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7: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九 内宴(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13 17:14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八 秋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九 内宴(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注: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四十九 内宴

    大兴宫孟春的风依旧清凛,总要再半月方会得暖。玄奘法师再施佛药已经数月,唐帝病疾已瘳,噩梦亦不复扰人。虽因高丽战败故,不再似过去那般样器宇轩昂,然也确算得精气皆复了。他开始研读玄奘大和尚所译经藏。渐信果因之唐帝对死后异界开始有些畏惧。他想,也许精研佛法,会对他有诸般助益。长生或可使他避开死后异界可能将面临的诸般惩罚,使自己有足够时间弥补当年犯下诸般过错,再请那玄奘大和尚法事超度亡灵。就可以泯去旧日仇者之恨怨了罢。唐帝暗底里希翼着。
    大兴宫孟春的风依旧深寒,御苑池岸边杨柳还未生黄,有些黑灰着,池水依旧凌冰。槐树枝还未生叶,冰雪亦未完全消融,宫人们也依旧身着冬衣,因着深寒,有些畏缩着。然毕竟唐帝体复如初了,宫人们皆松了口气。
    至于施佛药使唐帝疾瘳之玄奘大和尚,不消说得,宫中上下皆对他钦敬有加。朝堂、民间崇佛声一时愈甚。贞观十一年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的唐帝于此亦不再加涉,大病初愈的他虽然并不就打算停了“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然佛道之争,他想,也许现下,还是再缓些儿的好。再说那玄奘大和尚所请之经序麽——

    唐帝却增新扰。
    武官内宴。
    “今日内宴,尔其各尽欢意,勿拘于节。朕为先,起一令,诸位酒意尽后,各言小名,以为众乐。何如?”唐帝言毕,一饮尽杯中酒。
    诸人正兴致处。唐帝此言既出,殿上诸人闻,俱欢笑以应,兴致不已。
    遂行酒令。尔其各言,诸人尽欢。有笑乐者,有酒未尽杯倾洒者,有衣冠渐不整者,博酒为意,言笑欢洽。各各不一。灯火哗笑之声,出于殿外。
    既久,杯传至左武卫将军李君羡。
    君羡见杯至,一饮尽。众人欢笑, 待其言小名。既久,君羡却不就言,乃尔忸怩。唐帝拊掌大笑乐:“君羡素勇武,武德间屡破敌。贞观初战突厥解长安危,朕时与众言“君羡如此勇猛,强虏何足忧虑”。如何今日酒筵,为小儿女态,何其可笑。君羡其言之。”(《新唐书 卷九十四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突厥至渭桥,君羡与尉迟敬德击破之。太宗曰:“使皆如君羡者,虏何足忧!”改左武候中郎将,封武连县公,北门长上。”)
    “陛下起酒令,君羡焉敢不言?不过为君羡小名,易为人取笑,如此乃尔。”君羡言毕,色渐朱。
    “小名而已。天下人之小名,可取笑众乐者何其多也,岂独君羡?有何难言处。不过酒后尽意,为众人乐。君羡不必介怀。其为言之。”
    众皆以然,拊掌点头笑乐为助。见众如此,君羡再尽杯酒:“陛下既如是言,君羡安敢不从。即为言之。请诸人切勿取笑。君羡之小名,君羡之小名——是乃曰——五娘子。”言未竟,色益转朱,语颇讷讷。(《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太宗因武官内宴,作酒令,各言小名。君羡自称小名“五娘子”,太宗愕然,因大笑曰:“何物女子,如此勇猛!”)
    诸人闻,俱大笑乐,有酒意作女子舞者,且舞且言:“原来君羡小名竟乃五娘子。君羡素勇猛,未料竟女子名也。何其可笑!何其可笑!”众皆哗然。取意笑乐。一时不已。
    君羡闻,色愈朱。诸人尽意,有大畅怀。
    唐帝闻君羡小名,面作不更,心内大震恐。片时乃言:“竟如此。未料君羡小名竟乃五娘子。真非男子名,竟而若女子。果然可笑,果然可笑。”乃尽杯中酒,依作语笑不已。

石红梅(绿竹) 字(2018-1-20,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17: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 坐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8-1-27 17:18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20 17:55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九 内宴(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 坐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注: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 坐诛

