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000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4-5 20: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九 含冰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4-2 20:09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五十九 含冰

    清明既过便谷雨,又十余日至四月,四月昼长人倦,荷钱新铸,黄莺求友,飞燕引雏,绿竹每日除在学里,便是与杨君弈棋吟诗,饮茶酌酒。正是新暑初回,荷柳旖旎之时,游赏男女皆流连阁轩,赏玩池圃。堪堪便至仲夏,雨园红莲一时之盛,绿竹杨君同在舟中观莲赏景。将近午时,丝风也无,酷热难耐,两人弃舟登岸,杨君先道:“绿竹好生热麽,面上红红的,则般天气,不如我取些冰来罢。”言罢便往冰窖去了,未久果真取来,绿竹看了:“则般大块冰,要冰凿呢。”杨君道:“自然。”说时自冰下取出冰凿凿起冰来,绿竹随手取了一段碎冰含于口中,心下略觉好些,面上潮红也褪去了,便与杨君坐于阁轩空阔处凉爽。外间蝉正高鸣,柳叶也些焦枯,杨君拿来桃果并去年制的陈皮乌梅等绿竹素日所喜各色蜜饯,又往庭间井处汲了井水,将桃果浸于水中。绿竹是将陈皮碎冰制的凉品,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叙,杨君说则时辰当午膳了,绿竹却道热的不想吃,只喝了些冰绿豆汤就罢了。

    午后愈发暑热,绿竹便有些懒懒,杨君见绿竹没兴头:“则般热,不如绿竹歇息会子罢,你只管在则里,我往前庭去便是了。”绿竹被说得红了脸:“哪有则般样在则里歇的理,看让人笑话,再说我素不好午睡的,还则罢了,只是做些什麽闲耍方好,不然真无趣的。”杨君听则般说,想了想:“那不如出去罢,往西山有一极僻静处,山泉极清从无人至的,颇可以清凉,绿竹以为如何?”绿竹听则般说,便与杨君收拾食盒,备的酒蔬,同出门往西山去了。

    却原来则山涧是在碧山寺后山,约距碧山寺里许的,倒真是个清幽去处,山涧泉侧不知甚人种了些桃树,累累果坠,另些紫藤花是早开过了,只余碧叶,绿竹杨君就便铺了竹席席坐,因是山中,倒甚清凉,时有薰风而过,绿竹杨君酌酒言欢,甚是潇洒。

    还说绿竹杨君两人背坐着酒饮得兴头起来,杨君待起来摘些桃果,刚欲起不防头绿竹有些酒意身子侧了侧,杨君无意间一转头竟不小心亲着了绿竹的脸,两人当下脸便皆绯红了,绿竹赶忙站起,也未言说什麽,就匆匆归家去了。

    杨君当下呆于是处,不知要怎生样好,心下一百万个担心怕绿竹生气。又想着不知下回要怎生见面,万一绿竹就此不理了可怎生好,心里上下慌张着只没个着落处,想了半晌只得收拾过东西归家去了。一夜好生难眠,次日起得个大早出了家门就往绿竹家去,至了院门,半晌不敢叩门,犹疑着不知见了绿竹说些甚麽。正自思虑时节,忽听身后藏真音声:“怎麽杨君又有心事了麽,可是做了甚不该的事?”杨君见是藏真,如见着了菩萨般忙道:“呃,是有些怕绿竹生气,藏真师父见绿竹时可要助我。”说得藏真微笑了:“杨君则般慌张了麽。”说时就与叩门,绿竹开门见是藏真杨君,面上便有些泛红,只与藏真说笑着。杨君些微心虚,也不敢多说话,进得绿竹屋中,绿竹与藏真杨君各盏茶,杨君接过,心下方略宽了些。

                  石红梅  字(2014-4-5,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4-9 20: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之六十 好和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4-5 20:12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六十 好和

