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2 06: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8 16: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 以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1-11 15:19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十九 谏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 以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 以疾

    太子随时在侍,唐帝觉着些安慰。他是老了,翻覆的噩梦令他心生惧畏,他常梦兵戈现前,作厮杀状,或血渍污衣斑斑在侧。每每噩梦惊醒,汗涔涔下,心悸不已。又梦辽东疆场,天寒草枯,战马皆亡,军兵疲损者。一战功成万骨枯,然功成骨枯,总可以不大恨。此番御驾亲征数十万军战小夷狄,军兵折损,含恨败亡,真生平之奇耻也。一梦此,唐帝真有悠悠忽忽,魂不知何处感。
    唐帝疾亦愈觉愈烈了。每日里只没有神采,虽不多言,宫中上下皆知,唐帝屡发梦魇,一夜间,所睡总不过一个多时辰。白日亦不得好生安息,虽药膳饮食,依例调养,御医在侧,日常诊治。然病在心,药石自然罔灵,故几个月亦不见好。御医亦知要在心结,偏是帝王,又不好说得。唐帝只觉连来噩梦频频,精力疲损,日甚于日。太子侧观,知大不祥。为唐帝久不眠安,精力疲损,长此往之,三魂七魄,俱不能养。疲损之过,难不吉矣。宫中上下一时皆忧之甚。
    媚娘每日于侧,固明其理,然慎于言。为其深知,唐帝此疾最在心结,多梦之症要在禳解。人命因果循回,所谓一言多不如一言省,故此并不挑明。
    太子侧侍日久,觉阿爷日甚日,不免些焦躁。一日忽思及阿娘文德皇后(长孙皇后)当年亦曾病重,后经礼谒禅师,解众宝名珍,为阿娘供养祈愿,方得吉祥。现阿爷久病不愈,或亦可为此,以转吉祥焉?(《大唐太原交城县石壁寺铁弥勒像颂》)——“(唐)太宗昔幸北京,文德皇后(长孙皇后)不豫,辇过兰若,礼谒禅师绰公,便解众宝名珍,供养启愿。玉衣旋复,金榜遂开,因诏天下名山形胜,皆表刹焉。所以报护力,广真谛也”)
    遂请玄奘。

    弘福寺。玄奘法师。
    自贞观十一年,唐帝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经九年矣,思之宁不痛哉。
    玄奘室内沉思着。窗外暖日熙阳,一只黄莺轻掠过树梢,些许绿的落叶。太子诚意以请,百般言说,诚可感天。自来于佛于家,皆重仁孝,太子此为,或当禳解吉祥,施药唐帝,为解此局焉?
    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
    老君垂范,义在于清虚。释迦遗文,理存于因果。详其教也,汲引之迹殊途。永其宗也,驰益之风齐致。然则大道之行,肇于遂古。源出无名之始,事髙有形之外。迈两仪而运行,包万物而亭育。故能兴邦致泰,反朴还淳。至如佛法之兴,基于西域,爰自东汉,方被中华,神变之理多方,报应之缘匪一。洎乎近世,崇信滋深。人翼当年之福,家惧来生之祸。由是滞俗者,闻玄宗而大笑,好异者,望真谛而争归。始波涌于闾里,终风靡于朝廷。遂使殊方之典,欝为众妙之先。诸华之教,翻居一佒?蟆A鞫萃?矗?谧壤鄞?k拶硪光刮罚?逦┲恋溃?几锴氨祝?芍罟煳铩?鲭拗?鞠担?鹱灾?拢??窨瞬?<葎R上徳之庆,天下大定。亦赖无为之功,宜有改张。阐兹玄化。自今已后,斋供行法,至于称谓,道士女冠可在僧尼之前。庶敦本之俗,畅于九有。尊祖之风。贻诸万叶【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1-18,阴转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5 15: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一 佛药(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1-18 16:55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 以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一 佛药(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一 佛药

