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005|回复: 1

转陈章文:戈革诗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21 17: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戈革教授 诗话                陈章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期,北大物理系有两位尖子,一个是于敏,毕业后到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后来成为与邓稼先、赵九章等齐名的“两弹一星”元勋。钱三强称他“填补了我国原子核理论的空白” 。一个是河北献县人戈革(1922—2007)。毕业后又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研究所, 1952年毕业。因其哥哥、原玉门油矿矿长随国民政府去了台湾,戈革被“不宜重用”,分配到山东工学院,一年后回北京石油学院任教,直到退休。成为:玻尔研究专家、翻译家、金庸研究专家和诗书画印“四绝”,平生著译2000万字。治印近万枚,其中有“于光远《碎思录》”配印100多枚;《红楼梦人物印谱》500枚,《金庸人物印谱》1600多枚。另有对联、书法、绘画不知凡几。如四人帮一倒台,他的客厅就挂上自己撰写的对联:

不止十年号牛鬼,何尝一日信狐禅。

 戈革研究玻尔,虽与其专业有关,但也事出偶然。

上世纪50年代,戈革在苏联的权威刊物看到批判丹麦量子力学创始人玻尔的文章,说他是唯心主义者。那时他对玻尔不太了解,觉得应该把玻尔的作品翻译过来,让大家认清他的反动面目。于是给商务印书馆写信,问他们要不要出版玻尔的译作当作批判材料,他们说要,于是戈革就开始翻译玻尔的书。
 在翻译过程中,戈革发现玻尔不仅是个伟大的科学家,还是个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于是,历时三十多年翻译玻尔全集12卷,2001年7月,获丹麦女王授予“丹麦国旗骑士勋章”。

虽然玻尔是20世纪物理学界与爱因斯坦并峙的高峰。但其学说不是“显学”。另因戈革自甘寂寞,故一直默默无闻。1985年,丹麦纪念玻尔一百周年诞辰,中国与会代表中没有戈革,因为教育部还不知这个玻尔研究专家。

授勋那天,中国某领导到场,因他只知戈革是石油大学教授,在祝贺仪式上也仅是赞扬戈革对中国石油业的贡献。

我“认识”戈革,是在刘梦芙先生的《“五四”以来词坛点将录》中:“戈革……物理教授,余事倚声,清丽雅正,皎皎鹤立,惜知者不多。 ”
因戈革是刘录中我唯一未闻的诗人。故找他的诗词读,一读,惊为圣手——

收戟焚书法不疏,却无一计护扶苏,寝宫常带鲍鱼臭,还被后人笑小巫。

筑得长城未足豪,如山白骨乱蓬蒿。幸无吕雉污帷薄,此事居然胜汉高。

一卧沙丘便不醒,千秋笑骂岂堪听,悠悠青史皆刀斧,绝胜鞭尸作典刑。

  此三诗咏秦始皇,言近旨远,兴寄深微;对这位中国专制集权的始作俑者的辛辣嘲讽,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和南唐冯延已《蝶恋花》组词十四题,篇篇锦绣,字字珠玑。末首云:

漫掩香尘埋玉树 ,半尺鲛绡,泪血凝红缕 。欲把前盟申抱柱 ,蓝桥逝水匆匆去。
   昔日芙蓉今败絮 ,天际繁星 ,乱落纷秋雨 。莫向佛前忏绮语 ,会心一笑拈花处。

委婉凄切,极尽缠绵,堪比林黛玉泪尽红楼——“尺幅鲛绡劳惠赠,为君那得不伤悲”?

这组和词置诸《花间集》也堪称上品。戈革的忘年交江晓原博士认为戈词犹胜冯作,因冯氏十四首各自成章,而戈作十四首内容一气呵成,隐隐构成一个美丽哀怨的爱情故事。“有一次我们闲谈,我曾就此向戈老求证,但他笑而不答,只是说:‘诗本在可解不可解之间’”。(江晓原《高才自古多沦落》)笔者以为,戈革十四首和词。以“莫向佛前忏绮语,会心一笑拈花处”作结,将一个爱情悲剧故事归结到宗教高度,堪称哲人大家手笔。

1990年,中国科学院范岱年先生编辑、出版《中国学者对科学和技术的哲学与历史之研究》一书,向戈先生索诗,戈革题之曰:

科学与民主,由来非等闲。前贤苦求索,青史血斑斑。

这首五言绝句,掷地作金石声。与上述十四首《蝶恋花》风格迥异。

鹧鸪天《自寿》曰:

拜鞠年年为底忙?埋头嚼饭译文章。一生不戴乌纱帽,半路常逢白眼狼。

书问世,印出洋,人人来索嫁衣裳。有时也似蝇无首,撞了南墙撞北墙。

鞠,即菊。戈革平生最爱菊花和猫。词中倾诉坎坷人生,犹显孤傲;自嘲为无头苍蝇,令人捧腹。

戈革才思敏捷,出口成章,知者皆敬服。为久别重逢的表哥治印后,当即又书赠一诗,《为表兄治印》:

噩梦惊魂历几场,齿牙摇落视茫茫。我生不带封侯相,羞说雕虫一技长。

聂绀弩将“清厕”入诗,并写出境界,诗坛传为佳话。

戈革七律“如厕”,也是别具哲理,雅俗共赏之作:

半寸烟头作瓣香,路人相聚此厅堂。登台雅似龙行雨,候缺急如狗跳墙。

系带拖泥还带水,蹲坑跃马复横枪。若教西子蒙不洁,“柳叶双眉点额黄”。

(戈革自注:柳叶双眉点额黄,借黄岩诗友周祖撰句)

西子蒙不洁,出自《孟子·离娄章句下》:西子蒙不洁,人皆掩鼻而过。

急急如厕的路人,在戈革笔下,活灵活现,呼之欲出。该诗与聂绀弩诗“清厕”,堪称当代诗词姐妹篇。

戈革还有七律《戏题效聂绀弩》:

金瓶梅发品花空,万古红楼一梦中。休画三贤战吕布,须看五鼠闹皇宫。

董超薛霸双衙役,明月清风两道童。莫向江湖问奇侠,人间儿女有英雄。

效聂而能翻出新意,聂绀弩泉下有知,当感叹幸遇知音。

谁说好诗已在唐朝做完?戈革诗词就不减唐人高处!



令人扼腕的是,戈革与聂绀弩,差不多为同时代人,一样诗艺超群。然聂绀弩诗先有舒芜、胡乔木推介,1983年就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后有山东侯井天20多年六度签注、增补、再版,使之名满文坛。而1950年就与张伯驹、周汝昌创办庚寅诗社的戈革,生前将劫后幸存的四百多首诗词结集的《拜鞠庐吟草》,仅自费印制250册,至今没有正式出版。最近,笔者到某地参加诗词学会成立30周年活动,特意询问不少诗友,结果没有一个知道戈革其人。

人生在世,才情、成就与名气不成比例者,戈革教授可谓典型。
发表于 2013-10-21 18: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不宜发此版移至山谷流响 望见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5 09:07 , Processed in 0.01255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