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604|回复: 99

金玉屑(在本贴中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2 18: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玉屑
                        ——书信集   序

薰风渐起,将及谷雨,八万余字的半文言白话小说《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是早经完篇了,因有人说半文言白话仍略晦涩缘故——虽则我私心以为其实真很白话的,但仍有人读后曲解文意,则末是当写一部白话版的麽?我一直些些犹疑。然则现下是经确定了,我计划写作一部书信集,且以书中人物名姓为主旨,当然是非古时背景了,我决意将则部书信集的背景置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则样会有趣麽?我此前从未正式地写作过书信体小说,而则部名为《金玉屑》的,且以虚构绿竹致虚构梅君的手笔,以绿竹还未遇梅君未知梅君为谁的况则,预计写作99封缄,写至1932年抗日的书信集大家会期待的麽,会罢。

《金玉屑》。

                         石红梅 字(2015-4-18于江西九江浔阳)


注:写作此《金玉屑》,文中将提及蒋宋两家,非于蒋宋两家有欣羡意故,不过感其抗日之所为,欲有所彰示耳,非有它因。


金玉屑 封缄 一

梅君:你好,则一世我还未得见到你呢——我姑且叫你梅君罢,因我还不晓得你的名姓,你会是一个甚麽样人呢?我想了你无数次了,我最终想定,你一定会得是一个很懂我心思的人,像我小时孤零零没有玩伴则样事情,你也一定会得晓得。而且,即使是我小时不会跳橡皮筋——因此从来也不跳橡皮筋则般样小事,不消我说,你也一定会得知道。因此我永远都不用担心你会不了解我,我只需等待命运安排,就会看见你,看见你最终向我走来。
然而梅君,直至现下我还没有见到你,而你会永远保护我,且永远与我一起麽?我真担心的,梅君,要是我今生遇不上你怎么办,难道我就则般样孤零零一个人麽?梅君,我真很希望与你一起的,真的,我不喜欢孤单,虽则现下还孤单单的。
梅君,今天我与徽因往的什刹海,徽因说她其实不太爱思成君的,然则她是经决定再过数月就要与思成君去美国了。我与她说,不是还有志摩君麽——梅君,我其实还未曾见过志摩君呢,不过都说志摩君是个风流潇洒的人物,麻将是牌去如飞的,而且还可以从头至尾不看牌就则般样打牌,且每次都赢——徽因却说志摩君其实并不真的爱她,只是少年期需要寄托情怀一时伴者罢了。我听了真惊讶的。
梅君,我真不能理解,怎么能与自己不爱的人一起呢,徽因则般样做真没道理。要是我便不会则样,虽然我也确是不太欣赏思成君——他学的是建筑,可是设计却乏善可陈。至于徽因言及的她与志摩君情谊,我约略想来,大概些些类似我与理之君罢——
梅君,近来中学学堂里很多人都在议论我与理之君的友谊,他们都以为理之君是在向我求爱的,虽然理之君真写了好些信与我,还有爱的诗,可是我一直觉得理之君之于我,不过似中世纪骑士之于心爱女主的柏拉图式爱罢了。真的,理之君是一位十足的绅士呢——他长得很似年轻时宋查理,我没有见过宋查理年轻时样子,可是,我小时曾去过宋家在上海宅所,那里有他年轻时相片——微黑然而很英俊样子——就像理之君现在。理之君与我写的许多洵美文字——
然而我还是觉得理之君一定不是你,梅君,你会是什么样子呢?我想了很多遍的——宋查理子女中庆龄是最美的,是临花照水的美人,而且娴静,她是配与了中山君的,中山君很儒雅呢。然而最看不出来的是,庆龄居然也是一位坚定革命者的,她于中山君助力良多,且数次与中山君言及,用人之道最在德才,断不可如满清无能者慈禧、载沣般专用亲贵庸者,致举国皆愤望其败亡。至于子文君则如他父亲宋查理,也是一位绅士,虽则长得并不完全似他父亲,他是自许非美人不娶的。然则宋查理子女中要数美龄的字最好,美龄选了介石君做她未来丈夫——说是前年12月间,介石君应了子文君邀请,在上海莫里哀路中山君举行的晚会上初识美龄,一见倾心,专请中山君代为美龄致意,虽然现下还未能定就成,且因身份特殊故,介石君亦未发端于笔书(介石君日记),然介石君很爱敬美龄,美龄于他助力颇多。
绿竹(民国十三年元月)

