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1: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二十 榴裙(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5 12:36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九 佛药(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九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 榴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 榴裙

    “(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之恩爱世所咸知,言(唐)高宗天皇大帝东宫时,悦之。究底如何?
    “则天皇后贞观中征召入宫,未蒙恩之女官才人承旨职至于太宗皇帝崩。(唐)高宗天皇大帝心慕其久,当自高宗天皇大帝未出阁时。以高宗天皇大帝未出阁,则天皇后又系未蒙恩之便殿承旨,常得以见也。见而慕之,心有悦之,人情之常。故于先,太宗皇帝亦有依例将则天皇后以未承恩之女官赐与(唐)高宗天皇大帝念。终以秘记之谶罢之。亦于详秘记之谶后,太宗皇帝终不宠幸宫中之武姓女。复因此由,令则天皇后于其崩逝后,虽未蒙恩,亦且随其嫔御之例出家。
    至于(唐)高宗天皇大帝为东宫时,太宗皇帝有疾,兼之爱子,(唐)高宗天皇大帝常于御殿之侧,故有闲言。实在(唐)高宗天皇大帝心悦则天皇后,斯事确然有之。然(唐)高宗天皇大帝固且君子,则天皇后亦淑静之女,故终贞观一朝,或交言语。然皆无染。历朝宫中,东宫、殿臣、嫔御、未蒙恩内官、宫官之防,至为大忌。即武德年间一朝,宫中何尝不多此闲言?终且有之否?”
    “又则天皇后有《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全唐诗 卷五 则天皇后 如意娘》“乐苑曰。如意娘,商调曲。唐则天皇后所作也。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语,乃问出于何时?确出于尼寺否?”寿王妃疑且复问。
    “玉娘(即杨玉环),安会出于尼寺也?则天皇后以未承恩之内官,依太宗皇帝令,虽未蒙恩,亦且随太宗皇帝嫔御出家。试问禁苑尼寺,可得有能取出石榴裙之衣箱?禁苑尼寺必无也。此诗之出,不过(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两相恩爱,偶尔戏笔为之。以为情证。(唐)高宗天皇大帝于其制服期满,迎则天皇后复入宫中,乃成专宠,惟则天皇后育子女。舍则天皇后外有何人耶?则天皇后又何需为此笔?不过两相恩爱,戏笔为之,致以传,如斯而已。实在非出尼寺。”
    “闻太宗皇帝周年忌时,(唐)高宗天皇大帝复得见则天皇后,乃得底定,或于斯时也。”
    “太宗皇帝周年忌时,皆集于行香之寺,故两相见之。斯时(唐)高宗天皇大帝已详秘记,复迎则天皇后入宫事亦且于时定之。至于(唐)高宗天皇大帝纳则天皇后时,是于制服期满,迎则天皇后复入宫之后了。”
    “然多有言或于东宫之时,或于尼寺时者。”
    “玉娘(即杨玉环),君上每纳新宠,皆有为之专择日者。皇子皇孙皆此。即百官众臣,何尝不如此也。所谓爱则生敬。(唐)高宗天皇大帝亦且君子,其后宫备选何尝不且无数?然惟爱则天皇后,焉会于其尚于尼寺之时,便为乱者?岂如此昏者也?所谓君子有爱,敬之护之。必深待之,使其无为所辱。安会未入宫,先使其于尼寺难安也。试问回宫之计尚需时日,禁苑尼寺皆且太宗皇帝旧日之人,品级大率相若。复入宫一旦不得成,则天皇后以何居其间?岂未得复入宫,先于尼寺蒙辱乎?无论(唐)高宗天皇大帝为则天皇后计,则天皇后为自身计,皆当不行此,而待之制服期满,迎之复入宫之后也。此所谓爱则有敬,使其无为辱者。(唐)高宗天皇大帝未出阁时,即心慕则天皇后。乃至贞观十七年(唐)高宗天皇大帝东宫时,甫有所出,所出之母贱籍,太宗皇帝欲东宫所出无贱者,欲为时为东宫之(唐)高宗天皇大帝敕选良家女,(唐)高宗天皇大帝以则天皇后故,拒之(《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贞观十七年)冬,十一月,己卯,上(唐太宗李世民)祀圜丘……(唐太宗李世民)敕选良家女以实东宫;癸巳,太子(时为太子之高宗天皇大帝李治)遣左庶子于志宁辞之。上(唐太宗李世民)曰:“吾不欲使子孙生于微贱耳。今既致辞,当从其意””)。斯事殿臣咸知。(唐)高宗天皇大帝原非喜于乱者。故高宗天皇大帝于制服期满,迎则天皇后复入宫,则天皇后即成专宠矣。”
    寿王与寿王妃并立于院内梅花树下,淡淡道来。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1-12,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4: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二十一 制期(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12 11:01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 榴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一 制期(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一 制期

    “吾记高宗天皇大帝、武周则天皇后两朝,又多有言三年之丧守制期乃二十五月者,亦是以言当载天皇大帝迎则天皇后自尼寺复归宫中之期合否礼制意麽?”
