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09: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四十 海棠(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5-25 10:22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九 绣被(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 海棠(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 海棠

    暮春半已过。
    “王妃,入夏将用的扇儿送来了。王妃可看看麽?”橘侍儿道。
    “可是看看。”寿王妃正行阅书,闻橘侍儿此言,放下卷书,道。
    “唯。王妃。”橘侍儿向侍儿吩咐了声,宫人将盛着夏用纨扇之盒皆捧入内。
    “王妃,这满月素扇儿看着当真清雅。”桐侍儿旁侧道。说时将满月素扇儿于一盒内拣出,与寿王妃看。
    “嗯,倒也罢了。紫檀骨格最清,素扇儿衬着,确清雅出尘。”
    “王妃,海棠花形亦好,有娇慵之美。王妃用了,两相衬宜,定是比花还娇。”
    闻橘吉子此言,寿王妃淡笑了笑。
    橘侍儿又道。“梅花形倒少有见。此织绫扇儿隐折枝栀子文当真精绝。王妃请看。”
    说时橘侍儿将织绫隐文扇取出,执于手中与寿王妃细看时,见织绫扇儿隐折枝栀子文,正如寿王妃吩咐下的,皆行半开,欲语还休,深得回首掩面之美。寿王妃看了,略点了点头,道:“倒甚可看得。”
    “王妃,因王妃吩咐下的,多些素扇儿,备王妃题字。故今夏送来的扇儿,素扇儿甚多。”橘侍儿又道。
    “嗯,就这般样儿罢。”寿王妃看罢,懒懒言道。

    暮春将了,寿王宅各处若无意绪,春花还未都落,草木愈繁盛着。时有雀鸟飞来。夏时衣裳已经送至,侍儿们忙着各自份内职司,四处悄然。
    寿王妃若是闲暇地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想起数日前,宫中传言太子及其属近来屡有异言。太子性情好轻动。前此太子妃之昆弟潜搆异端,陛下于东都时,闻之,遂有妃之兄弟流谪海隅事。妃之又一兄驸马都尉亦若有所谋,不得不预为之防。况太子素以寿王母过蒙宠,嫉之甚甚——

    注一:据《初学记 卷二十五 器物部上 扇第七》【梁简文帝《谢赉扇启》】“垂赉细绫大文画柳蝉山扇一柄,”唐之前,梁时即有绫扇。
    《初学记 卷二十五 器物部上 扇第七》“【梁简文帝《谢赉扇启》】臣纲启,传诏饶僧明奉宣敕旨。垂赉细绫大文画柳蝉山扇一柄,文筠析缕,香发海檀,肃肃清风。即令象簟非贵,依依散彩,便觉夏室含霜。饮露青蜩,应三伏之修景;群飞黄雀,送六月之南风。蔽日垂阴,薰泽惭采,浮凉涤暑,苹末愧吹。圣人造物之巧,俯萃庸薄;王府好玩之恩,于兹下被。顶戴曲私,伏增欣跃。谨奉启事谢闻。谨启。”
    注二:据《南史 卷二十九 列传第十九》、《南史 卷三十 列传第二十》,南朝时之达官贵人皆常自持小团扇。甚乃南朝时之达官贵人有以自持之小团扇自掩口唇而笑者。
    1、据《南史 卷二十九 列传第十九》“元嘉初,中书舍人秋当诣太子詹事王昙首,不敢坐。其后中书舍人弘兴宗爲文帝(南朝刘宋文帝)所爱遇,上(南朝刘宋文帝)谓曰:「卿欲作士人,得就王球坐,乃当判耳,殷、刘并杂,无所益也。若往诣球,可称旨就席。」及至,(王)球举扇曰:「君不得尔。」”
    此《南史 卷二十 列传第十》载“文帝(南朝刘宋文帝)初封宜都王,镇江陵,以琅邪王球爲友,”之南朝刘宋文帝之友王球自举之扇,自当乃自持之小扇。若乃大团扇、大方扇、长扇诸等,侍从所执之者也。
《南史 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四》又载“中书令王球以名公子遗务事外,与延之雅相爱好,每振其罄匮。”
    2、据《南史 卷三十 列传第二十 何昌宇》“(何)昌宇后爲吏部尚书,尝有一客姓闵求官。昌宇谓曰:「君是谁后?」答曰:「子骞后。」昌宇团扇掩口而笑,谓坐客曰:「遥遥华胄。」”
    此处南朝齐时吏部尚书何昌宇自掩口唇而笑之团扇,自乃是能使吏部尚书自持之能自掩口唇之小扇也。若乃大团扇、大方扇、长扇诸等,侍从所执之者也。
    注三:据《全唐诗》,唐时扇有罗扇、青纸扇、纸扇等。
    1、《全唐诗 卷五百九 顾非熊 子夜夏秋二曲》
    相持薄罗扇,绿树听鸣蜩。君筵呈妙舞,香汗湿鲛绡。
    银床梧叶下,便觉漏声长。露砌蛩吟切,那怜白苎凉。
    2、《全唐诗 卷七百六十一 詹琲 追和秦隐君辞荐之韵,上陈侯乞归凤山》
    谁言悦口是甘肥,独酌鹅儿噉翠微。蝇利薄于青纸扇,
    羊裘煖甚紫罗衣。心随倦鸟甘栖宿,目送征鸿远奋飞。
    击壤太平朝野客,凤山深处□生辉。
    3、《全唐诗 卷八百四十六 齐己 城中晚夏思山》
    葛衣沾汗功虽健,纸扇摇风力甚卑。苦热恨无行脚处,
    微凉喜到立秋时。竹轩静看蜘蛛挂,莎径闲听蟋蟀移。
    天外有山归即是,岂同游子暮何之。
    注四:唐大诏令集 巻三十一 废皇太子瑛为庶人制
    朕恭承天命。嗣守先业。不敢失坠。将裕后昆。所以择元良、策奇器。为国之本。岂不谓然。太子瑛幼而钟爱。爰加训诱。亲范之师。所望日新。年既长成。与之婚冠。而妃之昆弟。潜搆异端。顷在东都。颇闻疑议。所以妃兄薛愿。流谪海隅。导之诲之。谓其迁善。驸马都尉薛锈。亦妃之兄也。今又扇惑。谋防弟兄。朕之形言。愧于天下。教之不改。其如之何。葢不获已。归诸大义。瑛可废为庶人。鄂王瑶、光王琚等、自幼及长。爰加抚育。为择师资。欲其恭顺。而不率训典。潜起异端。及与太子瑛搆彼凶人。同恶相济。亦既彰露。咸引其咎。孽由己作。义在灭私。并降为庶人。驸马都尉薛锈、离间骨肉。惑乱君亲。潜通宫禁。引进朋党。陷元良于不友。误二子于不义。险薄之行。遂成门风。皆恶迹自彰。凶慝昭露。据其所犯。合寘严诛。言念琐姻。用申寛典。舍其两观之罚。俾就三危之竄。可长瀼州百姓【开元二十五年四月】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6-1,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6-8 10: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四十一 历日(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6-1 09:00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 海棠(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一 历日(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一 历日