    未久藏真便自离去往绿竹母处去了,只余绿竹杨君。绿竹只坐着不说话,杨君想了半晌方道:“绿竹可没生气罢,那日我真非有意——”话音未落,绿竹忙言:“不许再说则事,看让人知道了笑话。”话未完脸便红了,杨君见绿竹只是红了脸,未有大恼意,不觉壮了胆拉绿竹手道:“那你方才不理我——”绿竹忙甩了杨君手:“就是则般涎皮涎脸惯了的欺负我。”说时眼圈就要红了,杨君见绿竹则般忙退了退。过得些会子,绿竹脸色方和缓起来,两人于屋中静了些时,都不知要说些甚麽方好。又过会子,听得藏真在屋外:“怎麽两人还未好麽,罢了,还我进来罢。”说时藏真进得屋中,见藏真进来,绿竹杨君皆有些不好意思。藏真绿竹闲谈了些家事,未久言及书翰,杨君又专请教了一番藏真,至将晚饭时分,杨君方告辞归家。

    绿竹杨君就算是和好如初,两人倒比前时越发亲厚了些。数日后就将入伏,天时酷热,绿竹觉焦热难耐,与母亲说过就欲往西山避暑。却原来碧山寺外藏真新建凉舍,虽是简单三间竹屋,于碧山寺后竹林间搭建,然因是山上,本就比山下凉快些,加上竹林泉间,又全系竹所制,当真竹间生凉,颇宜夏日。绿竹母以藏真在左近,答应了同去,母女二人便收拾过。绿竹说与杨君知道,杨君闻听决意往碧山寺借宿,好与绿竹相伴。于是各自收拾停当,伏前头一日,绿竹母女往去的凉舍。

    凉舍一切妥当,不过两间居屋并小小厅堂,然屋后一道清泉,洗衣煮饭皆极便宜,竹林少有人至,只是藏真杨君,清幽至极。因在山中,虽伏日夜间亦需厚被御寒。杨君每日碧山寺用过早膳便至绿竹处,有时藏真同来,竹林间与绿竹闲看流云,或观泉瀑,倒甚自在。还说长夏既去,秋日渐来,天气略凉爽了些,绿竹母与绿竹说过,决意还居家中,遂定于处暑时归,杨君同日亦回城中。至得那日,藏真杨君同来与绿竹母并绿竹一起归得,杨君先陪绿竹至绿竹家,见绿竹皆收拾妥当了方行家去,藏真则于家中居停了数日。

    杨君归得家中,又往雨园去了去,雨园老家人告知杨君长夏时有女子相访,来过几回,都未逢上杨君,因杨君往碧山寺去缘故。形容相貌说的正是上回阿予,杨君听了好些闷闷,又不能说与绿竹苏晋知道,又怕再遇上阿予,故只除绿竹家处,连雨园也少来了。

    未久秋节,街市繁华热闹得不堪,藏真归家与绿竹母女团圆,杨君也自相来,依旧是秋风秋夕,一夜赏玩月色不提,未过几日,就至秋分。

          石红梅  字(2014-4-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iangyouss.com/forum. ... &extra=page%3D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4-12 20: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六十一 秋分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4-9 20:23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六十一 秋分

    不觉就至秋分,绿竹道还往雨园,杨君心下只不愿遇上阿予,又不好说破,只得同绿竹去了。秋分一至,浓桂袭人,后庭间黄桂开得甚好,正是秋风清朗时节,绿竹杨君庭前闲步,倒还清散。两人正闲话学里近时的新鲜趣闻,院外叩门声起,杨君心下忖度,莫不是阿予?不觉就有些不自在起来,也不去应门,只着家人去了。家人开门看时,可不是阿予,阿予笑吟吟走进后庭,杨君只得迎上前去:“阿予今儿怎生来了,苏晋君呢?”绿竹也微笑道:“可是再想不到的,阿予竟知道我们在则里,快请坐罢。”家人就便拿来锦席,三人坐于浓桂树下,阿予方道:“苏晋是与君书有事往街市了,今儿正是秋分,我想着绿竹杨君必在此的,故来看看,可巧竟真在此。”说时眼波流转,便在杨君处多停了停。绿竹看在眼里,也未则声,只言:“则末阿予是常来的麽,家人都识得你了呢。”阿予还未及言,杨君忙道:“必是前次聚会阿予与苏晋同来,家人记得了。”绿竹闻得此言,也不再说什麽。