    “玉娘(即杨玉环)真慧人也。议丧守制之期,则天皇后武周一朝,屡为之。即高宗天皇大帝之朝,亦屡。武周时有张柬之,字孟将,襄州襄阳人也。少补太学生,涉猎经史,尤好三礼,国子祭酒令狐德棻甚重之。进士擢第,累补青城丞。永昌元年,以贤良征试,同时策者千余人,柬之独为当时第一,擢拜监察御史。圣历初,(圣历元年,公元698年,武周年号),累迁凤阁舍人。时弘文馆直学士王元感著论云:“三年之丧,合三十六月。”(张)柬之(乃)著论驳之曰: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不刊之典也。乃详引《春秋》、《仪礼》诸者,细论三年之丧,礼合二十五月之论。时人皆以(张)柬之所驳,合于礼典(《旧唐书 卷九十一 列传四十一 张柬之》)。其所案故典曰——
    (张柬之)谨案《春秋》:“鲁僖公三十三年十二月乙巳,公薨。”“文公二年冬,公子遂如齐纳币。”《左传》曰“礼也。”杜预注云:“僖公丧终此年十一月,纳币在十二月。士婚礼,纳采纳徵,皆有玄纁束帛,诸侯则谓之纳币。盖公为太子,已行婚礼。”故《传》称礼也。《公羊传》曰:“纳币不书,此何以书?讥丧娶。在三年之外何以讥?三年之内不图婚。”何休注云:“僖公以十二月薨,至此冬未满二十五月,纳采、问名、纳吉,皆在三年之内,故讥。”何休以公十二月薨,至此冬十二月才二十四月,非二十五月,是未三年而图婚也。按《经》书“十二月乙巳公薨”,杜预以《长历》推乙巳是十一月十二日,非十二月,书十二月,是《经》误。
     “文公元年四月,葬我君僖公”,《传》曰,缓也。诸侯五月而葬,若是十二月薨,即是五月,不得言缓。明知是十一月薨,故注僖公丧终此年,至十二月而满二十五月,故丘明《传》曰,礼也。据此推步,杜之考校,岂公羊之所能逮,况丘明亲受《经》于仲尼乎?且二《传》何、杜所争,唯争一月,不争一年。其二十五月除丧,由来无别。此则《春秋》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尚书伊训》云:“成汤既没,太甲元年,惟元祀十有二月,伊尹祀于先王,奉嗣王祗见厥祖。”孔安国注云:“汤以元年十一月崩。”据此,则二年十一月小祥,三年十一月大祥。故《太甲》中篇云:“惟三祀十有二月朔,伊尹以冕服奉嗣王归于亳。”是十一月大祥,讫十二月朔日,加王冕服吉而归亳也。是孔言“汤元年十一月”之明验。
    《顾命》云:“四月哉生魄,王不怿”,是四月十六日也。“翌日乙丑,王崩”,是十七日也。“丁卯,命作册度”,是十九日也。“越七日癸酉,伯相命士须材”,是四月二十五日也。则成王崩至康王麻冕黼裳,中间有十日,康王方始见庙。则知汤崩在十一月,淹停至殓讫,方始十二月,祗见其祖。《顾命》见庙讫,诸侯出庙门俟,《伊训》言“祗见厥祖,侯甸群后咸在’,则崩及见庙,殷、周之礼并同。此周因于殷礼,损益可知也。不得元年以前,别有一年。此《尚书》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礼记三年问》云:“三年之丧,二十五月而毕,哀痛未尽,思慕未忘,然而服以是断之者,岂不送死有已,复生有节?”又《丧服四制》云:“变而从宜,故大祥鼓素琴,告人以终。”又《间传》云:“期而小祥,食菜果。又期而大祥,有醯酱。中月而禫,食酒肉。”又《丧服小记》云:“再期之丧,三年也。期之丧,二年也。九月七月之丧,三时也。五月之丧,二时也。三月之丧,一时也。”此《礼记》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仪礼士虞礼》云:“期而小祥。又期而大祥。中月而禫,是月也吉祭。”此礼周公所制,则《仪礼》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此四验者,并礼经正文,或周公所制,或仲尼所述,吾子岂得以《礼记》戴圣所修,辄欲排毁?汉初高堂生传《礼》,既未周备,宣帝时少传后苍因淹中孔壁所得五十六篇著《曲台记》以授弟子戴德、戴圣、庆溥三人,合以正经及孙卿所述,并相符会。列于学官,年代已久。今无端构造异论,既无依据,深可叹息。其二十五月,先儒考校,唯郑康成注《仪礼》“中月而禫”,以“中月间一月,自死至禫凡二十七月”。又解禫云“言澹澹然平安之意也。”今皆二十七月复常,从郑议也。逾月入禫,禫既复常,则二十五月为免丧矣。二十五月、二十七月,其议本同。
    窃以子之于父母丧也,有终身之痛,创巨者日久,痛深者愈迟,岂徒岁月而已乎?故练而慨然者,盖悲慕之怀未尽,而踊擗之情已歇;祥而廓然者,盖哀伤之痛已除,而孤邈之念更起。此皆情之所致,岂外饰哉。故记曰:三年之丧,义同过隙,先王立其中制,以成文理。是以祥则缟带素纰,禫则无所不佩。今吾子将徇情弃礼,实为乖僻。
    夫弃缞麻之服,袭锦縠之衣,行道之人,皆不忍也,直为节之以礼,无可奈何。故由也不能过制为姊服,鲤也不能过期哭其母。夫岂不怀,惧名教逼己也。若孔、郑、何、杜之徒,并命代挺生,范模来裔,宫墙积仞,未易可窥。但钻仰不休,当渐入胜境,讵劳终年矻矻,虚肆莠言?请所有掎擿先儒,愿且以时消息。
时人以柬之所驳,颇合于礼典。(《旧唐书 卷九十一 列传四十一 张柬之》)
    是三年之丧制期,乃二十五月也。太宗皇帝崩于贞观二十三年五月,至永徽二年六月已过二十五月也。”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1-19,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1-31 22: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之杨玉环篇 二十二 释解(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19 14:30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一 制期(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二 释解(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二 释解

    “皆言景龙三年(公元709年)“二月己丑,幸玄武门,与近臣观宫女大酺,既而左右分曹,共争胜负。上又遣宫女为市肆,鬻卖众物,令宰臣及公卿为商贾,与之交易,因为忿争,言辞猥亵。上与后观之,以为笑乐(《旧唐书 卷七 本纪第七 中宗》)。”何中宗皇帝如此为也?似有负则天皇后嫡子之称。”
    “此自乃中宗皇帝苦心。以高宗天皇大帝崩逝,则天皇后主政二十余载,后宫体制为此斗转,宫中、臣下多不详太宗皇帝宫中旧日之制,致讽则天皇后曾为太宗皇帝才人、又次第为高宗天皇大帝昭仪、中宫之者。中宗为此,乃以晋武帝之赐才人谢玖与子晋惠帝生愍怀太子,愍怀太子于宫中西园设市鬻卖诸物之故典(《晋书 卷五十三 列传第二十三 愍怀太子》愍怀太子遹,字熙祖,惠帝长子,母曰谢才人(晋武帝之谢才人,晋武帝赐与其子晋惠帝,为晋惠帝之妃嫔)。幼而聪慧,武帝爱之,恆在左右。……而于宫中为市,使人屠酤,手揣斤两,轻重不差。其母(谢才人)本屠家女也,故太子好之。又令西园卖葵菜、蓝子、鸡、面之属,而收其利),使宰臣、公卿知宫中内官有经蒙恩生子——
    若晋书所载之晋武帝之徐才人生城阳殇王宪。匮才人生东海沖王祗。赵才人生始平哀王裕……王才人生孝怀帝……(《晋书 卷六十四 列传第三十四》“(晋)武帝二十六男:杨元后生毗陵悼王轨、惠帝、秦献王柬。审美人生城阳怀王景、楚隐王玮、长沙厉王乂。徐才人生城阳殇王宪。匮才人生东海沖王祗。赵才人生始平哀王裕。赵美人生代哀王演。李夫人生淮南忠壮王允、吴孝王晏……王才人生孝怀帝…)。
