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0: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十 厚诋(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0-24 20:58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九 置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九 置职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 厚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 厚诋

    “若有宫外人闲言,如何则天皇后永徽五年(公元654年)在路生子也?以分娩将近,当于宫中,如何谒昭陵,在路生子也(《旧唐书 卷四 本纪第四 高宗上》“(永徽五年十二月)戊午,发京师谒昭陵,在路生皇子贤”)?恐有疑处。”
    “宫之险恶地。居非常之境时,妃嫔身孕,将行分娩,仍为出行,乃至皇子于路为母所生,斯事亦未为奇。此譬若后汉光武帝与阴丽华后汉建武四年(公元28年)五月于路所生皇子后汉孝明帝。后汉光武帝刘秀建武四年二月还洛阳宫中(《资治通鉴 卷四十一 汉纪三十三》“建武四年(公元28年)二月,壬子,上行幸怀;壬申,还雒阳”),是时阴丽华已孕数月矣。然建武四年阴丽华临产一月前,夏,四月,丁巳,后汉光武帝行幸鄴;己巳,幸临平,…五月,幸元氏,辛巳,幸卢奴,将亲征彭宠。…六月,辛亥,车驾还宫(《资治通鉴 卷四十一 汉纪三十三》)。则阴丽华四月丁巳产前二十七日自宫中出,从征于路,经十余日至临平,又十余日于元氏产子后汉孝明帝。又二十余日复还宫中。故载“建武四年(公元28年),从征彭宠,(阴丽华)生显宗(后汉孝明帝)于元氏。(《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光烈阴皇后》)”其确之日乃建武四年(公元28年)五月甲申,后汉孝明帝生于元氏(《东观汉记 卷二 纪二 显宗孝明皇帝》“孝明皇帝讳阳,一名庄,世祖之中子也。建武四年(公元28年)夏五月甲申,帝生,丰下锐上,顶赤色,有似于尧,世祖以赤色名之曰阳”)。四月丁巳出宫从征至五月甲申生后汉孝明帝,不过二十七日也。斯事于后有记“(永平五年,公元62年)冬十月,行幸鄴。与赵王栩会鄴。常山三老言于帝曰:“上生于元氏,愿蒙优复。”诏曰:“丰、沛、济阳,受命所由,加恩报德,适其宜也。今永平之政,百姓怨结,而吏人求复,令人愧笑。重逆此县之拳拳,其复元氏县田租更赋六岁,劳赐县掾史,及门阑走卒。”至自鄴。(《后汉书 卷二 显宗孝明帝纪第二》)”
    岂后汉光武帝登位数年后,阴丽华建武四年(公元28年)产前二十余日能出行在路于元氏生子后汉孝明帝。高宗天皇大帝(李治)共则天皇后(武曌)不能者?乃谓章怀太子非则天皇后亲出者?言此者,至无知之人也。”
    “竟如此厚诋(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寿王妃闻寿王言竟,不觉面色微变。
    院内月正中天,梅树横枝,四静悄然。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11-3,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0 10: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一抵牾(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1-3 10:33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 厚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 厚诋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一 抵牾(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一 抵牾

    “传韩国夫人有一女,曾为天皇大帝(唐高宗)所宠,韩国夫人卒,封其女魏国夫人,欲以立为嫔御,乾封元年为则天皇后所杀,此为实否?”
    “曾无有之。韩国夫人卒乾封年初。从来天子七月而葬,诸侯五月葬,“王公以下皆三月而葬”(《新唐书 卷二十 志第十 礼乐十 五曰凶礼 五服之制》)。就古之体制,何尝不是“天子七日而殡,七月而葬。诸侯五日而殡,五月而葬。大夫、士、庶人三日而殡,三月而葬”。(《太平御览 卷第五百五十三 礼仪部三十二 葬送一》“《礼记 王制》曰:天子七日而殡,七月而葬。诸侯五日而殡,五月而葬。大夫、士、庶人三日而殡,三月而葬”) 乾封二年(公元667年),则天皇后(武曌)为韩国夫人卒逝于敦义坊立崇福寺。此寺本隋灵觉寺。开皇六年亲王杨雄所立。武德初废。乾封二年(公元667年),则天皇后为韩国夫人复立为崇福寺祈福。(《隋唐两京坊里谱 敦义坊》敦义坊 福田寺、灵觉寺、崇福寺。《长安志》“东北隅废福田寺”注:本隋灵觉寺。开皇六年,亲王杨雄所立。武德初废。乾封二年(公元667年),武后为其姊贺兰氏复立为崇福寺。仪凤二年(公元677年),改福田寺。开元二年(公元714年)废)
