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金玉屑(在本贴中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7 00: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12-10 17:59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新闻言今夏水患严重,湖北、安 ...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志摩君竟去世了,就十一月间事,自南京往北平飞机途中于济南坠毁,吾事后阅报章方晓得。小曼特特将近来之情形写了一信很诉的苦,说是志摩君写的恋爱日记、情书居然被与他曾经相处过的女子好生抢夺——徽因很想了些法子才到手了志摩托淑华保管的信札日记提箱,这提箱里据说都是不方便小曼看的原先志摩在英国写的关于徽因的日记还有信札,可能还有关于淑华的,徽因因此很着急忙的想了好些生法子要了去,说还找了适之君帮忙才要到手,结果志摩君之日记信札都被毁了好些云云。
    吾读了这封信还没有回翰,因实在不晓得要怎生样安慰她,现下正全国对日备战时节,实在不宜考虑这些事体。虽然于文人学者而言战争些微遥远,然一旦兵战,谁又能自幸免,故此吾打算过些时再与她回缄。
    同此之时,理之君音信亦至了,言哈尔滨早经沦陷,东北其势将危,举国震动,溥仪已至大连,有消息云“伪满洲国”惟经指日。各地均行反日,誓要救亡东北。现下各地气氛森然,学生皆欲往金陵请愿,备战日本所需之物资又极匮乏,海陆空军备之不能咄嗟充实。若战在须臾间,结果颇令人忧,恐确如吾之所言,要在戒急用忍,暗隐治军,然后图谋一战。现正竭尽筹谋之力,刻望终能以为力助。
    又因前些时吾心情良自郁郁,加之今冬天寒,院内草木寂寂,吾有时往各处闲散。仲冬时节,路边梧桐叶都经黄尽,河岸芦荻,河多渔舟,有取活水煮活鱼者——当然,修行人难免不乐见此,以为活煮伤生,乏慈悲意。
    已近新年,惟因国难故,贵阳街市略些冷清。梦草公园一带虽然卜卦算命者依旧众多,亦有棋摊旧书古玩者,然各人面上均少欢愉之色。
    季淑昨日来翰,曰适之君邀实秋君尽译莎士比亚作品,实秋君已应承,故此现下每日授课之余,耽于译著。至于人人议论之东北局势,季淑言,大家亦认为此事久在意中,国家自慈禧光绪以降,乏弱已久,仓猝之间,难以见功,故此皆主暂和,并以为可行甘地式不合作主义,以为见功。吾看了良自一叹,从来战事一举,皆需军兵力强,方能以制。甘地式不合作主义,亦需看对手所图。日本侵吾国土,且欲以伪满洲国名义使行,是意在亡吾中华也。消息又云日本国内正研究细菌武器建细菌研究室,并拟进行大规模包括鼠疫在内细菌试验,以韵卿在日本学习过程中日本人有意将结核病尸体在无任何防备状态下专与中国人与韩国人解剖一事来看(结核病尸体在无任何防备情况下解剖有引起传染后果可能),日本人需要的大量人体试验目标恐怕不会采用日本国民,而会另寻。则末一旦伪满洲国成立,东北人将其难免。虽然现下还未开始,然有尚待查实之情报言,已在筹划之中。若果为实,那真就极骇人听闻的了。
    梅君(牛顿),本来国难之时,皆当为国计。然此之时,却有极无聊复无知之男子曰,现下都讲新女性了,男女同工,家中老人、婴孩无人照管,甚为不便。为家庭虑,女子还宜回归家庭的好。吾闻后甚感愤愤,本来男权社会业经数千年矣,无论男女,有一主内皆于家庭有所便利,此论自然毋庸置疑。然男权经数千年,女子方经提倡自主,一旦重归家庭,便意味着,女子又归,一经出生、衣食用度皆须仰赖于人之旧景况矣。此固因重归家庭,女子个人经济将不得自主故。况若于此,一旦家中男者皆亡,仅有女子,岂非成无有收入之家庭哉?无有收入之家庭经济便易渐渐陷于困顿。若此,试问还有谁家女子敢不生男儿也?若时儿女皆幼,财力有虞,自然亦将择子而教,更无余力使女接受良好教育,女子更易少知识。长此往,社会重男轻女之现象自然复生矣。
    其实家庭子女,泰半受母影响为深,此之天然,以子女多亲母故。况若只男子养家,从政从商从劳自少闲暇,子女更赖母为。母者,言行举止皆易为日后子女范。一国女子智识若阙,国亦必不强,譬若母愚子慧,世罕有见也。孔、孟父皆早丧,端赖母德养成,夏商周三代之始祖有母无父,皆大成。可见母之德,其音正,不可轻也。
    故国之明者,皆知启民慧之要,端在女子。本来世之男女,皆不少杰出之人才,男女平权,于国最利。故吾以为,女子断不可重归家庭,而宜独立自主也。曰女子宜归家庭者,至愚昧之人也。
    吾素以为,民国初之解放妇女,功在千秋万代。
    绿竹(民国二十年十二月)

    又及一:梅君(牛顿),新年(元旦)经过去了,国内一片誓要救亡东北之音,惟因之此,这个元旦与腊八过得无甚意味。父亲于吉安,以工程故,今载春节计划仍居其地。长兄藏真金陵之地,以国事故亦不得归。
    又及二:梅君(牛顿),这月二十八日(民国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上海干戈骤起,因距千里,尚未以详,后之将告。
    绿竹(民国二十一年元月末,小年时)