    或未经蒙恩乃赐与子嗣生孙,若晋书所载晋武帝才人谢玖,为赐晋武帝子晋惠帝生孙愍怀太子,之旧事(《晋书•卷三十一•列传第一》“(谢玖)选入后宫为(晋武帝)才人。”“惠帝在东宫,将纳妃。武帝虑太子尚幼,未知帷房之事,乃遣(才人谢玖)往东宫侍寝,由是得幸有身。……玖求还西宫,遂生愍怀太子)。
解其母则天皇后于太宗皇帝朝入宫为备选内官才人,未经蒙恩,至高宗天皇大帝朝历高宗天皇大帝守制期满复归宫中,为高宗天皇大帝所宠次第为昭仪、中宫,之事。亦为使朝堂上下明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之礼也。
    非中宗皇帝喜于宫中设市也。
    中宗皇帝之上官昭容,于高宗天皇大帝朝之仪凤元年(公元676年)“年十四,武后召见,有所制作,若素构。自通天(通天元年,则天皇后年号公元696年,)以来,内掌诏命,掞丽可观(《新唐书 卷七十六 列传第一上官昭容)。”是经武后亲选,为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时之才人,以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两相恩爱,未有经高宗天皇大帝蒙恩,以备选内官才人位长居宫中。历睿宗垂拱元年、睿宗永昌元年(垂拱元年公元685年至永昌元年公元689年)至武周之朝(公元690年至公元704年),至中宗皇帝神龙元年(公元705年)年四十二册为昭容。昭容者,九嫔之二,昭仪之次位。此之封位,亦以则天皇后初为太宗皇帝之才人,未经太宗皇帝蒙恩,至高宗制服期满复迎宫中,乃为高宗天皇大帝之昭仪、中宫之释解一也。虽然,上官昭容不可以比拟之则天皇后。(近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于咸阳发掘了唐昭容上官氏即上官婉儿墓,出土墓志一合,其上官婉儿墓志铭(《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铭并序》)曰:(公元676年)年十三为才人。……神龙元年(公元705年),册为昭容。……(景云元年,公元710年)亡身于仓卒之际。时春秋四十七。……以大唐景云元年(公元710年)八月二十四日,窆于雍州咸阳县茂道乡洪渎原)
    中宗天子之心,自之所为,多有深意,岂其常哉。”
    “那中宗皇帝常时所好何也?”
    “吾唐自显庆以来,高宗(即唐高宗)圣躬多不康,而武太后(即武曌)任事,参决大政,与天子并。太后(即武曌)颇涉文史,好雕虫之艺,永隆中始以文章选士。及永淳之后,太后君临天下二十余年,当时公卿百辟无不以文章达,因循遐久,寖以成风。(《通典 卷第十五 选举三 历代制下 考绩 历代制下 大唐》)
又以则天皇后好制香、诗酒风雅诸事,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中宗皇帝、睿宗皇帝朝,风雅斗香之会,诗酒会饮之风,漫兹浸之。
    中宗皇帝以母故,好文雅,宫中常设之。太平公主“无心为子辄求郎”句即出中宗朝“景龙四年正月五日移仗蓬莱宫御大明殿会吐蕃骑马之戏因重为柏梁体联句”宫中诗会(《全唐诗 卷二 景龙四年正月五日移仗蓬莱宫御大明殿会吐蕃骑马之戏因重为柏梁体联句》)。又好斗香,宫中旧人云,中宗朝,宗、紀、韋、武閒為雅會,各攜名香,比試優劣,名曰鬬香。惟韋温挾椒塗所賜,常獲魁。(《清异录 鬬香》)。此皆风雅事也。非同愍怀太子屠酤母家(谢玖,即晋武帝之谢才人,屠酤家之女)。”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2-2 10:3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之杨玉环 二十三 茶、果(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31 22:29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二 释解(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二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三 茶、果(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三 茶、果

    “饮茶之为事,魏晋以来,兹以成风。
    晋中兴书:陆纳为吴兴太守时,卫将军谢安常欲诣纳(《晋书》云:纳为吏部尚书)。纳兄子俶怪纳无所备,不敢问之。乃私蓄十数人馔。安既至,所设唯茶、果而已。俶遂陈盛馔,珍羞必具。及安去,纳杖俶四十,云:汝既不能光益叔父,奈何秽吾素业? (唐 陆羽《茶经 七之事》)
    张孟阳《登成都楼诗》云:借问杨子舍,想见长卿庐。程卓累千金,骄侈拟五都。门有速骑客,翠带腰吴彄。鼎食随时进,百和妙且殊。披林采秋橘,临江钓春鱼。黑子过龙醢,果馔逾蟹蝑。芳茶冠六情,溢味播九区。人生苟安乐,兹土聊可娱。(唐 陆羽《茶经 七之事》)
    弘君举食檄:寒温既毕,应下霜华之茗,三嚼而终,应下诸蔗、木瓜、元李、杨梅五味,橄榄、悬豹葵羹各一杯(唐 陆羽《茶经 七之事》)”。
    南齐世祖武皇帝遗诏:“我灵座上,慎勿以牲为祭,但设饼果、茶饮、干饭、酒脯而已。(唐 陆羽《茶经 七之事》)”
    梁刘孝绰、谢晋安王饷米等启:传诏李孟孙宣教旨,垂赐米、酒、瓜、笋、葅、脯、酢、茗八种,气苾新城,味芳云松。江潭抽节,迈昌荇之珍;疆场擢翘,越葺精之美。羞非纯束野麏,裛似雪之驴;鲊异陶瓶河鲤,操如琼之粲。茗同食粲,酢颜望柑。免千里宿舂,省三月种聚。小人怀惠,大懿难忘。(唐 陆羽《茶经 七之事》)
    陈宣帝宫廷亦载“至(太建)六年十一月(太建六年,公元574年),侍中尚书左仆射、建昌侯徐陵,仪曹郎中沈罕,奏来年元会仪注,称舍人蔡景历奉敕,先会一日,太乐展宫懸、高絙、五案于殿庭。客入,奏《相和》五引。帝出,黄门侍郎举麾于殿上,掌故应之,举于阶下,奏《康韶》之乐。诏延王公登,奏《变韶》。奉珪璧讫,初引下殿,奏亦如之。帝兴,入便殿,奏《穆韶》。更衣又出,奏亦如之。帝举酒,奏《绥韶》。进膳,奏《侑韶》。帝御茶、果,太常丞跪请进舞《七德》,继之《九序》。其鼓吹杂伎,取晋、宋之旧,微更附益。”(《隋书 卷十三 志第八 音乐上》)
    (茶果乃茶、果也:注1、《茶经(唐 陆羽著) 七之事》“晋中兴书:陆纳为吴兴太守时,卫将军谢安常欲诣纳(《晋书》云:纳为吏部尚书)。纳兄子俶怪纳无所备,不敢问之。乃私蓄十数人馔。安既至,所设唯茶果而已。俶遂陈盛馔,珍羞必具。及安去,纳杖俶四十,云:汝既不能光益叔父,奈何秽吾素业? 注2、《全宋诗 卷二二〇九 陆游 五六  听雪为客置茶、果》之“设茗听雪落”也。《听雪为客置茶、果》诗曰“病齿已两旬,日夜事医药,对食不能举,况复议杯酌。平生外形骸,常恐堕贪著。时时邻曲来,尚不废笑谑。青灯耿窗户,设茗听雪落。不飣栗与梨,犹能烹鸭脚。”
    皆言茶之事也。
    吾唐今朝(唐玄宗皇帝朝),饮茶之风日盛。未知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朝又复如何?”