“橘吉子,且看看,今儿日子宜沐发不宜。若宜时,选个吉时。”晨睡初醒之寿王妃吩咐着橘侍儿。
“唯。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橘侍儿应的声,就寻宫中赐下之历日去了。
(历日,即历书。1、《全唐诗 卷二百八十三 李益 书院无历日,以诗代书,问路侍御六月大小》野性迷尧历,松窗有道经。故人为柱史,为我数阶蓂。2、《全唐诗 卷四百五十四 白居易 十二月二十三日作兼呈晦叔】案头历日虽未尽,向后唯残六七行。床下酒瓶虽不满,犹应醉得两三场。病身不许依年老,拙宦虚教逐日忙。闻健偷闲且勤饮,一杯之外莫思量。3、《全唐诗 卷七百八十四 太上隐者 答人》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4、《资治通鉴 卷二百五十 唐纪六十六》(咸通七年,公元866年)十二月,黠戛斯遣将军乙支连几入贡,奏遣鞍马迎册立使及请亥年历日。5、《宋史 卷一百二十三 志第七十六 礼二十六 凶礼二》中兴之制:忌日,百僚行香,在外州军亦诣寺院行香,如在以日易月服制之内,并依礼例权停。大祥后次年,于历日内笺注立忌辰,禁音乐一日。)
“王妃,橘吉子方看过历日,今儿宜沐。辰时便吉。若至午后——”
“就辰时罢。如此,不必理妆。”寿王妃言道。
晨起的风依次传来,暮春些微薰暖,微卷长发皆散了,不施脂粉的寿王妃着的黄地绫绣白兰花文齐胸裙,浅紫地绫绣团花文衣,青地绣金卷草文帔子旁侧随意斜放着。
侍儿于寿王妃身后替寿王妃漫理着长发。
“橘吉子,不用宫中澡豆,木槿叶就好。有了这个,花露亦不必了。”寿王妃言道。
“唯,王妃。”橘侍儿应的声。看将至辰时,就往院内木槿处采的些木槿叶,置银盆中,又以银剪将木槿叶剪碎,取来一方丝帛将碎木槿叶裹了。银盆添了温热水,将丝帛紧裹之木槿叶置银盆水中揉搓着。
“王妃,将好了。”辰时已至,橘侍儿回道。

暮春院内的风依旧静静吹拂着,山节子开得正盛。茶花将谢了,黄香子、醉妆楼落了一地,紫殊于枝头有些微残。
沐发方毕的寿王妃于锦席上斜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发湿漉漉随意披散。面上全无脂粉,泛着莹润的光。因着湿发,黄地绫绣白兰花文齐胸裙、浅紫地绫绣团花文衣微湿了。一旁侍儿将银盆、水皆收拾过了。橘侍儿将金背梳替寿王妃梳着发。
“橘吉子,记得与洒扫人说,那落了茶花且留着,看着是个意趣儿。”寿王妃随意吩咐着。
“唯。王妃。”橘侍儿答应着。“这木槿叶用了当真清沁,无怪王妃不用澡豆、花露了呢。”
“说来宫里花露亦好,只是大率皆添沉、檀、丁香,用得多了,总那般样。”寿王妃懒懒言说着。
“王妃说的是。沉、檀、丁香之属,用得多了,也没个趣。只是橘吉子听宫里老人说,当年太平公主还有个腻发的香方子,说用了,最浓沁人。”
“太平公主的甚麽方子?橘吉子,倒说来听听。”寿王妃闻橘吉子言太平公主的香方,不禁问道。
“说就盛夏当节令时晨采白兰,合蜂蜜,添牛乳提香,制成腻发花露,沐发时用,最香沁人。”
“嗯,白兰香确最动人心怀。既如此,今载浓夏时,橘吉子,你且依太平公主的香方子,作些。”
“唯。王妃。”橘侍儿一行替寿王妃梳发,一行答应着。

天时愈发暖了,侍儿们忙着熏衣、合香甚麽的。
“橘吉子,这会子天时恁般样好,且将榻移往院山节子开处,再将那卷《汉书》拿来。”
“唯。王妃。”橘侍儿听了,指着侍儿们将榻置于院中山节子近处。又将《汉书》与寿王妃取来。
“橘吉子,看些儿风,张屏风来。”寿王妃懒懒步至榻前,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文隐囊,言道。
“唯。王妃。”
橘吉子着侍儿们将屏风移来。寿王妃榻上阅着书。
风暖暖拂过花枝,山节子浓香传来,薰人欲醉。蝴蝶儿只是于花间舞。天阴阴的了。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6-8,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14: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四十二 图书(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6-8 10:1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一 历日(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一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二 图书(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二 图书
又日。
寿王妃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若些娇慵地看着院内暮春闲开山节子。身上绯地绫绣金衣散漫着,黄地绫玫瑰文帔子随意搭垂。数卷书散于案间,桐侍儿欲作整理,寿王妃摇摇头,桐侍儿见状,退归旁侧。
膳后寿王妃复将书拣取,将阅着。又想起甚麽,与橘侍儿言:“橘吉子,宅里书室的书也乱着。我看分些次第的好。你自幼宫中的,宫里书室怎生样,你且说说。”
“唯。王妃。宫中藏书楼几经大整。今之藏书,大率(唐)太宗、(唐)高宗前代旧书,其中杂有梁陈齐周及隋代古书,皆分部撰次。四库新写之书,各於本庫每部為目錄。其有與四庫書名目不類者。依劉歆七略。排為七志。其經史子集。及人文集。以時代為先後。以品秩為次第。其三教珠英。既有缺落。宜依舊目。隨文脩補。
(本朝开元)十九年冬。車駕發京師。集賢院四庫書。總八萬九千卷。經庫一萬三千七百五十二卷。史庫二萬六千八百二十卷。子庫二萬一千五百四十八卷。集庫一萬七千九百六十卷。其中雜有梁陳齊周。及隋代古書。貞觀。永徽。麟德。乾封。總章。鹹亨年。奉詔繕寫。
(《唐会要 卷三十五 经籍》)
“目录如此,其梁陈齐周及隋代古书,太宗、高宗,则天皇后,及至本朝卷书,又皆如何?”寿王妃(即杨玉环)问。
“说是武德五年。祕書監令狐德棻奏。今乘喪亂之餘。經籍亡逸。請購募遺書。重加錢帛。增置楷書。專令繕寫。數年間。群書畢備。至貞觀二年。祕書監魏徵。以喪亂之後。典章紛雜。奏引學者。校定四部書。數年之間。祕府粲然畢備
乾封元年十月十四日。上以四部群書。傳寫訛謬。並亦缺少。乃詔東臺侍郎趙仁本。兼蘭臺侍郎李懷嚴。兼東臺舍人張文瓘等。集儒學之士。刊正然後繕寫。
文明元年十月敕。兩京四庫書。每年正月。據舊書聞奏。每三年。比部勾覆具官典。及攝官替代之日。據數交領。如有欠少。即徵後人。
景雲三年六月十七日。以經籍多缺。令京官有學行者。分行天下。搜檢圖籍。
本朝開元三年。右散騎常侍褚無量。馬懷素。侍宴。言及內庫及祕書墳籍。上曰。內庫書。皆是太宗高宗前代舊書。整比日。常令宮人主掌。所有殘缺。未能補緝。篇卷錯亂。檢閱甚難。卿試為朕整比之。至七年五月。降敕於祕書省。昭文館。禮部。國子監。太常寺。及諸司。並官及百姓等。就借繕寫之。及整比四部書成。上令百姓官人入乾元殿東廊觀書。無不驚駭。
七年九月敕。比來書籍缺亡。及多錯亂。良由簿歷不明。綱維失錯。或須披閱。難可校尋。令麗正殿寫四庫書。各於本庫每部為目錄。其有與四庫書名目不類者。依劉歆七略。排為七志。其經史子集。及人文集。以時代為先後。以品秩為次第。其三教珠英。既有缺落。宜依舊目。隨文脩補。
十九年冬。車駕發京師。集賢院四庫書。總八萬九千卷。經庫一萬三千七百五十二卷。史庫二萬六千八百二十卷。子庫二萬一千五百四十八卷。集庫一萬七千九百六十卷。其中雜有梁陳齊周。及隋代古書。貞觀。永徽。麟德。乾封。總章。鹹亨年。奉詔繕寫。
(《唐会要 卷三十五 经籍》)
在《汉艺文志》者,裁三万三千九百卷。后汉兰台、石室、东观、南宫诸儒撰集,部帙渐增。董卓迁都,载舟西上,因罹寇盗,沉之于河,存者数船而已。及魏武父子,采掇遗亡,至晋总括群书,裁二万七千九百四十五卷。及永嘉之乱,洛都覆没,靡有孑遗。江表所存官书,凡三千一十四卷。至宋谢灵运造《四部书目录》,凡四千五百八十二卷。其后王俭复造书目,凡五千七十四卷。南齐王亮、谢朏《四部书目》,凡一万八千一十卷。齐末兵火延烧秘阁,书籍煨烬。梁元帝克平侯景,收公私经籍归于江陵,凡七万余卷。盖佛老之书,计于其间。及周师入郢,咸自焚炀。周武保定之中,官书裁盈万卷。平齐所得,数止五千。及隋氏平陈,南北一统,秘书监牛弘奏请搜访遗逸,著定书目,凡三万余卷。炀帝写五十副本,分为三品。国家平王世充,收其图籍,溯河西上,多有沉没,存者重复八万卷。
自武德已后,文士既有修纂,篇卷滋多。我朝现之(开元时),甲乙丙丁四部书各为一库,置知书官八人分掌之。凡四部库书,两京各一本,共一十二万五千九百六十卷。皆以益州麻纸写。其集贤院御书,经库皆钿白牙轴,黄缥带,红牙签,史书库钿青牙轴,缥带,绿牙签,子库皆雕紫檀轴,紫带,碧牙签,集库皆绿牙轴,朱带,白牙签,以分别之。(《旧唐书 卷四十七志第二十七 经籍下》)橘侍儿答道。
“原来如此般样儿。过些时,择些宅里书室里卷书,我且看看。”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6-15,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09: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四十三 秦吉了(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6-15 14:39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二 图书(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二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三 秦吉了(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三 秦吉了

