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9 13: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一 反案(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4-22 10:50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 魏徵(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一 反案(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一 反案

    贞观十六年冬日之大兴宫,槐树叶就将落尽了。
    “自古或君乱而臣治,或君治而臣乱,二者孰愈?”这是媚娘最新听闻之唐帝之问。
    “君治则善恶赏罚当,臣安得而乱之!苟为不治,纵暴愎谏,虽有良臣,将安所施!”魏徵答言。
    唐帝曰:“齐文宣得杨遵彦,非君乱而臣治乎?”魏徵对曰:“彼才能救亡耳,乌足为治哉!”唐帝然。
    譬若君清臣浊或臣清君浊罢,自然臣清君浊好些些。媚娘不以为然思度着。若诸葛之在蜀汉,虽有“此地乐、不思蜀”之阿斗,然只要有诸葛在一日,总当护得蜀汉周全。若惟君清臣浊,则天下昏昏,一人主有甚能为。届时明主之危,若以孤羊居群狼环伺之所地,恐将难免为群狼所噬耳。故天下昏昏,断不可一人出,出必群臣治也。魏徵素以清正闻,今日看来,竟亦有如是之滑头时。其若迳答“君乱臣治约些些”,岂非若迳言“天下无需君主也”。虽天下治,君臣共为。然君治臣乱,万法虽备,皆不得行;君乱臣治,只需群臣合为,纵君昏聩,着君闲臣理,自然行之。此向来之治国法。当然,若君亦乱,臣亦乱,则不可问矣。唐帝虽有“齐文宣得杨遵彦,非君乱而臣治乎”之问,然终以“君治则善恶赏罚当,臣安得而乱之!苟为不治,纵暴愎谏,虽有良臣,将安所施”为然,必是于经国理不甚明了的了。媚娘略些不以然。
    太子太师魏徵之病势愈发沉重了,唐帝不觉有忽忽之心。股肱重臣若经离世,真一时朝中萧瑟感,太子承乾亦将少一良师重辅。
    贞观十六年冬日的风当真清凛,躺在唐帝新赐之素褥布被里,自知无有多日的魏徵有着超乎寻常之平静——纵唐帝药膳赐遗无算,中使缀道,又如之何呢?唐帝、承乾皆来问病了,看着拊之流涕之唐帝,魏徵只发出“嫠不恤纬,而忧宗周之亡!”叹。
    贞观十七年的春日远不似人们预想那般样熙暖。唐帝真震怒了——新传消息,唐帝子齐王佑反了。
从来皇家后嗣,最难成全,天家骨肉,龙子各别。唐帝子齐王佑劣于性而狂于言,自难免于败落。媚娘于藏书楼静思着。她当然能够理解唐帝之震怒,唐帝新下的《责齐王祐诏》——
    “吾常诫汝勿近小人,正为此也。内乖成德,外惑非言,自延伊祸,以取覆灭。痛哉,何愚之甚也!为枭为獍,忘孝忘忠,扰乱齐郊,诛夷无罪。去维城之固,就积薪之危;坏磐石之基,为寻戈之衅。背礼违义,天地所不容;弃父无君,人神所共怒。往是吾子,今为国雠。万纪存为忠烈,死不妨义;汝则生为贼臣,死为逆鬼。彼则往声不陨,而尔恶迹无穷。吾闻郑叔、汉戾,并为猖獗,岂期生子,乃自为之?吾所以上惭皇天,下愧后土,惋叹之甚,知复何云。”
    然唐帝当年何尝有忠孝友爱之心呢?杀兄逼父,己不正而妄子嗣正,岂不求也罔?齐王佑固然糊涂,何尝不是因唐帝鉴在前,故使匹夫气于后?天下难道不是惟德才者方能居之麽?无德才者纵得一时亦难免异日之恨也。这应便是唐帝的异日恨之一了。媚娘思度着。
    媚娘从来不是一个盲目信从君王之人,以箭矢惊行宫之唐帝之卫士也当不是吧,虽然终以大逆罪处之了。惟下次者为谁呢?媚娘不以然看着这前廷又一次叛乱。夏日风雨真亦来得太疾速了,齐王佑案卷入的纥干承基下狱未久告太子承乾预谋反。曰齐王祐反于齐州,承乾谓纥干承基曰:“我西畔宫墙,去大内正可二十步来耳。此间大亲近,岂可并齐王乎?”有此一言,承乾终不免于囹圄。同卷入的还有唐帝弟元昌,侯君集及其婿,及城阳公主夫婿等。