    至宴终,武官退去,唐帝归便殿。遣宫人俱于殿外,唐帝殿内独坐,思忖起来——君羡武将也,武德间屡破敌,贞观初战突厥解长安危,唐帝时与众言“君羡如此勇猛,强虏何足忧虑”。是深信君羡者。今日突闻其乳名乃“五娘子”,“五”者“武”也,君羡封武连郡公,属县亦“武”,是已三“武(五)”也(《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又以君羡封邑及属县皆有“武”字,深恶之。)。思及秘记所言之“唐三世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则末相连数“武”,莫非君羡即秘记所指之“武王”者?
    唐帝思及此,不觉深恶之。他紧攥之掌心愈发紧了,指节处微微生疼,心内止不住翻腾——淳风尝言“女主武王”所指尚未参详得实,然亦言“其人已在宫中”。君羡者,守宫武将也,所居正宫中。且君羡小名、封地所属、封地之名皆合。若言为巧,世间焉得诺巧事哉?莫非君羡真系秘记所指之“武王”者?此真所谓不能不预为之防之事。
    然若迳自以此罪君羡之,则谶言公之天下,从此出之众口。一旦为人所用,以为“应谶”。则天下悠悠之众,皆来应之,防之难,恐甚矣。方之隋“杨落李兴”谶言旧例,此策断不可为,决非上计。惟暗下安排,密以除之,或方妥当。
    此念一定,唐帝迳行安排。未久,唐帝出武连郡公李君羡华州刺史。君羡行(华州)。(《新唐书 卷九十四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又君羡官邑属县皆“武”也,忌之。未几,出为华州刺史。”)
    华州俗尚修仙。君羡去未久,以其地风俗所好,亦习之焉。遂与一布衣道信者善。道信自言能辟谷,通法术,数番为君羡试演之,君羡奇之焉。(《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二年 公元648年》后出为华州刺史,有布衣员道信,自言能绝粒,晓佛法,君羡深敬信之,数相从,屏人语。)
    然术数者,国之大忌也。君羡以道信能异术,深信之。又以自居远地,行之颇不避。朝中渐有闻之者。
    唐帝既预于君羡,君羡行之先,早与安排,使华州地之御史,凡君羡异动,深察之,以奏闻。御史故以详。
    君羡相与道信,御史以为君羡者,武将也,既与术人勾结,恐将不轨。特奏之。(《旧唐书 卷六十九 列传第十九 李君羡》“会御史奏君羡与妖人员道信潜相谋结,将为不轨,遂下诏诛之”)
    奏本恰中唐帝心怀——武臣、术人暗下相结,历朝皆忌。既有此奏,趁势以此将李君羡除去,岂不省事?且借此由头,不明实因者看来最不着痕迹,朝中亦不易起异议。此后大唐“国本永固”,毋庸再虑,岂不两下里好?
    念至此,唐帝断然决行。
    七月,甲申,太白星昼见,占曰“女主昌”。(《新唐书 卷二 本纪第二 太宗皇帝》“七月,甲申,太白星昼见”)
    壬辰,华州刺史李君羡坐诛,籍没其家。(《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九 唐纪十五 贞观二十二年 公元648年》“御史奏君羡与妖人交通,谋不轨。壬辰,君羡坐诛,籍没其家”)
    事毕,唐帝心大畅快。以为最大隐忧——秘记之“代有天下之女主武王”或已除,不免心得志满,贪恋世俗之乐了。

    君羡坐诛后未几日,媚娘觉出唐帝似与前时些许不同,不但精神爽俊,心意畅适,待宫中人亦分外和悦,似乎诸事皆称心怀。媚娘暗下里寻思,唐帝莫非有甚快意事于心未言麽?
    长夏风依前薰暖。媚娘侍立于唐帝便殿。玉华宫较大兴宫确为凉爽些,草木亦葱茏甚,林间鸟鸣竹青,翠润生凉。媚娘将便殿熏炉香重添了添,不过是郁金,媚娘一行随意添着香,一行想起那再请御制经序之玄奘大和尚来。
    玄奘大和尚于玉华宫已久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8-1-27,雪,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7: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一 婉拒(作者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27 17:05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 坐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一 婉拒(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注: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一 婉拒

    玄奘六月间蒙唐帝召至玉华宫玉华殿详谈(《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二十二年春,驾幸玉华宫。夏五月甲午,翻《瑜伽师地论》讫,凡一百卷。六月庚辰,敕追法师赴宫。”),其时自玄奘去载秋月间施佛药再次痊愈,已过大半载。佛药之功唐帝已深信然,坐于长夏行宫薰风中,唐帝深觉佛门造化之功,真不能不令人生惕惧之心。果因之化,岂其然乎。些年间梦魇之苦,至玄奘大和尚佛药一朝而愈。此玄奘大和尚真可谓药师佛也。
    既以擅医,又学业该赡,仪韵淹深,若能劝之(玄奘)归俗,致左右商朝政,于唐室固为大助力,于自身疾亦可再不以为患矣(《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帝以法师学业该赡,仪韵淹深,每思逼劝归俗,致之左右,共谋朝政”)。如何劝这大和尚归俗呢?唐帝暗下盘算着。玄奘独自西行十余载,至贞观十九年方归大唐,其时于洛阳宫早经婉拒归俗之请,现正专以译经。贞观十九年时未允归俗,现如今凭何可劝转来呢?唐帝心下亦不怎生自信。
    然纵不可行,亦当勉为一试。唐帝思量着。长夏行宫并不十分暑热,殿外依前夏蝉高鸣,间或雀鸟飞过,啾啾啼音。一阵风轻拂过,殿内清净生凉。白兰花香传来,些许微静。

    无何,总当有以言说者。踌躇再三之唐帝,终于心念以定,有以为言了——
    “昔尧、舜、禹、汤之君,隆周、炎汉之主,莫不以为六合务广,万机事殷,两目不能遍鉴,一心难为独察。是以周凭十乱,舜托五臣,翼亮朝猷,弼谐邦国。彼明王圣主犹仗群贤,况朕寡闇而不寄众哲者也。意欲法师脱须菩提之染服,挂维摩诘之素衣。升铉路以陈谟,坐槐庭而论道。于意何如?(《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终将久于心间之语,与这大和尚言出了。这大和尚未必会应承罢。然总当有以言者,言毕之唐帝不免心下忐忑,若是忽忽。