石红梅 字(2016-12-17,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2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4 19: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二(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12-17 00:06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一(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志摩君竟去世了,就十一月 ...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二(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上月二十八日(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淞沪之战已过半月,仇忾之心举国皆同,上月三十日,介石君发表《告全国将士电》,文告如下——
    各总指挥、各军师旅长、各将士、各军官学校师生诸同志鉴:
    东北事变,肇始至今,中央为避免战祸,保全国脉起见,故不惜忍辱负重,保持和平,期以公理与正义促倭寇之觉悟。不意我愈忍让,彼愈蛮横。沪案发生,对渠要求且已茹痛接受,而倭寇仍悍然相逼,一再向我上海防军突击,轰炸民房,掷弹街衢,同胞惨遭蹂躏,国亡即在目前,凡有血气,宁能再忍!我十九路军将士,既起而为忠勇之自己,我全军革面将士,处此国亡种灭患迫燃眉之时,皆应为国家争人格,为民族求生存,为革命尽责任,抱宁为玉碎毋为瓦全之心,以此与破坏和平蔑弃信义之暴日相周旋。中正与诸同志久共患难,今身虽在野,犹愿与诸将士誓同生死,尽我天职,特本血诚,先行电告:务各淬厉奋发,敌忾同仇,勿作虚浮之豪气,保持牺牲之精神,枕戈待命,以救危亡,党国幸甚!蒋中正印
    介石君此电一发,国人士气。振,同日,南京政府发布《迁都洛阳宣言》,谓政府绝不屈服,自日起将国民政府部门迁往洛阳,惟军委会、外交部留驻南京,誓将以身报国。
    上海战事仍紧,不单十九路军英勇抗敌。月初,介石君告何应钦“如日军再攻正式开战时,飞机亦应参战,请照军委会电令办理为盼。”14日,命前首都警卫军87、88师和教导总队组成第五军,增援参战。又先后命自运徒手兵及大批武器弹药。此后又调动国军卫立煌及陈诚军等部队支援,虽然由于种种原因,现下各部还未抵达。18日,介石君再电,要求第五军与十九路军精诚合作,谓“抗日为民族存亡所关,绝非个人或某一部队之荣誉问题,我前方将士应彻底明了此义。故十九路军之荣誉,即为我国民革命军全体之荣誉,绝无彼此荣誉之分。此次第五军加入战线,固为敌人之所畏忌,且亦必为反动派之污蔑,苟能始终以十九路军名义抗战,更足以表现我国民革命军战斗力之强。生死且与共之,况于荣辱乎何有?望以此意切实晓谕第五军各将士,务与我十九路军团结奋斗,任何牺牲,均所不惜,以完成革命之使命为要。”
    至于消息传曰现下上海市街各处起火,焰云漫天,战况极其激烈。商务印书馆总厂和东方图书馆俱为焚毁,包括众多古籍善本在内之30多万册馆藏图书终付一炬,令人甚甚痛心。
    介石君更于战况方始之初(1月29日)言“倭寇必欲再侵略我东南乎?我亦唯有与之决一死战而已!”并电告湖北江西师部谓“昨夜倭寇向我上海闸北十九路军防线袭击,至此刻尚在对战中。我军决与死战,其在汉浔海军必有军事行动,务望严密戒备自卫,万勿为其所屈。第四师应集中武汉严防,切勿分散。”(5日),第88师师长俞济时自苏州致电介石君,称全师除一团外(527团)已经苏州集结完毕,但是“经费元月份只领到十天,给养断绝”,乞请速拨款维持伙食。时因连年战乱,又逢去岁江淮大水灾,国民政府财政窘迫。上月下旬国军各将领纷纷致电,称“粮弹缺乏,已到断炊地步”。是国家财政已极困难,虽经竭尽力筹,亦一时不能脱困,乃得介石君告地方自筹军费之言。一国主政,至于乃此,良令人不胜唏嘘之叹。
    绿竹(民国二十一年二月)

石红梅 字(2016-12-24,小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2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1 16: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三(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12-24 19:13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二(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上月二十八日(一九三二年一 ...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三(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民国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淞沪会战后,各国居间调停经月余,上海成停战区。由于财政极其困难,军饷是成艰难,此战消耗极巨,故停战甫成,经济即暂得一缓,国家亦能稍事休憩。
东北方面,三省已告沦陷。9日,伪“满洲国”在长春成立大典,溥仪执政,郑孝胥总理,是满清为倭寇傀儡之局已成,此后倭寇将可据东三省为点,觊觎中原,其势可见。故介石君目下需当作长期战争之准备,其路漫漫,固且惟艰,而国人志不可以寸夺。想若举吾中华全国之心力,潜心以备,暗力治军,国虽自慈禧光绪以来疲弱已久,亦应可以于十年间,渐见曙光。故战事甫停,介石君即指示停战会谈方面,断不可有如满清之割地赔款之内容,“交涉必须定一最后防线与最大限度,此限度至少要不妨碍行政与领土完整,即不损害九国公约之精神与不丧失国权也。如果超此限度,退让至不能忍受之防线时,即与之决战,虽至战败而亡,亦所不惜。必具此决心与精神,而后方可言交涉也。”
    近日与母论皆淞沪事,心甚不能平。贵阳连日清寒,竹斋二楼木格窗栏略些毁损,寻人修复了,算是好些。斋之院外路边桃树新开的花,粉白红蕊,虽然吾现下心境不佳,然则花烂映发,也算得国难期之一点小小安慰。
    因风寒甚甚,白日固厚毛衣即可,夜间却需两床被方能安眠。以电力供应不便故,吾白日偶尔出门,夜间只是屋内秉烛夜读,或与母亲相伴而谈。前夜月清比水,竹斋院内风过簌簌。吾将藤椅置于院中,鸣琴一曲,思及东北,悲不自胜,琴音间隐隐不平之音。琴毕黯然,中国真至万需图强之日了。
    于斋中思淞沪会战事(一二八淞沪会战,民国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淞沪会战),常至不能静心,惟多阅史书,方能片时刻忍。
    近阅旧之史书常有人议,上官仪力劝唐高宗废武后,致为唐高宗、武后所杀,其所宜者乎?吾以其势所当然也。为武后若经上官仪劝高宗废,武后所生之嫡太子亦决难在位,势必亦为所废也。武后、太子一旦皆不得存,武后所生之他子女又岂能于国中有立身之寸土焉?武氏族恐亦不能免也。此所谓上官仪之力主高宗废后举,是上官仪力主灭武后及其子女并其族也。势且如此,武后能不杀,力劝高宗废其之上官仪乎?自必杀之者。此固理,譬若人先杀吾,吾之为卫,天然道也。
    又以近来有唐史研究之人士言,则天吾皇出家时所入尼寺或于宫外,以史料云时宫外尼寺有原为宫人之尼者,以此推之,则天吾皇或有于宫外出家之可能。吾以为则天吾皇绝非宫外出家,以则天吾皇出家时方二十余,依唐时宫中体制,当于宫内禁苑中之尼寺出家也。至于史料所载于宫外尼寺出家之原为宫人之尼者,或因未承恩,以故放出宫外,自愿于宫外之尼寺出家。或年数已高,依例可于宫外尼寺出家、养老者。
    绿竹(民国二十一年三月)

石红梅 字(2016-12-31,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2
 楼主| 发表于 2017-1-7 00: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九十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6-12-31 16:49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三(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民国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 ...


