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976|回复: 82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8 00: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神 都
       之 前传之武瞾李治篇  
            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作者:江西省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岂可言无声,舍此成无为。山中草木清,见说菊亦随。
文则终在握,闲闲安可窥。夫子斯之意,郁郁莫言亏。
芍药君子约,墨色匠心规。不过寸心度,来者或期追。
谁兼秋清月,与言将与谁?(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引子 及 一)


    引子


    贞观初,太白频昼见。巫咸曰:“太白昼见而经天,争明兵起,天下惊,强国弱,女主有名。”天官书:“太白昼见经天,强国弱,弱国强,女主昌也。”


    二年(628年),六月,皇九子治(李治)生于长安东宫殿。


    利州城,长夏,朱明。日月会于鹑火。
    岭间,袁天罡,“狮文龙云,君主之气,必此城中矣。”
    将暮。府内。请杨氏,天罡见曰:“果然夫人。今以夫人,府必贵子。”遂见相里氏二子,“虽然,非适所言。”又见一杨氏女,“亦非所言,所谓因之者。或可他请。”曰:“皆已见,惟一者(杨氏女武曌)。”天罡固请之。姆抱以见,诒曰子。天罡知其实,不就言。故作详审道:“此郎君子神色爽彻,不可易知,且试行看。”遂步床前,又着举目,天罡故惊:“龙睛凤颈,贵之极也。”转侧视之,又作惊道:“必若是女,不可窥测,后必为天下主!”皆相视而。
    次晨,天罡辞。


    未几年。杨氏女(武曌)涉于文史。


    贞观九年,父丧。帝委李世勣监护丧事,缘丧所须,并令官给。遂归故里,守制。异母兄等遇杨氏失礼。


    以桂阳公主(高祖李渊女)故,杨氏女(武曌)姿仪闻于国戚。
    未久,帝闻其(武曌)美,召入宫。为才人,承旨焉。
    又以其美姿容,帝改其名曰媚,称媚娘。


    (贞观)十五年,二月十五。熒惑逆行。犯太微东藩上相。六月,己酉。有星孛于太微。




    一 媚娘


    春。宫中。辰时。


    芳文殿。
    “才人可是又要往去内藏书馆了麽?阿菊就将备好了。”一个十三、四岁小丫头伶俐地将书案前笔墨卷书整理齐备着。
    “阿菊,每次你都随我去的,今儿不必了。着阿蓉随跟着就是了。昨儿方下过雨,院里碧桃花恁般样好,你且着人修剪修剪,现还未春分,正是时气。廊下那白芍药可是该理了,我素常最爱的,再过些时也待要开了。还有衣箱里那领浅青灰花草文衫子与粉桃华地长裙,满绣金黄栀子花文灰地罗短袖与淡黄花鸟文帔子记得取出来备着。你只管将这些做了,我左右不过一个多时辰就回来的。上面若有人问起,回说内藏书馆就是了。若有事要寻,就往书馆来。”
    “唯。才人。”阿菊看着媚娘娇艳的脸,言道。
    略停了片时,阿菊又道:
    “才人,那午膳可有甚特别番样要知会尚食局当值的麽?”
    “不必了,往常般样儿就好。”
    “唯。才人。”


    “才人安好。才人可是往内藏书馆的麽?怎不见阿菊?”
    “李学士。”听得音声,媚娘回了头。见路侧一宦人引着一面色微黄、着学士公服之男子。
    “我着阿菊做些旁的事体,故今儿她没来。李学士今儿正当值?”
    “今儿正当值。才人。”
    与路上偶遇之李学士寒暄毕,阿蓉随跟着,媚娘缓步去向书馆。


    内藏书馆——
    这是二月间之内藏书馆,殿前棣棠花一丛一丛将开着,艳黄比金花瓣上,清莹朝露还未完全褪去,娇艳地于殿东侧。
    “棠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媚娘看着殿东侧棣棠花,微叹了口气。她进宫也有些时了,家里听说兄嫂待阿娘愈为少礼。阿娘,阿娘……
    阿娘是媚娘最担心的。看着殿东侧娇艳比金之棣棠花,媚娘轻喟了声。然她很快就转过了心思——“我将来一定可以振兴武家,教阿娘再不受人冷眼。再不为人小瞧阿娘只生了女儿。”媚娘暗下里从来不是娇弱依人之小女子。
    缓步到得内藏书楼,阿蓉自候着,媚娘轻抬履鞋,进了楼。藏书楼内当值宫人们见媚娘来,行了礼,却并不近前——媚娘向是自寻书惯了的,并不喜人打扰。