    寿王宅。
    暮春天阴阴地。寿王妃神情若惘地看着外山节子。
    “橘吉子,甚麽鸟儿最会得学人言语?”
    “鹦鹉、秦吉了。王妃。”
    “秦吉了,能言鸟。既这麽,吩咐人,选只秦吉了来罢。要方学人言语,还未几句的。不然恐学了甚不好的,至这里说了,为人听去,就不好了。”
    “唯。王妃。”橘侍儿答应着。

    未几日。
    “王妃。”橘侍儿身后跟着一拿着鸟笼之宫人。“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吩咐选的秦吉了,经送来了。”
    橘侍儿言时,拿着鸟笼宫人将鸟笼上掩的布撩开,一个紫乌秦吉了于笼内。
    “置廊檐近山节子处罢。”寿王妃懒懒吩咐着。
    “唯,王妃。”橘侍儿应着,领了拿鸟笼宫人去廊檐近山节子处了。
    膳后。
    “这秦吉了可会得说甚麽?”寿王妃于廊檐秦吉了鸟笼处问橘侍儿道。
    “王妃万吉。王妃万吉。”紫乌秦吉了突地言语起来。侍儿们皆轻笑了。寿王妃亦笑了。
    “王妃吩咐,选秦吉了要方学人言语,还未得几句的。不然恐学了甚不好的,至这里说了,为人听去,就不好了。故选了此方学人言语,只会一句“王妃万吉”的。”橘侍儿言道。
    “这秦吉了可有名儿?”寿王妃看着秦吉了问道。
    “正待王妃赐名。现只称秦吉了。”橘侍儿旁道。
    “此秦吉了色泽乌中暗紫,就称紫乌儿罢。”寿王妃言道。
    “唯,王妃。”
    “记得于紫乌儿处言语时,不要甚麽皆言说。教得不好了,学了甚,看人来时,听去笑话。”寿王妃叮嘱着。
    “唯。王妃。”侍儿们皆答应着。
    “王妃,这几日可教紫乌儿甚?”橘侍儿问道。
    “山节子犹开,诸花并聚,就教我前些时自作的那句“何人教开浓淡花”。”寿王妃懒懒言道。说时往内去了。
    “唯,王妃。”
    将暮。
    “王妃,说也巧了。当年之太平公主亦曾养得一个秦吉了。”橘侍儿看寿王妃倚着深绯绣合欢花隐囊,若些聊赖,一旁言道。
    “是麽?”寿王妃百无聊赖地看着院内盛开的山节子。
    “说是则天皇后遣人送了一个秦吉了与太平公主,道可以教它说话。太平公主就着侍儿们教秦吉了言语。不知怎地,那秦吉了就是慢。初教的句“新年万吉”,侍儿们教许久,也未得学会。后来说是会了一句“秋风秋雨愁满怀”,就总这么一句。又好容易学了句“愁怀随雨入梦来”,那秦吉了就总念。没落雨时,也“愁怀随雨入梦来”。宫里人都觉好笑。”
    “那太平公主的秦吉了后来怎生样儿?那般样不会言语。”听橘侍儿说太平公主的秦吉了,侍儿们都笑得止不住,就问。
    “虽然不擅学人言语。太平公主还是喜欢呗。因是她阿娘——则天皇后送的。反是则天皇后道未曾想选的那般样不会说话秦吉了。未免气闷人。”橘侍儿笑道。
    侍儿们听得皆笑了。寿王妃亦笑了。