    此事距今未为远。寺尚有址,韩国夫人之碑文亦(据《集古录目》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二月欧阳修之子记《集古录目》系欧阳修命其(欧阳棐)编录。《集古录目》序亦欧阳修撰。《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司列少常伯李安期撰,前戎卫兵曹参军殷仲容八分书。夫人名顺,字(缺一字)则,太原寿阳人。武后之妹,司卫卿贺兰安石之妻。封韩国夫人,追赠郑国,碑以乾封三年(公元668年)立。”《金石录(宋,赵明诚编录)卷第四 第六百八十二 唐郑国夫人武氏碑上》【李安期撰殷仲容八分书乾封二年(公元667年)二月】。此处《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记郑国夫人武氏夫贺兰安石,名同《新中国出土墓志 陕西(一)上 一一三 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 景龙三年(公元709年)八月十八日》1964年陕西咸阳市周陵乡出土《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所记贺兰敏之“父安石,袭爵应山县开国男,赠卫尉卿、户部尚书、驸马都尉、韩国公。”《集古录目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新中国出土墓志 陕西(一)上 一一三 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 景龙三年(公元709年)八月十八日》,可为相互之印证)。皆可为证。说来立寺祈福大率皆于当载,焉有姊卒逝数年后方为之立寺祈福之皇后?任之一朝,帝、后为丧制之礼,皆经殿臣议论而定,天皇大帝(李治)当载为太宗文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守制之制服期,何尝不是经朝臣议论而定?况则天皇后为其姊立寺祈福,又非为则天皇后父母,若过丧数年亦为此,岂合礼制?朝臣岂有不议论则天皇后过越情礼者?历来丧制之礼,固不可不及情,亦不可过越于情。焉有为姊丧制之礼过于为父母者?则天皇后若于姊卒逝数载方为之立寺祈福,殿上纷纷矣。是故,敦义坊之崇福寺既立于乾封二年(公元667年)。韩国夫人必近乾封二年卒逝。约莫韩国夫人卒逝乃乾封年间事。”
    “然有以韩国夫人早卒,碑系改葬迁坟而立者,有疑。”
    “玉娘(即杨玉环),此何可能。迁坟改葬,大率随夫。韩国夫人之夫早卒,设若韩国夫人与其夫合葬,葬即为之,何须改葬?至于言韩国夫人或系随其夫迁至其夫族祖坟者,贺兰氏坟曾无远迁说。韩国夫人子贺兰敏之洛京人,以罪故,卒三十八年后,韩国夫人孙贺兰琬景龙年间将其归葬咸阳(《新中国出土墓志 陕西(一)上 一一三 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 景龙三年(公元709年)八月十八日》“以景龙三年八月十八日,葬于雍州咸阳县奉贤乡洪滨原”)而非归葬洛京。设若有祖坟远地迁葬说,何贺兰敏之归葬咸阳不归葬洛京也。此其一。其二,设若迁坟改葬系随韩国夫人之父、母所,则天皇后之父早逝、母卒于咸亨元年(公元670年)(《全唐文 卷二百三十九 大周无上孝明高皇后碑铭》“咸亨元年八月二日,崩于九成宫之山第,春秋九十有二”)。韩国夫人若行改葬,碑所立时日当咸亨年后。然韩国夫人碑立于乾封年间(据《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司列少常伯李安期撰,前戎卫兵曹参军殷仲容八分书。夫人名顺,字(缺一字)则,太原寿阳人。武后之妹,司卫卿贺兰安石之妻。封韩国夫人,追赠郑国,碑以乾封三年(公元668年)立。”《金石录(宋,赵明诚编录)卷第四 第六百八十二 唐郑国夫人武氏碑上》【李安期撰殷仲容八分书乾封二年(公元667年)二月】),则无迁坟改葬之可能。
    如此,韩国夫人早卒,封其女魏国夫人及乾封元年欲立魏国夫人为嫔御说无可能成立。以魏国夫人乾封元年(公元666年)卒时,韩国夫人尚在人间也。其前后抵牾之。若卒于韩国夫人年内。安有母方卒,不为守制,乃于年内论立为嫔御事乎?此显为谎也。所谓安得此说出?况崇福寺乾封二年(公元667年)为韩国夫人立之址尚在,可证韩国夫人当卒于近乾封二年时。故知韩国夫人早卒,乾封元年欲立韩国夫人女为嫔御说皆谎也。”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11-10,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7 11: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二 监护(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1-10 10:37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一 抵牾(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一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二 监护(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二 监护

    “再者,国夫人之封号,率有次第,有一品、二品甚或同三品者。
    譬若以“道合于中宗皇帝”之王氏于景龙二年四月廿日,改封薛国夫人。后转封卫国夫人,同京官三品”(《唐代墓志汇编续集 开元037》大唐故卫国夫人(王氏)墓志铭 开元九年二月廿五日)。
    又或中宗皇帝封上官昭容之母郑氏为沛国夫人。昭容正二品,上官昭容母郑氏以女居正二品得封位,自当以二品下、三品之位。(《旧唐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一 后妃上 上官昭容》“(上官婉儿)寻拜为昭容,封其母郑氏为沛国夫人”)
