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18: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一 金钗(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7-1 17:11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 芍药(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一 金钗(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十一 金钗

    便殿。
    “才人。”
    “殿下。”
    便殿前,正遇上着浓紫绣金狐裘之太子,媚娘止了步。
    太子望媚娘微笑着,他自然不是恁般样巧就遇上媚娘的。阿爷至洛,媚娘本来随行,又逢今儿当值。虽以阿爷方至,多数小息一歇儿,未必批阅表章。然系媚娘职司,总要至便殿方停当的——故此,估约着媚娘将至了,太子一径就往便殿来。

    “怎么才人也随阿爷御驾至洛阳了麽?”早知媚娘随行,太子还是故意讶异着,他当然不方便晓得阿爷的哪些位妃嫔、内官、宫官是否伴驾洛阳宫的。
    其实安排媚娘随行是唐帝专意,惟此他方能放下心头那块“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秘记巨石。宫中诸人只觉唐帝这一向召媚娘随时伴侍,自是圣恩深重了。故此虽媚娘一直未见升迁,宫中上下依旧对她分外用心。

    “殿下是来见大家的麽。大家方至洛阳,想必很倦了呢。”媚娘微微笑应着。看着风神俊爽之太子,想着这未必巧遇之巧遇。
    “也是,想必阿爷要将息一歇儿。我究竟明日来方是。只这里有我专进与阿爷的沉香膏怎生好。这般样儿罢,不如就劳才人进与阿爷了。”太子假意沉吟了会子,言道。
    媚娘听了,看了阿蓉一眼,阿蓉就自遂安手中接过一紫红绣金合欢花缠枝绫裹着的方形沉香木制小盒,退立于侧。
    “有劳才人了,说来当谢方是。我今日究竟未曾备得,过些时定当专致谢仪。”太子待阿蓉自遂安手中接过紫红绣金合欢花缠枝绫裹着的沉香小盒,深看了媚娘一眼,言说着。
    “些些小事,殿下不必挂怀。”
    媚娘含笑与太子别过,往便殿内去了。

    未几日,俟媚娘未当值,于洛阳宫内自居处之时,太子果着人专送来谢仪。媚娘见太子遣人来,面上只淡淡的,着阿菊收下了置于紫檀书案,又命阿蓉赏赐了来者。来人去了,吩咐阿菊、阿蓉各往别处做些要费约许半个时辰之事体。看皆往他处,又静待了待,方坐于书案前,打开太子谢仪——外用橘红绣淡芍药缠枝花绫包的乌木小盒。打开长形盒盖,一枚极精细之木芍药花形金钗,停于盒内,却并无字纸。
    自盒内取出金钗把玩手间,媚娘微笑了,果然太子心思绵密,竟这般样无有只字痕迹。然亦当不得有只字痕迹罢——宫中物皆经详载,何物经何人手得,无不知者。东宫亦复如此。宫之体制,皇子、百官皆不得与妃嫔、备选内官、备选内人、宫官有密,否者将有大妨。太子自当如此为,否者,一旦为议,太子废黜、己为赐死,皆难免者。
    (注1:承袭《武德律》、《贞观律》之《唐律疏议 卷七 69》:“即虽非阑入,辄私共宫人言语,若亲为通传书信及衣物者,绞。【疏】议曰:文云“虽非阑入”,即是得应入宫之人,不得私与宫人言语。其亲为通传书信、衣物者,谓亲于宫人处,领得书信、衣物将出及将外人书信、衣物付与宫人讫者,并得绞坐。”
    注2:《旧唐书•卷六四•列传第十四 隐太子建成》“六月三日,〔李世民〕密奏建成、元吉淫乱后宫。”次日即难。)

石红梅(绿竹) 字(2017-7-8,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15 09: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二 静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7-8 18:35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一 金钗(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二 静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十二 静思

    媚娘细细打量着这枚良工细作、打造颇费时日之芍药金钗,想必太子早经备好了罢,这次终于逢着机会送了将来。拿着金钗,媚娘心一时有些微乱——这是宫里,太子素极自谨之人,宫中从未传过他甚闲言碎语,遑论与宫嫔、备选内官、宫官往来之间了。者番所为自亦当非一时孟浪。然她毕竟系他阿爷之备选内官,纵太子慕恋良久,礼之所在,若他阿爷不循旧例将自己以女官名赐与太子(注:帝皇赐未承恩备选内官、备选内人、宫官与皇子、皇孙、臣子者,不单汉晋,亦乃之唐。详见《汉书》、《晋书》、《旧唐书》、《新唐书》),太子又能怎生样办呢?不过深埋心底一丝情愫罢了。这枚金钗不过太子含情日久埋藏心底之秘爱之一小小示意。告诉她,若她是他的人——若她是他的人,必恩爱深重,宠冠人前。

