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金玉屑(在本贴中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2 19: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3-5 19:39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现是北平八月了,虽经立秋,然则干热得紧 ...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则几日正看唐传奇,宋以后有话说燕瘦环肥,然我以为杨(玉环)贵妃绝非丰肥者。史《唐书》载贵妃“姿质丰艳”,《资治通鉴》言其“肌态丰艳”皆非唐时所撰书(因《唐书》、《资治通鉴》均撰于五代后)。至乎唐时人陈鸿《长恨歌传》则记贵妃“鬓发腻理,纤秾中度”、“体弱力微,若不任罗绮”,杜甫《丽人行》亦书贵妃姐妹“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则分明之婷匀美人也。唐李德裕《次柳氏旧闻》(虽有人言《次柳氏旧闻》书原已佚失,惟自记独存,后人因据自记,杂采唐时小说传闻以足成之,伪称原本。然此书既系后人杂采唐时流传小说传闻,则末亦当所言有本,不致过谬)则载“上即诏力士(高力士)下京兆尹,亟选人间女子细長洁白者五人,將以赐太子(唐肃宗)。”则贵妃时(唐肃宗被立为太子时已近开元末,将天宝时。然唐玄宗、肃宗吾皆不喜,以为唐玄宗强娶儿媳实在非德,虽杨(玉环)贵妃终未肯与唐玄宗同房。而杨(玉环)贵妃实在是我所深爱敬的)以细长为美应无所疑。
    其实唐开元中(期)、天宝时贵妇着装长裙高束(束于胸之上半围),宽肥多褶,常见幅宽约三米,甚有四、五米者,腰间不加系带,则纤腰自然难见。纵窈窕合度者,观时亦觉身量颇丰。我高三时身高过一米六一,体重方三十八公斤,曾着白色宽松附腰带款裙自试,不系腰带时亦不见窈窕之身,虽然其时我真纤细若许。而加系腰带,则纤腰自见。此或便是唐初至唐高宗期间所绘宫中贵女子身量皆纤弱(唐初至唐高宗期间衣装腰皆系带,可见于昭陵墓室壁画及高宗时期墓室壁画),而开元中、天宝时所绘贵女子多齐胸襦裙、衣装幅宽、腰不系带(见开元中期、天宝时墓室壁画)之缘由——以其衣装款之故也。况开元初去高宗方三十载、天宝初去高宗方近六十载,岂风俗遂一变若是哉?思之即知其谬。
    至乎唐中后期画卷,贵者多肥,是画法而非写实。况若仅以此推之,无锡大阿福皆憨态可掬,丰肥不已,岂无锡未成年之“美”少男女皆胖如斯乃至每人逾两百斤乎(实在,无锡人虽皆喜大阿福,然俗亦尚瘦——此国人咸知),吾以为实不可信。
    就有人言贵妃时女子多静,又或多喜甜食,则或致丰。吾大不以为然,我高中最不好运动,且极爱小食甜品(虽然现下对甜品并不太爱),然如上所云,高三毕业体测身量过一米六一,体重方三十八公斤,就大学期间也纤细得紧(几乎从未过一百斤、而身量已略再高些),或中年时再会得更高些(医学说人各有异,至中年身高依旧会得长些,要中年后方会定型)、体重再增些。因母亲说,中年时若太瘦便皆皱纹,不堪看了。然我亦不希望自己届时太胖,若身高一米六七、体重适中(约六十公斤左右)便合宜了,至乎不运动喜甜食就胖,哪有者般样道理。
    而近来考古出土唐俑确有些身形颇丰,若“胖姑姑”者(颇似无锡大阿福),然亦有颇纤细者,且所着正系天宝时宫中最时新之贵人衣装、亦绝非舞姬,则末是天宝年间宫中所尚非胖之明证了。吾以为后人去天宝已远,环肥之语乃沿袭后误。而杨(玉环)贵妃者,实纤秾合度、态浓意远之美人儿也。
    绿竹(民国十七年八月末)

