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金玉屑(在本贴中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4 19: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一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0-17 19:14
金玉屑 封缄 三十

    梅君:哎呀,实秋君真提前回国了,说是回国后返京途中就与东南大学商定了教 ...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一(作者:石红梅)

    梅君:我终于入学东南大学了,就读的是如我愿的历史系。我与哥哥九月中旬自北平出发,因一路有哥哥照应,故此倒顺畅地很,并未体会到甚麽艰难。北平至南京中间经过济南,济南算是名城,所谓“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附近又是泰山,哥哥道不可不看,要停些时。我说登泰山就算了,因我从不爱登山,还看趵突泉罢。于是在济南专留了一晚,去的趵突泉。趵突泉很有些年头,系宋曾文定公定的名,据云可追溯至商,乃古泺水源,泉畔来鹤桥于东岸,泺源堂则于泉北,又有观澜亭、望鹤亭等。现是秋初,泉岩栏侧很些菊花,菊有黄华,间杂粉紫,泉岸柳树犹碧,秋风清朗,乌瓦灰檐间纷飞燕子,令人思古。我与哥哥往西南处观澜亭坐了些时,池水青碧,水泉三股,雪涛数尺,亭内可饮泉茶,雪泉新烹,确是妙绝,倒是可与庐山泉茶相较一番的。
    趵突泉近处有柳絮泉,说是以其“泉沫纷繁,如絮飞舞”,故以之名。泉周柳树成荫——若仲春时,柳絮纷飞柳絮泉,想必甚得意趣。可惜现方仲秋,是不可见了。
    出得趵突泉时已经午正,哥哥言绿竹你最爱食糖醋鱼,就往汇泉楼好了,那里糖醋黄河鲤鱼很负盛名。于是去了汇泉楼。汇泉楼原是天镜泉畔两酒家,各名锦盛楼与德盛楼,隔溪而立,本来相争,后经说和并成一家,临泉而建,秋风秋月,倒独占了清意,算是正宗鲁菜,来济南的多数到此。其“糖醋黄河鲤鱼”与“鱼翅”俱皆不错,除则两道菜外又点了炒豆芽与锅豆腐,鲁式老鸭汤,点心自然就银丝卷了。试过果然好味。尤其鲤鱼与锅豆腐,鱼翅则做法极简,不过泡好后以老鸡汤和味而成,老鸭汤是养生做法,汤色浓白,很是得味,银丝卷银丝百卷,极是细巧,很考校手艺。我与哥哥向少饮酒,坐中不过以天镜泉茶代之而已。饭毕没有坐车,往附近闲走了走,正是仲秋风清,路边多种杨柳,所谓“池涌千珠乱,天垂一镜明”,天镜泉景致也还罢了。闲散半刻,哥哥说既来了济南,你又素爱读书,就往图书馆行行罢,于是就往大明湖而去。
    梅君,则山东图书馆,据说是山东提学使罗正钧创办,就在大明湖畔。图书馆建有遐园,仿宁波天一阁建,名则自《诗•小雅•白驹》“毋金玉尔音,而有遐心”之意。十年前遐园藏书已十余万卷,声名一时之盛,有“南阁(天一阁)北园(遐园)”之称。园内草木扶疏,杨柳依依,灰墙乌瓦。莲池虽至仲秋,然秋莲亦好,莲叶田田,甚见清色。图书馆新式红楼,红墙乌瓦,馆内随处草木,时有秋桂浓香,我与哥哥于馆内闲走了回,又寻了一清静处坐了坐。时正将酉,天色清朗,静坐片时,我不禁语与哥哥道,以后学堂毕业了寻工作,不拘哪里图书馆就做管理员好了,写写借书卡片,闲时无事读读书,图书馆景致又都清幽,少闲杂人来,不知多清净去处。馆长就不要做了,那是要管理人的苦差事,还别人做去罢。哥哥听了微笑道,世人万料不到你则般样想的,竟要寻则般样差事。你若真要寻则个差事,到时我帮你想法就是,也不难的。又坐了半时辰,我与哥哥方离了遐园,回了居处。
    绿竹(民国十五年九月)

石红梅 字(2015-10-24,霜降,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1 19: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二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0-24 19:19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一(作者:石红梅)

    梅君:我终于入学东南大学了,就读的是如我愿的历史系 ...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二(作者:石红梅)

