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紫檀木末(歌阙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3-25 19: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紫檀木末 一百五十三、一百五十四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3-21 13:13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五十一 牛顿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五十三 暮春夏初之藏真篇(藏真致绿竹)
暮春夏初,草木繁花。
岭南近日回南,湿之甚,
地至渗水,状颇扰人。
江南白兰花应开矣,
吾已委人专为娣制腰扇乌木一支,
以娣素好清雅,
亦宣纸泥银,
未着字,以得风流意。
数日后成,届时将奉。
近嗜于岭南茶饮,岭南本地茶与江南迥异,
多以小炉掌壶,茶叶约壶之半,浓酽至极,
然亦极得清神之意。
其茶已致。
娣近日所耽者何?
孔明锁研之有成否?
梅君与吾书云,
芒种间将往岭南与吾相会,
娣若有需,可嘱告知。
藏真。

石红梅 字


一百五十四 梓木镇纸之绿竹篇(绿竹致藏真)
时既孟夏矣,庭前白兰新绽,
香浓淡远,
真花之神品也,
折之内室,数日犹自生香,
真它花不可以比。
固母最爱,亦吾之不能无睹,
难免心系之焉。
兄致之岭南茶已味,
娣将其与江南清茶半和之,
既得茶之和润,又不失其之清神,
颇具一格。
梅君再旬日赴兄之地,
母新制僧衣二端,
娣奉手制锦蓝香袋一只着致。
兄不归多年矣,娣思之甚,
前时得梓木镇纸一方,专以待兄。
然切念兄归,兄不归来,断不赠兄。
是万望兄早归也。
娣 绿竹于孟夏万思中。

石红梅 字


石红梅 字(2015-3-25,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紫檀木末》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19&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3-28 16: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紫檀木末 一百五十五、一百五十六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3-25 19:37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五十三 暮春夏初之藏真篇(藏真致绿竹)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五十五 琉璃扇(李师师金太宗篇)
狮卷龙纹,绿油铜环,
琉璃扇风云峻处,
梧桐树外、梅花台,
黄蕊枝桠,最好是元春景致,
新桃旧符,蕉叶线书,
古井斋畔静雨,
流年转,天会时居,
师师扇下风云驭,
上京汴梁音书,
绿檀案,雨亭何处,
春山薄寒香山寺,隔巷微雨,
一时花幽独,
相对孤燕子,算来人将在几日,
蝉鬓素影,绿油铜环,
琉璃扇风云峻处,
梧桐树外、梅花台,
师师斋畔静雨,花幽独,
相对孤燕子,算来人,将在则麽几日。

石红梅 字


一百五十六 錾金言(李师师金太宗篇)
西风翠菊残,残尽秋山孤意寒,
脂玉镯子錾金言,
莫看栏轩,
栏轩尽处月如纨,
何日共看梅,
琉璃瓶静,淡淡香若霜,
最好相伴,
执手时,翡翠鬟,
天时向晚,檐下新巢,新巢燕子单,
何日相伴,算来相逢,应将桃花残,
今夜月,清若纨,
思君心绪,淡若青山,
青山孤意寒,金井栏杆,
菊残叶落,淡淡香若霜,
何日相伴,共抚栏轩,
看檐下燕子,燕子出成双。

石红梅 字


石红梅 字(2015-3-28,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紫檀木末》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19&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4-1 19: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紫檀木末 一百五十七、一百五十八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3-28 16:38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五十五 琉璃扇(李师师金太宗篇)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五十七 淡蓝衣(李师师致金太宗)
淡蓝衣最适宜秋雨后,
这季节新温的菊花酒,
浅浅月下翠叶荷,
淡淡眉儿散发舟,
相携手,看雨后菡萏,再无清愁,
取意人儿最好是长相守,
天会风龙虎云下放收,
二十载终于相共清酒,
低眉语,宿昔恨今朝一旦皆休,
且笛音一曲道岁月情愁,
从此后纵天涯亦共行舟,
再无需听人唱长亭外谁与折柳,
并蒂莲翡翠池世世白头,
且并着肩儿听更漏,
便春寒秋暮,相持相守,
则方称得上是天地人间,
称心如意之菊花秋,
看花开丽锦,荷叶枝头,连理锦绣

