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金玉屑(在本贴中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8-8 19: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一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8-1 19:19
金玉屑 封缄 二十

      梅君:则月北平真发生了一件轰动京津之地的事——就是梅兰芳与孟小冬 ...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一

      梅君:则月学堂开学了,过了一夏,同学们重聚都很有些欣喜。理之君开学则半月常往清华,回学堂时说的些许趣事,多是关于韵卿、元任君。我前回与你说过,韵卿是元任君夫人——元任君现在清华国学研究所工作。韵卿是个美丽爽朗新女性,很能襄助元任君的,用元任君话说,是他的“外交部长”兼“内政部长”,在美国时若非有韵卿,元任君日子简直过不下去的,他们家总高朋满座,大都韵卿应酬。韵卿很爱说笑,常提起幼年时一个笑话她在上家塾启蒙时,读至论语孔子曰“割不正不食”。她于是饭桌上批评孔夫子道“他只吃方块肉,那谁吃他剩下的零零碎碎的边边呢。”结果遭父母很骂她对圣人不恭。其实孔夫子则般样说不过譬喻人贵端方而已,并不是真的零零碎碎边边都弃之的。当然这不过韵卿小时一个玩笑,她现下大约不会再则般样想的罢。
      韵卿是个心地很纯良妇人,很爱帮助他人,思想也极进步。在她不满二十岁时就曾应安徽督军兼第一、四军军长柏文蔚君邀请,为500人女子北伐队办崇实学校担任校长,还相当出色呢,甚至还坐镇平息了一起军队叛乱的,后又去日本学医。归国开办森仁医院认识了元任君,婚后随夫君往美国现才方回国。虽然在日本留学,韵卿对日本人却印象不佳,以为日本是“好(中国)学生他们嫉妒,坏(中国)学生他们看不起。”留学期间韵卿还曾到日本卫生署、军医院等处参观过,见好些备战物资,战地救护器材。有日本人还对她说,你们中国人要听我们的指导和帮助我们打仗,不要受英美的感化和欺骗,我们的陆军是预备对敌俄国的,海军是对敌美国的云云,他们(日本人)以为征服中国不需军队的,只需鼓励中国人自己投降就是了,否则也不过少数军队动一动几天就完了则般样的话。那日本人也真狂妄自大、厚颜无耻的了。韵卿还说她在日本留学时,给中国留学生分配解剖的尸体竟有禁止的结核性尸体,日本人真太不像话、毫无人道的。
      说来韵卿算是佛家的信徒,她祖父在南京专供的刻经处。韵卿常挂在嘴边话“我是最相信因果报应的,若没了这个,人还可怎么活得下去呢。”实在的,则话我也很以为然,虽然我从来也不是佛教徒,然则因果报应我相信总在的,善恶到头终有报,不过时候早晚而已。韵卿现下计划开个妇科“诊查所”,帮助少钱穷人,大概会得在景山东大街,但是还未得最后定,具体还待筹划,适之君等都极赞成。另还与清华学堂教授夫人们计划教邻近女孩做手工,说这样也可帮助她们日后谋生独立做新女性。嗳,梅君,韵卿真是个能干好妇人哪。
      绿竹(民国十四年九月)

石红梅 字(2015-8-8,晴,立秋,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8-15 19: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二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8-8 19:16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一

      梅君:则月学堂开学了,过了一夏,同学们重聚都很有些欣喜。理之君 ...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二