    此大和尚岂会应承。媚娘思度着。这大和尚千般艰、万般难、独自西行数千里往去西域天竺。这独自西行路上岂是好相与的?若非慧法禅定,诸行圆满,天竺十余载岂容易便能过得?况归大唐时,若非通晓三藏,法力完足,那一干天竺僧众岂是容易便放归得?想是经一番斗法经轮者。现归大唐又带得者般多佛经,立下译经宏愿,于那译经院安排得佛门那一大干人等。其之所行所意,又岂会在此朝廷冠带?唐帝这些个打算,断不在这大和尚眼里,必难行的。而况帝王求法,乃尔尊之,岂有请其归俗为殿下之臣者。唐帝此请,当真荒唐。媚娘心下颇不以然。
    殿外蝉噪音复高起了。玄奘静坐于殿内待唐帝言毕。从来帝王欲于异界寻助力者,亦常自之也。惟多以国师礼遇之。少有归俗之请者。唐帝此请,真所谓不知所谓者也。
    况唐帝素性为人,最好翻覆用者。心意泰半不纯,安可以为之信托?其行先,着太子求佛药,疾愈即拒为三藏序。所谓甫得所请即弃所请者。疾复厉遣太子为复求,不得已耳。有甚意诚处。皆权宜之为也。安可以信而为之传者?其于异界诸理,全无悟处。纵与多言,亦不能解。其”欲法师脱须菩提之染服,挂维摩诘之素衣。升铉路以陈谟,坐槐庭而论道”之请,真俗夫之论也。佛之旨法渡众生,灵台清朗。圣君出暗为之辅,世昏昏暗为之度,岂在紫衣、染服之论焉?况出家、在家,有甚分别,乃尔言此,唐帝真非解异界意者。又好大喜功,现切念长生望。为人旨向以能用则用之,无用则弃之。刻薄寡恩,如斯所在。安可为其片言所动,为其助力焉?所谓世之察当为之出,世之昏当为法守。佛道之争,非为名也,为理之在,固当明之。”道先佛后诏”尚在,不之多言也。玄奘虽素静心似水,然闻唐帝此番还俗之复请,亦不免心下微微摇头。虽然,容色间依是肃肃。

石红梅(绿竹) 字(2018-2-3,晴,明日立春,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6:38: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二 答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2-3 17:08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一 婉拒(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二 答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二 答言

    行宫外夏蝉之音更高起了,殿外风些簌簌。一只雀鸟殿前飞过,停于竹叶枝间,若自有思。
    待唐帝言毕,殿内之玄奘淡然一笑,雍容对曰——
    “陛下言六合务广。三五之君不能独守。寄诸贤哲共而成之。仲尼亦云。君失臣得。故君为元首,臣为股肱。玄奘谓此言将诫中庸,非为上智。若使有臣皆得,桀、纣岂无臣耶?以此而推,不必由也。仰惟陛下上智之君,一人纪纲,万事自得其绪。况抚运以来。天地休平。中外宁晏。皆是陛下不荒、不淫、不丽、不侈,兢兢业业,虽休勿休,居安思危,为善承天之所致也。余何预哉!请辨二三以明其事。陛下经纬八纮之略。驱驾英豪之才。克定祸乱之功。崇阐雍熙之业。聪明文思之德。体元合极之姿。皆天之所授。无假于人。其义一也。敦本弃末。尚仁尚礼。移浇风于季俗。反淳政于上皇。赋遵薄制,刑用轻典。九州四海禀识怀生。俱沐恩波,咸遂安乐。此又圣心圣化,无假于人。其义二也。至道旁通,深仁远洽。东逾日域,西迈昆丘。南尽炎洲,北穷玄塞。彫蹄鼻饮之俗。卉服左袵之人。莫不候雨瞻风,稽颡屈膝。献珍贡宝,充委夷邸。此又天威所感,无假于人。其义三也。玁狁为患,其来自久。五帝所不臣。三王所不制。遂使河、洛为被发之野。酆、鄗为鸣镝之场。中国陵迟,匈奴得志。殷周已来不能攘弭。至汉武穷兵,卫、霍尽力。虽毁枝叶,根本犹存。自后以来,无闻良策。及陛下御图,一征斯殄。倾巢倒穴,无复孑遗。瀚海、燕然之域其入提封。单于弓骑之人俱充臣妾。若言由臣。则虞、夏已来贤辅多矣。何因不获?故知有道斯得。无假于人。其义四也。高丽小蕃,失礼上国。隋帝总天下之师。三自征伐。攻城无伤半堞。掠卒不获一人。虚丧六军,狼狈而反。陛下暂行,将数万骑。摧驻跸之强阵。破辽盖之坚城。振振凯旋。俘馘三十万众。用兵御将,其道不殊。隋以之亡,唐以之得。故知由主,无假于人。其义五也。又如天地交泰,日月光华。和气氤氲,庆云纷郁。四灵见质,一角呈奇。白狼白狐。朱鸾朱草。昭彰杂沓,无量亿千,不能遍举。皆是应德而至。无假于人。乃欲比喻前王,寄功十乱。窃为陛下不取。纵复须人,今亦伊、吕多矣。玄奘庸陋,何足以预之。至于守戒缁门,阐扬遗法。此其愿也。伏乞天慈,终而不夺。(《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一番言语,竟将唐帝亲征高丽大败事遮却了。其“守戒缁门,阐扬遗法,伏乞天慈,终而不夺”堂堂皇皇。唐帝心下大悦,虽知玄奘不过为“欲自全雅操。故滥相光饰耳”。然其言悦耳,难免欣欣。亦知强劝不可得,遂曰“师向所陈,并上玄垂祐,及宗庙之灵,卿士之力,朕安能致也。既欲敷扬妙道,亦不违高志,可努力,今日已后,亦当助师弘道。(《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既以言解。
    遂问玄奘现译何经。答曰近译瑜伽师地论讫,凡一百卷。约略论及其义。唐帝便言欲览,乃遣使赴长安取玄奘译瑜伽论。(《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帝笑曰:“师欲自全雅操。故滥相光饰耳”帝又问法师:“翻何经论?”答曰:“近翻瑜伽师地论讫,凡一百卷。”……遣使向京取《瑜伽论》”)