石红梅 字


一百五十八 并蒂莲(金太宗致李师师)
终于至今朝永相携相守,
菊花月下淡淡眉儿之散发舟,
二十载旧梦圆皆在则新醅绿酒,
听低眉语,
从此后纵天涯亦共行舟,
再无需听人唱长亭外谁与折柳,
亦无恨并蒂莲翡翠池世世白头,
看花开丽锦,荷叶枝头,连理锦绣,
最好处淡蓝衫清玉眼眸,
便春寒秋暮,夏雨冬雪,相持相守,
天会风龙虎云于师师琉璃扇处放收,
要处处相随,时时相对,刻刻相携,
要如此方称得上则天上人间,
称心如意之菊花秋,
愿再无清愁,
绿檀案菊花夜同听更漏,
愿效那檐间燕子、天上云风、
池间翠叶之并蒂俦

石红梅 字


石红梅 字(2015-4-1,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紫檀木末》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19&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4-4 18: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紫檀木末 一百五十九、一百六十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4-1 19:09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五十七 淡蓝衣(李师师致金太宗)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五十九 牛顿之狐步翩跹
华丽风凡尔赛宫廷上演,
莫扎特之蓝蝴蝶,
风弦无边谁听见,
音琴低徊暗灰夜,
呼啸雷霆秋千岸上暂歇,
古堡梦魇,
我是妖精你是谁,
石榴裙边,十二破谁在言武周、倦唐月之千思结,
暗下初见,
竹叶翩跹,
松风音里,谁许诺下千千阙,
黑金绣花之牛顿夜,谁说频梦见,
剑桥郡薄雾之玫瑰耶?
泰晤士河边,
伊丽莎白钟声曰、华丽风凡尔赛宫廷上演,
石榴裙,十二破武周、倦唐叶之千思结,
牛顿暗灰月,谁狐步翩跹,
风弦无边,梦将谁,十二月之夜,
牛顿耶?
狐步翩跹,
我是妖精你是谁,许诺曰,牛顿叶下之暗灰月。

石红梅 字


一百六十 蔓越莓
蔓越莓伏特加的春天有些淡微黄,
或许这个季节应当幻想,
野雏菊咖啡杯渍
占卜的哪一缕芳香,
YSL紫桃红ELLE,
暧昧在游荡,
谁说紫鸢尾的心一定要有方向,
不然试试薄荷水淡灰蓝,
你看星星眼睛正商量,
要不要巫师聚会时去异国他乡,
玫瑰依旧墓地里浓艳芬芳,
就像猫、美丽少女总爱相伴,
花边新闻说蓝蝴蝶、绣球花说话了,
说的关于诗人新做之浓黄蜜糖,
戚风蛋糕甜点匆匆来丹宁街上,
胡桃、蟋蟀柠檬树下
斜几缕阳光,
这个季节或者真适宜幻想,
因为蔓越莓的春天有些淡微黄

石红梅 字


石红梅 字(2015-4-4,中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紫檀木末》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19&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4-8 18: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紫檀木末(歌阙集)一百六十一、一百六十二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4-4 18:06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五十九 牛顿之狐步翩跹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六十一 牛顿之暗灰月
蓝眼睛妖精灰森林偷偷哭泣,
关于加勒比,
海盗风橘黄世纪,
云纹浪花有些生奇,
漫漫过来之一片云哪,旋转时钟,
淡色风琴在诉说故里,
三角形其实并非欧氏之几,
暗界缝隙有时会转向那里,
高跟鞋、浓脂口红并未树下偶遇,
因素颜之清方最最相宜,
蓬蓬裙、泡泡袖宫廷风自然游历,
云象天密,
牛顿之暗灰月、暗灰天机,
相遇最好携手相望故里,
暗界谁在言心之传奇,
冥古宙亿亿万世纪,
密语,
亿重天交汇之亿界音密,
因此方得遇你,牛顿之暗灰月、暗蓝之纪。

