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2 19:5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三十 时令(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3-16 12:32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九 卜信(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 时令(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 时令

    “王妃(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爱梧桐树儿麽?说来三内之中(三内:西内太极宫、东内大明宫、南内兴庆宫),最多梧桐树儿的便属大明宫也即蓬莱宫也(《长安志 卷第六 宫室四 唐上》东内大明宫,在禁苑之东南。南接京城之北面,西接宫城之东北隅,南北五里,东西三里。贞观八年置为永安宫。明年改曰大明宫,以备太上皇清暑,百官献赀财以助役。龙朔三年,大加兴造,号曰蓬莱宫。咸亨元年改曰含元宫,寻复大明宫)。此亦有个典故——”
    “甚麽典故?”
    “司稼卿梁孝仁,高宗时造蓬莱宫,诸庭院列树白杨。将军契苾何力,铁勒之渠率也,于宫中纵观。孝仁指白杨曰:“此木易长,三数年间宫中可得阴映。”何力一无所应,但诵古诗云:“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意谓此是冢墓间木,非宫中所宜种。孝仁遽令拔去,更树梧桐也。(《隋唐嘉话 卷中》)
    故此蓬莱宫也即大明宫最多梧桐树儿。就这梧桐树儿,高宗天皇大帝时还有个玩笑话儿。”
    “说来听听——”
    “还不是太平公主。太平公主如王妃(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般爱梧桐树儿。那会子太平公主宫中闲玩乐时。巧逢着立秋前一日时候,商量立秋怎生样玩。
    说魏晋旧有的读时令。又说立秋秋气生感,叶儿当要落的。自然看叶落。
    (太平公主)侍儿们听了,都说很对。
    问谁见过秋天甚麽叶儿先落麽?
    都说未留意过。
    思量着宫里多梧桐树儿。立秋时候,定会有梧桐叶落。
    (太平公主)就与侍儿们说,立秋时,先读时令,然后看梧桐叶落,就赶紧道“秋来”。就算正式入秋了。说这样报秋声不是很好玩麽?
    (太平公主)侍儿们都道有趣。又商量着谁报。
    赵侍儿很高兴要作这个。
    于是就这麽定下了。
    立秋读时令时候,就皆于殿院里,等梧桐叶落。
    等了好久。也不落下来。
    后来好容易落下来了。
    赵侍儿赶忙高兴地报“秋来。”侍儿们都松了口气。
    (才知道)原来立秋叶落很难的。等那么久。”
    “那魏晋旧有的读时令怎生般的?”
    “说是自魏晉已來。創有此禮。每歲立春。立夏。大暑。立秋。立冬。常讀五時令。帝升禦坐。各服五時之色。尚書令已下就位。尚書三公。即奉時令就位伏讀。凡五時皆如之。所以祇迓天和。至(南北朝时南朝)宋朝(此处之宋朝指南北朝时南朝宋)亦行斯禮。此後尋廢(《唐会要 卷二十六 讀時令》)。又道后齐立春日,皇帝服通天冠、青介帻、青纱袍,佩苍玉,青带、青袴、青袜舄,而受朝于太极殿。尚书令等坐定,三公郎中诣席,跪读时令讫,典御酌酒卮,置郎中前,郎中拜,还席伏饮,礼成而出。立夏、季夏、立秋读令,则施御座于中楹,南向。立冬如立春,于西厢东向。各以其时之色服,仪并如春礼。(《隋书 卷九 志第四 礼仪四》)”
    “原来读时令系这般样儿。
    那太平公主婿(薛)绍死,更嫁武承嗣,会承嗣小疾,罢昏(《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 太平公主》)。真如此麽?”
    “固是那般样说,其实还有个因由。此事也就宫里老人晓得,再少人知的。太平公主初出降前,武承嗣于任上宗正卿,常于宫中则天皇后处回事。尚功局藤典制,方才十五岁。算是宫中少有之美人儿。老一辈宫里人私底里议论,唐宫里,最似则天皇后的自然属太平公主(《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后(武后,即武曌)常谓(太平公主)“类我(武后,即武曌)”)。能与太平公主相称美的就只有藤典制了。
    宫中人又皆曰宗正卿是世上少有之美男子。藤典制亦乃世上少有之美人。那藤典制有一回与太平公主说,皇后殿下(即武曌)于便殿时,宗正卿(武承嗣)因任上未多久缘故,特来回事。说的甚麽没有太留意,约莫总是关于皇族事体。宗正卿(武承嗣)行礼时候,很些洒脱样子。与皇后殿下(即武曌)言语时,因为都是亲戚,没有隔帘,然而也甚是斯文。宫中人皆谓宗正卿是世上少有之美男子甚麽的。
    太平公主看藤典制说起宗正卿(武承嗣)情形,像是很喜欢宗正卿(武承嗣)样子。太平公主后来又知道尚局的猫,藤典制称野狐君的,系宗正卿武承嗣送与藤典制。故此知道武承嗣爱怜那藤典制。那要不要求皇后殿下(武曌)将藤典制赐与宗正卿(武承嗣)呢?太平公主很为犹豫。毕竟,藤典制又没有明白与太平公主说喜欢宗正卿。若是亲口问一下藤典制约莫就可以知道。可是又不好意思问。
    后来不知太平公主怎麽说的,成全时为宗正卿之武承嗣与藤典制,将藤典制赐与时为宗正卿之武承嗣了。”
    “那太平公主可曾爱怜那武承嗣麽?”
    “那倒未有。天下风流倜傥之美男子又非武承嗣一个,岂有见个风流倜傥之美男子,就爱怜的?太平公主非这样人儿。藤典制亦非这样人儿,只是人间之缘法。故此太平公主婿薛绍卒,议婚更嫁武承嗣,罢昏的。”
    “嗯,此说甚是。天下风流倜傥之美男子又非武承嗣一个,岂有见个风流倜傥之美男子,就爱怜的?只是人间之缘法。若见个风流倜傥之美男子,便生爱怜。就不好说了。
    那太平公主究底里爱的谁人?”
    “王妃,说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为太平公主择婿时,真好生难为也。高宗天皇大帝不好问其女。只则天皇后私底里闻太平公主言道,历朝宫中之婚,朝之大事,无有惟男女之意者。公主之婚,在固家邦,岂有私之情者。故此,就皆不知太平公主心意了。”
    “太平公主此言极是。宫中之婚,朝之大事,无有惟男女之意者。公主之婚,在固家邦,岂有私之情者。”
    “王妃(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亦以太平公主“宫中之婚,朝之大事,无有惟男女之意者。公主之婚,在固家邦,岂有私之情者”此言为然麽?”
    “嗯。”
    “那藤典制甚麽样儿,就说能与太平公主相称美?”
    “宫里老人说,藤典制向来少有敷粉,很娇小身影,脸上常带着婴儿般稚气神情,口脂倒是娇艳的很的那种殷红,卧蚕眉涂得乌黑。说起宗正卿(武承嗣)时泛着神采。”

附注:
读时令:1、(《唐会要 卷二十六 讀時令》)自魏晉已來。創有此禮。每歲立春。立夏。大暑。立秋。立冬。常讀五時令。帝升禦坐。各服五時之色。尚書令已下就位。尚書三公。即奉時令就位伏讀。凡五時皆如之。所以祇迓天和。至(南北朝时南朝)宋朝(此处之宋朝指南北朝时南朝宋)亦行斯禮。此後尋廢。
2、(《隋书 卷九 志第四 礼仪四》)后齐立春日,皇帝服通天冠、青介帻、青纱袍,佩苍玉,青带、青袴、青袜舄,而受朝于太极殿。尚书令等坐定,三公郎中诣席,跪读时令讫,典御酌酒卮,置郎中前,郎中拜,还席伏饮,礼成而出。立夏、季夏、立秋读令,则施御座于中楹,南向。立冬如立春,于西厢东向。各以其时之色服,仪并如春礼。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3-22,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13: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三一帘下君(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3-22 19:59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 时令(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一 帘下君(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一 帘下君

    “尚局猫,藤典制称野狐君——这猫名儿起得好生——”
    “王妃亦觉此猫之名令人别想麽?”
    “嗯。武承嗣送与藤典制甚麽样猫儿也?怎生为太平公主看到?既乃养于尚局。”
    “说是夏日里时——好似无端样子,为了甚麽,愁绪起来。
    烟云般样愁绪,恼人的,只不去。
    侍儿们看闷闷的,商量着作个甚麽围子棋。
    尚局的猫,藤典制称野狐君的,不知怎麽,这时到的殿院。
    赵侍儿说快将去罢。不然尚局人各处寻,未必寻着。
    野狐君却那麽于殿院紫薇树下看着殿内呼喝宫人的赵侍儿,很不屑样子。小小的,墨墨黑。眼珠子倒湛蓝——
    野狐君是枚很小黑猫。
    果然不一会尚局人来,抱了将去。
    ——是第一般太平公主看见野狐君小黑猫。