石红梅(绿竹) 字(2018-2-10,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20: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三 内人(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8-2-13 21:22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2-10 16:38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二 答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三 内人(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三 内人

    夏月的风些薰暖,媚娘静静于芳文殿内案前。殿外,花荫寂静。
    “才人,新近宫里传的个宫外笑话儿。”
    “又说的甚麽?”媚娘全不于心上。
    “宫里人传,宫外人不知宫之内人称无关品级,宫之内人者大率皆平常宫人之意,只道宫之内人俱为陛下已纳之妾室呢。你道可笑人麽?若依此人这般样解法,这大兴宫中万千之内人,岂不俱为已经陛下宠幸之人了麽?便殿人言此事时,皆笑得掩不住口,道此人所思当真匪夷。想是村鄙之家,思那富贵之事,出的这麽个念想。”
    “宫之不同寻常民家,若非皇亲国戚,宫外人自多不解宫内事者。难免言语可笑些。”媚娘听了,亦不免微些莞然。
    “虽如此说,吾唐已历两朝,高祖皇帝与陛下岂不皆曾放出宫人,其出宫人诏上甚指出内人过千甚数千以计。诏言放出内人“各任其嫁。其年老及疾患,如无近亲收养,散配诸寺安置,待有去处,一任东西。仍各与一房资财,以充粮用,并委府县官勾当,勿使侵凌,以成朕无为之化也。”想至后朝,出宫之内人时,亦当言此者。其所言之放出内人“各任其嫁,”是明言内人大率皆未经承宠、乃各任其嫁之宫人也。如何仍有以内人皆陛下已纳妾室之误呢?显无知村人,不明宫之内人大率皆寻常宫人之意者也。”阿菊道。
    “无知村人原亦多也。不单吾唐。汉史载“康以太后久临朝政,心怀畏惧,托病不朝。太后使内人问之。时宫婢出入,多能有所毁誉,其耆宿者皆称中大人,所使者乃康家先婢,亦自通中大人。康闻,诟之曰:“汝我家出,尔敢尔邪!”婢怒,还说康诈疾而言不逊。太后遂免康官,遣归国,绝属籍。(《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和熹邓皇后纪》)”此之内人,亦即宫人也。
    所谓汉至本朝,宫之内人皆普通宫人或宫之女伎,非同民家之内人也。宫外村鄙之人,不能解此,出无知言。笑他则甚?”媚娘说时,略些不以然。

注:宫之内人见之汉以来、至唐、至两宋之史传
一、汉宫之内人
    《后汉书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和熹邓皇后纪》“康以太后久临朝政,心怀畏惧,托病不朝。太后使内人问之。时宫婢出入,多能有所毁誉,其耆宿者皆称中大人,所使者乃康家先婢,亦自通中大人。康闻,诟之曰:“汝我家出,尔敢尔邪!”婢怒,还说康诈疾而言不逊。太后遂免康官,遣归国,绝属籍。”
    此之内人,即宫人也。
二、唐宫之内人:
1、《全唐文 唐卷四十二 肃宗皇帝》放宫人诏
  国有五典,幽闭为重;刑有六宫,明章内理。所以教之阴礼,诏之御服。至於衡紞紘綖之美,织絍织纩之事,任适於用,则有司存焉。顷年已来,仍遭寇盗,违其情性,则谪见天象;恣其供亿,则糜费国储,非以达冤烦振系滞之义也。宜放内人三千人,各任其嫁。其年老及疾患,如无近亲收养,散配诸寺安置,待有去处,一任东西。仍各与一房资财,以充粮用,并委府县官勾当,勿使侵凌,以成朕无为之化也。
    此之内人三千人,皆未蒙恩之“各任其嫁”之普通宫人也。
2、《新唐书 卷九十九 列传第二十四 李迥秀》“迥秀少聪悟,多通宾客。喜饮酒,虽多不乱,当时称其风流。母少贱,妻尝詈媵婢,母闻不乐,迥秀即出其妻。或问之,答曰:“娶妇要欲事姑,苟违颜色,何可留?”武后尝遣内人候其母,或迎置宫中。”
    此之内人,亦宫人也。
三、北宋、南宋宫之内人:
    1、《宋史 卷一百四十四 志第九十七 仪卫二》北宋、南宋内人大率亦指宫人。“皇后仪卫,惟东都政和礼有卤簿,他无卤簿之名,惟曰仪卫而已。中兴后,皇太后既尚简素,后尤简焉。出入朝谒宫庙,用应奉御辇官一员,人吏三人。供应六十三人:内人员十五人,头帽、紫罗四䙆单衫、金涂银柘枝腰带;肩擎辇官四十八人,幞头、绯罗单衫、金涂海捷腰带、紫罗表夹三襜、绯罗看带。次供应十四人:内人员一人,服同上,惟海捷带;辇官一十三人,服同肩擎官,惟行狮带。都下五十四人:内人员一人,帽服同前;辇官五十三人,服同上,辇官惟云鹤带。”
    此之内人,北宋、南宋皇后仪卫宫人也。
    2、《续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四【宋纪一百四】(南宋)高宗建炎三年己酉三月(金天会七年,公元1129年)》“是日,上移御显忠寺,宰执(百)官侍卫如仪,内人六十四人肩舆以从。傅等遣人伺察,恐匿内侍故也。甲午(申),太后与魏国公垂帘,朱胜非称疾不出,太后命执政诣其府,胜非乃出。是日,上徽号曰睿圣仁孝皇帝,以显忠寺为睿圣宫,留内侍十五人,馀诸州编置。降制大赦。”
    此之内人,南宋高宗之肩舆宫人也。此内人者,宫婢也,亦非南宋高宗之妾室。