注:秦吉了,又名能言鸟。又名吉了。
据《旧唐书 卷二十九 志第九 音乐二》,能言鸟,即(秦)吉了。唐高宗、武后宫中养之。汉武帝宫中亦有称能言鸟之秦吉了。是汉武帝时宫中即有秦吉了也。
据《全唐诗》“秦吉了,人云尔是能言鸟”。亦以秦吉了即能言鸟。
1、《旧唐书 卷二十九 志第九 音乐二》“《鸟歌万岁乐》,武太后所造也。武太后时,宫中养鸟能人言,又常称万岁,为乐以象之。舞三人。绯大袖,并画鸜鹆,冠作鸟像。今案岭南有鸟,似鸜鹆而稍大,乍视之,不相分辨。笼养久,则能言,无不通,南人谓之(秦)吉了,亦云料。开元初,广州献之,言音雄重如丈夫,委曲识人情,慧于鹦鹉远矣,疑即此鸟也。《汉书 武帝本纪》书“南越献驯象、能言鸟。”注《汉书》者,皆谓鸟为鹦鹉。若是鹦鹉,不得不举其名,而谓之能言鸟。鹦鹉秦、陇尤多,亦不足重。所谓能言鸟,即(秦)吉了也。北方常言鸜鹆逾岭乃能言,传者误矣。岭南甚多鸜鹆,能言者非鸜鹆也。”
2、《全唐诗 卷八十七 张说 广州萧都督入朝过岳州宴饯得冬字》
孤城抱大江,节使往朝宗。果是台中旧,依然水上逢。京华遥比日,疲老飒如冬。窃羡能言鸟,衔恩向九重。
3、《全唐诗 卷一百八十四 李白 自代内赠》
……安得秦吉了,为人道寸心。
4、《全唐诗 卷三百八十五 张籍 昆仑儿》
昆仑家住海中州,蛮客将来汉地游。言语解教秦吉了,
波涛初过郁林洲。金环欲落曾穿耳,螺髻长卷不裹头。
自爱肌肤黑如漆,行时半脱木绵裘。
5、《全唐诗 卷四百二十七 白居易 秦吉了-哀冤民也》
秦吉了,出南中,彩毛青黑花颈红。耳聪心慧舌端巧,
鸟语人言无不通。昨日长爪鸢,今朝大觜乌。
鸢捎乳燕一窠覆,乌啄母鸡双眼枯。鸡号堕地燕惊去,
然后拾卵攫其雏。岂无雕与鹗,嗉中肉饱不肯搏。
亦有鸾鹤群,闲立高飏如不闻。秦吉了,人云尔是能言鸟,
岂不见鸡燕之冤苦。吾闻凤凰百鸟主,
尔竟不为凤凰之前致一言,安用噪噪闲言语。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6-22,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6-28 09: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四十四 旧典(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6-22 09:23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三 秦吉了(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四 旧典(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四 旧典

    “王妃,说起秦吉了,太宗皇帝、长孙皇后之时,还有一白鹦鹉之旧典。是武德六年(公元623年),林邑国其王范梵志遣使来朝。贞观五年(公元631年),献五色鹦鹉。太宗皇帝异之,诏太子右庶子李百药为之赋。又献白鹦鹉,精识辩慧,善于应答。太宗皇帝悯之,谓侍臣曰:“朕闻声色之娱,不如好德。且山川阻远,怀土可知。近日林邑献白鹦鹉,鸣之不止,是解思乡。朕愍此鸟远来,付其使,令放还于林薮。
    说来太宗文皇帝当真慈悯。”
    “斯事确然。贞观五年林邑国献白鹦鹉,太宗皇帝将白鹦鹉付长孙皇后养之。长孙皇后见鹦鹉思乡之情殷殷,语与太宗皇帝,遂有太宗皇帝愍鸟远来,付其使,令放还于林薮事。
    是长孙皇后、太宗文皇帝皆怀慈悯心也。”
    (注:白鹦鹉之事,详见《旧唐书 卷一百九十七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 林邑》、《旧唐书 卷一百九十九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上 东夷 新罗》。
    1、《旧唐书 卷一百九十七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 林邑》武德六年(公元623年),其王范梵志遣使来朝。…贞观…五年(公元631年),又献五色鹦鹉。太宗异之,诏太子右庶子李百药为之赋。又献白鹦鹉,精识辩慧,善于应答。太宗悯之,并付其使,令放还于林薮。自此朝贡不绝。
    2、《旧唐书 卷一百九十九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上 东夷 新罗》贞观五年(公元631年),(新罗)遣使献女乐二人,皆鬒发美色。太宗谓侍臣曰:“朕闻声色之娱,不如好德。且山川阻远,怀土可知。近日林邑献白鹦鹉,尚解思乡,诉请还国。鸟犹如此,况人情乎!朕愍其远来,必思亲戚,宜付使者,听遣还家。”)
    “贞观五年,太宗文皇帝、长孙皇后愍白鹦鹉自林邑国远来,怀土思归,乃将林邑国所献白鹦鹉付其使,令放还于林薮。斯事听来当真令人感怀。
说来太宗皇帝、长孙皇后恩爱世所共知。长孙皇后之父长孙晟大业五年(公元609年)卒,太宗皇帝、长孙皇后婚于何年也?”
    “(大业)五年(609年),(长孙皇后之父长孙晟)卒,时年五十八。(隋炀)帝深悼惜之,赗赠甚厚。(《隋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十六 长孙晟》)
长孙晟又有子长孙安业。即长孙皇后异母兄也,嗜酒无赖。长孙晟卒,长孙皇后及长孙皇后同母弟长孙无忌并幼。以长孙皇后之母乃继母,虽嫡母,非亲母也。共居一宅,颇多不便。遂有长孙皇后、长孙无忌与母守制期满,还居于舅氏之事。(《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二 唐纪八》安业,皇后之异母兄也,嗜酒无赖;父晟卒,弟无忌及后并幼,安业斥还舅氏)
    长孙晟卒之时,长孙皇后虚龄九岁。守制期满,虚年将近十二。还居于舅氏。太宗皇帝、长孙皇后婚事乃长孙晟早年所定。斯事谓之曰(长孙)晟兄炽,为周通道馆学士。尝闻太穆(唐高祖)劝抚突厥女,心志之。每语晟曰:“此明睿人,必有奇子,不可以不图昏。故晟以女太宗。(《新唐书 卷七十六 列传第一 后妃上 文德长孙皇后》)
    然未及成婚,长孙晟卒。至长孙皇后守制期满,还居舅氏。长孙皇后舅士廉迎妹及甥于家。见太宗皇帝非常人,又以婚约于先,遂以晟女妻焉,即长孙文德皇后也。约莫长孙皇后婚于虚龄十三时。(1、《旧唐书 卷六十五 列传第十五 高士廉》(高)士廉妹先适隋右骁卫将军长孙晟,生子无忌及女。晟卒,士廉迎妹及甥于家,恩情甚重。见太宗潜龙时非常人,因以晟女妻焉,即文德皇后也。”2、《旧唐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一 后妃上》(长孙皇后)年十三,嫔于太宗。)
    “长孙皇后婚后,有一异事。乃隋大业中,(长孙皇后)常归宁于永兴里。后舅高士廉媵张氏,于后所宿舍外见大马,高二丈,鞍勒皆具,以告士廉。命筮之,遇《坤》之《泰》,筮者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合无疆。牝马地类,行地无疆。变而之《泰》,内阳而外阴,内健而外顺,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象》曰:后以辅相天地之宜而左右人也。龙,《乾》之象也。马,《坤》之象也。变而为《泰》,天地交也。繇协于《归妹》,妇人之兆也。女处尊位,履中居顺也。此女贵不可言(见之《旧唐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一 后妃上》。亦见之于《新唐书 卷七十六 列传第一 后妃上 文德长孙皇后》)。
    是命卜之家,皆言长孙皇后之命贵不可言。”
    “当载长孙安业以长孙皇后之母乃继母,虽嫡母,非亲母耶。共居一宅,颇多不便。遂有长孙皇后、长孙无忌与母守制期满,还居于舅氏之事。
岂非亲母之者,即乃嫡母,又有子女,共居一宅,不便若此乎?”
    “自属不便至极。武德(年)间,(唐)高祖皇帝晚年多内宠,小王且二十人,其母竞交结诸长子以自固。建成与元吉曲意事诸妃嫔,谄谀赂遗,无所不至,以求媚于上。或言蒸于张婕妤、尹德妃,宫禁深秘,莫能明也。(《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 唐纪六 武德五年》)
    是父尚在,子与非亲母之母交结,即事端横生。况父已卒。子与继母共居一宅,如何得便?自然宜分处之者。”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6-28,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7-6 08: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四十五 笔墨(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6-28 09:19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四 旧典(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五 笔墨(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五 笔墨