石红梅 字(2016-3-12,晴转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6-3-19 19: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二(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3-12 19:37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则几日正看唐传奇,宋以后有话说燕瘦 ...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二(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学堂又新开学了,因去载正逢北伐,今年方算得是我正式第二学年。这次自北平往金陵,一路还算顺畅。只是来金陵前听说徽因、思成已于美国新婚,现是归国福州探亲了。虽然意料中事,我还是替徽因觉得惋惜。倒是志摩君现下与小曼有些小小闲事,志摩君因此6月间受邀出国游历去了,听说秋月后方会归来,因此这几个人两下里还逢不着。
    这月说又要新改革了,改大学院为教育部,然正式行文还未得下来。学堂学生于此并无多大兴趣,因总则般样改来改去的。学堂文学社倒是很组织了些,只不过虽早经是民国,却仍多古典诗词,做白话新诗的其实少得紧。然白话新诗到底有甚麽不好呢,句式又来得自由,押韵又宽泛,虽很些做新诗的还是走的西方十四行诗或其他格律韵,但也有全自由的。我最新就在尝试全自由体写作(据理之君来信说,他亦在尝试呢),譬如我这两则(《蝶梦》、《线装的轻喟》),就是为与旧体诗词对比作的,大约则般样——

    蝶梦 (绿竹)
只有于月落时悄然一哭了
只有   立于更深更绿的林间
隐隐啜泣   分崩 离 析
风中   紫蝶狂舞
黄 花  薄 雾
你说  今夕
何 夕


    线装的轻喟(绿竹)
不复再有重来的人了
寂寞   如一本书
线装   且黄且旧   
且无人翻阅
亭台楼轩
古老的事吧  
一如古老的吻痕
嫣红且丽且温情
只仍渴血
仍有涌动时的快意
因伤痕一如吻痕
会于风雨之夕
隐隐地 疼

    你看,现代新诗不一样可以很古典麽,为甚非要旧体诗词呢。况且,因长短句式与衬字之运用,现代新诗节奏韵律比旧体诗词更多变化,我以为若写得好,其实也很可读的。我还给这种新诗取了名字呢,就叫“古典遇上现代的美”或“新古典主义”的,你觉好麽,梅君?
    我近来正研读英国哲学,读至牛顿之《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因现尚未得中文版,只读的英文原著),就拓开去研读了些他与其他外国哲学家间之通信,当然亦都尚未译为中文只英文版的,谈的都理、哲话题,实在不错呢。我以为牛顿真这世上最伟大之哲学家的,若能与牛顿一遇,或若牛顿便是你——梅君,该当是这世上最美好之事情了罢——虽他(牛顿)是十七、八世纪人的。我甚因之专为牛顿作了一阙曲儿词,则般样——

    牛顿(绿竹)
花园阳台积雪有些深了,牛顿,
隔壁教堂钟声,
小草快要长出来了,
梅子青时你要回家麽?
如果疫病蔓延,牛顿,
学院爬满藤草之墙瓦就将空置了罢?

看,花园前庭樱花新长出枝条来了,
牛顿,我读书上说,
如果反穿睡衣,就会梦见自己心上人。
那麽,如我反穿睡衣就会梦见你麽?牛顿?

会罢,或许今晚便会,
月下玫瑰微漾之剑桥,
微漾之剑桥

    绿竹(民国十七年九月)