    十一月洛阳宫的风当真清凛,雪次第下了一日。太子于东宫有些焦急地期盼着遣者归来,媚娘会喜欢这份礼物麽?这自然是不当问,甚不能多关心之情形——他是太子,媚娘系阿爷之未承恩之才人,宫中体制,礼之所在,终不可逾。除非阿爷循旧例将媚娘以女官名赐与自己,或阿爷驾崩,媚娘又未承宠,自己将其纳为妃嫔,不然亦不过恋慕于心,之止于礼罢了。

    思忖半晌,媚娘将金钗依旧放回乌木小盒,橘红绣淡芍药缠枝花绫依样裹好乌木小盒,置于紫檀书案处。待阿菊、阿蓉未时过各自归来,媚娘淡淡吩咐阿蓉将乌木小盒打开仿若初见般,假意执于手间细端详了回,称许了会子。道太子之礼甚合心意,然究竟太子之礼,且放着罢。就令阿菊置放停当了。待阿菊置放停当,媚娘静坐于炉火旁,展开卷书假意看着。执了卷书,媚娘心思却止不住上下翻腾。唐帝年方四十余,若还有近二十年相处,自己亦三十余将四十了。届时纵使太子登位,二十年时光想必早教他将自己慢慢忘却。太子这一份十余岁时低徊暗恋,随时光过往未必会得长久,不过年少情怀心底里眷恋不已,一时不能自持,乃至形之于迹罢了。宫中素来波诡云谲,自己与太子若有半分行差踏错,轻则自己一死,重则太子被废。此后与太子间,恐当更加自持方是,否者两者之难皆难免矣。

    媚娘静坐于案前思量着,一时心底里只觉万千。借口天寒,这日只是于自己居处静了一日。室外风雪不已,洛阳宫御苑梅花偏这时开了,宫中诸人只闹嚷着踏雪寻梅,竟无人留意媚娘行止。

石红梅(绿竹) 字(2017-7-15,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22 08: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三 心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7-15 09:21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二 静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三 心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十三 心思

    窗外风雪萧萧,太子于东宫殿只假意研习高丽战事,就便吩咐了不许人打扰——媚娘自是不便有甚特别回音的。至乎其他人——太子一时间真也不想与谁面见。
    这番算是正式试探媚娘之心意了。太子于东宫殿自思着。媚娘素来自持甚重,未将谢仪退回已是最好消息。自己这番表白不过是藏爱日久,不能按捺情思乃至一时发乎于表罢了。虽然就是这番发乎于表,也不过意味着向媚娘表白相知相惜之意,当然终于也仅只于相知相惜而已——媚娘系备选内官,居便殿承旨,自不可与殿臣有密,遑论东宫了。若欲与媚娘一起,惟有合宜时,侧相言语,请阿爷将媚娘以未承恩备选内官之身份赐与己身(注:帝皇赐未承恩备选内官、备选内人、宫官与皇子、皇孙、臣子者,不单汉晋,亦乃之唐。详见《汉书》、《晋书》、《旧唐书》、《新唐书》)。又或待阿爷崩逝,媚娘又未承宠,自己登位纳之,

    风雪依旧不已,媚娘用过晚膳,着阿菊调配了些将要用的香。因不知何时就行程去往北地——唐帝素是说就做禀性,若行程很快也道不定,这些总早些时备着为好。
    阿菊自调香时,媚娘于书案前心底却止不住思绪繁杂。太子固有眷眷之意,然若唐帝不将自己以未承恩备选内官之名赐与太子(注:帝皇赐未承恩备选内官、备选内人、宫官与皇子、皇孙、臣子者,不单汉晋,亦乃之唐。详见《汉书》、《晋书》、《旧唐书》、《新唐书》),这些事随时光淡远,亦终不过淡远罢了。
媚娘叹了口气,依是着阿蓉添了些香木,自己案前横了素琴,静静弹了一曲旧音静心。弹了些时,觉些微冷了,又着阿菊重添了炭,暖炉是早经备着深青地绣金万安福字绣被里。这一夜,媚娘思绪纷乱繁杂,不免有些难以将息。

    太子此时于东宫殿亦心底翻覆着,窗外风雪整下了一夜。殿前槐树枝积满了雪,竹叶簌簌。因不能睡,太子越性添了衣,炉火前抄了一夜经静心。

    贞观十八年洛阳宫风雪真亦太浓了。因战将时,宫中上下皆些肃肃。唐帝亲征,太子监国,伴唐帝之嫔御、内官、宫官些许将随唐帝前行定州,停于行宫。故此宫中上下各自准备,候唐帝之命定去留行止。

