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000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4 17: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七十九 清臣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6-11 20:28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七十九 清臣

    三人亭中席坐,清臣甫一落坐,便觉席有微温之意,不觉生奇:“此亭亦暖阁之制麽,怎麽竟微温的。”“清臣不知,此亭非暖阁制,不过以火松木置于锦席之下,所谓天山火松不沾冰雪,最拒寒气,以之为屋,寒冬亦为暖室。我前些年往天山探访友人携回,专以为用,故清臣觉有微温。你自碧山寺精舍后至此途中木径亦皆以此木为制,故能不积冰雪。”闻得藏真此言,清臣微微颔首:“原来如此,我一路确觉有异,正待相问呢。”又道:“说来也巧,路上得遇则位小娘子同行,不然则大雪天恐寻不到此,不想竟亦是来见藏真师父的,未知如何称呼?”藏真微微一笑,“则位便是舍妹绿竹。”清臣闻言,微现惊异之色,“怎麽则位便是绿竹麽,早经闻说,未想今日相逢。”遂与绿竹各自为礼。

    三人相谈,藏真自坐侧取来酒具并红泥小炉,暖酒并具,于是酒饮。清臣道:“久闻藏真师父笔势酣畅,行、楷、草、飞白无不神妙,法则具详。今日见亭上所书梅亭二字,当真所谓。”藏真一笑而已,看清臣道:“伯高草书声名最著者古诗四帖,世人皆知。今日清臣专以来,可有以见?”清臣闻言微笑:“确有以备,久闻藏真师父及令妹绿竹,今日得逢,愿专以闻。”言毕自随身所带行囊中取出卷书,展开看时,却正是张旭《古诗四帖》。绿竹乃细视之,是烟云满纸,法相森森,点画之间错综以详,又跌宕起伏,或若疾风骤雨,或若崖间风木,疏密得间,酣畅尽势。绿竹不由一赞:“真好草书。”清臣闻言不免得色。

    清臣乃遂徐徐:“此乃家师《古诗四帖》,未知方之藏真师父何如?”藏真微微一笑,片时方道:“不若今日我手书篇则,清臣以观如何?”“藏真师父闻名真亦久矣,然从未亲睹笔翰,实清臣心头最憾之事。若今得睹,岂止三生之幸,真清臣固所深愿也,惟其请之。”藏真乃自亭侧案则取来笔砚诸物,置火松木上,使墨不冻,片时乃疾书之——

    东明九芝盖,北烛五云车。飘飖入倒景,出没上烟霞。春泉下玉溜,青鸟向金华。汉帝看桃核,齐侯问枣花。上元应送酒,来向蔡经家。
    北阙临玄水,南宫生绛云。龙泥印玉策,大火炼真文。上元风雨散,中天歌吹分。灵驾千寻上,空香万里闻。
    谢灵运王子晋赞
    淑质非不丽,难以之百年。储宫非不贵,岂若登云天。王子爱清净,区中实骅嚣。喧既见浮丘公,与尔共纷翻。
    岩下见一老翁四五少年赞
    衡山采药人,路迷粮亦绝。过息岩下坐,正见相对说。一老四五少,仙隐不可别。其书非世教,其人必贤哲。

    不过旬刻间藏真写毕,亦是《古诗四帖》,清臣移来看时,却真是“清烟淡起移古松,寒云饮水撼枯藤,”或时如“骤雨旋风游龙驭,墨间纵横意未知。”不觉惊于言表。

    清臣见藏真亦书《古诗四帖》,笔意纵横间迥异于伯高手书,笔力尤坚,骨劲尤力。清臣乃言:“逸少草韵见诸十七帖,家师亦常观之,家师自书《古诗四帖》甚自赏之,以为虽不能逸少之韵,亦少有能出之者。不意藏真师父笔翰迥异于家师,而能笔力其上,真令人不能不一叹。家师若见或亦慨乎?所谓草稿之作,起于汉代,杜度、崔瑗始以妙闻。迨乎伯英尤擅其美。羲献兹降,虞陆相承,口诀手授。以至于家师,虽姿性颠逸,超绝古今,而模楷精法详特为真正。真卿早岁常接游居,屡蒙激昂,教以笔法。资质劣弱,又婴物务,不能恳习,迄以无成。追思一言,何可复得。今忽见藏真师父所作,纵横不群,迅疾骇人,更可以观。”