    又譬若阿爷(唐玄宗)乳母燕国夫人窦氏俸料禄课等,一准职事三品给(《全唐文 唐卷二十六 赐乳母窦氏俸料准三品诏》“燕国夫人窦氏,慈慧和顺,掌执礼经。女宪母师,独高柔则。朕在孩幼,躬劳乳养,远惟恩义,宁忘夙昔。瞻既往而莫追,见如存而永慕。抚渭城之事,未足为言;视南阳之书,益增其感。俾锡朝宠,微申朕怀。俸料禄课等,一准职事三品给”)。
    国夫人追赠,大率次第以升,此之譬若韩国夫人卒,追赠郑国(夫人)也(据《集古录目 卷五 唐 郑国夫人武氏碑》“司列少常伯李安期撰,前戎卫兵曹参军殷仲容八分书。夫人名顺,字(缺一字)则,太原寿阳人。武后之妹,司卫卿贺兰安石之妻。封韩国夫人,追赠郑国,碑以乾封三年(公元668年)立”)
    韩国夫人有封,以其乃则天皇后之姐也。高宗皇帝于则天皇后前有王皇后。王皇后之母以女王皇后居后位得封魏国夫人(《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后不能曲事上左右,母魏国夫人柳氏及舅中书令柳奭入见六宫,又不为礼。”《旧唐书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一 后妃上》“高宗废后王氏,并州祁人也。父仁祐,贞观中罗山令。同安长公主,即后之从祖母也。公主以后有美色,言于太宗,遂纳为晋王妃。高宗登储,册为皇太子妃,以父仁祐为陈州刺史。永徽初,立为皇后,以仁祐为特进、魏国公,母柳氏为魏国夫人。仁祐寻卒,赠司空”)。是魏国夫人之封号于韩国夫人封号之位前。
    则天皇后姐因则天皇后故封韩国夫人。则天皇后姐若果有女以则天皇后及则天皇后姐之故得封,绝无可能封魏国夫人。以魏国夫人之封号于韩国夫人封号前也——皆为外命妇国夫人,安可能女非内职,又以姨母、母之故得封,女封号居母前之者?此绝无可能也。即韩国夫人女主动请封魏国夫人,亦无可能。以宫之封位,皆经议得,即宫中欲以封魏国夫人,朝臣以为乱序不可,亦难得封。宫之体制,岂随意乱之?若一女可乱宫之体制,高宗天皇大帝身侧八十余内官之属,宫内数万宫人,岂无一悦心目者?乃皆肃然?况若可乱体制得一品外命妇之封,何不能迳立嫔御之侧,蒙内官之宠也?乃至封国夫人名不得为正乎?可见谎也。(《唐会要 卷三 杂录》载“天祐二年九月六日。內出宣旨。乳母楊氏可賜號昭儀。乳母王氏。可封郡夫人。第二乳母先帝已封郡夫人。可準楊氏例改封。中書奏議。言乳母古無封夫人賜內職之例。近代因循。殊乖典故。昔漢順帝以乳母宋氏為山陽君。安帝乳母王聖為野王君。當時朝議。猶或非之。惟中宗封乳母于氏為平恩郡夫人。尚食高氏為蓨國夫人。今國祚中興。禮儀革舊。臣等商量。楊氏望賜號安聖君。王氏福聖君。第二王氏康聖君。從之。”此可见内职、外命妇之封经朝议也)
    天皇大帝(唐高宗)崩逝后,则天皇后、中宗、睿宗待贺兰敏之子贺兰琬甚厚。贺兰敏之子贺兰琬于中宗之神龙二年(公元706年)职正议大夫、行太子率更令、骑都尉、韩国公(神龙三年,公元706年,中宗年号)(《新中国出土墓志 陕西(一)上 一一〇 大唐故雍王(李贤)墓志铭 神龙二年(公元706年)七月一日》“乃敕金紫光禄大夫、行卫尉卿、上柱国、西河郡开国公杨元琰,正议大夫、行太子率更令、骑都尉、韩国公贺兰琬,监护丧事。册赠司徒,仍令陪葬乾陵。以神龙二年(706年,中宗年号)七月一日迁窆,礼也“)。中宗之景龙三年(公元709年)职银青光禄大夫、太仆卿(景龙三年,公元709年,中宗年号)(《新中国出土墓志 陕西(一)上 一一三 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 景龙三年(公元709年)八月十八日》“敕太子仆王先进监护葬事。歌堂馆。既铿锵于昔年;尽授密章,复芬芳于兹日。以景龙三年八月十八日,葬于雍州咸阳县奉贤乡洪滨原,礼也。嗣子银青光禄大夫、太仆卿琬”),皆未有欺之者。
    其“进封贺兰琬母杨氏宏农郡夫人制”
    门下:太仆卿员外置同正员贺兰琬母杨氏,家临桃塞,门映莲峰,赋蕡实於周诗,承累叶於台相。言成箴戒,淑慎其仪;德宪图史,闲和其性。正家贻则,徙宅成规,姻亲载隆,宠章犹阙,宜比绛纱之学,用膺青绶之命。可封宏农郡夫人,主者施行。(《全唐文 唐卷二百五十三 进封贺兰琬母杨氏宏农郡夫人制》)
    有言章怀太子李贤之葬,于中宗之景龙三年(公元709年)着“乃敕金紫光禄大夫、行卫尉卿、上柱国、西河郡开国公杨元琰,正议大夫、行太子率更令、骑都尉、韩国公贺兰琬,监护丧事。”乃诋言李贤之母或为贺兰琬之祖母韩国夫人。
然监护丧事,寻常事也。则天皇后父武士彟于(贞观)九年,高祖皇帝崩时,奉讳号恸,因以成疾,太宗皇帝遣名医诊疗,道路相望。医以病候将深,劝令进药,则天皇后父武士彟因举声大哭,呕血而崩。太宗皇帝闻武士彟崩状,嗟悼久之,曰:「可谓忠孝之士。」乃命史官书之,追赠礼部尚书,配食太上皇庙,官造灵举,送达故乡。仍委本州大都督英国公李勣监护丧事,缘丧所须,并令官给。(《全唐文 唐卷二百四十九 攀龙台碑》“(贞观)九年,唐高祖崩,帝奉讳号恸,因以成疾,太宗遣名医诊疗,道路相望。医以病候将深,劝令进药,帝因举声大哭,呕血而崩。……太宗闻帝崩状,嗟悼久之,曰:「可谓忠孝之士。」乃命史官书之,追赠礼部尚书,配食太上皇庙,赠物八百叚,米粟八百石,官造灵举,送达故乡。仍委本州大都督英国公李勣监护丧事,缘丧所须,并令官给”)
    此太宗皇帝(李世民)之诏李勣监护丧事,岂则天皇后父武士彟之母便乃李勣之祖母耶?未之闻也。况贺兰敏之于景龙三年葬,“敕太子仆王先进监护葬事。歌堂馆。既铿锵于昔年;尽授密章,复芬芳于兹日。以景龙三年八月十八日,葬于雍州咸阳县奉贤乡洪滨原,礼也。嗣子银青光禄大夫、太仆卿琬”。(《新中国出土墓志 陕西(一)上 一一三 大唐故贺兰都督(敏之)墓志 景龙三年(公元709年)八月十八日》)则贺兰敏之母,又与监护丧事之“太子仆王先进”之祖母,何事焉?