(宋子文后于1927年成婚,他的夫人乐怡是位很modern的美人)

注:写作此《金玉屑》,文中将提及蒋宋两家,非于蒋宋两家有欣羡意故,不过感其抗日之所为,欲有所彰示耳,非有它因。

石红梅 字(2015-4-22,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BC0c2 禁闻视频 t.cn/Rxlbueo 据说天朝互联网大会来了50多国部长级高官,一看名单,最重要20国(G20)来了2个,最穷50国(联合国LDCs)来了19个.一群局域网用户凑在一起开世界互联网大会,笑死了  发表于 2017-4-21 11:29
 楼主| 发表于 2015-4-25 18: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二


    金玉屑 封缄 二

    梅君:理之君又与我写字纸了,在数学课时候,教数学的女先生很生气的,她向不喜欢我,然而理之君与我都无所谓。理之君今天放学送我回家推的单车,我没有坐,因若为人看见一定传得沸沸扬扬的。
    梅君,现下还很深冬,天真寒的,我穿了三件毛衣都不暖和,理之君看我面色有些微紫,很关切问我,我们一起在河堤岸站了些时,理之君自怀中口袋取了一包吕宋烟与我——学堂里有男生吸吕宋烟,当然一般人都说是坏学生。我从来没有吸过烟,可是我前些时读到法国写乔治桑的文章,说她居然吸雪茄烟的,我真惊奇呢——十九世纪的法国女作家还雪茄烟的麽?真不能想象哪。我有些好奇就问了问理之君,没想到理之君今天就与我了。河岸边真冷,理之君划了好几根火柴才点着,我们一起试了试吕宋烟的滋味,然则其实当真没什么好,有些呛人,但我们都没则声,我想我以后都不会再吸吕宋烟了。据说雪茄烟要还烈性,那又有什么好味呢,乔治桑要喜欢——书上说乔治桑有很多情人,然最亲密的还是萧邦,萧邦还为她与马利费勒决斗,但乔治桑与缪塞也不错,另外,她还骑马穿长裤呢,真不可思议,而最传奇的是她居然同时有四个情人——在19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法国,据说还有李斯特、福楼拜、梅里美、屠格涅夫、小仲马和巴尔扎克等等等等,甚至包括拿破仑的小弟弟热罗姆•波拿巴亲王,都与她要好过,多么难以置信啊。我可不想这样,我希望我这一世最好只得一个夫君,如果有下一世,最好也只一个。
    梅君,前几日元宵节才过,街市很多人。本来冬假时理之君要留在北平与我一起,然他家中有事,回湖北家乡黄石了。冬假时我在徽因家见着了志摩君,志摩君真是个人物,他在座时总满座春风,且风度极佳,从不与人计较,人物也算潇洒,真不明白徽因为何不选志摩君的。徽因是计划着过完年节再将与思成君同往美国的事告知志摩,志摩君晓得了一定会伤心欲绝的罢,他在徽因家眼睛简直离不开徽因的。
    梅君,徽因将志摩君写与她的情信与我看了,哎呀,真是简直要燃着了纸的情信啊,我看了都脸红。然则徽因却不以然,她说情信都则般样的,像马克思写与燕妮的情信中还说要“自顶至踵地吻你(燕妮)”呢,则末要则般样说来志摩君的情信也不算得什么了。梅君,看来理之君写与我的情信还是很含蓄的呢,虽然就则般样我觉得还是含蓄些好的。
    绿竹(民国十三年二月)

石红梅 字(2015-4-25,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1051&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4-29 18: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三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5-4-29 18:49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4-25 18:36
金玉屑 封缄 二

    梅君:理之君又与我写字纸了,在数学课时候,教数学的女先生很生气的,她向不 ...