    藏书楼内当值宫人们静立着,楼左近安静得仿若无人,只有楼前山节子芳香于空气里似有若无着,格架上卷书想是经若许些年了,微微泛着黄。一只燕子栖在檐下,不远处槐树枝上另只燕子——是一对佳偶罢。媚娘微笑想着,觉着些温暖。燕子想是惯常栖于此地的,看着媚娘并不惊扰。停了些时,槐树枝上乌衣燕子飞来,与檐下那只栖在一起,偎依着。
    媚娘看了,轻转个身,自寻书去了。


石红梅(绿竹)字(2017-2-18,雨水节气,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6#235714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a 禁闻视频 t.cn/RJvO789 以前有人说:“没有谷歌我们有百度,没有推特我们有微博,没有YouTube我们有优酷,就上我们自己的网站会死呀?” 从魏则西事件看来真的会死...  发表于 2017-4-21 11:27
 楼主| 发表于 2017-2-25 10: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 才人 (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 才人(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 才人

    藏书楼内空气里依旧似有若无山节子之芬芳,媚娘静静阅着史传,她向不全信史书之所载——所有史书之所载都难免精心描摹之印迹——就如唐帝时时置之于心之“起居”及“武德九年六月初四事”。待合宜时,总当着亲近者“改削文词,“直”书其事,”曲为之隐罢(后唐帝李世民专着房相,房玄龄,言“宜即改削文词,“直”书其事。”)。想来国之大事,能直笔总不易的,不然也不必专言董狐了。至于这史载麽,只管依字读,终不过书呆子罢了。若要细细寻究,难免费番功夫。脉络之间,蛛丝之迹,皆需慧心人法识。否者人云亦云,读了亦未必有甚大用处。想起唐帝曾关心之武德九年六月初四事,媚娘不觉微笑了笑。

    再七日就将春分了,内藏书楼的风些微暖。媚娘依旧静静阅着汉时史传——
    “(傅)昭仪少为上官太后才人。自元帝为太子,得进幸。元帝即位,立为婕妤,甚有宠。”
    这便是史家曲笔处了。傅昭仪为才人时,元帝之父——宣帝尚在位也。则末史家所书之傅昭仪“少为上官太后才人”者,是傅昭仪少为宣帝才人也。元帝为太子时有宠,即汉宣帝宫中傅才人与时为太子之汉元帝相悦也。
    傅昭仪有子一,早卒。以专宠赵飞燕、赵合德之汉成帝无子,“私赂遗上所幸赵昭仪(赵合德)及帝舅票骑将军曲阳侯王根。”,遂立傅昭仪之孙为太子,即后之汉哀帝也。
    哀帝甚尊傅太后。“傅太后既尊,后尤骄,与成帝母语,至谓之妪。与中山孝王母冯太后并事元帝,追怨之,陷以祝诅罪,令自杀。”傅太后诬致冯太后自杀事,哀帝继位初也。
    哀帝位七年,至不可解者,废“诽谤诋欺法”也。
    媚娘阅史至此,不觉摇了摇头。以傅昭仪厚贿立之汉哀帝,废“诽谤诋欺法”,所行真匪夷也。
    其实才人得名,因实掌职便殿“承旨”,职非文史才略者难为。故名“才人”。虽然,皆为才人,才有高下。譬若皆掌中书、门下,亦各自高下有别也。不可皆以比之。
    至于史家为臣,不知后寝才人未必嫔御。以前朝才人为后朝昭仪,非为礼。故曲笔不直书为——(傅)昭仪少为汉宣帝才人。自(宣帝子)元帝为太子,得进幸。元帝即位,立为婕妤,甚有宠也——此亦难怪。后宫至密地,内殿臣多有不知后宫其实者。
    前朝有帝王赐后宫才人与子孙者——
    晋武帝时,谢玖“选入后宫为(晋武帝)才人。”“惠帝在东宫,将纳妃。武帝虑太子尚幼,未知帷房之事,乃遣(才人谢玖)往东宫侍寝,由是得幸有身。”后谢才人“玖求还西宫,遂生愍怀太子。年三四岁,惠帝不知也。”“武帝爱之(愍怀太子),恒在左右。尝与诸皇子共戏殿上,惠帝来朝,执诸皇子手,次至太子,(晋武)帝曰:“是汝儿也。”惠帝乃止”。武帝崩,惠帝即位,愍怀太子立为太子,惠帝拜父武帝之谢才人玖为淑媛。
    是帝王赐身侧“才人”与子,后为子之嫔御“淑媛”事。
    “(愍怀太子)及长,不好学,惟与左右嬉戏”,又以“其母(谢才人玖)本屠家女”,故好为屠酤之事。“而于宫中为市,使人屠酤,手揣斤两,轻重不差”。愍怀太子“又令西园卖葵菜、蓝子、鸡、面之属,而收其利。东宫旧制,月请钱五十万,备于众用,太子恒探取二月,以供嬖宠。”舍人杜锡“每尽忠规劝太子修德进善,远于谗谤。太子怒,使人以针著锡常所坐毡中而剌之”——皆晋武帝以为“当兴我家”之愍怀太子所行。愍怀太子二十三岁为囚杀,有因也。
    不详后宫体制者,阅晋武帝以自之才人谢玖与时为东宫(太子)之晋惠帝侍寝,生愍怀太子。晋武帝崩,惠帝即位,立愍怀太子,封武帝才人谢玖为晋惠帝淑媛事。可约略想见才人未必嫔御也。
    譬若不明后宫“夫人”与外朝外命妇“国夫人”之别者。见汉晋时“夫人”有为嫔御,不知汉晋乃至今唐之外命妇“国夫人”皆非嫔御者。或可多阅书典,以为知。
    若此皆不能知者,约略总为少读书、无学过罢。媚娘阅史至此间,不觉心念微转,淡笑了笑。轻展卷书,只管阅将下去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2-25,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10: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 非器(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2-25 10:38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二 才人(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二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 非器(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 非器