    第二般是——
    夏日里雨还未落下来时候,多数伴轰雷声。
    赵侍儿很怕这个。
    那日正值雷雨,尚局猫,就是野狐君,又来太平公主殿院。恰逢上。
    如前所述,野狐君是枚很小黑猫——遇上雨淋湿,更觉小了——平日里毛蓬蓬松。
    后来野狐君进殿避雨。却只于殿门水晶帘下——那就称野狐君“帘下君”罢。太平公主说道。
    侍儿们听了,都笑。
    约莫雨下得大缘故罢,帘下君——就是尚局藤典制亲自豢养的心爱小黑猫,野狐君,一直未离去。
    尚局也未得来人寻。
    “给帘下君些小鱼干罢。可怜人的。这般大雷雨,就只于帘下。”太平公主就吩咐赵侍儿。
    赵侍儿果然着宫人不知哪里寻来些小鱼干,给帘下君。
    帘下君不食。
    “哎呀,到底是藤典制亲自豢养的心爱的野狐君哪。这麽半下午,小鱼干也不食。”赵侍儿道。
    “看雨停了抱归尚局去。不是思念藤典制了罢。都不理人。”太平公主道。
    帘下君却只是看殿院的雨。
    又过了大半时辰,雨停了。帘下君自归尚局去了。
    后两日藤典制来太平公主殿院,太平公主说起帘下君——就野狐君,尚局小黑猫之事。
    藤典制只是笑。衣襟掩着娇艳的点着殷红口脂之唇。卧蚕眉愈发乌黑,两颊未施脂粉,容色莹润着。
    真真美人。

    未久因伏夏缘故,大明宫里各处皆懒懒的。
    每年皆这般样。
    太平公主很想有个甚麽由头,闹热一下。
    可是又没有。
    是不是皇后殿下起个甚麽兴头呢?
    可皇后殿下总是忙。就不想打扰皇后殿下。
    这麽想着时候,尚局小黑猫,就是藤典制亲自豢养的心爱的不食小鱼干的野狐君,太平公主称帘下君的那枚,又来了,殿院紫薇花树下,看着殿内,墨墨黑。
    赵侍儿很不高兴。说“贵主说的不理人的帘下君又来了。”说时往殿院紫薇花树下行了行,看着野狐君。
    帘下君仿佛听懂了样子,复看了殿内一眼,转的身,离去了。
    归藤典制那里去了罢——
    不知怎麽,太平公主就觉得,帘下君——就藤典制亲自豢养的心爱的不食小鱼干的尚局小黑猫,野狐君,些似宗正卿(武承嗣)。
    约莫知道了不食小鱼干的尚局小黑猫野狐君往殿院缘故,藤典制抱了野狐君来太平公主殿院。
    进殿后,放下野狐君。野狐君还是往水晶帘下去了。
    “哎呀,真的就喜欢于帘下呢。还是贵主将野狐君称帘下君得宜呢。”藤典制惊讶道。
    众侍儿皆掩袖,笑将起来。
    阿姆也笑了。
    本于帘下之野狐君听了,蓝眼珠忽地有些濡湿,回转来看了藤典制,身上毛蓬蓬松,突地离了水晶帘,一径行往藤典制坐之青地黄栀子花锦绫缘边簟席,至簟席侧停了停,复看了看青地黄栀子花锦绫缘边席上坐着之藤典制,入的藤典制怀袖中。蜷了,很小墨墨团。只管微蹭着。
    真真喜欢藤典制呢。”

    “那就为太平公主觉得,帘下君——藤典制亲自豢养的心爱的不食小鱼干的尚局小黑猫,野狐君,些似宗正卿。就晓得帘下君——藤典制亲自豢养的心爱的不食小鱼干的尚局小黑猫,野狐君,系宗正卿武承嗣送的麽?”
    “好像为太平公主看藤典制亲自豢养的心爱的不食小鱼干的眼珠湛蓝的尚局小黑猫野狐君有趣,不晓得哪里来的,让问问。然后不晓得谁打听着了,是宗正卿武承嗣送小黑猫野狐君,与藤典制亲自豢养之事。太平公主遂晓得了。”
    “原来这般样儿。则天皇后时宫里常养狸猫儿麽?”
    “嗯。则天皇后那会子宫里养狸猫儿。还有个典故说的这个——就系则天皇后登帝位的那卷经疏《大云经疏》(斯六五0二号  大云经疏)(敦煌宝藏 第47册 500页)言的““离猫为你守四方”者,《易》曰:离者明也。位在南方,又是中女,属神皇南面而临天下,又是文明之应也。猫者,武之象,武属圣氏也。”既言“离猫为你守四方”、“猫者,武之象,武属圣氏也”,则天皇后当固爱狸猫儿,以“猫者,武之象,武属圣氏”是言其兴,“狸猫为你守四方”,君之上吉。自然则天皇后不避猫,宫中养猫。
    不仅此,太平公主还与皇后殿下说起尚局小黑猫野狐君殿院之事。
    说起猫之可爱,又说猫食鸟的不好。
    皇后殿下说将猫、鸟一起驯养,约莫就可友好不食鸟的。且说以后便宜时着人试试。试好了送将与太平公主来养。
    “那后来呢?——”
    “后来——”
(注:1、《资治通鉴 卷二百零五 唐纪二十一 则天后长寿元年,公元692年》“太后习猫,使与鹦鹉共处。出示百官。传观未遍。猫饥。搏鹦鹉食之。太后甚惭。”2、《朝野佥载 卷五》“则天时,调猫儿与鹦鹉同器食,命御史彭先觉监,遍示百官及天下考使。传看未遍,猫儿饥,遂咬杀鹦鹉以餐之。则天甚愧。”此可见宫中养猫)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3-28,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4-4 19: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三十二 忌日(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3-28 13:14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一 帘下君(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二 忌日(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二 忌日