    金玉屑 封缄 三

    梅君:徽因将与思成君去往美国事告知志摩君了,志摩君真伤心死了,他近来天天往徽因处,且每次都留下情信字纸,有时是诗。徽因也伤心的,虽然是即将与未来夫君同往美国求学,还说与志摩君之间真没什么,然而我看得出来,徽因心里真很难过,怕是并非真对志摩君全然无情。思成君倒高高兴兴,准备着出国备办诸般物品。然则一个则般样没有才华人,虽然是徽因选择,我想,梅君,徽因与一个则般样人一起也会有些无趣罢。
    而学堂里君书是要与我一起办文学社了,君书还准备了刻版油印报纸。不晓得君书是自哪里学会刻版印刷,还备办的齐全全刻印物件,并召集了许多人与社。当然理之君也闻说了,却没有参加,理之君从来在学堂里就爱独来独往,只与我说话,偶尔还有一个同时入校罗君,除此便少旁人了。我其实晓得理之君意思,理之君是于文字极自负的人,他在学堂里是只将文字与我看的,且也只读我写的诗。虽然理之君没有入社,君书文学社还是办得很有兴味。
    梅君,现下是早春了,然则北平还是清寒得很,全没一点春意,什刹海畔柳枝也未嫩芽,湖面是微灰的水。近来与理之君谈起志摩君、适之君、实秋君创立新月社,理之君很不以然,我当然能够理解,实在的,若论新诗上成就,这几位都远不能与理之君相比,只是理之君不爱参加则些活动罢了。然理之君与我都爱读彼此诗作,算是我们课余一种闲趣。近来读到理之君新作——

    对我的全尺寸塑像自语
只要你紧蹙眉头
我便相信真是我了
而你眼窝蓄满两汪清水
倒映着似有若无的风
一只紫燕独自飞来

只要你交臂于胸前
我便相信真是我了
而你双掌摊开的总是
左一笔右一画弯弯扭扭的秋季
门前站着一颗有心仍是空的老树

不知何时你额上的那片枯叶
与孤意合开成一朵初放的花
你的脸上
晚霞也折射成荒野的
那株草
此刻我要快速移动
幻出千个形象后
悄悄地打一把小伞
轻轻将你从玻璃柜里接出
再将十二根伞骨那么一收
你就陪我一样
淋在雨中
     理之君作于民国十三年二月

    也真有些意味的了。
    绿竹(民国十三年三月)

    石红梅 字(2015-4-2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5-2 17: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四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4-29 18:47
金玉屑 封缄 三

    梅君:徽因将与思成君去往美国事告知志摩君了,志摩君真伤心死了,他近来 ...


    金玉屑 封缄 四

    梅君:学堂里谈恋爱的人真多啊,同窗宜君私底下恋爱了,瞒着家里与学堂,没有人晓得,只除了我——宜君悄悄告诉我的。虽则她的恋人我还未得见过,据说是邻校罗君,罗君家在南地,父亲是本分的生意人,宜君父母却一直希望她未来寻位书香世家子弟,最好留过洋,以为则般样比较有前途,因为现下就兴这样。虽然我听了颇不以然,留过洋的亦未必就好,你看现下新文明留洋教授少有不闹离婚的,那又有甚麽好呢。然则宜君为她的父母如此,蜜恋就未得敢说。可是上次数学考试前课间休息时间,宜君悄悄拉我至学堂操场藤树架下告诉我,若果家人不同意,她计划以后就与罗君私奔呢。哎呀,梅君,就为听了这,我那次数学考试都未得好生考,宜君把我说得心里乱糟糟的。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与人私奔呢,我以前从来想都不敢想的。考试结束后我问宜君,真要私奔麽?宜君肯定对我说,那是追求真爱情,就像庆龄,当初就是私奔获得真爱的。梅君,我都震惊了,我以前从来不晓得庆龄与中山君恋爱史,以为他们自然是好好恋爱然后新文明成的婚,哪里想到还有则般样的事。可是宜君细细说与我听,当初庆龄父亲查理听中山君来信告知要与庆龄一起,立时就气病了,自山西赶回上海,问清楚后就将庆龄软禁在家里。庆龄怎麽说都没用,后来晚上爬窗子才逃出公馆,在中山君友人帮助下私奔至日本与中山君会和方成的亲。虽然庆龄父亲查理生气得不晓得有多厉害,然事已至此,又能怎生样办呢。据说事后赶去日本,还是祝福了他最爱且最美丽女儿的。
    梅君,照平常样看起来,庆龄是个多么娇花照水女子啊,而且柔弱,可是为了真爱情也真很勇敢呢,那也算是新文明下追求真爱典范了。而庆龄那般样娴静,真看不出还能则般样有勇气呢,普通女子多数会屈服于父母压力,说来庆龄坚强真很让人感佩了。然虽则般样想,事要到自己身上,我还是会尊重母亲想法,当然自己喜欢也来得很重要,可是我希望我未来夫君也能让母亲满意。不过母亲早就与我说了,我的婚姻大事会由得我自己,绝不干涉。因此,梅君,若果我遇上了你,就没有甚麽可担心的了。
    绿竹(民国十三年四月)