    石红梅  字(2014-6-14,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6-18 19: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八十 来历 金玉屑 序 封缄 一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6-14 17:57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八十 来历

    绿竹自侧闻之,缓缓言道:“伯高自是长才,其墨淋漓,多有画意,而哥哥此翰则见笔力,烟云间骨劲尤兼,是迥异于其者。然清臣所言亦误矣,世人多不解本源,少有解哥哥此生以草书出者由,所谓笔翰之事莫不以逸少为尊,而逸少早出,其草书自为一法,至清臣师伯高乃自变另格,至有以三绝名者。哥哥不欲使人知其本尊,以故今世少行楷,止狂草风变另格体,亦为使世间人知伯高外另有草书别风者。而伯高草书骨力为弱,实为墨画,哥哥笔翰则烟云间见于骨格。实逸少藏真本自一人,生则异世,世人不知乃至于惑,细思亦真良使人叹。”

    绿竹语竟,清臣低眉:“绿竹点破藏真师父来历,方使人悟何以其行楷乃至于斯境,且草书中何竟有笔法若自逸少书翰者。人多以藏真师父笔翰宗师逸少,今日方晓竟其本源也,真令人不能不叹者三。”待其语罢,藏真道:“此事本少有人知,今日毕竟教绿竹道破,也则罢了,只今日清臣在此,绿竹亦当使有以观。”“正是,久闻绿竹长才,紫微文昌,文中宗主,不若绿竹为诗一则,使清臣见。”“既是哥哥并清臣有言,就为之罢,只我素不擅笔翰,还我咏哥哥手书方是。”藏真听了,乃自颔首,绿竹遂咏——

    惆怅晋年明月风,荻花道尽说微同,行书卷墨音隔代,狂草春花声俱工,千载名留终为意,一箴语竟岂言空,诸君且待今携我,不教梅花月下蒙。(绿竹)

    诗则咏毕,藏真手书亦自乃成,却是行楷,清臣细观果然逸少风韵,较之《兰亭》笔意俱同,方确知藏真乃羲之后身也,慨之再三,良叹不已。三人重与落坐,酒饮尽欢。正清饮间,远处却传来隐隐清吟,自远及近,将近寺中,其声则幽微淡远,逸寂深清。清臣微异:“是真奇了,此音竟大有武侯之风,此何人也,亦在山中。”言语之间,法戒至亭前礼道:“藏真师父,有访客至,谓是梅竹旧友,特与手书,以为见礼。”言毕将一梅花笺奉上,众人看时,却是一纸草书,写的却是——

    西沉日暮絮纷纷,千骑寒云北阙军。疾笔力书风峻朔,青山和璧气微醺,前陈世事谁言卜,后往诸生我识君。莫谓伤心均旧吏,惊雷将起势氤氲。(梅竹旧友)

    石红梅  字(2014-6-18,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代后序

    金玉屑
                ——书信集

    序

    薰风渐起,将及夏至,八万余字的半文言白话小说《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是经完篇了,因有人说半文言白话仍略晦涩缘故——虽则我私心以为其实真很白话的,但仍有人读后曲解文意,则末是当写一部白话版的麽?我一直些些犹疑。然则现下是经确定了,我计划写作一部书信集,且以书中人物名姓为主旨,当然是非古时背景了,我决意将则部书信集的背景置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则样会有趣麽?我此前从未正式地写作过书信体小说,而则部名为《金玉屑》的,且以虚构绿竹致虚构梅君的手笔,以绿竹还未遇梅君未知梅君为谁的况则,预计写作99封缄,写至1932年抗日的书信集大家会期待的麽,会罢。