    “玉娘(即杨玉环),魏晋以来如此然,况乃吾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中宗皇帝、睿宗皇帝朝之宫中?宴乐酒、茶、果、馔之食,皆应时之。
    茶之为事,禅寺最擅精。则天皇后永徽初曾居禅寺,自亦精此道。太平公主以母则天皇后故,居宫中时,常近禅尼,于茶之道亦擅。宫中旧人谓,则天皇后时之宫中,茶事无有过太平公主者。
    玉娘(即杨玉环)若爱此,有暇亦可为茶会也。”寿王微笑言道。

(注:唐玄宗朝及唐玄宗朝不几年饮茶之风:
1、《全唐诗 卷114蔡希寂 登福先寺上方然公禅室》“名都标佛刹,梵构临河干。举目上方峻,森森青翠攒。步登诸劫尽,忽造浮云端。当暑敞扃闼,却嫌絺绤寒。禅房最高顶,静者殊闲安。疏雨向空城,数峰帘外盘。午钟振衣坐,招我同一餐。真味杂饴露,众香唯茝兰。晚来恣偃俛,茶、果仍留欢。”
2、《全唐诗 卷179李白 陪族叔当涂宰游化城寺升公清风亭》“化城若化出,金榜天宫开。疑是海上云,飞空结楼台。升公湖上秀,粲然有辩才。济人不利己,立俗无嫌猜。了见水中月,青莲出尘埃。闲居清风亭,左右清风来。当暑阴广殿,太阳为裴回。茗酌待幽客,珍盘荐凋梅。飞文何洒落,万象为之摧。季父拥鸣琴,德声布云雷。虽游道林室,亦举陶潜杯。清乐动诸天,长松自吟哀。留欢若可尽,劫石乃成灰。
3、《全唐诗卷197张谓 道林寺送莫侍御(一作麓州精舍送莫侍御归宁)》“何处堪留客,香林隔翠微。薜萝通驿骑,山竹挂朝衣。霜引台乌集,风惊塔雁飞。饮茶胜饮酒,聊以送将归”
4、《全唐诗 卷109【句】李泌 赋茶》“旋沫翻成碧玉池,添酥散出琉璃眼”
5、《旧唐书 卷二十四 志第四 礼仪四》“(永泰二年(公元766年)八月)二十四日,于国子监上。诏宰相及中书门下官、诸司常参官、六军军将送上。京兆府造食,内教坊音乐、竿木浑脱,罗列于论堂前。朝恩辞以中官不合知南衙曹务,宰相仆射大夫皆劝之,朝恩固辞,乃奏之。宰相引就食,奏乐,中使送酒及茶、果,赐充宴乐,竟日而罢”)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2-2,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2-9 13:4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杨玉环篇 二十四 安乐(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2-2 10:35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三 茶、果(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四 安乐(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四 安乐

    “则天皇后革命之后,有闲言僧怀义、易之、昌宗者,究底者何也?”
    “玉娘(即杨玉环),大率宫之体制,后宫备选无数,又重子嗣,以无子无以传位也。子嗣单薄,亦难于择也。宫之常式,非为色者。岂君上皆皮肤滥蠢之人,耽于此者?况三省六部,表章无数,朝政万几,焉得有暇常于此?至乎僧怀义、易之、昌宗之属,修真之人,殿臣不知,乃有问者。答为合药诸事(《新唐书 卷一百四 列传第二十九 (张)易之 (张)昌宗》“昌宗白进易之材用过臣,善治炼药石。……后问宰相,内史令杨再思曰:昌宗主炼丹剂,陛下饵之而验,功最大者也”)。则天皇后帝位时,近七十矣,焉得为此?历朝宫中,皆不乏僧、尼、道修、真人之属,不过男帝于位,无闲言耳。控鹤府者(《新唐书 卷一百四 列传第二十九 (张)易之 (张)昌宗》“圣历二年,始置控鹤府,拜易之为监。久之,更号奉宸府,以易之为令。乃引知名士阎朝隐、薛稷、员半千为供奉”),精修之所,岂男色地?诬言此者,至无知也。
    至于(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于色皆极自谨。(唐)高宗天皇大帝自迎则天皇后复归宫中,两相恩爱,三十余年,惟则天皇后育四子二女,两皆无有她事。岂则天皇后近七十者,乃有他事焉?宫中素多僧、尼、道修行之属,年少年高,无论男、女者,皆自有之。至于以易之、昌宗年少,诬言者,皆无聊人无知属也。并无此事。”
    “原来如此,吾亦奇之。(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两相恩爱,何(唐)高宗天皇大帝崩,乃得有此?原来亦诼言也。”寿王妃闻寿王言竟,解者。“岂太平公主荐者,皆僧修、道真之属也?”