    金玉屑 封缄 九十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据南京传来消息,淞沪抗战后续协议已将协商完成。如介石君事前所定,总算未有若满清慈禧光绪般丧权辱国割地赔款条款。只经此一役,国家财力军力皆急需生息,是待休憩。虽然百姓来讲,算是于沪上暂得一和平。同此之时,东北伪满洲国成立月余,满清中甚有改日名,成倭寇同人,且于伪满洲国成立前参与淞沪之战害吾同胞者。清人如此,自当灭国。吾观倭人不过暂用满清而已,后必替之。以此而论,满清不亡,是无天理。
    徽因近日来翰,道金岳霖君已搬来与其夫妇同住,就在紧邻后院,甚甚便宜,并问吾何时返京一聚,及未来一旦有变之工作安排,会否往之国外。吾回翰言难说的紧,但可以肯定未来将不会去往异国,亦可肯定未来不会于京、津、沪、苏、浙、湘、鄂、鲁、川陕、滇、两广、豫、闽、港、澳、台及晋、蒙等华北诸地,东北、西北自更不可能。至于一旦生变之后续安排,定下后大家自会得知晓。
    适之君则于徽因信翰中附了一纸短缄问吾近好,提及志摩君过世,小曼尚在振作当中。说来小曼也颇可怜了。
    近来一日中常时阴时雨,或浓雾间,熙阳并不多见,故此吾并不常出门,倒甚清静,只是时局如此,颇难静心,思及将来,忧心非常之变。然世事多更,也只得应时而动了。
    倒是上海突然传来消息,说是4月29日这天,日租界虹口举行庆祝大会,为防不测,日军规定,只允许日本人、朝鲜人参加,中国人概不得入。故此王亚樵君密邀数人暗杀日本侵华总司令白川义则,是日炸弹功成,据闻白川已被炸伤,现在医院奄奄一息,眼见行将就木。介石君已着戴笠为王亚樵君等人以奖,算是这半年多来最好消息之一。
    因心情良自郁郁,吾每日只是于斋中整理旧书。《神都之武曌李治篇》已将及开篇,母亲曾数次与吾言,则天吾皇事写者甚众,若不出新,便易使人生怠。故此书之作,务且三思。吾慰母言,吾之将之所作《神都之武曌李治篇》决与史上任一写则天吾皇之书非同,断使人能生意料外之感。譬若文中后将写及的唐高宗即位封后事。泰半朝太子即位,未久即循例封太子妃为后。惟唐高宗即位,历七月二百余天,至次年方封王氏为后,大异于常。此事究底史书多语焉不详。然如梅君(牛顿)你曾之言——“上帝不为无益之事”——般样,帝王泰半为事亦自有因。此自当于吾之将之所作《神都之武曌李治篇》言及。
    至于国人千年来颇好调侃之所谓“拜倒在石榴裙下”语,国中人多以出自杨玉环贵妃典。然究其根底,此实出于则天吾皇“开箱验取石榴裙”句。史载则天吾皇封后——(永徽六年)“十一月,丁卯朔,临轩命司空李勣赍玺绶册皇后武氏。是日,百官朝皇后于肃义门”——百官拜后自此始。遂乃有所谓“拜倒在(开箱验取石榴裙之)石榴裙下”之调侃语。此亦千百年来女子沿袭,好着“石榴红裙”因。
    绿竹(民国二十一年四月)

石红梅 字(2017-1-7,前日腊八,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2
 楼主| 发表于 2017-1-14 16: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五(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7 00:05
金玉屑 封缄 九十四(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据南京传来消息,淞沪抗战后 ...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五(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接理之君来翰,《上海(淞沪)停战协定》是经签署。协定全文如下:

第一条中国及日本当局既经下令停战,兹双方协定,自中华民国二十一年五月五日起,确定停战。双方军队尽其力之所及,在上海周围停止一切及各种敌对行为。关于停战情形,遇有疑问发生时,由与会友邦代表查明之。

第二条中国军队在本协定所涉及区域内之常态恢复,未经决定办法以前,留驻其现在地位。此项地位,在本协定附件第一号内列明之。

第三条日本军队撤退至公共租界暨虹口方面之越界筑路,一如中华民国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事变之前。但鉴于须待容纳之日本军队人数,有若干部队可暂驻扎于上述区域之毗连地方。此项地方,在本协定附件第二号内列明之。

第四条为证明双方撤退起见,设立共同委员会,列入与会友邦代表为委员。该委员会协助布置撤退之日本军队与接管之中国警察间移交事宜,以便日本军队撤退时,中国警察立即接管。该委员会之组织,及其办事程序,在本协定附件第三号内列明之。

第五条本协定自签字之日起,发生效力。本协定用中、日、英三国文字缮成,如意义上发生疑义时,或中、日、英三文间发生有不同意义时,应以英文本为准。

中华民国二十一年五月五日订于上海

签署人 外交次长郭泰祺
陆军中将戴勘
陆军中将黄强
陆军中将植田谦吉
特命全权公使重光葵
海军少将鸣田繁太郎
陆军少将田代皖一郎
见证人
依据国际联合大会中华民国二十一年三月四日决议案协助谈判之友邦代表
驻华英国公使蓝普森
驻华美国公使詹森
驻华法国公使韦礼德
驻华意国代办使事伯爵齐亚诺

    附件第一号
    本协定第二条规定之中国军队地位如下:查照附连上海区邮政地图(比例尺十五万分之一)由安亭镇正南苏州河岸之一点起,向北沿安亭镇东最近小浜之西岸至望仙桥,由此北过小浜至沙头东四基罗米突之一点,再由此向西北至扬子江边之浒浦口,并包括浒浦口在内。

    附件第二号
    本协定第三条所规定之地方如下:此项地方在附连四地图各别标志为甲、乙、丙、丁,并称为一、二、三、四各地段。地段(一)。双方订明:(一)吴淞镇不在此地段之内;(二)日方不干涉淞沪铁路暨该路工厂之运用。地段(二)。双方订明:万国体育场东北约一英里许之上海公墓,不在日本军队使用地段之内。地段(三)。双方订明:曹家寨及三友织布厂不在此地段之内。地段(四)。双方订明:使用地段,包括日本人公墓及东面通至该墓之路在内。关于此项地方遇有疑问发生时,经共同委员会之请求,由该委员会之与会友邦代表查明之。日本军队向上列地方之撤退,于本协定生效后一星期内开始,关于开始撤退起四星期内撤完。依照第四条所设之共同委员会,对于撤退时不能移去之残疾病人或受伤牲畜,采取必要办法,以资照料,并办理其日后之撤退事宜,此项人畜,连同必需之医药人员,得遗留原地,由中国当局给予保护。