    梅君:前些时是北平秋天,西山红叶说很好了,可惜我未得去看,上月双十逢上国立故宫博物院成立,真真闹热得满城不堪,万人空巷,全是往紫禁城的。开幕典礼设在乾清门,清室善后委员会委员长李煜瀛及黄郛、于右任等都去,典礼主席庄蕴宽。则次开幕会后,紫禁城就对百姓正式开放了。现下满北平人都在议论则事,不晓得多少人要去看。我是不去,像则般样人多未必看得及甚麽,反成看挤人的了。
    今年市面葡萄收成很好,母亲很买的些,准备自酿葡萄酒饮,月余即成。我此前还未试过,则算初回。我与母亲说,如果酿成、专与哥哥留些。母亲也道是好,且说若还不错,以后年年都酿。那梅君,若以后与你遇上,我也酿与你饮些好麽?你会喜欢的,是吧?
    天日日冷了,是深秋了,说来今秋真天寒的,梧桐树早早黄落了叶子,往年要再晚些时的。因明年夏天就将学考缘故,同学们学习都些紧张,我是担心英语成绩可能影响。唉,真不晓得要怎生样才能学好英文的,简直烦恼死人了。近来夜间风凛,我很些咳嗽,吃许多药也难大好,还是母亲与我苗贵特效药水,说也真奇,竟就好了许些,看来古药还是有道理。我向主张中西医并重,现下人一味只重西医,实在是很不对,西医固然见效得快,其实中医也很能见功。母亲就时常拔火罐,虽然我很怕这个,以为若火烧了当真吓煞人,然于母亲总很能得力。当然我也试过感冒吃西医特效药是好得快些。其实中西医都还不错,各有各道理,若相结合,我以为当是不错。
    梅君,或是因节气缘故,皆说春气秋感,我近来竟些惆怅了,学堂里君书诗社还在办着,我亦时将自己新作把与他们。理之君诗词固好,亦精音律,他素来爱邦彦的词,音律一道亦与邦彦相上下,故有时我也将新作曲儿词把与他看。可有时夜间我想,日子则般样一日日过,又怎生样呢。我要怎生样才能遇上你呢?人世间最难算是命数,要能看见多久远未来才能看得见你啊,梅君。
前几日授衣节,北平西山很些人烧寒衣纸钱,簌簌风中。真寒冬了,母亲着人买的很些薪炭,预备过冬,棉帘是亦晒过备用了。
    近来消息说长江一带又打仗了,直奉战争中失败的吴佩孚在武汉就任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发动反奉战争,图谋东山再起。且鼓动孙传芳联合于南京响应起兵,成立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自任联军总司令兼江苏总司令,驱逐苏皖等地奉系势力。奉系郭松龄则在冯玉祥支持下,于直隶滦州倒戈,将所部改称东北国民军,回师山海关等地了。哥哥说,真要则般样打起来,直奉两系都将消耗,而国民政府一直在两广与北平政府对峙。则样下去,于国民政府一直筹划北伐倒是个绝好时机,介石君必用筹谋。果真如此,恐怕不必多久,时局又将大变了。总之则些年来,北平竟从未消停过的,不几时就一变数。可怜的是老百姓,一遇变故,就只能各自寻能庇居处,日子是左右难过,逃来躲去,不晓得多少冤枉钱赔在里头,真可怜的。
    绿竹(民国十四年十一月)

石红梅 字(2015-8-15,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8-22 12: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三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8-15 19:19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二

    梅君:前些时是北平秋天,西山红叶说很好了,可惜我未得去看,上月双十 ...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三

    梅君:小曼听说是离婚了,兰芳经与小冬同居,这个冬月真爱人们节月呢,志摩君不消说高兴得要命,他现下总算可以与小曼公然出双入对的了。两人现下正计划未来婚事,虽然听闻说志摩君家人不同意,然志摩君素为父母所钟爱,志摩君、小曼皆以为总当会得慢慢劝转来,故此并不十分忧心。两人正浓情蜜意时,故此并不盼望大家打扰。梅君,我则般样说你会莞尔麽?然恋爱中人真都则般样的呢。据称兰芳两位夫人并不高兴多的小冬,私下里正不消停呢。虽然小冬于蜜恋中,因方18岁缘故,快乐得简直如同林间宛转云雀。因兰芳友人多数乐见二人好合,故此兰芳两位夫人虽然甚是不悦,也一时莫可如何。
    与此同时,介石君确在筹算北伐了,虽然现是东征,10月间才攻克了惠城,现东征凯旋。然听闻国民政府中有部分人——说是右派分子的,要将国民政府中共产党人驱逐开去,闹得不可开交,还于北平另举行了西山会议,通过了一个文告。消息传来,介石君很不以然,于汕头发了《为西山会议告同志书》,谴责西山会议派分子“驱除异己”,“不惜阻挠国民革命之大业”,“无一不悖于本党之纪律与总理之意旨”。并说“容纳共产党,此总理于本党改组以前,几经郑重考虑,而后毅然决定者也。改组迄今两载,成绩俱在。”“苏俄同志,助成中国独立之国民革命,其诚意亦彰彰明甚。”精卫君亦直指西山会议为非法,遂以告终。
    说起共产党,最近听说国民政府有一位共产党员润之君,是国民政府代理宣传部长,就秋月间赴任的。据会过的人说,润之君很俊逸的,说是比介石君年轻时容貌还要得好,竟有珠玉之感。润之君说还写的好些诗词,我也很读了读,是真很自负样子,将来或许真有风云之变呢,因为他是自许“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沁园春 雪》中语)”的。虽则则篇《沁园春 雪》润之君还没有公开与人看得,且说要待适宜时间方会得公开发表,而他现下爱人开慧君,也是一位爱国革命者的。另还有一位翔宇(恩来)君也与他一起是国共合作中共产党员,当然现也是国民党员了,任陆军军官学校政治部主任、东征军总政治部总主任职,听闻也是足十美男子,还曾经演过文明戏中女角。然他8月间结婚有爱人了,妻子名文淑(颖超),时任广东妇女部长,虽然不是美人,然而很能干机敏革命女子。许些人看好润之君、翔宇君,哥哥虽未明说,然也期许甚甚样子。那梅君,则两位未来或许真成别事的,听说润之君还写的很些文章,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宣传议案起草人就是他与精卫君、孚木君,还与甘乃光、詹菊思一起起草编篡国民党党史章程,并为国民党广东省代表大会起草宣言于闭幕会上演说。现下是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最新发表《中国国民党之反奉战争宣传大纲》,并已通告全国了。
    绿竹(民国十四年十二月)