    “国史载昭成皇后窦氏(即唐玄宗生母)长寿二年正月二日崩,宫中忌日何言子月十一月二日也?”
注1、《唐会要 卷二十三 忌日》“永貞元年十二月。中書門下奏。昭成皇后竇氏。按國史長壽二年(693年)正月二日崩。其時緣則天臨禦。用十一月建子為歲首。至中宗復舊用夏正。即正月行香廢務日。須改正。以十一月二日為忌”2、《讀禮通考 卷七十八 刑部尚書徐乾學撰 喪儀節四十一 國忌》“順宗永貞元年十二月中書門下奏昭成皇后竇氏案  國史長夀二年正月二日崩其時縁則天臨御用十一月建子為嵗首至中宗復舊仍用夏正今正月行香妨務廢日須改正以十一月二日為忌”3、《讀禮通考 卷七十八 刑部尚書徐乾學撰 喪儀節四十一 國忌》“文宗太和七年二月勅準令國忌日唯禁飲酒舉樂至於科罰人吏都無明文但縁其日不合釐務官曹即不得決斷刑獄大小笞責在禮律固無所妨起今後縱有此類臺府更不要舉奏均王傅王堪男損國忌日於私第決責下人為御史臺所奏遂下此勅十五年五月太常禮院奏睿宗神主祧遷其六月二十日忌并昭成皇后十一月二日忌準禮合廢從之”4、《讀禮通考 卷七十八 刑部尚書徐乾學撰 喪儀節四十一 國忌》“睿宗六月二十日忌安國西明寺各三百人齋昭成皇后竇氏十一月二日忌慈恩寺昭成觀各三百人齋”
    “斯以载初元年(公元689年)春正月,神皇(则天皇后)亲享明堂,大赦天下。依周制建子月为正月,改永昌元年十一月(子月)为载初元年正月,十二月(丑月)为腊月,改旧正月(寅月)为一月,大酺三日(《旧唐书 卷六 本纪第六 则天皇后》)。
    所谓“武太后称制,诏曰:“顷者所司造历,以腊月为闰。稽考史籍,便紊旧章,遂令去岁之中,晦仍月见。重更寻讨,果差一日。履端举正,属在于兹。宜改历于惟新,革前非于既往。可以今月为闰十月,来月为正月。”是岁得甲子合朔冬至。于是改元圣历,以建子月为正,建丑为腊,建寅为一月。命太史瞿昙罗造新历。至三年,复用夏时,《光宅历》亦不行用。中宗反正,太史丞南宫说奏:“《麟德历》加时浸疏。又上元甲子之首,五星有入气加时,非合璧连珠之正也。”乃诏说与司历徐保乂、南宫季友,更治《乙巳元历》(《旧唐书 卷三十三 志第十三 历二》)。
    是昭成皇后崩逝于子月二日,非寅月二日也。故则天皇后用十一月建子为岁首,即十一月子月为正月,十二月丑月为腊月,元月寅月为一月时,忌日乃正月二日。至中宗皇帝反正用夏正之寅月为岁首正月时,昭成皇后忌日改正为为子月十一月二日也。”
    “原来昭成皇后窦氏忌日竟乃子月二日也。竟非寅月二日者。说来昭成皇后(即唐玄宗生母)究底何故而崩?何人言乃为则天皇后也?”
    “玉娘(即杨玉环),昭成皇后窦氏之卒逝,非为则天皇后也。天授、长寿年间,宫中叵测。天授二年(公元691年)腊,卿相欲诈称花发,请(则天皇后)幸(洛京)上苑,有所谋也。许之,寻疑有异图,乃遣使宣诏云云。于是凌晨名花布苑,群臣咸服其异(《全唐诗 卷五 则天皇后 腊日宣诏幸上苑》)。
    即天授二年腊日,卿相甚欲宫中有谋害则天皇后者。至长寿二年子月正月二日,不过年载。宫中之势,常有不法。国史云长寿二年,昭成皇后窦氏为户婢团儿诬谮与肃明皇后厌蛊咒诅。(子月)正月二日,朝则天皇后于嘉豫殿,既退而同时遇害。梓宫秘密,莫知所在(《旧唐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一 后妃上 睿宗昭成皇后窦氏》)。
    既言昭成皇后朝则天皇后于嘉豫殿,既退而遇害。则非于嘉豫殿也。是时宫中叵测,能于天授二年腊(公元691年)卿相图谋害则天皇后于宫中之未逞。历年余,有图谋害昭成皇后于宫中得逞者,自非奇事。至于梓宫秘密,莫知所在。宫中非常因以罪猝杀而有品位者,若韦氏、安乐公主、上官婉儿,及她之者,皆有葬地。如何昭成皇后窦氏梓宫秘密,莫知所在焉?此非为实耳。”(1、《旧唐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一 后妃上 中宗韦庶人》枭(韦)后及安乐公主首于东市。翌日,敕收(韦)后尸,葬以一品之礼,追贬为庶人。安乐公主葬以三品之礼,追贬为悖逆庶人2、考古出土安乐公主《大唐故勃逆宫人志文并序》、上官婉儿《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铭并序》)
    “又言长寿二年,后母庞氏被酷吏所陷,诬与后咒诅不道,孝谌左迁罗州司马而卒。(《旧唐书 卷一百八十三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外戚》)”
    “玉娘,前廷后宫,阴司之地。不知自处,往往得祸。即至亲至贵之人,遇此遭人诬指,不知自处避祸者,亦难救之。
    此之譬若承乾太子,谓纥干承基曰“我西畔宫墙,去大内正可二十步来耳。此间大亲近,岂可并齐王乎?(《旧唐书 卷八十 列传第二十六 太宗诸子 恒山王承乾》”遂以废储流逐。谁不知其无意语也。岂太宗皇帝不知其子无意乎?不能救之。
    再之譬若章怀太子之东宫藏甲具数百,谁不知此未必章怀太子亲所指为,恐系遭人陷害耳。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岂不明此者?不能救之。
    若承乾太子、章怀太子,皆不知自处避祸者。
    故前廷后宫,不知自处之道,位居至贵难救之者,不知凡几。”
    “章怀太子之东宫藏甲具数百,若系冤情,岂非可怜?”
    “玉娘,章怀太子东宫藏甲具数百,即确属冤情,章怀太子亦再不能为太子也。”
    “何故以之?”
    “玉娘,太子东宫,地不过数里。不能辖东宫数里之属,至东宫甲具数百亦不知者。此太子日后登位,天下之乱,知几何乎?如此太子,纵系蒙冤,亦难居太子位也。此之譬若承乾太子居贵之贵者,轻言肆语,亦再难主贵位也。
    故太宗皇帝之废承乾,未尝不伤怀也。则天皇后之废章怀太子,未尝不悲子之将流谪也。
    皆居贵位者,不能免之阴司之事。”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4-4,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4-13 13: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三十三武惠妃卒年考(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4-4 19:42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二 忌日(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三 附注:武惠妃卒年考(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三 附注:武惠妃卒年考

    附注:惠妃卒年考。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武惠妃(即贞顺皇后)薨逝。详据如下:
    一、敬陵出土残片实证《全唐文》“贞顺皇后哀册文”。《全唐文 唐卷三百五 贞顺皇后(即武惠妃)哀册文》、《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四 唐纪三十》互证武惠妃薨年月日、葬年月及葬地。武惠妃即贞顺皇后薨年月日乃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丙午,葬年月及葬地乃开元二十六年二月于敬陵。
    1、《全唐文 唐卷三百五 贞顺皇后(即武惠妃)哀册文》贞顺皇后即武惠妃薨年月日、葬年月、葬地。
    贞顺皇后哀册文《全唐文 唐卷三百五》
    维开元二十五年岁次丁丑十二月庚子朔七日丙午,惠妃武氏薨於兴庆宫之前院,移殡春宫丽正殿之西阶。粤翌日,乃命有司持节册谥曰贞顺皇后,以旌德饰终也。洎明年春二月己亥朔二十二日庚申,将迁座於敬陵,礼也。启攒涂於春禁,候重门於初旭,转灵卫於金根,缅哀怀於上国。亦既有命,铭於贞王。其词曰……
    2、《资治通鉴》武惠妃薨年月日:
    《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四 唐纪三十》(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丙午,惠妃武氏薨,赠谥贞顺皇后。
    《资治通鉴》武惠妃葬年月及葬地:
    《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四 唐纪三十》(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二月……己未,葬贞顺皇后于敬陵。
    3、敬陵出土残片残余文字皆可与《贞顺皇后哀册文》对应,若“辞诀”、“贞顺”等。《贞顺皇后哀册文》为实,则惠妃薨于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也。
    二、武惠妃薨于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寿王妃杨玉环开元二十八年度为女道士,《新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玄宗》(开元)二十八年……十月甲子,幸温泉宫。以寿王妃杨氏为道士,号太真。
    开元二十九(公元741年)年十一月,宁王薨,谥曰让皇帝,寿王瑁请制服以报乳养之恩,玄宗从之。《唐会要 卷五 诸王 杂录》“及讓帝薨。(寿王)瑁請制服。以報乳養之恩。玄宗從之”《旧唐书 列传第五十七 寿王瑁》“二十九年,让帝薨,瑁請制服。以報乳養之恩。玄宗從之”。
    天宝四载(公元745年)七月,册寿王新妃韦妃。
    《唐大诏令集 巻四十 册夀王韦妃文》
    维天寳四载、歳次乙酉、七月丁巳朔、二十六日壬辰,皇帝若曰:于戏。古之建封,式崇垣翰,永言配德,必择幽闲。咨尔左卫勳二府右郎将韦昭训第二女,毓庆高门,禀柔中壶,动修法度,居翫琴瑟。夙闻师氏之学,素习公宫之礼。聿求贞懿,作俪藩维。爰资辅佐之徳,以成乐善之美。是用命尔为夀王妃。……
    常理论,亲王议婚至册妃,需年载以上之时日。
    《新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玄宗》杨玉环度为女道士时日乃开元二十八年冬,至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让皇帝薨寿王瑁请制服以报乳养之恩,时日之距不及年载,让皇帝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薨之前,寿王瑁议婚新妃之事不能底定,不及定寿王新妃。至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让皇帝薨,寿王瑁为让皇帝守制,制服期满,复议婚,天宝四载册寿王新妃韦妃。时日为合理也。
    若武惠妃薨年于开元二十四年,寿王妃杨玉环入宫为女道士为开元二十四年。则寿王为武惠妃制服期满,至让皇帝薨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之间,数载之光阴,如何未能为寿王议婚册寿王新妃也?此不合理之至也。
    三、《旧唐书》武惠妃薨年月日:
    1、《旧唐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一 后妃上 玄宗贞顺皇后武氏》惠妃以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薨,年四十余。下制曰:
    “存有懿范,没有宠章,岂独被于朝班,故乃施于亚政,……可赠贞顺皇后,宜令所司择日册命。”葬于敬陵。
    2、《旧唐书 卷九 本纪第九 玄宗下》“(开元二十五年)冬十月,制自今年每年立春日迎春于东郊,其夏及秋冬如常。以十二月朔日于正殿受朝,读时令。……(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丙午,惠妃武氏薨,追谥为贞顺皇后,葬于敬陵。”
    3、《旧唐书 卷一百七 列传第五十七 玄宗诸子 寿王瑁》“(开元)二十五年,惠妃薨,葬以后礼。”
    四、《新唐书》武惠妃薨年月日
    《新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玄宗》“(开元)二十五年……四月……乙丑,废皇太子瑛及鄂王瑶、光王琚为庶人,皆杀之。十一月壬申,幸温泉宫。乙酉,至自温泉宫。(开元二十五年)十二月丙午,惠妃武氏薨。丁巳,追册为皇后。”
    五、《唐会要》武惠妃薨年月日
       《唐会要 卷三 皇后》“皇后武氏(即武惠妃)。恆安王攸止女。攸止卒後。後尚幼。隨例入宮。及王皇后廢。賜號惠妃。宮中禮秩。一同皇后。開元二十五年十二月七日。薨。年四十。贈皇后。諡曰貞順。”
    六、《太平御览》武惠妃薨年
    《太平御览 卷一百四十一 皇亲部七 玄宗武皇后》“《唐书》曰:玄宗贞顺皇后武氏(即武惠妃),……惠妃开元初产夏悼王及怀安哀王、上仙公主,并襁褓不育,上特垂伤悼。及生寿王瑁,不敢养於宫中,命宁王宪於外养之。又生盛王琦,咸宜、太华二公主。惠妃以开元二十五薨,年四十馀。”
    七、《全唐文》武惠妃薨年月日葬年月地
    《全唐文 唐卷三百五》贞顺皇后(即武惠妃)哀册文
    维开元二十五年岁次丁丑十二月庚子朔七日丙午,惠妃武氏薨於兴庆宫之前院,移殡春宫丽正殿之西阶。粤翌日,乃命有司持节册谥曰贞顺皇后,以旌德饰终也。洎明年春二月己亥朔二十二日庚申,将迁座於敬陵,礼也。启攒涂於春禁,候重门於初旭,转灵卫於金根,缅哀怀於上国。亦既有命,铭於贞王。其词曰……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4-13,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4-18 09: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三十四 三郎(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4-13 13:35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三 附注:武惠妃卒年考(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四 三郎(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四 三郎