石红梅(绿竹) 字(2017-4-2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6: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二 失位(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4-29 13:46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一 反案(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二 失位(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二 失位

    时序孟夏间,长安城的风依旧薰暖,然因太子反案,大兴宫却真肃肃了。宫人们皆小心侍应,惟恐一旦祸延及己。媚娘静静于宫内看着这一幕生杀反转之宫墙间戏——太子真不能谨于言者,然亦未必真有叛逆之心罢。太子本文德皇后之嫡长子,长居太子之位,以其朝中之荣,纵魏王在侧,若无大过,亦不可轻言废之。况魏王已遣归其邸,唐帝下《皇太子用库物勿限制诏》未久。如太子言,其西畔宫墙,去大内正可二十步来耳,此间大亲近,岂可并齐王乎?真若欲反,迳为可也,何必于此易牵惹大干系时随意言之?显系无心耳。然宫中事,言出如箭,力不可拔。太子此言一俟众知,即殆矣。纵皆知全出无心,然贵为太子,岂可言不谨出,成他人之口实呢?从来居高位者,皆不可轻言行,否者无以担大任,亦难以为大信,更不堪为世间表,威重天下。太子不谨,恐将失其位矣。念及于此,媚娘不觉为太子轻叹了口气。太子一旦将危,魏王必图夺储。则如晋王何?思及晋王,媚娘亦有些忧心了。

    唐帝心真些愧悔了,当何以处承乾呢?若非他当年逼父逊位之鉴在先,或许不至有今日之未变之变罢。那是如他自己当年所为一般的自己的儿子啊,“欲何以处承乾?”他问身侧侍臣,群臣莫敢对。寂静后半晌,济进道曰:“陛下上不失作慈父,下得尽天年,即为善矣。”
    上不失作慈父,下得尽天年,即为善矣。或许罢。然一旦为废,废太子又将何以自处世间呢?历来太子被废,少有能久居世间而得全者。正所谓去载春秋之荣,正足以映今朝殿下之耻,皆可羞人。况太子为废,自然徙居,饮食用具,皆不得时,少有能堪之者。媚娘轻展了展卷书,心下感喟着。

    夏,齐王佑自尽未久,唐帝弟李元昌赐令自尽,侯君集一干人等伏诛。承乾废为庶人。唐帝亲谒太庙,谢废太子承乾之过。秋,承乾徙居黔州。

    事至此,因二子之反、深增惭叹的唐帝真些难眠了。他该再立谁为太子呢?泰儿麽?还是雉奴?
    魏王觉得自己终于等来了最佳时机,他洋洋自得地想着日后登基之景况,一时真有舍我其谁感。凡事贵速不贵迟,他惟恐唐帝变换心思。暗下思度着,唐帝最担心者无非兄弟倪墙不能成全。只要给唐帝一个关于雉奴之承诺,唐帝就可安心了罢。他做着入宫面圣之准备,去之前不忘警告未满十六之雉奴——“汝与元昌善,元昌今败,得无忧乎?”言毕,志必得之魏王洋洋而去。

    唐帝看着投入怀之魏王,“臣今日始得与陛下为子,是更生之日也。臣有一孽子,臣百年之后,当为陛下杀之,传国晋王。”真如此就是兄友弟爱了罢。唐帝有时不是不天真的。媚娘不觉有些莞尔。世间焉有杀子传弟之君王?况若欲传弟,迳为可也,何须杀子?为传弟乃而杀子,是何人耶?心非口是,狼子性也。媚娘心里摇着头。

石红梅(绿竹) 字(2017-5-6,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5-13 13: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三 册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5-6 16:16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二 失位(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三 册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三 册诏

    晋王忧心了,“汝与元昌善,元昌今败,得无忧乎?”魏王警告声声入耳。如何方能改变阿爷心意呢?晋王急转着心思——若迳往阿爷处直言之,魏王或可为辩。言来往去,己之辞未必为阿爷采信,或反成忧。不若故作无知、忧形之色,待阿爷生疑相询再伺机言,以为之对。如此,阿爷或以为信。魏王计则可破,己身乃可得全也。
    抱定这个主意的晋王遂形深忧于之容色。殿内循例向阿爷问安毕,忧容满面之晋王果然等来了阿爷——唐帝生疑之相询。
    “雉奴今日何忧之甚也?”唐帝怜惜地看着自己之最爱子。
    “亦且无他——以泰诫雉奴言,汝与元昌善,元昌今败,得无忧乎?故此雉奴心下,雉奴心下——”晋王言至于此,忧容形之于色愈切了,竟有哽咽难下之音。
    不待雉奴言毕,唐帝就震悔了。泰儿竟行恐吓之实,则末杀子传弟之誓自然皆假的了。不过欲欺之言耳。唐帝立时换了心意——只承乾何竟起欲反之心呢?他原本就是太子啊。并非如自己当年须杀兄方能得天下。唐帝有些不解着。
    承乾之答解开了唐帝疑问,“臣为太子,复何所求!但为泰所图,时与朝臣谋自安之术,不逞之人遂教臣为不轨耳。今若泰为太子,所谓落其度内。”
    唐帝突地明白自己天真了。他心下懊悔着,如何可以收回对泰儿之承诺呢。身为帝王,方应允之朝之言,如何可以夕下改呢。孟夏的风依旧薰暖着,殿外栀子花浓烈地沁着香。
    或只有待臣子相阻,言其之不可,再次第以为之了。思度良久,唐帝定了主张。