石红梅 字(2016-3-1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6-3-26 19: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三(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3-19 19:30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二(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学堂又新开学了,因去载正逢北伐,今 ...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三(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学堂里今年新来了一位教授,说是极守旧、然则又是最早同盟会员,名季刚君的。其以音韵、说文、训诂为一切学问之根,又好经学,最恶新文化者如适之君之流,以为白话者皆不可论。其实德薄才鲜,不过一文字塾师耳,七律重典,参差而已,其余诗词少有可观,其质而无文,重典实而鲜有文采。最骇人听闻的是他还很好色呢,据说其原配王夫人早年去世; 后恋爱结婚黄绍兰女士,又因意见不合离去。未久,就民国十二年,有“武昌女师学生黄菊英者,与其女同学甚友善,曾以伯叔之礼事季刚,黄氏亦以爱女儿者爱菊英,外人不疑也。久之,黄氏即与菊英发生恋爱,旋即正式宣告结婚。当时湖北各界,对黄婚事无不激烈攻击,大都以黄氏为大学教授,不应引诱同姓之中学女生,似此伤风败俗,非严加惩戒不可。当时虽风雨满城,季刚不顾也。有男生为黄氏拜门弟子,见事体严重,颇忧之,走告黄氏曰:“近日报纸攻击先生者甚多,先生未之见乎?”黄氏答曰:“余知之,因连日筹备结婚事忙,无暇读此,请代将各报检存一份,俟余结婚后送来,细细读之,以作蜜月中消遣也。”(摘自王森然《黄侃先生评传》)”
    梅君,这真真是奇闻了,世上讲新文明教授离婚结婚也见多了,然想不到讲旧文化的也则般样呢。且听说当时“黄氏已订婚矣。事发,乃父大怒,而乾宅复指名索季刚。季刚惧,欲投江死,经友人黄某劝,又向女父乾宅反复陈说,始得配合。而季刚续配某氏,尚留滞天津也。(摘自吴梅《瞿安日记》)”而旧文明还成天说当守礼教,则末这般样专讲旧礼教教授行止亦真让人叹息。其时街谈巷议,满城风雨,皆以为斯文丧尽。就汤国梨——其(季刚君)师母亦公开表明深恶季刚君极不检点之私生活,骂其“为人所不齿”,是“无耻之尤、衣冠禽兽”的。
    而这个教授现就在学堂教授《礼学略说》、《唐七言诗式》,虽其七言诗亦未见好。一个这般样薄德之人,我真不愿听他课的。
    绿竹(民国十七年十月)

石红梅 字(2016-3-26,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6-4-2 19: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五十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3-26 19:17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三(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学堂里今年新来了一位教授,说是极守 ...


    金玉屑 封缄 五十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我决定不选修季刚君课了,他那般样没有道德,我才不要做他学生呢,且人言他最重师生虚礼,凡他弟子都还要向他行磕头礼呢。据说往昔“在武昌日,曾强令诸生拜门,居门下者日事洒扫奔走之役,甚至供事炊爨。至于年余。”——而现下是经民国十七年了,他还是最早参加同盟会之会员,真迂腐地很,全不像国民党人。据说学问也多因袭前人,少有自己论断,不过书呆子罢了,没甚麽治世真学问。倒是“名士风度”得紧,专要人敬重他,自己不敬重人的。其在北平时与检斋君就闹得很不愉快,检斋君也是辛亥革命中人,曾任中华民国司法部佥事。“亦太炎门下士,而笃守古文家法,最忠于余杭者也。”杨树达云“检斋曾招其至芳湖春饭庄午饭。告其黄季刚对渠种种误会,使之难堪,日前竟大决裂。今日黄招渠饮,渠故不往。检斋为人近笃实,以季刚有学问,事之甚谨;种种委曲,见者或以为太过。而季刚则愈益横肆,视检斋若无物。致令检斋无可再忍(摘自杨树达日记)”。郑逸梅亦云,“(季刚) 赁其友吴承绶屋,携眷以居。季刚以不善居积,常处窘乡,致负租金无以偿,既而爱子以病殇。季刚痛惜,归咎于屋之不吉,尽室以迁。临行,揭字条于大门曰“天下第一凶宅。”承绶以既不付值(黄侃不付房租),又肆诅咒,诘责之。”而终于无果,无如何也。”则末季刚君真为人太过者。
    季刚君另还有一件奇事就是学堂学生讲其授课常持三不到主义,谓“天雨不到、奇寒、盛暑皆不到。”于是学生们每遇天雨或奇寒大热,辄以天气黄不到为谈笑之资。然哪里有这般样教授呢,全不负责任的。
    据说适之君见了他总闷闷,因季刚君系文化上之守旧派,最好开新派人物玩笑,尤其适之君,一有机会就对其冷嘲热讽。有名一个玩笑就是季刚君曾与适之君同在北大讲学,说京剧名伶谭鑫培时风靡北平城,各大学多有趋之若鹜者。某日,北大课间休息,教授们闲话谭鑫培《秦琼卖马》,适之君道:“京剧甩一根鞭子就算是马,用两把旗子就算是车,应用真车真马才对!”在场者静听高论,一时无人则声。季刚君却立身而起曰:“适之,适之,唱武松打虎你怎么办?”诸君顿时为之哄堂。
    梅君,其实适之君真老实的紧,不擅辞论。若我便说现下新开拍电影若拍老虎就真老虎的,那以后若开拍戏曲片用真老虎也未可知,又有甚稀奇呢。
    绿竹(民国十七年十一月)