    附件第三号
    共同委员会以委员十二人组织之。中国及日本两政府暨依据国际联合会大会3月4日决议案协助谈判之与会友邦代表,即英、美、法、意各驻华外交代表,各派文武官吏代表各一人为委员。该会委员依照委员会之 决定,得随时任用认为必要数之助理员。所有关于程序事宜,由委员会斟酌办理。该委员会之决定,以过半数行之。主席有投票取决权。主席由委员会内与会友邦代表委员中选举之。委员会依照其决定,以其认为最善之方法,监视本协定第一、第二、第三各条之履行;并对于履行上述各条之规定有任何疏懈时,有促使注意之权。

    以上《上海(淞沪)停战协定》原文,录以为记。

    又及:梅君(牛顿),近日竹斋中整理典籍,以太极宫初名大兴宫,神龙后改称太极宫。后又有大明宫、兴庆宫故,称太极宫西内。西内西有掖庭宫、东则东宫,之北广以禁苑。宋以来典传唐长安西内宫城图比例多所有误,以至有以贞观朝则天吾皇为“才人”时居掖庭宫者。实大误也。考古实测,唐太极宫、亦即大兴宫西之掖庭宫其形窄且长,所地约太极宫三之一,乃普通宫人、宦人兼冷宫所,亦内侍省地。东之东宫益狭长,约掖庭宫五之一。以掖庭宫、东宫计,若东宫占地一,掖庭宫四、五之间,太极宫则广为十三余矣,三宫合计十九余。此可见太极宫之规模。
    太极宫(大兴宫)前朝后寝,建筑极多,除部分殿院史载有名外,多所焉之不详。则天吾皇于贞观朝为“才人”时所居殿院史皆无传。为笔致从容故,吾于吾将之所作《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中,名则天吾皇于贞观朝为“才人”时所居大兴宫殿院“芳文殿(院)”。
    将开篇故,先以言之。
    绿竹(民国二十一年五月)

石红梅 字(2017-1-14,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2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00: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九十六(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金玉屑 封缄 九十六(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是经七月了,不知为何今年贵阳并不暑热,甚甚清凉,较之金陵,不可同日语。因财政困难,各地军力均需自行解决部分粮饷问题,皆颇有吃力之觉。上海方面,倭寇军队逐步撤出沪上,预计将全部撤离公共租界和虹口越界筑路以外之地区,全面恢复“民国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事变”淞沪抗战前之原状。同此之时,六月间,日本公开承认伪满洲国,国民政府对此表示极之愤慨反对。
    这个夏月渐渐过去,天时漫长,泰半国人皆少欢容。各人皆知,即日军撤出淞沪,沪上暂得和平,未来中日之全面战亦将不可得免。吾国现之财力极窘迫,一旦开战,军需粮草不能免于困乏,战事之艰,可以想见。
    长兄藏真方面,亦告吾做于贵阳长久居之计划。以沪上战事虽平,未来数年间国中变化亦难以言。吾与母于贵阳斋中长居,倒反安全。至于其他,待时局大定再言不迟。
    东北方面亦有消息言,日本正起心欲往东北正式武装移民,政策要纲正制定中,且极大可能近期将为步骤施行。一旦证此为实,日本看似扶持伪满,实则欲移民强占东北为基石,进而侵吾华夏心更昭然若揭了。
    夏日悠长,贵阳地近年许来并不太平。吾于斋中无事,闲来将此数年之作略作整理。其中有《斋异》二万余字,《竹斋小札》近十七万字,《梅花集》百五十则,《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八万字,《紫檀木末》百六十八阙,目下尚未完成之《金玉屑》预计约十一万字(迄今成近十万六千字),将所作之《神都之武曌李治篇》、《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日记篇》、《牛顿,吾愿遇你,于剑桥郡之玫瑰薄雾之仲夏暮春》三篇之作亦将数十万字,以上合计,已完成者小说、散文三十八万字以上,诗歌三百余阙另计,目下在计划尚有数十万字小说待创作。这些便是近些年至今及今后数年间待完成之所作。除此外,吾亦计划未来创作一部略带史诗风格之小说《诸神所宠》、及一部童话小说,如此这般样儿算来,总计将过百万字了。
   将作一《神都之武曌李治篇》,以则天吾皇贞观朝“才人”职。“才人”者,《唐六典》以为“内官”,职经几数变更。”所谓“《周官》有夫人、嫔、世妇、女御之位,听天下之内治。”“后汉贵人、才人虽列位号,不依世妇之职。”
    既曰“才人”不依世妇之职,则后汉以降、太宗高宗朝“才人”职究底所司者何焉?多有人因《唐六典》言“才人七人,正四品。《周官》八十一女御之位也。周人因二十七世妇增以三二十七,列八十一女御之位。旧制沿革,略同于上注。隋氏依《周官》,制宝林、御女、采女等。皇朝初因之。今上(玄宗)改制才人之位,以备其职焉。才人掌序燕寝,理丝臬,以献岁功焉。”以为则天吾皇于贞观朝为才人时所司即“掌序燕寝,理丝臬,以献岁功焉”。实大谬也。其曰“今上(玄宗)改制才人之位,以备其职焉。”“才人”职既经“改制”,则后汉以降、开元前才人所司职即非“掌序燕寝,理丝臬,以献岁功”也。
    史书于后汉以降、开元改制前“才人”职,实之所司多焉不详,然亦有脉络寻——唐高宗朝之初内职沿太宗制,《旧唐书》“龙朔二年,官名改易,内职皆更旧号。咸亨二年复旧。”高宗龙朔二年所改内职名、咸亨二年复旧者,见诸《唐会要》,“龙朔二年。改易官名。置赞德二人。正一品。以代夫人。宣仪四人。正二品。以代九嫔。承闺五人。正四品。以代美人。承旨五人。正五品。以代才人。卫僊六人。正六品。以代宝林。供奉八人。正七品。以代御女。侍栉二十人。正八品。以代采女。又置侍巾三十人。正九品。咸亨二年。复旧。”此一史载,是以“承旨”名,使“才人”于唐之开元前,太宗、高宗时实掌之职司“承旨”以显。众皆知谓,承旨敷奏,吐纳明敏,宣纳之最。此职(承旨)多涉机要,固在敏达,所谓关国之事者。实授此职(承旨)之内官,皆遍涉文史、通晓国事、为才略者。
    绿竹(民国二十一年七月末)