    “诚然。太平公主为荐则天皇后,入于宫者,大率皆僧修、道真之属也。历朝帝王、后、妃、殿下、公主,皆不免于僧、尼、道修、真人者,皆非色事,宫中之常。惟则天皇后女帝登位,太平公主复其女,故有诼言也。言此者,多不解宫之常式。”
    “当年安乐公主为杀,多有言干系中宗皇帝之崩,果为实否?”
    “玉娘(即杨玉环),斯事亦多年矣。中宗之崩,非因安乐公主也。安乐公主屡请为皇太女(近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于咸阳发掘了唐昭容上官氏即上官婉儿墓,出土墓志一合,其上官婉儿墓志铭(《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铭并序》)曰“以韦氏(唐中宗之皇后韦氏)侮弄国权,摇动皇极。贼臣递构,欲立爱女(唐中宗、韦后女安乐公主)为储,爱女潜谋,欲以贼臣为党。昭容泣血极谏,扣心竭诚,乞降纶言,将除蔓草”),以曾有立储之计,是以遭忌。故中宗皇帝崩逝未久,即生事端。此事,阿爷麽(即唐玄宗)——”
    寿王言及此,音自低矣。又看了眼远处静立之侍儿,神色略些黯然。
    寿王妃思及寿王母之夺储计,不免亦静默了。
    良久,寿王妃言道。“这便可解矣。吾亦以中宗皇帝崩,非关安乐公主。以安乐公主前有皇太女之请,难免有忌。则末不得成,便得危。势所在也。”
    “自是,宫中储嗣之争,由来酷烈,无免者。历朝曾请或立为储君者,若不登位,皆不免之。”
    月愈深了。侍儿依旧远处静立。起了些风,梅花枝微微作响。宅院深处,谁家院落隐隐笙歌——正是,梅花未解人愁绝。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2-9,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2-16 10: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二十五 之婚(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2-9 13:43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四 安乐(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五 之婚(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五 之婚

    “或有言,其时太平公主夫薛绍为则天皇后狱中卒(《旧唐书 卷一百八十三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外戚 (武)攸暨 (攸暨)妻太平公主》“太平公主者,高宗少女也。以则天所生,特承恩宠。初,永隆年降驸马薛绍。绍,垂拱中被诬告与诸王连谋伏诛”),宁太平公主及与薛绍子女皆不恨者?”
    “此有何恨?薛绍固以其兄预反一案,狱中卒。其母城阳公主先降杜荷,杜如晦子杜荷于太宗皇帝一朝,岂不亦因预承乾太子反案,为太宗皇帝所杀(1、《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城阳公主传》“城阳公主,下嫁杜荷,坐太子承乾事诛,又嫁薛瓘”。2、《新唐书 卷九十六 列传第二十一 杜如晦》“(杜如晦)次子荷,性暴诡不循法,尚城阳公主,官至尚乘奉御,封襄阳郡公。承乾谋反,荷曰:“琅邪颜利仁善星数,言天有变,宜建大事,陛下当为太上皇。请称疾,上必临问,可以得志”。及败,坐诛。”3、《旧唐书 卷六十六 列传第十六 杜如晦》“初,(杜如晦子)荷以功臣子尚城阳公主,赐爵襄阳郡公,授尚乘奉御。贞观中,与太子承乾谋反,坐斩”)。城阳公主又降薛绍之父,宁城阳公主当恨欤?历朝贵主之婿,预反案者,宁不皆以此卒?岂预反案,尚望仍贵主婿者?若此,其将之于朝,何自处也?众又复待之以何?况其于预反案初,宁不思一旦反成,其妻——贵主(贵主:指公主。《全唐文 唐卷三百五 贞顺皇后哀册文》七子既均,六宫有礼。贵主三分於外馆),并其妻——贵主之族,将皆无以立者?吾诚不知其有所何恨。”寿王言此,语愈淡淡。
    寿王妃闻此,不觉静默半晌,有些无言了。

    未久,寿王妃又言:“闻薛绍卒,继之论太平公主婚,属武承嗣也,何罢之?”
    “以初议承嗣时,承嗣有疾。则天皇后爱女,故罢之。此亦非奇(《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 太平公主》“(薛)绍死,更嫁武承嗣,会承嗣小疾,罢昏”)。”
    “然何复议婚武攸暨也?世皆言武攸暨原有妻,则天皇后杀之,乃嫁太平公主。”
    “玉娘(即杨玉环),焉得有此事?太平公主、武攸暨、薛绍年相若。若则天皇后为太平公主嫁,杀武攸暨妻。岂太平公主初婚不择武攸暨,乃择薛绍乎?不过议婚武承嗣,承嗣有恙,罢之。复议本以武承嗣,其疾。时武攸暨恰以妻卒,故择之。世间宁有为嫁女,杀所嫁之原妻者。若此,夫妇将何自处也?焉得有此事?”
    “竟如此麽?说来亦是,若早以武攸暨,太平公主、武攸暨、薛绍年相若,何太平公主初降不与武攸暨,与薛绍也。复议婚时,何不先以武攸暨,乃先武承嗣也?”