石红梅 字(2016-4-2,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6-4-9 19: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五(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4-2 19:35
金玉屑 封缄 五十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我决定不选修季刚君课了,他那般样没 ...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五(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志摩君已经归国了,晓得了徽因回来,很是高兴。小曼写信来说志摩君下月就定下也来学堂授课了,且专授英文。又言虽然季淑未得做成我师母,她还是很乐意做上一做的。梅君你看,这都说的甚麽欺负人的便宜话,凭甚麽我就是该当做学生的呢。我又不是(白石)山翁,专好到处拜人做师父。小曼居然这般样打趣我,我横是下决心不听志摩君课了(当然志摩君友人还是要做的),不然若让小曼做成了我师母,那不真气煞人事情麽。
    这月学堂里还算太平,只社会上新近闹出了一则花边新闻——麒麟童周信芳居然拐了裘天宝银楼老板裘家的三小姐,就外祖父是苏格兰人,有四分之一英国血统的裘丽琳,不顾家中原有妻子,离开上海私奔了。虽然平日里我并不听信芳戏,以为与小冬相差太远。然现下唱戏的又有谁唱得过小冬呢,就兰芳实在也及不上小冬的。可惜现下少有听到小冬戏了,因在金陵缘故。小冬、兰芳说是因上次枪杀事件,一直就这么搁着,小冬因此很闷闷不乐。唉,梅君,我真替小冬难过的。
    今年金陵城真冷,我夜间盖两床厚被都不觉暖,只得睡前饮一小口酒,算是好些。因街市较为太平,冬假我将自己归北平去,哥哥就不来接我了。母亲也说要独立些好——现在都说要新女性。虽然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独立——傍着母亲就最好了。
    昨日周六,直是今年金陵城最冷之一夜了,寒风凛冽,一夜冬雨,直至今晨卯初方停。院内背阴处皆冰凌,檐下冰溜。学堂左右无课,作业是皆完成,我越性便不出门,添了些衣,炭炉暖起,窗前坐了,闲练了几笔小篆。天寒甚甚,只听得院门外小贩叫卖之声,偶尔车过声响,间壁谁家留声机之音(我向不爱串门,故此邻家何人,并不知晓),直至半下午,也不得静。
    而院内梅花将开未开,竹叶上半是雨水,半皆凌冰。青石井也上冻了,桃树枝皆深黑,薄云黯淡风萧索。院内新落之竹叶当扫去了,然我素性畏寒,还待些时则罢。
    近日颇思旧友,然友人居地上海,难以往之,惟思心惆怅而已。
    绿竹(民国十七年十二月)

石红梅 字(2016-4-9,晴,上巳,三月三,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6-4-16 19: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五十六(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4-9 19:31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五(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志摩君已经归国了,晓得了徽因回来, ...