石红梅 字(2015-8-22,晴,明日处暑,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8-29 23: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二十四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8-22 12:53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三

    梅君:小曼听说是离婚了,兰芳经与小冬同居,这个冬月真爱人们节月呢, ...


    金玉屑 封缄 二十四

    梅君:又新一年了,当然是按西历算法,若按旧历,还有一月方才年节。而就在元旦则日,冯玉祥迫于压力通电下野,计划往苏联暂避了。又隔10日,奉系张作霖宣布东三省独立,而则月下旬,张宗昌与吴佩孚则协议要联合攻击国民军。唉,总之时局混乱,真不晓得要何时方能大定,像则般样纷纷扰扰,真使人忧心。前几日腊八,因哥哥、父亲都要小节前方得归家,故只我与母亲,真好没意思,虽然母亲做腊八粥真很好喝。哥哥向来友朋甚多,虽时局混乱,但他素负重名,各处皆欲请益于他,然哥哥为人一向极为谦抑,故除政界要员,闲人倒是不知他的了,只当他是读书人,通晓经济而已。
    实秋君将于今年回国了,说是预备任教于国立东南大学。适之君对他期许甚高,以为当今能白话文者,实秋君当然是数得着一个。只理之君颇不以然,以为实秋君虽较他人文字尚算清朗,然比之理之君与我,还是颇有间距。虽英文确是不错,担当译者当然里手。理之君且对我的英文却别具青眼,以为现下我虽然英文糟糕,不过因未尽心力,然中文笔致若此,一旦研习起来,说不定英文笔力能有过之。至于我最糟糕口语听力,理之君安慰我说,不过因我未曾游学而已,若在国外几年,保不齐比他们都要得好呢。我听理之君则般样说,心下倒有些得意——理之君向来服膺我的文字。然则我若有日真的研习英文,也会得如我汉文一般样好麽?我真自己也些期许了。至于国外游学,我是不想出国的。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出国有甚麽好呢,再说我有母亲要相伴的,我若出国,不说母亲伤心,只我自己想到要孤单单一个人流落异乡,先就自己哭死了,有甚麽好的,我才不要出国呢,就国内好了。回家后与母亲说起,母亲倒好生笑了一回我离不得家。我才不在乎母亲笑呢,我最爱母亲了,才不要离开她的。就是日后有日遇见了你,梅君,我也要与母亲一起的,就算不住一个屋檐,也不要距离1公里以外。母亲是我要相守一世的人,当然若遇上你,梅君,也要相守你的。至于英文,母亲也说,要在我不用功缘故,若它日图强,一定也会有成就的。若国外几年,听力口语也当不在话下。我听了倒些期翼了,只离开母亲出国绝不肯的。
    绿竹(民国十五年元月)

石红梅 字(2015-8-2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9-5 19: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五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8-29 23:01
金玉屑 封缄 二十四

    梅君:又新一年了,当然是按西历算法,若按旧历,还有一月方才年节。 ...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五