石红梅 字


一百六十二 木偶奇遇记
卷卷毛匹诺曹于皮帕诺掌心守候,
胆怯请求后,
就会有蓝天使搭救,
吾最心爱的小木偶,
必须有勇气、忠诚,良善等等绩优,
否则,就会成为一只小小狗,
若只玩耍还会像驴一样鄙陋,
蓝天使的匹诺曹,
归家路上终于学会力争上游,
鲨鱼腹中重逢皮帕诺,
海边小屋一起相守,
勤劳善良小木偶,
像好孩子般可爱没有烦忧,
卷卷毛匹诺曹,终于在皮帕诺手,
蓝天使最心爱的小木偶,
善良有天使搭救,
吾最心爱卷卷毛匹诺曹小木偶。

石红梅 字


石红梅 字(2015-4-8,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紫檀木末》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19&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4-11 18: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紫檀木末 一百六十三、一百六十四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4-8 18:50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六十一 牛顿之暗灰月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六十三 腰扇之藏真篇(藏真致绿竹)
真真酷夏也,
梅君初至,甚不能宜。
山中无事,惟以茶消酷热。
惜鸿渐上月归吴地矣,
否者多一清趣。
娣之小篆见模样否?
未着梅君携来片纸,未免可惜。
吾甚思一见。
白兰花本花中美人,
娣之心系,亦所在焉。
其青花瓷果可观否?
直教人悬想矣。
近所书狂草中,有得意者,将以赠娣。
暑夏酷中,甚不能耐,
尚幸此地多荔枝,又多碧沉,
浸之井泉,颇能自得。
至乎乌木腰扇已成,
然娣既珍重镇纸,
此腰扇兄亦要暂藏也。
藏真 笑书。
后二日又及,再思之,虽娣珍重镇纸,
吾还以腰扇赠娣,以为夏至礼则。
然娣须深谢我了。藏真 再笑书。

石红梅 字


一百六十四 庭前竹下之绿竹篇(绿竹致藏真)
木扇已至,果然深得简素之意,
娣大爱也。谢兄不置。
今夏江右酷热,竟月无雨,
较兄所在,恐亦伯仲。
惟以院中石井,浸诸碧沉,勉强耐得。
今春新茶佳甚,蜀地所产,
色味殊别,聊以赠兄。
兄近日还横笛否?
昨宵月清,娣独于庭前竹下看月,
忽思及兄旧日之清夜曲,不觉心下怅然。
兄要待何日方归也?直教人则般样思彻。
娣与母每一言及此,便对兄生怨念心。
虽云贵重修行,兄还早归为宜,
免母娣则般样悬念。
前些时本梦得兄的,
偏生夏蝉声起,惊的晓梦,好生般恼人。
哥哥,你早些样儿归罢。
我好生思量地。
娣 绿竹于万般悬想中。

石红梅 字


石红梅 字(2015-4-11,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紫檀木末》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19&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4-15 19: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紫檀木末 一百六十五、一百六十六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4-11 18:21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六十三 腰扇之藏真篇(藏真致绿竹)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六十五 思母之藏真篇(藏真致绿竹)
藏真具:梅君山中消夏,计再旬日方归江南。
接娣音书,知母娣悬想不置,
藏真心下亦自怃然。
未归江南已十数载,
旧日楼阁未知在否?
柴桑隋堤柳、烟水亭畔路,
能仁寺外梧桐想当合围矣。
吾甚思吾母旧日所酿之玫瑰酒,
每风起时,清月阶下,曾不能忘。
惟今载解夏后秋节间,或当再赴蜀地。
恐菊秋霜降时节方得归家。
霜降绿竹生辰,届时将有以贺之,
娣可待之矣。
每岁六月初六日,江南暑夏最酷,
娣想当亦晒书矣,
吾旧日赠娣之卷书在否?
娣慧心最深,又能以静,
若能思定,
终必有成。
梅君是吾良友,娣其惜之惜之。
藏真 于民国十三年岭南夏中。