    三人席坐清谈,杨君着家人取茶器煮饮,秋风徐来,当真清朗,阿予看着杨君闲闲问道:“杨君,我前次与你画的墨蔷薇在哪里,怎不挂起来?”杨君闻得此言,便有些讷讷的,只得就道:“不记得放在哪里了。”绿竹闻言看了杨君:“怎麽阿予还画的墨蔷薇麽,是甚时事,我竟不知者。”“不过春日间事,杨君未说与绿竹麽,杨君还与我写的一纸书,当真不错,下次我与绿竹看看。”绿竹听得阿予则言,略顿了顿:“也好,下次便看看罢。”杨君闻得阿予则般,只不好说得,半日方道:“近来少见阿予苏晋,怎麽苏晋君一向好麽?平日里与阿予忙些甚麽?”阿予饮了半盏茶:“不过苏晋君素好书画,我与他闲来看看,如此罢了。有时出游望山,君书倒常同行的。”绿竹看了阿予:“阿予平日很得闲麽,则末倒可常来的。”言毕看了杨君一眼,杨君不觉有些窘迫,只不言声。阿予却道:“绿竹杨君常则里麽,那我无事时当真要常来了。”三人说了半日话,至午时分,绿竹只要留阿予午膳,阿予却说家中有事,就自走了。

    还说阿予走后,绿竹也不着恼,只静看着杨君:“杨君,则末阿予还与你画的墨蔷薇麽,拿与我看看罢,我倒真有些想看呢。”杨君忙道:“不过前次春分,你正巧有事,我独在雨园,谁知阿予竟来了,说专来求字的,我推不过,只得写与她。她说要赠画与我,就画的一幅墨蔷薇,我也只得收下了,如此罢了,也没别的甚麽。”“怎麽那日来的竟也是阿予一人麽,苏晋君未同来的?”杨君闻言不觉红了脸:“阿予说苏晋君有事,独自来的。”听得则话,绿竹只道得声:“原来你与阿予竟则般样好的,我竟真不知者。”说完眼微见泪,就便归家去了。

          石红梅  字(2014-4-12,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4-16 20: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六十二 染恙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4-12 20:13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六十二 染恙

    还说杨君也不及解释,绿竹已转身离去,只留下杨君呆立庭间,不知如何是好,心下百千难言。想着若只管追上绿竹,绿竹正恼头上,说不回转来加倍不是好处,若去找君书说和,可则件事错确在己,却又怎生开得了口,况又难解释清楚,自己心下便已虚了,只想得过几日绿竹心气平些,或去慢慢哄转来。绿竹那边却是已至家中,归家时表面虽淡淡的,至晚饭后独自屋中,却哭得个泪人儿,想平日里杨君百千样待自己好,又极温柔体贴,最能体己的,哪里知道全是假的,待旁人也是如此。况既是春月间事,中间半载辰光不知与阿予还有甚私底下事情自己是不知者。那阿予平日里多与苏晋一起,知道的都说是一对,却偏又暗里与杨君则般样,自己认识杨君也两年多了,竟看不出杨君是则样底人——

    绿竹自在屋中哭了一夜,次日眼红红的便不好见人,只与母亲说夜里灯灰迷了眼揉的。绿竹母心知是与杨君别扭,然少年人都则般样过来,也不说破,由得绿竹在家歇着,绿竹自在屋中伤心不提。杨君归得家中,心下便有些郁郁,加上秋夜风寒,春气秋感,自下愧悔,一夜未得好生睡。次日起来就有些晕沉沉的,渐次懒进饮食,又不愿与父母说起,只道有事要出游几天,自己收拾了东西,在雨园歇着,又嘱咐家人们不许说出去。没过两日,身子越发懒起来,竟有些症候,又不想寻大夫来看,只自己在后庭浓桂树下坐着,饮酒怀伤。

    则日杨君正不舒爽,自己在庭间赏桂,院外却有人叩门,杨君也不着意,想着绿竹必不会来的,其他不管谁来,只叫家人说自己不在就是了。只听得家人照样说着,一女子音声却道:“怎麽杨君不在麽,不防头,我只是来看残荷余梗画幅画的,不在亦无妨的。”说着就进后庭来了。家人不知说些甚麽方好,女子却只管走向后庭,杨君听音声知是阿予到了,本待自锦席起来避避,奈何身子不舒爽,就有些起不来。阿予却已走近了身:“原来杨君在则里逍遥呢,怎地不愿见人?”杨君不好说甚麽,只得请阿予坐。阿予看了看杨君形容:“怎生看着不大舒爽样子,杨君敢是病了麽?”杨君本待道声无甚的,却自有些晕沉,手中酒盏也落了。阿予见如此,又摸摸杨君额头,觉些温烫,一时杨君又微咳起来,阿予忙拿了自己帕子接着,未想竟自咳血。阿予惊道:“怎生你竟病至此了,我不知你竟是则般不体惜自己,我着人与你寻大夫去。”遂叫家人一起将杨君扶至阁轩,于席上躺着,又着家人往城中最好的医馆请大夫来。