    梅君:春节了,今年立春在年节前,而明年则在正月了,则就是俗话说“两头无春”,因此今年守古礼人家没有结婚的,就讲新文明的也不太兴新婚。也正为此,季淑本来打算实秋君毕业一回国就操办婚事也另定在明春了,说是实秋君家专请人看了明春正月里于两人最好日子是正月初十,故此再过一年,季淑、实秋君就要一起了——我此前还未见过实秋君的,只季淑与我看过他文章,当然君书诗社人也把与我看过,适之君亦时时提起,而则次听人说实秋君还很风流俊爽的呢,说与季淑很相般配。其实季淑真是我见过女子中、要算得最贤淑的了,不说家务样样出挑得好,现在在女子职业学校教书,且季淑还与我讲,只实秋君一回国、婚事安排妥当就辞职专做主妇的。我笑她难道不要做新女性了麽?季淑没有则声,想来与实秋君真很情深意笃的了——季淑与我说起过,虽然她与实秋君是旧式安排婚事,然两家定亲后实秋君专托人约会的她,两人新式恋爱了两年之久呢。就三年前——民国十二年实秋君离开她赴美出国留学还在她面前大哭了一场,去国外后又时时传书,早立下三年后结婚誓言。当年分别时还赠她一块手表,而季淑则亲手为实秋君绣的绢帕,上是“平湖秋月图”的。据实秋君与季淑情信里说,对季淑是“朝思暮想地思念”,那则一对大约是会得不错的了。
    季淑祖上也是官宦,父亲家中长子,现在北平经营笔墨店,我有时去她家店里选些纸张。季淑往日在学堂里教书毕、课后偶尔去往店里,我也与她去往新式咖啡厅。季淑说起最多的就是实秋君近况,我时常笑她满心里都实秋君的,季淑只温厚不说甚麽。而她与实秋君冰人——淑贞却说恋爱中人当然如此的。
    梅君,另才过除夕没几日,就旧历正月初三,吴佩孚任命李景林为讨贼联军直军总司令, 张宗昌为讨贼联军鲁军总司令,李、张联名通电宣告就职,“声讨”冯玉祥了。而正月十一,正合作中的国、共两党(国民党、共产党)则发动民众讨伐吴佩孚。看来不用多久,广东国民政府就当北伐。听说介石君筹谋已久,那真就势在必行了。
    绿竹(民国十五年二月)

又及:子文君(不是宋子文君的)说不会来学校了,他家里有些变故,我听了真些难过,因以后会面机会肯定就没有了。虽然子文君与我只同学友谊,然别离总怅惘的。
    绿竹(民国十五年二月二十七日)

石红梅 字(2015-9-5,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9-12 19: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二十六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9-5 19:51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五

    梅君:春节了,今年立春在年节前,而明年则在正月了,则就是俗话说“两头 ...

  金玉屑 封缄 二十六

    梅君:新学期已经一月了,今年夏月就要考大学学堂,学生们都各自议论,说是要往哪里哪里学堂去。我还未想好考哪个学堂,然理之君与我说,无论我考哪里,他都会考一样学堂的。那理之君大学也会与我同学麽,也真不错罢。然人世间事向很难说,要是我与理之君为不同学堂录取了呢,那也许不一定会在一个学堂,甚至,可能不在一地了。梅君,我有时想到真难过的,毕竟,理之君是我很要好友人,我很希望继续与他友谊下去。
    则月12日,冯玉祥的国民军与奉系军阀作战期间,日军舰掩护奉军军舰驶进天津大沽口,炮击国民军。国民军坚决还击,将日舰逐出。日本竟联合英、美、法、意、荷、比、西等国于16日向北平政府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撤除大沽口国防设施。梅君,则真无理的,世间哪有则般样强权要求呢?北平政府外务部接到此“最后通牒”后,经紧急磋商即于当日午夜答复,称“最后通牒”内容 “不能认为适当”。国民党与共产党两党闻听“最后通牒”后亦决议于则月18日,集会北平各界数千人于天安门前抗议,要求拒绝八国通牒,成立“反对八国最后通牒的国民大会”,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悬着中山君遗像和他原写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台前横幅则是“北京各界坚决反对八国最后通牒示威大会”,以昭世知。北平政府见此景况,竟下令开枪,当场打死四十余人,伤二百余人的。
    则次名为三一八惨案消息一俟世知,举国哗然,纷纷谴责北平政府屠杀爱国人士,“倒行逆施”,“是政府自弃于人民矣”,乃“民国历史上黑暗的一页”。3月20日,贾德耀内阁对三一八惨案引咎辞职,段祺瑞亦下令抚恤。北平政府迫于民愤,召开特别会议,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决议;京师地方检察厅对惨案进行了调查取证并认定“此次集会请愿宗旨尚属正当,又无不正侵害之行为,而卫队官兵遽行枪毙死伤多人,实有触犯刑律之重大嫌疑”云云。三一八惨案消息传来,国民政府极感愤怒,宣传部乃就起草反段宣言及宣传大纲。并决定下月2日召集各团体示威,抗议北平政府惨杀北平爱国民众。梅君,则便是三一八惨案始末了。
    又及:近日听闻了志摩君、小曼事情,说是正月间志摩君父母就同意了志摩君、小曼婚事,然则说要待到志摩君前妻正式应允。志摩君未敢违抗父命,只得等前妻消息。至于志摩君前妻原在欧洲,现正取道西伯利亚回国,惟因战争缘故,至少要至6月间方能得回,故此志摩君是要苦待了。
    绿竹(民国十五年三月)