    “昨青雀投我怀云:‘臣今日始得为陛下子,乃更生之日也。臣有一子,臣死之日,当为陛下杀之,传位晋王。’人谁不爱其子,朕见其如此,甚怜之。”唐帝有些希翼地看着他的一众臣子们。臣子们骤闻此言,面面相觑,一时殿中皆静。
    “陛下言大失!愿审思,勿误也。安有陛下万岁后,魏王据天下,肯杀其爱子,传位晋王者乎!陛下日者既立承乾为太子,复宠魏王,礼秩过于承乾,以成今日之祸。前事不远,足以为鉴。陛下今立魏王,愿先措置晋王,始得安全耳。”相静片时后,素为唐帝谋计的诸遂良果然没有令唐帝失望,挺身而出了。
    唐帝闻,流涕曰:“我不能而。”

    于是御两仪殿,群官尽出,独留长孙无忌、房玄龄、李世勣、褚遂良,又故留雉奴。唐帝故谓曰:“我三子一弟,所为如此,我心诚无聊赖。”因自投于床,无忌等争前扶抱,取佩刀以授晋王。唐帝又假欲抽佩刀以自刺,诸遂良夺刀以授晋王。遂皆请唐帝所欲,唐帝方曰:“我欲立晋王。”无忌知唐帝心意已决,亦决而言:“谨奉诏。有异议者,臣请斩之。”唐帝着晋王拜谢。拜谢毕,唐帝谓无忌等曰:“公等已同我意,未知外议何如?”对曰,“晋王仁孝,天下属心久矣。乞陛下召问百官,有不同者,臣负陛下万死。”
    遂皆议定,上乃御太极殿。召文武六品以上,谓曰:“承乾悖逆,泰亦凶险,皆不可立。朕欲选诸子为嗣。谁可者?卿辈明言之。”众臣闻唐帝此,知事已定,咸欢呼曰:“晋王仁孝,当为嗣。”唐帝大悦。
    遂幽魏王于北苑,诏立晋王治为皇太子。赦天下。脯三日。见事已定,唐帝又谓侍臣曰:“我若立泰,则是太子之位可经营而得。自今太子失道,藩王窥伺者,皆两弃之。传诸子孙,永为后法。且泰立,承乾与治皆不全。治立,则承乾与泰皆无恙矣。”
    未久,又诏曰。皇太子地惟储副。寄深监抚。兼统禁旅。是允旧章。宜知左右屯营兵马事。大将已下。并受处分。

    贞观十七年六月,己卯朔,日有食之。

石红梅(绿竹) 字(2017-5-13,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5-20 16: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四 浓香(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5-13 13:32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三 册诏(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四 浓香(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四 浓香

    东宫殿一时忙碌了起来。秋风清朗,未几入冬。雉奴很快适应了东宫生活。
    媚娘静静旁观着这一场宫廷巨变,前朝素来波诡云谲之地,若无夕惕之心,断无法久立朝堂。者一番东宫废立,朝中之势,自然为变。

    贞观十七年之仲冬异样寒冷。媚娘看当值宫人们整理着便殿,唐帝依例往御苑赏花去了。说是去岁进贡之馨口腊梅新近吐蕊,芬芳莫名,都道要看,故此随侍的皆去了。总当为新蕊浓香罢。媚娘并不着意。她院内也自种了一株梅,素日也吩咐阿菊随时经心,然花期未至,总还要再半月方得,故此并不为急。便殿到底和暖些,将唐帝批阅之表章整理过了,阿菊往媚娘随身自用手炉里又加备了炭,暖意正浓。媚娘预备归自住之芳文殿了。
    锦青狐裘刚裹紧了身子,阿菊随跟着,媚娘才出殿门。迎面闻得声“才人”。
    “原来是殿下。”媚娘一抬头,见新立太子正在面前。身后跟着遂安。
    “大家往御苑赏梅去了。殿下怎麽——”
    “阿爷既往御苑,我在这里稍停些,待他则是。”太子无可无不可淡笑着。
    遂就此别过。