    “则末太平公主又以何因,初以薛绍也。”
    “以太平公主、薛绍年相若。非以奇。”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2-16,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2-23 13:3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二十六 竞奢(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2-16 10:5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五 之婚(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五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六 竞奢(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六 竞奢

    又一日。王妃院。
    “说来则天皇后时衣样儿当真是好,又多少般新翻旧,就是中宗皇帝那会子衣样儿也依着则天皇后时约莫样,倒是这些时——”橘侍儿一行侍奉,一行闲说着。
    寿王妃一时郁闷起来,却没有说甚麽。
    “则天皇后那会子还不是依着太平公主性子,衣裳怎麽样儿奢华怎麽样儿来。都说太平公主生得娇美,(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又只有这麽一位公主,就那般样儿打扮。”桐叶子道。
    “这倒说是的。听宫里老人说,则天皇后入宫时不消说是宫里第一的美人儿,生得百般样好,就则天皇后年岁四十余时,看来也才方二十余,直将年少宫人们皆比了去。故此(唐)高宗天皇大帝在时,直是专宠。太平公主最似则天皇后(《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后(武后,即武曌)常谓(太平公主)‘类我(武后,即武曌)’”),也是个美人儿。说是为打扮太平公主,天下皆起效尤。以致天下女子,皆好靡丽之服。然就有大臣看不过意,以过侈靡。言至(唐)高宗天皇大帝处。(唐)高宗天皇大帝遂于永隆二年春正月诏书,说是——
    朕思还淳返朴,示天下以质素。如闻游手堕业,此类极多。时稍不丰,便致饥馑。其异色绫锦,并花闲裙衣等,靡费既广,俱害女工。天后我之匹敌,常著七破间裙,岂不知更有靡丽服饰,务遵节俭也。其紫服赤衣,闾阎公然服用,兼商贾富人,厚葬越礼,卿可严加捉搦,勿使更然。(《全唐文 唐卷十三 高宗 令雍州长史李义元(玄)禁僣侈诏》,亦见于《旧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高宗下》)
    结果天下人皆道这大臣好管的太宽些。”橘侍儿说得自笑了。
    寿王妃连旁侧侍儿们也皆笑了。
    “(唐)高宗天皇大帝诏书上说天后我之匹敌,常著七破间裙。岂则天皇后素日里这般样俭朴,只着七破间裙麽?”有侍儿问道。
    “哪里是那般样。不过(唐)高宗天皇大帝素好节俭。则天皇后贵为天后,系(唐)高宗天皇大帝之妻,自然依着(唐)高宗天皇大帝喜好来。所以就着七破间裙示人,也是天后垂范之意。若依则天皇后性情,也是喜装扮的。不然岂会那般样生法子着宫官们打扮太平公主?”橘侍儿道。
    “宫里这些时皆好胡服,不单内官、宫官,吾见普通内人、宫人,亦常好着男子衣服靴衫。(《旧唐书 卷四十五 志第二十五 舆服》“开元初,从驾宫人骑马者,皆著胡帽,靓妆露面,无复障蔽。士庶之家,又相仿效,帷帽之制,绝不行用。俄又露髻驰骋,或有著丈夫衣服靴衫,而尊卑内外,斯一贯矣”)
    从来如此的麽?”
    “也是旧有的例。不单普通宫人好着男子衣服靴衫,就则天皇后那会儿时,太平公主就爱着男子衣服靴衫也(《新唐书 卷三十四 志第二十四 五行一》“高宗尝内宴,太平公主紫衫、玉带、皂罗折上巾,具纷砺七事,歌舞于帝前。帝与武后笑曰:“女子不可为武官,何为此装束?”)。则天(皇后)冬日里亦好以赭黄罗上银泥袄子以燕居。宫前御侍之宫人,无品级内人,着男子衣服靴衫者,不知凡几,也是旧例。上至皇后嫔妃内官宫官,下至普通内人宫婢,皆有之,未为奇也。前汉、魏晋,乃至前隋,亦皆如此,不稀奇的。
    旧说宫人披袄子,盖袍之遗象也。汉文帝以立冬日,赐宫侍承恩者及百官披袄子,多以五色绣罗为之,或以锦为之,始有其名。(前隋)炀帝宫中,有云鹤金银泥披袄子。则天(皇后冬日里)以赭黄罗上银泥袄子以燕居。(《中华古今注 卷中》“宫人披袄子”)”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2-23,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0: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二十七 服制(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2-23 13:3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六 竞奢(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七 服制(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七 服制
“原来如此。武德以来,屡下《衣服令》,究底里怎生般?”
“历朝以来,服制沿革,多不一者。譬之以宴服,盖古之亵服也,今亦谓之常服。江南则以巾褐裙襦,北朝则杂以戎夷之制。爰至北齐,有长帽短靴,合裤袄子,朱紫玄黄,各任所好。虽谒见君上,出入省寺,若非元正大会,一切通用。高氏诸帝,常服绯袍。隋代帝王贵臣,多服黄文绫袍,乌纱帽,九环带,乌皮六合靴。百官常服,同于匹庶,皆著黄袍,出入殿省。天子朝服亦如之,惟带加十三环以为差异,盖取于便事。
………
及大业元年,(隋)炀帝始制诏吏部尚书牛弘、工部尚书宇文恺、兼内史侍郎虞世基、给事郎许善心、仪曹郎袁朗等宪章古则,创造衣冠,自天子逮于胥吏,章服皆有等差。始令五品以上,通服朱紫。是后师旅务殷,车驾多行幸,百官行从,虽服裤褶,而军间不便。六年,复诏从驾涉远者,文武官等皆戎衣,贵贱异等,杂用五色。五品已上,通著紫袍,六品已下,兼用绯绿。胥吏以青,庶人以白,屠商以皁,士卒以黄。”
武德初,因隋旧制,天子宴服,亦名常服,唯以黄袍及衫,后渐用赤黄,遂禁士庶不得以赤黄为衣服杂饰。(武德)四年八月敕:“三品已上,大科绸绫及罗,其色紫,饰用玉。五品已上,小科绸绫及罗,其色朱,饰用金。六品已上,服丝布,杂小绫,交梭,双紃,其色黄。六品、七品饰银。八品、九品鍮石。流外及庶人服绸、絁、布,其色通用黄。饰用铜铁。”五品已上执象笏。三品已下前挫下方,五品已上前挫后屈。自有唐已来,一例上圆下方,曾不分别。六品已下,执竹木为笏,上挫下方。其折上巾,乌皮六合靴,贵贱通用。
贞观四年又制,三品已上服紫,五品已下服绯,六品、七品服绿,八品、九品服以青,带以鍮石。妇人从夫色。虽有令,仍许通著黄。五年八月敕,七品已上,服龟甲双巨十花绫,其色绿。九品已上,服丝布及杂小绫,其色青。十一月,赐诸卫将军紫袍,锦为褾袖。八年五月,太宗初服翼善冠,贵臣服进德冠。