    “才人,未料想太子殿下所请之玄奘大和尚居然此等灵验。说是才经请得,大家再无噩梦了呢。近几日服其所施佛药,精气俊爽,无怪天竺奉其为“大乘天”、“解脱天”的。当真名实不虚。”阿菊自殿院修剪了木槿花枝,归殿内,插于瓶中,与媚娘言道。
    这大和尚所施佛药竟如此效验,当真非比寻常。想其于佛门兵事,亦非常人也。媚娘没有言声,心下暗赞了声。她从来异界佛道,皆明其理,只不言破。
    太子者番请那大和尚赠与佛药,又复见功,者般样行来,佛家声势必行大增。虽唐帝九年前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然前朝以来,宫中上下,朝堂内外,民间百姓,崇佛者向较信道者为众。唐帝轻佛有年,经此疾患,恐亦不敢再随意贬损佛门矣。
    闲思间媚娘步至木槿之花瓶前,将木槿花重理了理。“大家精气复爽,自是好事,太子殿下此番功莫大焉。”媚娘淡淡言道。

    唐帝真惊异了,他自来于佛不十分尊崇,武德间使用僧兵不过一时之计,傅奕论抑佛言曰“佛是胡中桀黠,欺诳夷狄,初止西域,渐流中国。遵尚其教,皆是邪僻小人,模写庄、老玄言,文饰妖幻之教耳。于百姓无补,于国家有害”,他(唐太宗)亦“颇然之”(《旧唐书 卷七十九 列传第二十九 傅奕》)。现玄奘这大和尚所施佛药竟十分效验,不能不令他重新审视自己所知。于是,他与(玄奘)法师一手翰——
    太宗文皇帝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
    造化陶均。短长异寿。天地覆载。愚智同生。故知上圣上贤。无代不有。然而前王前帝,罕得相逢。朕自顾德薄行轻。智微力浅。幸因夙缘有庆得遇真人。自慰药已来。手脚渐觉轻损。弥加将慎。冀得全除。抚疫躬而自欢。荷神方而多愧。唯凭命于后药。庶遐龄之可期。必望超促世而长存。驻常颜而不朽。既白之发变素成玄。已弊之躬除衰益壮。此心此愿其可遂乎。唯竭深诚。敬伫良术。(内出与玄奘法师)(《大慈恩寺志 卷八 太宗文皇帝与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亦见于《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部 2119 寺沙门玄奘上表记(一卷) 太宗文皇帝与长命婆罗门与玄奘法师书》)
    唐帝思长生了。

    七月,长安,长夏。金风依起,梧桐叶落。玄奘居弘福寺译经初有成(译得数部佛经),奉御敕而著之《大唐西域记》亦已备,唐帝又经所施之佛药愈,于事于理,皆算交代。或是时请唐帝为所译佛经御制经序了。所请成时,既可壮佛门之声威,又可为向唐帝提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预为表里,以为其阶。本来请唐帝自停前诏,固非易事,然步步行之,总在斯然。世间难为之事,正当以力而为。应时而动,待之时日,再兼施以他法,纵“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一时不能止,亦要以此(请唐帝为所译佛经御制经序)为佛门复彰声名,务必使自“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以来(佛门)渐颓之势顿改。玄奘于弘福寺净室内筹谋着。
    贞观二十年之长夏风意薰暖。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1-25,多云转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14: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二 请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1-25 15:17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一 佛药(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二 请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二 请序

    未久,玄奘上“进新译经论并求御制经序表”、“请御制三藏圣教序表”,以“沙门玄奘言”,请唐帝为新译佛经“曲垂神翰,题制一序,赞扬宗极”——
    进新译经论表
    沙门玄奘言:窃闻八正之旨,实出苦海之津梁;一乘之宗,诚入涅槃之梯?登。但以物机未熟,致蕴蒽山之西,经胥庭而莫闻,历周秦而靡至。暨乎摩腾入洛,方被山川;僧会游吴,始霑荆楚。从是以来,遂得人修解脱之因,家树菩提之业。固知传法之益,其利博哉!次复严显求经,澄什继译,虽则元气日扇,而并处伪传。唯玄奘轻生,独逢明圣,所将经论,咸得奏闻。蒙陛下崇重圣言,赐使翻译,比与义学。诸僧等,专精夙夜,无堕寸阴,虽握管淹时,未遂终讫,已绝笔者见得五部五十八卷,名曰《大菩萨藏经》二十卷、《佛地经》一卷、《六门陀罗尼经》一卷、《显扬圣教论》二十卷、《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一十六卷,勒成八帙,缮写如别,谨诣阙奉进。玄奘又窃见宏福寺尊像初成,陛下亲降銮舆,开青莲之目。今经论初译,为圣代新文,敢缘前义,亦望曲垂神翰,题制一序,赞扬宗极。冀冲言奥旨,与日月齐明;玉字银钩,将乾坤等固。使百代之下,诵咏不穷;千载之外,瞻仰无绝。(《全唐文 九百六》)