    想来者番决非巧遇了。媚娘于自住芳文殿内细细思量着,她心底里明白,从来后宫嫔御、内官、宫官最忌与东宫行止过密。况承旨职,最要在密。且唐帝常于职司时有意无意相询政事。这在旁侧人看来,正所谓圣眷意浓,一切更须避讳。然而太子似乎——

    太子自然非是巧遇媚娘的,他久不曾与媚娘交语了,有时便殿看见,亦不便有所相视,只眼角若有若无余光总在媚娘那里。媚娘行止愈发从容了,宫中已些年时,唐帝常召其之。又以承旨故,前朝事亦多与闻。宫中皆知唐帝爱于媚娘加以垂询,故此谁也不敢轻忽于她。
    然太子亦知自己当避嫌了,自出阁日始。毕竟,阿爷年尚四十余,自己何时继位尚未可知——就便有朝一日嗣位,一旦媚娘为阿爷承宠,自当依例入尼寺,自己又能如之何呢?故此,这份于媚娘之思慕只可默默藏之于心底,断不可使第三人知。

石红梅(绿竹) 字(2017-5-20,阴转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5-27 08: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五 孺子(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5-20 16:01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四 浓香(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五 孺子(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五 孺子

    大兴宫仲冬的风当真清凛,内藏书楼依旧静谧地恍若无人,槐树枝上燕子早飞入檐下巣內,依偎取暖着。偶尔呢喃声传来,和着风声。天色有些阴沉了。
    媚娘于内藏书楼选的卷汉时史传,静静阅将起来——
    “平帝疾,莽作策,请命于泰畤,戴璧秉圭,愿以身代。藏策金縢,置于前殿,敕诸公勿敢言。十二月,平帝崩,大赦天下。莽征明礼者宗伯凤等与定天下吏六百石以上皆服丧三年。奏尊孝成庙曰统宗,孝平庙曰元宗。时元帝世绝,而宣帝曾孙有见王五人,列侯广戚侯显等四十八人,莽恶其长大,曰:“兄弟不得相为后。”乃选玄孙中最幼广戚侯子婴,年二岁,托以为卜相最吉。
    ……,立宣帝玄孙婴为皇太子,号曰孺子。……
    莽乃策命孺子曰:“咨尔婴,昔皇天右乃太祖,历世十二,享国二百一十载,历数在于予躬。《诗》不云乎?“侯服于周,天命靡常。”封尔为定安公,永为新室宾。於戏!敬天之休,往践乃位,毋废予命。”又曰:“其以平原、安德、漯阴、鬲、重丘,凡户万,地方百里,为定安公国。立汉祖宗之庙于其国,与周后并,行其正朔、服色。世世以事其祖宗,永以命德茂功,享历代之祀焉。以孝平皇后为定安太后。”读策毕,莽亲执孺子手,流涕歔欷,曰:“昔周公摄位,终得复子明辟,今予独迫皇天威命,不得如意!”哀叹良久。中傅将孺子下殿,北面而称臣。百僚陪位,莫不感动。
……
    改明光宫为定安馆。定安太后居之。以故大鸿胪府为定安公第,皆置门卫使者监领。敕阿乳母不得与语,常在四壁中,至于长大,不能名六畜。后莽以女孙宇子妻之。
---------------
    媚娘阅过,淡笑了笑。皇家之事。实非局外人所能详解。世间皇太子多矣,不知者往往以太子之尊。然此太子非彼太子,岂可皆相论焉?若汉孺子刘婴者,又如何也。其之立,本为废也。至长成,甚不能如常人。正所谓世间皇太子亦多矣,何能皆以比似之?
    至乎汉孺子刘婴妻——王莽之女孙,汉孺子刘婴为废时,其妻亦为废也。
    曾为太子即自尊或尊之者,愚痴甚也。

石红梅(绿竹) 字(2017-5-27,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6-3 18: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六 梅花(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5-27 08:25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五 孺子(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六 梅花(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六 梅花

    媚娘复展了展手中之汉之史传,续阅着——所谓凡曾为太子即自尊或尊之者,或凡太子皆类比者,譬若西施之美,东施效之,如斯而已罢。吴越西施事相近之《墨子 亲士》曰:“西施之沈,其美也。”西施必也绝艳惊人的了。可笑惟东施矣。

