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01|回复: 7

鄱湖野語 卷九 題襟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30 23: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癸巳新正三日湖上群諸子小聚約次工部韻並柬思仁觀瀾二兄
散得沈寒已,東風結滿城。梅霑殘雪影,雨化細泉聲。鷗鷺初相狎,觴壺試一擎。題襟彭蠡上,感激逐潮生。

驚蟄次夜與鷹鳴觀瀾二學兄湖邊閒話約押談字
傍水初燈散鬱藍。紛挐萬象夜虛涵。蘭襟邀結元同臭,鷗閣淸寧任肆談。紫宙陰重雲變萬,靑君陽盛氣超三。佇期破筍鼉鳴發,鼓送好風均二南。

奉和仰翁虔州迎客詩
雪後群芳取次開。紛然欲就郢中才。撐胸塊壘應銷鐵,掛眼風雲恰走雷。章貢淸流千古在,丘山野鶴八方來。鬱孤臺似蘭亭好,職役恐還慙阻陪。

磯山釣客兄起竹林社得五言三首
聞約先寄
雷過初籜破,澍雨復滋榮。林密堪招隱,煙寒不惹鶯。虛中無物礙,素節有風鳴。君子愛孤寂,卻同溪石盟。

②遊竹林村分得淺字

古津移陸平,沙積千畦畎。龍不厭雲高,魚焉憎水淺。出揚湖上波,退唼竹間蘚。良以悟風情,有才多狷狷。

歸後寄謝王逸民丈拈竹字
稍隔市衢喧,民風持古樸。戶庭王氏槐,籬落孟宗竹。夕釣一谿淸,晨吟三徑馥。宜乎壽逸人,世變憑淹速。

湖亭夜坐
鴈過野亭孤,春衣寒一束。航燈滅處明,鼃鼓斷時續。遂爾感微機,翛然淡多欲。遊人喧漸繁,轉策石橋曲。

湖埭春興
蹀蹀春湖埭,懦衿懷蕙風。雲光新蘸碧,波影遠涵空。鳴喔芳坰外,趺跏霽閣中。鶴林花自在,不管為誰紅。

春湖野望感泛舟吳城之約未期
廢堞舊津埠,望中懸水潯。漁舟長浪白,蘭渚碧煙深。摩激懦夫膽,泳涵仁者襟。傳聞爭戰地,夜氣尙騰金。

癸巳淸明
恐懼淸明節,山山蜀鳥嗁。車淹三里遠,雲壓一天低。宿雨黻裳濕,新煙丘樹迷。捫心親在日,問省可無暌。
《易·震》“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懼脩省。

虔州年會之什
忘歸巖次韻王文成公
昔賢殊遇時,隨佔丹邱好。雲海響林濤,連峰若浮島。襟期外俗凡,節序無遲早。徑與窈冥通,洞門何必掃。

②梅關古道半山亭小憩嚪醣梅子

嚪梅山半亭,左宦遲徊處。萬里入荒蠻,一關乖越楚。拳拳望闕心,渺渺歸雲路。緬想動兢懷,甘芳翻覺苦。

③次韻答小輝

汝賢聞輒喜,積鬱一為舒。將欲知天命,容顏等物如。
原作:一得先生霜髮滿頭
餘歲不相見,滿頭霜髮舒。眷言還愛我,感喟一何如。

鬱孤臺次韻文文山
章貢城根合,盤紆入海遲。但生秦日月,不護漢旌旗。雲水滄桑恨,柳風緜邈思。花明萬重影,一例逐行曦。

減蘭 故南安府後花園謁杜麗娘香塚試填此闋聊為仰老熊社添興
牡丹亭裡。一縷芳魂誰喚起。古往今來。苦待重生柳夢梅。 漫猜真僞。賺得痴人多少淚。雨霽煙飛。紅濕春心翠濕衣。