    故曰,魏国夫人事,全伪也。言魏国夫人之事者,必诋言(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者也。”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11-17,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4 17: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三 孝敬(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1-17 11:06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二 监护(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三 孝敬(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三 孝敬

    “如此说来,孝敬皇帝上元年间请以义阳、宣城公主几四十不嫁事失爱则天皇后,乃至为之鸩毒事亦为伪耶?”
    “玉娘(即杨玉环),此自是伪。义阳、宣城公主皆贞观年生,婚于咸亨年间(1、义阳公主乃(唐)高宗天皇大帝之长女。《全唐文补遗 第五辑 唐故袁州刺史右监门卫将军驸马都尉天水权君(毅)墓志铭》“(权毅)乃尚义阳公主,拜驸马都尉。(义阳)公主讳下玉,即太宗文武圣皇帝之元孙,(唐)高宗天皇大帝之长女”。2、宣城公主乃(唐)高宗天皇大帝第二女,生于贞观二十三年。《全唐文 唐卷二百五十七 高安长公主神道碑》“惟开元二年龙集摄提格夏五月哉生明,高安长公主薨於长安永平里第,享年六十有六。……长公主讳某字某,陇西狄道人,高祖神尧皇帝之曾孙,太宗文武圣皇帝之孙,(唐)高宗天皇大帝之第二女,中宗孝和皇帝之姊也。……始封宣城公主,下嫁乎王氏驸马都尉故颍州刺史赠右监门将军太原王府君讳勖字遂古,右监门将军平舒公之孙,歙州司马之子。”(唐)高宗天皇大帝之第二女,开元二年高安长公主即宣城公主薨於长安永平里第,享年六十有六。开元二年(公元714年)虚岁66,即生于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也。3、义阳公主为(唐)高宗天皇大帝之长女,自亦生于贞观年。4、依《旧唐书 卷八十六 列传第三十六 高宗、中宗诸子》义阳、宣城公主婚咸亨二年(公元671年)。则婚之年,皆方二十余岁也。《旧唐书 卷八十六 列传第三十六 高宗、中宗诸子》“咸亨二年,驾幸东都,留太子于京师监国。……时义阳、宣城二公主以母得罪,幽于掖庭,太子见之惊恻,遽奏请令出降。”)(唐)高宗天皇大帝生贞观二年(公元628年)(《旧唐书 卷第四 本级第四 高宗上》“(唐高宗)以贞观二年(公元628年)六月,生于东宫之丽正殿”),咸亨时,(唐)高宗天皇大帝方且四十三也。安有(唐)高宗天皇大帝之女义阳、宣城二公主几四十不嫁说?
    孝敬皇帝上元二年(公元675年)以病卒,方之义阳、宣城公主婚年,过数载矣。请义阳、宣城公主婚后数载,至上元二年三月丁未,日赤如赭。(《新唐书 卷三十二 志第二十二 天文二 日变》,亦见之《旧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高宗下》)(唐)高宗天皇大帝风疹不能听朝,政事皆决于天后(武曌),(唐)高宗天皇大帝甚欲下诏令天后摄国政。(《旧唐书 本纪第五 高宗下》“三月丁未,日赤如赭。丁巳,天后亲蚕于邙山之阳。时帝风疹不能听朝,政事皆决于天后。自诛上官仪后,上每视朝,天后垂帘于御座后,政事大小皆预闻之,内外称为二圣。帝欲下诏令天后摄国政”)
    未几闻时为太子之孝敬皇帝旧疾复发,转而危重,(唐)高宗天皇大帝、天后乃定,及太子殿下之孝敬皇帝腠理微和,逊位于其。此亦(唐)高宗天皇大帝、天后爱子之意。未想孝敬皇帝疾患仍见増甚。(1、《唐大诏令集巻二十六 追谥 皇太子諡孝敬皇帝制》“仁孝闻于四海。若使负荷宗庙。宁济邦家。必能永保昌图。克延景曆。岂谓遽婴雾露。遂至弥留。顾惟辉掌之珍。特切钟心之念。庶其痊复。以禅鸿名。及腠理微和。将逊于位。而……天资仁厚。孝心纯确。既承朕命。掩欷不言。因兹感结。旧疾増甚。”2、《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二 唐纪十八 上元二年》(上元二年)“五月,戊申,下诏:“朕方欲禅位皇太子,而疾遽不起,宜申往命,加以尊名,可谥为孝敬皇帝”)
至上元二年(公元675年)四月,时为太子之孝敬皇帝薨。年二十四。(《旧唐书 卷八十六 列传第三十六 高宗中宗诸子》“上元二年,太子从幸合璧宫,寻薨,年二十四)
    孝敬皇帝沉瘵婴身卒后,(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哀之甚甚,乃下《皇太子谥孝敬皇帝制》——
    皇太子諡孝敬皇帝制
    朕肃承鸿绪。无忘御朽之懐。虔奉圣谟。每切临深之惧。幸以穹昊垂祐。宗社降灵。公卿尽叶赞之谋。黎庶遂怀生之望。故得乾坤交泰。日月休徴。垂衣而晏九瀛。端拱而家六合。方将……成功弗处。思遵象帝之规。守器斯传。用申知子之授。皇太子……生知诞质。惟几毓性。肃敬著于三朝。仁孝闻于四海。若使负荷宗庙。宁济邦家。必能永保昌图。克延景曆。岂谓遽婴雾露。遂至弥留。顾惟辉掌之珍。特切钟心之念。庶其痊复。以禅鸿名。及腠理微和。将逊于位。而……天资仁厚。孝心纯确。既承朕命。掩欷不言。因兹感结。旧疾増甚。亿兆攸系。方崇下武之基。五福无徵。俄迁上賔之驾。昔周文至爱。遂延庆于九龄。眹之不慈。遂永诀于千古。天性之重。追怀哽咽。宜申往命。加以尊名。夫諡者行之迹也。号者事之表也。慈恵爱亲曰孝。死不忘君曰敬。可諡为孝敬皇帝。仍遵故典。式备徽章。布告遐迩。使知朕意【上元二年四月】(《唐大诏令集 巻二十六 追谥 皇太子諡孝敬皇帝制》)
    是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甚欲逊位于时为太子殿下之孝敬皇帝,何来失爱鸩毒说?