    开元二十四年。冬,十一月一日。
    “皆言陛下(即唐玄宗)前许年曾赐忠王(即唐肃宗)数人,可为实者?”
    “阿爷(即唐玄宗)前数年曾往其(忠王,即唐肃宗)宅中,见庭宇不洒扫,而乐器久屏,尘埃积其间,左右使命,无有妓女。为之动色,乃诏下京兆尹,亟选人间女子细长洁白者五人,将以赐之。臣属以曾宣旨京兆阅致女子,人间嚣嚣然,而朝廷好言事者,得以为口实。乃以掖庭中故衣冠以事没其家者,按籍阅视。得细长者数人,乃以赐之(指忠王)。(《次柳氏旧闻 唐 李德裕》肃宗在东宫,为李林甫所构,势几危者数矣。无何,鬓发斑白。常早朝,上(唐玄宗)见之,愀然曰:“汝第归院,吾当幸汝。”及上至,顾见宫中庭宇不洒扫,而乐器久屏,尘埃积其间,左右使命,无有妓女。上为之动色,顾(高)力士曰……上即诏力士下京兆尹,亟选人间女子细长洁白者五人,将以赐太子。力士趋出庭下,复还奏曰:“臣他日尝宣旨京兆阅致女子,人间嚣嚣然,而朝廷好言事者,得以为口实。臣以为掖庭中故衣冠以事没其家者,宜可备选。”上大悦,使力士诏掖庭,令按籍阅视。得三人,乃以赐太子)”
    “陛下命择选掖庭宫女子之细长者赐忠王麽?”
    “阿爷(唐玄宗)宫中尚窈窕。素以细长为美——”
    “原来陛下(唐玄宗)之宫中尚窈窕之者也。说来何宫中之称陛下(即唐玄宗)三郎也?”
    “玉娘(即杨玉环),称阿爷(唐玄宗李隆基)为三郎者,不过阿爷行三,宫中久习之称。即于睿宗皇帝朝,亦皆称阿爷(唐玄宗李隆基)为三郎也。其时睿宗皇帝常与太平公主图议大政,每入奏事,坐语移时;或时不朝谒,则宰相就第咨之。每宰相奏事,睿宗皇帝辄问:‘尝与太平公主议否?’又问:‘与三郎议否?’然后可之。三郎,即谓时为太子(唐玄宗李隆基)之阿爷也。
    (1、《资治通鉴 卷二百九 唐纪二十五》“太平公主沉敏多权略,武后以为类己,故于诸子中独爱幸,颇得预密谋,……上(唐睿宗)常与之(太平公主)图议大政,每入奏事,坐语移时;或时不朝谒,则宰相就第咨之。每宰相奏事,上辄问:‘尝与太平议否?’又问:‘与三郎议否?’然后可之。三郎,谓太子(唐玄宗李隆基)也。(太平)公主所欲,上无不听,自宰相以下,进退系其一言,其余荐士骤历清显者不可胜数,权倾人主,趋附其门者如市。”
    2、唐 刘肃《大唐新语 卷九 谀佞第二十一》太平公主,沉断有谋,则天爱其类己。诛二张,灭韦氏,咸赖其力焉。睿宗朝,军国大事皆令宰相就第谘决,然后以闻。睿宗与群臣呼公主为太平,玄宗为三郎。凡所奏请,必问曰:“与三郎商量未?”)
    如吾(寿王李瑁),乃阿爷(唐玄宗李隆基)第十八子,宫中何尝不皆称吾(寿王李瑁)十八郎。(1、《唐会要 卷五 诸王 杂录》壽王瑁母武惠妃。頻產夏王懷王。及上僊公主。皆繈褓不育。瑁之初生。讓帝妃元氏。請於邸中收養。妃自乳之。名為己子。十餘年在寧邸。故封建晚於諸王。邸中常呼為十八郎。2、《旧唐书 卷一百七 列传第五十七 玄宗诸子 寿王瑁》“寿王瑁,玄宗第十八子也。……及瑁之初生。讓帝妃元氏請瑁於邸中收養。妃自乳之。名為己子。十餘年在寧邸。故封建之事晚於諸王。宫中常呼(寿王李瑁)为十八郎。”)
    又之玉娘(即寿王妃杨玉环),与玉娘母家中人言语时,玉娘母家中之人,何尝不称玉娘为娘子也。(《册府元龟 卷第三百七 外戚部(八)》玄宗闻河朔变起,欲以皇太子监国,而自亲征。谋於国忠。国忠大惧,归谓姊妹曰:我等死在旦夕。今储宫监国,当与娘子等併命矣。姊妹哭诉於贵妃。贵妃衔土请命,其事乃止。是时称娘子者,皆普通之称呼也。杨国忠亦以此称其姊妹国夫人诸人者。则杨玉环母家之戚者,称呼杨玉环时,亦当如此作称。)
    当载太宗文皇帝于贞观十九年东征高丽之时,与时为太子之高宗皇帝书翰,以时为太子之高宗皇帝之太子嫔疾患,乃于书翰中谓“两度得大内书,不见奴表,耶耶(即唐太宗)忌欲恒死,少时间忽得奴(即唐高宗)手书,报娘子(即时为太子之唐高宗之太子嫔)患,忧惶一时顿解,欲似死而更生,今日已后,但头风发,信便即报耶耶。若少有疾患,即一一具报。今得辽东消息,录状送,忆奴欲死,不知何计使还。具,耶耶,敕。(《淳化阁帖 历代帝王法帖 卷一 唐太宗书 两度帖》(淳化阁帖系)淳化三年(公元992年)壬辰岁十一月六日奉(宋太宗)圣旨(将御府之书,繇三代至唐,厘为十卷)摹勒上石,其中即有此唐太宗之两度帖)”是唐太宗称时为太子之高宗皇帝之太子嫔“娘子”也。
此皆称呼之通例。未之为奇。
    (元 赵孟頫《松雪斋文集 卷十 题跋(《淳化阁帖 历代帝王法帖》)阁帖跋》“(宋)太宗皇帝以文治,制诏有司,以善贾购法书,聚之御府,甚者或赏以官。时五代丧乱之余,视唐所藏,存者百一,古迹散落,帝甚悯焉。淳化中(淳化三年,公元992年),诏翰林侍书王著,以所购书,由三代至唐,厘为十卷,摹刻秘阁,题曰上石,其实木也。既成,赐宗室、大臣人一本,自此遇大臣进二府,辄墨本赐焉。后乃止不赐,故世尤贵之。黄太史曰:“禁中板刻古帖皆用歙州贡墨,墨本赐群臣。今都下用钱万二千便可购得。元祐中,亲贤宅借板墨百本,分遗宫僚,用潘谷墨,光辉有余,而不甚黝黑,又多木横裂文,士大夫或不能尽别。由此观之,刻同而墨殊,亦有以也”)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4-18,于江西九江市区)