    梅君:现是经开学1月了,哥哥半月前安顿好我之后方归的北平。我没有住学堂女宿舍,因学堂里好些女学生住一间屋子的,哥哥说我定住不惯,于是寻人替我在学堂附近租的两间带厅堂的小屋。屋外只得前院,院中空地很小,宽不过数米,与居屋等长。距离学堂倒颇近便,步行只二十分钟样子。系原东南大学一位数学教授屋舍,因另迁新居就空下了。租屋原有家具诸物,故此都不消买得,甚是方便。院里有两株梅树,磬口腊梅,老树虬枝,叶绿纵横,颇得意趣。院角另有一青石井,余便无它物了,倒甚清静。
    学堂因新开学,倒无甚事。只闻听得志摩君、小曼终于北平新婚了,场面是极盛大,凡北平学界名流几乎全到了,社交界到的也颇齐全,证婚人是梁启超,主持适之君。本来志摩君与小曼皆以为则次婚礼如此盛大一定可使得在场诸人印象终生,且也可成北平社交界锦绣上一朵浓红玫瑰。然则次结果真确可以使得在场诸人印象终生,但却是以谁也不曾料到任公独特证婚词方式,任公证婚词是——
    “徐志摩!陆小曼!你们的生命,从前很经过些波澜,当中你们自己感受不少的痛苦!社会上对于你们还惹下不少的误解。这些痛苦和误解,当然有多半是别人给你们的;也许有小半由你们自招的吧?别人给你们的,当然你们管不着;事过境迁之后,也可以无容再管。但是倘使有一部分是由你们自招吗?那,你们从今以后,真要有谨严深切的反省和勇猛精勤的悔悟,——如何把痛苦根芽,划除净尽,免得过去的创痕,遇着机会,便为变态的再发,如何使社会上对你们误解的人,得着反证,知道从前的误解,真是误解。我想这一番工作,在今后你们的全生命中,很是必要。这种工作,全靠你们自己,任何相爱的人,都不能相助。这种工作,固然并不难,但并不十分容易,你们努力罢!
    你们基于爱情,结为伴侣,这是再好不过的了。爱情神圣,我很承认;但是须知天下神圣之事,不止一端,爱情以外,还多着哩。一个人来这世界上一趟,住几十年,最少要对于全世界人类和文化,在万仞岸头添上一撮土。这便是人之所以为人之最神圣的意义与价值。徐志摩!你是有相当天才的人,父兄师友,对于你有无穷的期许,我要问你,两性爱情以外,还有你应该作的事情没有?从前因为你生命不得安定,父兄师友们对于你,虽一面很忧虑;却一面常常推情原谅,苦心调护,我要问你,你现在,算得安定没有?我们从今日起,都要张开眼睛,看你从新把坚强意志树立起,堂堂的作个人哩!你知道吗?陆小曼!你既已和志摩作伴侣,如何的积极的鼓舞他,作他应作的事业,我们对于你,有重大的期待和责备,你知道吗?就专以爱他而论,爱情的本体是神圣,谁也不能否认;但是如何才能令神圣的本体实现,这确在乎其人了。徐志摩!陆小曼!你们懂得爱情吗?你们真懂得爱情,我要等着你们继续不断的,把它体现出来。你们今日在此地,还请着许多亲友来,这番举动,到底有什么意义呢?这是我告诉你们对于爱情神,负有极严重的责任,你们至少对于我证婚人梁启超,负有极严重的责任,对于满堂观礼的亲友们,负有更严重的责任。你们请永远的郑重的记着吧!
    徐志摩!陆小曼!你们听明白我这一番话没有?你们愿意领受我这一番话吗?你们能够时时刻刻记得起我这一番话吗?那么,很好!我替你们祝福!我盼望你们今生今世勿忘今日,我盼望你们从今以后的快乐和幸福常如今日。”
    则就是志摩君与小曼婚礼。
    绿竹(民国十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石红梅 字(2015-10-31,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19: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三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0-31 19:31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二(作者:石红梅)

    梅君:现是经开学1月了,哥哥半月前安顿好我之后方归的北平 ...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三(作者:石红梅)