    不久大夫来看过诊,说是秋分秋始,本宜养收静气,杨君显是情思郁结,略些伤肝,又兼伤肺,加上春气秋感,沾的时症。好在年纪尚轻,体气原盛,只要服几服药,好生调养自会得好。只是不可清悲暮怅,郁郁寡怀,要心气平和才好。说完开了方子,阿予拿了几两银子做诊金,送走大夫,又着家人拿钱往城中抓了药在庭中煎药照料杨君不提。

          石红梅  字(2014-4-16,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4-19 20: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六十三 玉扣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4-4-19 23:02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4-16 20:09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六十三 玉扣       

    还说阿予忙着照顾杨君,杨君却满心里只是绿竹,见阿予则般样只叫阿予自行去,自己在雨园有家人照顾自会调养云云。阿予不理,只管煎药照顾膳食诸事,每日晨来暮去,直照料了五六日。说道则日杨君才好,午后在庭中由阿予陪着闲散,走了半日,杨君遣散了家人,与阿予言道:“病了则么些时,多得阿予照料,本待设筵相谢的,然病方好,恐有不便,待日后一并谢阿予并苏晋君罢。”阿予听杨君言及苏晋,心下只是无趣,反不好多说甚麽:“说来与杨君相识恁久,也是巧,赶上杨君生的则场大病,绿竹偏巧不在,照料也该当的,只不必言相谢的话。”杨君听了又道:“劳烦了阿予则些时日,我也大好了,家中久未归得,可是该回去了,也不敢再劳烦阿予。倒是苏晋君那里,要阿予说一声。”阿予听了,只是不自在:“既如此,也则辰光了,我也该归家了,就不送杨君了,杨君现才将好,也不必相送。”又说了些寒暖的话,叫来老家人照料杨君,自己就行去了。

    还说杨君心下虽感阿予照料之情,然又思若与阿予多加连属终非所宜,故阿予一经离去,杨君就将阿予放下了。阿予却思量着照顾杨君则些时日,虽然那日杨君说的那些话,但保不齐过几日回想自己的好处,也会有些情思回转,故还是望能与杨君一起。

    则里厢杨君却算着上次绿竹走已经十日,绿竹气或消了些,则末选个日子去见绿竹,温言劝慰,绿竹或就会回转来,故此筹划着送些什麽与绿竹方好。正在雨园思度时节,院外有人音声,杨君想着绿竹再不会来的,那就只是阿予了,本想避避,然避得过今朝避不过明日的,索性见面说清楚了也是。于是也不让家人应门,自己就将院门开了。开门一看,果是阿予,阿予笑吟吟进来,对杨君道:“好几日不见杨君了,可是真大好了?我特来再看看你的。”杨君听得则话,也不好言些甚麽,只得道:“说来真要谢阿予的,前时若非阿予照顾,则病恐要多些时日,心中当真感愧。”说时就请阿予往后庭相坐。

    其时已将寒露,秋意渐起,院中紫菊方盛,两人就菊前席坐,不远处池中残荷零落,莲梗枝折。还是杨君先温言道:“苏晋君近来可好?”阿予听了,微微一顿:“也好些日子不见了,说有些事。”阿予言毕,又道:“今日来见杨君,有一物专以相赠。”说时自怀中取出一物递与杨君,杨君接过看时,见一小小玉扣,颜色绿翠,隐约松纹,心下已知阿予心意,遂道:“哪里还好受阿予之礼,说来应我谢阿予才是,此物断不敢当。”言毕将玉扣递还阿予。阿予见杨君相却,也不好再说什麽,只得收转来。杨君却紧着又问:“未知苏晋君近来何事,竟无暇与阿予一起?”阿予见杨君则话,不好不答:“说是与君书往宣城去了,要半月方回的,算来也则几日了。”杨君闻道:“怪道我说不见苏晋,我想着苏晋君总与阿予一起的,则些日只见阿予独自,亦真可怪。”阿予听杨君只管说道苏晋,心下便好没趣,自叹于杨君处用了则些心思,也不见甚处,不觉就有些灰心。坐着与杨君闲话了些时,杨君却只管淡淡的,觉无甚意思,又坐了坐,午时将至,就行去了。