    《金玉屑》。

                         石红梅 字(于江西九江浔阳)


    封缄 一

    梅君:你好,则一世我还未得见到你呢——我姑且叫你梅君罢,因我还不晓得你的名姓,你会是一个甚麽样的人呢?我想了你无数次了,我最终想定,你一定会得是一个很懂我心思的人,像我小时孤零零没有玩伴则样的事,你也一定会得晓得。而且,即使是我小时不会跳橡皮筋——因此从来也不跳橡皮筋则般样的小事,不消我说,你也一定会得知道。因此我永远都不用担心你会不了解我,我只需等待命运的安排,就会看见你,看见你最终向我走来。
    然而梅君,我直至现下还没有见到你,而你会永远保护我,且永远与我一起麽?我真担心的,梅君,要是我今生遇不上你怎么办,难道我就则般样孤零零一个人麽?梅君,我真很希望与你一起的,真的,我不喜欢孤单,虽则现下还孤单单的。
梅君,今天我与徽因往的什刹海,徽因说她其实不太爱思成君的,然则她是经决定再过数月就要与思成君去美国了。我与她说,不是还有志摩君麽——梅君,我其实还未曾见过志摩君呢,不过都说志摩君是个风流潇洒的人物,麻将是牌去如飞的,而且还可以从头至尾不看牌就则般样打牌,且每次都赢——徽因却说志摩君其实并不真的爱她,只是少年期需要寄托情怀的一时伴者罢了。我听了真惊讶的。
梅君,我真不能理解,怎么能与自己不爱的人一起呢,徽因则般样做真没道理。要是我便不会则样,虽然我也确是不太欣赏思成君——他学的是建筑,可是设计却乏善可陈。至于徽因言及的她与志摩君的情谊,我约略想来,大概些些类似我与理之君罢——
梅君,近来学堂里很多人都在议论我与理之君的友谊,他们都以为理之君是在向我求爱的,虽然理之君真写了好些信与我,还有爱的诗,可是我一直觉得理之君之于我,不过似中世纪骑士之于心爱女主的柏拉图式的爱罢了。真的,理之君是一位十足的绅士呢——他长得很似年轻时的宋查理,就是美龄的父亲,我没有见过宋查理年轻时的样子,可是,我小时曾去过宋家在上海的宅所,那里有他年轻时相片——微黑然而很英俊样子——就像理之君的现在。理之君与我写的许多洵美的文字——
    然而我还是觉得理之君一定不是你,梅君,你会是什么样子呢?我想了很多遍的——宋查理子女中庆龄是最美的,是临花照水的美人,而且娴静,她是配与了中山君,中山君很儒雅呢。然而最看不出来的是,庆龄居然也是一位坚定革命者的,她于中山君助力良多。宋查理的女儿都很能辅助夫君,霭龄、庆龄、美龄都是如此。子文君与他父亲一般,也是一位绅士,虽则长得并不完全似他父亲,他是自许非美人不娶的。然则宋查理子女中要数美龄的字最好,美龄选了介石君做她未来丈夫——说是前年12月间,介石君应了子文君邀请,在上海莫里哀路中山君举行的晚会上初识美龄,一见倾心,专请中山君代为美龄致意,虽然现下还未能成婚,然介石君很爱敬美龄,美龄于他助力良多。
    绿竹(民国十三年元月)
(注:宋子文后于1927年成婚,他的夫人乐怡是位很modern的美人)

    石红梅 字(2014-6-18,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19: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代后序二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五、五十、九十二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4-6-21 20:15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6-18 19:55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代后序二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五(节选)