石红梅(绿竹) 字(2018-2-13,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8-2-24 17: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四 释迦(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2-13 20:58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三 内人(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四 释迦(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四 释迦

    “才人,近日还听得一事。说是宫外有和尚解经,道释迦牟尼佛接受了牧羊女供养羊乳,为此释迦牟尼佛会护持此牧羊女千次呢。”
    “这是哪个糊涂和尚讲的糊涂语。世上佛经开篇大率皆谓“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佛曰——”。可是哪个佛说的?释迦牟尼佛曾未有著佛经传世,世间佛经皆后人所作。世上有聪明和尚、糊涂和尚。聪明和尚写聪慧经,糊涂和尚难免糊涂言语。聪明和尚的经自要读,是谓方便法门。糊涂和尚的经若亲近了,岂非信了糊涂法门?
    况那释迦牟尼佛岂是无那一盏羊乳即不得行?若此,又岂是释迦牟尼佛了?
    若是那牧羊女尊敬修行之人,敬释迦牟尼佛一盏羊乳。释迦牟尼佛为这一盏羊乳,便要千次护持那牧羊女?那牧羊女若生生世世良善也罢,若堕入恶道,专行欺压良善之辈,难不成释迦牟尼佛要为那牧羊女惩善扬恶千次不成?
    若有和尚言释迦牟尼佛饮了那牧羊女之羊乳,便当护持千次以报一盏羊乳。那牧羊女若作恶千次皆要释迦牟尼佛护持,岂非世间一盏羊乳可抵千次作恶?世间哪有这般糊涂解经和尚?真愚不可及也。
    吾倒是愿亲近那释迦牟尼佛法。不愿听那糊涂和尚经。若枉听了糊涂和尚经,不晓得误却多少聪明种子也。”
    “才人。原来这般样的。只是若有人言,世间人非皆如释迦牟尼佛般能无需那一盏羊乳。若急需人极要饮那一盏羊乳,不然便不得活。予羊乳之人要千次护持,方肯与羊乳予此急需之人。无羊乳便不得活人又当如何也?”
    “若人急需羊乳,不然便不得活。予羊乳之人要求急需羊乳人千次护持方与,那予羊乳之人便系要挟者了。饮了那羊乳亦不必护持与此予羊乳之人,但需予其羊乳相当之报酬也。至于其要挟之罪,却当有人问的。因世上岂有良善辈如此要挟人也。若他亦系为人胁迫,则末日后亦必不图此千次护持之报也——因世间无有为一盏羊乳便千次护持以报之理。若此,无人要饮那一盏羊乳也。总之世间事,相当即可。世间岂应有不公之律法在耶?若以不公律法行之,皆当以枉公平律法之罪论也。皆当问之。此方为世间公之律法。”媚娘不以然言道。

    又数日。
    长夏行宫各处草木繁盛,正时午间,媚娘自殿院前折了一枝木槿花,默默自思着,
    “才人,随行来便殿宫人私底里议论呢。”阿菊看着折木槿花枝之媚娘,犹豫着要不要再言声。媚娘看了阿菊一眼。
    “才人,便殿宫人们私底里议论这次玄奘那大和尚再施佛药,大家疾病再无翻覆。若这般样看来,佛道之争已明。大家或将改弦易辙,专意礼佛,那“道先佛后诏”说不得就要停了呢。”阿菊将宫人们私底里之议论与媚娘言出。
    媚娘听了,却没有则声,只将手间木槿花执了,若思着。
    经序之请必是准了,停“道先佛后诏”恐还要难些些罢。佛道相争,早非一日。朝臣、宫内之人、民间固然泰半崇佛,然唐帝已认老子为祖,若迳停此诏,自家颜面何在?难之难矣。
    殿院风些微起,庭间细竹摇曳着,簌簌之音。宫中不知何处隐隐传来乐音,似是乐人们试练新曲,还未将成样子。媚娘立于竹前略听了听,音声未竟,转过身,归的殿内。阿菊见媚娘不则声,知是心里有事,也不敢言语,只随入殿内。因在长夏,虽行宫较长安清凉,然媚娘仍以暑意,着阿菊不要熏香了,只将栀子花折了些,清供着。倒满室沁香。
    还说唐帝遣使赴长安取玄奘译瑜伽论。玄奘心下十分了然,唐帝自是允前之三藏圣教序之请也。
    终于《瑜伽师地论》至。唐帝阅经,又着人专请玄奘大和尚殿内共论以言,坐谈未久,唐帝叹曰:
    “朕观佛经,譬犹瞻天望海,莫测高深。法师能于异域得是深法。朕比以军国务殷,不及委寻佛教。而今观之,宗源杳旷,靡知涯际。其儒道九流之典比之,犹汀滢之池方溟渤耳。而世云三教齐致,此妄谈也。(《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又自言用佛药以来,身体渐经痊愈之象。问佛门神方,愿为遐龄,常驻颜色,发素成玄,使益为壮。唯竭深诚。敬伫良术云云。

石红梅(绿竹) 字(2018-2-24,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16: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五 经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2-24 17:13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四 释迦(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五 经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五 经序