    “才人,听御殿宫人们私下议论说,大家征讨高丽之行将不远了,说是连番经已下讨高丽诏、亲征高丽诏了呢。宫人们皆言如大家这般样甚时都着才人伴侍,才人定当旨意随行的。要者般样说来阿菊也会得要去。说来定州行宫地僻人疏,若只管停在那里,才人定无趣的。”阿菊方归媚娘居处,收拾了些时物事,添了香,就于炉侧言语了起来。
    “阿菊,似者般大家将亲征高丽之事不要与宫人们随意议论。至乎随驾定州行宫之事,更不可随意与各处宫人们饶舌。洛阳宫不比长安,言语要更留意些方好。就大兴宫时,亦当时时着意,不可教人听出甚不妥。宫中皆人多耳杂处,最要小心方是。”媚娘听了阿菊言语,停了手中卷书,吩咐道。
    “唯,才人,阿菊记下了。言语更要留意些方好。不可教人听出甚不妥。宫中皆人多耳杂处,最要小心方是。”阿菊看了媚娘,行了个礼。停了会子,若想起甚麽,又道:“才人,者番大家亲征,才人固然伴驾定州。太子殿下监国,自也将行往定州的。”
    媚娘听了,却不言语,似专意看书去了,未加理会。阿菊看媚娘不经心,只是展看卷书,就便也不则声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7-22,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11: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四 诏谕(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7-22 08:49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三 心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四 诏谕(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十四 诏谕

    太子于东宫殿却亦正思及此事,阿爷北上亲征,媚娘会随往定州行宫麽?依阿爷素日安排,恐将之行。至于将为监国之自己自然亦要随至定州。待阿爷御驾行去,行宫中,难免与媚娘之偶遇罢。念及媚娘,太子心下不免有些怅然——
    东宫殿外,夜雪萧萧。

    贞观十八年(六四四年)冬月,唐帝诏谕天下——
    讨高丽诏(贞观十八年十月)
    行师用兵,古之常道,取乱侮亡,先哲所贵。高丽莫支离盖苏文,杀逆其主,酷害其臣,窃据边隅,肆其蜂虿。朕以君臣之义,情何可忍!若不诛翦遐秽,何以惩肃中华。今欲巡幸幽蓟,问罪辽碣,行止之宜,务存俭节,所过营顿,无劳精饰;食唯充饥,不须珍膳;水可涉度者,无假造桥;路可通行者,不劳修理;御营非近州县,学生父老等,无烦迎谒。隋室沦亡,其源可睹,良由智略乖于远图,兵士疲于屡战,政令失度,上下离心,德泽不加于匹夫,刻薄弥穷于万姓。当此之时也,高丽之主,仁爱其民,故百姓仰之如父母;炀帝残暴其下,故众无视之如仇雠。以思乱之军,击安乐之卒,务其功也,不亦难乎!何异入水而恶其濡,践雪而求无迹。朕缅怀前载,抚躬内省。昔受钺专征,提戈拨乱,师有经年之举,食无盈月之储,至于赏罚之信,尚非自决。然犹所向风靡,前无横阵,荡氛雾于五岳,翦豺狼于九野,定海内,拯苍生。然则行军用兵,皆亿兆所见,岂虚言哉!及端拱岩廊,定策帷扆,身处九重之内,谋决万里之外。北殄匈奴种落,有若摧枯;西灭吐谷浑、高昌,易於拾芥。包绝漠而为苑,跨流沙以为池。黄帝不服之人,唐尧不臣之域,并皆委质奉贡,归风顺轨,崇威启化之道,此亦天下所共闻也。况今丰稔多年,家给人足,余粮栖亩,积粟红仓,虽足以为兵储,犹恐劳于转运。故多驱牛羊,以充军食。人无裹粮之费,众有随身之廪。如斯之事,岂不优于曩日?加以躬先七萃,亲决六奇,使攻无所守,战无所拒。略言必胜之道,盖有五焉:一曰以我大而击其小,二曰以我顺而讨其逆,三曰以我安而乘其乱,四曰以我逸而敌其劳,五曰以我悦而当其怨。何忧不克。何虑不摧。可布告元元,勿为疑惧耳。《唐大诏令集 卷一百三十 藩夷 讨伐 讨高丽诏》