    又及:梅君(牛顿),之二的《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日记篇》方开篇,约莫是这样子——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日记篇(作者:绿竹)(节选)
    一
    女子要怎样才能得到世人的爱怜呢?世人的心思,我是一点都不懂得的。

    尚功局的藤典制与我说,宗正卿有一房姬妾很会咏歌,宗正卿常爱听的“山有木兮木有枝”数她唱得最好,宫里人都在传。我也很想听听。可是贸然地要求不太好罢,又没有甚麽特别合宜的借口。我又不是宗正卿。虽然与宗正卿说来也是亲戚。毕竟也不好这样地要求。可是不能要求来听听,见见也是好的。听说,宗正卿很爱怜她,专为她于府上修的一别所。因为她爱池塘春草,池里春草都不许拔去了呢。是美人儿麽?真让人想一见的。
    昨日看藤典制与我说起宗正卿的情形,像是很喜欢宗正卿的样子,那要不要去求中殿将藤典制赐与宗正卿呢?真很犹豫的。毕竟,藤典制又没有明白与我说喜欢宗正卿。若是亲口问一下藤典制约莫就可以知道。可是又不好意思问。
    (宗正卿:即武承嗣。中殿:即则天吾皇)
    绿竹(民国二十一年七月末)

石红梅 字(2017-1-21,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2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1: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七(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21 00:17
金玉屑 封缄 九十六(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是经七月了,不知为何今年贵阳 ...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七(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长夏已过,秋风时来,竹斋菊花尚未得开,竹叶倒萧疏了。秋风时节总多雨,风雨生凉,兼国中多事,未免令街面之行人些少欢容。
    近期已证,日本其移民已制纲案,以“满蒙无论从国防、经济、思想,以及其它各方面来说,都是皇国日本的生命线,该特种地区的我之既得利益,乃系过去帝国赌国运争来的,此项既得利益如不能得到确保,则帝国之安全亦将难保”。“现新满洲帝国虽已成立,但其主要成员大部分仍属与我国民性相异之人。故此,认为建立了新国家就可连彼等的国民性也会骤然改善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因而,此事绝不可放任自流,必须以现在起就切实着手培植我之实际势力。而实际势力之培植,首在人口之增殖,而人口之增殖,又必须是移殖由日本精神培育出来的日本人。缘此之故,光靠资金投入和企业设施,其根基是不牢固的。尤其在农业立国的满蒙;无论如何必须以意志坚强的真正农业移民为骨干”。乃计划“在满洲国内扶植日本的现实的势力,以期日满两国国防的充实、满洲国治安的维持以及在日本民族的指导下取得远东文化的发展。”以“应从该国治安维持及其他关系上考虑,组织具有相当力量的集团移民外,让具有一定素质的在乡军人,站在执行国策的第一线,继承几十年来崇高的牺牲者及其前辈们努力的成果,成为我大和民族向大陆发展的先驱和帝国的基石”。并曰“农业移民,是以在乡军人为主体。在警备上是屯田兵制的组织,具有充分的自卫能力。”
    简言之,日本拟于在籍之日本军人中招募往伪满之农业移民,按军队形式编组,发给武器,实行边耕边战。亦之所谓日本之“国防移民”。后继移民者,尚有日本文化知识分子及农、林、渔业人员。总计划移民户百万计。且“日满亲善”之奴化吾东北新生代教育之计划亦在筹划进行中。
    吾闻日本此举,深觉其谋远矣。其欲以日本本国移民强占吾东北原之住民农田,一旦中日有战,此日本本国移民又以为军。长此者,东北倭人益多,皆据要津,资源又为所掠,再复以日本文化清洗东北之新生代。时日久者,为日本文化清洗、于吾华夏文化无多了解之东北之新生代,恐将惟知“日满亲善”、“日本亲邦”、“天照大神”、“大东亚圣战”,谁还复思吾中华焉?军事之征服播之者,仇恨也。文化之征服播种者,自易为奴之心也。今以“九一八之变”、“淞沪战事”于前,其欲凭东北为据,颐指华北,复以江淮,又海路东南相望之,兼日本文化之清洗,日欲亡吾华夏音日彰,实不能不令人三为之深省者。
    以贵阳年许来亦多事端,吾平日少有出门,只于斋中静阅有唐武周一朝史籍。这几日阅至则天吾皇自禁苑尼寺重归大兴宫封昭仪时。高宗首封则天吾皇“昭仪”固自有因,因则三——
    因之一,“昭仪”典出汉,汉元帝制昭仪,位在后宫诸嫔御上。《汉书 外戚传第六十七下》“上(汉元帝)欲殊之于后宫,以二人皆有子为王,上尚在,未得称太后,乃更号曰昭仪,赐以印绶,在婕妤上。昭其仪,尊之也”是“昭仪”故典。亦高宗欲以表其于则天吾皇之“宠异殊于后宫,加爱殊胜她嫔,欲以加尊号,示之异隆宠”之弦外意。此“上尚在,未得称太后,乃更号曰昭仪”封号出,有学人咸知大兴宫后妃将咸不能自安矣。
    因之二,汉元帝封昭仪者,一者傅昭仪。《汉书 外戚传第六十七下》载傅“昭仪少为上官太后才人,自元帝为太子,得进幸。元帝即位,立为婕妤,甚有宠。”汉元帝,宣帝子也。宣帝崩,元帝继位。傅昭仪少为上官太后才人者,少为宣帝才人也。此汉时宣帝才人为其子元帝昭仪故典。
    因之三,汉元帝封昭仪者,其二冯昭仪也。北魏亦有冯昭仪,《魏书 列传第一》载孝文幽皇后“亦冯熙女。后有姿媚,偏见爱幸。未几疾病,文明太后乃遣还家为尼。高祖犹留念焉。岁余而太后崩。高祖服终,颇存访之。又闻后素疹痊除,遣阉官双三念玺书劳问,遂迎赴洛阳。及至,宠爱过初,专寝当夕,宫人稀复进见。拜为左昭仪”是宫中人为尼复入宫封昭仪典。
    以上“昭仪”三典,亦高宗以则天吾皇先为太宗才人又为尼复入宫,首封号为“昭仪”之因由三也。
    有唐一朝帝王赐宫中才人与子孙者,《新唐书 列传第二》顺宗庄宪皇后王氏“代宗时,后幼以良家选入宫,为才人。顺宗在籓,帝以才人幼,故赐之,为王孺人,是生宪宗。”
    本以上者,宫中才人未必尽承恩者,有承恩为嫔御者,有未承恩为女官者。宫中人出家为尼,复召入宫立为昭仪者,亦有典。
    至于则天吾皇封太宗才人,未承恩随太宗嫔御尼寺之因由,自当于吾将之所作《神都之武曌李治篇》细言及。
    绿竹(民国二十一年九月末)

    石红梅 字(2017-1-27,晴。明日丁酉年正月初一,明日民国二十一年一二八淞沪抗战85周年日。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2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00: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九十八(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1-27 11:43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七(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长夏已过,秋风时来,竹斋菊 ...