    金玉屑 封缄 五十六(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近些时天愈转寒,昨夜竟下了一夜的雨,最罕异的,是还打了冬雷呢。今日亦是时阴时雨。我近来自习书法颇有心得,行、草已是颇佳,隶书亦颇可看,小篆亦还耐得,我甚将自己平日所书之字寄至北平与母亲、兄长看了,结果是母亲、兄长回信就便言观后觉我书法进步神速,真不可小觑也。
    前几日有闲,我于租屋内阅的一同校历史系修行同学闲暇参禅所书之小文,读后颇觉莞尔,现我将他写的讲与梅君你晓得好麽?你读了一定也会觉有趣的,对吧?他是则般样写的——
    “公案是“历代考题汇编”,一般是修行(止观)出现一定境界后,有不懂的大家一块上堂讨论。就像考某某哲学必须用某某哲学的原理来答一样,禅师出的题比较刁钻,这就要求学生把“内典原理”刻入骨髓里,不然堂上定然手足无措,慌忙之下定用常人思维答话。一答就错。学霸是把公式(经义)记住到考场上(上堂、行住坐卧)用就行了,没必要看考题(公案),考题是给学渣看的。
举个例子:
甲:朗月当空时如何?
乙:犹是阶下汉。
甲:请师接上阶。
乙:月落后来相见。

学生问老师。古人说话就是这样。看朱子语类就知道。有很多喻体。需要转译。
甲:我入定看见了光球,是 XXX 吗?很牛X吗?
乙:还在台阶下呢,差的远嘞。
甲:跪求老师给我提提level,让我“进阶”。
乙:你先把那个发光的气球戳破再来见我吧。

    本来是很实用的入门指导。后来人搞不懂,于是乎厚诬古人装。这个在内典上也能找到“原理”。为了教导学生,呵佛骂祖也有其原理在。不过后代能咂摸出公案滋味的人很少很少。。。
    古人是修行然后讨论,后人是参公案而后修行,次第都颠倒了。。。”
==============
    梅君,这便是他解得,解得还有趣麽?其实佛门观心、四禅八定皆极有道理,只是普通人多数参不透(嗯,这个虽然我不是任何宗教教派教徒,也没有甚麽师父教我,但其实我也已经有了点心得了呢,以后我再细细讲与你晓得。好麽,梅君),至于他所谓的“古人是修行然后讨论,后人是参公案而后修行,次第都颠倒了”则般样话倒是不要当真的好。因为佛说修法有为、度人方便有八万四千法门(极言其多,非实数,因实际可能还不止),各人各法,有时颠倒次第者说不定反倒先得真知了呢。故此倒不必在意此。
    不过梅君,禅宗公案参话头是还蛮好玩的,因彼此需要晓得对方之真意。这只有“他心通”法门甚还不够,因不仅需得知他人心之所想还需知他人心之所想之所以然,否则多半参不下去。后来观此文字公案者若不知其所以然,便有些莫明了。然先参公案未明,后修法能解公案之真意者,此亦往往有之。故真不必介意次第的。
    绿竹(民国十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石红梅 字(2016-4-16,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9: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七(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4-16 19:28
金玉屑 封缄 五十六(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近些时天愈转寒,昨夜竟下了一夜的雨 ...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七(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我是归得北平了,北平今冬真冷,积雪竟真过尺,我是不出门,只在家窝者。前几日小曼与我来信,告我一桩消息,就实秋君与季淑正闹得不开交呢——我与你说过季淑的,新婚方两年的实秋君夫人,现在上海。季淑不负其名,是个极贤淑女人。听说秋君在屋内写文章的时候,她总一旁纳鞋底。实秋君伏案时间长了,季淑就陪他闲走。梅君啊,我一直以为实秋君是位君子,且有了季淑则般样贤淑女子会很相宜,原听得说实秋君去美国时两人远隔重洋还爱得如胶似漆呢。然而真想不到,就这般样也闹婚变哪。夹在中间的是业雅,业雅是季淑同学,其实也称不上美人,真不晓得实秋君何以会得则样。亏得是有冬秀,就适之君夫人,好一旁帮季淑出主意,还将季淑接至她与适之君家中。说来实秋君真太不像话,方结婚两年就则般样了。小曼还说现下虽暂时太平了,然照这次看实秋君性情,也是不能安静的,怕日后早晚还会有事。唉,梅君,你看看则新派人物,怎麽都是则般生样,真好教人摇头的。
    适之君则月十九来的北平,我与他说起季刚君,适之君苦笑着说与他不知打过多少次笔墨官司了,又道元培君来北大出任时曾言,“北大设文、理、工、法四科及预科,设备都不完备⋯⋯教学上的改革,应自文科始。旧教员中,如沈尹默、沈兼士、钱玄同诸君,已启革新的端绪。陈独秀君来任学长,胡适之、刘半农、周豫才、周岂明诸君来任教员,文学革命、思想自由的风气当大流行——对于各家学说,则依各国大学通例,循思想自由原则,兼容并包。无论何种学派,苟其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尚未达自然淘汰之命运,即使彼此相反,也听他们自由发展。例如陈君介石、陈君汉章一派的文学,与沈尹默一派的不同。黄君季刚一派的文学,又与胡君适之的一派不同。各行其是,并不相妨。最明白的,是胡适之君与钱玄同君等绝对的提倡白话文学,而刘申叔、黄季刚诸君仍极端维护文言的文学,那时候就让他们并存。信为应用起见,白话文必要盛行,我也常常作白话文。也替白话文鼓吹。然而也声明作美术文,用白话也好,用文言也好。”则本来也是元培君“兼容并蓄、海纳百川”意思,意在令学生有自由选择之余地。故此入校方九天,就聘请陈独秀担任文科院长。然季刚君竟专以谩骂新文化及其提倡者为能事,对白话文一例抨击,每次上课必对白话文谩骂一番,然后方始。五十分钟上课时间倒有三十分钟要用在骂白话文上面,且专骂适之君、尹默君、玄同君等。
    梅君,适之君言及此,甚不以然。又说他那里还有当年季刚君鄙薄白话旧文,过几时拿与我观。
    绿竹(民国十八年元月)