石红梅 字


一百六十六  古木之绿竹篇(绿竹致藏真)
兄书收悉,知兄思在母娣,心实感之。
母盼兄归十数载矣。
前时娣独往能仁寺,
寺内古木森森,沉渊石静,有沉潜气。
兄归来日,娣当与兄复同往之。
娣近日颇嗜论语,
又得徽地产靛蓝、淡秋等各色纸若干,
做小卷,颇自得。
至乎兄言思定之事,亦颇有清。
诚能如兄所言,异日有成,自当谢兄。
兄向盛德,娣蒙赠良多,
惟在心耳。
时夏至日,江南酷热,无以遣,
但之守静。
梅君已自归来,云兄山中萧散,
娣不觉神往之。
山中无事否?娣思兄甚矣,
惟柴桑宅中静待兄归之菊秋时节矣。
绿竹 于民国十三年柴桑宅夏至中。

石红梅 字


石红梅 字(2015-4-15,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紫檀木末》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19&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15-4-18 14: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紫檀木末 结篇 金玉屑 序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5-4-18 14:43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5-4-15 19:06
紫檀木末(歌阙集)

一百六十五 思母之藏真篇(藏真致绿竹)




紫檀木末(歌阙集)(结篇)

一百六十七 夏至之藏真致绿竹篇
夏至甫至,岭南处皆酷热,
惟章刻以消夏。
近试以阴沉木为之,
有淡香颇可人,娣必心喜,
后将有以赠之。
梅君近如何?
江右风物,夏至间烈甚,
较之岭南亦为难耐。
吾赠娣之乌木腰扇可大用矣。
阴沉木为书荚亦颇可人,
素而无文者最宜,
若刻画则未能免俗矣。
岭南近有制锦文纸者,
素白莹润,暗隐织文,
真淡素之意也。
些时一以致之。
母近来还酿玫瑰蜜否?
玫瑰浓香爱人,青石阶下,
夏月可清玩矣。藏真具于民国十三年夏。

石红梅 字


一百六十八 未竟之言之长夏篇(绿竹致藏真)
大暑过,江右长夏暑气尤盛,
近日惟竹林间席坐,静心而已。
兄章刻如何也?
娣读周易,甚喜九三之数,
兄为之何如?
梅君近亦嗜易,暇间共览,
颇得闲趣。
兄草书何日将以赠娣也?
教娣心下则般样悬念。
阴沉木荚收至,果不负静穆意,
卷书间甚是可人,
锦文纸织文暗隐,素白简净。
娣以为藏蓝泥银为笺,
当或更佳。
玫瑰庭前次第绽已月余,
经时不谢,亦为一奇。
母新种紫菊异种,霜降兄归日当可共赏,
娣期之甚,其惟兄之。
惟待兄之归耳。思兄近日不置。
娣绿竹 于民国十三年柴桑宅长夏间念。

石红梅 字


附:
题山节子
——拟金太宗为李师师作
坞下将谢开,美人山节子,折枝欲奉为,低眉白蕊止。
石红梅 字

(将见于石红梅原创小说《李师师金太宗篇》中)

后记:
将年有作,至《紫檀木末》百六十余阙,是日乃结,殆因时乎,微叹
石红梅 字
(2015-4-18,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紫檀木末》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19&page=1



金玉屑
                        ——书信集



薰风渐起,将及谷雨,八万余字的半文言白话小说《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是早经完篇了,因有人说半文言白话仍略晦涩缘故——虽则我私心以为其实真很白话的,但仍有人读后曲解文意,则末是当写一部白话版的麽?我一直些些犹疑。然则现下是经确定了,我计划写作一部书信集,且以书中人物名姓为主旨,当然是非古时背景了,我决意将则部书信集的背景置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则样会有趣麽?我此前从未正式地写作过书信体小说,而则部名为《金玉屑》的,且以虚构绿竹致虚构梅君的手笔,以绿竹还未遇梅君未知梅君为谁的况则,预计写作99封缄,写至1932年抗日的书信集大家会期待的麽,会罢。

《金玉屑》。

                         石红梅 字(2015-4-18于江西九江浔阳)

注:写作此《金玉屑》,文中将提及蒋宋两家,非于蒋宋两家有欣羡之意故,不过为感其抗日间之所为,欲有所表彰耳,非有它因。
石红梅 字(2015-4-18于江西九江浔阳)

《金玉屑》链接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右下角翻页)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star=22&page=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4:53 , Processed in 0.012238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