    贞观十九年正月,太宗征辽命皇太子监国诏——
    朕以寡薄,君临区夏,奉神祗之永命,当亿兆之重责。宵衣旰食,忧六宫之未安。寒心销志,惧一物之失所。濊貊僻远,豺狼纵毒,元凶尚稽乎天罚,遗黎久陷於坑穽。朕是以发自瀍涧,言巡辽碣,命元戎以先驱,播凯泽于遐裔。省方之务,既劳于躬亲。监国之重,允属于储贰。皇太子治,温文表德,睿哲日跻。仁孝之诚,彰于温凊。弦诵之美,着于胶庠。礼义既茂,徽猷弥逺。委以赏罚之权,任以军国之政。详诸前载,实惟令典。发定州巡辽左之后,宜令太子治监国。其宗庙社稷百神,咸令主祭。军国事务,并取决断。《唐大诏令集 卷三十 皇太子 监国  太宗征辽命皇太子监国诏》

附:一、唐太宗之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帝(唐太宗)举数十万大军亲征高丽无功,病疾而返。终唐太宗生年,未能克之(高丽)。
    二、唐高宗、武后(武则天)之龙朔三年(663年),白江口之役,唐军克百济、倭(日本)联军。百济亡。(《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龙朔三年,663年,唐军)遇倭兵于白江口,四战皆捷,焚其(倭,即今之日本)舟四百艘,烟炎灼天,海水皆赤。百济王丰脱身奔高丽,王子忠胜、忠志等帅众降,百济尽平。”)
    三、天皇(唐高宗)、天后(武则天)之总章元年(668年),盖苏文之子为引,唐军平高丽,高丽亡。(《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总章元年,668年)九月,癸巳,李勣拔平壤。勣既克大行城,诸军出他道者皆与勣会,进至鸭绿栅,高丽发兵拒战,勣等奋击,大破之,追奔二百馀里,拔辱夷城,诸城遁逃及降者相继。契苾何力先引兵至平壤城下,勣军继之,围平壤月馀,高丽王藏遣泉男产帅首领九十八人,持白幡诣勣降,勣以礼接之。泉男建犹闭门拒守,频遣兵出战,皆败。男建以军事委僧信诚,信诚密遣人诣勣,请为内应。后五日,信诚开门,勣纵兵登城鼓噪,焚城四月,男建自刺,不死,遂擒之。高丽悉平。”)

石红梅(绿竹) 字(2017-7-2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发表于 2017-7-31 20: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7-29 11:05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四 诏谕(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耐读之文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10:3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五 玄奘(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7-29 11:05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四 诏谕(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五 玄奘(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十五 玄奘

    “辽东道远,粮运艰阻;东夷善守城,攻之不可猝下。(《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八年 644年》)”这是已致仕的前宜州刺史郑元璹为唐帝召时之对答言。亦是至实之言罢,媚娘思忖着。
    “今日非隋之比,公但听之。(《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八年 644年》)”唐帝闻,大不愿乐。他自谓得天下日久,又以高丽小夷,征之不过数月得也,故此颇不以然。这不过是郑元璹那老家伙当年随炀帝出征之旧事罢了。至于他,堂堂大唐帝国之君主,自然但有所出、必有所胜了。唐帝傲岸地自度着,于他听来,耳边之洛阳宫之风似乎也在应声而和。
    诏令既下,诸事皆定。朝中异议虽多亦挡不住过十万之大军往辽东而去。媚娘心下明白,北上行不远了。宫中上下随行者皆各自忙碌,媚娘亦着阿菊、阿蓉备将往定州之所需——唐帝经示下,媚娘将随行之。
    贞观十九年正月之洛阳宫,一派肃肃森森。太子亦早知行之将至,着遂安诸事备办。至乎媚娘之行,固在太子其度之内。一切皆之所谓。
    而于此将征伐东夷高丽之时序间,一僧人自西域行至了。

    僧人是贞观三年四月一路西行,私往(偷渡)天竺之玄奘。贞观初上书唐帝,愿往西域直探法典,观照三藏。未获帝准,遂私往之(偷渡)。私往(偷渡)例违宪章,当要言罪。现下虽经十余载,念念以归,乃归之行。然法度在兹,归之日如何可得情、理、法皆全,不至为言罪呢?以坐骑大象溺死未得鞍乘为由,停于于阗之玄奘思筹良久,乃为表章,具言其情,使人随商者入朝携去以呈。表曰:
    “沙门玄奘言。奘闻马融该赡,郑玄就扶风之师,伏生明敏,晁错躬济南之学。是知儒林近术,古人犹且远求,况诸佛利物之玄踪,三藏解缠之妙说,敢惮涂遥,而无寻慕者也。玄奘往以佛兴西域,遗教东传,然则胜典虽来,而圆宗尚阙,常思访学,无顾身命。遂以贞观三年四月,冒越宪章,私往(偷渡)天竺。践流沙之浩浩,陟雪岭之巍巍,铁门巉嶮之涂,热海波涛之路。始自长安神邑,终于王舍新城,中间所经,五万余里。虽风俗千别,艰危万重,而凭恃天威,所至无鲠。仍蒙厚礼,身不苦辛,心愿获从,遂得观耆闍崛山,礼菩提之树,见不见迹,闻未闻经,穷宇宙之灵奇,尽阴阳之化育,宣皇风之德泽,发殊俗之钦思,历览周游,一十七载。今已从鉢罗耶伽国,经迦毕试境,越葱岭,渡波谜罗川归还,达于于阗。为所将大象溺死,经本众多,未得鞍乘,以是少停,不获奔驰早谒轩陛,无任延仰之至。谨遣高昌俗马玄智随商侣奉表先闻。(《全唐文 唐卷九百六 还至于阗国进表》)”