石红梅 字(2016-4-23,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6-4-30 19: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五十八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4-23 19:31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七(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我是归得北平了,北平今冬真冷,积雪 ...


    金玉屑 封缄 五十八(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则月是旧历新年,然现下一切新派,故此都不兴过春节了,鞭炮竟少好些。虽不像往年那般闹热,然各家还是照常走动。好在院里梅花端月犹绽,算是不相落索。梅花宜雪,今年正月却竟无雪,些些可惜。然梅自纵横,腊蕊虬枝,亦颇意趣。我素日最爱梅花,腊梅红梅都好,桃花亦佳,竹本自清艳,不消说得。母亲却最喜芍药,或者白兰、又称玉兰的,却非木兰、辛夷,是夏月间开极细小香馨那种。母亲还共我言旧多指桃花轻薄,何我爱之甚也。又道梅花固然上佳,然在雪时,若无雪梅林亦无甚看头。
    我与母亲言说桃花诗经本有,是桃之夭夭,灼灼华也,从无桃花轻薄说法,只是后来诗人们乱写,将它比得不好了。其实桃花娇艳,或一树,或桃柳间水,均生姿态。至于梅花,本就不宜开成一林。若林和靖种梅林,真真一至俗之人也。梅花要三两树下,或一树独春,月下窗前,饮酒独酌,方得趣味。所谓有雪梅成佳景,任谁也知。然无雪风凛,木格窗下,月洞门前,甚粉墙青阶,乌檐灰瓦,周边三两淡竹,青石井栏,萧瑟无声,天然佳韵,当真幽绝。母亲听我则般样说,道若真如此也罢了。至乎母亲所喜,我倒甚以为佳,以芍药浓艳动人,较牡丹更添姿态——我向以为牡丹花型过大,实在过犹不及。至于母亲爱白兰香馨,亦还不错,因香花美人,最得益彰。况系母之所最爱,我更钟之甚甚了。至于世间所谓辛夷、木兰,又称白玉兰者,花形实在未称上品,是入不得名花谱的。
    与母亲聊完梅花,母亲又道新年了,送与绿竹你件礼物吧,却是一枚古董白玉戒指。我看了倒真喜欢,于是问母亲哪里得来,母亲道是前些时哥哥往琉璃厂用很少一点闲钱买来的,先与了母亲,母亲一直收着,现下做新年礼物送与我。试戴时却偏大了,估计戒指口径是20号的。我手素来修长,依他人说法,最似《蒙娜丽莎》之手,是极美的。所戴指环无名指用 14号,小指 10号,大拇指、食指、中指 均为17号(注:此处戒指号数均系港号)。虽然(20号)太松些些,然而还是勉强戴在指间了,是还不错,只是若指环口径再小些就更好了。于是谢过母亲,又去谢过哥哥——毕竟,虽为母亲转送,其实是他买的。
    因在学里假期,我便出门坐车往清华园韵卿处去,韵卿正闲着,我与她喝的浓茶。韵卿家向来客人多的闹热不堪,我素好静,故此只略坐坐就归家了。兮君倒是在我家居所附近等我,然左右无甚多的话头,我只与他一起往什刹海闲散了回。归来时天色有些晚了,北平端月春寒甚甚,滴水成冰,夜下梧桐树黑的枝干,兮君一路送我。许是因在正月,虽政府不过旧历新年了,然民间私底下还一如既往在意,故此黄包车竟没有,我与兮君直走归家。
    绿竹(民国十八年二月)