    仲春和熙微风轻轻拂来,媚娘不觉有些微懒意,再七日春就将半(春分日,春之半也)。她抬头看了看檐下燕子。藏书楼下燕子依旧檐下偎依着,偶尔呢喃。媚娘将汉之史传置归所处,又取了卷《蜀书》,展开了,览将下去。
    “(诸葛)瞻今已八岁,聪慧可爱,嫌其早成,恐不为重器耳。”此诸葛孔明与其兄诸葛瑾书翰时所自言。诸葛孔明及其妻黄氏名皆传。孔明、黄氏子诸葛瞻却少才具。世间男子皆好称其子孙。孔明亦自不免。如晋武帝称其好屠酤之孙愍怀太子“似宣帝(司马懿)”且“当兴我家”般。孔明亦称其子诸葛瞻“慧”。蜀人爱孔明,推及子,亦称之,“蜀人追思亮,每朝廷有一善政佳事,虽非(诸葛)瞻所建倡,百姓皆传相告曰:葛侯之所为也。是以美声溢誉,有过其实。”
    蜀汉景耀六年亡,亡之战,正诸葛瞻也——
    “(景耀)六年冬,魏征西将军邓艾伐蜀,自阴平由景谷道旁入。瞻督诸军至涪停住,前锋破,退还,住绵竹。艾遣书诱瞻曰:“若降者必表为琅邪王。”瞻怒,斩艾使。遂战,大败,临陈死,时年三十七。众皆离散,艾长驱至成都。瞻长子尚,与瞻俱没。”
    阅《蜀书》此,世间以父母推及子孙者可免矣。
    诸葛孔明兼蜀汉不识孔明子诸葛瞻之不能,正相与晋武帝不识愍怀太子之非材也。
    故皆亡。读史者不可以不诫。
    所谓天地生人,各秉其性。父母慧,子女不慧,常有之。云“知子莫若父”者,亦愚者也。
    媚娘轻喟了声,放下《蜀书》。往架上寻着,随手又取了卷《世说新语》——
        “王子猷尝行过吴中,见一士大夫家,极有好竹。主已知子猷当往,乃洒扫施设,在听事坐相待。王肩舆径造竹下,讽啸良久。主已失望,犹冀还当通。遂直欲出门。主人大不堪,便令左右闭门不听出。王更以此赏主人,乃留坐,尽欢而去。”
    此竹必秀逸出群罢。媚娘莞然而笑。天地间原极有爱竹人,如徽之者——嫩竹随风自摇,原极有可堪玩处,所谓故自难免者。此亦可解。
    念至此间,媚娘抬头看了看藏书楼外,仲春春分前七日之熙暖阳光静静映射入内藏书楼,些微的光影摇晃着。媚娘展了展手中《世说新语》,复读将下去。正阅书间,不远处忽隐约传来读经音声,《诗经 邶风 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听着不远处未知宫人之诵经声,媚娘突地觉得有些微倦。现是已将午时,空气里依旧弥漫着山节子之馥郁芳香。藏书楼内静谧得恍若无人,只有不远处隐约传来之读经音声与檐下燕子。燕子想必亦疲累了,没了音声。槐树枝间,偶尔灰黄雀鸟飞过,啾啾声鸣,却不扰人。一阵和熙春风拂来——

石红梅(绿竹) 字(2017-3-4,阴,明日惊蛰,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2: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 承旨(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3-4 10:26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三 非器(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三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 承旨(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 承旨

    一阵和熙春风拂来——媚娘些倦怠地环顾了下四周,室内静悄悄的,无有一人,只有斜映入仲春春分前七日之熙暖阳光于媚娘手中卷书上,些微的光影依旧摇晃着。将《世说新语》依样置放妥当。媚娘轻走至史部架前,复重选了几卷史书。下了楼。
    与内藏书楼宫人们交代过,教阿蓉拿了选定之卷书,媚娘出了内藏书楼。