八境臺望章貢合流有慨
二水交幷雪浪翻。石臺傑立鎮蛟黿。巽風足下振衣袂,午日城頭漫赫烜。澒洞烽煙仍歷歷,爾遐川岫自蜿蜿。撫懷徙倚危欄曲,目送春流渥九原。

 楼主| 发表于 2014-1-30 23: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淸谿攜妻女自粵之魯枉道過訪適邑中同人恰有蘇山遊約迺得偕行賦此三章時當立夏
袁學舍古村拈澣字

靑磚認古風,百口曾同爨。櫩廡曲牽連,鐫雕巧輪奐。水田鷗鷺嬉,籬落雞鵝喚。莫道歇芳菲,餘香猶可澣。

馬鞍島自於賤號野雲廬中拈得野字
莫漫嗟諮吾道寡。同人邀結瀛之野。花光瀲瀲濕殘春,蜃氣浮浮生首夏。戟共沙沉仍捲波,山如鞍在豈調馬。苟能漂泛木蘭舟,安枕曲肱相倚藉。

袁德芳吟長囑題鍾松林先生新宅分得乘字
穎川郡望,派衍竟陵。既播吾邑,迺蕃斯藤。漁耕自給,世代相仍。國祚嬗替,家運縆昇。克勤創業,緝絲為繩。櫃匣漸溢,土木遂興。宅基固守,花圃新增。結構堂皇,砌疊棱層。彭蠡瀁瀁,風起波騰。元辰鬱鬱,霞蔚煙蒸。前有源流,後有恃憑。松竹宜種,陰涼好乘。呼鷗作侶,懸榻待朋。溪頭釣鯉,月下講燈。不以貧恥,不以富矜。愿言馨德,覃及雲礽。

蘇山遊歸寄贈袁德芳先生取上下二字為韻兼謝諸子
勢位恥干求,君子重守德。鄉里問風情,憂樂繫形色。草木且同臭,芝蘭豈孤芳。若有山水約,屐履復相將。

南山眺日落即占
立茲高巘上,瞻彼夕雲阿。窮野粲紅照,鉅鱗跳白波。懷馳鷗夢遠,衣惹蠓煙多。萬物自生息,不煩揮魯戈。

雨夜
風雨停電夜,倚牀然蠟燈。那堪光一豆,況復字繁蠅。掩卷欲玄默,飛蛾何薦仍。滿聽潢潦溢,無以暢煩膺。

段興緣先生頌時徵和黃鍾大呂金石鏗鏘予不敏聊作四言酬之適值孟夏苦雨
大雨非時,積潦汎長。夏苗浮沒,官樹煒煌。形似柔婉,力則暴強。載舟覆舟,戒之苞桑。

次韻黃仲則雜感答蘇痕兼示諸生
中歲襟懷笑老成。晨昏稽古伴狐鳴。注眸漫辨蠅頭字,充耳恐耽蝸角名。暖到梅枝春自發,寒侵蕉葉夢多生。不須苦作焦桐歎,萬吹諧和各有聲。

向晚郊行漫成
向晚馳車銷暑氣。黃埃莫辨村和市。湖郊絕少未侵田,坰野偏多不耕地。枉路懸猜外埠人,蓬頭竊笑西洋鬼。偶尋一角坐清涼,蚊蚋要來俱拍死。

茹寒寄閱真珠詩迺衍其意
不合月精曾誤食。寒胎一結中懷惻。寶光照徹悉凡心,寧沒泥沙人未識。

苇可兄敝邑公幹夜谒客邸坐谈
神交既云久,傾蓋不嫌遲。撫事嗟嗟怪,論文咄咄奇。野人乖物務,君子順時宜。寄託風雲側,所懷誰更知。
附葦可兄答詩
久慕東坡迹,姍姍我到遲。方驚湖口險,始解碧桃奇。話透一言中,心平萬事宜。鄱湖珠貝好,所貴是相知。