    梅君:说起共产党,最近听说国民政府有一位共产党员润之君,是国民政府的代理宣传部长,就秋月赴任的,据会过的人说,润之君很俊逸的呢,说是比介石君年轻时容貌还要得好,竟有珠玉之感。润之君说还写的好些诗词,我也读了读,是真很自负样子,将来或许真有风云之变呢,因为他是自许“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虽则则篇《沁园春 雪》润之君还没有公开与人看得,且说要待适宜时间方会公布,而他现下的爱人是开慧君,也是一位爱国的革命者的。还有一位翔宇(恩来)君也与他一起说是国共合作中的共产党员,当然现也是国民党员了,是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东征军总政治部总主任职,听闻也是足十的美男子,还曾经演过文明戏中女角呢。然则他是于8月间结婚有爱人了,他的妻子名文淑(颖超),时任广东妇女部长,虽然不是美人,然而很能干机敏革命女子的。许些人看好润之君与翔宇君,哥哥虽没有明说,但也期许甚甚的样子。那梅君,则两位未来或许真成别事的,听说润之君还写的很些文章,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宣传议案的起草人就是他与精卫君、孚木君的,还与甘乃光、詹菊思一起起草编篡国民党党史章程,并为国民党广东省代表大会起草宣言还在闭幕会上演说。现下是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最新发表的是《中国国民党之反奉战争宣传大纲》,并已通告全国了。
    绿竹(民国十四年十二月)


封缄 五十(节选)

    梅君:近来有一件颇有趣事情,或是因修历史学缘故,学堂学生都很喜读些杂书,而我是向如此的,又素以最爱怀素笔翰,故近来闲读的《怀素传》,其中记曰——“怀素疏放,不拘细行,万缘皆缪,心自得之。于是饮酒以养性,草书以畅志。时酒酣兴发,遇寺壁、里墙、衣裳、器皿,靡不书之,贫无纸可书,尝于故里种芭蕉万余株,以供挥洒。书不足,乃漆一盘书之;又漆一方板,书之再三,盘板皆穿。”同学间有爱怀素笔翰者亦读之,然就有质疑曰“万余株不是小数目,能种万余株芭蕉是个不小的田地工程,且亦耗钱财,非贫穷人家可能为 。”并称“是故疑古人夸张,或怀素实在未必真是贫无纸可书的,恐是谎也。”我听了颇觉莞尔,因古人立传确未必皆甚可靠,原不能尽当得真,不过以为查史者循脉络,得蛛丝而已。
    绿竹(民国十七年三月)


封缄 九十二(节选)