    石红梅 字(2015-5-2,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5-6 18: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五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5-5-6 18:14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5-2 17:02
金玉屑 封缄 四

    梅君:学堂里谈恋爱的人真多啊,同窗宜君私底下恋爱了,瞒着家里与学堂,没 ...



      金玉屑 封缄 五

      梅君:徽因真与思成君去往美国了,去之前志摩君伤心得都绝望了,他接受不了徽因不能做他妻子,写着“离别!怎么能叫人相信?我想着了就要发疯,这么多的丝,谁能割得断?”然而徽因还是走了,与思成君相伴相携。志摩君伤透了心,常与适之君醉酒夜归的。
梅君,我的生活还是那样,理之君还是时时写情信与我,许多诗,不间断字纸。学堂的先生们都因此很不高兴——学堂里说则般样就算是新式的恋爱——然而我与理之君很文明的,真的,我们连牵手都没有,只是理之君喜欢送我下学,归家路上陪我一程罢了。
      梅君,如果你晓得了会介意我与理之君之间友谊麽?虽然多数人都以为我与理之君是在恋爱,便理之君也总是书信与我,并说着可听的话,可是我有些不信呢,当真我遇上大的劫难,万般无奈之时,理之君就一定会施以援手麽?恐怕不一定罢。人生最大苦痛莫过于当你将信任交付与人时,而他终于还是辜负了你。爱是在最艰难时相携相守,是每一世相濡与沫,是不计贫富、劳苦、康健、病痛、老丑,是无畏勇于付托,而不是难时分飞离燕,或穷途末路泣别。我但怕理之君没有他以为那般样勇敢,或非他以为那般样真实。然而理之君总是我愿意相伴一路友人,在我彷徨前行寻找你路上,理之君是这微的雨夜的提手灯,于渐行渐远中,曾经一点灯暖。我有时想,理之君更适合的是一个较我更理性伴侣,惟其如此,在理之君仲春淡绿梦中,才有尽头更清晰投影。
      梅君,则一场我已经期待了无数世爱情,也许,有一天会以另一种方式揭开谜底。而你会永不辜负我麽,像所有真正相爱人那般允诺,如果人生不能如我们前世期望那般美好,我们也能彼此相允,永执之手。
然而我还是相信,梅君,不管怎样一个你,上苍一定会赐予我一份美好爱情,你会是甚麽样一个爱者呢,我相信我前行步履里必定会有你坚实行音,我们终于会相视而笑,相伴偕老。
      然而,梅君,流言总还是则般样啊,学堂里许多窃语,我真些担心了。然则,人生就则般样罢,止不住是闲言,以及碎语——
      绿竹(民国十三年六月)

石红梅 字(2015-5-6,阵雨转晴,立夏,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注:立夏,别地茶花皆谢,惟家中异种异时而绽,含珠若蕊,娇羞不可以言,真非人间色也。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5-9 19: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六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5-6 18:13
金玉屑 封缄 五

      梅君:徽因真与思成君去往美国了,去之前志摩君伤心得都绝望了,他接 ...



