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55|回复: 1

花中君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7 23: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季 于 2016-11-27 23:08 编辑


日前与蝶儿小筑七女友聊花朵,楚儿说不喜菊花的,从前到是听过另一女友说不喜荷花,总之有一点与我相同,不喜欢大朵的花,觉得缺少灵气和风姿。



梅兰竹菊中,梅花我没见过,竹是在北京颐和园看过,也非画中的那么飘逸淡雅,也许是夏天无精打采的未见神采。菊花北方倒是常见,亦没觉其特别之处,但见的都是花店里或者花圃里的,没见过野生的,也许原野上的菊花才是真正的菊花,应当会有一种迎风傲霜的风姿,可惜不得见。

甚喜李商隐的《菊》“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还有王建的《野菊》“晚艳出荒篱,冷香著秋水”。菊花作为诗词的意象是从屈原开始的,芬芳的菊花是他高洁人格的象征。到陶渊明又成为隐逸清高的象征。宋代词人好像更喜欢菊花,辛弃疾的《沁园春》写道:“秋菊堪餐,春兰可佩,留待先生手 自栽。”国家之不幸,让他更以屈原为榜样,他的《水调歌头·赋松菊堂》中说:“手把《离骚》读遍,自扫落英餐罢。”表达了他与屈原志趣相投的思想。宋末的郑思肖又把菊花推到一个新的高度“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还未见菊花,菊花茶的清香每日却可领略,杭白菊是我喜欢的,陪伴我一个夏天,清香宜人,与友说同写菊花诗,那个说不喜欢菊花的建议她写菊花茶。却见楚儿先得一首菊花诗:
咏菊
不蔓不枝独自开,或因清绝慰人怀。
天生爱与霜寒伴,懒对东君脸色猜。

我赶紧写了一首菊花诗,不枉我们唱和一回。

菊  步文公韵
庭前煮酒赏花时,恰对东篱第一枝。
盈袖暗香知味永,赋秋终古赏吟之。
绝然霜下无忧惧,超拔枝头独抱持。
最喜丘山同月老,清颜不怨晓风迟 。




花中 四君子,吾独喜欢兰花,长在幽谷,不炫不艳,甚合我心,纤细的绿叶托起袅娜的小花,风姿卓著,看过另人神往,颜色也是浅浅淡淡的不必与人言,似平淡如水的温婉,你见着她,心便安静了。兰花在一片阳光里不蔓不支,静静的开谢,与人无关,不忧不惧,真如君子在我心长住。



说起梅花,有些遗憾,总之虽没见过,早生向往之情,几年前有诗友要从南方寄我一支梅花,想想是多么浪漫的事,想起古诗: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心便在冰雪的北国融化了。

梅花艳丽的色彩,与冰雪相拥,更添俏丽,若见了一定会喜欢的。红梅与兰花正是生命的两极,绚烂与淡雅,当万物被一片白茫茫肃杀冰雪覆盖的时候,正需要火炬一样的红梅,点燃大地,给在冰冷中喘息的人们以热望。而兰花在夏万紫千红的繁华中,持以素雅之心,在喧闹中守一片宁静,更是一种卓越的品质。

花中四君子,自有她们独特的品格,想来应不以形态为重,当是人们在与大自然的搏斗中,为了鼓励自己,让那颗高洁的心永不沉沦,在自然中托物言的伙伴,屈原的香草,在人们的心中唱过了几千年,依然芳香四溢。

那些吟唱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纫秋兰以为佩的人们,他们只是喜欢花朵和香草吗?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勉升降以上下兮,求矩矱之所同。让我们因共同喜爱花中四君而结缘的小筑朋友,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



远山星际微信号蝶儿小筑唱和菊花诗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闻视频 t.cn/Rxl1r56 官员们背后大多有《红楼》,官二代富二代大多已《西游》,地方政府正在上演《三国》,老百姓们只能酝酿着《水浒》,不愧为中国“四大名著”演义历史现实  发表于 2017-4-21 11: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5 07:30 , Processed in 0.01244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