奉答葦可兄都昌畱別十六韻
曩者高與岑,吟鞭橫四塞。千古猶聞聲,悲風若欬欬。豪壯今過之,詎足動意內。暴筋振老拳,髣髴欲放對。似人迺爾夥,吾道實潛潰。壇坫況據重,孤直寧斂退。我兄掛戎冠,踵武望肩背。胸臆殊曠盪,才調眞歷塊。旋憑最高臺,俟望反芒昧。腐鼠頗禁臠,等閒誰鼎鼐。既不遂初心,圭角宜自晦。泉石恣謳吟,良覿信可再。移榻就月明,臨池聽鼃吠。松露銷渇吻,竹煙濕照袋。試看農家婦,未暇起描黛。不問入時無,出入大自在。
附元作
霧靄籠幽燕,北風吹邊塞。十載慕風姿,一朝親謦欬。促膝徹夜談,眞情感五內。把盞話風騷,妙語連珠對。指點六朝傾,唏噓隋堤潰。長安諸名家,斂手如潮退。汗漫遊八荒,捋鬚騎鯨背。呵唾珠玉篇,文章稱大塊。與君一席談,庶幾知三昧。如君大雅才,直可調鼎鼐。東坡碧桃花,偏逢天日晦。錦瑟起淸商,佳會何時再?遙見曉星沉,又聞村尨吠。推窗望南天,天地渾如袋。彭蠡浪花平,匡廬山色黛。魂魄將何之?悠然迷所在。

夙夜整理吉翁遺集愴惻莫名
昔踐石門澗,規模未遽央。磴梯多逼仄,老少一扶將。嘉约從茲屢,歡情與日長。陶磯分逸韻,彭蠡汎淸觴。輒把我詩詠,遂令蕪草香。菸茶況同好,年歲欲全忘。鶴算豈無盡,文心貴有常。人生何不朽,君子此遺章。緬想舊時事,爬梳昏月光。撫編三嘆息,愴惻結中腸。

驟聞虔青草兄物故不勝駭惻
前年我爲客。披覿昌江側。淥水漾微波,寒華明素色。危言譚世情,伸欠獨持默。分韻寫心期,平和仍貫一。茶煙裊裊昇,風袂依依惜。只説路途乖,曷知人鬼隔。幽魂尚可牽,精討再難得。仁者不脩齡,孔懷深駭惻。

思仁兄起社約湖上諸子艄公塘觀荷分得不字
鼃躍動漣漪,光風搖窣窣。紅衣澹若煙,翠蓋圓如月。出水尚根泥,飲霞期脫骨。滯留淸濁間,藕孔藏何不。

原韻答茹寒見贈
隱憂風教敝,夫子始刪詩。門戶立中正,奧堂登早遲。囊螢如秉燭,煮繭為抽絲。黃絹新裁就,好題冰雪詞。
附原詩:奉贈雲師步韻杜陵巳上人茅齋
清芬明可揖,欬謦發為詩。守道既矜獨,傳燈深竚遲。孤心懸作鏡,繁鬢看成絲。名士過江鯽,幾人賡郢詞。

蘇力颱風將過境追涼湖上次韻文安之山中漫興
重雲黮黮閉炎暉。拍岸雪濤煙滿衣。深坐涼亭翻欲睡,穩招淸夢不思歸。神魂若触虛明境,呼吸能旋造化機。轉惱受風雛燕子,忽高忽下故飛飛。

袁元素
慷慨一投筆,儒冠誰敢輕。聞風先懾敵,檛鼓已降城。功大招塵謗,策高妨主明。腐忠時豈乏,冤死乃全名。

佘氏守塚人
良臣殊易死,義卒忍輕生。冒禁偷骸骨,固窮埋姓名。星移文物古,世換劫波平。廬塚歸公有,孤心守不成。

晨起上班道中
好夢紛繁選不成。無思無想即天明。暁窻日影穿雲影,大道人聲雜犬聲。役末何妨應點晚,風微且自納襟清。東門逢著白衣叟,慎莫擔瓜逵市行。

季夏湖上諸子客社山排澇站予外遊不赴遙領澇字
昔我水雲鄉,連年傷積澇。市衢過白魚,田舍泛靑稻。佈政自矜持,生民何潦草。詫歎新禹功,毋患蟻隄倒。

 楼主| 发表于 2014-1-30 23: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得愚生 于 2014-1-30 23:50 编辑