    金玉屑 封缄 九十八(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立冬早过,再数日便将仲冬,国民政府方面,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迁至洛阳。11月17日,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决议,自12月1日起,中央党部、国民政府及各院部会由洛阳迁回南京。是国中之一事定。
    贵阳近时政事翻覆生变,多有乱事,各处萧然。为万全计,吾平日少有外出。又以近时有人言《金石录》载郑国夫人武氏碑乾封二年二月(667年二月)立,与《集古录目》乾封三年立相左。则末若郑国夫人武氏碑三周年立,《新唐书》载其女“韩国出入禁中,一女国姝,帝皆宠之。韩国卒,女封魏国夫人”说或可成立矣。
遂遍查《金石录》卷第三、第四所载自“第五百四十六唐司空窦抗墓志【欧阳询撰并八分书武徳五年三月】”至“第七百十七唐李勣碑上【髙宗撰并行书仪凤二年十月】第七百十八唐李勣碑下”之唐武德初(618年)起至高宗仪凤二年(678年)间之所立碑。其中,非墓碑者、非唐朝生卒者、佛道中人、战乱后葬者、卒年不可考者、《金石录》亦以为与新旧《唐书》有疑者外,史上可考之贵戚者26人中,昭陵陪葬依例立碑者4人、迁坟合葬改葬立碑者2人、已考《旧唐书》所载卒年有误者1人,余19人皆于卒之当年或次年立碑。
《金石录》于唐高祖武德初至唐高宗仪风二年间卒年可考之贵戚者中,已考《旧唐书》所载卒年有误者1人,为第七百一唐幽州都督卢承庆碑【八分书无书撰人姓名咸亨四年五月】。《旧唐书 列传三十一》载其“总章二年,代李乾祐为刑部尚书,以年老请致仕,许之,仍加金紫光禄大夫。三年,病卒。又《旧唐书 本纪第五 高宗下》载(总章三年)“三月甲戌朔,大赦天下,改元为咸亨元年。”则卢承庆当死于总章三年一月或二月。《大周无上孝明高皇后碑铭(并序)》载“乃下制赠鲁国太夫人,谥曰忠烈。仍令司刑太常伯卢承庆摄同文正卿充监护大使,右肃机皇甫公义等为副,赐东园秘器,每事官供,务从优厚,仍令西台侍郎道国公戴至德持节吊祭”。杨氏咸亨元年八月二日卒。据此,知卢承庆咸亨元年八月时仍仕司刑太常伯。与《旧唐书》言其“总章二年,代李乾祐为刑部尚书,以年老请致仕,许之”不合。且卢承庆当卒于杨氏后。杨氏咸亨元年八月二日卒。依《旧唐书》,卢承庆卒于总章三年一月或二月。亦不合。故知《旧唐书》载高宗许卢承庆请致仕年、卢承庆卒年皆有误。故此碑不可以《旧唐书》所载卢承庆卒年为据。
    以上可知,唐初至高宗仪风年前贵戚者皆于卒之当年或次年立碑。
    若此,依《金石录》郑国夫人武氏碑乾封二年二月(667年二月)立,郑国夫人与其女当皆卒于乾封元年(666年)。或郑国夫人卒于乾封二年,其女卒于乾封元年。如此,则绝无“韩国出入禁中,一女国姝,帝皆宠之。韩国卒,女封魏国夫人”之可能。
    设或依《集古录目》郑国夫人武氏碑乾封三年(668年)立,则郑国夫人乾封二年或乾封三年卒,其女乾封元年卒,女死母前,亦绝无“韩国出入禁中,一女国姝,帝皆宠之。韩国卒,女封魏国夫人”之可能。
    以上可知《新唐书》所言皆厚诬唐高宗并则天吾皇者。唐高宗绝无爱宠韩国夫人及其女说。

    附《金石录》卷三、卷四所载可考卒年之贵戚者26人碑。其中,昭陵陪葬依例立碑者4人、迁坟合葬改葬立碑者2人、已考《旧唐书》所载卒年有误者1人,余19人皆于卒之当年或次年立碑者)
及唐郑国夫人武氏碑。      共计27人碑:

    《金石录》卷第三 目录
第五百四十六唐司空窦抗墓志【欧阳询撰并八分书武徳五年三月】旧唐书 列传第十一 武德四年卒
第五百五十四唐郑孝王亮墓志【正书无书撰人姓名贞观二年】改葬立碑
第五百五十九唐杜如晦碑【虞世南撰八分书无姓名贞观四年】旧唐书 列传第十六贞观四年卒
第五百六十唐徐州都督房彦谦碑上【李伯药撰欧阳询八分书贞观五年正月】迁坟立碑
第五百六十九唐黄君汉碑 【李伯药撰正书无姓名贞观六年】夔州都督黄君汉碑铭(并序)贞观六年卒
第五百七十七唐右仆射温彦博墓志【无撰人姓名世传欧阳询书贞观十一年十月】旧唐书 本纪第三 太宗下 十一年六月卒
第五百八十三唐河间元王碑【岑文本撰于立政正书贞观十四年】旧唐书 列传第十贞观十四年卒
第五百八十九段志玄碑【正书无书撰人姓名贞观十六年】旧唐书 列传第十八 贞观十六年卒
第五百九十唐魏郑公碑【太宗御制并行书贞观十七年正月】旧唐书 列传第二十一 贞观十六年
第五百九十七唐秦州都督姜确碑【于志宁撰僧智辨正书贞观十九年十月】新唐书 列传第十六 帝将征高丽,…至盖牟城,中流矢,卒