    详注一:三郎,即唐玄宗李隆基。睿宗朝至玄宗朝皆称唐玄宗为三郎。
    《资治通鉴 卷二百九 唐纪二十五》“太平公主沉敏多权略,武后以为类己,故于诸子中独爱幸,颇得预密谋,……上(唐睿宗)常与之(太平公主)图议大政,每入奏事,坐语移时;或时不朝谒,则宰相就第咨之。每宰相奏事,上辄问:‘尝与太平议否?’又问:‘与三郎议否?’然后可之。三郎,谓太子(唐玄宗李隆基)也。(太平)公主所欲,上无不听,自宰相以下,进退系其一言,其余荐士骤历清显者不可胜数,权倾人主,趋附其门者如市。”
    注二:十八郎,唐玄宗宫中称寿王李瑁为十八郎。
    1、《唐会要 卷五 诸王 杂录》壽王瑁母武惠妃。頻產夏王懷王。及上僊公主。皆繈褓不育。瑁之初生。讓帝妃元氏。請於邸中收養。妃自乳之。名為己子。十餘年在寧邸。故封建晚於諸王。邸中常呼為十八郎。
    2、《旧唐书 卷一百七 列传第五十七 玄宗诸子 寿王瑁》“寿王瑁,玄宗第十八子也。……及瑁之初生。讓帝妃元氏請瑁於邸中收養。妃自乳之。名為己子。十餘年在寧邸。故封建之事晚於諸王。宫中常呼(寿王李瑁)为十八郎。”
    注三:娘子:唐时称年轻女子为娘子,非惟妻室之称也。
    1、《册府元龟 卷第三百七 外戚部(八)》玄宗闻河朔变起,欲以皇太子监国,而自亲征。谋於国忠。国忠大惧,归谓姊妹曰:我等死在旦夕。今储宫监国,当与娘子等併命矣。姊妹哭诉於贵妃。贵妃衔土请命,其事乃止。是时称娘子者,皆普通之称呼也。杨国忠亦以此称其姊妹国夫人诸人者
    2、《淳化阁帖 历代帝王法帖 卷一 唐太宗书 两度帖》“两度得大内书,不见奴表,耶耶忌欲恒死,少时间忽得奴手书,报娘子患,忧惶一时顿解,欲似死而更生,今日已后,但头风发,信便即报耶耶。若少有疾患,即一一具报。今得辽东消息,录状送,忆奴欲死,不知何计使还。具,耶耶,敕。
    (淳化阁帖系)淳化三年(公元992年)壬辰岁十一月六日奉(宋太宗)圣旨(将御府之书,繇三代至唐,厘为十卷)摹勒上石。
    元 赵孟頫《松雪斋文集 卷十 题跋(《淳化阁帖 历代帝王法帖》)阁帖跋》“(宋)太宗皇帝以文治,制诏有司,以善贾购法书,聚之御府,甚者或赏以官。时五代丧乱之余,视唐所藏,存者百一,古迹散落,帝甚悯焉。淳化中(淳化三年,公元992年),诏翰林侍书王著,以所购书,由三代至唐,厘为十卷,摹刻秘阁,题曰上石,其实木也。”


 楼主| 发表于 2019-4-27 16: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三十五留颜(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4-18 09:35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四 三郎(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五 留颜(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五 留颜

    未数月。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仲春。
    “今儿不知怎地,这般样儿回寒。”桐叶子添了香,将笼上置的灰地绫绣山节子花鸟文夹衫子薰了薰,言道。
    “桐叶子,记得则天皇后传下个益母草留颜方子。你且寻了来。宫中旧方,于颜有术,想来这益母草留颜方当是管用。还有,太平公主擅制香,若寻着了太平公主香方子,也一行抄来。”
    “唯。王妃。”桐侍儿应的声,就寻方子去了。
    院内,仲春风有些清冷。梨花开了满树。

    “王妃,寻着了则天皇后炼益母草留颜方。”桐侍儿将新抄好的炼益母草留颜方献与寿王妃。寿王妃拿于手中,看着——
    “则天皇后炼益母草留颜方:五月五日收取益母草,暴令干,烧作灰,收草时勿令根上有土,有土即无效。烧之时预以水洒一所地,或泥一炉烧益母草。良久烬无,取斗罗筛。此灰干,以水熟搅和溲之令极熟,团之如鸡子大作丸。于日里曝令极干讫,取黄土作泥,泥作小炉子,于地四边各开一小孔子,生刚炭,上下俱着炭。中央著药丸。多火经一炊久,即微微着火烧之,勿令火气绝,绝即不好。经一复时药熟。切不得猛火。若药熔变为瓷巴黄,用之无验。火微即药白色细腻。一复时出之于白瓷器中,以玉捶研,绢筛,又研三日不绝,收取药以干器中盛,深藏。旋旋取洗手面,令白如玉,女项颈上黑,但用此药揩洗,并如玉色。”(《中国古代妆容配方 第七章 二 面脂 近效则天皇后炼益母草留颜方》)
    “看着方子倒好。只是现下距端午时日还长呢。哪里现收根上无土的益母草去。”寿王妃言道。
    “王妃,别地想也寻不着。宫里当必有。不然遣人往宫里寻去。”橘侍儿旁侧言道。
    “倒说的是。且寻些。寻着了,再着人依这方上所书模样泥个小炉,好用的。”
    “唯。王妃。”

    “王妃,这则天皇后益母草留颜方用着倒好。闻说太平公主还以玉容膏敷面。系上好细研珍珠粉添牛乳调浓,搽搓面上,良久,以水洗面。润肤如白玉,光彩夺人。”
    “这个倒初闻听得。可有方子?”寿王妃听了,看着金背镜儿中以益母草留颜粉净面毕,方施薄脂,描小山眉,口脂淡殷红,娇艳容颜的自己。问道。
    “王妃,太平公主这个玉容膏方子倒没传下来。不过王妃可以珍珠粉调牛乳用着,若好时,定下个方子,以后王妃长用。岂不好?”橘侍儿将折枝牡丹花金钿轻插于寿王妃如云发鬟间,回道。
    “珍珠粉宅里倒易寻。取些来将用着罢。”
    天愈发阴下来。一忽儿,就落雨了。雨意缠绵人,寿王妃看着帘外微雨,拨弄着螺钿紫檀琵琶,若些烦恼。
    “王妃,今儿天只管落雨,当真烦恼人。不若围棋子罢。”橘侍儿言道。
    寿王妃懒懒点了点头。

    又一日。微雨。
    “王妃,这几日可是落雨,竟停不歇儿。”橘侍儿言道。
    “橘吉子,这宫里脂粉用着也罢了。只是少些甚麽。换个方儿也好。”寿王妃看着镜中自己。
    “唯,王妃。”橘侍儿应的声。
    “杏仁最嫩肌肤,且添些。滑石、轻粉亦是要用。各等分细研末,记得杏仁要去皮。放甑内蒸过。再添少许龙脑、麝香细研,不必蜂蜜,就使鸡子白调合成。每日取少许涂搽颜面。最好用的。龙脑、麝香不单嫩肤见颜色,亦芳香袭人。这些个份例合好了,与我将来。”寿王妃吩咐着。“这方子我洛京时自用过,最悦泽容色。(《本草纲目 石部第九卷 水银粉即轻粉》女人面脂 太真红玉膏 轻粉、滑石、杏仁去皮等分,为末,蒸过,入脑、麝少许,以鸡子清调匀,洗面毕敷之。旬日后,色如红玉。)”
    “唯,王妃。”橘侍儿应着。