小輝見邀廬山逭暑
烏龍潭濯足

大道澗門迴,棄車行屈曲。石風如抱冰,竹影若浮玉。人鳥雜喧嘩,溪潭爭盥浴。喟然泉在山,聊以濯吾足。

亭午取涼大天池
涼生靑石凳,赤日隔松筠。徒坐無佳茗,迂談有野雲。僧逃蕭寺寂,客飼沐猿殷。好是遊人少,淸風得與聞。

③別後有作兼謝王何胡三同志餞席適交秋日
去踐幽人約,不關山有名。氣吞彭蠡古,風到九江淸。盤道往徠險,蒸雲峰谷平。襟期睽隔久,藉此一相傾。

韋吳二兄客江右余追陪南昌兩日七月初五夜飲繩金塔下分得情字
追陪千里客,感激主人情。素手持尊滿,秋波逭暑清。談言儒釋貫,馥鬱麝蘭生。絕勝星河上,靈槎歲一橫。

中元夜觀某群左右論爭乃息網凴樓
破窗風驟起,木葉影颼颼。月色恰如水,蟲聲爭做秋。凴闌生逸想,息網上高樓。即此感涼曠,朅来人事憂。

七月既望院中得句
雲光遮不住,漾漾灑庭階。夢雨濡秋鬢,嫩涼寬悶懷。風淸寧獨享,夜好孰相偕。果坼破玄寂,鄰牆棗樹歪。
古《咄唶歌》云:棗下何攢攢,榮華各有時。

湖邊納涼即占
日下陰陽互,孤鷹搏暮雲。風生鳴萬樹,水起激千紋。野草未全腐,流螢何自紛。炎時涼不易,肯惜飼饑蟁。

在之將謁袁州仰老詩以示之次韻奉賀
宿契憎遼隔,何當謦欬親。閩山期進履,贑水問通津。曠爽甕頭月,琳琅席上珍。傳盃依膝下,一醉白雲身。
仰翁元作:闻秀秀将至书此示之
是甚因缘也,浑如骨肉亲。天涯共携手,仙舫不迷津。皎皎山巅月,莹莹掌上珍。路遥多保重,况汝恁般身。

南山翫月
滿庭芳
民國三十五年,吳傘先生偕諸邑賢雅集四美樓玩月賦詩,限用上平十五刪,從和者甚夥,一時盛況也歟。柏窗其侄孫也,常緬仰追懷,羨歎不已,久欲繼美於後。近結得方外友頓佛住持,終遂夙願,中秋夜齋席於南山之頂,湖上諸子而外,兼請當年座中碩果僅存者許文華先生屈駕。予念及雲門群中與高秋、紛紛、紅葉有同調倚聲之約,旬月未就。對此良辰佳會,感慨曷勝,乃試賦一解,斯可謂兩得矣。
松竹參差,亭臺掩映,冰泉石上潺潺。鏡湖瑩澈,咫尺隔塵寰。嚮慕名賢勝事,恰明月、端正秋山。試呼取,鷺朋鷗侶,追夢白雲間。 靈煇延塔滿,振鈴風脆,篩影林斑。漫分席,拈花淺笑僧閑。蔬果淸茶禪趣,渾忘卻、身病時艱。題襟處,倩誰言約,泛菊再同攀。

柏窗兄又命次韻乃作登靈運塔長句
俯瞰人頭簇滿山。星燈散入夕煙斑。蟲鳴衰草急還亂,竹立秋風折不彎。且近梵天同拜月,得聞妙樂足忘顏。淸光每自圓時減,莫道桂枝繁可刪。

月夕法會歸後寄謝頓佛禪師再依十五删
郭外叢林近可攀。勝騎白鹿訪名山。七重塔影玲瓏裏,萬疊波光滉漾間。石壁舍幽莎徑冷,松蘿月净茗煙閑。來消塊壘何須酒,小坐菩提一叩關。