    况孝敬皇帝卒上元二年(公元675年)四月,其年正月甲寅,荧惑犯房。占曰;“君有忧。”一曰;“有丧。”(《新唐书 卷三十三 志二十三 天文三 月五星凌犯及星变》,亦见之《旧唐书 卷五 本纪第五 高宗下》“二年春正月甲寅,荧惑犯房。”)时皆未明应何人也。至四月,孝敬皇帝薨于合璧宫之绮云殿。宫中方解应者乃谥为孝敬皇帝之皇太子。痛悼余,未有不畏天命者。”寿王看着院内寂寂绽放之梅花,言说道。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11-24,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12: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四 牡丹(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1-24 17:39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三 孝敬(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三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四 牡丹(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四 牡丹

    “闻章怀太子文明元年(公元684年)二月廿七日卒(《全唐文补遗 第三辑 大唐故雍王赠章怀太子墓志并序》(章怀太子)“以文明元年二月廿七日终于巴州之别馆。春秋卅有一”)。有传乃则天皇后遣丘神勣逼使杀之也。事确否?”
    “玉娘(即杨玉环),章怀太子居太子位,起谋逆心,于东宫私藏铠甲数百。历朝太子如此事者,皆为废,概莫能外。此常事也。昔日承乾太子以数言即行易储,况章怀太子东宫具藏铠甲数百乎?历朝太子为废,多不长久。昔承乾太子贞观十七年为废,未久即卒。况章怀太子调露二年(公元680年)事发,至文明元年(公元684年)二月廿七日卒,为废至卒,经数载也。至于文明元年(公元684年)太后命左金吾将军丘神勣诣巴州,检校故太子贤宅,以备外虞。丘神勣往巴州下。时在三月。章怀太子二月卒,未至而亡,此预则天皇后何事也?君王者,所言所行,具有实录。则天皇后亦具。如此,阅则天皇后之《实录》,可知也。所谓历历皆在者,安可伪以年月诬则天皇后乎?”(1、《资治通鉴 卷二百三 唐纪十九》(文明元年,公元684年)“三月……丘神勣至巴州,幽故太子贤于别室,逼令自杀。”2、《资治通鉴 卷二百三 唐纪十九 考异》“《(资治通鉴)考异》曰:则天《实录》,贤死在二月,丘神勣往巴州下。旧本纪在三月。唐历,遣神勣、举哀、追封皆有日。今从之。则章怀太子卒,非因则天皇后之遣丘神勣也。”3、《资治通鉴考异》乃司马光于著《资治通鉴》同时著。4、《全唐文补遗 第三辑 大唐故雍王赠章怀太子墓志并序》(章怀太子)“以文明元年二月廿七日终于巴州之别馆。春秋卅有一”)
    “何世间于则天皇后,屡有以其子女言之者?”
    “玉娘(即杨玉环),父母子女,天之性也。帝王亦此。帝王子谋逆为废,势难免。孰能救之?为废者惭惧两发,少有能长久者。亦人情常也。则天皇后贵为皇后,身为人母,杀一子则少一子。宫中险恶地,自出之子女愈少,宫中之所处愈难。安有望其子皆死者?居皇后位而自所出之子嗣皆死者,譬若老树无干,势将危矣。则天皇后岂不明此理者?”寿王言至此,神色间不免些黯然。
    “宫中险恶地,自出之子女愈少,宫中之所处愈难。安有望其子皆死者?居皇后位而自所出之子嗣皆死者,譬若老树无干,势将危矣。则天皇后岂不明此理者?此真确言也。”寿王妃闻,不免亦些黯然。

    又日。
    “今日冰雪,院内梅花不知开未?不如且看会子——”
    寿王妃于院内。
    “呀,这般样冰雪,梅花尚未得开,院内蔷薇竟开之盛矣。且花形巨,径至二指半余,如玫瑰大小。花上尚余冰雪。非暖室而冰雪蔷薇开,当真奇事。”
    如何白兰亦花开也?寒冬之月,蔷薇、白兰两开,真曾未有见之奇也。
(注:1、2012年冬至过,吾于江西九江市区家蔷薇风雪盛开(露天非暖房也),其花形尤巨,径至二指半余(6厘米),玫瑰大小。且风雪夜花开地夜间温度摄氏0度下。是实证也,非妄言也,可为冬月蔷薇于冰雪非暖房地可开之实例证。2、2016年夏、秋、立冬、冬腊、春,凡历九月余,吾于江西九江市区家白兰花开五度。亦非于暖房之地。此亦实证,非为妄言)
    “此蔷薇移来此院未及一载,冰雪而绽,真真奇事。白兰寻常薰夏为芳,未见冬月绽者。此院白兰冬日凌寒而绽,倒令人想起则天皇后天授二年(公元691年)腊百花盛开事——
    皆谓天授二年(公元691年)腊,卿相欲诈称花发,请(则天皇后)幸(洛京)上苑,有所谋也。许之,寻疑有异图,乃遣使宣诏云云。于是凌晨名花布苑,群臣咸服其异——
    明朝游上苑,火急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全唐诗 卷五 则天皇后 腊日宣诏幸上苑》)。
岂则天皇后帝位下诏,腊日上苑当真百花齐放耶?”