    到底仲春天,方落着雨。一忽儿,又晴了。
    “王妃,可是晴了,院处梨花开满枝桠。王妃不想看回麽?”橘侍儿旁凑着趣。
    “罢了。且看会子。”
    寿王妃娇慵地点了点头。往院处梨花树下行去。但见梨花满树皆白,落过雨,皆湿湿的。“真是梨花满树春带雨呢。王妃。”橘侍儿又道。
    “嗯,这梨花开得倒好。直美人月下之意。”寿王妃立于梨花树下,淡黄衣裳,窈窕腰肢,人面梨花。
    风起了些。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4-27,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09: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三十六 白兰(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4-27 16:06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五 留颜(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六 白兰(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六 白兰

    仲春。寿王宅。
    “橘吉子,再旬日就将暮春了。前数日宫里赐下,移来几树茶花,说是异种,一名黄香子,一名醉妆楼,还有一树好像称甚麽紫殊的。明儿你且教人移于廊檐厢,不要近梨花。梨花共茶花色有殊别,就前次宫里赐下,移来玫瑰处就好。想着衬景儿。(玫瑰花之常见于盛唐:《全唐诗 卷279 奉和李舍人昆季咏玫瑰花寄赠徐侍郎 卢纶》)”
    “唯。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橘侍儿一行应着。
    “王妃,这两年不知怎生般,院里白兰花去载夏日开过,秋时复开,至去载立冬、冬腊又开两度。本以为去载开得四度,今载再不能了。不想这两日仲春又复开了呢。凡历九月,花开五度,当真从未有之奇事。侍儿们皆道,定是王妃自洛京至王宅长居异吉之徵。故此白兰花这般样的。”橘侍儿道。
    (1、2012年冬至过,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江西九江市区家蔷薇风雪盛开(露天非暖房也),其花形尤巨,径至二指半余(6厘米),玫瑰大小。且风雪夜花开地夜间温度摄氏0度下。是实证也,非妄言也,可为冬月蔷薇于冰雪非暖房地可开之实例证。
    2、2016年夏、秋、立冬、冬腊、2017年春,凡历九月余,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江西九江市区家中白兰花开五度,非于暖房之地。2018年仲冬、冬腊、2019年正月、仲春、暮春,凡历五月,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江西九江市区家中白兰又复花开五度,亦非于暖房之地。此夏花四季常开者,皆实证也,非为妄言。至于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江西九江市区家中之春花秋绽、秋花春绽,亦乃常事,曾不以奇)
    “这白兰花开得恁般样巧,且是瞧瞧。”寿王妃听了,看铜镜中浓发如云、眉色浓艳、窈窕腰肢之自己,言道。
    “王妃,这白兰花儿当真香沁。去夏至现仲春,时长九月,已自花开五度,未知今夏还能复开不能?”橘吉子于寿王妃身侧,言道。
    “说起花开,则天皇后方登帝位,于洛京宫中那会子,有一至罕异事。就天授二年(公元691年)腊,卿相欲诈称花发,请(则天皇后)幸(洛京)上苑,有所谋也。许之,寻疑有异图,乃遣使宣诏云云。于是凌晨名花布苑,群臣咸服其异——
    明朝游上苑,火急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全唐诗 卷五 则天皇后 腊日宣诏幸上苑》)。
云云。尤者牡丹。此事至今宫中人等皆传。当真神异得很。”橘吉子又道。
    “此则天皇后腊日凌晨牡丹名花遍苑之事我亦听闻过。宫中移来之白牡丹原亦于洛京宫中。说系神龙革命(神龙革命:即则天皇后退位之事)后自洛京归长安时方始移来。即于洛京宫中,亦乃牡丹异种。故此移来长安。”
    寿王妃言道:“本来牡丹属木芍药。说当载亦以则天皇后故,改称牡丹。传而成习,宫中皆称木芍药之牡丹。”
    “此事宫之内外无有不知闻者,确有人以为属奇。然自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洛京归长安王宅长居以来,宅中百花不惟应时而开,且夏花常有四季皆开者,至于春花秋绽,秋花春绽,皆不以奇。倒不禁使人觉当载则天皇后腊日牡丹遍苑,不过寻常之事了。”橘吉子道。
    寿王妃闻言,只淡笑了笑。
    “王妃,看风起了。”桐叶子看风起时,言道。
    “且将白兰折了置案侧,自然满室沁香。最能着人心神。橘吉子,折两枝来。”寿王妃又吩咐道。
    “唯。王妃。”看窈窕腰肢之寿王妃行归入内。橘侍儿折得两枝白兰。亦往内行去了。

    暮色渐深了。宫中皆上灯火。寿王妃于内闲闲阅着卷书。
    仲春风暖了些。帘处吊着的银香囊儿微打着旋。
    “将银香囊儿、熏炉皆息了罢。有白兰香就好。”寿王妃吩咐道。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4-30,于江西九江市区)

    详注:
    一、牡丹一词见于唐时例证:
    1、《全唐文 唐卷七百二十七 舒元舆 牡丹赋(有序)》“天后之乡西河也,有众香精舍,下有牡丹,其花特异。天后叹上苑之有阙,因命移植焉。由此京国(洛阳)牡丹,日月寝盛。”
据【旧唐书 卷四 本纪第四 高宗上】“ (显庆)五年(公元660年)春正月甲子,(高宗)幸并州。……三月丙午,皇后(武后)宴亲族邻里故旧于朝堂。”
    2、《新唐书 卷一百七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 舒元舆》“(舒)元舆为《牡丹赋》一篇,时称其工。死后,帝(唐文宗)观牡丹,凭殿阑诵赋,为泣下”
    3、唐,苏鹗《杜阳杂编 卷中》“大和九年(公元835年),诛王涯、郑注后,仇士良专权恣意,上颇恶之,或登临游幸,虽百戏骈罗,未尝为乐。……上(唐文宗)于内殿前看牡丹,翘足凭栏,忽吟舒元舆《牡丹赋》云:“俯者如愁,仰者如语,合者如咽。”吟罢,方省元舆词,不觉叹息良久,泣下沾臆。”)
    4、唐李濬《松窗杂录》“开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药,即今牡丹也。(开元天宝)花呼木芍药,本记云禁中为牡丹花。”
    5、依舒元舆《牡丹赋 序》、《旧唐书》显庆五年(公元660年)宫中已种牡丹。
    二、木芍药一词据宋《证类本草 卷第八 芍药》“芍药 图经曰:芍药,生中岳川谷及丘陵,今处处有之,淮南者胜。(晋)崔豹《古今注》云:芍药有二种。有草芍药、木芍药。……安期生(《史记》载秦时人)服炼法云:芍药二种,一者金芍药,二者木芍药。
    三、依宋《证类本草 卷第八 芍药》引晋崔豹《古今注》、秦安期生服炼法,木芍药一词唐之先已有。
    依唐李濬《松窗杂录》,唐宫中木芍药即牡丹。
    四、综据以上,木芍药、牡丹,通称也。
    五、唐玄宗时牡丹诗例则:
    1、《全唐诗 卷124 白牡丹 裴士淹》裴士淹,开元末,尝为郎官。诗一首
    长安年少惜春残,争认慈恩紫牡丹。
    别有玉盘乘露冷,无人起就月中看。
    2、《全唐诗 卷128红牡丹 王维》王维,开元九年,进士擢第。
    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花心愁欲断,春色岂知心。
    3、《全唐诗 卷196 牡丹 柳浑》柳浑,天宝初,擢进士第。
    近来无奈牡丹何,数十千钱买一颗。
    今朝始得分明见,也共戎葵不校多。
    六、吾从未从事过医药行业,亦未曾为医或医药类相关工作。然所阅书籍涉面甚广,甚至医书者。
    七、1、2012年冬至过,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江西九江市区家蔷薇风雪盛开(露天非暖房也),其花形尤巨,径至二指半余(6厘米),玫瑰大小。且风雪夜花开地夜间温度摄氏0度下。是实证也,非妄言也,可为冬月蔷薇于冰雪非暖房地可开之实例证。
    2、2016年夏、秋、立冬、冬腊、2017年春,凡历九月余,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江西九江市区家中白兰花开五度,非于暖房之地。2018年仲冬、冬腊、2019年正月、仲春、暮春,凡历五月,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江西九江市区家中白兰又复花开五度,亦非于暖房之地。此夏花四季常开者,皆实证也,非为妄言。至于吾,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之江西九江市区家中之春花秋绽、秋花春绽,亦乃常事,曾不以奇。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07: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三十七百福笺(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4-30 09:45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六 白兰(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七 百福笺(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七 百福笺