               石红梅  字(2014-4-19,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4-23 19: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六十四 退书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4-19 20:42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六十四 退书

    还说阿予离去,杨君也不挽留,想今日拒了阿予玉扣,阿予一灰心,当不会再在自己身上用心,再说苏晋即回,自然是要与阿予一起的,阿予就还与苏晋同处,倒也一桩美事,遂不再放于心上。倒是苏晋,因前时与君书往宣城游玩,直至半月,方才归来,忙地只管来看阿予。阿予心下虽系着杨君,然杨君只挂心着绿竹,况苏晋如此,也不好就说罢了的。

    回头还说绿竹,绿竹自在屋中伤心了三五日,再不愿见杨君,与母亲说要往西山凉舍处住上个月,只说欲静心温书,不要人打扰,便杨君来问也不要告诉,只道往别地了,过个月自会回来。绿竹母知是借口,然亦由着绿竹,想藏真便在左近,西山离家亦不远,照顾起来都极近便,再说年少人别扭,过半月自己就好了,故此也不理会。绿竹就行收拾了衣履书砚诸物,次日大早就往西山去了。到得西山,将物事置放于凉舍处,绿竹就往碧山寺探访藏真,藏真早知绿竹杨君的事,也不说破,只与绿竹聊些闲事,亦不言及杨君。绿竹于藏真处饮了几回茶,看了菊花,就回凉舍去了。

    不说绿竹自在凉舍思来想去伤心,杨君在家思量了好一晚,想了一大篇释劝绿竹的话,决意次日往绿竹家去。次晨起得个大早,好生梳洗了一番,就往绿竹家。绿竹母开的院门,杨君一问,却说绿竹不在,问去哪里,绿竹母依着绿竹的话只说往的别地。杨君听罢好生怅然,想了一晚的话都只落了个空,心下不免就些落落。绿竹母知是年少人拌嘴,见他则般,只说不如留封信翰罢,着人送与绿竹看。杨君听得则话,忙随绿竹母进得房中,写的小笺——

    秋分已经半月,前时病中,故久未面,然思心肺腑,无日不念。秋寒日甚,相思日积,绿竹现安否?心思切切,惟愿绿竹思及囊日,早得面见。杨君怅书。

    写毕杨君将信翰交与绿竹母,道过打扰,又礼了礼,便怅怅然去了。绿竹母拿了信翰,着人去了西山凉舍,与的绿竹。绿竹闻说是杨君信翰,看也不看,只着来人带回,又专意交代,以后凡杨君信翰皆不必再送,一概退回方是,消息亦不必言,只当从无此人。来人听得则话,只得将信转回,又如此则般将绿竹的话带与绿竹母听,绿竹母听了也不说甚麽,只吩咐人将信翰送回杨君处,话亦带到。则人便往杨君家将则一大番话都说了,留下信翰便行将去。

    杨君接过信翰,见封缄完好,显是看也不曾看得,知绿竹是真生了气,私下问了来人知在凉舍,想惟有面见绿竹,细释其情,方能得解。好在已知绿竹是处,杨君遂定次日往去凉舍,探望绿竹。

    石红梅  字(2014-4-23,黄昏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4-26 20: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六十五 不见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4-23 19:27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六十五 不见

    杨君收到退书,次日便赶往凉舍。时过寒露,天愈萧疏,草木皆黄,山中枫叶尚未全红,林间泉水略干涸了些,只清竹柏木依旧青翠。杨君赶往凉舍,绿竹正舍间习字,书则《诗经 国风 招南 何彼秾矣》——

    国风 招南 何彼秾矣(诗经)
    何彼秾矣,唐棣之华。曷不肃雍,王姬之车。
    何彼秾矣,华如桃李。平王之孙,齐侯之子。
    其钓维何?维丝伊缗。齐侯之子,平王之孙。