    “此确亦真。则天皇后登帝屡有神异。非止一端者。此亦为则天皇后帝位久,百官慑服因由一也。”
    “何有人言牡丹独不发,至贬于洛京?此岂非灵异乎?”
    “此非所言也。安足信之。《腊日宣诏幸上苑》之催花诗系则天皇后于天授二年(公元691年)腊所作,上苑是于洛京,则天皇后亦于此。次日洛京上苑,百花俱发。群臣咸叹神异。是百花冬腊齐放之于洛京也,牡丹亦其一。焉有惟牡丹不发,贬于洛京说。
    牡丹者,则天皇后至爱也,于天后之乡之众香精舍见之,以其花特异。叹洛京上苑之有阙,因命移植(洛京上苑)焉。由是,洛京牡丹,日月寝盛。(1、《全唐文 唐卷七百二十七 舒元舆 牡丹赋(有序)》2、《新唐书 卷一百七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 舒元舆》“(舒)元舆为《牡丹赋》一篇,时称其工。死后,帝(唐文宗)观牡丹,凭殿阑诵赋,为泣下”)
    牡丹名木芍药,现之长安禁中有移之。佛寺亦盛。每岁牡丹开时,京中奇赏,无人不观。玉娘(即杨玉环)若爱,可亦着人移焉。(唐李濬《松窗杂录》“开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药,即今牡丹也。(开元天宝)花呼木芍药,本记云禁中为牡丹花”。注:牡丹一词高宗朝即有。此见后附之详据)”
    寿王言时,天寒愈浸。
    “原来如此。吾道何牡丹独不发,原来亦花枝矣。说来当真神异。想则天皇后若爱牡丹,个中定有道理。则末吾亦爱之。”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12-1,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一、牡丹一词见于唐时例证:
1、牡丹、芍药见于唐孙思邈《千金方 卷三 妇人方中 治产后恶露第五》治产后恶露不尽,大黄汤方:大黄 当归 甘草 生姜 牡丹 芍药 (各三两) 吴茱萸(一升) 右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分四服,一日令尽。
2、牡丹一词又可见于唐显庆四年(公元659年)撰成之《唐本草(新修本草)草部中品之下卷第九 牡丹》。
3、据《新唐书 卷一百九十六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隐逸》孙思邈“永淳初(公元682年),卒”)
4、《唐本草(新修本草)》撰成时间见《新唐书 卷五十九 志第四十九 艺文三》《本草》二十卷 《目录》一卷 《药图》二十卷 《图经》七卷  显庆四年(公元659年),英国公李勣、太尉长孙无忌、兼侍中辛茂将、太子宾客弘文馆学士许敬宗、礼部郎中兼太子洗马弘文馆大学士孔志约、尚药奉御许孝崇胡子彖蒋季璋、尚药局直长蔺复珪许弘直、侍御医巢孝俭、太子药藏监蒋季瑜吴嗣宗、丞蒋义方、太医令蒋季琬许弘、丞蒋茂昌、太常丞吕才贾文通、太史令李淳风、潞王府参军吴师哲、礼部主事颜仁楚、右监门府长史苏敬等撰。
5、《全唐文 唐卷七百二十七 舒元舆 牡丹赋(有序)》“天后之乡西河也,有众香精舍,下有牡丹,其花特异。天后叹上苑之有阙,因命移植焉。由此京国(洛阳)牡丹,日月寝盛。”
据【旧唐书 卷四 本纪第四 高宗上】“ (显庆)五年(公元660年)春正月甲子,(高宗)幸并州。……三月丙午,皇后(武后)宴亲族邻里故旧于朝堂。”
6、《新唐书 卷一百七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 舒元舆》“(舒)元舆为《牡丹赋》一篇,时称其工。死后,帝(唐文宗)观牡丹,凭殿阑诵赋,为泣下”
7、唐,苏鹗《杜阳杂编 卷中》“大和九年(公元835年),诛王涯、郑注后,仇士良专权恣意,上颇恶之,或登临游幸,虽百戏骈罗,未尝为乐。……上(唐文宗)于内殿前看牡丹,翘足凭栏,忽吟舒元舆《牡丹赋》云:“俯者如愁,仰者如语,合者如咽。”吟罢,方省元舆词,不觉叹息良久,泣下沾臆。”)
8、唐李濬《松窗杂录》“开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药,即今牡丹也。(开元天宝)花呼木芍药,本记云禁中为牡丹花。”
9、依舒元舆《牡丹赋 序》、《旧唐书》显庆五年(公元660年)宫中已种牡丹。
依《千金方》孙思邈卒年、《唐本草(新修本草)》修撰时间,显庆四年(公元659年)前已称牡丹。
二、木芍药一词据宋《证类本草 卷第八 芍药》“芍药 图经曰∶芍药,生中岳川谷及丘陵,今处处有之,淮南者胜。(晋)崔豹《古今注》云∶芍药有二种。有草芍药、木芍药。……安期生(《史记》载秦时人)服炼法云∶芍药二种,一者金芍药,二者木芍药。
三、依宋《证类本草 卷第八 芍药》引晋崔豹《古今注》、秦安期生服炼法,木芍药一词唐之先已有。