    不过是将此《瑜伽师地论》阅了阅,至于经中之义,唐帝恐不明也。所谓禅观则生静,静渐及慧,能得静慧之味者,自远离虚妄心,不至念念于长生间。肉身各自有期,譬如万物难免终时。皮囊蝉蜕,所在不已。焉有能解禅观真意而不明此者哉!唐帝“而今观之,宗源杳旷,靡知涯际。其儒道九流比之犹汀滢之池方溟渤耳。而世云三教齐致,此妄谈也”倒是实言。不过唐帝心性,这些皆不过当下之堂皇言语矣,过得这几日,也便罢了。唐帝素是说一时,此一时,过一时,彼一时者也。倒是“愿为遐龄,常驻颜色,发素成玄,使益为壮。唯竭深诚。敬伫良术”云云大约为唐帝之真心语。媚娘不以为然着。(《大慈恩寺志 卷八 太宗文皇帝与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亦见于《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部 2119 寺沙门玄奘上表记(一卷) 太宗文皇帝与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愿为遐龄,常驻颜色,发素成玄,使益为壮。唯竭深诚。敬伫良术”)
    殿外,薰风微起。

    终归是与那大和尚三藏序了。自“道先佛后诏”以来,佛门处处掣肘,此经序一出,道家难免些许失落意了——毕竟丹药未能愈唐帝疾,佛药竟有奇验。媚娘静思着。

    又些日。
    贞观二十二年八月,己酉朔,日有食之(《新唐书 本纪第二 太宗皇帝》)。
    报唐帝。唐帝闻,大恶之。召太史令。太史令曰“以秘记其人尚在宫中,故乃尔。”
    以秘记其人尚在宫中,故乃尔。唐帝不由心下一沉。君羡已为所杀,何依旧天文示警呢。莫非所杀非人?抑或天命之然者,除之非其人麽?唐帝真难眠了。佛门最重因果,或者,寻佛门中人以问之,能得本源耶?然此秘记又不可以与他人言,则末如何问之呢?或当复召玄奘,言以参解。
    于是复召玄奘。徐徐论经言后,唐帝若无意间:
    “自古国本难在永固,或有动摇者,将如之何?”
    “天之道,惟在修德。德者,国本。无德无可以托。谓难。”玄奘淡然道。
    唐帝默然。
    唐帝渐耽佛法,秘记系他心间之巨石。玄奘“欲固国本、要在修德”言令他沉思良久——三世后武王方兴,则末他若寿延百岁,活过武王之寿岂非可避此祸?又者,百年间勤修福德,祸自得免呢?今载王玄策自天竺归,带回天竺方士那逻迩娑婆寐于京,自言寿二百岁,有不死术,能为延年长生丹。若所造延年药早成,服用之,岂不好?思及此,他急着人传旨,曰凡天竺方士那逻迩娑婆寐所用皆供之,不可延误。(《新唐书 卷二百二十一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 西域上 天竺》)
    一番毕,唐帝犹焦灼不已。翻覆间不免思及玄奘,又召之。

石红梅(绿竹) 字(2018-3-3,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8-3-10 16: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六 度僧(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3-3 16:22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五 经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六 度僧(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六 度僧

    “欲树功德,何最饶益?”唐帝问。
    “众生寝惑,非慧莫启。慧芽抽殖,法为其资。弘法由人,即度僧为最。”(《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玄奘对曰。
    则末当度僧尼了。

    众生寝惑,非慧莫启。慧芽抽殖,法为其资。弘法由人,即度僧为最。所言真甚是者。自来启慧最在明德,静慧所修,法定为入,定之所得,依于法静。众生寝惑,欲其明者,譬如蒙童,欲其小学。虽在家出家,本来无别。然度僧弘法,度僧者,度法之种子也。譬若蒙童学书,譬若师者解惑也。出师者还俗也罢,为僧师也罢,各且由他。僧师何曾不入世,佛法处处世间法。要在众生不迷,所谓知佛理能行者,是真佛也。不需佞佛者也。此方为“弘法由人,度僧为最”义。媚娘旁侧思忖着。

    秋九月,唐帝下度僧诏曰——
    诸州寺度僧诏
    昔隋季失御。天下分崩。四海涂炭。八埏鼎沸。朕属当戡乱,躬履兵锋。丞犯风霜,宿于马上。比加药饵,犹未痊除。近日已来,方就平复。岂非福善所感,而致此休征耶?京城及天下诸州寺宜各度五人。弘福寺宜度五十人(《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亦见之《全唐文 唐卷八 诸州寺度僧诏)。
    计海内寺三千七百一十六所。计度僧尼一万八千五百余人(《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诏毕天下欣然。后就有沙门慧立、彦悰为玄奘法师传,此传释彦悰于武后临朝称制之垂拱四年三月十五日——公元688年作序,于卷七曰“未此以前,天下寺庙遭隋季凋残,缁僧将绝,蒙兹一度,并成徒众。美哉君子所以重正言也。”(《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才人,这玄奘大和尚当真厉害。宫内皆传,者番新度僧尼一万八千五百余人,佛门重辉之大幸事,皆此玄奘大和尚之力也。”阿菊于媚娘身后言语着。殿院紫菊花早开过了。
    隋季之末,自贞观十一年二月“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以来,天下寺庙凋残。现以这玄奘大和尚故,成徒众万八千余人。看来佛门自贞观十一年来困局有解了。媚娘思度着。