元辰山簪菊
霜葉飛 癸巳九日元辰山登高拈鬮得跡字
五湖閑客。秋光趁,披襟來弔殘碧。畏塗盤入紫雲端,磨折東山屐。撥棘向、幽崖徧索。枯藤相認丹爐跡。漫想像當年,橘井畔、烹泉煮月,衣褐髥白。 抬眼望極蒼茫,斷煙疏樹,採石車過如鯽。梵臺新起舊叢林,日午經幡赤。莫浪說、瓜丘鶴嶺,都歸王化官籍。但細尋、茱萸佩,慕古心期,衹堪吾惜。

次韻邑先賢吳省三先生民國甲戌登元辰山二首
先賢作詩,豈肯輕易落韻,何首章首尾皆用二冬。吾湖上八友恰有二位遠在京華不得與會,或天意冥合預為之兆乎?古有孤雁出群格,此則曰雙雁出群,誰云不可!一用懷李顧二子,一則憑弔先賢也。
一峰卓爾小諸峰。到此翻疑碧落窮。蠢動含靈憐蟻蟻,微吟擁鼻遁空空。峽雲遠接鷗波闊,湖日初熏雁字紅。料得京華秋更好,干霄劍氣吼雙龍。
不關佛願與仙緣。高會風流仰有年。既見黃花開復故,云何丹井砌難圓。一湖皓羽舊沙渚,四野寒商新爨煙。異代蕭條同軫惻,聊將素酒薦遙天。

余良三村采風
①阮郎歸 深秋訪余良三村前雲頂山蛤蟆澗
新村嘉氣日熔金。樓臺望碧岑。田翁援引踏松鍼。當年樵徑尋。 溪石轉,澗雲深。紫泉鳴玉琴。茅叢疑臥九苞禽。風煙閱古今。

②浣溪沙 弔藥王
太古風遺別有村。蘆花素潔蓼花辛。谿頭曾臥一幽人。 活命時稱調鼎手,燒丹日採住山雲。梅妻鶴子竹為孫。

秋堤晚坐即占
獨坐平堤石凳風。毋須高蹈亦眸窮。一湖衰草堪馳馬,萬里寒雲未斷鴻。蘆荻肯霑秋露白,樓臺偏惹暮霞紅。小憐落葉刁蕭裏,猶有吟喉不噤蟲。

 楼主| 发表于 2014-1-30 23: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鳴山卜歲
登鳴山觀拈鬮得茸冬蜂葑舂五字

歲值曠古大旱,鄱湖龜裂,飲水且窘,遑論稼穡。稍喜觀之側有井泉活活,然方諸江海,蓋亦一勺也,安得消萬靈渴吻乎?
日熏衰頰暫豐茸。十月江南未敢冬。落葉滿山誰寫夢,殘花數點自招蜂。肯辭阮屐臨危險,宜振荀衣望菲葑。四野園田乾渴極,難憑玉井撼金舂。
*何夢桂:誰解作頌美形容,發微抉眇聲金舂。

馬澗橋次茹寒韻
曩有風雨亭,不知圮於何時。新閣闢房數間,安置神佛,庶幾橋面一半矣。
古橋曾不識,路口屢經過。興替仍通驛,填淤久息波。頗因崇道盛,豈止佔山多。新葺煙霞閣,浯溪石又磨。
附元作
跨虹名久噪,命駕故相過。已接景湖道,曾通昌水波。風煙閱難盡,車馬度仍多。莫問板橋石,復能經幾磨。

歸塗訪袁宣果園疊用馬澗橋韻
息屐方逾午,歸塗曲此過。汲泉供日饌,種樹隔塵波。丹果搖紛落,黃雲掃孔多。駐車盧鵲喜,鳴躍欲廝磨。

遊返過城堤見湖牀中踏賞蓼花者絡繹因有感焉
毋須買棹藉長風。寶馬橫馳涸渚中。客子不知漁父怒,蓼花爭粲繡旗紅。巫山神女殊無恙,滄海桑田曷有窮。滿聽小春陽律轉,群方吹奏禹王功。