    梅君:一二八淞沪会战已过半月,仇忾之心举国皆同,上月三十日,介石君发表《告全国将士电》,文告如下——
各总指挥、各军师旅长、各将士、各军官学校师生诸同志鉴:
东北事变,肇始至今,中央为避免战祸,保全国脉起见,故不惜忍辱负重,保持和平,期以公理与正义促倭寇之觉悟。不意我愈忍让,彼愈蛮横。沪案发生,对渠要求且已茹痛接受,而倭寇仍悍然相逼,一再向我上海防军突击,轰炸民房,掷弹街衢,同胞惨遭蹂躏,国亡即在目前,凡有血气,宁能再忍!我十九路军将士,既起而为忠勇之自己,我全军革面将士,处此国亡种灭患迫燃眉之时,皆应为国家争人格,为民族求生存,为革命尽责任,抱宁为玉碎毋为瓦全之心,以此与破坏和平蔑弃信义之暴日相周旋。中正与诸同志久共患难,今身虽在野,犹愿与诸将士誓同生死,尽我天职,特本血诚,先行电告:务各淬厉奋发,敌忾同仇,勿作虚浮之豪气,保持牺牲之精神,枕戈待命,以救危亡,党国幸甚!蒋中正印
介石君此电一发,国人士气为之大振,同日,南京政府发布《迁都洛阳宣言》,谓政府绝不屈服,自日起将国民政府部门迁往洛阳,惟军委会、外交部留驻南京,誓将以身报国。
    而上海战事仍紧,不单十九路军在军长蔡廷锴、总指挥蒋光鼐率领下英勇抗敌,杜月笙等人亦组织了上海市民地方维持会,为十九路军捐款捐资,并开办收容所收容难民。则月初,介石君告何应钦“如日军再攻正式开战时,飞机亦应参战,请照军委会电令办理为盼。”14日,命前首都警卫军87、88师和教导总队组成第五军,以张治中为军长增援十九路军参战。为补充十九路军伤亡减员,介石君还先后命自上官云相、梁冠英、刘峙等处,运徒手兵2000名以补充十九路军,并为十九路军和第五军补充大批武器弹药。此后又调动国军卫立煌第14军(辖第10师、第83师两师)、第1师、第9师、第47师及陈诚第18军(当时下辖第11师、第14师、第52师共三个师)、独立第36旅等部队支援上海十九路军,虽然由于种种原因,现下各部还未抵达。18日,介石君再电张治中、俞济时,要求第五军与十九路军精诚合作,谓“抗日为民族存亡所关,绝非个人或某一部队之荣誉问题,我前方将士应彻底明了此义。故十九路军之荣誉,即为我国民革命军全体之荣誉,绝无彼此荣誉之分。此次第五军加入战线,固为敌人之所畏忌,且亦必为反动派之污蔑,苟能始终以十九路军名义抗战,更足以表现我国民革命军战斗力之强。生死且与共之,况于荣辱乎何有?望以此意切实晓谕第五军各将士,务与我十九路军团结奋斗,任何牺牲,均所不惜,以完成革命之使命为要。”
    介石君更于战况方始之初(1月29日)言“倭寇必欲再侵略我东南乎?我亦唯有与之决一死战而已!”并电告湖北江西师部谓“昨夜倭寇向我上海闸北十九路军防线袭击,至此刻尚在对战中。我军决与死战,其在汉浔海军必有军事行动,务望严密戒备自卫,万勿为其所屈。第四师应集中武汉严防,切勿分散。以后军费困难,惟有地方自筹也。”(5日),第88师师长俞济时自苏州致电介石君,称全师除一团外(527团)已经在苏州集结完毕,但是“经费元月份只领到十天,给养断绝”,乞请速拨款维持伙食。时因连年战乱,又逢去岁江淮大水灾,国民政府财政窘迫。上月下旬国军各将领就纷纷致电,称“粮弹缺乏,已到断炊地步”。是国家财政已极为困难,虽经美龄、子文君等竭尽力筹,亦一时不能脱困,乃得介石君告地方自筹军费之言。16日介石君甚不得不亲致电宋子文君言“日既在沪不肯撤兵,我方只有抵抗到底。……而江西与河南伙食必日紧一日,接济必完全断绝。请兄能在南昌运存一千万元,郑州运存二千万元之中央钞票,则政府尚可活动,军队亦可维持,或能渡此难关,不致崩溃,此为中正最后之哀求,望兄设法助成之。”一国主政,言至于此,良令人不胜唏嘘之叹。
    绿竹(民国二十一年二月)

石红梅 字(2014-6-21,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iangyouss.com/forum. ... &extra=page%3D1(右下角翻页)

注:下周三、六(6月25、28日)连载《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诗词合集《集外集》, 7月2日起每周三、六连载本人原创《紫檀木末》,完毕后连载书信体小说《金玉屑》
 楼主| 发表于 2014-6-25 19: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集外集(诗词集,节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四十五则 之一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4-6-25 19:58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6-21 19:00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代后序二

金玉屑  封缄 二十五(节选)


集外集   (诗词集,节自石红梅原创《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四十五则
(诗22则 长调1则 对诗7则 信翰7封 对联1则 酒令5则 短句2)

之一  节自 引子 至 四十  二十九则(诗18则 对联1则 信翰5封 酒令5则)

菊时
菊时风月竟相违,独立帘轩着素衣。落叶微花言翡翠,琉璃碧玉对珠玑。秋声瑟瑟秋声近,霜降节时霜降归。谢尽闲庭秋事了,且珍清意竹间扉。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引 子》)