    梅君:近来在学堂还算愉快,虽经立冬过小雪了,南京秋气仍盛,倒是小阳春样子,看梅花是要待冬至了。我与学堂同学们处得还好,理之君则月也传书与我,言及他的近况,谈及孤独,又说其最近——“这个星期过得最轻不过,最潇洒不过。自己定下的作业早早做完,然后看新剧,看《哈姆雷特》,玩羽毛球,暂时还没有朝网球发展的良好愿望。篮球很久不打了。原来构思的以为将要开始的大学生活与现下有很大的出入,原以为上午上课,下午就打球,事实上因时局缘故,学堂未及开学,我不过于家中自习而已,武汉国民政府将要对教育进行重大改革,学堂说要整顿,预计明春方能正式开学。”并言及很想看我在南京样子,以为南京古城,于我气质颇宜,故想得见云云。
    梅君,听理之君则般样讲,我倒真有些希望他来看我,虽然我晓得一定办不到,因现下武汉方向简直过不得去,那自武汉出来想必也极困难,所以,我还是不要指望了罢。然梅君,东南大学学堂里也都不乏趣事,因东南大学学分制缘故,我新选修了古典文学课,最新讲至南唐后主——真的,梅君,虽说后主总算也写的几句词,留得后世人好生评议,我却觉得实在也不过则般样呢。其实白话文也推了则些时了,文言诗词也不见得就高明得越不过去,后主最好的也不过就降宋后几阕,又怎生样呢,除此外不过则般样儿罢了,总说来说去有甚麽意思。我想就便他生在现下,也未必就写得怎生样好的,不过普通罢了。况就古典诗词,我也会得写的,那年在北平,说起南唐后主,理之君还道其实也还远不如我的曲儿词呢,有甚麽了不得的。梅君,我新近在租屋左右无聊,因哥哥去了就我一人,孤萋萋好没趣的,我就填了几阕现代曲儿词,我与你看看好麽——

淡宣墨之金太宗致李师师篇(绿竹)
落叶梧桐秋风,
菊黄紫、花瓣坠、秋意浓,
看晚近,薄雨纷纷,
要怎生,乌檐下,
说则般儿宋时事,天会风,
秋草鸣蟲,
莫提昨宵梦,
早换做,秋殿芜后,栖尽寒枝、
翩翩惊鸿,
雨声滴落梧桐,
近事愈从容,
觅君心事,不与君说,
淡宣笔墨,只言者秋意浓,
不提昨宵梦,只说落叶梧桐,
秋草鸣蟲,
不经意间,以为是君,以为是君
笛音清清弄。
秋草鸣蟲,落叶秋风,不经意间,
以为是君,以为是君,笛音清清弄。

    怎么样,梅君,也还看得麽?我以为较后主“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要好得多呢。当然我也不喜欢宋太宗,他虽习得几个字,也会做几句诗,然字较羲之怀素、诗词较我还差的远呢,有什么了不得的,我才不欣赏他呢,我只喜欢小周后。
    绿竹(民国十五年十一月)

石红梅 字(2015-11-7,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4 19: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十四(作者: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1-7 19:15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三(作者:石红梅)

    梅君:近来在学堂还算愉快,虽经立冬过小雪了,南京秋 ...

金玉屑 封缄 三十四(作者:石红梅)