題思仁兄新築別廬
故園眞趣足,卜結白雲廬。崖溜下彭蠡,溪嵐上楚墟。有田仍去作,無事便來居。吐納皆淸氣,世情何復噓。

有答
詩文無益事,庶遣悶騷懷。逸侶偶相與,時風頗不諧。翻憐老鴟嚇,復懼五毛啀。昭代多鴻筆,使君休更差。

答江兄松寶家製新豆粑見貺
白米烏蕎石磨新。巖泉淸洌打漿淳。松毛猛炐竈膛熱,鐵勺薄澆鍋壁勻。隨炒滿盤堪佐酒,不須兼味足延賓。等閑省識風俗古,君子澹如情任眞。

奉賀仰老伉儷白金婚
結縭情篤好,紈素賦催糚。螢火尋常夜,牛衣七十霜。晏如衡泌樂,沃若桂蘭芳。晚景最堪羨,同參不老方。

仰老大著將付剞氏有幸先覩電子文本預賀二章
瞻言壇坫上,仰止此翁奇。鷗鷺盟多結,謝陶肩可隨。行藏鄰矣道,吐噏溢於詩。太息剞劂氏,西江貴棗梨。
耽網無過者,捷才尤羡之。蟆更常在線,眉壽益多詩。誨迪後生夥,遊從君子宜。童心殊自得,信有續編期。

景德鎮之什
將赴遊約歐陽福明先生迓之短歌臨屏奉和
早許心期網絡間。一丘一壑一同攀。明朝擊檝昌江上,鷗鷺應須羨我閑。

②梅雲社長於旅舍講論詩詞感而寄之

鼎鼐持吾社,德聲遐邇遒。頡頏惟往哲,沆瀣豈時流。抉髓直通奧,工情不在愁。淵淳重領略,感激此同遊。
茹寒和作:景德鎮旅次拜識梅雲先生得聆高論幸何如之勉步雲師韻奉教
腹笥經書滿,儀容自雅遒。言詮方中的,口誦遞如流。有若風化雨,無須酒破愁。識荊何恨晚,想望再從遊。

冷水尖
景德鎮歸後數日,詩思枯澀,苦索未果,忽於夢中重溫其境,迺得八句,晨起明晰可記,惟頸聯原作危巖,據韻改之,餘皆不假雕琢,工拙弗稍計焉。
既貪坡道緩,淸景況多瞻。談笑忽逾午,問詢終及尖。乳泉消吻渴,霞閣倚巖阽。畢竟鄰塵市,客多須莫嫌。

于淑英女史以自製瓷畫見饋答寄短章
十年曾一面,隔座聽談嘲。重感心腸熱,始論車笠交。家寬殊自得,藝博未閑拋。淸貺慙鵝報,搜吟衹苦匏。

登龍珠閣喟然有作
古來形勝地,憑覽一增欷。孤閣倚雲迥,五龍噓霧霏。挑坯行腳絶,候火把樁稀。誰復內窑術,皎如明月璣。

歸後寄謝余陳二子
古鎮數過謁,不辭叨擾頻。登遊多逐靜,論討只尋眞。別夢珠山月,逈臨彭蠡濱。旣耽同一好,泉石況相鄰。

感史
秦灰尚熱祖龍崩。千載陰魂散豈曾。虎豹紛爭王霸業。生民惶恐馬羊刼。漁陽戍卒未阬儒。孰若鞭屍伍子胥。

書感
遞傳薪火甚時湮。上國衣冠已不倫。書既同文疆一統,如何千古罵強秦。

周溪消寒集拈鬮得鄡瓦二字
漢鄡陽縣遺址
秦皇開郡縣,漢祖析鄱鄡。夯土堅城壁,安民奏鳳韶。泗山鼇眨眼,彭蠡龞乘潮。一夕變桑海,千秋弔寂寥。

觀鶴
平沙間蓼洲,棲集何閑雅。屏息恐驚猜,盤雲難上下。我非逃世人,爾或養仙者。倏忽兩千年,看殘漢磚瓦。

茹寒新作自題詩予曰感慨既深則篇章易工次韻勖之
人生誰盡意,夷澹百憂紓。日夕偕三益,行藏本一初。貴乎言外旨,要在壁中書。博涉兼覃思,然疑定自疏。
附茹寒元作
躓踣一何屢,端憂幸少紓。側身多事後,奉己此心初。靜裏聊陶性,公餘且讀書。偶從泉石約,未與世情疏。