    大兴宫内的风愈发清凛了。媚娘于芳文殿内弹了会子琴。若些聊赖着。
    芳文殿外风声愈发凛冽了。薰笼正薰着衣。阿菊看媚娘出神,亦不言声,行至媚娘身侧,将盛于银盏内蒸好之秋梨先用了半匙,置于媚娘案前。又复行近殿内一角,将灯挑了挑,又与熏炉添了些香。
    静思半晌之媚娘依旧没有言语,将琴弦重调了,低了眉,信手重为一曲。芳文殿院内静得只有媚娘低眉信手之琴音。
    阿蓉步入殿内,看媚娘抚琴,也不言语,只于殿内一角。

    又数日。
    芳文殿院之梅花淡淡开了,似有若无的香,媚娘立于梅前,静思着。
    风微起了,庭前梅花微微清颤,寒意真些深了。媚娘将锦青狐裘紧裹了裹。阿菊最是解人,于殿内将银制手炉新添了炭,依旧用锦青小团花絮薄丝绵手炉套子套上,递将与她。媚娘接过,梅树下静立无语。

    这梅花开得真好。媚娘叹了口气——
    唐帝近来愈喜探问她于政事之心意了。媚娘自来雅爱文史,故此幼时就将经史子集皆读了读。政事于她并不觉难。然何以唐帝愈来愈喜探问己于政事之心意了呢?
    风愈发起了,天色阴沉下来。阿菊见媚娘只是立于梅树之下,道:“才人,这天阴阴的,怕是将落雪了呢。”
    媚娘闻阿菊此言,抬头看了天,见阴云果真沉沉下来,风意萧疏。

石红梅(绿竹) 字(2017-6-3,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ge=1&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22: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七 孝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6-3 18:13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六 梅花(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七孝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七 孝文

    天日日寒了,内藏书楼亦不免萧瑟之气。媚娘依旧藏书楼内阅着史传,魏史书载——
    “孝文幽皇后,亦冯熙女。母曰常氏,本微贱,得幸于熙,熙元妃公主薨后,遂主家事。生后与北平公夙。文明太皇太后欲家世贵宠,乃简熙二女俱入掖庭,时年十四。其一早卒。后有姿媚,偏见爱幸。未几疾病,文明太后乃遣还家为尼。高祖犹留念焉。岁余而太后崩。高祖服终,颇存访之。又闻后素疹痊除,遣阉官双三念玺书劳问,遂迎赴洛阳。及至,宠爱过初,专寝当夕,宫人稀复进见。拜为左昭仪,后立为皇后。
    始以疾归,颇有失德之闻。高祖频岁南征,后遂与中官高菩萨私乱。及高祖在汝南不豫,后便公然丑恣,中常侍双蒙等为其心腹。中常侍剧鹏谏而不从,愤惧致死。是时,彭城公主,宋王刘昶子妇也,年少嫠居。北平公冯夙,后之同母弟也,后求婚于高祖,高祖许之。公主志不愿,后欲强之。婚有日矣,公主密与侍婢及家僮十余人,乘轻车,冒霖雨,赴悬瓠奉谒高祖,自陈本意,因言后与菩萨乱状。高祖闻而骇愕,未之全信而秘匿之,惟彭城王侍疾左右,具知其事。此后,后渐忧惧,与母常氏求托女巫,祷厌无所不至,愿高祖疾不起,一旦得如文明太后辅少主称命者,赏报不赀。又取三牲宫中妖祠,假言祈福,专为左道。母常或自诣宫中,或遣侍婢与相报答。高祖自豫州北幸鄴,后虑还见治检,弥怀危怖,骤令阉人托参起居,皆赐之衣裳,殷勤托寄,勿使漏泄。亦令双蒙充行,省其信不。然惟小黄门苏兴寿密陈委曲。高祖问其本末,敕以勿泄。至洛,执问菩萨、双蒙等六人,迭相证举,具得情状。
    高祖以疾卧含温室,夜引后,并列菩萨等于户外。后临入,令阉人搜衣中,稍有寸刃便斩。后顿首泣谢,乃赐坐东楹,去御筵二丈余。高祖令菩萨等陈状。
    ………高祖疾甚,谓彭城王勰曰:"后宫久乖阴德,自绝于天。若不早为之所,恐成汉末故事。吾死之后,可赐自尽别宫,葬以后礼,庶掩冯门之大过。"高祖崩,梓宫达鲁阳, 乃行遗诏。”
    此魏(高祖)孝文帝时事也。魏孝文帝之幽皇后初入宫,有宠,“未几疾病,文明太后乃遣还家为尼。”文明太后崩,孝文帝复召入宫,为昭仪。至于其后幽皇后与他人及于乱,乃至孝文帝幽之于宫中空坐。孝文帝崩,遗诏“后宫久乖阴德,自绝于天。若不早为之所,恐成汉末故事。吾死之后,可赐自尽别宫,葬以后礼,庶掩冯门之大过。”皆幽皇后与人私乱,魏高祖孝文帝遗诏赐死幽皇后事。
    史家为文固如是矣——
    “后有姿媚,偏见爱幸。未几疾病,文明太后乃遣还家为尼。高祖犹留念焉。岁余而太后崩。高祖服终,颇存访之。又闻后素疹痊除,遣阉官双三念玺书劳问,遂迎赴洛阳。”既见爱幸,焉有以病还家为尼者?便为尼,亦当于宫之内道场。焉有已见爱幸者置之宫外尼寺理?此处史家言“未几疾病,文明太后乃遣还家为尼。”
    必是罪由文明太后出,文明太后遣之宫外,而非真有疾耳。
    “太后崩。高祖服终,颇存访之。又闻后素疹痊除,遣阉官双三念玺书劳问,遂迎赴洛阳。”
    则是言文明太后驾崩,高祖无碍,乃可以于服终,劳问访之。迎之还宫。正所谓文明太后已崩,自然幽皇后之“素疹痊除”了。