    梅君:天深寒了,今年冬至真巧,南京竟下了好一大场雪,院里梅花也开得甚是齐整。因周二下午无课,我在院里好修剪了一回,插的一大瓶花,算是清供意思。近黄昏时,雪越发大了,院里很难行走,于是又将厨房煤火渣末铺成一条小径,取井水好用。房内炭火还算暖和,前时新换蓝布棉帘。天寒甚甚,窗前檐下都挂着冰凌,送奶的早不来了,所幸我早备下菜蔬。街上行人极少,多数都于自家居屋。晚间我做的简单饮食——本来北平俗例,冬至要食饺子,有谓冬至食饺以保耳者,当然亦有谓交子之时故食之者。我不会做面食,于是做的猪肝汤,青椒肉片,番茄冬菇,还有凉拌皮蛋。肉片有些焦了,余的还好,番茄冬菇加了芫荽,很美味呢。还开了母亲今年新酿葡萄酒,真好味啊,是我今生饮过最好葡萄酒了,酒质极醇,大约冰糖置放得宜缘故,甘醇中略些冰意。晚饭后天色有些昏沉,因在战时,电灯是难有的了,只是油灯,我在灯下读了会子纪伯伦《先知》,是最新国外来的英文版。《先知》有些圣经体,虽然很些人以为受的尼采影响,譬如《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当然其实《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也不过受《圣经》影响。我其实并不特别欣赏《圣经》文笔,以为其英文版太过直白,中文版虽古雅些,实在也还算不得至为高明,当然还是可以当故事书读——因我不是教徒(我不是任何宗教党派之徒),没有其他特别想法。尼采作品大率也不过如此,我其实也少有读,纪伯伦也则般样。然则长夜无聊,不读书又能做些甚麽呢?故此还是选了些闲翻阅着,倒也并不期望于我英文有多大益处,只是多识得几个字,总是好的。
    南京则个仲冬真些寒意,再几日就元旦了,很些人说军队将打到南京城里来,继武汉10月间攻克后,11月江西、则月福建均已投诚,现正向南京城逼近。听学堂老师讲,如果形势再则般样下去,下学期可能很难开学了,只怕要停课。前日哥哥寻人专传消息与我,道寒假将至,当速整理行装,备归北平,下学期可能不会往南京城了,开学还要另待时日。故此我很将衣装理了一理。说来时局如此,物价皆涨,真是没有法子的事。任谁治国,只要战时,物价都极难控制。老百姓逃难更加难过,平日置办的家私十九消耗,是皆白丢在水里,米粮皆难,就原小康或中等人家,至此也为沦落。故止戈为武,惟民惟艰。
    绿竹(民国十五年十二月)

石红梅 字(2015-11-14,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1 19: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五(作者: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1-14 19:14
金玉屑 封缄 三十四(作者:石红梅)

    梅君:天深寒了,今年冬至真巧,南京竟下了好一大场雪,院 ...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五(作者:石红梅)

    梅君:好容易我归得北平了,江浙近来各处战火,南京城被攻陷已指日可待。学堂学生能归家的都归家了,只除困在路上的,因车极难寻得,亏得哥哥接应我,不然真不晓得如何归得北平。好在是往北去,一路尚算平静。我是将衣装皆带回北平了,因都说不知接下来形势如何,还在家看看罢。季淑说实秋君下学期还想学堂里教书,然很些人都劝他先于北平准备与季淑婚礼,开学后行止待婚礼后再定。
    梅君,则月天真寒的,直是北平最冷一冬。北平城气氛有些紧张,因说南京眼见是要守不住了,虽一时不会打至北平,然看则般样情形,是将所难免的了。母亲说战时处处难行,如果南京攻陷,东南大学学堂里未必开学,就开学也难免些乱,则春天还在家过罢,等南京时局安定了再去不迟。哥哥也则般样讲,故此我是决意节后暂不往南京去了,只是在家里,则些日子偶尔陪季淑看她备办新婚诸物。另外,北平城里还哄传的就是兰芳与小冬将举行婚礼,说是兰芳的两位夫人都极力反对,福芝芳不愿小冬过门,也不肯承认她,兰芳没有法子,于是在外面找的一处四合院与小冬同住,就取名“缀玉轩”的。小冬倒不介意,只要能与兰芳一起,是皆可意,于是两人就决意结婚了。
    就快年节了,北平城一如既往地闹热,兮君则几日常来看我,在家门附近等着——因怕我母亲不敢进门缘故,我与母亲只说是学堂同学相约就出门了。前日是与兮君往戏园看的周信芳“徐策跑城”,信芳七岁登台,与马连良合称“南麒北马”,“徐策跑城”是其名戏,出自演义《薛刚反唐》。说的是薛仁贵子嗣的假史。其实《薛刚反唐》是个胡乱编故事,史上从无薛丁山并薛刚其人。而则天女皇实在贤明得很,后病重传位,谈不上什么讨伐武则天之事。《旧唐书》载高宗时武后待薛仁贵一家也甚公允,拜为右领军卫将军,检校代州都督,仁贵后病卒,年七十,赠左骁卫将军,官造灵舆。其子薛讷武周时为则天女皇提为摄左武威卫将军、安东道经略、右羽林卫将军。长辛元年,薛讷为幽州副都督,后任幽州镇守经略节度大使。薛仁贵高宗时卒,至乎则天一朝,其子薛讷一家备受荣宠,绝无灭门之事。
    者般看来,世间演义颇多荒唐,多有将史上人物正反者,“徐策跑城”全系虚造并无可疑,不过以当男权,欲厚诬则天女皇罢了,是颇令人瞧不起的。而野史误人,宣之于民口,是真为愚民也。
    绿竹(民国十六年元月)

石红梅 字(2015-11-21,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8 19: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十六(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1-21 19:18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五(作者:石红梅)

    梅君:好容易我归得北平了,江浙近来各处战火,南京城 ...