山深青碧水  月冷老枯禅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四 子文》)

七古
清竹一枝问春希,仲日熙和音渐微,松木泥炉与试水,碧山寺侧隐风归。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 茶诗》)

落花纷纷乱,涧户寂寂春。闲坐无历事,山中不见人。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六 落花》)

菡萏
叶暗蓼花红,菡萏雨秋风。庭树金音细,绿波对帘栊。
  
莲花曲
玉藕金芙蓉,红浥翠叶重。莲花蒂莲子,莲溪与莲浓。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七 君书》)

吴酒丽竹密,翡翠且漫吟。绿杯深渥腕,曼女若不禁。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九 曼女》)

木叶亭皋下,菊间篱篱黄。醉溪红树雨,秋风及海棠。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十三 木叶》)

流霞泣孤梦,冷月寒松间。白云归何处,落叶满深山。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十四 流觞》)

桐木十三吕,
调古音亦希,
明月松间照,
水流秋叶微,
风入清弦冷,湱然山涛征,
流觞遇新客,一聆曲如冰。(古体换韵)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十四 流觞》)

蕉下风犹寒,春月酒竟欢,雨轩清疏意,与君一例看。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十七 雨轩》)

母亲大人膝下:
风雨寒甚,近日暴雪,未知浔阳如何,母与绿竹俱安否?愿温炙添衣。儿数日将归,勿念。不一一。       儿 藏真 谨禀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二十四 蜜橘》)

浓春草长雨莺啼,柳绿桃红艳艳溪,好景和风菲落絮,一年春事约南堤。

七古
清竹寺里白衫客,桃花灼灼一时夭,漱石泉壶将试水,半日浮生说梦桥。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二十五 清竹》)

暮春杂花,百里相隔,归尚旬月,思心感怀。怅书,不一一。杨君
又启:奉蕨、笋若干,夏将近,雨甚,未知如何。

七古
则末春愁难遣麽,遣道春愁愁更多,荼蘼不解漫天白,陌上闲闲缓缓轲。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二十六 暮春》)

“令狐梦冰”, 文曰“令狐梦立冰,冰下人与语。得此令者饮酒三盏,以助众宾之欢,并点男女各一,饮酒一盏,言诗词古语一,语宜风流事也。”

“渊明赋诗,菊花真名士,饮酒聊自之。得此令者饮酒一盏,为菊花诗一则,不能为者罚酒三盏,诵陶诗一则,以完此令。”

“德秀弹琴,欣然酌春酒,山水挥手间。得此令者琴音一曲,酒则三盏,渊明陪之。”

“张敞画眉,桃花美人意,眉妩京兆家。得此令者宜画眉妩,得令者自饮一盏,众人陪饮一盏。

“将军令,紫微薰风语,昌文则待君。得此令者主紫微文昌,自饮一盏,众当贺之,宜皆陪饮一盏。”

碧色天微暮,秋寒绿艳枝,诗清霜紫菊,重节未将时。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二十八 花宴》)

清商犹未绝,丽丽芷莲篇,若彩黄丝锦,书薰绮思绵。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三十一 希文》)

薰夏(七夕)
丽袖薰风暖,金阶翡翠黄,琉纹珠灼锦,绿绣玉涵香,绮夏音羽徵,繁夕笛琳琅。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三十二 七夕》)

数日暌别,已觉三秋,绿竹诸事顺否?心甚念念。惟计十日当归,然十日期,犹十载也。渐秋,思兴惆怅,不一一。杨君。

草木黄落蝉音希,将秋,清风渐起,归期白露,念念。绿竹。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三十五 试香》)

秋桂
竹外疏花寒,秋桂生山屋,菊艳风日意,沉沐悦新宿。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三十六 白露》)

秋风一时静,落叶自萧萧,江畔清月处,菊竹说寂寥。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三十八 赏月》)

近日秋深矣,西山风意渐寒,菊有黄华,绿竹其来兮,杨君亦并。问母金安。余不一一,藏真。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三十九 赏菊》)

石红梅 字(2014-6-25,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以上节自石红梅原创小说《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
(右下角翻页)

注:下周三(7月2日)起每周三、六连载石红梅原创《紫檀木末》,完毕后连载石红梅原创书信体小说《金玉屑》

 楼主| 发表于 2014-6-28 19:4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集外集 之二(诗词合集,节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6-25 19:45
集外集   (诗词集,节自石红梅原创《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四十五则
(诗22则 长调1则 对诗7则 ...