    请御制三藏圣教序表
    沙门玄奘言:奘以贞观三年往游西域,求如来之秘藏,寻释迦之遗旨,总获六百五十七部,并以载於白马,以贞观十九年方还京邑。寻蒙敕旨,令於宏福道场披寻翻译,今已翻出《菩萨藏》等经,伏愿垂恩,以为经序,唯希敕旨,方布中夏。并撰《西域传》一部一十四卷,谨令舍人李敬一以将恭进,无任悚息之至。谨奉表以闻。谨言。(《全唐文 九百六》)

    大兴宫内的唐帝甫阅此表,觉难为了——他奉老子尊祖,又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九载,佛门中人心下之积怨他不是不知的。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之议佛门亦经屡提,却皆为他屡拒了。钳制佛门已久,虽经佛药而愈,然若为玄奘所进新译经论御制经序,即意味佛门之势重将抬头。接下来的,恐便是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了。自已以老子为尊祖,一旦此,则佛门、帝门,孰高孰低,难以易言。这般样来,岂非——岂非为人所笑?

    唐帝断难应此。媚娘看着手执玄奘所上“进新译经论并求御制经序表”、“请御制三藏圣教序表”沉吟之唐帝,心下十分了然。此攸关唐帝之颜面也。唐帝若允玄奘大和尚现之御制经序所请,意味着后将至的必是佛门这九年屡提的停“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了。然唐帝奉老子为尊祖,一旦停此诏,岂非为天下人所笑?颜面攸关,即大唐百姓,朝廷上下,宫之内外,泰半以佛门为尊,欲唐帝停此“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恐亦难矣。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2-2,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12-9 16: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三 固请(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2-2 14:52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二 请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三 固请(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三 固请

    未久果然,唐帝便以“朕学浅心拙,在物犹迷,况佛教幽微,岂能仰测。请为经题,非己所闻”——
    答玄奘法师进西域记书诏
    省书具悉来意。法师夙标高行,早出尘寰,泛宝舟而登彼岸,搜妙道而辟法门,宏阐大猷,荡涤众罪。是故慈云欲卷,舒之而荫四空;慧日将昏,朗之而照八极。舒朗之者,其唯法师乎。朕学浅心拙,在物犹迷,况佛教幽微,岂能仰测。请为经题,非己所闻。新撰《西域记》者,当自披览。(全唐文 唐卷八)
    将玄奘大和尚御制经序之请——轻轻推却了。

    真病甫愈即却医也。那玄奘大和尚必大不快意。依那大和尚当初西行前再三表奏,不蒙获准,迳自私行,一行十余年之所为看来,定不会这般样便即罢休,要再上表为请才是。唐帝方经佛药而愈,想必亦不好一推再推的,看那时唐帝要怎生样办。媚娘倒意态闲闲。