依唐李濬《松窗杂录》,唐宫中木芍药即牡丹。
四、综据以上,武后时木芍药、牡丹已通称也。
五、吾从未从事过医药行业,亦未曾为医或医药类相关工作。然所阅书籍涉面甚广,至医书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14: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五 神异(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2-1 12:23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四 牡丹(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四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五 神异(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五 神异

    “则天皇后本来神异。说凡则天皇后曾于之地,建庙者,祷之无不灵异(《大蜀利州都督府皇泽寺唐则天皇后武氏新庙记,即广政碑,碑现存四川广元市皇泽寺》“□□維□作聖眾時奄有於帝圖不測謂神終古是存於廟食□能以複子而明辟即唐 天后武氏其人也事具實錄此不備書貞觀時父士彠為都督於是 后焉寺內之廟不知所刱之因古老莫傳圖經罕記若乃地分綿□ □蒙之靈宮管境所依禱祈必驗……以水旱災沵之事為軍民祈禱於 天后之廟者無不響應……廣政二十二年歲在己未九月六日記)。凡皆有验。大约神母(神母,即则天皇后,武曌)之出,有卓异焉。非常理可度之者。”
    “又说则天皇后最爱改元及官称,武周朝改元、官称之频,前无有者。”
    “此倒确为之实。武周一朝,改元、官称之频,无其右者。”
    “则天皇后复有《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吾亦经读过。”
    “原来玉娘(即杨玉环)亦读过则天皇后之《开经偈》。则天皇后以母杨氏信持佛法,其自(即武曌)又曾于尼寺多时。也算与佛有缘了。”

    “当载太平公主父天皇大帝、母则天皇后、兄中宗、兄睿宗皇帝皆登帝位,太平公主一生荣显,贵盛无比。至景云二年(公元711年),云太平公主有夺宗之计,言请公主就东都,出宁王已下为刺史,以息人心者。后睿宗皇帝以“朕更无兄弟,唯有太平一妹,朝夕欲得相见。岂可远置东都!卿等勿言,余并依卿所奏。”太平公主闻,大怒。今上(即唐玄宗)大惧,乃奏崇、璟离间骨肉,请加罪黜,崇、璟俱贬(《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 唐纪二十六》璟与姚元之密言于上曰:“宋王陛下之元子,豳王高宗之长孙,太平公主交构其间,将使东宫不安。请出宋王及豳王皆为刺史,罢岐、薛二王左、右羽林,使为左、右率以事太子。太平公主请与武攸暨皆于东都安置。”上曰:“朕更无兄弟,惟太平一妹,岂可远置东都!诸王惟卿所处。”………太平公主闻姚元之、宋璟之谋,大怒,以让太子。太子惧,奏元之、璟离间姑、兄,请从极法。甲申,贬元之为申州刺史,璟为楚州刺史)。岂太平公主真有夺宗之计耶?”
    “玉娘(即杨玉环),实在太平公主无有夺宗之计。若有,则天朝即请为皇太女矣。母传女,本亦一道。太平公主曾不以为之。岂武周则天皇后朝不为,睿宗皇帝朝为之?是太平公主一生皆贵盛无比,诸人深忌之。阿爷(即唐玄宗),此事麽——”寿王及此,不觉语有凝滞。
    寿王妃闻,亦看了眼远处静立之侍儿。低语道:
    “传太平公主曾欲废立起兵者。致为陛下所倾。究底之为何也?”
    “太平公主未有废立起兵事也。若言太平公主曾欲废立起兵,其将立者何?曾无人言将为立者也?以实无欲废立事。至于其之后,这个——”
    “太平公主既无夺宗之计,以其朝中之势,何竟蒙难?况睿宗皇帝尚在,何不得救呢?”
    “玉娘(即杨玉环)。太平公主时已知将难,以其朝中之势,一旦起变,方登帝位之阿爷(即唐玄宗)亦自难免。只睿宗皇帝时亦宫中。若为变,自要杀侄,且立新帝。若此,太平公主之兄,睿宗皇帝将何以之?太平公主遇此两难,遂以暂避。待之睿宗皇帝。以睿宗皇帝出,自然为解。睿宗皇帝时亦闻变,登承天门楼,又为所禁,诰曰“自今军国政刑,一皆取皇帝处分。朕方无为养志,以遂素心。”诰之同日,徙居百福殿,不得复出。(《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 唐纪二十六》(开元元年,公元713年,七月)乙丑,上皇诰:“自今军国政刑,一皆取皇帝处分。朕方无为养志,以遂素心。”是日,徙居百福殿)形同为禁。太平公主遂亦蒙难矣。”寿王言此,音愈低矣。
    “言太平公主曾欲于陛下所食之天麻粉中下毒,此事确否?”