集外集   (诗词合集,节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四十五则
之二 节自 四十一 至 八十  十六则(长调1则 信翰2封 诗4则 对诗7则 短句2)

数日雪寒,绿竹安否,近雨园有藤结实,颇可以味。明日往接如何。杨君。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四十六 弈棋》)

戚氏
淡香天,梅蕊微雪对庭轩。竹叶萧疏,锦帘风意熏炉烟,悄然,说乡关。
冻云黯黯石阶闲,卷书一霎清雨,甚麽言尽便寒山。
尺素迢递,离人伤楚,岸江春水潺湲。
尽微花落叶,枯树衰草,爆竹声喧。

清意就说流年,春菊渐变,一夜至更阑。
天微静,片时清浅,黛墨连娟。话情绵,愿永夜好。那堪恁说,世世如前。
未谙未对,绮丽朱楼。今载春岁迁延。

旧日风光好,当年共对,夜月贪欢。帐里薰香甚暖,且深杯绿袖愿绵连。
便云切莫相隔,世间光景,相说情何限,况恁名,牵系总萦绊。
甚往事,愁惨朱颜,刻漏移,总觉清寒。听风雨,画院笛音残。
问君昨夜,梅花月下,可思无眠。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一 小年》)

清明
桃花闲落薰风暖,一巳清明在暮春,焚尽微灰成别意,家家备得馔牲陈。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七 清明》)

秋分已经半月,前时病中,故久未面,然思心肺腑,无日不念。秋寒日甚,相思日积,绿竹现安否?心思切切,惟愿绿竹念及囊日,早得面见。杨君怅书。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六十四 退书》)

则末相思难解麽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七十一 结思》)

夏叶开红药,馀花发紫藤。(萧嵩)
一时薰意暖,山涧隐归僧。(石红梅)

移花疏处种,劚药困时攀。(许浑)
落尽归春暮,夏初艳紫山。(石红梅)

紫藤拂花树,黄鸟度青枝。(虞炎)
夏雨一时发,临窗照绮为。(石红梅)

竹径厚苍苔,松门盘紫藤。(岑参)
岩间风意尽,说道碧山僧。(石红梅)

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李白)
雨意一时发,艳艳沁锦臣。(石红梅)

藤花紫蒙茸,藤叶青扶疏。(白居易)
夏初草竟长,夏木结雨庐。(石红梅)

绕廊紫藤架,夹砌红药栏。(白居易)
黄蕊合欢襦,要着郎君看。(石红梅)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七十二 藤紫》)

似水若风琉璃意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七十四 琉璃》)

荷池碧叶莲花月,玫瑰小亭一水间,暑夏薰风蝉未静,似闻言道者眉弯。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七十六 花亭》)

惆怅晋年明月风,荻花道尽说微同,行书卷墨音隔代,狂草春花声俱工,千载名留终为意,一箴语竟岂言空,诸君且待今携我,不教梅花月下蒙

西沉日暮絮纷纷,千骑寒云北阙军。疾笔力书风峻朔,青山和璧气微醺,前陈世事谁言卜,后往诸生我识君。莫谓伤心均旧吏,惊雷将起势氤氲。
(摘自《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八十 来历》)

石红梅 字(2014-6-28,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
(右下角翻页)

注:下周三(7月2日)起每周三、六连载石红梅原创《紫檀木末》,完毕后连载石红梅原创书信体小说《金玉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6:00 , Processed in 0.01521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