      金玉屑 封缄 六

      梅君:近来山东闹得很不太平,5月间济南邮务工人罢工呢,要求增加工资,后来邮务当局答应他们要求才作罢。济南各界联合会又致电海军部,要求禁止日本船只龙口捕鱼。5月19日、25 日,北平政府外交部两次照会日使馆,至29日日本代理公使竟答称日船系在公海捕鱼。这真太不像话了,日本怎麽则般样不讲道理的。另外还有土匪于安丘烧杀抢掠,说死了10余人,烧200多间屋。青岛盐民还捣毁了一家盐业公司。梅君,我看山东真要很闹乱子了,别省还有上海也都在反帝。5月黄埔军校开学,介石君任校长,中山君对介石君向期许颇高的。
      梅君,现下真乱世了,不知时局要怎生样变法,很多人都猜测政变或其他事情,京师各大学堂学生也革命热情很高,到处都演讲学生,群情激奋。这月(7月)13日,北平学生联合会团体还在中央公园召开反帝国主义运动大联盟成立大会,说要打倒帝国主义侵略、废除不平等条约的。
      而学堂现长假了,由于近来各处都很不太平故,母亲不太愿意与我出远门,则个夏日我与母亲是在北平过的。每日里除在家,我只是去图书馆,连同学家也少去。因母亲说现下学生组织集会太多,她希望我专心学业,不要太过分心,便在吉安父亲也来翰则般样嘱咐。故此,我只在图书馆与家之间行走。
      梅君,我新近认识了兮君,兮君真是个芝兰生于玉庭人物,他是我在北平图书馆时相遇的,与他一起是爱好音乐张君。兮君隔着图书馆书桌与我闲话,他是一名在学学生,正苦读微积分。我离开图书馆时他们主动与我同行,图书馆外沿路法国梧桐,至往家岔路口处,我与他们言别。然则兮君后来总在我家往图书馆路上迎我,常常是并行至图书馆了,他读他的微积分,我看我的《金圣叹批本西厢记》——梅君,我向很爱读闲书,小学时是西洋文学,看的莫里哀、巴尔扎克、托尔斯泰、莎士比亚、大仲马什么的,后来也看古典文学,都是哥哥藏书。但新近读的《金圣叹批本西厢记》是真有趣,金圣叹真是个谐趣人物。王实甫《西厢记》固然还好,然金圣叹评点真可一读,常令人忍俊不禁,因此在图书馆很耽搁了些时,竟连遇了一段时日兮君。然则兮君是真奇怪,他并不读文学书籍,有次他与我说起,道的:“我总是学不好高数,但是我语文很好的。”我觉兮君真自负的,他就敢说他语文很好了麽?理之君——我以为可比屈原的,然则也从不在我面前自负文学呢。当然我觉得兮君大约可比太白罢——虽则从没看过兮君作品,然他容貌真可比书上太白,大约他是以此自负罢,然梅君,便太白也不当则般样骄傲吧?母亲也常说人当谦逊,故从不许我将自己与他人作比的。
      绿竹(民国十三年七月)

石红梅 字(2015-5-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20: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七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5-9 19:30
金玉屑 封缄 六

      梅君:近来山东闹得很不太平,5月间济南邮务工人罢工呢,要求增加工 ...