寒臘寄慰小小梅窻
難得成高臥,養和深杜門。蜂衙能暫避,蠹冊且重溫。催臘雪無影,畫梅春有痕。會期晴煖日,曲水祓愁根。

聞悉雪兒楚芸俱抱恙因以勉慰
愁多寒且迫,二竪易交侵。請藥寧辭苦,逃塵莫厭深。晨昏澄汝慮,遲早快吾心。定約西江月,春風試一吟。

 楼主| 发表于 2014-1-30 23:4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曆新元寄贈湖上諸子幷年來同遊詩侶用偷春格
但惜電光轉,不驚霜鬢新。頗知鷗鷺意,邀結且為鄰。風月耽情好,煙雲寫夢眞。悠遊皆自適,四季略如春。

觀瀾兄和作:次韻偷春格寄一得君
日曆初翻頁,猶知歲月新。西風吹北牖,南董念東鄰。玩世林泉隱,寄情山水眞。澹然同趣味,遊屐待來春。
茹寒和作:湖上題襟周年紀步韻雲師
結契隨高士,翻然眼界新。題襟青壁上,抗志白雲鄰。稍隔喧囂遠,得諳情趣真。南園期破臘,再探一枝春。

小寒日湖邊即占代霜禽言
振振向晴日,午煙猶帶寒。騰身白沙尾,縱目紫雲端。城市漸繁庶,湖山半闕殘。泌丘且如此,何處得盤桓。

贈別觀瀾兄吉林度歲
江南天氣正淩兢。塞北風霜更有稜。呵手試拈梅苑雪,擁爐小破硯池冰。姻翁款篤寒何礙,孫女笑啼歡可承。一別相期眠兩穩,題襟役夢最深層。
觀瀾兄和作:次韻《贈別觀瀾兄吉林度歲》酬一得賢弟
歲杪駒陰感惕兢。臨岐風雪競威棱。情眞許我三生福,胸暖由他百尺冰。塞北雖無雁傳遞,江南自有誼相承。故園一別猶牽綰,夢裏湖山影幾層。


詠梅次韻郭善梅醫師七十感懷
一縷春痕破凍泥。瓊華點綴水村西。月搖疏影堪延賞,雪煮淸風漫品題。乳缽薦鹽消積鬱,心香擎露結懸黎。南山松友北山鶴,接膝傳觴醉欲迷。

仰翁於洪城青苑書店講九十年讀書心得不能親聆遙寄短章致意
江梅淸勝玉,振響上階除。西塾無虛座,東風欲滿廬。吟心愈雄健,世務未乖疏。或問長生訣,莫非恒讀書。

奉和夏老迎春詩出群格
詩人感物在春先。別有靈心上格天。得負暄風娛晚歲,不勞瑞雪兆豐年。江梅信到羲皇侶,松月光搖蜀國箋。彭蠡早期修褉日,木蘭舟裏醉扶軒。

春蕊兄將婚不克親賀擬想情況寄之四韻
梅蕊饒生意,香縭綰翠微。將扶金鈿顫,交錯玉巵飛。入夜燈無寐,窺人月上幃。呢喃商量道,蚤起答春暉。

集詞牌賀歲
白雪玲瓏玉,尋梅憶故人。珠簾捲疏影,媚嫵謝池春。
发表于 2014-1-30 23: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少
发表于 2014-2-7 08: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句琢字炼!多是佳构。
发表于 2014-2-22 20: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搬沙發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5 08:13 , Processed in 0.01546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