石红梅(绿竹)字(2017-6-10,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10: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八 改削(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6-16 22:53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七孝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八 改削(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八 改削

    至于孝文幽皇后之“始以疾归,颇有失德之闻。高祖频岁南征,后遂与中官高菩萨私乱。及高祖在汝南不豫,后便公然丑恣,中常侍双蒙等为其心腹。中常侍剧鹏谏而不从,愤惧致死。《魏书 列传第一 皇后列传》”乃至高祖详幽皇后于高祖南征时,与人乱之事后,幽之——幽皇后——宫中。及高祖驾崩,遗诏杀幽皇后,皆后之事也。
    而前此之所谓“未几疾病,文明太后乃遣还家为尼”及“素疹痊除”云云,不过皆史家为文之笔耳。

    固如唐帝之曾谓褚遂良曰:“卿比知起居,书何等事?大抵于人君得观见否?朕欲见此注记者,将却观所为得失以自警戒耳。”遂良对曰:“今之起居,古之左右史,以记人君言行,善恶毕书,庶几人主不为非法。不闻帝王躬自观史。”唐帝曰:“朕有不善,卿必记之耶?”遂良曰:“臣闻守道不如守官,臣职当载笔,何不书之?”
    刘洎进曰:“人君有过失,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设令遂良不记,天下之人皆记之矣。”(《贞观政要》卷二十八 文史)
    唐帝又曾谓房玄龄曰:“朕每观前代史书,彰善瘅恶,足为将来规诫。不知自古当代国史,何因不令帝王亲见之?”玄龄对曰:“国史既善恶必书,庶几人主不为非法。止应畏有忤旨,故不得见也。”唐帝复曰:“朕意殊不同古人。今欲自看国史者,盖有善事,固不须论;若有不善,亦欲以为鉴诫,使得自修改耳。卿可撰录进来。”(《贞观政要》卷二十八 文史)
    帝王言如此,史家如何为耶?大抵执笔者至此,少有能坚己之意者。难免隐笔者。媚娘轻喟了声。将魏之卷书置于原处。另选了卷史传,下了内藏书楼。

    风清凛了,大兴宫各处皆寒。芳文殿院梅花开愈浓了,淡淡的香。媚娘于梅花侧徘徊思度着。
    今载宫中巨变,承乾废徙,魏王降封,唐帝于其仍皆挂怀。现之太子系文德皇后所出,又素得唐帝爱怜,朝中大臣倒颇向与他。一经立定,甚为安稳。只国不宁息,叛乱仍频。高丽又生事端。战事不息,唐帝将何以为呢?依唐帝性情,难免将起干戈。战事起时,所用之度归于百姓,是劳民举。叛乱未息,民犹待养。远劳于军,未必真可取也。民生事大,一劳不若一养,何宜便起干戈,倒不若安生些好。媚娘静思着。
    风愈发起了,媚娘觉着些寒意,将手中锦青小团花薄丝绵套的银制手炉往狐裘里紧了紧,归殿内了。