    “才人。”“阿菊,宫里有甚事麽?怎地这般样高兴?”才入芳文殿,阿菊便笑盈盈迎上来。看着阿菊有些雀跃然而天真的桃花般殷红之脸,媚娘问道。
    “才人。阿菊听御殿宫人们议论,要着才人正式执掌职司了呢。这几日里就要传下来了。”
    “是麽?”媚娘却只淡淡的。宫里不比外间,不管甚麽消息,只一日未落到实处,就一日当不得真。

    然未过几日,这消息竟真传实,且就来相请了。俟传话宫人行去后,媚娘坐于案侧,静思了半日。自己为才人已有些时日,虽列位号,不依世妇之职。现依命便殿承旨,随侍御前,难免及于应对。承旨敷奏,吐纳明敏,宣纳之最。此职兼涉机要,固在敏达,进退之间,未必不需守拙。如何分寸得中呢?国之大事,问皆不达,难免为人小瞧了去。然过明慧,恐亦遭人嫉恨。宫中嫔御、内官、宫官众多,惟知顾忌她人,己不得出,阿娘就难指望,家业亦自难兴。便殿承旨,虽非前廷,欲得其中,亦需内慧。不经意间,于关节处,间为提点,渐成倚重。如此经年,宫中声势,方能略有所成。经国之策,章法可循,为政之要,应机而变。所谓国朝事,前朝可鉴,当今务,视时而策。万事行至其时再看罢。总当相机为言,适时锋芒,万不可于此万千人之宫中,轻易为人湮没了去。

    定下这个主意,媚娘逢当值时,看似淡淡闲言,私底里实是百般样用心。只看媚娘其人时,最娇艳儿可人,似全不思政务。策对时之明敏聪达,又绝似出于无意。然言必有中,皆切政之要害。唐帝固自奇之。宫中人等只觉这武才人年岁不过十余,行事似未经心,然于国中事皆有定见。吐纳聪慧,明敏兼达,皆不敢小瞧了她。况天生是个美人胚子,一入宫专赐名曰媚,必是极喜欢的。现依命便殿承旨,真若这般样儿行来,未知以后前程。各为己计,但凡遇她行事,宫人们皆不免各自用心。宫中上下,本来早知武才人美名,现复如此,遇上她时,更皆暗下谨慎。故媚娘于此宫中,竟是一时无二。

石红梅(绿竹) 字(2017-3-11,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3-18 12: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 晋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3-11 12:40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四 承旨(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四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 晋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五 晋王

    贞观十六年(642年),孟夏。

    黄栀子芳香近日里愈发浓郁了,媚娘有时于书屋间,也觉不经意怠惰。承旨职司已极熟稔,并不需自己如何费心。然而常在便殿、在便殿——
    想起便殿,媚娘心里恍惚泛起一个清瘦身影,风神俊爽晋王是便殿常客,因未出阁,一直居停宫中。当然宫中礼制晋王本不当无故与媚娘有甚言语的,然而晋王——

    春分前一日。宫中,便殿。
    “郑宫人,你且去将这盏烛灯换了,再取些瓣香来罢。”媚娘安静叮嘱着——媚娘虽系承旨,便殿里灯烛香事非其职司。然看便殿宫人们疏漏了,亦时常提点之。
    “唯,才人。”一个二十几许着淡色公服之淡妆女子静静应着,就往去了。
    便殿一时音声寂,只有飞过便殿黄莺鸟婉转啼音,间或偶尔乌雀鸟鸣。这时分宫人们大都随侍花苑了罢,阿菊也当快回来了——刻钟前媚娘着她往自住之芳文殿取自己惯常用青紫地绣淡黄棣棠花文丝帕的。媚娘随意收拾着御案侧散落表章。
    “阿爷不在这里麽?”一个略些熟悉音声响起。媚娘回了头。“原来是——武才人。”
    媚娘略些迟疑着。这是唐帝向不在殿之时分,也是殿院一日间最寂静之时刻。宫中上下皆知道,晋王当也不例外,可是晋王——
    晋王淡淡笑望着这位可人小女子,他当然知道她为宫中之便殿承旨,虽未承宠,然赐名媚之才人。且晓得这时分他阿爷定当不在,媚娘又正当值,定于便殿待阿爷花苑归来批阅表章。于是,俟殿中人渐次散尽,阿菊、郑宫人次第出得便殿——吩咐随行人只管殿外候着,晋王就无巧无不巧步了进来。
    媚娘立于殿之中央,她芍药花般娇艳面颊间带着一层淡淡光华,眉间最新式梅蕊淡红,倭堕髻右侧斜插着一柄芍药花形玉钗,淡淡脂粉香,口脂殷蕊红。配着茱萸纹绣橘黄地衫,袖缘郁金卍字文锦,满印着棣棠花文藕丝裙,蹙金绣浅青灰地帔子,娇艳中不失淡雅。晋王静静看着这个仲春薰暖阳光下在那里微微迟疑、欲语还休的娇艳小女子,心中微微涌起一股热意——“为了这个女子,什么也当是值的了。”