石红梅 字(2015-9-12,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s.asp?boardID=3&ID=131051&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9-19 19: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七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9-12 19:23
金玉屑 封缄 二十六

    梅君:新学期已经一月了,今年夏月就要考大学学堂,学生们都各自议论,说是 ...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七

    梅君:现下真春月了,北平城里梧桐是皆浓绿,朗润园景致越发绮丽,我与兮君很去了几回,尤艳的是桃花,虽则则几日是皆谢了,然月初时真光灼照人的。柳叶是媚如斯,朗润园莲叶也些些时,让人流连得不能去。现下大学学堂里很些学生恋爱,就我与理之君学堂里学生还未读大学,也有新式恋爱的呢。当然旧派老先生们是都很不高兴,以为真斯文丧尽,然新留学归来教授们都很赞成。听韵卿私底下说,她与元任君在国外时候,则些留洋的未来教授们很些还专相互帮忙想法离婚然后好新式婚姻,据说志摩君当初就是则般样离婚的。哎呀,韵卿说其实则帮留洋的未来教授们实在都很不像话,现下回国了还是则麽样云云。总之现下北平学界无论教授还是学生是都兴新式恋爱离婚的了,报纸上也成天离婚声明,简直成modern代名词的。
北平段祺瑞政府则月倒台了,因鹿钟麟率国民军包围国务院,谓段祺瑞暗通奉系,段祺瑞遂逃入东交民巷法国使馆。然未几日,奉军进占北平,张作霖派军横闯北大并女子师范大学诸校,大肆查禁书刊,搜捕进步人士,还杀害了《京报》创办者邵飘萍,逮捕了共产党员郭隆真,北大教授甚有遁入六国饭店后秘密离京的,北平真一时森然。
    虽然北平气氛森然,然则百姓日子还日日得过呀。我问的哥哥,大学考哪里学堂好呢?我自己是想在北平,紧挨着母亲过。然哥哥说,女子也要出去看看才好,不要只是在家里。况且时局动荡,一旦北伐,北平极不安全的,还是南边妥当些。且哥哥在南京很些老同学,可以与相照应,故此建议我往南京去。母亲也说则般样好,我听了反倒无话了。哥哥还建议我考东南大学,说东南大学是最先改良学分制学堂之一,且最早招收女生。虽然现还在闹易长风潮,然考此学堂仍不错的。至于专业,哥哥说我国文无需再学,英文不出国口语听力很难就好,还是读历史系好了。我素来好读杂书,历史系正好闲读,且也适宜我性情,是还不错。母亲亦极口赞成,与父亲去书翰相问,也道是则般样好,于是就议定八月间考东南大学历史系。而学堂理之君近日亦在问我夏月间考哪里学堂,我就与他说了预计考东南大学历史系的,理之君闻听说他预备考农科园艺系,那就也往南京考东南大学好了,参加考试时还可结伴的,这就也定下了。
    绿竹(民国十五年四月)

石红梅 字(2015-9-19,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9-24 18: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二十八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9-19 19:27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七

    梅君:现下真春月了,北平城里梧桐是皆浓绿,朗润园景致越发绮丽,我与 ...