   同此之时,太子于东宫潜心静研高丽事端。阿爷素喜功,事若不息,恐真即起干戈。朝中重臣,皆以战事为未可。然依阿爷性情,恐在不免。惟预度之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6-17,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6-24 15: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九 高丽(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6-17 10:10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八 改削(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九 高丽(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九 高丽

    贞观十八年,将暮春,草木欣欣,黄莺鸟啼。便殿。
    “大家,夷狄之道终在以夷制夷。高丽、新罗、百济事端。终宜使其本族制之。若高丽内树可敌之者,再复新罗、百济,不必远征困乏,期之以经年,其内自以生变。劳远军制小夷狄,军需给养俱易困乏。所谓战事不可轻起,起必有克。否者昔炀帝之征,又如何耶?况吾国土辽阔,战事一开,他地有觊觎者,难免起兵之想。届时各竟烽火,将何以为?复经年以来,各地初定,实宜休养生息。军需粮草,本待于民。近载民生方息,未为深养,复以劳之,民必不堪。若因粮反乱,必成大患。至乎高丽,远地小夷,宜外耗其力,内树其敌,使其自乱。届时相机以为之,则事必俱矣。”媚娘言说着。
    “盖苏文弑其君,贼其大臣,残虐其民,今又违我诏命,侵暴邻国,不可以不讨。《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八年》”
    “阿爷——”唐帝话音未落,太子早步入便殿。媚娘、唐帝之话语已俱在太子耳底。他有些惊异地用眼角余光看了媚娘一眼,这个若是娇艳之小女子于军国政事居然见地极深,这不是不令他讶异的。他早闻得媚娘精于文史,居便殿承旨,于阿爷政事常预以闻,今日有听,果见其然。

    然媚娘却沉默了,唐帝既非可言劝者,就不必再与之言了。不可劝人不必劝之,这是媚娘向以来为人之旨。他人总当有出者,徐徐静观其变罢。

    果然朝中皆议。褚遂良出而进曰:“陛下指麾则中原清晏,顾眄则四夷詟服,威望大矣。今乃渡海远征小夷,若指期克捷,犹可也。万一蹉跌,伤威损望,更兴忿兵,则安危难测矣。《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八年》”
    众臣闻,称之不已。唐帝未为快,视众,有大不悦色。
    李世勣旁侧观之,异曰:“间者薛延陀入寇,陛下欲发兵穷讨,魏徵谏而止,使至今为患。向用陛下之策,北鄙安矣。”李世勣言出,唐帝觉大快意,傲然曰:“然。此诚朕之失,朕寻悔之而不欲言,恐塞良谋故也。《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八年》”
    唐帝真志大空言者。媚娘暗下里叹了口气。高丽素耐久战,况北地苦寒,冬冰无草,战若延迟,兵马皆困,粮草亦自将顿于路途。届时以大唐之威,久攻小夷狄而不能克,适足以成自辱,亦贻笑于他国。况久攻不克,若不退军,必经年战。经年则兵马久疲,是为劳军,亦为疲军,军疲则不可以恃。且军需粮草,皆待于国,即国内岁收尚可,亦耗损国力。一旦岁收有歉,民必难安,不免流离。则此战究是为何,又或能何所得呢?

    殿上纷纷,众臣皆议其不可。倨傲之唐帝终不肯听,甚欲御驾亲征了。
    横见战事不免,褚遂良复上疏焉:“天下譬犹一身。两京,心腹也;州县,四支也;四夷,身外之物也。高丽罪大,诚当致讨,但命二、三猛将将四五万众,仗陛下威灵,取之如反掌耳。今太子新立,年尚幼稚,自馀籓屏,陛下所知,一旦弃金汤之全,逾辽海之险,以天下之君,轻行远举,皆愚臣之所甚忧也。《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八年》”
    辞之殷殷,众皆以然。媚娘心下亦颇以之。
    然唐帝不以为可,顾左右群臣而言曰:“夫天有其时,人有其功。盖苏文凌上虐下,民延颈待救,此正高丽可亡之时也。议者纷纭,但不见此耳。《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八年》”
    言毕四顾,骄之不已。
    群臣皆寂,知复劝亦不以为行。乃尔议定,将以为之。