      金玉屑 封缄 七

      梅君:现下还是暑假,长假无聊,兮君常约我各处闲散。说来则些时天真暑热,到处都不凉爽。半月前兮君与我同往朗润园赏莲,莲花真很好了,莲叶田田,满池青碧,不见池水。池岸蝉鸣,有绿蜻蜓,黄蝶翩舞。兮君又与我往朗润园内涵碧亭,涵碧亭近处是皆无人,我们亭间很坐了些时,就往近处石舫。不想甫至石舫天竟突落起雨来,我与兮君只得石舫树下暂避——真夏日天说变就变,才烈日炎炎就满目烟云了,湖水也青碧转为清灰,倒是暑热一扫而空,湖畔杨柳霎时风,远处竹林湿翠。兮君真有心的,竟随身携带了副铜镶螺钿视远镜,雨落湖中微溅起水花,水晶镜中很是分明。约半个时辰,雨方止了。
      梅君,其实真的,兮君是还不错友侣,多数女子遇上则般样秀逸男子可能会陷入爱情,然则我与兮君却始终清明,就如则半月前湖石舫清灰烟云,从不及浓情,且终于止礼。然则世间人不会则般样想罢,有人闲言呢,说我与兮君间是非,则世间人啊——
      梅君,则个七月经过去了,我与兮君只是流连于草木湖水。偶尔我也往学堂去转,因是暑假,学堂间少有人来。然而梅君,前日学堂里发生了一件吓煞人事情,我都不敢言与母亲的,现下悄悄写与你知道罢。是我学堂往课室去途中,经操练场时发生的——那时我刚走至操练场侧边小径,正闲散时节,突然身后音声:“不许动。”我还未及回头,一柄小刀就抵在了腰侧——梅君,其时我倒并不很害怕,只是觉得则般样荒谬,青天白日,居然会生出则般样事情。且就在学堂——学堂里所见处都无人,操练场空荡荡的,喊救命是无有用。于是我问:“你究竟是要怎样,我身上没什么钱的。”那人怔了怔:“我也还未得想好。”我真觉奇怪——他抓了我,要怎么样居然还未想好,难道不就是为的抢钱麽?我思量着还稳住他心神好,不然恐怕发生命案也未可知。于是停一停又问:“既则般样,操练场那头是片空地,不如坐下来你仔细想想,左右我跑不了的。”——梅君,劝他在操练场草地好处是,若有人来就都能看见我,那或许我就安全些的。那人停了片刻,然后居然就照我说的行了。我们穿过操练场,步向草地,然后坐在草地上。他不放心得看着我,是个不满二十岁陌生青年人,我想着还是让他平静些,不然他不放心起了杀人念头可怎生好。于是又道:“则里无人,便有人来,一眼就能看着,你不用担心的。只是你为什么要抓我呢?”他没有回答我,于是我们开始闲扯,他应也读过学堂罢,只非我所在学堂。七月阳光当真很好,因是午后,远处操练场那头树上蝉音高鸣,真有些热呢,草地青绿,略些微干,因伏日干热缘故。我们聊了约半时辰,不过文学什么的,我见他不像要杀人抢劫样子,就又问,“你究竟抓我做什么呢,我只是则个学堂里学生,没什么钱可与你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走了。”那青年人想了想,迟疑了一会儿:“我有个朋友很喜欢你,我想晓得你是个怎样人,所以就试试你。”——梅君,我听了真觉好笑,则世上居然还有则般样事情。于是我起身言道:“那现下你晓得了,我可就走了。”他没则声,居然就则麽让我离开了。
      梅君,则样事就是则样。刚离开时我还不很害怕,然则走了百余步,不在他视线了,真的,我心里觉得荒谬又可怕。万幸遇上不是歹徒,且我夜间从不出门,因此也非夜晚,不然多可怕啊。梅君,看来我以后是来学堂也要小心了,白日也断不可再则般样独行,归家后我没有与母亲提及则件事情,因怕母亲太过担心缘故。
      绿竹(民国十三年八月)

石红梅 字(2015-5-13,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5-16 19: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八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5-5-16 19:41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5-13 20:00
金玉屑 封缄 七

      梅君:现下还是暑假,长假无聊,兮君常约我各处闲散。说来则些时天真暑 ...



      金玉屑 封缄 八

      梅君:学堂里又开学了,因上次发生为人挟持事件,我现下每日上下学都约的学堂女伴。时世真不太平了,今秋浙江督办卢永祥与江苏督军齐燮元因争夺地盘起了内战。卢永祥不想开战,派人讲和说愿平分上海利益。齐燮元却一早暗中联络福建孙传芳,要将卢永祥拿下。卢永祥主力置淞沪一线,他自己坐镇杭州。张作霖则于9月4日响应浙江督办卢永祥,通电责曹锟、吴佩孚,同时向山海关、热河一带增兵,15日致电曹锟以战。在此形下,曹锟17 日发布讨伐张作霖令,任吴佩孚为讨逆军总司令。与此同时,国民党于9月3日召开第七次会议,中山君言要“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北方军阀”,号令北伐,并联合卢永祥、张作霖“共抗直系”——梅君,这就是要第二次直奉大战了呀。
      9月4日,中山君于广州组建北伐军,当日决定湘、赣、豫军全部参加北伐,滇粤军抽调随行;迁大本营于韶关,广州设留守府,任胡汉民为代大元帅兼广东省长;以谭延闿为北伐军总司令。9月18日,国民党发表《北伐宣言》,宣言申明,北伐不仅在于消灭曹锟、吴佩孚,更在于推翻军阀赖以生存帝国主义。20日,北伐军韶关誓师。22日,孙中山下令北伐各军改称建国军,湘军为建国湘军,谭延闿任总司令;滇军改称建国滇军,杨希闵任总司令;粤军为建国粤军,许崇智任总司令;豫军改称建国豫军,樊钟秀任总司令。
      其时孙传芳自浙闽边境入浙,9月25日进的杭州城。最离奇是——就在孙传芳进杭州城那日午时三刻,杭州著名传说中之镇白娘子之雷峰塔竟倒塌掉了,则近千年古塔倒塌时据云黄烟迷天,殷雷震地,久之烟消雾淡,但余黄土一堆,塔则去矣。时杭州许多人去寻珍觅宝,有人还自塔砖中捡拾到五代宋初刻本经卷,于是满城人皆去翻捡。然次日就有军警看守了,并以塔砖筑围墙护之,至第三日筑就,禁人入内取携文物,百姓遂仅能在围墙外徘徊瞻眺了。
      梅君,因时势越发混乱缘故,北平各处议论纷纷,许多大学堂学生革命集会,教授们亦为宣讲。另外还有很些人南下说要往广州革命地参加北伐军。然虽则样,母亲仍要求我专心学业,说国家时势如此,我更当努力图强,以为后用。
      绿竹(民国十三年九月)