石红梅 字(2016-4-30,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6-5-7 19: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4-30 19:26
金玉屑 封缄 五十八(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则月是旧历新年,然现下一切新派,故 ...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又新开学了,学堂里还那般生样,我亦依旧学堂租屋行走。上月往金陵前恰逢适之君离开北平,临行前他将应允予我的季刚君鄙薄白话旧文交与我了,是民国十一年季刚君《论明洪武学校格式碑》,现录与你看罢——
    论明洪武学校格式碑(节选)(黄季刚)
    ……皆明初官文书体式,吴挚父以为文辞不如宋大观碑远甚( 大观碑亦载其书金石上)。是后公牍,尽沿此体。大氐皆出吏胥之手,视事者无复事文学矣。而所谓圣旨则鄙俚尤甚。自古王言无不驯雅。虽前后五代,其君往往武人,而诏令必皆学士大夫所代撰,类有辞采可观诵; 独元人起自塞外,其入中国,能习华语,已甚难得,于文辞义意则故苦不能入,又虑润色者之失其本旨,故径用俚言俗语宣示臣僚。在元世盖不足深论,明太祖起自诸夏,乃亦因袭不改,是其失之尤甚者也。其后宦寺传宣,则尤以俚俗为纶矣。”
    ……“至吴氏深笑圣旨鄙俚,则不知其身没后不及廿年,自其乡人创作所谓新文学,方以此物为文。今世学校课诸生,率以白话文为懿:《儒林外史》,价值超乎方苞; 徽州山歌,名誉高乎姚鼐。所尚未传染者,独官文书尚沿明、清之体式耳。一旦大总统之策令、国务院之呈文,悉变新文,而远与明祖争美,使‘ 恁每’、‘那个’之文盈于纸上,则未始非中华民国维新之治也⋯⋯是故恶中书之难解,则喜观白话文;……”(论明洪武学校格式碑(节选)(黄侃即黄季刚))
    然则梅君,官府政令雅驯固嘉,然政令贵在通行。若坳涩为文,普通百姓孰能解乎?不能解又如何得行?为文之道,固当黄钟大雅,所谓文之在文,无文者非文章也,然非于晦涩。至若能文,即白话亦成可观。且或参差,典则微涩,摇曳间自生姿态。各持一端相争者,皆未知文之本则也。
    适之君还与言,季刚君常对人说“学问须从困苦中来,徒恃智慧无益也。”又云“读书不必自出新义,能解古人之意,于余足矣。”吾以为此真痴人之论也,读书当然贵自出新意,否则只知因袭研习,时势一变,不知化古,将奚为焉?况以智慧无益,更生知障。且思若治国者皆无智慧,不解审思,世将何世?惟具足智慧者,方解识本究原,变求生化;然其所以,日进乎寸。否者,是只知背书、沿袭之愚人也。所谓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未有智而不以思求新者。故若黄季刚君(即黄侃)等,真真世之不通人也,国事交与此等人手,终不免败亡也。
    绿竹(民国十八年三月二日)