    刚写至“何彼秾矣,华如桃李”处,忽闻得外间有人叩门。绿竹心下忖度,母亲是不会来的,藏真若来必先着人知会一声,则里无人知道,普通又无过路客,况过路客亦无叩门的理。心下便有些谨慎,故此也不开门,只隔着门缝看了看。一看却是杨君,绿竹便些着恼,想着那日阿予的话,气不打一处来,也不言声,自回屋中写字去了,任杨君叩门也不应声。

    杨君约约听见里间有些动静,知绿竹必是在的,只不理他,不觉有些焦急。叩门久了,也不见绿竹应门,索性便绕至后舍窗处,见绿竹正自在窗下习字,遂开言道:“绿竹,那日是我错了,你开门先。”绿竹隔窗答道:“你还来作甚麽,你自有人画得好画儿与你,又会说得好言语,你倒还写得张字纸与旁人,你只管写去就是,不必来我则里烦心。别人自会得找你,你可来找我作甚麽。你也不必在我则里假惺惺,你且去陪别人才是,说来你与别人也相处好大半年了,想必情深匪浅,怎生便抛得下,你还自去罢。”

    杨君听得则一大番话,不知怎生对答才是,心下又愧又悔,早准备的一番释劝的话皆忘了,只讷讷地不好开口,想了半日方言:“你既说大半载了便情深匪浅,绿竹与我亦相识两年多了,难道素日情分便都是假的麽?我与阿予不过在雨园独自会得两次面,还是她来找我,我亦不过与她写得一字纸,还是原当你面应下的,她来雨园找我,我推不过写与她了。至于那幅画,原是她画的,亦非我请的她。那日你生气便去了,我本早想着来找你,可隔日就病了,故未曾来,则几日方好些,就往去你家,你又不在,留的信翰你又退回了。我今儿特特找来则里,不是心下有你难道又为的什麽?你如何就不明白我的心呢?”

    绿竹听罢心下愈发难过:“你就会编则些好听的话儿来哄我。若你们当真没什麽,怎麽往来大半年了也不说与我知道,被我撞见了才说,你只道才见的两次面,谁知私底下会过几番。我也再不要听你则些哄骗人的话,你还自去找你的阿予罢。”言罢将格子窗也闭了,任杨君立于窗下,再不理会于他。

    杨君见是如此,知再说也无益,想了半晌,找君书是定无用的,况里间又夹着阿予苏晋,越发说不清楚,只有找藏真才是。于是叹的口气,就往碧山寺行去了。

    石红梅  字(2014-4-26,黄昏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4-30 21: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六十六 劝和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4-26 20:22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六十六 劝和

    杨君甫至碧山寺,只听吱呀一声,寺门便开了,出来的是小沙弥法戒。法戒合什为礼道:“阿弥陀佛,果然是杨施主,藏真师父已候多时,你随我来罢。”言毕就引杨君往后院行去,到得后院,藏真正坐于菊前酒饮,见杨君愁容满面而来,言道:“杨君怎生烦恼了麽?先坐罢。”杨君就坐于藏真身侧,藏真与杨君盏酒:“是为的绿竹麽。”杨君接过酒盏饮了:“说来就为的我与人写的一字纸罢了。”藏真道:“不过些些事情,杨君早说与绿竹知道,绿竹必不介怀的,则样罢,你将信翰与我,我替你说罢。”

    杨君听得则话,自怀中取了信翰递与藏真,藏真只说明日便往凉舍绿竹处,又见杨君心绪不佳,也不留杨君吃饭,杨君饮了几盏酒,坐了片时,就怏怏然自去了。话说杨君回得家中,只觉没有意思,一晚也没好生睡,次日起得就晚了些,想着藏真找绿竹说和的事,赶忙就去西山了。到得碧山寺,还是法戒应的门,法戒见了杨君:“藏真师父已去凉舍了,早吩咐下的,说今儿杨君来的晚些,就留在后院坐坐罢,等他音信就是。”说着引了杨君往后院去,杨君于后院坐下,法戒又与他取来酒蔬就行去了。