    金玉屑 封缄 三十六(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季淑与实秋君业已完婚了,在北平南河沿欧美同学会举行的婚礼。兰芳与小冬亦成佳偶,季淑辞去了在学堂教书工作,专心于家相夫教子,我好取笑了她一回温良贤淑。月末消息亦自南京传来,说是战事吃紧,南京一时不能去,故此我彻底打消了往去东南大学念头,安心在家自己温书。父亲上月已经归家过年,说南方情形尚可,只江浙一带战事。年节时兮君约我,因在节间,街上少有行人,归家时酉时已过,天色有些暗沉,路边梧桐树只黑的枝干,天上几许寒星。我突然有些想放烟花——兮君没有言声,往附近烟花铺买得些些,与我点燃夜空——实在的,兮君与多数女孩来讲是颇具吸引男子,虽然我还是觉得与我未甚相宜。
又因手书一直不佳缘故,我近来于家中安心练字,就拿哥哥手翰为帖。哥哥字向风评极佳,皆以为可拟羲之怀素。而我练字却一直未得见功,哥哥也说我笔力不佳,又乏恒心。然左右无事,就则般样一直练去,总有寸进之日。
    现下立春已过,天日日长了,然今春竟较腊月还寒些,真倒春寒的。街上甚多积雪,还未得化,乌雀一只也无,倒是院中蔷薇花,凌寒而放,算是极奇异徵,腊梅自然是皆开了,闲来无事,我对着窗前梅花,煮些浓茶。
    则些时父亲、哥哥常不在家,各处酬应,母亲在家中闲来伴我针黹,有时亦言我当学些女红,故我时亦偶尔做些针线。前些时自己新制一改良款最新式掐腰低开衩旗袍,连母亲亦赞不错呢。其实旗袍本源于旗装,然我私心并不喜欢旗装,以为不如汉服,倒是民国改良款的颇宜女子窈窕。同光旗装镶滚繁杂,衣则过长,颇不见可喜。民国旗袍则大方得体,老式旗装源于宋时金,简单质素,别具一格,是亦颇可着者。
近来听季淑说,虽然南京战事吃紧,实秋君还是决定返南京往东南大学,并就将动身,季淑自是同去。我虽然替季淑担心,然也无法,因说实秋君就季淑也劝不住,是也只得由他了。
    绿竹(民国十六年二月)