    贞观二十二年,冬,十月,车驾还京。玄奘法师亦从随。唐帝且先是敕所司于北阙紫微殿西别营一所,号弘法院,既到,居之。于是昼则帝留谈说,夜乃还院翻经。(《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殿院愈发风意萧索了,媚娘着阿菊将携归物事皆安放妥当了。阿蓉原留大兴宫中,并未随行,故芳文殿内诸事早是妥帖,无需媚娘吩咐。
    为唐帝归,大兴宫中景象一新。
    “才人,自这玄奘大和尚施佛药以来,大家竟将息平复了。现又经藏为序,广度僧尼,宫中上下依佛的人皆歌咏德音,内外揄扬,道是慈云再荫,慧日重明呢。”
    “所谓上之化下,犹风靡草,斯之谓也。”媚娘若不经意言道。

石红梅(绿竹) 字(2018-3-10,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唐 慧立本 彦悰笺》所著时间之详据——
    此《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序于垂拱四年(公元688年)三月十五日仰上沙门释彦悰述。且当于开元庚午岁之公元730年之前早大行之也。
此论详据如下:
一、慧立,唐西崇福寺沙门智升于庚午岁——公元730年撰《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卷第九 總括群經錄上之九(大唐傳譯之餘) 沙門釋慧立一部一十一卷集傳》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十卷右一部十卷其本見在。
    沙門釋慧立。本名子立。天皇改為慧立。俗姓趙氏。天水人也。遠祖因官徙寓新平。故為豳(今改為邠)人焉。爰祖及父俱馳高譽。立即隋祕書郎毅之第三子也。生而岐嶷有棄俗之志。年十五貞觀三年出家住豳州昭仁寺。此寺即破薛舉之戰場也。立識敏才俊神清道遠。習林遠之高風有肇融之識量。聲譽聞徹勅召充大慈恩寺翻經大德。次補西明寺都維那。後授太原寺主。皆降綸旨令維寺任。天皇之代頻召入內。與黃冠對論皆愜帝旨。事在別傳。立以玄奘法師求經印度。若無紀述季代罕聞。遂撰慈恩三藏行傳。未成而卒。後弘福沙門彥悰續而成之。總成十卷。故初題云沙門慧立本釋彥悰箋。
    据此《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卷第九》所记“沙門釋慧立年十五貞觀三年出家”,则沙門釋慧立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年十五,则当生于公元615年也。
二、彦悰,唐西崇福寺沙门智升于庚午岁——公元730年撰《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 卷第八 总括群经录上之八 沙门釋彥悰一部六卷集议》集沙門不拜俗議六卷(見內典錄)右一部六卷其本見在。
    沙門釋彥悰。識量總敏博曉群經。善屬文華尤工著述。天皇龍朔二年壬戌有詔令拜君親。恐傷國化令百司遍議。于時沙門道宣等共上書啟聞于朝廷。眾議異端所司進入。聖躬親覽下勅罷之。悰恐後代無聞故。纂斯事并前代故事及先賢答對。名為集沙門不拜俗議。傳之後代永作楷模。牆壍法城玄風不墜也。兼撰大唐京師寺錄。行於代。
    据此《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卷第八》“天皇龍朔二年壬戌有詔”,则其于天皇龍朔二年(公元662年)”于時沙門道宣等共上書啟聞于朝廷。”
三、据以上一、二所析——
    《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唐 慧立本 彦悰笺》为文者一沙門釋慧立生于隋末,卒于沙門釋彥悰为《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著序之——垂拱四年(公元688年)三月十五日之前也。
    《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唐 慧立本 彦悰笺》为文者二沙門釋彥悰亦唐高宗、武后时人。
    以《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既著述于开元年间,《开元释教录》亦谓《开元释教录》一书于“唐西崇福寺沙门智升于庚午岁撰”。考开元元年(公元713年)至开元末——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间,庚午岁惟公元730年也。则《大正新修大藏经 目录部 2154部 开元释教录卷第九 總括群經錄上之九(大唐傳譯之餘) 沙門釋慧立一部一十一卷集傳》当于开元之庚午岁——公元730年之前早大行之也。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14: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七 节物(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3-10 16:10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六 度僧(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七 节物(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七 节物

    贞观二十二年冬。
    “才人。听闻大家近时每日阅经,成日家都与那玄奘大和尚谈经论道。太子殿下今载六月间亦宣令为文德皇后(长孙皇后)营造寺院祈福,且已渐向毕功,轮奂将成……其新营道场宜名大慈恩寺。别造翻经院,虹梁藻井,丹青云气,琼礎铜㧺,金环花铺,并加殊丽,令法师移就翻译,仍纲维寺任。”(《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七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那是太子殿下孝心,自该当的。”媚娘言道。

    又日。大兴宫。芳文殿。天色阴沉。槐树枝黑着树干。风寒阴凛。
    见媚娘将行往便殿,阿菊将银制暖手炉新添了炭,以深灰间青卷草文手炉丝绵套套好了,递与媚娘。随媚娘行出了芳文殿。
    “才人。”方至便殿外,迎面又是太子。
    “太子殿下——”
    “专来问阿爷安好。”雉奴淡笑着看着媚娘。一阵风拂过,淡的白檀香混着黄栀子香,些微牵惹人心——想是媚娘吩咐阿菊新配之异香了。太子想着。他早听闻媚娘常着阿菊配些奇香,多是沉、檀、丁香、黄栀子、白兰花,亦有梅花之属,却少有宫中常用之瑞龙脑、郁金。宫中人言媚娘此道之行家里手,所制香皆芬芳莫名。
    当真名下不虚。看着娇艳可人之媚娘,太子心下暗赞了声。
    “殿下孝心,真亦无二。听闻殿下夏月间就令择址为文德皇后(长孙皇后)营造大慈恩寺祈福,且已渐向毕功,轮奂将成了。是麽?”
    “原来才人也听闻了。”太子笑意愈深了。媚娘发间依旧是芍药玉钗。想必深爱芍药花的了。太子心道。
    太子眼神微灼热了,媚娘觉些不宜。言叙片时,别过太子,阿菊随跟着,媚娘就行去了。
    太子看着媚娘渐行远去之身影,不觉些微怅然。他明白,这娇艳可人之小女子正规避着自己。宫规森严,媚娘份属宫内未承恩之至密承旨,自己又乃太子,身份攸关,规之所在,自只可依规而行。
    风愈发凛冽了,乌云聚将起来,浓阴密布。
    看太子有些怔怔的,遂安于太子身后不好多言,只低低道得声:
    “殿下。”
    太子心神一凝,略定了定,步入便殿。