    其实晋王一直是极诚孝皇子。贞观十年六月,文德皇后崩逝,哀怮最甚者就是晋王。他天性之仁孝是朝臣宫人们皆知的,于女色上素来也极自谨。然而自从见到媚娘,见到媚娘——
    初见媚娘是媚娘还未正式执掌职司之一个惊蛰后六日之半上午,他因事往便殿寻他阿爷,一入便殿,正见一十几许之与他阿爷说话之小女子,淡淡宫样妆,黛绿新眉样,随云髻上斜插着的正是现下鬓间这柄芍药花形玉钗。身上深青紫地木芍药绣金衫子外缠枝卷草文暗绯地及腰短袖,郁金浓紫薄色衔花鸟文帔子,十二破石榴红留仙裙艳色得仿佛仲春和熙薰暖阳光下只有这个女子。而这个女子,微微仰着头,满含笑意,却全然不知自己的美——晋王知道,从此后,他再难忘怀的就是她——媚娘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3-18,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3-25 12: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 承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3-18 12:51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五 晋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五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 承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六 承乾

    方上《括地志》之魏王近来很为得意,他愈来愈得唐帝宠爱了。唐帝甚曾诏他移居武德殿,礼秩如嫡。同此之时,太子承乾之荒唐,朝中人皆知。承乾特加宠幸之美貌乐人称心不久前因魏王示意终被告发于唐帝御前,并为唐帝怒而收杀之。痛悼不已之承乾因此怨魏王兹甚。然魏王并不为意,他所求远不止此。他深信,唐帝对他屡屡逾制之宠爱意味着,终有一日,唐帝会废太子承乾,立他——魏王为太子。朝中议论愈发频繁了,愈来愈多大臣开始攀附于他。媚娘有时心底也想,唐帝会这般样做麽?

    内外庶僚之疑议终于使唐帝不悦了。他宠爱泰儿,然并不真想废了承乾这个他最初就立之太子。魏徵前此亦上疏曰“陛下爱魏王,常欲使之安全,宜每抑其骄奢,不处嫌疑之地。今移居此殿,乃在东宫之西,海陵(李元吉)昔尝居之,时人不以为可;虽时异事异,然亦恐魏王之心不敢安息也。”心下一番次第后,他终于决定依旧遣泰归其本第,又为承乾下了一道诏书——
  储贰不会,自古常式。近代以来,多为节限,求之故实,深非事宜,自今皇太子出用库物,所司勿为限制。(皇太子用库物勿限制诏)

    诏书既下,承乾循例要谢一番,遂抗表谢。唐帝答曰:
  汝家之冢嫡,国之储两,故有斯命,以彰有殊。入学齿胄,则君臣之义也,同之府库,实父子一体也。是以君子富而不骄,谦而受益,奢则不孙,以约失之者鲜矣。勉思守道,无烦致谢。(答皇太子承乾诏)

    一番往返,终于,朝臣们暂时安静了下来。

    贞观十六年夏天真是个酷热夏天,因常当值,媚娘、晋王相遇愈发频繁了,晋王温柔眼神也愈来愈热切。会有人读懂晋王暗底里私密藏之心事麽?媚娘不是不担心的。
    宫中规矩素来多不胜数,尤者皇子、殿臣、嫔御、内官、宫官之私葛。媚娘心底里明白,若非唐帝依常例将她以宫中女官名赐与晋王,她与晋王隔的不仅数重山。晋王热切眼神里满含期翼于她而言,与其说是温柔低徊之缱倦,毋宁说是许迎面将来之狂风骤雨。
    单只与晋王“偶遇”时——虽然,格于宫中礼制,这般样“只两人之偶遇”甚寥若晨星,然而晋王眼底掩不住热切……
    这个贞观十六年夏月白兰花开得格外繁茂,沁人浓香馥郁得有些撩拨人的心,媚娘有些担忧着她与晋王每一次偶遇,哪怕只简单几句话,相互守礼问候,旁人在侧时似有若无关切眼神。唐帝,唐帝会觉出这些巧遇麽?
    唐帝的心有些微纠结,他看着他最爱皇儿热切得出格眼神,这是以前从没有于雉奴眼底里发现的。雉奴十五了,本来早当出阁,因为他的溺子,一直居于宫中。
    是到让雉奴出阁之时了麽?当如何安置媚娘呢?将其赐与雉奴?还是纳为己宠呢?这个有着不同宫中其她女子之殊色、看似天真无意实则娴于政令之娇艳小女子,不是不动他心怀的。唐帝的心犹疑着。