    金石录 卷第四 目录
第六百一唐孔颖达碑【于志宁撰正书无姓名贞观二十二年】旧唐书 列传第二十三贞观二十二年卒
第六百二唐长广长公主墓志【正书无书撰人姓名贞观二十二年十一月】旧唐书 列传十二 其夫杨师道贞观二十一年卒,卒于其夫后
第六百十一唐光禄大夫豆卢寛碑【李义甫撰正书无姓名永徽元年六月】旧唐书 列传第四十 永徽元年卒
第六百二十七唐薛收碑【于志宁撰正书无姓名永徽六年八月】陪葬立碑
第六百二十九唐中书令崔安礼碑【于志宁撰正书无姓名显庆元年十月】应为崔敦礼太子少师中书令开府仪同三司并州都督上柱国固安昭公崔敦礼碑 显庆元年卒
第六百三十四唐李靖碑上【许敬宗撰王知敬正书显庆三年五月】陪葬立碑
第六百三十八唐尉迟敬徳碑上【许敬宗撰正书无姓名显庆四年三月】旧唐书 列传第十八 显庆三年卒
第六百四十四唐兰陵长公主碑【李义甫撰正书无姓名显庆四年十月】大唐故兰陵长公主碑 显庆三年
第六百五十八唐益州都督程知节碑【许敬宗撰畅整正书麟徳二年十月】旧唐书 列传第十八 麟德二年卒
第六百七十七唐司元太常伯窦徳玄碑【李俨撰侄节正书乾封元年十一月】资治通鉴 唐纪第七 (麟德二年)十    一月,戊子,上至濮阳,窦德玄骑从 则麟德二年十一月戊子后卒或乾封元年卒
第六百七十八唐于志宁碑【令狐徳棻撰于立政正书乾封元年十一月】旧唐书 列传第二十八 麟德二年卒
第六百八十二唐郑国夫人武氏碑上【李安期撰殷仲容八分书乾封二年二月】
第六百八十三唐郑国夫人武氏碑下
第六百九十六唐淄川公李孝同碑【撰人姓名残缺诸葛思祯正书咸亨元年五月】右卫将军赠左武卫大将军代州都督柱国淄川公李府君碑 总章二年十二月卒
第七百一唐幽州都督卢承庆碑【八分书无书撰人姓名咸亨四年五月】考《旧唐书》所载卢承庆卒年有误——
《旧唐书 列传三十一》载其“总章二年,代李乾祐为刑部尚书,以年老请致仕,许之,仍加金紫光禄大夫。三年,病卒。又《旧唐书 本纪第五 高宗下》载(总章三年)“三月甲戌朔,大赦天下,改元为咸亨元年。”则卢承庆当死于总章三年一月或二月。《大周无上孝明高皇后碑铭(并序)》载“乃下制赠鲁国太夫人,谥曰忠烈。仍令司刑太常伯卢承庆摄同文正卿充监护大使,右肃机皇甫公义等为副,赐东园秘器,每事官供,务从优厚,仍令西台侍郎道国公戴至德持节吊祭”。 杨氏咸亨元年八月二日卒。据此,知卢承庆咸亨元年八月时仍仕司刑太常伯。与《旧唐书》言其“总章二年,代李乾祐为刑部尚书,以年老请致仕,许之”不合。且卢承庆当卒于杨氏后。杨氏咸亨元年八月二日卒。依《旧唐书》,卢承庆卒于总章三年一月或二月。亦不合。故知《旧唐书》载高宗许卢承庆请致仕年、卢承庆卒年皆有误。故此碑不可以《旧唐书》所载卢承庆卒年为据。
第七百八唐马周碑【殷仲容八分书许敬宗撰上元元年十月】陪葬立碑
第七百十唐阿史那忠碑【正书无书撰人姓名上元二年十二月】旧唐书 列传地五十九 上元初卒
第七百十七唐李勣碑上【髙宗撰并行书仪凤二年十月】陪葬立碑
第七百十八唐李勣碑下

    绿竹(民国二十一年十一月末)

石红梅 字(2017-2-4,已过立春,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2
 楼主| 发表于 2017-2-11 00: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九 附: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引子(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

石红梅 发表于 2017-2-4 00:04
金玉屑 封缄 九十八(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

    梅君(牛顿):立冬早过,再数日便将仲冬, ...


    金玉屑 封缄 九十九(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梅君(牛顿):贵阳多变,国中亦复聊赖。又去载至今,东北伪满,淞沪战事,国难期间,遂有行政院关于公务人员服用国货之院呈。
    近日东北亦传来消息曰,原说的日本人秘密建立的细菌研究中心情报竟皆属实,且据闻正在哈尔滨南部进行中,以吾国健康人为试验。吾闻后真觉悚然。从来人体细菌试验皆极残忍,反复为之,其于被试验者而言,一生将不止于生不如死之恐。为此者其无良知,正足想见。
    元旦将近,贵阳亦复多事。吾依旧于竹斋中阅典籍研则天吾皇事。多有人以为,则天吾皇事,史家多所言之矣。就复言之,又何谓哉?然宫之者,至密地。虽前朝后寝,朝寝间,往往前朝不知后寝事。
    以南宋高宗例——
    “内庭妇职迁叙,皆出中旨,至中书命词。如尚书内省官,固知其为长年习事,如司字、典字、掌字,知其为主守之微者。至于红紫霞帔郡国夫人,则其年龄之长少,爵列之崇卑,无由可以测度。
    绍兴二十八年九月,仲兄以佐史直前奏事,时兼权中书舍人,高宗圣训云:“有一事待与卿说,昨有宫人宫正者封夫人,乃宫中管事人,六十余岁,非是嫔御,恐卿不知。”兄奏云:“系王刚中行词,刚中除蜀帅,系臣书黄,容臣别撰入。”上颔首。
    后四日,经宴留事奏事,奏言:“前日面蒙宣谕,永嘉郡张夫人告词,既得圣旨,即时传旨三省,欲别撰进。昨日宰臣传圣旨,令不须别撰。”上曰:“乃皇后中老管事人,今六十六岁,宫正乃执事者,昨日宰执奏欲换告,亦无妨碍,不须别进。今已年老多病,但欲得称呼耳。”盖昨训同中称其容色云。(宋洪迈《容斋随笔 容斋三笔 卷第十五 内职命词》)”