石红梅 字(2015-5-16,多云,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5-20 19: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九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5-16 19:27
金玉屑 封缄 八

      梅君:学堂里又开学了,因上次发生为人挟持事件,我现下每日上下学都 ...


    金玉屑 封缄 九

      梅君:北平真政变了,就则月——10月23日。本来则次直奉大战奉系张作霖部说是率十五万大军分两路向山海关、赤峰、承德发起进攻,9日占了赤峰,在争夺山海关的。直系讨逆军总司令吴佩孚部则以二十万军士应战,为战况紧急,吴佩孚11日亲赴山海关督战。结果是奉军占领山海关进长城,长驱直入滦州围歼榆关一带直军。且吴佩孚万想不到是,原直系冯玉祥——就则次讨逆军第三军总司令,与吴佩孚不和,开战后屯兵古北口暗与张作霖、段祺瑞缔结密约,于22日午夜倒戈入京,自安定门进城包围“总统府”,囚禁曹锟,解散国会,宣布成立“国民军”了。颜惠庆内阁辞职,国民军支持黄郛组成摄政内阁,又闻说要请段祺瑞出任国民军大元帅、就任临时政府执政。而26日冯玉祥通电中山君,请其北上共商国是。听说可能欲以中山君主持政事,段祺瑞则可能主持军事。中山君则于27日贺电冯玉祥北平政变成功并言“义旗聿举,大憝肃清,诸兄功在国家,同深庆幸。建设大计亟应决定,拟即日北上与诸兄晤商。”则样看来,庆龄也将快会同入京,保不齐孙科也会一行同来,至乎介石君估计要会留守广东在陆军军官学校的。
      梅君,因刚政变过,街市上人多数有些慌乱,然则些年时局一直不稳,所以百姓也都习惯了随顺着过日子,学堂里亦都照常上学,君书文学社也依旧有声有色。近闻听得说周氏兄弟——即树人君与作人君决意要创办《语丝》周刊,起因缘于《晨报》总编辑由勉己君取代了伯英君。勉已君对伏园君编辑副刊极为不满,说要改革,结果将已经确定发表树人君文章《我的失恋》取掉了。树人君气愤非常,伏园君更一怒之下辞职。两人且还皆不过意,商量后联络了作人君、半农君等决定另创建《语丝》,周刊排版,专发表散文小品批评随笔,言欲排旧促新、放纵而谈、说古论今、不拘一格,主旨以“任意而谈,无所顾忌,催促新的产生,对于有害于新的旧物,要竭力加以排击”什么的。君书与我说起时很期许甚甚样子,我听了没有言语,只学下归家途中与理之君闲谈起。理之君以为树人君、作人君诸人等文章亦皆不过尔尔,与我及他相比未免相差太远,偶尔看看无需特别关注云云。我虽觉理之君所言的是,然则话也只好私下说说,若与他人提起,难免予人不够谦逊之感。况最新还有人说“世凡伟大的文学家,都必有一个谦虚的胸怀的”,并专以此言攻击有才华又难免有些傲物的人。说是凡今人者,即使才过李白,也须得谦逊异常,不然怎么也当不得伟大文学家了——虽然大家都知道如李白、韩愈等皆甚甚自负,从未见其谦逊,且说的人也常引用李白、韩愈自负文辞以为众观。然一至今人头上,便全不行,总之难办。故母亲常嘱我务必谦虚,断不可予人骄傲之感,否者难行。
      绿竹(民国十三年十月)