又日。寿王宅内。
寿王妃(即杨玉环)习着字,写的略带草意之行书“一朝风雨催人来。”
“一朝风雨催人来。王妃之行书略带草意,真可谓精妙夺人。看这几字直有风雨萧萧之境。”橘侍儿一旁赞道。
“橘吉子,你倒能看出些笔墨之趣。”寿王妃淡淡言道。
“橘吉子不敢。只是见王妃笔意精妙,言出于心罢了。”
橘侍儿说时,寿王妃换过一纸,复书起来。
“说来王妃之字,橘吉子看着,绝似一人。”橘侍儿又道。
“绝似一人?橘吉子,我之字绝似何人?你且言来。”寿王妃听了,问道。
“王妃笔意绝似当年之太平公主。”橘侍儿道。
绝似当年之太平公主?寿王妃掌中的笔略顿了下。
“橘吉子可是言错了。王妃习字从不临帖,亦不学人,只出己意,挥洒而已。”桐侍儿一旁言道。
“当年太平公主习字亦从不临帖,亦不学人,只出己意,挥洒而已。然就王妃之字看来,竟有当年太平公主笔墨之意。”
“我自来不学人,太平公主笔墨我亦无缘得见。橘吉子自幼宫中,总是见过。世间巧合诸事颇多,偶尔笔意略同,也非奇事。”
寿王妃言时,又取一纸,笔下正是——“浓月最在秋尽时”。
“橘吉子,你且试言,这一笔呢?”
“王妃这一笔倒有浓菊秋霜将尽之意,以于月下,复生幽趣。”
“倒也罢了。”橘侍儿言毕,寿王妃搁下笔,斜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若无心思地看了不远处立着侍儿们。
“我记得数日前写过一纸——暮春心事无人知。桐叶子,你可寻寻,置哪里了。寻得时,将枕屏上换了。”
“唯。王妃。”
桐叶子一旁寻寿王妃所书之“暮春心事无人知”去了。未久寻着,将枕屏上换了。
“橘吉子,你自幼宫中,宫中旧事当必晓得些。据闻则天皇后曾言,太平公主与其相类,事果然麽?(《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后(武后,即武曌)常谓(太平公主)‘类我(武后,即武曌)’”)”
“王妃,据宫中老人说,太平公主颇似其母。太平公主四十余时,看来不过二十余样子。只是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笔墨绝似当载之太平公主。当载之太平公主笔墨却绝不似则天皇后。”橘侍儿回道。
“如此麽。”寿王妃闻,淡言道。
“王妃,说来当年则天皇后、太平公主皆爱阅史传,又皆好习字,只是太平公主笔墨好自出机杼。王妃性情倒绝似当年之太平公主。”
“当年太平公主于宫中时,绝得(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爱宠,又以父天皇,母天后,宫中惟其一公主,爱过天下(《旧唐书 卷一百八十三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武攸暨》“二十余年,天下独有太平一公主,父为帝,母为后,夫为亲王,子为郡王,贵盛无比”)。自是百般样儿娇宠。则末其于宫中,平日家皆作些甚麽?”寿王妃问。
“宫中规矩,皇子未出阁时,自有殿院。公主未出降时,亦自有公主殿院。太平公主居公主院(《玉海 卷一百五十九 宫室 殿上 唐承庆殿 甘露殿》两京记百福殿在太极宫中公主院西承庆殿又在百福殿西),平日家阿姆阿保众侍儿兼随从诸等,亦有侍读者。乐艺棋书事,宫中本有专司者,欲习何事,皆有事之之人。橘吉子听宫中老人言,太平公主幼年绝慧,凡有所学,皆为灵性。若生而知之者。则天皇后屡言太平公主与其相类(《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后(武后,即武曌)常谓(太平公主)‘类我(武后,即武曌)’”)。想来以绝似母故,慧知过人。虽为荣国夫人祈冥福,记名出道,不过记名而已。后为拒吐蕃求婚,建太平观。亦不过以名称之。平日里太平公主皆着宫中绮丽雅淡之服,亦非女道发式。又以母曾禅寺出家,倒常近禅门。”
一阵风轻拂过,小帘钩微微作响,熏炉内白檀香,愈发馥郁着浓沁人。
开元二十五年长安寿王宅之暮春,和熙静寂得仿佛寿王宅若世外悠然,全不解斯世间之犹惘愁思。
寿王妃懒懒思度着这个再半月余就将开始的长安寿王宅之夏日。自开元二十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册封为寿王妃,已十余月了,虽然归长安寿王宅第还未半年。一切看来皆如初册寿王妃时般美好。

注:行书、正书、草书、真书、楷书
1、行书:《晋书 卷三十六 列传第六》魏初有钟胡二家为行书法,俱学之于刘德升,而钟氏小异,然亦各有巧,今大行于世云。
《晋书 卷六十五 列传第三十五》珉字季琰。少有才艺,善行书,名出珣右。时人为之语曰:“法护非不佳,僧弥难为兄。”僧弥,珉小字也。
《晋书 列传第四十九 谢安》谢安字安石,尚从弟也。父裒,太常卿。安年四岁时,谯郡桓彝见而叹曰:“此兒风神秀彻,后当不减王东海。”及总角,神识沈敏,风宇条暢,善行书。
2、正、草书:《新唐书 卷一百五十三 列传第七十八 颜真卿》(颜)真卿立朝正色,刚而有礼,非公言直道,不萌于心。天下不以姓名称,而独曰鲁公。如李正己、田神功、董秦、侯希逸、王玄志等,皆真卿始招起之,后皆有功。善正、草书,笔力遒婉,世宝传之。
3、草书:《旧唐书 卷八十四 列传第三十四 裴行俭》高宗以(裴)行俭工于草书。尝以绢素百卷,令行俭草书《文选》一部,帝览之称善,赐帛五百段)
4、真书:即楷书、正书。《晋书 卷八十 列传第五十 王羲之》(王羲之)尝诣门生家,见棐几滑净,因书之,真、草(书)相半。
5、楷书:《晋书 卷九十二 列传第六十二 文苑 李充》(李充)善楷书,妙参钟、索,世咸重之。
6、正书:即楷书,亦称真书。《南史 卷二十二 列传第十二 王僧虔》高帝素善书,笃好不已,与(王)僧虔赌书毕,谓曰:「谁爲第一?」对曰:「臣书第一,陛下亦第一。」帝笑曰:「卿可谓善自爲谋。」或云帝问:「我书何如卿?」答曰:「臣正书第一,草书第二;陛下草书第二,而正书第三。臣无第三,陛下无第一。」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7-6,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7-13 08: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四十六嫣之夭夭(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7-6 08:43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五 笔墨(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五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六 嫣之夭夭(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六 嫣之夭夭

过些时。
“橘吉子,此口脂色泽似乎略浓了些。且换了罢。”寿王妃(即杨玉环)看着铜镜中方注了口脂之自己。
“唯。王妃。”橘侍儿又选了淡色口脂,与寿王妃重注上。
“还是不好。橘吉子,宫里口脂总这番样儿,不若自作些。”寿王妃微蹙了眉。“橘吉子,太平公主那会子可有甚别样口脂方子。待理完妆,你可去与我寻来。”寿王妃腕间镶金于阗白玉臂环儿微微作响。
“唯。王妃。”橘侍儿答应着。
寿王妃将小山眉着意描过了,着了侍儿昨夜备好的橘红地绫绣文衣,淡黄地绫隐卷草文齐胸裙,深浅绯地绫间色帔子随意披垂着。