    此洪迈言其仲兄洪遵事南宋高宗事。
    《宋史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载洪迈曾为起居舍人。“三年,迁起居郎,拜中书舍人兼侍读、直学士院”,后拜翰林学士。兼国史馆编修官。后进焕章阁学士。后进龙图阁学士。
    以此资历,洪迈亦直承“内庭妇职迁叙,皆出中旨,至中书命词。如尚书内省官,固知其为长年习事,如司字、典字、掌字,知其为主守之微者。至于红紫霞帔郡国夫人,则其年龄之长少,爵列之崇卑,无由可以测度”也。
    此《容斋随笔 容斋三笔 卷第十五 内职命词》中所言仲兄,即洪迈之仲兄洪遵者。《宋史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载洪遵绍兴二十五年八月,兼权直学士院。后父逝居丧。二十八年,免丧。召对。拜起居舍人。后迁起居郎兼权枢密院都承旨。后又拜中书舍人。
    《宋史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言王刚中绍兴十五年,进士第二人。桧死,召见,擢秘书省校书郎,迁著作佐郎。至拟词时,为内殿臣数年矣。

    此南宋内殿臣,不能知同时之后宫宫人事。亦不知同时之后宫封夫人者,未必嫔御也。竟于词拟时,出荒唐言。
    可知,即同一时中,内殿难知后寝事。
    则末五代、北宋之臣,为唐著史,不能知唐后宫之体制,至成匪夷文,亦可解者。
    更甚者,著史者肆意改著历史,厚诬唐高宗,言其曾宠韩国夫人并其女(实唐高宗未曾宠韩国夫人及其女也),又污则天吾皇。其鄙之甚,可知之矣。

    除《神都之武曌李治篇》已开笔外,《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日记篇》近日亦已断续为之,再与你看两小段罢——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日记篇(作者:绿竹(石红梅))(节选)
    二
    因为中殿常御紫宸殿的缘故,虽然不是很合体制,我也常去。女子约莫至二十七、八时容颜就难免显得有些凋萎,像紫宸殿前太阳最灼烈时开得最盛花有些要谢的样子。然而中殿却不这样。中殿已经四十余了,看来却似乎方二十余些。尤其紫宸殿烛火掩映时,中殿闲闲批阅表章,执笔的右袖丝帛锦缘边上绣着中殿最爱的缠枝木芍药花,优雅的样子。中殿说,还是称牡丹罢,毕竟不同于草本的芍药。于是宫中就这麽叫开了。不过我还是喜欢芍药要为多些,因为较柔弱些。
    约莫女子容色十一、二岁时就很娇艳了,十三、四岁就如仲春微雨的蔷薇花,当然也要生得美的女子才会得这样。我没见过中殿年轻时样子,听老一辈宫中人说,中殿十二岁未入宫时容色就传遍了长安城。就中殿现下四十余的容色,较年岁二十余的还可看些。陛下独宠中殿这麽许年自当然的。
(陛下:即唐高宗。中殿:即则天吾皇)

    三
    说是避讳先帝、先后之称的缘故。陛下称天皇、中殿称天后了。
    未久又敕“文武官三品以上服紫,金玉带。四品服深绯,金带。五品服浅绯,金带。六品服深绿,七品服浅绿,并银带。八品服深青,九品服浅青,并鍮石带。”
    至九月间,百僚皆具新服,天皇宴之于麟德殿。
    藤典制与我说,很想看宗正卿着新服的样子呢。
    待宗正卿奏事之时罢。

    天寒了,殿院里起的风,紫菊花倒还开着。
    天后还紫宸殿批阅表章罢。

(陛下、天皇:即唐高宗。 中殿、天后:即则天吾皇)
(宗正卿:即武承嗣。 藤典制:为宫中女官)

绿竹(石红梅)(民国二十一年十二月末)

(石红梅(绿竹)原创之《金玉屑》已全文连载完毕)

石红梅(绿竹) 字(2017-2-11,丁酉正月十五,立春第九日,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已连载完毕)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kin=0&Star=22

附:石红梅(绿竹)原创之《神都之武曌李治篇》引子,以后每周六晚连载《神都之武曌李治篇》

                         神 都
                           之 前传之武瞾李治篇
            谨以此书献给吾至爱之则天吾皇
                             ——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岂可言无声,舍此成无为。山中草木清,见说菊亦随。
文则终在握,闲闲安可窥。夫子斯之意,郁郁莫言亏。
芍药君子约,墨色匠心规。不过寸心度,来者或期追。
谁兼秋清月,与言将与谁?(作者:江西九江市石红梅(绿竹))

    引子

    贞观初,太白频昼见。巫咸曰:“太白昼见而经天,争明兵起,天下惊,强国弱,女主有名。”天官书:“太白昼见经天,强国弱,弱国强,女主昌也。”

    二年(628年),六月,皇九子治(李治)生于长安东宫殿。

    利州城。长夏,朱明。日月会于鹑火。
    岭间,袁天罡,“狮文龙云,君主之气,必此城中矣。”
    将暮。(袁天罡)投契毕,内。请杨氏,天罡见曰:“果然夫人。今以夫人,府必贵子。”遂见相里氏二子,“虽然,非适所言。”又见一杨氏女,“亦非所言,所谓因之者。或可他请。”曰:“皆已见,惟一者(杨氏女武曌)。”天罡固请之。姆抱以见,诒曰子。天罡知其实,不就言。故作详审道:“此郎君子神色爽彻,不可易知,且试行看。”遂步床前,又着举目,天罡故惊:“龙睛凤颈,贵之极也。”转侧视之,又作惊道:“必若是女,不可窥测,后必为天下主!”皆相视而。
    次晨,天罡辞。

    未几年。杨氏女(武曌)涉于文史。

    (贞观)九年,父丧。帝委李世勣监护丧事,缘丧所须,并令官给。遂归故里,守制。异母兄等遇杨氏失礼。

    以桂阳公主(高祖李渊女)故,杨氏女(武曌)姿仪闻于国戚。
    未久,帝闻其(武曌)美,召入宫。为才人,承旨焉。
    又以其美姿容,帝改其名曰媚,称媚娘。

    (贞观)十五年,二月十五。熒惑逆行。犯太微东藩上相。六月,己酉。有星孛于太微。

作者:石红梅(绿竹) 字(2017-2-11,丁酉正月十五,立春第九日,于江西九江浔阳)
《神都之武曌李治篇》(每周六晚连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5:53 , Processed in 0.01536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