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石红梅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1: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二十 榴裙(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5 12:36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十九 佛药(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十九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 榴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 榴裙

    “(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之恩爱世所咸知,言(唐)高宗天皇大帝东宫时,悦之。究底如何?
    “则天皇后贞观中征召入宫,未蒙恩之女官才人承旨职至于太宗皇帝崩。(唐)高宗天皇大帝心慕其久,当自高宗天皇大帝未出阁时。以高宗天皇大帝未出阁,则天皇后又系未蒙恩之便殿承旨,常得以见也。见而慕之,心有悦之,人情之常。故于先,太宗皇帝亦有依例将则天皇后以未承恩之女官赐与(唐)高宗天皇大帝念。终以秘记之谶罢之。亦于详秘记之谶后,太宗皇帝终不宠幸宫中之武姓女。复因此由,令则天皇后于其崩逝后,虽未蒙恩,亦且随其嫔御之例出家。
    至于(唐)高宗天皇大帝为东宫时,太宗皇帝有疾,兼之爱子,(唐)高宗天皇大帝常于御殿之侧,故有闲言。实在(唐)高宗天皇大帝心悦则天皇后,斯事确然有之。然(唐)高宗天皇大帝固且君子,则天皇后亦淑静之女,故终贞观一朝,或交言语。然皆无染。历朝宫中,东宫、殿臣、嫔御、未蒙恩内官、宫官之防,至为大忌。即武德年间一朝,宫中何尝不多此闲言?终且有之否?”
    “又则天皇后有《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全唐诗 卷五 则天皇后 如意娘》“乐苑曰。如意娘,商调曲。唐则天皇后所作也。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语,乃问出于何时?确出于尼寺否?”寿王妃疑且复问。
    “玉娘(即杨玉环),安会出于尼寺也?则天皇后以未承恩之内官,依太宗皇帝令,虽未蒙恩,亦且随太宗皇帝嫔御出家。试问禁苑尼寺,可得有能取出石榴裙之衣箱?禁苑尼寺必无也。此诗之出,不过(唐)高宗天皇大帝、则天皇后两相恩爱,偶尔戏笔为之。以为情证。(唐)高宗天皇大帝于其制服期满,迎则天皇后复入宫中,乃成专宠,惟则天皇后育子女。舍则天皇后外有何人耶?则天皇后又何需为此笔?不过两相恩爱,戏笔为之,致以传,如斯而已。实在非出尼寺。”
    “闻太宗皇帝周年忌时,(唐)高宗天皇大帝复得见则天皇后,乃得底定,或于斯时也。”
    “太宗皇帝周年忌时,皆集于行香之寺,故两相见之。斯时(唐)高宗天皇大帝已详秘记,复迎则天皇后入宫事亦且于时定之。至于(唐)高宗天皇大帝纳则天皇后时,是于制服期满,迎则天皇后复入宫之后了。”
    “然多有言或于东宫之时,或于尼寺时者。”
    “玉娘(即杨玉环),君上每纳新宠,皆有为之专择日者。皇子皇孙皆此。即百官众臣,何尝不如此也。所谓爱则生敬。(唐)高宗天皇大帝亦且君子,其后宫备选何尝不且无数?然惟爱则天皇后,焉会于其尚于尼寺之时,便为乱者?岂如此昏者也?所谓君子有爱,敬之护之。必深待之,使其无为所辱。安会未入宫,先使其于尼寺难安也。试问回宫之计尚需时日,禁苑尼寺皆且太宗皇帝旧日之人,品级大率相若。复入宫一旦不得成,则天皇后以何居其间?岂未得复入宫,先于尼寺蒙辱乎?无论(唐)高宗天皇大帝为则天皇后计,则天皇后为自身计,皆当不行此,而待之制服期满,迎之复入宫之后也。此所谓爱则有敬,使其无为辱者。(唐)高宗天皇大帝未出阁时,即心慕则天皇后。乃至贞观十七年(唐)高宗天皇大帝东宫时,甫有所出,所出之母贱籍,太宗皇帝欲东宫所出无贱者,欲为时为东宫之(唐)高宗天皇大帝敕选良家女,(唐)高宗天皇大帝以则天皇后故,拒之(《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贞观十七年)冬,十一月,己卯,上(唐太宗李世民)祀圜丘……(唐太宗李世民)敕选良家女以实东宫;癸巳,太子(时为太子之高宗天皇大帝李治)遣左庶子于志宁辞之。上(唐太宗李世民)曰:“吾不欲使子孙生于微贱耳。今既致辞,当从其意””)。斯事殿臣咸知。(唐)高宗天皇大帝原非喜于乱者。故高宗天皇大帝于制服期满,迎则天皇后复入宫,则天皇后即成专宠矣。”
    寿王与寿王妃并立于院内梅花树下,淡淡道来。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1-12,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 二十一 制期(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9-1-12 11:01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 榴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  ...