午后。
“王妃,橘吉子去寻过了,说是太平公主那会子于宫中时,吩咐合口脂的,专合的个别生样口脂,传下来个口脂方子。”橘侍儿说时,将抄来的口脂方子置寿王妃前。
寿王妃却看时——“嫣之夭夭,好妖媚的口脂名儿。”寿王妃不禁道。
“王妃,说此口脂名儿亦是太平公主赐的。宫里那会子皆称此口脂名儿赐的太过妖娆。”橘侍儿道。
“此口脂用的各样大致参差。只内里添的香最是与旁不同。系那会子宫里尼寺尼师送的玫瑰香。(玫瑰花之常见于汉唐:1、《西京杂记 卷第一》“樂遊苑自生玫瑰樹。樹下多苜蓿。苜蓿一名懷風。時人或謂之光風。風在其間,常蕭蕭然。日照其花,有光采。故名苜蓿爲懷風。茂陵人謂之連枝草。”2、《全唐诗 卷279 奉和李舍人昆季咏玫瑰花寄赠徐侍郎 卢纶》)
口脂色泽随紫草所用,深浅各别。倒非定的。太平公主那会子选的淡殷红,亦为此,名儿称嫣之夭夭。”橘侍儿又道。
“那也罢了,既如此,教合口脂的依这方子作些。至于名儿麽。淡紫绯称“姹紫”,浅绯称“嫣红”,淡紫浅绯之间的就称“芳菲色”,合来便称“姹紫嫣红芳菲色”了。浓绯就不必了,我素不喜。”寿王妃一行看着口脂方子,一行言道。
“唯。王妃。司口脂的还说,当载太平公主用的玫瑰香是再不能得了。宫里作的玫瑰香亦有。只不知王妃以为能用否?”
“我自来亦好玫瑰香。虽不能再得着太平公主当载的玫瑰香。现下作这口脂,宫里玫瑰香且先用着。待后些时橘吉子你亦作些玫瑰香,与合口脂的送去。日后皆用自作的玫瑰香添口脂里就好。”寿王妃放下口脂方子,吩咐道。
“唯。王妃。”

暮色渐降下来,寿王妃言明儿着橘红地绫绣文衣,裙就淡黄地绫隐卷草文的,帔子说不要浅灰地绫的了,着寻深浅绯地绫间色的。
桐叶子依旧灯火旁忙着。橘侍儿伴着寿王妃闲言宫中旧故。大率皆则天皇后、太平公主之事。侍儿们旁侧凑着趣。
寿王妃慵懒地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听侍儿们闲言着。暮春的风淡荡地拂进来,一侍儿说弹箜篌罢。就便往乐室取了来。乐声渐高起来,侍儿们停了言闹,静静听此侍儿为曲为乐。
要至将息之辰候了。然而还未得将息。侍儿们与寿王妃卸了妆,换了衣。松了发鬟间金钿,寿王妃席上慵然斜倚着隐囊。都说不要这麽早就睡了罢。于是侍儿们就皆笑闹着。又议论夏日将至,立夏时宫里总要办节会的。
夜色愈发深了,因了年轻美貌之寿王妃归长安寿王宅,整个宅第都笼罩着一种慵懒、轻快、适意之氛围。侍儿们欢快地侍奉着她们年方十余,美艳动人之女主人。浓艳夺人之寿王妃也觉这个开元二十五年春日如此美好,美好得教人觉得仿佛可以就如此这般样儿一直下去。
这是开元二十五年暮春夜的长安寿王宅。月半空悬。花开满院庭。郁郁浓香。

暮春天日愈发长了。时日向暖百花盛。寿王妃吩咐的白檀书镇、白檀砚托亦皆成了。寿王妃时而院内赏花,侍儿们一例相陪。倒也不觉时日。
廊檐处山节子愈发繁盛,满丛白玉。山茶是早谢尽,然枝叶扶疏,亦颇看得。秦吉了紫乌儿于廊檐下,侍儿们教着念“何人教开浓淡花”,寿王妃亦常去听。
又或天时正雨。秋时固然一场秋雨一场寒,春日则雨后新笋发,暖意复前庭了。雨天没甚麽趣,寿王妃就只于内闲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看侍儿们笑乐。
暮春节候了。开元二十五年暮春的长安寿王宅平静如常。若无愁思之寿王妃心下不觉微些怅惘,依前拨弄着螺钿紫檀琵琶。
院内风吹拂着。橘侍儿将采的山节子合着香。除了寿王妃拨弄的琵琶音,若无声息。偶尔风拂水晶帘微着,带着银香囊儿微响。
再半月余就将入夏,看似无忧之寿王宅每日里继续着依例日子。至乎自洛京随归方经数月之寿王妃,容色浓艳却早动长安,国中贵戚,莫不知者。便异国贡者,亦皆知名。
注:水晶帘乃水晶珠帘也。
1、《西京杂记 卷二》漢諸陵寢,皆以竹爲簾。簾皆爲水紋及龍鳳之像。昭陽殿織珠爲簾。風至則鳴,如珩佩之聲。
2、《全唐诗 卷九十五 沈佺期 古歌》
落叶流风向玉台,夜寒秋思洞房开。水晶帘外金波下,
云母窗前银汉回。玉阶阴阴苔藓色,君王履綦难再得。
璇闺窈窕秋夜长,绣户徘徊明月光。燕姬彩帐芙蓉色,
秦女金炉兰麝香。北斗七星横夜半,清歌一曲断君肠。
3、《全唐诗 卷一百六十四 李白 玉阶怨》
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7-13,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7-20 07: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四十七姹紫嫣红芳菲色(作者:石红梅(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7-13 08:32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六 嫣之夭夭(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四十七 姹紫嫣红芳菲色(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七 姹紫嫣红芳菲色

暮春夜灯火明烁着,寿王妃披的灰地绫淡黄棣棠文帔子早落旁侧,浓黄地绫折枝玫瑰文衣肩处些微褪,右肩如雪肌肤灯下莹润着。灯火映于她娇艳照人之脸上,小山眉乌青,口脂淡殷红,额间蕊花钿微闪着光,眼睫时而扬起,时而敛垂,腕间镶金于阗白玉臂环儿随拨弄琵琶弦之手滑动着。
风依约起了,水晶帘微微作响,银香囊儿香些甜润,与寿王妃隐隐体香混一起,隐约着。
夜愈发深了。侍儿将灯暗下来。寿王妃白日里着的浓黄地绫折枝玫瑰文衣,深绯地绫绣黄灰瑞联珠文齐胸裙,灰地绫淡黄棣棠文帔子换了,换的夜衣微暗灯光下泛着光。灯影映射下来,年方十余寿王妃脸上若些迷惘。晚妆卸尽。侍儿们皆待寿王妃歇息了。寿王妃却说过些会子方歇息罢,虽则夜是深了。
于是灯火重明起来,橘侍儿将熏炉内香复添了添,寿王妃让橘侍儿说些宫之陈年旧事,桐侍儿旁侧亦听着。
弦月上来,月色静静映射入内,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的寿王妃夜衣松散胸前,洁白细长之手指若无力微垂着,卸尽晚妆之面容如脂玉般腻白莹洁,眼眸时而深如夜星,时而羞如弱草。
到底夜了。寿王宅各处灯皆暗了。寿王妃亦将就寝。侍儿们服侍着,轻滑入浓紫绣被之寿王妃躺于寝席之上,浓紫地团花文绣被些柔暖。暮春院内荼蘼花香阵阵袭来,各处弥漫着混合了入沉檀香中,年方十余、浓艳夺人之寿王妃渐沉梦乡。