    金玉屑 封缄 二十八

    梅君:日子过得倒快,再一月就将毕业,因是最后一学期缘故,同学间都很珍惜彼此友谊,很多学生都自制了别离录,专记临别赠言。大学学堂学考将临,君书诗社也停下了,同学们都忙碌着计划各自未来。我虽也重学考,然还是依旧往图书馆看些杂书。当然,有时遇上兮君,我们依旧会于图书馆后同行一路,绿梧桐下浓绿重影,岸侧边飞来早蜻蜓,还有蝴蝶——然则兮君也将别了,他要往别地暂去,六月初成行,因此要离开些时了。
    近来闲散的很,全不觉得学考前紧张,理之君也不责我,但有时自己觉得懒懒的,又想着国文、数学都不差,虽然英文口语听力差些人意,然想必不太要紧,自己就有些松懈,还是读喜欢的闲书了。新近在读的《脂砚斋批本红楼梦》好没意思——脂砚斋眉批是远不及金圣叹批《西厢记》来的好看,真无趣的。又读法国大仲马《三剑客》,觉法国人其实也很诙谐,虽与俄国人幽默迥然相异。法国人总喜于极严肃言语间加上谐趣,而俄国人则好于极自信叙述中隐意的,且常笑以代哭。至于英国小说则如冬日伦敦雨雾,总微些阴郁湿漉,大约不同国家人性情总不同的。
    立夏过半月余了,近日竟潮热得很,不同往年干热,院外新种白兰已5米余高,不知什么缘故为人拔起,有几日了呢。我见了与母亲说起,道则般样再过几日必难活的,母亲也觉可惜,想想就着人将白兰连根拔了,种在了院里。院里原只矮墙栀子花及粉蔷薇,腊梅、红梅都只绿叶,另些疏竹。现有了5米余白兰,倒觉不错。我与母亲说还当种些粉桃花的好,桃竹仲春时最宜,况院里还有井,井旁种了最好。母亲却说我就将往南京了,还只管想则些。我道难不成寒暑假不归家麽,况且日后学堂毕业了日子还长着,都要伴母亲的,当然得周详些。说得母亲微笑了道“难不成不嫁人麽”,我反有些不好意思的。
因将要读大学缘故,母亲很为我准备新衣。南地向与北平不同,若只管像在北平则般样穿怕是要为人取笑的。况南地要热些,据说上海女学生有些都modern得很,南京距离上海不远,想必风俗略近。小曼常去上海,很替我衣装出的主意,韵卿本南京人,也与我说了些南京风俗,算是往南京前之准备。
    绿竹(民国十五年五月)

石红梅 字(2015-9-24,阵雨,昨日秋分,于江西九江浔阳)

注:本周因家中有事,提前今日连载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0 19: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九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9-24 18:57
金玉屑 封缄 二十八

    梅君:日子过得倒快,再一月就将毕业,因是最后一学期缘故,同学间都很 ...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九

    梅君:人世间事再也料不到的呀。理之君因家中父母有嘱,只能毕业后回家乡湖北黄石就考武汉学堂。因此我们同考东南大学计划就算落空,我其实真很难过——理之君于我确别具友谊,我真不舍就此与他远别,此一别就将四年,且此后见面固然可期,然毕竟不像现下则般样容易,则就便算远隔了。理之君也些难过,然言就算相别,不能考一样学堂,但读一样专业还可自定,遂决定回湖北无论考哪个学堂,都与我一样读历史系,且约定日后常自传书。前日理之君送我归家途中专与了我一小包缄,我回家打开看时,都是理之君近时心感——大约八、九篇样子,以及关于我底诗,约莫也有七、八则,当然都现代诗的,譬如这则——