    撇下杨君在碧山寺后院等藏真音信不提,藏真昨日半下午就着法戒知会绿竹今晨要去。早起藏真就往的绿竹处,绿竹知藏真来好不高兴,一早就往舍后泉石处安排茶具诸物,待得见到藏真更是忙忙地请藏真往舍后泉石处坐下,两人席坐于石侧泉边,绿竹就自茶炊,请藏真品茗,却饮的当年新下的玫瑰茶。藏真试了,当真浓香袭人,又配的闽地乌龙,藏真道:“说来久未品绿竹茶了,今日饮来,当真别有滋味。”片时又言:“杨君昨日可来的麽?”绿竹听言及杨君,当下就有些不悦:“哥哥,好好地提他干甚麽,好生没有意思。”藏真闻言道:“绿竹误会杨君亦良深矣,杨君不过与旁人写的一字纸,且是当你面早应下的,别人寻上门来,怎好就不写了。况画又非他求,只不过旁人要与他,难道他自撕了不成,不过随便找个地方闲置了,免你不悦意思。杨君私底下又未同旁人做的甚麽,你则般生气又何苦来。”

    绿竹听藏真则般说,就道:“他也是则般样讲。然说不定与旁人有些甚麽也未可知。不然为何大半年了也不曾说与我知道,我再不要相信他的。”“我的话你还不信麽,杨君真与旁人不曾有些甚麽,况且他还为你生的一场大病,才刚好些。往家去留的信翰你又不看,来凉舍你又不理。现杨君信翰在则里,你且看看罢,不要只是使性子。”说时藏真将信翰递与绿竹。绿竹听了藏真则一大篇话,想了想将信翰接过,打开封缄看了,见是——

    秋分已经半月,前时病中,故久未面,然思心肺腑,无日不念。秋寒日甚,相思日积,绿竹现安否?心思切切,惟愿绿竹念及囊日,早得面见。杨君怅书。

    绿竹看了,心下便有些软了,然又不好意思就便回转来,只不说甚麽。藏真见绿竹则般样,知绿竹心下已略释怀了,也不再提杨君的事,只饮的茶。

    石红梅  字(2014-4-30,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5-3 20: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六十七 藏诗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4-30 21:13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六十七 藏诗

    绿竹藏真茶饮已毕,藏真说还屋里坐坐罢,就归的凉舍。将近午膳时分,绿竹是去准备,藏真由着绿竹舍后忙着,自于绿竹案边闲坐。绿竹案上堆着些书,还有些未写完字纸,藏真未言声,取了一纸藏于袖中,又随意翻弄绿竹案上《诗经》、《注本三国志》诸卷。不久绿竹膳食准备已毕,两人就于竹林间饮食,绿竹又取来些夏末做的桃肉蜜饯与藏真同尝,藏真略坐了坐,说道寺中有事,就先去了。

    藏真就归寺中,法戒早与杨君吃的斋饭,杨君正等得心焦,见了藏真,杨君忙迎上前去问道:“藏真师父,绿竹可怎样了,看了信不曾,可该不生气了罢?”藏真道:“信是已看过了,大约亦已劝好了的,你明日去时言语和缓些,就自好了。”说时坐下,让杨君亦坐,又自袖中取出于绿竹案上拿的字纸,与了杨君。杨君看时正是绿竹笔书,写的是则《菊时》——

    菊时(绿竹)
    菊时风月竟相违,独立帘轩着素衣。落叶微花言翡翠,琉璃碧玉对珠玑。秋声瑟瑟秋声近,霜降节时霜降归。谢尽闲庭秋事了,且珍清意竹间扉。

    杨君看了,不觉有些酸楚,想着绿竹则些日独在凉舍,心下必极难过的。不然也不会写“菊时风月竟相违”则般样句子,则次不管怎生样说也自己不对,若早些时与绿竹言说清楚,绿竹也不会伤心。又有些怨绿竹怎生便不懂自己的心,自己平日凡百事情皆放绿竹于心上,则次不过因为阿予,便生气成则般,全不念素日情分见也不见,自己又病了则些时才看绿竹,绿竹则半月也不知怎生孤萋萋过的。