石红梅 字(2015-5-20,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注:由于群太多,每每发文至于半夜,工作、休息皆有所妨。故此,自本周六起,每周六发文
 楼主| 发表于 2015-5-23 19: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玉屑 封缄 十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5-20 19:33
金玉屑 封缄 九

      梅君:北平真政变了,就则月——10月23日。本来则次直奉大战奉系张作霖部 ...


      金玉屑 封缄 十

      梅君:真没想到,北平政变没几日,就另出了一桩事,说来就则月5日——就11月5日上午,我还在学堂上学,只听学堂外间军车音声往神武门方向而去。梅君,则些年时以来,军警易帜是常见事,戒严也寻常,所以,大家都未以为异,想着左不过如斯而已。然至午间时分就传来消息,说鹿钟麟带了军警车队往神武门缴了神武门守卫枪械,行令溥仪废帝号出宫并修正原清室优待条件,直至现下仍在交涉,然估计溥仪不出宫眼见不行,因大炮已经行架上,只拖延时间而已。果然,当晚便闻听得说将近酉时溥仪及后妃等已离宫禁,现下已至北府——就醇王府。溥仪还言接受修正清室优待条件,废去帝号,愿作一中华民国平民——目下瑜、瑨两太妃虽还未就出宫,然就则般样看来也僵持不了多久。又晚些,传来段祺瑞以冯玉祥逼溥仪出宫一事未为全妥,言“清室逊政,非征服可比,优待条件,全球共闻。虽有移住万寿山之条,缓商未为不可。迫之,于优待不无刺缪,何以昭大信于天下乎?望即从长计议之可也。”然冯玉祥立刻就声称逼宫之举“原非本意,系本国民之意而行”,既承蒙段祺瑞连日电嘱,“当力为保护”云云。虽如此说,又十余日,就11月19日瑾太妃发丧后,11月20日瑜、瑨两太妃还是被行出宫了。
      梅君,则月22日,段祺瑞离津入京,24日就任了中华民国临时总执政。28日,据闻一直因时局危险担忧溥仪于醇王府安全的庄士敦,终于将溥仪接出醇王府往日本公使馆,得日本公使之力,未久婉容亦至。然就知情人暗底下私说,日本一直狼子之心,暗助溥仪,未必是甚好事。况晚清以降,慈禧、光绪卖国之事还行得少麽?清、日合谋,于国可见非福。从来卖国之人皆不得甚好下场,溥仪若只想靠了日本,未必便能得着好处,只怕成傀儡还不晓得呢之类的云云。
      总之,则个11月,北平城各处都乱糟糟的,各种消息不绝于耳,纷沓至来,中山君是于11月10日发表《北上宣言》,并云“国民革命之目的,在造成独立自由之国家,以拥护国家及民众之利益。此种目的,与帝国主义欲使中国永为其殖民地者,绝对不能相容。故辛亥之役,吾人虽能推倒满洲政府,曾不须臾,帝国主义者已勾结军阀,以与国民革命为敌,务有以阻止国民革命目的之进行。十三年来,军阀本身有新陈代谢,而其性质作用,则自袁世凯以于至曹锟、吴佩孚,如出一辙。故北伐之目的,不仅在覆灭曹吴,尤在曹吴覆灭之后,永无同样继起之人。换言之,北伐之目的,不仅在推倒军阀,尤在推倒军阀所赖以生存之帝国主义。盖必如是,然后国民革命之目的,乃得以扫除阻碍之故而活泼进行也。”而现下是全北平都在等中山君进京了。
      绿竹(民国十三年十一月)

石红梅 字(2015-5-23,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5 08:57 , Processed in 0.01612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