    非同往年,贞观二十二载孟冬已然深寒。或当送媚娘甚礼麽?太子犹豫着。媚娘诸物并不缺疏。送甚礼好呢?礼若欲动人心怀,最要恰中其念。否者,便只有动之以奇了。究底里送媚娘甚物事好呢?太子苦思良久,忽得一计,东宫府库颇多奇珍,细寻来未必寻不出动人心怀之物。至少,可使媚娘明己待她之殊处。如此,亦算不枉费心思。这般思来度去,吩咐遂安着人取来东宫府库要记,于要记之载中细搜寻了起来。
一番细寻查,太子果于府库要记中寻着了一物——西域人来时专献之温凉玉枕。系西域人得之献与都护府。都护府来人又敬献东宫。
    便是此温凉玉枕了。太子吩咐遂安着人自府库将温凉玉枕取出。只说媚娘长于阿爷身侧,虽未承恩,又未升迁,然阿爷素来最爱垂询,显是极蒙圣眷,未来不可以知。故亦最不可以轻忽,专以此赠。便着遂安安排妥当去了。

    芳文殿内。
    “才人,今冬真正天寒。方过孟冬,就这般样儿了。倒是太子殿下送的温凉玉枕,触手即温,真真奇物。”

石红梅(绿竹) 字(2018-3-17,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5: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八 仲冬(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3-17 14:15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七 节物(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十八 仲冬(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五十八 仲冬

    长安城真异样寒冷。宫中上下皆忙,媚娘亦于诸务。因各处皆不停歇,媚娘着阿菊于芳文殿备办着,随行的却是阿蓉了。
    真仲冬风凛,槐树枝上雀鸟也不啼声,畏缩依偎着。宫中寂寂——媚娘心有些闷闷起来。宫中岁月绵长,不过循例分内职司、诗书礼乐耗度时日。唐帝近来湎于佛理,常与玄奘大和尚谈经论法。自家阿娘本来事佛,旁侧听来,媚娘倒不觉有甚疏隔处。

    芳文殿内。
    “阿菊,再些时就元正了,要备用物事也多着。这些时,拣个好日,将去载腊月埋于竹根处香取出来备正月里用。你且再去合些香,备再下年正月里用的,要比常日里加倍心思。沉、白檀、丁香多些儿。麝香、阿末香就不要了,伤生的。再添些梅花。用南地献的百花蜜就好,不必枣蜜。合好了依旧于竹根旧处,还用瓷罐子。早前我亲手合的那香,我记得也数载了,还留着,轻易不要动得。只将去载十二月合的香取出便好。可记下了?”
    “唯。才人。阿菊记下了。”
     “才人,今冬怎恁天寒。好在自玄奘那大和尚再施佛药后大家就痊愈了,不然今冬可怎生样过呢。”阿菊道。“听闻说大家正着番道人炼长生丹呢,那番道人只管支要了无数贵重之物,也不晓得何时方能炼成。现在金飚门内。大家颁旨皆要深加礼数,令兵部尚书崔敦礼监主之。也不知采了多少奇药异石,也不准人进去观看,只说神药天成,不可为人气所冲。现大家正等得心焦呢。”阿菊一行替媚娘暖炉重添了炭,取来淡青灰丝绵织梅花文暖炉套子套上,递与媚娘。一行道。(《旧唐书 卷三 本纪第三 太宗下》载”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五月庚子……使方士那罗迩娑婆于金飚门造延年之药。”《旧唐书 卷一百九十八 列传一百四十八 西戎 天竺》“是时就其国得方士那罗迩娑婆寐,自言寿二百岁,云有长生之术。太宗深加礼敬,馆之于金飚门内,造延年之药。令兵部尚书崔敦礼监主之。发使天下,采诸奇药异石,不可称数”)
    就是今载王玄策自天竺带归的天竺方士那逻迩娑婆寐了。媚娘接过暖炉,坐于紫檀案前,若无意般——“阿菊,且少议论这些,大家自是要万万岁的。况那长生丹想亦非同寻常,所用之物贵重些,费些些奇药灵石、贵重物也该当的。”媚娘不无嘲讽言道。

    又日。
    “才人,这天真亦奇了。前几日那般样严寒,未想昨儿放晴,竟暖好些。就今日天阴下来,或有些薄雨,不如昨般,亦称和暖。本来上月小阳春,不当过寒,未料想竟寒得紧。倒是现仲冬时节了,又暖些个。”
    “天时不常,亦乃常事。”媚娘于紫檀案前漫不经心饮着暖饮,淡言道。

石红梅(绿竹) 字(2018-3-24,阴有时有薄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5:47 , Processed in 0.014812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