    话说杨君拿着绿竹字纸正伤心时节,还藏真开口言道:“事已至此,今日杨君想必是也累了,不如先回去罢,明日再往凉舍,当必会有佳音。况只看绿竹此诗,你亦当知其情了。”杨君听得则话,道别过就往家去了。一夜总是无眠,正将霜降,秋寒渐浸,杨君翻覆了一晚,次日将绿竹的诗专置于袖中,不过辰时,就往凉舍去了。

    还说绿竹一晚亦是无眠,烛下将杨君信翰看将了几遍,心下不觉有些悔不过来。想哥哥说的自是真的,杨君或与阿予确没甚麽,不过自己气量小些。那日杨君专来,自己那般样将他赶走了,未免非宜,然则又断没有再去俯就的理,则末怎生办呢。思来想去不觉有些伤怀起来。西山风寒,秋月倒极清朗,绿竹心下不免踌躇,自往舍外竹林间徘徊了几番,直至夜深竹露下来,鞋袜也俱湿了,又听见不远处笛音隐隐自碧山寺传来,绿竹听得仿佛是《秋竹夜月》,想来是哥哥横笛,绿竹就往泉石间坐了,直听至将近子时笛音歇了,绿竹方归凉舍安歇。

    石红梅  字(2014-5-3,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5-7 19: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六十八 面见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5-3 20:10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六十八 面见

    则里厢杨君翻覆了一夜,次日未至辰时就往西山去了。秋意渐深,枫叶是经全红,草木零落。杨君想着绿竹不知在做些甚麽,昨日藏真劝和,或当不生气了,然则见面说些甚麽呢?绿竹向有些孩子气,便藏真劝好了,未必就好意思放下身段,保不齐还些别扭,不知要怎生哄才是。杨君自一路走一路思量。

    不说杨君一路走一路思量,那边厢绿竹却亦是早早起身,山里风寒,外间竹叶簌簌了一夜,就未好生得睡。绿竹听着风声早就醒了,醒来就在舍后泉石边坐着,想着以后怎生样是好,杨君不知还来不来,若来了又当怎生对他,前日刚使的性子,难道便好意思就转过来?可若依藏真说的自己或者也有不是,那又该当如何呢?正思来想去时节,杨君却就至了。

    杨君是先叩的舍门,绿竹舍后早经听见,犹疑着没有作答。杨君叩门半晌见无人应,想着绿竹在里间故意不理,遂转至舍后窗下,见窗下亦是无人,就向舍后竹林间去。却望见数十步外,绿竹身着白衣正孤零零独坐在泉石边,杨君望着绿竹略些孤单身影,不觉有些凄然——绿竹却经听见身后声响,知是杨君至了,也不回头,只缓声道:“你还来则里作甚麽,从今后就你是你、我是我了,又有甚麽过不去的,也好来好散的,免得旁人看了笑话,岂不是好?你此后是不必再来的了,我也真不想见了。”杨君听得则话,不觉有些伤心:“不过则麽些事,不过阿予说的则麽些闲话,你则般样在意做甚麽,就不念素日的好,就看在我为你病了份上,你也该当放下的。”

    绿竹闻得杨君则话,愈发难过起来:“你只说你为我病了,怎不说阿予亦照料你恁些时,你们的事打量我当真一点都不知麽?你们倒也算有情了,若你们真情深意切,我总当成全你们才是,又怎会妨碍你们的好事。你又何必来了,可去了罢。你原不必与我解释,你还与阿予说去罢,或者你与阿予同苏晋说去,我真不想听的。”杨君听得绿竹则般样说,竟也无语了,准备的一大番话尽皆忘了。绿竹又将颈项间龙凤衣锁除下,置于石上:“则个你也拿去罢,或者当真无缘,你拿与你真心喜欢人去,正是你手书的——“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或者当真是可怜的,则末你拿去与她罢,倒也免得枉费了你自己的心。”绿竹言罢,头也不回就往竹林深处自去了,只留下杨君孤萋萋立于原处。

    还说绿竹说去便去了,杨君往泉石边取了龙凤衣锁。人去舍空,秋风萧瑟,竹间簌簌,泉石侧紫菊谢了好些,只余白菊。杨君心下说不出的感伤,自在泉石边亦坐了一回。直至晌午,也不见绿竹回转,杨君寻思半晌,只有寻藏真说去。

    石红梅  字(2014-5-7,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12-13 15:51 , Processed in 0.011224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