龙朔二年,司礼少常伯孙茂道奏称:“旧令六品、七品着绿,八品、九品着青,深青乱紫,非卑品所服。望请改八品、九品着碧。朝参之处,听兼服黄。”从之。总章元年,始一切不许着黄。上元元年八月又制:“一品已下带手巾、算袋,仍佩刀子、砺石,武官欲带者听之。文武三品已上服紫,金玉带。四品服深绯,五品服浅绯,并金带。六品服深绿,七品服浅绿,并银带。八品服深青,九品服浅青,并鍮石带。庶人并铜铁带。”
文明元年七月甲寅诏:“旗帜皆从金色,饰之以紫,画以杂文。八品已下旧服者,并改以碧。
………
(然)既不在公庭,而风俗奢靡,不依格令,绮罗锦绣,随所好尚。上自宫掖,下至匹庶,递相仿效,贵贱无别。(《旧唐书 卷四十五 志第二十五 舆服》
这说的是,历朝皆严《衣服令》,然越礼逾制者,从来禁之难绝。只是说总章元年,一切不许着黄。此说麽,似乎——”
“所以言总章元年,始一切不许着黄者。乃为时洛陽縣尉柳延服黃夜行。為部人所毆。高宗(上是)聞之。以章服紊亂。故以此詔申明之。朝參行列。一切不得著黃也(1、《唐会要 卷三十一 舆服上 章服品第》2、亦见于《册府元龟 卷六十 帝王部 立制度一》先是,九品以上入朝参及视事听兼服黄。雒阳尉柳延夜行,为部人所殴。帝闻之,以章服错乱,下诏申明之,自此朝参行列一切不许著黄)
乃朝参之时,不许着黄,非皆不许着黄也。《唐会要 卷三十一 舆服上 杂录》(太和)六年(太和六年,公元832年)六月敕。詳度諸司制度條件等。禮部式。親王及三品已上。若二王後。服色用紫。飾以玉。五品已上。服色用朱。飾以金。七品已上。服色用綠。飾以銀。九品已上。服色用青。飾以鍮石。應服綠及青人。謂經職事官成。及食祿者。其用勳官及爵。直司依出身品。仍聽佩刀礪紛帨。流外官及庶人。服色用黃。飾以銅鐵
倒是武德、贞观之时,宫人骑马者,依齐、隋旧制,多著羃,虽发自戎夷,而全身障蔽,不欲途路窥之。王公之家,亦同此制。永徽之后,皆用帷帽,拖裙到颈,渐为浅露。寻下敕禁断,初虽暂息,旋又仍旧,咸亨二年又下敕曰:“百官家口,咸预士流,至于衢路之间,岂可全无障蔽。比来多著帷帽,遂弃羃,曾不乘车,别坐檐子。递相仿效,浸成风俗,过为轻率,深失礼容。前者已令渐改,如闻犹未止息。又命妇朝谒,或将驰驾车,既入禁门,有亏肃敬。此并乖于仪式,理须禁断,自今已后,勿使更然。”则天之后,帷帽大行,羃渐息。中宗即位,宫禁宽弛,公私妇人,无复羃之制。
(本朝)开元初,从驾宫人骑马者,皆著胡帽,靓妆露面,无复障蔽。士庶之家,又相仿效,帷帽之制,绝不行用。俄又露髻驰骋,或有著丈夫衣服靴衫,而尊卑内外,斯一贯矣。”(《旧唐书 卷四十五 志第二十五 舆服》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3-2,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2: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二十八 尚主(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3-2 10:25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七 服制(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七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二十八 尚主(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八 尚主

    “那太平公主初降薛绍,薛绍卒后议婚武承嗣,以武承嗣有疾,遂降武攸暨。说是为降武攸暨,杀了武攸暨妻呢?就那般样儿喜欢不成?”
    “从无有之事,宫里人一提起太平公主降薛绍就笑。说(唐)高宗天皇大帝为贵主择婿,好费了神,左思右想,终才选定薛绍的。”橘侍儿笑着说。
    “为甚麽左思右想,终选薛绍尚主啊?”
    “就为薛绍没爷没娘呗。说薛绍母城阳公主,先以下嫁杜荷,坐太子承乾事诛,又嫁薛瓘。……(城阳公)主坐巫蛊,斥瓘房州刺史,主从之官。咸亨二年,(城阳公)主薨而瓘卒,双柩还京师(1、《唐会要 卷六 杂录》咸亨二年(公元671年)五月十六日。城阳公主薨。(城阳公主:薛绍母)2、《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 城阳公主》城阳公主,下嫁杜荷,坐太子承乾事诛,又嫁薛瓘。…(城阳公)主坐巫蛊,斥瓘房州刺史,主从之官。咸亨中,(城阳公)主薨而瓘卒,双柩还京师(薛瓘:薛绍父)。至高宗天皇大帝为太平公主择婿之时,左思右想,惟薛绍阿爷阿娘皆卒。故此,太平公主降薛绍。”橘侍儿说完,侍儿们皆笑成一团。寿王妃止不住亦笑了。
    “至于又降武攸暨,那是逢着巧。武攸暨妻正好亡故。若那般样儿喜欢武攸暨,为降武攸暨,要杀武攸暨妻,何以先议婚武承嗣。武承嗣有疾,方议婚武攸暨的?”橘侍儿又说。(《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 太平公主》“(薛)绍死,更嫁武承嗣,会承嗣小疾,罢昏”)
    “倒说的是。若那般样儿喜欢武攸暨,为降武攸暨,要杀武攸暨妻,那何以先议婚武承嗣,武承嗣有疾,方议婚武攸暨的?”侍儿们一旁亦道。

    正语笑间,说传膳了。
    膳后,寿王妃静静于内阅书。宅内一时风微寂。
    “看要落雨了。”桐侍儿往外抬头看了看。说时阴云愈发近了,风急了好些。
    “王妃,说起落雨,就有个则天皇后之神异事。”橘侍儿旁侧说着。
    “甚麽神异事儿?”
    “则天皇后素来神验,宫中、前廷皆知的。否者亦难驭天下这麽许年。就说中宗皇帝那时。则天皇后崩逝了,逢着天不落雨,大旱祈雨不成时节,中宗皇帝就想起他阿娘来,说若阿娘,则天大圣皇后在时,定有法子。然后就提起则天皇后素日里如何神验甚麽的。臣下们亦皆知,就说请向则天皇后祈雨呗。中宗皇帝就遣人往神庙则天皇后前祈雨去。不过说来则天皇后亦真灵异,逢着这时祈雨,就落雨的。谁也不晓得为何这般样。”橘侍儿笑着说道。(《旧唐书 卷七 本纪第七 中宗》(神龙三年春正月)丙辰,以旱,亲录囚徒。己巳,遣武攸暨、武三思往乾陵祈雨于则天皇后,既而雨降,上(唐中宗)大感悦。二月辛未,制武氏崇恩庙依旧享祭,仍置五品令、七品丞,其昊陵、顺陵置令、丞如庙。壬午,赠太师、酆王庙号褒德,陵号荣先,置六品令、八品丞。庚寅,改中兴寺、观为龙兴,内外不得言“中兴”)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3-9,于江西九江市区)


 楼主| 发表于 2019-3-16 12: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二十九 卜信(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3-9 12:5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二十八 尚主(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九 卜信(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九 卜信

    “说来则天皇后当真非同于常。当年秘记之事,太宗皇帝那般样忌讳,杀君羡将军,又密查宫中诸人,究竟还是让则天皇后主位了。”
    “不是传袁天罡就曾与则天皇后相面的麽?”