    果然,弘福寺内接唐帝此诏的玄奘大不快意,沉吟未久,墨濡毫笔,再上一表,乃固请之——
    重请御制三藏圣教序表
  沙门玄奘言:伏奉墨敕,猥垂奖谕,祗奉纶言,精守震越。玄奘业行空疏,谬参缁侣,幸属九瀛有截,四表无虞,凭皇灵以远征,恃国威而访道,穷遐冒险,虽厉愚诚,纂异怀荒,实资朝化。所获经论,奉敕翻译,见成卷轴,未有诠序。
  伏惟陛下睿思云敷,天华景烂,理包系象,调逸咸英,跨千古以飞声,掩百王而腾实。窃以神力无方,非神思不足诠其理;圣教玄远,非圣藻何以序其源?故乃冒犯威严,敢希题目。宸睠冲邈,不垂矜许,抚躬累息,相顾失图。玄奘闻日月丽天,既分晖於户牖;江河纪地,亦流润於岩崖。云和广乐,不秘响於聋昧;金璧奇珍,岂韬彩於愚瞽?敢缘斯理,重以干祈。伏乞雷雨曲垂,天文俯照,配两仪而同久,与二曜而俱悬。然则鹫岭微言,假神笔而宏远;鸡园奥典,?英词而宣畅。岂止区区梵众,独荷恩荣?亦使蠢蠢迷生,方超尘累而已。谨奉表奏以闻。谨言。(《全唐文 九百六》)

    玄奘以所谓西行“所获经论,奉敕翻译,见成卷轴,未有诠序,”又以“伏惟陛下睿思云敷,天华景烂,理包系象,调逸咸英,跨千古以飞声,掩百王而腾实。窃以神力无方,非神思不足诠其理;圣教玄远,非圣藻何以序其源”由,再请唐帝御制三藏圣教序表。正是经论本奉敕译,请序自合情理。况唐帝抱疾已久,方因玄奘所施佛药疾瘳,再加推辞,于情于理似俱不宜。奉老子为尊祖亦些许年矣,此序一题,佛门自然重辉。然于道家,恐便面上有妨。唐帝犹豫地想着——或者,待些许时,以他法徐徐置之?
    于是,唐帝将玄奘此表搁置案侧,拖而不决起来——

    嗯,竟倒是个拖字诀。媚娘淡笑了笑。天下事岂是俱能拖便了之的。唐帝此法真大谬也。玄奘那大和尚看着亦未必如唐帝以为的那般样好说话。倒是再看。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2-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6: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四 翻覆(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7-12-16 16:27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2-9 16:17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三 固请(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四 翻覆(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四 翻覆

    (贞观二十年)八月,上(唐帝)发灵州,媚娘随行。太子监国。同年十月,上(唐帝)归长安。

    长安城冬日真是风凛。朝中因唐帝获玄奘大和尚所施佛药疾瘳,崇佛声愈重了。唐帝忽地有些惊觉——若举朝皆以崇佛,自(唐帝)尊老子为祖,虽九年前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然朝廷内外、宫中上下、民间仍皆以佛尊。若佛道相争,他当何以之呢?岂非亦在佛之下?如此,帝皇之荣,又安在哉?
    于是,甫归长安未久,唐帝借萧瑀曾自请出家得准又未出家,诏以责,竟将佛门亦贬损了番。言“至于佛教,非意所遵,虽有国之常经,固弊俗之虚术。何则?求其道者,未验福于将来;修其教者,翻受辜于既往(《旧唐书 卷六十三 列传第十三 萧瑀》)”——
    朕闻物之顺也,虽异质而成功;事之违也,亦同形而罕用。是以舟浮楫举,可济千里之川;辕引轮停,不越一毫之地。故知动静相循易为务,曲直相反难为功,况乎上下之宜、君臣之际者矣。朕以无明于元首,期托德于股肱,思欲去伪归真,除浇反朴。至于佛教,非意所遵,虽有国之常经,固弊俗之虚术。何则?求其道者,未验福于将来;修其教者,翻受辜于既往。至若梁武穷心于释氏,简文锐意于法门,倾帑藏以给僧祗,殚人力以供塔庙。及乎三淮沸浪,五岭腾烟,假余息于熊蹯,引残魂于雀榖。子孙覆亡而不暇,社稷俄顷而为墟,报施之征,何其缪也!而太子太保、宋国公瑀践覆车之余轨,袭亡国之遗风。弃公就私,未明隐显之际;身俗口道,莫辩邪正之心。修累叶之殃源,祈一躬之福本,上以违忤君主,下则扇习浮华。往前朕谓张亮云:“卿既事佛,何不出家?”瑀乃端然自应,请先入道,朕即许之,寻复不用。一回一惑,在于瞬息之间;自可自否,变于帷扆之所。乖栋梁之大体,岂具瞻之量乎?朕犹隐忍至今,瑀尚全无悛改。宜即去兹朝阙,出牧小籓,可商州刺史,仍除其封。(《旧唐书 卷六十三 列传第十三 萧瑀》)
    以佛门为“弊俗之虚术”,佛门中人闻听自是大为不快。然玄奘素性隐忍,并不明言,只唐帝所用之佛药,却便停进了。唐帝自以为病疾已瘳,并不在意,想玄奘之药亦不必再求,故此亦且不问。朝廷内外、宫中上下骤闻唐帝此诏,一时皆静。