石红梅(绿竹) 字(2017-3-25,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4-1 12: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七 秘记(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3-25 12:16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六 承乾(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六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七 秘记(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七 秘记

    贞观十六年的风终究不能就此平静地止歇。这个六月之甲辰,流星状如月,西南流三丈乃灭。戊戌,太白星昼见。唐帝循例召太史局以讯,太史局道出一则秘记——“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
    女主武王。唐帝静静思度着。武王自当武姓或封地曰武,然何以为女主呢?难道是个女子?可千百年来除华胥元母外少有女子帝王说。或者,女主者,主后宫女子武姓,生子后宫主位,子继位后外戚专权再以本族武氏代有天下?细思亦绝无可能。本朝以降,朝堂上下咸敬文德皇后,其崩逝后,宫之内外俱无再立后之想。宫内嫔妃,亦绝无升位为继后之可能。况文德皇后子俱负朝望,其嫡长子又居储位。她人纵有所出,亦无废储再立她人所出之可能。则末这“女主武王代有天下”,还有甚旁之意味麽?

    便殿长夏之薰风微微和暖着,殿外淡的草木花香。将宫人尽数遣于殿外之唐帝的心有些焦灼了。
    “臣据象推算,其兆已成。然其人已生,在陛下宫内,从今不逾三十年,当有天下,诛杀唐氏子孙殆尽。”此李淳风之所言。
    在陛下宫内,从今不逾三十年,当有天下,诛杀唐氏子孙殆尽。竟真一至于此?唐帝的手蓦地一紧,指关节处皆微微发白。天下方得数十载,而今方传二世,竟乃就将快要失之了麽?得江山固属不易,守成者何尝不难。若乃失之,诛杀唐氏子孙殆尽,己身之祸乃至后之将世为之何?一念思及此,唐帝杀心顿起,指关节处微微生响,“莫若将疑似者尽杀之,何如?”唐帝音声沙哑中略些低沉。
    “天之所命,必无禳避之理。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且据上象,今已成,复在宫内。更三十年,又当衰老,老则仁慈,虽受终易姓,其于陛下子孙,或不甚损。今若杀之,即当复生,少壮严毒,杀之立仇。若如此,即杀戮陛下子孙,必无遗类矣。”
    若如此,即杀戮陛下子孙,必无遗类矣——天之所命,一严至此。唐帝心蓦地一冷,手心紧攥着的指尖隐约有些生疼,克制不住急怒之火于他心底里上下翻腾着,他竭力隐忍着。“可推算得出究竟是何来历?”唐帝紧攥于掌心之指尖愈发生疼了。
    “据象看,恐属华胥远祖。然究属何人,尚待参详。”
    尚待参详。唐帝沉默了。由来朝代兴替,自然之理,若果是实,也只有尽力防之了。惟此后细细留意所有武姓相关之人事,宫中人等具有名册,依名册将宫中人等尽皆筛厘,武姓女子尤须着注。

石红梅(绿竹) 字(2017-4-1,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4-8 14:4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八 武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4-1 12:55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七 秘记(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七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八 武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八 武王

    便殿之薰风依前和暖,殿外草木香依次传来,淡淡月将阑珊。唐帝有些疲惫地立于殿内。“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李淳风所言秘谶如巨石般压于他之心头,唐帝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历代谶言真亦多矣,虽未必尽能成实,然亦未必尽皆为虚——阿爷当年起事前不也有谶言出世麽?“大业中,童谣曰:桃李子,鸿鹄遶阳山,宛转花林里。莫浪语,谁道许?”及坊间街头“李氏当得天下”、“杨氏灭,李氏兴”,又有方士安伽陀,自言晓图谶,谓隋帝曰“当有李氏应为天子”。劝尽诛海内凡李姓者。虽隋帝未至于此,但多少李氏人因此失命。如今他亦要杀尽武姓之人麽?炀帝因杀李氏中人,致天下咸知“桃李子”之谶且信为实,亦致李氏中人多为攀附。如现下将此秘记密议朝中重臣,恐亦难免攀附离心之危。且李淳风言“其人已在宫中”,宫中人等皆有名册,或此后凡武姓女子,皆不加临幸,使其无子。一旦自己驾崩,宫嫔循例尼寺,宫女使往守陵,至于未蒙恩之内官、宫官,亦使随嫔御出家为尼。如此,使无它机,或可避此“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之祸矣。
    女主武王,女主武王,武姓女子。唐帝忽地想起媚娘,是啊,媚娘不就武姓麽?难道就是这个娇艳小女子?女主之下外戚专权,进而武氏得天下?还是媚娘便是华胥之祖?未来风云幻变自主江山?唐帝心不觉一沉,这个娇艳得如同仲春芍药花般的女子有着不同宫中其他普通女子之殊色。他不是不爱宠这个女子的。然而雉奴——想起雉奴停留于媚娘脸际之热切眼神,唐帝心有些凝滞了——若果女主武氏,那就绝不能纳媚娘为己宠,亦不可赐与雉奴,只有杀之绝后患。可李淳风又言“天之所命,必无禳避之理。王者不死,多恐枉及无辜。且据上象,今已成,复在宫内。更三十年,又当衰老,老则仁慈,虽受终易姓,其于陛下子孙,或不甚损。今若杀之,即当复生,少壮严毒,杀之立仇。若如此,即杀戮陛下子孙,必无遗类矣。”
    那又当怎生样办呢?或者让她永居才人位为宫中女官,永不承宠,再于自己驾崩后专列名册,着其随嫔御入尼寺。至于现下,就置于身侧最宜监看,否者若有他变,恐将变患横生。定下这个主意,唐帝不觉松了口气。可若果是宫中她人呢?若果不是媚娘怎生办?唐帝心不觉又是一沉。看来只有以后于宫中武姓人等处处留心、时时着意了。唐帝暗下筹谋着。