石红梅 字(2015-11-28,小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2-5 19: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七(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1-28 19:17
金玉屑 封缄 三十六(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季淑与实秋君业已完婚了,在北平南河 ...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七(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南京真就攻下了,东南大学遂告停顿,实秋君与季淑去南京后往了上海,当然上海此时亦也克复。季淑来信说刚去上海时程培轩君家暂住了半月——就季淑大姑父汪运斋之婿家,后来于爱文义路众福里租房,算是暂时安顿下来。许些人都说要去上海,如志摩君、小曼亦皆早于上海安置,至于适之君,虽然现在美国游历,然亦说回国后要往上海与志摩等一起的。
    近来闲极无聊,我计划将《说文》手抄一份,以为学力——我于小学原甚少着力,实在当自加补习。然其实也真渺茫啊,因认字往往多错别字的。古人总是则般,大约旧时字典殊为难得,故别字很是为常,积久沿袭,别字亦为一体,结果是异体字越来越多,抄写不胜其苦,很是令人烦厌。金文、篆文皆如此。还有《尔雅》,刘半农君秘自珍藏向少肯示人的手书版篆字《尔雅》居然还有错字啊。最可怕的是古音,要怎生办法子才能习得春秋时人说话呢,真令人忡忡的。要晓得,以春秋战国时各自为政景况,各邦国读音定不同的,因此像读《诗经》则般样渺茫事情,简直是看不到头的苦差事,然也只得慢慢做去了。总之则个三月,过得无聊至极。
    好在无聊中有时也能生些趣事,前些时君书约了旧日高中学堂毕业后留于北平读大学的同学聚会,就在韵卿清华办的小饭馆,说起韵卿的小饭馆真真好笑,因韵卿说——
    “清华本校只得两个大厨房,到轮流请客时,总是那几样菜,所以最怕请人吃饭,自己家厨子也用不好,几天就厌了,所以从做中国菜厨子换到做西餐厨子,从北边厨子换到南边叫来的厨子,常换来换去的,都不称意。于是韵卿就与几个清华学堂的教授太太商议,共同请几个好厨子,还可以给大家各省不同的菜与点心教他们做,岂不多出多少不同的东西来吃呢,家里又省了用厨子的麻烦,价钱除本钱外只加出三间小屋租钱与厨子的工钱来就是了,轮流托一位太太管,结果大家都赞成。但是一起了头人多主意就多起来了,有的主张开正式饭馆赚钱,有要出股的,又有主张北方厨子或南方的,全不一致。韵卿于是决定自己先拿四百块出来做,好的话再扩充,不好的话就算玩玩罢了。韵卿向来是说做就做的脾气,就真立刻去北平城里找了三个五芳斋的厨子,一个做菜,一个做麻糕,一个做汤包点心的,要了清华大学校门外小桥过去的三间小屋子起头修理,不过只做了一个公共的食堂而已。岂知被学生知道了,不知写了多少信要求加入吃,而多少亲自来要求的,一天把大门都要来跑破了。韵卿于是就说学堂规矩,学生都归学堂包饭,不能出来吃的,且学堂大门六点须关,多有不便,学生点菜花费太多也不相宜,学堂也没这个规矩,且元任就在学堂评议会,评议会一定不准的。结果学生说自己请求学堂当局去,韵卿想着学堂必不答应的,岂不正好做个空头人情吗,于是就道学堂准我也准,只是包饭的人数不能超过30人。未料到学生真去校长评议会那请愿了,校长与评议会皆一口答应,且对元任说你太太要开馆子了。元任气的不得了,跑回来大闹,说韵卿在家里不耐烦又来出花样。结果是韵卿一定要办,元任没法子就由得韵卿了。头一天进城买菜,鲜的干的买了一大些,最可笑的是王文显太太洋车后挂了十只活鸡一路叫,她吓得只叫洋车夫停下来,一停鸡就不叫了,一走又叫起来,就一路停得不止。买了一百多元的菜以为可以用得好多天了,没料到第一天各家来订菜和学生吃的就二百多人,人多得只希望吃的人快走,结果连钱都没收,学堂到十一点才关门。吴公之先生要两样菜等了真是半天也拿不出来,第二天就送了一副对子“小桥流水三间屋,食社春风满座人”,于是次日韵卿只好请他吃饭。如此一来大家就都送起对子来了。过后实在忙不开,与韵卿商量开饭馆的几家的用人都叫去做事了,连去吃饭和看热闹的人都站起来帮了做跑堂的,每天晚上十一点还未吃完,材料百元以上的都加进去一天还是不够,忙到半夜才能回来。忙不过来还得罪了一大些等菜上桌的人,好些朋友安心与韵卿起哄,特为得连城里的都去叫菜,弄得加人加开支,厨子还嫌韵卿限制生意。韵卿烦不过就将买卖让给厨子自己做去了。(本段引文摘自杨韵卿即杨步伟《杂记赵家》“第四章 四年的清华园”,略有增删,特为之注。)”
    这就是我与君书去的馆子的由来,还有趣罢,嗳,梅君?
    绿竹(民国十六年三月)

石红梅 字(2015-12-5,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2 19: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十八(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2-5 19:20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七(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南京真就攻下了,东南大学遂告停顿,实 ...