    “玉娘(即杨玉环),太平公主时宰相七人,四五出其门下(1、《新唐书 卷八十三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 太平公主》“玄宗以太子监国,使宋王、岐王总禁兵。主恚权分,乘辇至光范门,召宰相白废太子。于是宋璟、姚元之不悦,请出主东都,帝不许,诏主居蒲州。主大望,太子惧,奏斥璟、元之以销戢怨嫌。监察御史慕容珣复劾慧范事,帝疑珣离间骨肉,贬密州司马。主居外四月,太子表追还京师。 时宰相七人,五出主门下。”2、《资治通鉴 唐纪二十六 开元元年,公元713年》“太平公主依上皇之势,擅权用事,与上有隙,宰相七人,五出其门。文武之臣,太半附之”)。若欲有变,迳为之可,何须于阿爷(唐玄宗)所食天麻粉中投毒?此无知人之论也。”
    寿王语及此,面色愈发黯沉。
    月愈深矣。远处院落笙歌亦歇。

    “储嗣之争,由来酷烈,未知——”
    “玉娘(即杨玉环),唐三世以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谶,以则天皇后为应。吾母亦武姓也。阿爷(即唐玄宗)于此谶至今心头有忌,故母(武惠妃)后宫宠隆,宫中礼秩,一如皇后(《资治通鉴 卷二百一十三 唐纪二十九》上乃止。然宫中礼秩,一如皇后)。阿爷(即唐玄宗)亦屡有立其为后之念。以若立其为后,代之将来,唐三世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谶亦为解。成之以势。故此。吾母亦切以盼。惟吾于此事之成否,甚淡看之。”寿王言语愈淡下来。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12-8,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六 太平(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2-8 14:23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五 神异(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五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六 太平(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六 太平

    开元二十四年,冬,十月末。
    “太平公主以荣国夫人咸亨元年(公元670年)卒(《全唐文 卷二百三十九 大周无上孝明高皇后碑铭》“咸亨元年八月二日,崩于九成宫之山第,春秋九十有二”),遂有祈福诸事,岂幼年即入道观了麽?”
    “玉娘(即杨玉环),荣国夫人咸亨元年(公元670年)卒,太平公主为祈福,记名而已。其时皆长于公主院,未着道衣。惟荣国夫人卒数年后,吐蕃遣求婚。(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不欲此,故言太平公主已入道。为拒吐蕃婚也。其时太平公主亦长居公主院,不衣道服。惟以此之名,筑宫薰礼,拒和亲事也。常日皆着公主常服髻饰(《新唐书 卷八十三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太平公主,则天皇后所生,后爱之倾诸女。荣国夫人死,后丐主为道士,以幸冥福。仪凤中,吐蕃请主下嫁,后不欲弃之夷,乃真筑宫,如方士薰戒,以拒和亲事”)。且太平公主常近佛门,屡兴佛寺(《长安志(宋 宋敏求)卷第八 唐京城二 次南进昌坊【按唐人多云晋昌坊然晋进义同】 东南隅兴唐寺》“神龙元年太平公主为武太后立为罔极寺穷极华丽为京都之名寺开元二十六年改为兴唐寺”)。实在初不过记名为祈福,后不过为拒吐蕃事,不便为尼,记名道观,诸事便宜而已。故拒吐蕃婚前后,太平公主常日里皆以公主常服髻饰,未久议婚,又出降之。”
    “原来如此,吾亦甚奇,则天皇后生二女,一已早殇。安肯荣国夫人卒,使余一又入道也。原来记名而已。”寿王妃闻寿王此言,为解。
     “世间于则天皇后登帝位种种,或有言。何也?”
    “玉娘(即杨玉环),男主国政自来已久,虽然,太后、后妃预政,朝之常式。然女帝者,上古事也。自多有以之言者。
    则天皇后二圣名始,临朝称制,武周革命以继。吾唐之属,难免逆心,虽皆泛泛。中宗皇帝弘道元年即位,未久更之以睿宗皇帝,固自有因。睿宗皇帝数年,即行武周革命,亦自有故。
    其时,天下屡变,君不能制,势将危矣。况帝之登位,观初所为,即可知其有否藏天下于登位先也。始若不见章度,安得望其后焉?
    故中宗皇帝数月即更。睿宗皇帝数年则变。两帝于其位初,天下欲动、且亦李氏属者,不知凡几。则天皇后观此,若不自为,恐帝危时,天下未必不亦更革也。
    再者,其时,唐三世以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谶,众已咸知。则天皇后若不自应此谶,必有继之名以应谶者。则天皇后二圣理政久,复之临朝称制,百臣慑服。(唐)高宗天皇大帝早亦有传位议(《旧唐书 本纪第五 高宗下》“三月丁未,日赤如赭。丁巳,天后亲蚕于邙山之阳。时帝风疹不能听朝,政事皆决于天后。自诛上官仪后,上每视朝,天后垂帘于御座后,政事大小皆预闻之,内外称为二圣。帝欲下诏令天后摄国政”),至遗诏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唐大诏令集 卷第十一 帝王遗诏上 大帝(唐高宗)遗诏》“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此之种种,预之先矣。
    故则天皇后革命,天下皆以为得序,未以为不可。或有言者,不过女帝当权而已。”
    “说来则天皇后之政,亦历历也。”
    “诚然。故未尝不以之者。”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8-12-15,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6:14 , Processed in 0.01522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