    “这些个宫里传好些年了。皆说袁天罡当真凡言皆有验。还道李淳风,秘记亦真卜得准。”
    “不单这个呢。说就则天皇后出生的那几年,太白频昼见(《旧唐书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贞观初,太白频昼见。太史占曰“女主昌”)。占卜的都说太白昼见而经天,争明兵起,天下惊,强国弱,女主有名。或太白昼见经天,强国弱,弱国强,女主昌也。那时都不晓得应在谁上。到则天皇后入宫前后那几年,先是贞观十五年,二月十五。熒惑逆行。犯太微东藩上相(《旧唐书 志第十六 天文下》)。六月,己酉。有星孛于太微(《旧唐书 本纪第三 太宗下》)。贞观十六年,六月之甲辰,有流星状如月,西南流三丈乃灭(《唐会要 卷四十三》)。六月戊戌,太白昼见(《新唐书 卷二 本纪第二 太宗》)甚麽的。于是太宗皇帝召太史局密卜。方出的秘记。说唐三代以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太宗皇帝就定下凡宫中武姓女子皆不临幸,待其驾崩,武姓内官、宫官随嫔御禁苑尼寺出家,武姓宫女使往昭陵守灵,皆不许复入宫中。故此,则天皇后于太宗皇帝一朝,终于未蒙恩幸。至太宗皇帝驾崩,又随太宗皇帝嫔御禁苑尼寺的。”
    “这个也听说了。太宗皇帝将驾崩之贞观二十二年,七月,甲申,太白星昼见。(《新唐书 卷二 本纪第二 太宗皇帝》)说就为此杀了君羡将军。若非则天皇后一朝,君羡将军后人将此事始末道出,都不知君羡将军就为此秘记遭坐诛的。”
    “则天皇后以未承恩内官,随太宗皇帝嫔御出家禁苑尼寺。(唐)高宗天皇大帝方登位将一载之永徽元年五月己未,也是太白昼见(《新唐书 卷三十三 志第二十三 天文三》)。(唐)高宗天皇大帝那会子已详秘记,加之本就敬慕则天皇后。故此决意迎则天皇后复归宫中应谶。则天皇后回宫前后,及育其长子孝敬皇帝次年之(永徽)四年六月己丑,又复太白昼见(《新唐书 卷三十三 志第二十三 天文三》)。至永徽六年七月乙亥,岁星守尾。占曰;人主以嫔为后(1、《新唐书 卷三十三 志第二十三 天文三》“(永徽)六年七月乙亥,岁星守尾。占曰;“人主以嫔为后””。2、《唐六典 尚书吏部卷第二 司封郎中一人》“凡内命妇之制……。昭仪、昭容、昭媛、充仪、充容、充嫒并为嫔,正二品。”嫔,正二品,昭仪,嫔之首)。结果永徽六年十月就废王氏,立则天皇后为后的。都说天文显异,灵异非常。”
    “说起这个,还有人言呢,道太宗皇帝费了诺许些心思,就为防则天皇后登位。结果则天皇后还是如秘记所言登位了。可见天之所意,非人所能更。”
    侍儿们于寿王妃旁侧,将宫中老人处听来,则天皇后封后登位始末纷纷道来。
    “都道(唐)高宗天皇大帝待则天皇后宠隆非常。自太宗皇帝崩逝后,天皇大帝守制期满,迎则天皇后复归宫中,就蒙专宠。至(唐)高宗天皇大帝驾崩,简直恩爱得如民间小夫妻般样呢。”
     “太史局占卜向是灵验。当年(唐)高宗天皇大帝时上元二年正月,荧惑犯房。占曰;君有忧。有丧(1、《新唐书 卷三十三 志二十三 天文三 月五星凌犯及星变》2、亦见之《旧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高宗下》“二年春正月甲寅,荧惑犯房”)。果然四月间,时方二十四的孝敬皇帝就因病逝去了。那会子,(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伤心不已。以本将传位,孝敬皇帝却沉瘵婴身。正月里占卜曰君有忧、有丧时,都未想应在孝敬皇帝的。”
    “太史局占卜素以验称,不然何以谶讳之学,皆不得习。”
    “就是呢。永徽年间,也不知怎地,世间皆传武媚娘曲(1、《全唐文卷 卷二百七十六 迦叶志忠 进桑条歌表》“天后未受命时,天下歌《武媚娘》”。2、《新唐书 卷三十五 志第二十五 五行二》“永徽后,民歌《武媚娘曲》”)。又太白昼见。未久则天皇后封后。那时节就有人说真天意难违呢。”
    “历朝如此,每人主登位、朝代更革,皆不免谶讳感应之事。”
    “所以道人算不如天算。隋时童谣曰:桃李子,鸿鹄遶阳山,宛转花林里。莫浪语,谁道许?(《隋书 卷二十二 志第十七 五行上 诗妖》)还有坊间街头传“李氏当得天下”、“杨氏灭,李氏兴”、“当有李氏应为天子”。那会子也不知杀了多少李姓人,结果高祖皇帝登位。太宗皇帝为“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杀了君羡将军,还不是则天皇后登位。可见事有天机,人不能更的。”
    “那说的李代杨氏,前汉文帝时之(汉)高祖十一年,诛陈豨,定代地,立为代王,都中都。(代王之)十七年秋(注:代王之十七年,即汉高后吕雉八年。以代王元年,乃汉高祖十一年也),高后(吕雉)崩,诸吕谋为乱,欲危刘氏。丞相陈平、太尉周勃、朱虚侯刘章等共诛之,谋立代王。语在《高后纪》、《高五王传》。大臣遂使人迎代王。……代王报太后,计犹豫未定。卜之,兆得大横。占曰:“大横庚庚,余为天王,夏启以光。”代王曰:“寡人固已为王,又何王乎?”卜人曰:“所谓天王者,乃天子也。”于是代王乃遣太后弟薄昭见太尉勃,勃等具言所以迎立王者。昭还报曰:“信矣,无可疑者。”(《汉书 卷四 文帝纪第四》)卜之可信。历朝不鲜见者。”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3-16,于江西九江市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5-21 18:29 , Processed in 0.017325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