    金玉屑 封缄 三十八(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现是四月,北伐已至河南了,国民政府决议定都南京,并将派员接收各公立学校,元培君是定接掌教育部,有鉴于北平政府教育行政常遭外力干涉故,南京政府主张仿效法国大学院与大学区制,更改教育行政制度。而东南大学自国民革命军北伐至江苏,早经被迫停课,师生因战事四散,仅少数员工看管学堂,惟文科主任卢锡荣维持校务,视时局变化而已。
    理之君近来自湖北传书来说北伐军攻下武昌后,武汉国民革命政府对教育进行重大改革,将原国立武昌大学、国立武昌商科大学、湖北省立医科大学、湖北省立法科大学、湖北省立文科大学、私立中华大学等合并,建立国立武昌中山大学,又称国立第二中山大学的,现是经开学了,且在信中称则个暮春武昌天气甚是薰暖,“然学堂功课太紧,人又慵懒地很,就拿下个星期来说,有英语语法测验,有普通化学测验,我们学历史的本来不必学化学,但我因特别兴趣,专门选修的普化,还另外选修了普通物理、法律基础。学化学很有意思,特别做起实验来,那就更好玩了。配置溶液浓度的实验,本来是配制1:5的硫酸需5ml浓硫酸,25ml蒸馏水,我呢,却加了50ml蒸馏水,待将所配溶液倒入要测比重的大容器,发现自己弄错了,只好哑然,天知地知我知,马马虎虎过关罢。用移液管时,因松手过快,将溶液吸入吸耳球,而且还不止一次,也只好嘲笑自己了。同时选修化学课的同学还有将移液管当玻棒用,在量筒里配液诸多误会。”信中还言及其他许些学堂趣事。又言及实秋君、季淑婚后之幸福,颇多感慨云云。
    说起实秋君、季淑婚后之幸福,自是当为其高兴的。然如我现下仍然单身、毋宁说结婚对象便男友、意中人也无则般样清净,于做学问其实倒真确甚相宜。
    说来我近日于家中闲时正阅《新唐书》、《旧唐书》,颇莞尔于二者间之不能吻合。史学家言原不可尽信,然上古史固然湮没殆不可考,中古史又为帝皇、史家改来改去,则末史学之难治,可想知矣。是吧,梅君。
    绿竹(民国十六年四月)

石红梅 字(2015-12-12,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9 19: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2-12 19:36
金玉屑 封缄 三十八(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现是四月,北伐已至河南了,国民政府 ...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现是(民国)十六年七月了。听南京传来消息讲,就前月(5月)间16日,南京政府教育行政委员会已派胡刚复、蔡无忌、何绍瓶、刘藻彬为东南大学接收员,于23日正式到校履职,代表南京政府接收东南大学。还说南京政府教育部计划将东南大学、河海工科大学、上海商科大学、江苏法政大学、江苏医科大学、南京工业专门学校、苏州工业专门学校、上海商业专门学校及南京农业学校等九校合并,组成国立第四中山大学。哥哥说要则般样看来,合并势在必行,以南京政府雷厉风行之态势,可能下学期就将重新开学,届时必亲自送我返校,且言我在南京之租屋一直替我保留,回校复课后就还住那里,甚是便宜。
    北平现人心浮动,许些教授筹谋南下上海,或往武汉厦门,哥哥则决定送我往南京后还是回住北平,因父亲早经往去吉安,只母亲独自一人在京哥哥不能放心缘故。而我现下有了学堂即将开学消息,倒些安心了。
上月(6月)以来,国民政府已设大学院为全国最高学术教育机构,任命元培君为院长,实行大学区制,废除教育厅,以国立大学为教育行政机构,大学校长由中央任命,总理区内学术与教育行政事项。浙江、江苏先行试点,东南大学业经合并,正式更名为国立第四中山大学,已定中央教育行政委员会委员、江苏省教育厅厅长张乃燕为校长,秋季开学。至于北伐战事,河南已经克定,云南易帜,四川归附,皆在进行中。
    近来又收到季淑信翰,说是适之君、志摩君正忙于新月书店相关事宜。言及新月书店,我在报章上亦看到报道,就6月21日出版的上海《时事新报 青灯》登载了一篇题为《新月书店》文章——
    “胡适之、徐志摩等创办之新月书店,闻已租定法界麦赛而蒂罗路一五九号为店址,现已付印之新书约十余种,正在整理待印者尚有四十余种之多,店址不广,但布置甚佳,开张之日,传说有要略备茶点之意,而此种茶点,又传说有要作为招待来宾之用意。书店总经理已聘定余上沅先生。余先生者,戏剧专家也,对于人生,有深邃之了解,对于艺术,更有精湛之研究,今总理书店,如烹小鲜,措置裕如。闻沪上各界,纷纷要求认股,而定额早已超出数倍,无法应付云。诗人闻一多,亦该店要人。诗人工铁笔,近为该店雕刻图章一枚,古色斑斓,殊为别致”云云。
    27、28日,上海《申报》则连续两天刊登了《新月书店启事》道——
    “我们许多朋友,有的写了书没有适当的地方印行,有的搁了笔已经好久了。要鼓励出版事业,我们发起组织新月书店,一方面印书,一方面代售。预备出版的书,都经过严格的审查,贩来代售的书,也经过郑重的考虑。如果因此能在教育和文化上有点贡献,那就是我们的荣幸了。
    创办人:胡适、宋春舫、张歆海、张禹九、徐志摩、徐新六、吴德生、余上沅同启。”
    至6月29、30日,7月1日,《申报》刊登的《新月书店开张启事》言——
    “本店设在上海华龙路法国公园附近之麦赛而蒂罗路一五九号,定于七月一日正式开张,略备茶点,欢迎各界参观,尚希贲临赐教为盼。”
    都是刊载的关于新月书店启事文章,故此一时皆传,书店开张还专门发行纪念册。至于《新月书店》提到的“工铁笔的诗人”闻一多倒真是个妙人儿,他自北京南下上海,爱上了篆刻,天天躲在潘光旦家里刻图章,给梁实秋刻过的一枚闲章文曰“谈言微中”。因爱上篆刻,在给饶孟侃的信里就调侃言“海外归来,逡巡两载,发妻背世,诗升正室。最近又置了一个妙龄的姬人――篆刻是也。似玉精神,如花面貌,谅能笼擅专房,遂使诗夫人顿兴弃扇之悲。”故有上文“诗人工铁笔,近为该店雕刻图章一枚,古色斑斓,殊为别致”的说辞。虽然其所刻印章亦如其诗作一般,皆不见得如何高明。
    绿竹(民国十六年七月)