   无法命名
       ——给夭亡的我
一不小心
掉进你的口袋
里面有种柔情的窒息

信手涂成  微风中
你轻轻摆摇的倩影
那次相视的静穆
叠如日记后
才有晚霞稍稍的橙红

芦花开遍的季节
同时  雪不以雪的形式飘下来
苍白的思绪间
我不知是临近死亡
还是接近重生

有人说一切温暖
只缘由于靠近篝火
我是真正的太阳
前世注定了要错过月亮
只能在梦里构造无数彩色的相逢
     
爬出来时
星光正闪烁在暗蓝的天空
痛苦地意识到
口袋并不紧你的心
而手中
端着只是一杯的贞洁
理之君作于民国十三年二月二十四

    然再经数天,我与理之君就远别了,这是无可如何事情。我还没有与母亲哥哥提起,这份友谊将永远埋藏于我底心中,无论多少年后,在何时想起,都会记得这仿若春日雨后微微淡绿的清暖。
    梅君,前日季淑告诉我,实秋君写信来说,因太过思念缘故,实秋君不待拿到硕士学位证书就要归国了,至于归国后工作,计划就往东南大学。季淑还笑我说如果我当真要考东南大学,选修了实秋君课,她可就是我师母了。连小曼、韵卿也都为则事打趣我。我听了道要真则般样,就决计不选修实秋君课了,免得季淑占我便宜。理之君听我说了也很皱眉,说中国就是这点不好,但凡谁遇上则般样事情都好说师承弟子,实秋君文字又有多好呢,就敢说要做我师承的,实在还不如我呢。但我们也都觉得于老师还是应当尊敬,毕竟解惑是很让人起敬职业。然则季淑提及“师母”之言语时多捉狭啊,想想都很令人懊恼事情,我是决计一定不要让实秋君做我老师的了。
    绿竹(民国十五年六月)

石红梅 字(2015-10-10,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7 19: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十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10-10 19:41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九

    梅君:人世间事再也料不到的呀。理之君因家中父母有嘱,只能毕业后回家 ...

   金玉屑 封缄 三十

    梅君:哎呀,实秋君真提前回国了,说是回国后返京途中就与东南大学商定了教书的事,那我以后可能真要在学堂里看见他了,虽然我不会选修他的课程(如果考取东南大学学堂的话),然不妨碍我好奇他底性情——因据季淑讲实秋君是很君子的人。若季淑与他结婚后往南京定居,那我往东南大学后还可与季淑常会面的,那也真不错了,我原本有些可惜与季淑小别,以为只有寒暑假才可会面。
    志摩君、小曼事终于定下了,志摩君前妻归国亲口承认了已经离婚的事,且言不反对其再婚,志摩君父亲则才终于彻底应承了两人婚事。两人就此开始准备婚礼诸般事体,志摩君父亲提出须请到梁启超证婚,婚后且需与翁姑同居硖石,志摩君是皆应下了。遂约定婚礼日期,不晓得多少人都要参加,那届时是要好一场繁华锦绣闹热了。
    理之君则月(7月)10日终是走了,我惆怅了好几日,就连院里粉蔷薇花,看着都些难过呢。临行之前理之君约我去他友人咖啡厅。夏日淡淡阳光午后,咖啡厅挂了暂停营业挂牌,店员是都清了,只余我们两个。理之君放的很布鲁特舞曲音乐,我们静静共舞了些时(理之君舞跳得很好),则是我与理之君第一次舞,也会是最后一次麽?世事难云,就算是我与理之君日后友谊之怀念罢,我们总当将各有自己生活。
    再过一月就要参加东南大学学考,报上最新刊登东南大学招生办法,说是因“东南大学历届招生,四方投考者,不下千人,惟我国幅员广大,益以天气炎暑,远道跋涉、深苦不便、今该校为便利远省应试者起见,分别选定数处,举行入学试验。”兹试期将届,闻已请定诸人分别主持。则末学考的事就是则般样了。我现下每日只温书准备而已,虽然兮君近日已自归来,然学堂业已暑假,学考将临,母亲很管的我严,几乎不许我出门了,就图书馆也不许去,因此我与兮君一直未曾会面。就小曼约我数次,母亲都道学考要紧,故此,则个七月真好没意思的。
    另外,哥哥倒是新近与我弄来好一丛浓红玫瑰,种在了院墙侧,就临近大理石路侧边,现下正盛开着,浓艳的红,灼艳的照人眼呢,是哥哥专送我生日礼物,因秋月间我就十八岁成年了,我一向最爱浓红玫瑰,故哥哥此番专从平阴寻来。
    绿竹(民国十五年七月)

    又及:梅君,考试终于结束了,哥哥专着人问过东南大学负责招考主任,回的人说我考的不坏,应该会的通过,那下月我就要往南京去了。听说东南大学不单是南边最有名学堂,简直算的是全中国最有名学堂呢。季淑很为我高兴,则月底实秋君就要先往东南大学准备开学了,学生是要至九月下旬。因父亲水利正在紧要,一时不得回,故哥哥将会的亲自送我,哥哥且已说好拜托南京旧日同学照应。季淑则要在北平准备下年初与实秋君婚事。现北伐军已逼近武汉,北方侨居武汉者纷纷运物出城,据说汉阳门为之堵塞,未知理之君如何,我真担心的。
    绿竹(民国十五年八月)

    石红梅 字(2015-10-17,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4:53 , Processed in 0.014153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