“宫里纸倒好。”寿王妃习字毕,将笔置于案之砚台。
“说起纸,当载太平公主作的百福笺。真得意趣儿。”橘侍儿自幼宫中,素与宫中老人亲厚,宫中旧掌故大略晓得些。
“那百福笺怎生样儿的?”寿王妃问道。
“说是太平公主自制各样染料,以宫中上好新纸,染的各样纸笺。染成后,皆割作五寸见方。左下角印个“福”字,右上角穿孔,银环串了,百纸为笺。称百福笺。”
“这样儿?”
“太平公主还制乌木小签。挂银环之上。纸笺将染时,说染之不匀色,取洒脱不羁意。故皆色染不匀。百福笺制成时,未有不赞之者也。”
“果然得意儿。妙在染不匀色,取洒脱不羁趣。”闻橘侍儿言毕,寿王妃托了腮,若思着。

“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今儿风意真暖。”橘侍儿言道。
寿王妃依样慵懒着。
“王妃,上回王妃吩咐的面脂经合好了。王妃就用些麽?”看铜镜中娇艳可人之寿王妃,橘侍儿问道。
“用罢。橘吉子。”寿王妃吩咐着。
“唯。王妃。”
施过面脂,扫过小山眉,淡注口脂,将蕊花钿贴于额心。着了淡黄地绫满绣金棣棠文的单衫儿,绯地绫丝帛缘边帔子,浓黄裙的寿王妃娇艳可人地立内之央。
“王妃真吾唐第一美人。宫里那麽些皆比下去了。”橘侍儿看着寿王妃,止不住赞道。
“自然比下去了。王妃原于洛京时,容色之浓艳早闻于国戚。宫里人皆晓得。不然岂会——”桐侍儿旁侧言着。
“桐叶子。”寿王妃看了桐侍儿一眼,桐侍儿就便止了言。
“今儿天那般样好。往院处铺了锦席,将我于洛京携之茶器取来。且自烹些茶。”
“唯。王妃。”桐侍儿应的声,就准备将去了。

锦裀席铺于院廊檐侧处,桐侍儿将红泥小炉燃了松木,就便烹茶起来。
“桐叶子,如何此茶与宫里的不同?”橘侍儿一旁道。
“橘吉子,你不晓得。此饮法乃尼寺之烹茶法,与世殊别,乃系我于洛京时,家中有幼年曾于尼寺者,故桐叶子知此尼寺之烹茶法。”寿王妃饮的口茶,闲闲道得。
(烹茶魏晋以来,兹以成风。烹茶诗自魏晋、隋唐起,至开元初即大盛也。即茶事之兴非自唐时陆羽《茶经》始,乃以陆羽《茶经》,民间愈盛也
注:魏晋及唐玄宗朝及唐玄宗朝不几年饮茶之风:
1、晋张孟阳《登成都楼诗》云:借问杨子舍,想见长卿庐。程卓累千金,骄侈拟五都。门有速骑客,翠带腰吴彄。鼎食随时进,百和妙且殊。披林采秋橘,临江钓春鱼。黑子过龙醢,果馔逾蟹蝑。芳茶冠六情,溢味播九区。人生苟安乐,兹土聊可娱。(唐 陆羽《茶经 七之事》)
2、弘君举食檄:寒温既毕,应下霜华之茗,三嚼而终,应下诸蔗、木瓜、元李、杨梅五味,橄榄、悬豹葵羹各一杯(唐 陆羽《茶经 七之事》)”。
3、《全唐诗 卷179李白 陪族叔当涂宰游化城寺升公清风亭》“化城若化出,金榜天宫开。疑是海上云,飞空结楼台。升公湖上秀,粲然有辩才。济人不利己,立俗无嫌猜。了见水中月,青莲出尘埃。闲居清风亭,左右清风来。当暑阴广殿,太阳为裴回。茗酌待幽客,珍盘荐凋梅。飞文何洒落,万象为之摧。季父拥鸣琴,德声布云雷。虽游道林室,亦举陶潜杯。清乐动诸天,长松自吟哀。留欢若可尽,劫石乃成灰。
4、《全唐诗卷197张谓 道林寺送莫侍御(一作麓州精舍送莫侍御归宁)》“何处堪留客,香林隔翠微。薜萝通驿骑,山竹挂朝衣。霜引台乌集,风惊塔雁飞。饮茶胜饮酒,聊以送将归”
5、《全唐诗 卷109【句】李泌 赋茶》“旋沫翻成碧玉池,添酥散出琉璃眼”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5-11,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5-18 09: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三十八 香饼(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5-11 07:59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七 百福笺(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八 香饼(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八 香饼

“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今载院里山节子好沁香的。”
“是麽?既这般样。桐叶子,且去折一满瓶来,就置侧格架边角处。”
“唯。王妃。”桐侍儿应着,就往院山节子处了。
“王妃,这山节子恁般样儿甜香,合香饼儿可好?”看桐侍儿将山节子折来,置内一角。橘侍儿言语着。
“橘吉子,你想将山节子合香麽?侍儿里,你最擅这个。且试着,要用甚麽,宅里有的且用。没有的,别生样寻寻。我记上回桐叶子寻则天皇后益母草留颜方时,还抄了几样太平公主传下来香方子。让桐叶子抄与你。太平公主于此最为行家。合香时,不单沉、檀、香花诸属,若橘叶、草汁,皆可用的。倒别拘泥了。”
“唯。王妃。”橘侍儿应着。

案侧。寿王妃习着字。桐叶子旁侧研墨。
“看王妃之正、草,当真笔意精妙。”寿王妃一纸写毕,正换纸时,橘侍儿旁侧言道。
(1、草书:《旧唐书 卷八十四 列传第三十四 裴行俭》高宗以(裴)行俭工于草书。尝以绢素百卷,令行俭草书《文选》一部,帝览之称善,赐帛五百段。2、正、草书:《新唐书 卷一百五十三 列传第七十八 颜真卿》(颜)真卿立朝正色,刚而有礼,非公言直道,不萌于心。天下不以姓名称,而独曰鲁公。如李正己、田神功、董秦、侯希逸、王玄志等,皆真卿始招起之,后皆有功。善正、草书,笔力遒婉,世宝传之)
“王妃自是书家行手。前数年于洛京时,王妃书字之精绝就闻于国戚了呢。王妃且不临帖,书皆出己意的。”桐侍儿系寿王妃自杨家随入寿王宅的,寿王妃于洛京事,皆知些。
侍儿们言语时,寿王妃闲闲一笔,所书正带草意——“何人教开浓淡花”。
“桐叶子,现是仲春时节,不比秋时,这墨研得浓些方得趣。太淡了,未免落花人暮之意了。可记得了?”寿王妃吩咐着。
“唯。王妃。现是仲春时节,不比秋时,这墨研得浓些方得趣。太淡了,未免落花人暮之意了。桐叶子记下了。”
“得闲时,你们且作些墨。麝香浓些。宫里这墨麝香淡了些。作墨用胶贵合宜。不合难免笔滞,又或笔滑。
再着人作枚墨条合儿。白檀就好。白檀合儿浓檀香,最宜置放墨条。合上勿镌字,镌字便俗了。木用白檀,合页就金最宜,华贵些。”
寿王妃若不经意吩咐着。窈窕身姿,浅灰地绫绣白兰花齐胸裙,夹衫子浅绯地上淡黄团花文,原于肩侧之深绯地绫夹帔子早落一旁。
“唯。王妃。”橘侍儿应着。

“王妃,白檀墨盒将好了。”橘侍儿将一枚白檀木墨合献与寿王妃案前,打开与寿王妃看。
“倒还作得精巧。且说与他们,再将白檀木作纸镇、砚台托儿。素而无文的好。”寿王妃看过,淡言道。
“唯。王妃。”橘侍儿应的声。
“王妃,说再月就入夏了。问入夏衣裳绣些甚麽样儿的好,及衣裳色样。”一旁侍儿言道。
“既入夏了,衣裳色泽浓艳、淡雅均好,绮丽亦可,夏日薰和,浓淡皆宜。”
“唯。王妃。”
待寿王妃吩咐过,侍儿去了。