“王妃吩咐的“姹紫嫣红芳菲色”口脂合好了。”橘侍儿道。
“且呈上来,我瞧瞧。”晨起寿王妃方理完妆,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浓黄绣玫瑰花鸟文帔子些些秾丽。
“唯。王妃。”橘侍儿言时,将宫人呈上来之金花小盒置寿王妃面前,打开来,与寿王妃看。
寿王妃看时,一阵浓郁玫瑰香向人袭来,却是淡紫绯、浅淡殷红、淡紫浅绯红三色。寿王妃轻点了头,道:“看着倒好。过几日且试试。”
“唯。王妃。”

“王妃,今儿不知怎生,这天阴阴的,怕是要落雨了。”桐叶子看了天色,道。
“怕真是要落雨呢。”橘侍儿也道。
“要落雨不要落的,未免闷气人。只可惜了花,开得正盛,这一落雨,花亦要落了。”寿王妃曼倚着深绯地绣合欢隐囊,案前小银盏盛了些乌梅(乌梅:唐 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 卷第二十一 消渴方第一》□□□枣丸,兼治口干方。 □枣(一升五合)酢石榴子(五合,干之)葛根 覆盆子(各三两)乌梅(五十枚)□ 茯苓 栝蒌(各三两半) 桂心(一两六□) 石蜜(四两半)□如酸枣许,不限昼夜,以口中津液为度),寿王妃亦不用,淡说着。
隐囊偏了些,寿王妃倚得愈深了。浓绯地绫绣金卷草文衣袖口处些微褪,镶金于阗白玉臂环儿滑下来,衬着手腕间莹雪肌肤,可爱怜人。
风起了,一大片乌云移过来,霎时间,雨哗啦啦直落下来,水晶帘吹得作响,银香囊儿乱旋。正浓云黯淡、大雨倾盆时节,突地,未半刻功夫,天光骤亮,雨倏地停了。阳光云层间透出来,风止息了。
“王妃,这雨来的倒快。去的亦太快些。”桐侍儿道。
“桐叶子,且看看,花儿是不是就落了。”寿王妃道。
“唯。王妃。”桐侍儿应下,就往近花丛去了。一时归内,桐侍儿道:“王妃,桐叶子看过了,倒还好,只落些些。倒是近旁王妃今春吩咐方种下茶花,有一树醉妆楼的,看着将将要倒。”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7-20,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7-25 12: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四十八谢家之女(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7-20 07:5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四十七 姹紫嫣红芳菲色(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八 谢家之女(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八 谢家之女

次日天时愈发向暖,山节子开得薰人欲醉。不单寿王妃(杨玉环)觉得春懒,就侍儿们也觉些懒懒的。就商议作些甚麽好呢。说看秦吉了紫乌儿学会了那句“何人教开浓淡花”没。就都往廊檐下近山节子处了。
侍弄秦吉了紫乌儿的宫人见寿王妃来,行了礼。
寿王妃道:“可是这紫乌儿学会了些甚麽?那句“何人教开浓淡花”可会说了?”
未待侍弄紫乌儿宫人回话。秦吉了紫乌儿先开了言:“紫乌儿,可学会了不曾?何人教开浓淡花。何人教开浓淡花。”
寿王妃听了,轻笑起来。侍儿们也皆笑了。
寿王妃亲自替秦吉了紫乌儿换了食,又添了水,逗弄过了秦吉了紫乌儿。归了内,寿王妃道不如试试新曲儿罢。就教侍儿往乐室取了自己素日用的螺钿紫檀琵琶,锦席上拨弄起来。
橘侍儿见寿王妃要试新曲,就取了箜篌来,旁侧乐音和着。
暮春风暖暖拂进内来,侍儿们安静侍立旁侧,寿王妃静静拨弄着,娇艳可人脸上微散莹光。额间蕊花钿淡色微黄,小山眉时而微蹙,时而扬起,浅绯殷唇微抿着。指尖灵动,腕间镶金于阗白玉臂环儿随动着。
橘侍儿小心辨着乐音。室内静悄悄的,只寿王妃螺钿紫檀琵琶与橘侍儿箜篌音。
这个春暮的寿王宅如斯薰暖,空气充溢着明亮之暖黄。阳光斜射入内来,在寿王妃娇艳莹光之脸上,眷恋徘徊,若而不舍。
开元二十五年长安寿王宅之孟夏,愈近了。

“橘吉子,这些时暮春院内百花齐发,算是极盛。花发之性,一载得天时地气,下一载难免差些些,大率皆此。今载地气极盛,花亦会好。香花中,玫瑰最可爱人。我前些时与你言,作些玫瑰香。现下想来,不单可作香,亦可作些腻发,常日里用。”寿王妃又复言道。
“唯。王妃。”橘侍儿应着。
“说来今载花气皆发,再些时入夏,紫薇花亦待要开了。”寿王妃言时,神情略些怅惘。
“王妃不想再于院内赏回春日百花麽?”橘侍儿旁侧言道。
“倒是。再些时便入夏了,春花再发,要待来年。于其今载盛时,且再赏一回春日百花罢。”寿王妃言毕,将灰地绫黄棣棠文帔子随意理了理,侍儿们随跟着,就往廊檐侧花丛处去了。
春花依旧盛时,瓣洁若雪,蕊艳过金。时方半下午,春阳熙暖,着浓黄地绫折枝玫瑰文衣,深绯地绫绣黄灰瑞联珠文齐胸裙之寿王妃,为熙暖之春阳,映衬得愈发娇艳动人。
“王妃万吉。王妃万吉。何人教开浓淡花。何人教开浓淡花。”
看寿王妃及众侍儿于此,廊檐下近花丛处秦吉了紫乌儿突地念起诗来。
闻秦吉了紫乌儿学舌,正行赏花的寿王妃不禁回头看了,行至秦吉了紫乌儿鸟笼旁,寿王妃嫣然一笑,复言道:“这紫乌儿可是当教些旁的言语了。说来女子之中,最以谢家之女道韫,故长孙皇后曰“林下何须逺借问,出众风流旧有名。”是长孙皇后自以其(即长孙皇后以为自己)有谢道韫之林下风致也。
(注一:《世说新语笺疏 贤媛第十九》謝遏絕重其姊(謝道韞),張玄常稱其妹,欲以敵之。有濟尼者,並遊張、謝二家。人問其優劣?答曰:王夫人(王夫人,即謝道韞)神情散朗,故有林下風氣。顧家婦清心玉映,自是閨房之秀。【箋疏】〔一〕嘉錫案:林下,謂竹林名士也。賞譽篇曰:“林下諸賢,各有俊才子”是其證。此言王夫人(王夫人,即謝道韞)雖巾幗,而有名士之風,言顧(家婦)不如王(王夫人謝道韞)。晉書列女傳所載道韞事蹟,如施青綾步障為小郎解圍,嫠居後見劉柳與之談議,皆足見其神情之散朗,非復尋常閨房中人舉動。類聚八十八引其擬嵇中散詩曰:“遙望山上松,隆冬不能彫。願想遊下憩,瞻彼萬仞條。騰躍不能升,頓足俟王喬。時哉不我與,大運所飄颻。”居然有論養生服石髓之意,此亦林下風氣之一端也。道韞以一女子而有林下風氣,足見其為女中名士。至稱顧家婦為閨房之秀,不過婦人中之秀出者而已。不言其優劣,而高下自見,此晉人措詞妙處。
注二:《全唐诗 卷五 春游曲 文德皇后长孙氏》上苑桃花朝日明,兰闺艳妾动春情。井上新桃偷面色,檐边嫩柳学身轻。花中来去看舞蝶,树上长短听啼莺。林下何须逺借问,出众风流旧有名。)
斯事说来久远矣。为此,就教此紫乌儿言语“堪怜自是乌衣(乌衣巷),谢家之女(谢道韫)”罢。”
“唯。王妃。”侍弄秦吉了紫乌儿的宫人一旁答应着。
逗弄过秦吉了紫乌儿,寿王妃复于花丛旁细赏了一回,方向内行去。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7-25,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7-25 13: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四十九 恃宠(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7-25 12:23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八 谢家之女(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四十九 恃宠(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四十九 恃宠