石红梅 字(2015-12-19,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6 19: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四十(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2-19 19:20
金玉屑 封缄 三十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现是(民国)十六年七月了。听南京传 ...


    金玉屑 封缄 四十(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我则月就将启程往金陵了,然就在则几日,北平出了一件轰动全城的奇事,你再想不到的,就是关于小冬——说来小冬也算得是有清奇气女子,又正当妙龄,虽然现是与兰芳一起,然恋慕者向不乏其人,就曾任讨袁秘书长章士钊也是小冬恋慕者呢。听说私下里写的很些条幅,上还落款“小冬女士清鉴章士钊”的,虽然还未得送出去(与小冬),只是在士钊君自己书房挂着。士钊君的好友都晓得,还道他一定单相思的,不然何以送小冬的字会送不出去挂在自家书房呢。就士钊君妻女都知道,是公开秘密,伶界无人以为奇的。然为人恋慕地厉害了有时也出人命的啊——小冬的一据说已心仪她数年之久,北平学堂的位方20岁大学生,因梅孟今春好合,爱极生恨,在则月14日,竟携枪至兰芳与小冬的新宅缀玉轩寻衅,说兰芳夺了他的未婚妻(指小冬),要与兰芳算账并说要10万元方能解决此事云云。巧在兰芳午眠,兰芳友人汉举君见势不对告诉兰芳,兰芳迅即告知警方,军警围宅,则位“身着浅灰色西装,面貌清秀,文质彬彬,面色苍白,20岁左右,一看便知是位学生(报章语)”的大学生惊慌失措下拔枪射向汉举,可怜汉举君在这场不相干爱情纠葛中成了冤死鬼。而“军警闻枪而上,该男子饮弹倒地,旋即殒命(报章语)。”
    缀玉轩突生血案,又关乎伶王兰芳、冬皇小冬,一时间各大报章纷纷渲染,传得沸沸扬扬,次日各报刊还专发的“军警布告”和枭首示众相片。兰芳因此很受惊吓,兰芳夫人福芝芳就说了“大爷的命要紧”,就则么一句话,算是交代了兰芳的心意——也大约是兰芳友人们共同想法,兰芳、小冬就算不得不仳离。可怜的是小冬,乍逢此变,痛不欲生,竟至欲皈依佛门。而坊间流言纷纷,都是对兰芳、小冬不利说法,兰芳于是只在家静养闭门不出。因行凶的是学生,北平各大学堂学生们私底下都议论纷纷,就教授们也觉事出太奇。至于汉举君家中妻小,更伤心得哭天抢地。然则是任谁也想不到意外的事,又能怎生样办呢,人死不能复生,兰芳自是要抚恤的,然也只能抚恤了,是真可怜的。
    绿竹(民国十六年九月)

石红梅 字(2015-12-26,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4:59 , Processed in 0.014066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