    玄奘名唐帝早经耳闻。贞观年间五印戒日王遣使往大唐时,使者曾专以言,有大唐高僧于兹其地,言唐种种。其僧法相具足,诸行圆满,通晓三藏,西行时受戒日王之邀参加曲女城专为其所备之会,汇五印沙门、婆罗门、外道等(五印度中有十八国王,谙知大小乘僧三千余人,婆罗门及尼乾外道二千余人,那烂陀寺千余僧)。会中任数千修佛者问难,无一人能诘难之,名震五印,大乘尊之为“大乘天”,小乘尊为“解脱天”。即此大和尚玄奘也。

石红梅(绿竹) 字(2017-8-5,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12: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六 谈叙(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8-5 10:30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五 玄奘(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六 谈叙(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十六 谈叙

    玄奘盛名若此,者番携经归国,当年私往(偷渡)天竺罪自不好详究——高僧大德为法西行十余年,振唐国威,行初却不蒙唐帝准,迫乃私行(偷渡)。思量来未免使唐帝赭颜。一番思忖,唐帝手谕——
    “闻师访道殊域,今得归还,欢喜无量。可即速来,与朕相见。其国僧解梵语及经义者,亦任将来。朕已勅于阗等道使诸国送师。人力鞍乘,应不少乏。令燉煌官司于流沙迎接,鄯善于沮沬迎接。(全唐文 唐卷七 答玄奘还至于阗国进表诏)”
    将这玄奘大和尚十余载前私行(偷渡)之罪皆不以言了。
    玄奘乃行。

    贞观十九年正月,晴空万里,长安,迎玄奘僧至。
    真真万人空巷也,官民僧俗出迎者无以数计,长安城街巷人皆欣踊,一时间经纶焕彩,宝盖如映,珠佩动音,金花彩叶,各竞庄严。更甚者,当此时,五色绮云现于长安城日北,团圆如盖,红白相映,轮光显发,映照深奇。观睹者莫不嗟仰,深自叹息。
    唐帝时于洛阳,故玄奘西至长安后未久,又东向行之。十余日,至,停鸿胪寺。洛阳宫阖宫早尽知之,相以言法界圣名之高僧行将至也。宫中上下钦仰者无以数计,惟候首待其入宫以见。