未几日就将孟夏了,荼蘼花依旧繁茂着,迷人欲醉。院内静悄悄的,偶尔廊檐下近山节子处秦吉了紫乌儿正学言语。
“桐叶子,且将锦席、隐囊携去,设于荼蘼花下,将茶器亦设于近荼蘼花处,烹一回茶。我闲坐会子。”寿王妃阅书毕,与桐侍儿言道。
“唯。王妃(指杨玉环)。”桐侍儿应下,安排去了。
一时桐侍儿与侍儿们皆安排停当,寿王妃行往荼蘼花下锦席上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看桐侍儿烹茶。
风微微吹拂着,荼蘼花散落寿王妃锦席之上,蝴蝶时而飞来。
橘侍儿侍立旁侧,看桐侍儿以茶盏将茶盛了,置寿王妃锦席前案上。寿王妃且不饮茶,只倚着深绯地绣合欢花隐囊,若思着。过了一小息儿,寿王妃道:“就这般样,未免无趣。橘吉子,你且去,让将那秦吉了紫乌儿携来。”
“唯。王妃。”
一时橘侍儿领着提了秦吉了紫乌儿鸟笼宫人来。将秦吉了紫乌儿置于寿王妃锦席前。寿王妃逗弄着。
晚春天有些热了。寿王妃一行饮着茶,一行教秦吉了紫乌儿学人言语。浓紫地绫绣黄栀子花鸟文衣些微热,浅青紫地绣小团花文帔子是早褪下,置锦席旁。为饮茶故,口脂褪了些些。又吩咐橘侍儿取来“姹紫嫣红芳菲色”口脂与金背镜儿,寿王妃选淡紫浅绯红间的“芳菲色”对着金背镜儿用了。说太热了,归内罢。
于是归内。桐侍儿将散置荼蘼花处之茶器置放妥当,亦归于内。橘侍儿又道山节子合的香成了,请寿王妃择日试香。寿王妃道,看择个落雨过阴凉些的日子罢。橘侍儿就应下了。

天日愈发向暖,眼见将立夏了,寿王宅依例办着夏节之礼。
“橘吉子,再几日立夏了。自要办节会的。可都齐全了?”
“依往年旧例,皆备办齐全了。王妃。”橘侍儿言道。
一个蝴蝶突地穿过帘,自外飞入,于空中打着旋,犹疑着,不知当往哪里去。
“怎生蝴蝶儿进来了。”桐侍儿道。
“罢了,由这蝴蝶儿自来自去罢。”寿王妃道。
“唯。王妃。”说时蝴蝶儿于内复打了个旋,往寿王妃身侧去了,忽地停于寿王妃发鬟间,又过会子,飞起,过帘处,往院荼蘼花丛去了。
“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粉蔷薇花开了。浓香薰烈呢。”橘侍儿道。
“罢了,可是看看。”寿王妃道。说时理了身上浓紫地绫花鸟文帔子。往院粉蔷薇花丛去了。
粉蔷薇花开得正应时,约莫花香薰烈故,引来蜂蝶。“此蔷薇花香与别若是不同。似非吾唐之品。”寿王妃道。
“王妃,此系西域所来异种。香薰浓烈。说是香闻数里呢。”橘侍儿旁侧言道。
“蔷薇,吾唐之先早有。魏晋多歌咏之者。若吾唐欧阳询所撰《艺文类聚 卷第八十一 药香草部上 蔷薇》【诗】齐谢朓咏蔷薇诗曰.低枝讵胜叶.轻香幸自通.发萼初攒紫.余采尚霏红.新花对白日.故蘂逐行风.
梁简文帝咏蔷薇诗曰.鷰来枝益软.风飘花转光.氛氲不肯去.还来阶上香.
又赋得咏蔷薇诗曰.石榴珊瑚蘂.木槿悬星葩.岂如兹草丽.逢春始发花.迴风舒紫萼.照日吐新芽.
梁刘缓看美人摘蔷薇花诗曰.新花临曲池.佳丽复相随.鲜红同暎水.轻香共逐吹.绕架寻多处.窥丛见好枝.今新犹恨少.将故复嫌萎.钗边烂熳插.无处不相宜.
梁鲍泉咏蔷薇诗曰.经植宜春馆.靃靡上兰宫.片舒犹带紫.半卷未全红.叶疏难蔽日.花密易伤风.佳丽新妆罢.含笑折芳丛.
梁柳恽咏蔷薇诗曰.当户种蔷薇.枝叶太葳蕤.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春闺不能静.开匣理明妃.曲池浮采采.斜岸列依依.或闻好音度.时见衔泥归.且对清酤湛.其余任是非.
皆记之。
《玉台新咏 卷六 王僧孺 詠歌(【按】一作寵)姬》
及君高堂還。值妾妍妝罷。曲房褰錦帳。迴廊步珠屣。玉釵時可挂。羅襦詎難解。再顧傾城易。一笑千金买。
亦言及之。”
“王妃,此王僧孺之咏宠姬,何处言蔷薇也?”
“王僧孺咏宠姬之“一笑千金买”乃蔷薇旧典。【崔駰七依】回眸百萬。一笑千金。旧典谓曰武帝與麗娟看花。而薔薇始開。態若含笑。帝曰。此花絕勝佳人笑也。麗娟戲曰。笑可買乎?帝曰。可。麗娟遂命侍者取黃金百斤,作買笑錢。奉帝爲一日之歡。(《玉台新咏笺注 卷六》)
此王僧孺《咏宠姬》“一笑千金买”旧典乃武帝对武帝宠姬丽娟言蔷薇绝胜佳人之笑,武帝宠姬丽娟乃以黄金百斤戏买武帝之笑,自固武帝于其(丽娟)之宠。乃武帝宠姬丽娟恃君王特宠,自娇之意也。”
“王妃,武帝宠姬丽娟以黄金百斤戏买武帝之笑,则末是以武帝之笑譬喻佳人之笑了?岂非言武帝乃佳人也?”
“便是以武帝譬喻佳人。亦为此,不惟武帝,便武帝身侧侍应之人,无不笑者。”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7-25,于江西九江市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12-12 08:51 , Processed in 0.013754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