    长安城冬日真深寒了,媚娘于殿内闲闲翻阅着经卷。玄奘法师之请为唐帝推却早为她所知闻,唐帝责萧瑀之诏亦一并为她所知晓。唐帝素是需有所用、方如所请之人,当年为尊自家李姓,于贞观十一年间下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时便意味着他离佛日远了。后屡经事端,梦事频频,自知所为(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贞观十一年二月《《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确有不当,遂以“为阿娘追福”由,于弘福寺成后召大德十人,亲对言论。唐帝言及阿娘,悲不自胜,掩泪吞声。久而言曰“朕以早丧慈亲,无由反哺。风树之痛,有切于怀。庶凭景福,上资冥佑。朕比以老子居左,师等不有怨乎?”(弘福寺主道)意曰:“僧等此者,安心行道,何敢忘焉”。(唐)帝曰:“佛道大小,朕以久知;释李尊卑,通人自鉴。岂以一时在上,即为胜也。朕以宗承柱下,且将老子居先。植福归心,投诚自别。比来檀捨,佥向释门,凡所葺修,俱为佛寺,诸法师等,知朕意焉”(《法苑珠林 第一百》)。
    欲以言语得佛门之忍解。而佛门中人,皆不以之。
    现(唐帝)以噩梦兵戈,不能安枕,经太子往玄奘求施佛药方得疾瘳,又复贬损佛门,佛门中人无能忍者。经此一事,唐帝疾若翻覆,恐再无颜向玄奘问药了。如此,疾患势将深矣。媚娘自于芳文殿静思着。
    果然,诏下未久,以幸灵州往还,冒寒疲顿,欲于岁前专事保摄的唐帝病疾翻覆了。

注:佛药、医药看似不同,本则一也。多有擅医人入佛门者,至乎玄奘施药之所为,若药师佛也。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2-16,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7: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五 金石(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2-16 16:16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四 翻覆(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五 金石(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五 金石

    贞观二十年的深冬风寒簌簌。唐帝愈发不能安寝了。每时辰必翻覆数次,偶能入眠,即梦惊觉。宫人们多不敢言,惟小心侍应而已。御医依例安神药汤,辅之以饮食汤水调理。然唐帝疾,日甚于日。
    病疾翻覆之唐帝自觉无颜复问药于玄奘,太子亦觉方经唐帝责萧瑀之以佛门为“弊俗之虚术”诏,不好就便再向玄奘开言。转念间,唐帝自思,佛门不好复求,自己素尊老子,何不就向道士饵金石——于是,唐帝行乳石丹药之饮。然唐帝之魇疾经丹药之饮,却只翻覆于患愈之间了。
    贞观二十一年,春,正月,(开府仪同三司申文献公)高士廉疾笃;辛卯,上(唐帝)幸其第,流涕与诀;壬辰,(高士廉)薨。
    唐帝(上)将往哭之,帅左右出,……长孙无忌闻,……迎谏于马首曰:“陛下饵金石,于方不得临丧……”(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为此,因饵丹药乳石不得临丧之唐帝登楼,望而恸哭之。
    未久,唐帝疾患复重。

    长安城春暮亦真有些初夏暑意了。殿前草木繁盛,不远处紫藤花香次第传来,藤叶间黄莺鸟啼。阵阵喘息之唐帝只觉眩晕头恶难忍,胸口烦闷不堪。道士进的金丹乳石虽经服用,并不见效,他满心大不快意,希翼着自己快好起来。
    着宫人们皆行退下,唐帝微昏沉着。