空气里淡荡着山节子芳香。风愈发和暖。阳光斜射入内,光阴寂静。寿王妃慵懒地倚于案前,浓绯齐胸裙上结子垂于淡绯地绫绣金折枝玫瑰文衫子上,青地绫绣瑞连珠文帔子随意搭下,神色间若思着。(玫瑰花之常见于盛唐:《全唐诗 卷279 奉和李舍人昆季咏玫瑰花寄赠徐侍郎 卢纶》)
“王妃,这次第天时正好,可要往花苑散散麽?”橘侍儿旁侧小心道。
“罢了。今儿只觉懒懒地,就这般样罢。橘吉子,你前些时道将以山节子合香。可怎生样了?”寿王妃意儿愈发慵懒着,只是斜倚着隐囊。
“王妃,院里山节子虽开了,然还未开得遍。为此,橘吉子想待些时,方以合香。”橘侍儿应着。
“倒罢了。”寿王妃略些漫不经心。
仲春春意愈浓了。黄莺鸟于枝上婉转轻啼。侍儿们见寿王妃满是懒意,便只是随侍。寿王妃说熏炉香太轻些罢,橘侍儿将香复添了添。白檀烟于熏炉袅袅而上,银香囊随意打着旋。侍儿们旁侧着。

注:依《初学记》,魏晋南北朝、隋、唐已有缥红纸、青赤缥绿桃花纸、土纸、藤角纸、苔纸、及称官纸者。
依《旧唐书》,唐太宗、唐高宗、武则天朝纸乃常物也。甚有州吏以纸万余张以赠者。
详注:
1、《初学记 卷二十一 纸第七》【缥红 青赤】《东宫旧事》曰:皇太子初拜,给缥红纸各一百枚。桓玄《伪事》曰:诏命平准作青赤缥绿桃花纸,使极精,令速作之。
【藤角 桃花】范甯教曰:土纸不可以作文书,皆令用藤角纸。桓玄《伪事》曰:诏命平准作青赤缥绿桃花纸,使极精,令速作之。”
2、《初学记 卷二十一 纸第七》【后梁宣帝《咏纸诗》】皎白犹霜雪,方正若布棋;宣情且记事,宁同鱼网时。【隋薛道衡《咏苔纸诗》】昔时应春色,引渌泛清流;今来承玉管,布字改银钩。【梁刘孝威《谢赍官纸启》】
3、《旧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高宗下》“三年(唐高宗上元三年,公元676年)春正月戊戌,徙封冀王轮为相王。……闰三月己巳朔,吐蕃入寇鄯、廓、河、芳等四州。……戊午,敕制比用白纸,多为虫蠹,今后尚书省下诸司、州、县,宜并用黄纸。”
4、《旧唐书 卷七十四 列传第二十四 刘洎》“太宗疾愈,诏问其故,洎以实对,又引马周以自明。……洎临引决,请纸笔欲有所奏,宪司不与。”
5、《旧唐书 卷八十七 列传第三十七 刘祎之》“祎之曰:吾必死矣。太后(武曌)临朝独断,威福任己……祎之乃自操数纸,援笔立成,词理恳至,见者无不伤痛。”
6、《旧唐书 卷九十八 列传第四十八 杜暹》“杜暹,濮州濮阳人也。父承志,则天(武曌)初为监察御史。……秩满将归,州吏以纸万余张以赠之,暹惟受一百,余悉还之。”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5-18,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10: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 三十九 绣被(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5-18 09:32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八 香饼(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八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三十九 绣被(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三十九 绣被

    将近暮春,时日渐长。寿王宅一片和熙春意。
    “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昨儿一夜春雷春雨。卯初方停。王妃可将息得好?”
    “也还罢了。春日里总这些般。”
    “王妃,将上巳了。宫里自要办上巳宴,宅里旧例要作个小宴甚麽的。今载可亦备办麽?”橘侍儿旁侧言道。
    “既是宅里旧例,今载总亦要办的。依常例就是了。桐叶子亦从旁罢。”寿王妃懒懒言道。
    “唯。王妃。”
    “宫里上巳宴倒是怎生般样的?”寿王妃说时,看了外婉转轻啼的黄莺鸟一眼。
    “王妃,宫里上巳宴自是闹热。赐筵、流觞、诗会甚麽的。今载当亦如此。”
    “宅里呢?”寿王妃又问。
    “宅里只是小宴。”橘侍儿道。

    暮春。上巳过。
    夜暮愈深了。橘侍儿为寿王妃取下发鬟间插着的金钿,灯火隐隐微着光,橘侍儿看着铜镜中艳冶横生的寿王妃——
    “王妃的发真美,这般样夜间灯火下看着,当真动人心怀。”橘侍儿忍不住赞道。闻橘吉子这般样说,寿王妃看了铜镜中妖冶万方的自己,微理了理发尖,眼波漫转,嫣然而笑。
    当值侍儿将灯皆重添了,又复挑了挑灯芯。灯火的光愈发明灭着。浓紫绣被早香薰过,晚妆卸尽的寿王妃轻轻滑入(浓紫)绣被,当值侍儿于近侧。
    月正中天。宅内各处守夜灯火。报时音声有时传来,夜正静谧。
    这个开元二十五年长安寿王宅的暮春,熙暖得让人直生微薰微醉之意。

    “王妃(即寿王妃杨玉环),再些时日就立夏将用纨扇之时节了。问王妃喜欢甚麽样纨扇儿。请王妃甄选。”
    “纨扇清雅些好。秾丽亦可。罗扇素白的多选些。绫扇亦选些。画扇且不必了,我自题字来用,不必人画。扇骨紫檀的好,紫檀最清。至于扇形,满月形制固然典雅,海棠花形的亦为可怜人,梅花形且用些。余的也则罢了。”寿王妃言道。
    “还有,若绫扇隐织海棠文时,海棠过满则溢。海棠最好将开待开,又或半开。需得典雅之要。
    至于夏日用扇,最宜紫檀为骨。织绫隐栀子文最佳,隐山节子、白兰文亦可。骨则宜清。”寿王妃又道。

注一:被用于绣被之词,盛唐前、盛唐已常用之。例:
1、《全唐诗 卷二十一 相和歌辞 子夜四时歌六首 冬歌二首 其二 郭元振》
帷横双翡翠,被卷两鸳鸯。婉态不自得,宛转君王床。
2、《全唐诗 卷二十三 琴曲歌辞 王敬伯歌 李端》
妾本舟中客,闻君江上琴。君初感妾叹,妾亦感君心。
遂出合欢被,同为交颈禽。传杯惟畏浅,接膝犹嫌远。
侍婢奏箜篌,女郎歌宛转。宛转怨如何,中庭霜渐多。
霜多叶可惜,昨日非今夕。徒结万里欢,终成一宵客。
王敬伯,渌水青山从此隔。
3、《全唐诗 卷二十五 杂曲歌辞 同前三首 其三 李白》
美人在时花满堂,美人去后花馀床。床中绣被卷不寝,
至今三载犹闻香。香亦竟不灭,人亦竟不来。
相思黄叶落,白露点青苔。

注二:唐时扇有罗扇、织绫扇、青纸扇、纸扇等。
1、《全唐诗 卷五百九 顾非熊 子夜夏秋二曲》
相持薄罗扇,绿树听鸣蜩。君筵呈妙舞,香汗湿鲛绡。
银床梧叶下,便觉漏声长。露砌蛩吟切,那怜白苎凉。
2、《全唐诗 卷五百四十一 李商隐 燕台四首》
前阁雨帘愁不卷,后堂芳树阴阴见。石城景物类黄泉,
夜半行郎空柘弹。绫扇唤风阊阖天,轻帷翠幕波渊旋。
蜀魂寂寞有伴未,几夜瘴花开木棉。桂宫留影光难取,
嫣薰兰破轻轻语。直教银汉堕怀中,未遣星妃镇来去。
浊水清波何异源,济河水清黄河浑。安得薄雾起缃裙,
手接云輧呼太君。
3、《全唐诗 卷七百六十一 詹琲 追和秦隐君辞荐之韵,上陈侯乞归凤山》
谁言悦口是甘肥,独酌鹅儿噉翠微。蝇利薄于青纸扇,
羊裘煖甚紫罗衣。心随倦鸟甘栖宿,目送征鸿远奋飞。
击壤太平朝野客,凤山深处□生辉。
4、《全唐诗 卷八百四十六 齐己 城中晚夏思山》
葛衣沾汗功虽健,纸扇摇风力甚卑。苦热恨无行脚处,
微凉喜到立秋时。竹轩静看蜘蛛挂,莎径闲听蟋蟀移。
天外有山归即是,岂同游子暮何之
5、《全唐诗 卷八百九十四 词六 顾夐 遐方怨》
帘影细,簟文平。象纱笼玉指,缕金罗扇轻。
嫩红双脸似花明,两条眉黛远山横。
凤箫歇,镜尘生。辽塞音书绝,梦魂长暗惊。
玉郎经岁负娉婷,教人争不恨无情。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5-25,于江西九江市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12-12 08:25 , Processed in 0.037653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