石红梅 字(2016-5-7,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6-5-14 19: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六十(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5-7 19:29
金玉屑 封缄 五十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又新开学了,学堂里还那般生样,我亦 ...


    金玉屑 封缄 六十(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数月来我一直蓄发,现是长发微卷,将及腰了。我生性不喜直发,以为太过板硬,幸亏(自己)天生发质微卷,无需再烫(发),算心意满足之事。考古界近期亦有证据曰,商朝女士发即有卷者——梅君,你要知道,这真可谓惊人之见——因普通总以为吾华夏人须发皆直,卷发的定含外国血统。虽然我头发天生黄卷,直至现下长发将要及腰(发尖最长已在腰上三寸处),亦还自然微卷(非烫发也),只是(头发)确黑了少许,不复少时微黄,而我实在也是个纯粹100%中国人,绝无外国血统。当然以前我也看过中国古代相书,提及国人天生卷发之相,其实也颇可为吾纯正华夏人亦有天生卷发例则。
    上月理之君来信说,武汉各处樱花是皆落了。言下不免有甚切感伤。普通人提及樱花总想起日本,其实樱花早先是于中国的,后来东渡扶桑。日本史上最有名女子当然系小野小町,其生年大约于唐杨(玉环)贵妃死后若干年(据说杨玉环贵妃并未在马嵬坡之变中死去,而是东渡扶桑,若干年后方亡,因此扶桑便有贵妃墓。亦说杨玉环贵妃于日本死后转世即小野小町,小野小町死后再转世复归中土)。小野小町据说是日本史上第一才女亦为第一美女,其余《源氏物语》、《枕草子》作者颜色都远不及,才情也比不上。而且亦说《源氏物语》原作者非紫式部,实在另有其人,紫式部系冒取他人之誉。不管怎样,抛开这些不论,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虽向不喜日本人,以为日本、满清勾结觊觎我大中华实狼子之心,然对兼具世间诸般美好且性情良善之小野小町还是同情并爱敬着的(小野小町亦是我于日本史上唯一之同情、爱敬者)。
    小野小町最无辜的大约是年轻时美貌多才,结果一名她不爱男子终于因她而死,以致世人皆对其(小野小町)万般讥讽、处处相妨。小野小町流传下来故事颇多,其中著名故事要属“祈雨小町”——一直恋慕小町之天皇逢国之大旱,任何选中之大巫师祈雨亦且无成。世人皆谓系天皇、小町孽罪故,乃直指二人。万人众议,小町无奈下自请祈雨——古时祈雨若不成非同小可,(祈雨者)是要终曝晒亡的。不仅于此,诸臣议定此次小町祈雨若不成时天皇需得退位。小町乃忍而出之行,未几雨落滂沱,算解了天皇此危,亦且自证清白(古时有祈雨者若非清白,断不得成说)。
    小町后离宫终于野,其时曾恋慕小町之天皇经逝去,后继位者伤怀于已逝天皇与小町,着人觅小町之踪问曰:
    “宫廷仍如往昔,一成不变,你不怀念曾经供职的九重玉帘内吗?”
    小野小町答曰:“ぞ。”
    意即——
    “宫廷仍如往昔,一成不变,我很怀念曾经供职的九重玉帘内”啊。
    绿竹(民国十八年五月十四日)

石红梅 字(2016-5-14,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5:40 , Processed in 0.021213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