    再半时辰太子将至了罢,还当避些嫌儿。媚娘想着。看诸事皆妥当了,媚娘寻了个由头,道往芳文殿取些甚麽,侍应人恐不明白。着阿菊随跟着,便往自住殿院去了。
    “才人。”才出殿未几步,迎面正是太子。
    “原来是殿下.”媚娘淡笑着。
    太子亦微笑了——
    “阿爷今儿可好些?”太子话头一转。
    “大家用了金丹乳石还那般样。倒是御医嘱咐不可着恼,静气宁神方好。”媚娘言道。
    空气里紫藤花香愈发浓郁了,媚娘身上青牡丹莲蓬淡荼蘼文绫衫子,黄印花纱裙、浅莲灰罗披帛,安静间几分闲雅。不过淡淡样儿妆,唇间浅粉红,蕊黄花钿子,薄薄脂粉黛色眉,宜春娇模样。两人正言语间,一阵风拂过,想是媚娘脂粉香。太子心下不觉一赞:到底是现大兴宫中第一的美人儿。
    太子疏神间,媚娘似乎觉察到甚麽——寒暄数句,便与太子别过了。

    暮春大兴宫阳光有些西斜了。许是亦疲累了,黄莺鸟停了藤叶间宛转轻啼。殿内静悄悄的,只唐帝微微咳喘之音,及风拂过偶尔音响。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2-23,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0 16: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六 棣棠(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2-23 17:00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五 金石(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六 棣棠(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六 棣棠

    暮春棣棠花竟不曾开败,艳色比金花瓣间微些露珠,于媚娘芳文殿庭院间依旧烂映发着。殿内,阿菊于媚娘身后替她梳理着长发。
    “阿菊,且换个别生样子,不要朝云髻了。”
    “才人可是厌了朝云髻麽?那换凌虚髻可好?”媚娘微点了点头。
    “这凌虚髻衬着才人真美。才人,今儿还插那枚芍药玉钗?要不要换枚旁的簪子?”“还那枚芍药玉钗罢。”媚娘言说了句。阿菊于是依前将芍药玉钗插于媚娘髻边。
    薄薄略施粉,淡淡细扫眉,又用过芍药红口脂,眉间梅蕊钿,往随身自带香囊里又添了些丁香、白檀、沉香粉,媚娘就往帝殿去了。
    殿内唐帝正静息间。媚娘低语问过宫人们,道唐帝昨晚用了乳石金丹看着还好,只今日未天明即晕,是热,要歇息会子,不要人打扰。
    媚娘闻唐帝头晕正歇息间,不宜打扰,就言要取御医嘱咐唐帝头晕时专用的醒窍香,旁人恐不知置放哪里。阿菊随跟着,就行去了。

    孟夏,长安,薰暖。
    殿院内栀子花开得愈发繁盛了,媚娘于庭间静静抚着弦琴。近来唐帝多疾,眼见不得便好,宫中上下多三缄其口,惟恐祸及于身。虽说唐帝年方四十余,然毕竟也将五十了,帝王长寿者向寡,况唐帝风疾为发(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是月,上得风疾,苦京师盛暑。夏,四月,乙丑,命修终南山太和废宫为翠微宫”),兼梦魇不止,金丹又忽验忽不验。长此往,难料矣。唐帝一旦崩逝,太子升位。东宫现之所位者——太子妃自然入主后宫。届时自己不过一先帝宫中未承恩之备选内官才人,因未承宠,虽不必依嫔御例入尼寺,又如何呢?况唐帝现下虽沉病疾,亦未必就便如何。再二十年,自己韶华老去,纵以承旨之密,亦未必能于阿娘有甚大荣光处。
    念及此,媚娘不觉烦乱起来,将琴重理了理,欲再弹一曲静心。
    栀子花浓香真亦太沁人了。不远处淡竹枝上早蝉声鸣,些微的风,一只乌雀飞过。
    “才人,看风起了,要落雨呢。”眼见风起,西边乌云渐近,阿菊一旁言道。
    媚娘入了屋,阿菊将琴置琴案上,见媚娘若有心事,又不知当说甚麽、不当说甚麽,旁侧只不敢言声。乌云愈发近了,风忽地狂起来,不一会,雨倾盆而下。
    屋外暴雨倒是将暑热一扫空,媚娘烦燥的心略静了些儿。