    媚娘依旧藏书楼内静静阅着卷书,薰风里夏蝉高鸣,槐树枝上成双之乌衣燕子。书阁不远处诵经声依旧隐约传来,似有宫人语笑之音,与藏书阁内之静迥异——唐帝不知为何近来看她眼神十分有异,是觉察出甚麽了麽?媚娘不是不担心的,有时她想起襁褓时袁天罡之相面,“龙睛凤颈,贵之极也。必若是女,不可窥测,后必为天下主!”她会主位后宫麽?崩逝六年,主位空悬,又有嫡子,自己若非子嗣于世,并以太后身得天下,是难为天下主的。然太后位何尝易得,文德皇后所出子名皆有著。现之太子殿下虽甚荒唐,然辅翼已成。晋王最得唐帝爱怜。媚娘微叹了口气。然袁天罡相面不是素以“凡言皆有验”名著麽?或当有所因循。还许是时机未到,果因不显呢?媚娘心底里自相参详着。
    藏书楼外诵经音声依旧隐约传来,楼外夏蝉高鸣,槐树枝上乌衣燕子飞起,枝上些微颤动。媚娘抬头看了,不觉有些怅然——

    “才人。”“原来系李学士。”步出藏书楼,媚娘于内藏书馆外又遇着宦人引着的李学士。
    “才人真孜孜于学者,着实令人敬服。只不知才人这次取的是何卷书?”
    “史传类书。以闲来阅典,免使时日虚耗罢了。”媚娘闲闲语过,便与阿菊归自住之芳文殿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4-8,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4-15 09: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九 朝列(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4-8 14:47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八 武王(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八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九 朝列(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九 朝列

    然而贞观十六年夏月的风终究还是不能就此安静地停歇了。随着晋王愈来愈多看似偶尔停于媚娘脸际之眼神,唐帝终于这个贞观十六年之七月,敕晋王宜班于朝列。立于殿中,晋王惆怅之心难以言表,此后面见媚娘当难上难了。阿爷已知晓了麽?他隐忍地立于御殿薰风里,所有的未来可以预见之障碍仿佛层层向他袭来。他仿佛又看见那个娇艳的仲春惊蛰后六日之半上午和熙暖日薰阳下着十二破石榴红留仙裙之女子,随云髻上斜插着芍药花形玉钗,深青紫地木芍药文绣金衫子外缠枝卷草文暗绯地及腰短袖,浓紫薄色衔花鸟文帔子,这个艳色得仿佛仲春和熙暖日薰阳下只有她的娇艳女子,此后将再难以相见了麽?他忽地觉得他的心如此痛楚,失落地立于御殿薰风中……

    “才人,阿菊回来了。”新采了荷莲于手中的阿菊步入芳文殿内,见过媚娘,将莲花插于瓶中,几枝莲叶随意荷花间,有些清逸意思。看荷莲皆安排妥当了,阿菊立于媚娘旁侧。
    “宫里有甚消息麽?”媚娘依旧静静于殿内读着卷书。
    “才人,宫里一切如常。只阿菊听得御殿宫人们议论,说大家已敕晋王宜班于朝列了。”
    大家已敕晋王宜班于朝列了。媚娘心念一动,执卷书的手不觉微颤了颤。这一日终于还是来了,唐帝发现甚麽了麽?还是宫里有了甚议论?不当是议论罢。若有议论,便不会只敕晋王宜班于朝列这般样息停了。那就是唐帝有所觉了。思及此,媚娘轻叹了叹。宫中事于媚娘向来近乎透明——她一日入宫为备选内官,就再难有其他变数,除非唐帝将她以女官名赐与晋王——然这多半亦是难的。宫中素来于嫔御、内官、宫官、皇子、殿臣极谨严。
    晋王此后就会将她慢慢淡忘了罢。十五几许年少暗底里丝缕情愫待时日渐长,终将慢慢淡忘。她是未蒙恩之内官——承旨才人,而他或亦于不远将来有其她新宠。这不过暮春夏初深宫里偶尔相望见淡淡一书卷纸,轻舒卷过,便舒卷过。
    “大家最怜晋王。者番敕晋王宜班于朝列,不过宫中礼制罢了。阿菊不要与宫人们随意议论。”
    “唯,才人。”
    大兴宫七月的风略带着一丝怅惘,于媚娘芳文殿院间淡淡吹拂着。
    叮嘱过阿菊,媚娘将手中卷书再展开些,若不着意只管阅将下去了。再经些时晋王就会得将自己全然淡忘了罢,媚娘不以为意着。
    风真亦酷烈了,屋外槐树枝上夏蝉高鸣,蝴蝶花间飞舞。
    宫中寂寂。