    又数日,(贞观十九年)二月己亥,洛阳宫,仪鸾殿,玄奘,唐帝。(《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师去何不相报?(《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唐帝话音未落,于殿后之媚娘心下早微微笑了。虽当年玄奘大和尚曾再三表奏西行未准,乃而不得已至私行(偷渡)。然唐帝今日自然要故作不知了,否者岂非让尊玄奘之西域者耻笑唐帝不知人麽?
    “玄奘当去之时,以再三表奏,但诚愿微浅不蒙允许。无任慕道之至,乃辄私行(偷渡),专擅之罪唯深惭惧。(《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玄奘乃尔雍容以答。
    乍闻此言,故作辞之唐帝不免有些讪讪然。“师出家与俗殊隔。然能委命求法惠利苍生,朕甚嘉焉,亦不烦为愧。但念彼山川阻远方俗异心,怪师能达也。(《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玄奘闻,乘疾风者,造天池而非远。御龙舟者,涉江波而不难。自陛下掘乾符,清四海,德笼九域,仁被八区,淳风扇炎景之南,圣威振葱山之外。所以戎夷君长,每见云翔之鸟自东来者,犹疑发于上国,敛躬而敬之。况玄奘圆首方足,亲承育化者也。既赖天威,故得往还无难。(《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玄奘辞令愈发优容。
    媚娘心底里笑意亦愈发深了,真好个擅辞令的大和尚。
     “此自是师长者之言。朕何敢当也。(《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听得玄奘此辞,念及当日(玄奘)西行表奏之不蒙准,唐帝不免微些赭颜。遂转而广问西域种种以遮之。玄奘雍然以坐,度之以答,其辞出典雅,极之法言,风之所仪,真无所加焉。媚娘不免心下暗赞。
    “佛国遐远,灵迹法教,前史不能委详。师既亲睹,宜修一传,以示未闻。(《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唐帝似有意若无意言道——玄奘离国十余载,所历地不可胜计,若能具之以书传言之,于日后大唐于西域诸国,自堪大用。将国之道,终要知己知彼,方能胜算万端。否者一旦对敌,将何以之?玄奘闻,深悉唐帝意,自以依之。仪鸾殿一时真仲春骀荡,熙风暖日,有融融意。
    言至此,唐帝忽话锋一转,“法师诚非常人也,实堪公辅之寄,未若还俗何如?(《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帝又察法师堪公辅之寄,因劝罢道,助秉俗务”)”
    唐帝此言一出,殿上诸人不由均是一怔。媚娘暗下却微微莞尔——佛家事果与公辅无干乎?必得还俗方为可?况以玄奘修为,公辅位何尝其眼中也。唐帝真痴人耳。
    果然玄奘立时有言:“玄奘少践缁门,伏膺佛道。玄宗是习,孔教未闻。今遣从俗。无异乘流之舟使弃水而就陆,不唯无功,亦徒令腐败也。愿得毕身行道以报国恩,即玄奘之幸甚。(唐 沙门 慧立 本 释彦悰 笺《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第六》)”如是固辞乃止。

    注:(《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唐 慧立本 彦悰笺》:此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序于垂拱四年(公元688年)三月十五日仰上沙门释彦悰述)

石红梅(绿竹) 字(2017-8-12,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17: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七 请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8-12 12:34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六 谈叙(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七 请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十七 请随

    两相反复,唐帝久言,不觉时日。言久,唐帝慨然曰:“忽忽言犹未尽意,欲共师东行省方观俗,指麾之外别更谈叙,师意如何?(《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则末是要劳大和尚为国之军旅之师了,这自非大和尚所愿了,必得婉辞。媚娘想着。观玄奘这大和尚行止,意岂在此小小之战事,恐亦还未必看好此战事呢。
    “玄奘远来兼有疾疹。恐不堪陪驾。(《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果然,玄奘闻,不为疾,徐徐而谢之。
    唐帝并不识趣:“师尚能孤游绝域。今此行盖同跬步。安足辞焉。(《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陛下东征六军奉卫。罚乱国,诛贼臣。必有牧野之功,昆阳之捷。玄奘自度,终无裨助行阵之效。虚负途路费损之惭。加以兵戎战斗律制不得观看。既佛有此言。不敢不奏。伏愿天慈哀矜。即玄奘幸甚。(《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兵戎、战斗,律制不得观看。既佛有此言,不敢不奏。此辞听来倒是绝好借口。然不也有金刚怒目麽?况十方法界,降妖除魔,难道不皆是佛家兵事?这大和尚倒会推。媚娘意且闲闲。
    唐帝倒是信纳而止了。遂言其他。
    “玄奘从西域所得梵本六百余部。一言未译。今知此嵩岳之南少室山北有少林寺。远离廛落,泉石清闲。是后魏孝文皇帝所造。即菩提留支三藏翻译经处。玄奘望为国就彼翻译。伏听敕旨。(《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不须在山。师西方去后。朕奉为穆太后于西京造弘福寺。寺有禅院甚虚静。法师可就翻译。(《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卷第六 唐 慧立本 彦悰笺》)”
    大约是望大和尚留于长安,日后有事请益罢。媚娘思度着。

    (贞观)十九年,春。洛阳宫。
    东行早经定下时日,先行定州,次经幽州往高丽。除太子外,长孙无忌、岑文本、杨师道将随行,媚娘亦自在列。
    媚娘随行定州是唐帝之精心安排,无如何,他要将这个小女子带在身边方能安心。“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秘记现系唐帝心底里一块巨石。
    媚娘匆匆着阿菊打点行装,者番随唐帝远行定州若唐帝高丽之战能速决固然便好,否者恐将耗些时日。况依高丽素长于守之习性看来,若唐帝执意于攻,耗时将所难免,或者便至越冬。定州地僻人疏,行宫物事未必皆全,届时取用当有不便,越冬物事皆需备下以全。媚娘吩咐着阿菊——当然,毕竟是乃途中,且伴唐帝随行,唐帝于此番战事又志在速得,以为不过数月间事。故此媚娘着阿菊整理物事时专嘱万勿多言,只说为应唐帝东征凯旋或停留定州些时,或归途不时之需,故备四时之物,免使人知系于定州行宫做越冬打算的好。