    端阳节将近了,唐帝疾患久之未平,宫中上下不便随兴,除常往旧例,宫中倒未有甚新兴头。太子依旧每日处理着朝中政务,眼见阿爷病患愈发难好,不免有些焦心——近日阿爷精气愈发不济了,睡眠又常自醒,一夜翻覆数次,每每咳喘难平,晕眩难止,倒是脾性自辽东归来好了许些。虽如此,近侍之人担心责罚,分外小心留意。道士金丹乳石已服数月,总不见大起色。太子有时也想,或还当寻玄奘那大和尚用些佛药为好。只阿爷搁置玄奘《请御制三藏圣教序表》,则末不好再开口了罢。太子想着。

石红梅(绿竹) 字(2017-12-30,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4: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七 修造(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2-30 16:21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六 棣棠(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七 修造(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十七 修造

    孟夏间荼蘼花将谢尽了,蝴蝶随意停歇着,太子手中笔停了,使殿内侍应宫人们皆行退下,又着遂安取了些薄荷叶煎饮。太子一行品饮着,一行细思起来。毕竟阿爷敕玄奘大和尚所著之《大唐西域记》已成了,佛经既系奉旨而译,佛药又曾施得,且用药即愈。现婉拒玄奘那大和尚《御制三藏圣教序表》之请再,任谁也心下不快。《御制三藏圣教序表》之请未允,怎生好再请佛药呢。念至此,太子心下不免烦闷起来,手中薄荷饮亦置下了。
    殿外荼蘼香愈发浓密了,一阵风微拂过,太子烦闷略觉好些。媚娘入宫已数载了,入宫即得阿爷赐名,虽未承宠,然以承旨之密,伴侍左右,屡经逾制之赐,可谓恩宠备至。却一直仅居才人位,不得升迁,颇令人不解。阿爷将过半百,病疾久不见愈,若阿爷崩逝,届时媚娘以一宫中之先帝未承恩之才人内官,将何以之呢?太子思度着。
    若阿爷崩逝,依例继位之太子——即己,自为新登位之君主。媚娘虽系才人承旨,然未经唐帝承宠,届时自可纳媚娘为嫔御,宫中当无可言者。则末这样一来——思至此,太子胸中不觉一定。
    然阿爷疾患,何日方得向好呢?太子忡忡着。

     唐帝真生出些悔意了,服用金丹既久,病疾却有翻覆愈重之势。御医几番曾言,人秉四时之气,春暮夏初、秋暮将冬之时节于气疾、风疾者均要,又万不可劳神气怒,最在养心宁神。庭院闲散亦多有助益。然每用金丹即生躁意,御苑闲散既久,渐觉了无意趣。大兴宫本就潮热,现风疾愈甚,更觉难耐。为君王二十余年了,真有倦极生厌感,或当好生养息了。莫若广修园林行宫,以畅晚怀。天下事本来多由群臣,此番御驾亲征高丽大败而归,唐帝心中早无复先年之锋锐意——且将诸事付太子罢。
    于是,御苑闲散郁郁不快之唐帝思再三,终于不止于大兴宫与先年所修各处行宫,兴起再起园林、奢度晚年之念来。营造复起。行宫初成即行避暑。诸事咸付太子,唐帝自加行乐。
    将将过得一夏,唐帝以翠微宫险隘,不能容百官,庚子,诏更营玉华宫于宜春之凤皇谷(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一时天下营营,修造不已。
    七月,秋意渐起,唐帝车驾还大兴宫。

    贞观二十一年秋,长安。
    这个秋月的长安淫雨不止,雨势绵延,北地报说今载水患极重——是不蒙天佑了麽?民间许将议论了。唐帝心低沉着。为雨势、北地大水患故,原定明载将行之封禅亦行取消了(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八月,……加以河北水灾,停明年封禅”)。
    唐帝疾依前翻覆着。
    御医颇觉烦恼,道士进的金丹乳石并不见效,且于唐帝体损耗颇巨。唐帝耽于此,又不可劝,经玄奘禳解而止的噩梦又有续来之势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8-1-6,小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7: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八 秋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8-1-6 14:00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七 修造(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十八 秋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注:吾皇一词见诸于《全唐文》多处、及《全唐诗》多处,等)

