千八百二十卷。子庫二萬一千五百四十八卷。集庫一萬七千九百六十卷。其中雜有梁陳齊周。及隋代古書。貞觀。永徽。麟德。乾封。總章。鹹亨年。奉詔繕寫。
(《唐会要 卷三十五 经籍》)
在《汉艺文志》者,裁三万三千九百卷。后汉兰台、石室、东观、南宫诸儒撰集,部帙渐增。董卓迁都,载舟西上,因罹寇盗,沉之于河,存者数船而已。及魏武父子,采掇遗亡,至晋总括群书,裁二万七千九百四十五卷。及永嘉之乱,洛都覆没,靡有孑遗。江表所存官书,凡三千一十四卷。至宋谢灵运造《四部书目录》,凡四千五百八十二卷。其后王俭复造书目,凡五千七十四卷。南齐王亮、谢朏《四部书目》,凡一万八千一十卷。齐末兵火延烧秘阁,书籍煨烬。梁元帝克平侯景,收公私经籍归于江陵,凡七万余卷。盖佛老之书,计于其间。及周师入郢,咸自焚炀。周武保定之中,官书裁盈万卷。平齐所得,数止五千。及隋氏平陈,南北一统,秘书监牛弘奏请搜访遗逸,著定书目,凡三万余卷。炀帝写五十副本,分为三品。国家平王世充,收其图籍,溯河西上,多有沉没,存者重复八万卷。
自武德已后,文士既有修纂,篇卷滋多。我朝现之(开元时),甲乙丙丁四部书各为一库,置知书官八人分掌之。凡四部库书,两京各一本,共一十二万五千九百六十卷。皆以益州麻纸写。其集贤院御书,经库皆钿白牙轴,黄缥带,红牙签,史书库钿青牙轴,缥带,绿牙签,子库皆雕紫檀轴,紫带,碧牙签,集库皆绿牙轴,朱带,白牙签,以分别之。(《旧唐书 卷四十七志第二十七 经籍下》)橘侍儿答道。
“原来如此般样儿。过些时,择些宅里书室里卷书,我且看看。”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6-15,于江西九江市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6-18 19:10 , Processed in 0.015196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