    洛阳宫外,繁花正盛。

注:(《大正新修大藏经 史传 2053部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唐 慧立本 彦悰笺》:此《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序》于垂拱四年(公元688年)三月十五日仰上沙门释彦悰述)

石红梅(绿竹) 字(2017-8-1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8-26 17: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八 监国(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8-19 17:33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七 请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八 监国(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十八 监国

    贞观十九年之春日,洛阳宫花枝开得当真灼艳,媚娘着阿蓉打点完行装,又着其庭前剪了几枝棣棠,于殿内一角插好一大瓶,新燃了白檀香,就自于案前展阅卷书。未多久,阿菊笑盈盈步了进来——
    “才人,宫里人皆议论呢。说者番大家亲征,钦点才人随行,可见待才人与她人不同,想必不过多时才人就要升位了呢。说来才人入宫数载,圣眷优隆,早当升位方是。”
    “阿菊,这些宫人们私下议论还是少听为好。虽然现是于洛阳宫,非在长安,然话若传了开去,必有人听了不快。传得远了,至得大兴宫,更易招人嫉恨。况升位事,皆有安排,原不必各人操心。这些宫人们私底下议论,还是当不知的好。”媚娘淡淡说道,心里却微微叹了口气——她自入宫来虽未承恩,然向是圣眷优隆,只历事数载不见升迁,自己也颇不快意。宫人们者番议论,毕竟只是宫人们私下闲谈,原当不得真,多听了未必有甚好处,恐还惹人妒恨,不若不听的好。然唐帝总将政事相询,媚娘有时也想,是不是唐帝有甚打算呢。当年袁天罡预言自己日后将为天下主,究竟要怎生样机缘方能为天下主呢?自己亦觉好生疑惑。媚娘暗底里思度,总当是机缘未到、果因不显罢,或还静待时机、静观时局之变的好。
(注:1、宫中内官升迁,并非皆依承宠。
         2、《唐会要 卷三 杂录》载“天祐二年九月六日。內出宣旨。乳母楊氏可賜號昭儀。乳母王氏。可封郡夫人。第二乳母先帝已封郡夫人。可準楊氏例改封。中書奏議。言乳母古無封夫人賜內職之例。近代因循。殊乖典故。昔漢順帝以乳母宋氏為山陽君。安帝乳母王聖為野王君。當時朝議。猶或非之。惟中宗封乳母于氏為平恩郡夫人。尚食高氏為蓨國夫人。今國祚中興。禮儀革舊。臣等商量。楊氏望賜號安聖君。王氏福聖君。第二王氏康聖君。從之。”
         3、此处欲以乳母赐号内职二品昭仪,虽以乖于典故,终未以行。然亦可见内职之甚者,至于昭仪二品,亦未必皆经承恩——是内官之二品昭仪或五品才人者,其昭仪、才人,俱乃内职女官名也,有经承恩,亦有未经承恩者。否者何以有此误?故内官五品才人,即未承恩,亦可升迁,甚可升迁至未承恩二品昭仪。)

    然唐帝之“朕发定州后,宜令皇太子监国”诏下后,尉迟敬德终于忍不住上言了:“陛下亲征辽东,太子在定州,长安、洛阳心腹空虚,恐有玄感之变。且边隅小夷,不足以勤万乘,愿遣偏师征之,指期可殄。(《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九年(645年)》)”然傲岸之唐帝——依旧不从。

    贞观十九年,定州,行宫,唐帝亲征。
    定州行宫的暮春夏初倒还颇具春意,紫藤花蕾蕾垂坠着,不远地荼蘼花香传来,各处弥漫。媚娘于行宫殿院小庭间随意拨弄着琴弦,阿菊侍立于一旁。
    “才人,闻听得宫人们议论说大家已至幽州了。说是就将行往辽东呢。”
    “是麽,消息来得倒快。”
    听说太子于大家临行前悲泣了好几日,奏请飞驿递表起居,又请递敕垂报,大家并许之。故此消息来得分外快呢。(《唐会要 卷二十六 笺表例》“贞观十九年正月,上征辽,发定州,皇太子奏请飞驿递表起居,又请递敕垂报,许之。飞表奏事,自此始也。)””
    飞表奏事了麽?