附:
    一、唐太宗之贞观十九年(644年),唐帝(唐太宗)举数十万大军亲征高丽无功,病疾而返。终唐太宗生年,未能克之(高丽)。
    二、唐高宗、武后(武则天)之龙朔三年(663年),白江口之役,唐军克百济、倭(日本)联军。百济亡。(《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龙朔三年,663年,唐军)遇倭兵于白江口,四战皆捷,焚其(倭,即今之日本)舟四百艘,烟炎灼天,海水皆赤。百济王丰脱身奔高丽,王子忠胜、忠志等帅众降,百济尽平。”)
    三、天皇(唐高宗)、天后(武则天)之总章元年(668年),盖苏文之子为引,唐军平高丽,高丽亡。(《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 唐纪十七》“(总章元年,668年)九月,癸巳,李勣拔平壤。勣既克大行城,诸军出他道者皆与勣会,进至鸭绿栅,高丽发兵拒战,勣等奋击,大破之,追奔二百馀里,拔辱夷城,诸城遁逃及降者相继。契苾何力先引兵至平壤城下,勣军继之,围平壤月馀,高丽王藏遣泉男产帅首领九十八人,持白幡诣勣降,勣以礼接之。泉男建犹闭门拒守,频遣兵出战,皆败。男建以军事委僧信诚,信诚密遣人诣勣,请为内应。后五日,信诚开门,勣纵兵登城鼓噪,焚城四月,男建自刺,不死,遂擒之。高丽悉平。”)

石红梅(绿竹) 字(2017-6-24,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17: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 芍药(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6-24 15:44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九 高丽(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十 芍药(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十 芍药

    芳文殿,孟夏。
    芍药花终于将开了,媚娘若些聊赖地立于殿内小庭。唐帝之好恶前朝均知。所谓文治武功,实在以察,文治端赖群臣扶持,武功总是将帅之功罢。至乎此战,且观之再以为何。媚娘略些讥讽地淡笑了笑。
    世间帝王凡穷兵黩武未见其可者。若般样资质也可为君王麽?媚娘心底里不以为然摇了摇头。芍药花香气愈发浓郁了,媚娘有些爱怜地抚着娇蕊。
    “才人,这芍药开得真美,不如折下一枝簪鬓如何?”
    “嗯,倒真想折枝簪鬓呢,但恐惜花人要说我不是真爱此花的了,就便罢了。”言竟,媚娘微微含了笑。
    “才人今儿怎这般样惜花了。平日里才人不是向着人折枝的麽?”阿菊若些不解得看着犹自抚着娇蕊的媚娘。
    “嗯,平日里我倒确是爱着人折枝的。”媚娘笑意愈发浓了。“阿菊不必晓得,只今儿不折就是了。此后,且再看罢。”
    “唯,才人。”阿菊顾自不解应了声,伴媚娘身后看着孟夏薰风间娇艳的芍药花,不觉亦有些沉醉了。又停了些会子,阿菊若想起甚麽,言道:“才人,新近听御殿宫人们私下议论,道司徒无忌与陛下言太子仁恕,实守文之德,天下无不钦仰呢。就陛下也称许太子驭下宽厚,言就陛下当日如太子现下这般样时节,亦颇不能御常度。道太子真难能的。”
    “是麽?”媚娘听了,停了抚娇蕊的手,没有言语。

    贞观十八年五月,流星如斗,出东壁,光照地,声如雷。同月,太白辰会于东井。

    长夏,金风起时。
    高丽战事终于将在眉睫了。七月,唐帝“敕将作大监阎立德等诣洪、饶、江三州,造船四百艘以载军粮。……下诏遣营州都督张俭等帅幽、营二都督兵及契丹、奚、靺鞨先击辽东以观其势。以太常卿韦挺为馈运使,以民部侍郎崔仁师副之,自河北诸州皆受挺节度,听以便宜从事。又命太仆少卿萧锐运河南诸州粮入海。(《资治通鉴 卷一百九十七 唐纪十三 贞观十八年》)”

    冬,十月,辛丑朔,日有食之。未久,唐帝车驾行幸洛阳,以房玄龄留守京师。
    十一月,驾至洛阳。

    “才人,原来洛阳宫这般样儿的,阿菊初来之呢。”刚放下行装,阿菊环看着洛阳宫拨与媚娘之殿院,略些欢欣言语着。
    “阿菊,你停停将这些物事皆理了,记得那领新制紫菊青狐裘取出来备着,天寒。还有这殿内用的香似不太合,你将自长安带来、伽毗国献的香用些些。你且这些皆做了,只阿蓉随我往便殿就是了。”
    “唯,才人。”

    洛阳宫仲冬真深寒了,宫中各处廊檐积着雪,槐树枝灰黑着,不时乌雀飞过。媚娘将身上锦青裘紧裹了裹,淡赭灰暗梅花文薄丝绵套的银制手炉还暖着。洛阳宫便殿将至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7-1,梅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6:17 , Processed in 0.014405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