石红梅(绿竹) 字(2017-4-15,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楼主| 发表于 2017-4-22 10: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 魏徵(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4-15 09:08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九 朝列(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九 ...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十 魏徵(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十 魏徵

    然媚娘远远低估了晋王长情,这是他心底里最初最珍视之暗恋。无论光阴如何流转,他依然不能忘记,不能忘记那个仲春惊蛰后六日之半上午便殿里芍药玉钗、十二破石榴红留仙裙之女子,如此娇艳,容色鲜鲜。
长安城秋日的风清朗着,月明星稀。
    晋王暗下里叹息着。媚娘宫中诸事还好麽?阿爷后宫嫔御、内官、宫官众多,媚娘虽为承旨,若不蒙恩日后子嗣,老时年华逝去,自难逃凄凉孤苦之结局。就便阿爷驾崩时,自己欲施援手,届时承乾主位,自己又能做些甚麽呢?

    贞观十六年的风注定不能就此平静地止息。
    以当今朝臣忠謇,无逾魏徵,如遣傅承乾,自可绝天下之望。新近拜为太子太师,以使朝中臣子皆明白其对承乾之心意,之魏徵内心起伏着。未作太子太傅时,魏徵即知,以承乾之性情,绝不宜为皇太子、并以主天下。虽然历来主位者未必皆是圣人,然若能有所择,他自然希望苍生所面的是位更适宜君主。唐帝本自所行亦多谬误,自文德皇后崩逝后多修离宫,好于田猎,乃至侍御史马周上疏陈时政曰:“今之户口不及隋之什一,而给役者兄去弟还,道路相继。陛下虽加恩诏,使之裁损,然营缮不休,民安得息!故有司徒行文书,曾无事实,”未久前唐帝行及温汤,卫士崔卿、刁文懿惮于行役,冀上惊而止,乃夜射行宫,矢及寝庭者五。虽终以大逆论,然民心若不能止沸,天下可忧、苍生可忧也。况叛乱不止,各地逃户,虽诏曰:“敕天下括浮游无籍者,限来年末附毕。”而民间不以,甚有自残肢体以逃赋役者。遂又有制曰“自今有自伤残者,据法加罪,仍从赋役。”然治国道,若不能使民归本,惟诏制其何可之。(资治通鉴卷195、196)

    秋日风愈发寒了,芳文殿院紫菊花微微着着清露,清朗秋风中,槐树叶渐凋黄了。
    媚娘坐于殿中,也觉些微清冷,近来唐帝仍常着她承旨,只承旨之时,每每随意问她些朝中诸事之看法。媚娘虽觉出唐帝似有探寻之心,然仍有以言之。当然,亦会有所保留。毕竟,她面对的是个杀尽兄弟并其子嗣、逼父逊位之人。且,安可使唐帝尽悉,她——媚娘之心意呢?媚娘从来不是一个天真之人,她知道,这看似繁花胜锦之唐宫中,除她自己,绝不可轻信任何一人。宫廷从来危机暗伏之地,透露一分心事,就意味着将性命交与他人一分。她的心事从来只可自己慢慢参详,决不可对第二人言明。
    “才人,才蒸好的秋梨,进一些罢。”阿菊说着,将蒸梨之盏匙取了舀半匙尝了,置放于媚娘案前。
    “嗯。”媚娘自沉思中惊醒,若无心思地揭开蒸梨之小盖,将小匙轻轻搅拌着,却是不则声。
    阿菊见媚娘出了神,也不言语,只将案前灯细挑了挑,又添了些灯油。停了些儿,往屋室西侧,将西侧灯烛处的油亦添了添,于室内一角,静静做起绣花活来。
    秋日的风愈发寒了。

石红梅(绿竹) 字(2017-4-22,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链接地址(每周六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5 09:05 , Processed in 0.02451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