    四十八 秋意

    弘福寺钟声于长安城回响着,秋雁南归,枫叶全红。居停于弘福寺译经之玄奘并不为急,依旧镇日里与僧众们忙着译经诸事宜。玄奘知道,唐帝迟早会重求佛药——从来梦魇之苦非亲历者难以心明。梦魇不得脱时,万事消磨,终日昏昏,且兼噩噩。终需寻能禳之者。

    唐帝愈发夜梦频惊。也为此,精气愈竭,神不能安——经时以来之唐帝,终不能免于困顿了。宫中私底里亦再次翻涌起关于唐帝梦魇之窃窃传闻。
    “才人,听便殿宫人们私底里言,大家梦魇近日愈发来得频了,用了那麽些丹药皆未见好。看大家形容有愈焦槁之色,都道这般样下去不晓得要怎生样好呢。宫人们还说未若前些时那玄奘大和尚佛药来得。”
    “大家之疾,自有御医调理。佛药、道丹,大家亦会选用。便殿宫人们饶舌就罢了。阿菊,你要谨记我素日之语,宫中事多看少言,慎勿妄议,否者自招祸殃。太子每日里多于大家身侧,素性仁孝,于大家之疾最是用心。前次佛药,亦经太子请得。此番大家疾患又恶,太子必有道理。阿菊,当此大家疾患紧要之时,万不可与宫人们闲来乱加议论。”
    “唯,才人。阿菊记下了。”
    媚娘吩咐完阿菊,静静思虑着——唐帝之疾翻覆了,会再问佛药于玄奘麽?抑或换炼丹道士?还是等一些儿呢?

    贞观二十一年的秋。大兴宫,便殿。
    唐帝噩梦愈频了,憔悴愈损,太子忧心不已。着御医处再详用诊,又细问了阿爷用药后诸般情形。细加思量后,太子决定,还是往弘福寺向玄奘求佛药了。
    玄奘毫不意外太子之所请。他知道,唐帝疾再不加佛药、禳解,必难当也。未加犹疑,玄奘便如太子所请了。
    未几日,十一月,壬子,上(唐帝)疾愈,三日一视朝(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八 唐纪十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百官咸贺,宫中皆庆,一时攘攘。

    “才人,还是玄奘那大和尚了得。大家吃了这麽些时丹药,也不见大好。太子甫请佛药,未几日大家便精气复爽,视朝如先时了。宫人们皆道还是玄奘那大和尚法力呢。”
    手中卷书之媚娘闻言,却只依旧阅书。

    弘福寺竹林间大雪纷飞,晨钟暮鼓。译经院众僧忙碌着,玄奘静默。他在待唐帝之召见,还有他期翼已久之御制三藏圣教序。他知道,唐帝者番疾愈,终将有所表——毕竟,疾患已久,几番翻覆,这次,唐帝定不愿噩梦再续了。

    贞观二十二年,孟春,长安。
    唐帝体大康健了,他颇觉精气神爽。自服玄奘佛药以来,梦亦少了,纵有亦非梦恶。有道士金丹病疾翻覆之例,他并不急于召见玄奘,他想再等一等,待佛药续加效验。
    媚娘毫不讶异唐帝病疾之再次康复——佛法又是一重天。至乎唐帝,真是老了,即使者番病疾大愈,也再无复媚娘初入宫时所见那般神采。唐帝愈来愈不自信了,佛药展现出的莫测之功令他心生惕惧,他再无年轻时的无畏心——他有些信果因了。
    太子默契地与媚娘只简单数语对答着。太子朝中声望日隆,他已有子女,表面上似乎还有偏宠之女子。然则这,皆不过他精心之安排——使人不致留意他对媚娘之浓浓眷意。

石红梅(绿竹) 字(2018-1-13,晴转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6 02:41 , Processed in 0.015704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