第二卷 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 二十一 制期(作者: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二十一 制期

    “吾记高宗天皇大帝、武周则天皇后两朝,又多有言三年之丧守制期乃二十五月者,亦是以言当载天皇大帝迎则天皇后自尼寺复归宫中之期合否礼制意麽?”
    “玉娘(即杨玉环)真慧人也。议丧守制之期,则天皇后武周一朝,屡为之。即高宗天皇大帝之朝,亦屡。武周时有张柬之,字孟将,襄州襄阳人也。少补太学生,涉猎经史,尤好三礼,国子祭酒令狐德棻甚重之。进士擢第,累补青城丞。永昌元年,以贤良征试,同时策者千余人,柬之独为当时第一,擢拜监察御史。圣历初,(圣历元年,公元698年,武周年号),累迁凤阁舍人。时弘文馆直学士王元感著论云:“三年之丧,合三十六月。”(张)柬之(乃)著论驳之曰: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不刊之典也。乃详引《春秋》、《仪礼》诸者,细论三年之丧,礼合二十五月之论。时人皆以(张)柬之所驳,合于礼典(《旧唐书 卷九十一 列传四十一 张柬之》)。其所案故典曰——
    (张柬之)谨案《春秋》:“鲁僖公三十三年十二月乙巳,公薨。”“文公二年冬,公子遂如齐纳币。”《左传》曰“礼也。”杜预注云:“僖公丧终此年十一月,纳币在十二月。士婚礼,纳采纳徵,皆有玄纁束帛,诸侯则谓之纳币。盖公为太子,已行婚礼。”故《传》称礼也。《公羊传》曰:“纳币不书,此何以书?讥丧娶。在三年之外何以讥?三年之内不图婚。”何休注云:“僖公以十二月薨,至此冬未满二十五月,纳采、问名、纳吉,皆在三年之内,故讥。”何休以公十二月薨,至此冬十二月才二十四月,非二十五月,是未三年而图婚也。按《经》书“十二月乙巳公薨”,杜预以《长历》推乙巳是十一月十二日,非十二月,书十二月,是《经》误。
     “文公元年四月,葬我君僖公”,《传》曰,缓也。诸侯五月而葬,若是十二月薨,即是五月,不得言缓。明知是十一月薨,故注僖公丧终此年,至十二月而满二十五月,故丘明《传》曰,礼也。据此推步,杜之考校,岂公羊之所能逮,况丘明亲受《经》于仲尼乎?且二《传》何、杜所争,唯争一月,不争一年。其二十五月除丧,由来无别。此则《春秋》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尚书伊训》云:“成汤既没,太甲元年,惟元祀十有二月,伊尹祀于先王,奉嗣王祗见厥祖。”孔安国注云:“汤以元年十一月崩。”据此,则二年十一月小祥,三年十一月大祥。故《太甲》中篇云:“惟三祀十有二月朔,伊尹以冕服奉嗣王归于亳。”是十一月大祥,讫十二月朔日,加王冕服吉而归亳也。是孔言“汤元年十一月”之明验。
    《顾命》云:“四月哉生魄,王不怿”,是四月十六日也。“翌日乙丑,王崩”,是十七日也。“丁卯,命作册度”,是十九日也。“越七日癸酉,伯相命士须材”,是四月二十五日也。则成王崩至康王麻冕黼裳,中间有十日,康王方始见庙。则知汤崩在十一月,淹停至殓讫,方始十二月,祗见其祖。《顾命》见庙讫,诸侯出庙门俟,《伊训》言“祗见厥祖,侯甸群后咸在’,则崩及见庙,殷、周之礼并同。此周因于殷礼,损益可知也。不得元年以前,别有一年。此《尚书》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礼记三年问》云:“三年之丧,二十五月而毕,哀痛未尽,思慕未忘,然而服以是断之者,岂不送死有已,复生有节?”又《丧服四制》云:“变而从宜,故大祥鼓素琴,告人以终。”又《间传》云:“期而小祥,食菜果。又期而大祥,有醯酱。中月而禫,食酒肉。”又《丧服小记》云:“再期之丧,三年也。期之丧,二年也。九月七月之丧,三时也。五月之丧,二时也。三月之丧,一时也。”此《礼记》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仪礼士虞礼》云:“期而小祥。又期而大祥。中月而禫,是月也吉祭。”此礼周公所制,则《仪礼》三年之丧,二十五月之明验也。
    此四验者,并礼经正文,或周公所制,或仲尼所述,吾子岂得以《礼记》戴圣所修,辄欲排毁?汉初高堂生传《礼》,既未周备,宣帝时少传后苍因淹中孔壁所得五十六篇著《曲台记》以授弟子戴德、戴圣、庆溥三人,合以正经及孙卿所述,并相符会。列于学官,年代已久。今无端构造异论,既无依据,深可叹息。其二十五月,先儒考校,唯郑康成注《仪礼》“中月而禫”,以“中月间一月,自死至禫凡二十七月”。又解禫云“言澹澹然平安之意也。”今皆二十七月复常,从郑议也。逾月入禫,禫既复常,则二十五月为免丧矣。二十五月、二十七月,其议本同。
    窃以子之于父母丧也,有终身之痛,创巨者日久,痛深者愈迟,岂徒岁月而已乎?故练而慨然者,盖悲慕之怀未尽,而踊擗之情已歇;祥而廓然者,盖哀伤之痛已除,而孤邈之念更起。此皆情之所致,岂外饰哉。故记曰:三年之丧,义同过隙,先王立其中制,以成文理。是以祥则缟带素纰,禫则无所不佩。今吾子将徇情弃礼,实为乖僻。
    夫弃缞麻之服,袭锦縠之衣,行道之人,皆不忍也,直为节之以礼,无可奈何。故由也不能过制为姊服,鲤也不能过期哭其母。夫岂不怀,惧名教逼己也。若孔、郑、何、杜之徒,并命代挺生,范模来裔,宫墙积仞,未易可窥。但钻仰不休,当渐入胜境,讵劳终年矻矻,虚肆莠言?请所有掎擿先儒,愿且以时消息。
时人以柬之所驳,颇合于礼典。(《旧唐书 卷九十一 列传四十一 张柬之》)
    是三年之丧制期,乃二十五月也。太宗皇帝崩于贞观二十三年五月,至永徽二年六月已过二十五月也。”

江西九江市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 字(2019-1-19,于江西九江市区)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系列之
    第二卷《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篇》(每周连载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1-22 19:09 , Processed in 0.01218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