石红梅(绿竹) 字(2017-8-26,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9-2 09: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九 孟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8-26 17:18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八 监国(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九 夏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十九 孟夏

    未久孟夏末,定州行宫竟有些干热煞人,殿内小庭紫藤花快谢尽了,槐树皆卷了叶,蝉声高燥。媚娘只觉热得有些不耐人,还是阿蓉道得:
    “才人,恁般热,不如阿蓉去多取些冰来,置放侧边,到底凉爽些可好?”
    媚娘闻言,微点了点头。于是阿蓉先往行宫掌冰库的又好着人送来几大块子冰,加于冰鉴内,次第又往尚局要了些冰梅子汤,置于冰鉴内镇了。阿菊旁挥了扇,媚娘坐了静心。
    “才人,未得想定州行宫天这般热。阿菊本以为定州于北,夏日定比长安、洛阳要为凉爽些,哪里晓竟这般样干热煞人。”阿菊一行替媚娘挥着扇,一行说着。
    “北地素以如此,虽比长、洛两京要为凉爽,然天时不常,有时孟夏间也颇酷烈,你只在长安、关中过,自然不知。”媚娘吩咐阿蓉取了冰镇好的冰梅子汤,阿蓉先行试过,又递与媚娘。媚娘饮了,闲说着,微些不以然——她幼时随自家阿爷、阿娘去的地方多了,故皆晓得。
    阿菊又道:“才人,还有一事,眼见得自长安带来益母草留颜粉将用完了,阿菊想着再制些,只益母草要端午所收根上无土的。阿菊问过尚局说现无有,若要时,需待些时日,且便一时有了,也比不得长、洛两京宫里。则末这益母草留颜粉——”
    “这里自是不得长、洛两京宫里。且将就罢。”媚娘依旧抚琴,头也未抬。
     “辽东近来战报如何?”媚娘闲闲拨弄着琴弦,问道。
    “说已报捷,行宫上下为之雀跃,想着总不过多久,大家定当班师回朝的。”
    已经报捷——媚娘思度着,御驾亲征以大军战小夷狄,事之初自然士气至盛。然战稍长,攻者难免气竭,守者最生敌忾。高丽军素以擅守称,前以国之内乱,故易衰。一旦人心内聚,坚为固守。大家劳师远征,兵军生疲,最生变数。且再数月即入秋冬,(高丽)时气早寒,我大唐兵军未必能耐此。若不能时,寒生疫疾,不战自乱。其时攻不能立克,士疲疾不能久(战),粮草供给一旦再难,恐进之不成,惟有退之一法矣。战于初攻时,自然(兵马)章法皆谨,一旦不胜兵退时,则难免退中有乱矣,乱则兵马有损。届时大家以堂堂大国之威,国主出而不能克(小夷狄),终至无功退军,再兼伤亡疫疾,兵疲马损,是所谓回军日即愧悔时。一旦斯时至,颜面安在哉?
    念至此间,忆起唐帝发兵前于长安大兴宫同李世勣相论之豪言——
    “间者薛延陀入寇,陛下欲发兵穷讨,魏徵谏而止,使至今为患。向用陛下之策,北鄙安矣。《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八年》”(李世勣)
    “然。此诚朕之失,朕寻悔之而不欲言,恐塞良谋故也。《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八年》”(唐帝)时傲然,四顾群臣,骄之不已。
    媚娘不觉微摇了摇头。

附:一、唐太宗之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帝(唐太宗)举数十万大军亲征高丽无功,病疾而返。终唐太宗生年,未能克之(高丽)。
    二、唐高宗、武后(武则天)之龙朔三年(663年),白江口之役,唐军克百济、倭(日本)联军。百济亡。(《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龙朔三年,663年,唐军)遇倭兵于白江口,四战皆捷,焚其(倭,即今之日本)舟四百艘,烟炎灼天,海水皆赤。百济王丰脱身奔高丽,王子忠胜、忠志等帅众降,百济尽平。”)
    三、天皇(唐高宗)、天后(武则天)之总章元年(668年),盖苏文之子为引,唐军平高丽,高丽亡。(《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总章元年,668年)九月,癸巳,李勣拔平壤。勣既克大行城,诸军出他道者皆与勣会,进至鸭绿栅,高丽发兵拒战,勣等奋击,大破之,追奔二百馀里,拔辱夷城,诸城遁逃及降者相继。契苾何力先引兵至平壤城下,勣军继之,围平壤月馀,高丽王藏遣泉男产帅首领九十八人,持白幡诣勣降,勣以礼接之。泉男建犹闭门拒守,频遣兵出战,皆败。男建以军事委僧信诚,信诚密遣人诣勣,请为内应。后五日,信诚开门,勣纵兵登城鼓噪,焚城四月,男建自刺,不死,遂擒之。高丽悉平。”)

石红梅(绿竹) 字(2017-9-2,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4:53 , Processed in 0.01384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