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000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3-5 19: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 大寒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3-2 15:58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五十 大寒

    杨君写毕,将字纸递与藏真,藏真置于案上看了一回,又接过绿竹与他的茶饮了,道:“干湿浓淡,随意曲直,变化多姿,倒还尚算可看。然书之道,最贵笔力,大抵腕竖则锋正,锋正则四面势全。次实指,指实则节力均平。次虚掌,掌虚则运用便易。所谓劲弩筋节,“横”如千里阵云,“点”如高峰坠石,“撇”如犀象之角,“竖”如万岁枯藤,“钩”如巨浪涛天,连续转折变化如崩浪雷奔,多力丰筋者胜。杨君此篇行楷倒也罢了,只笔力虽有,仍待于功。”俟藏真语毕,绿竹道:“哥哥说得自是不错,只我也很想习字呢。可不单远不及哥哥,就杨君我也不能及的,真好生教人气闷。”藏真闻言微笑道:“书之道,章法笔力俱在其要,你全无笔力,自然逊于杨君,然也无妨慢慢练去。况你虽不擅书道,然则文字无人比肩,也罢了罢。”杨君在侧闻言道:“我也则般样说呢。”绿竹道:“可哥哥字则般精妙,我字却殊乏可称,世人难免笑的,况多数还不信呢,好生没有意趣。”绿竹此言一出,藏真杨君皆撑不住笑了,藏真道:“罢了罢,绿竹若有心习字,我与你写章帖你慢慢练罢,只急是急不来的。”绿竹犹自深为不悦。

    还说不几日大寒,当真风雪得紧,杨君早早来陪绿竹闲散。两人只在屋内闲谈,绿竹随意言及藏真酿的菊花酒韵味均佳,杨君道:“菊花酒酿法汉本有载,是采菊花并茎叶,酿之以黍米,至来年九月九日熟而就饮,谓之菊花酒。绿竹若爱,明年秋时多酿些就是了。”绿竹道:“可哥哥酿的与他人大异,我原一直不明其因,上月往碧山寺哥哥处见秋冬两季菊,现下想来哥哥定不是用的普通秋菊,定是冬至之菊的,为秋菊虽经寒霜,未兼雪意,哥哥酿的菊花酒却有冰冽之寒,重阳饮来当真别具滋味。”杨君道:“既是则般,管明春时要来秋冬菊种,我们也自种上,冬至酿造,岂不是好?”绿竹道:“哪里那般简单,碧山寺在山中,冰寒不比芜湖城中,况到底城中埋酿之地不能有山地气,恐会差些些,还等哥哥酿的罢。”

    “是谁在念我的甚麽东西麽?”绿竹话音未落,藏真早自屋外步了进来,身上落着些雪,藏真将棉袍卸去,炉边坐着。绿竹笑吟吟道:“甚麽都要被哥哥听去,不过惦记你的菊花酒罢了,说起菊花酒来,哥哥,你明秋专与我留几坛罢,我喜欢得紧呢。”藏真笑道:“只是惦记我的东西,没甚麽送我的吗?”绿竹说得:“则话好生稀罕,哥哥难道还会缺甚麽麽,还问我要起来,只别是取笑我罢。”藏真道:“倒真没甚麽要的,只则次做的锦袋当真不错,下次再做一个别生样的与我就是。”绿竹听闻言道:“可是难得哥哥看中我的东西,罢了,哥哥要个甚麽样的?”藏真道:“就书签罢,姜黄浓绿都好。”绿竹就便应下了,三人闲坐半日,杨君与绿竹一起午膳,直至天色将暮,告辞归家不提。

                     石红梅  字(2014-3-5,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3-8 19: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一 小年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3-5 19:45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五十一 小年

    将将小年,二十四日,各家不以穷富,皆备糖饼、黍糕、枣栗、胡桃、炒豆祀灶,此日市间街坊叫卖五色米食、花果、糖饧声鼎沸,豪贵之家或开筵饮宴以会亲朋,或看湖山雪景瑶林琼树,或腊雪煎茶吟诗咏曲。街铺百货画门神桃符、迎春牌儿,纸马铺印钟馗、财马等馈与主顾,医家亦馈屠苏袋、五色线结或百事吉结子,并以诸品汤剂送与主顾第宅,各坊巷叫卖苍术小枣不绝,又有市卖爆竹、烟火之类。

    还说是日绿竹早起待杨君至,两人相伴出的院门。一路熙攘,绿竹杨君闲看节物玩耍,行至兴隆街巷口,迎面却正见苏晋阿予,阿予先道:“是杨君麽?”杨君止步,绿竹也都照面,绿竹问得声:“怎麽苏晋是要与阿予去哪里麽?”苏晋道:“不过小年各处闲散,本想往茶轩的。”阿予眼波流转却往杨君处说得:“绿竹杨君可是要往雨园麽?”杨君回说:“正是。”阿予道:“今儿巧遇,不若绿竹杨君一起往茶轩坐坐罢。”杨君还未则声,绿竹深看了一眼阿予言道:“茶轩不若雨园,还同往雨园罢。”阿予见绿竹言声:“倒也是好,只不知苏晋杨君之意。”言罢还看着杨君,杨君也未放于心上,只道得:“都好,随意罢,既阿予愿往,就请阿予苏晋与同。”

    四人遂相伴而行,到得雨园,见园中众人皆忙洒扫,杨君着人在阁轩置了暖炉,就遣众人散了。四人随意饮些竹酒,是杨君秋时酿的。腊月天寒,庭中萧疏,惟一树梅花独绽清蕊,因前几日风雪,梅枝上薄积着些。饮得半时,阿予道:“今儿小年,再过几日就元日了,则梅花当真应景。惜我不擅诗词,绿竹一向长才,何不咏上一则,也不负今日则梅花了。”言毕只看着绿竹。苏晋听了,也在旁说当的,杨君未及则声,绿竹道:“阿予当真欲听新音麽,也罢,今儿小年,又兼梅花清蕊,我就咏上一则罢。”言毕略想了想,正深思间,天却微雨起来,不过一霎而已,绿竹略顿了顿,就便咏的一则《戚氏》——

    戚氏(绿竹)
    淡香天,梅蕊微雪对庭轩。竹叶萧疏,锦帘风意熏炉烟,悄然,说乡关。
    冻云黯黯石阶闲,卷书一霎清雨,甚麽言尽便寒山。
    尺素迢递,离人伤楚,岸江春水潺湲。
    尽微花落叶,枯树衰草,爆竹声喧。

    清意就说流年,春菊渐变,一夜至更阑。
    天微静,片时清浅,黛墨连娟。话情绵,愿永夜好。那堪恁说,世世如前。
    未谙未对,绮丽朱楼。今载春岁迁延。

    旧日风光好,当年共对,夜月贪欢。帐里薰香甚暖,且深杯绿袖愿绵连。
    便云切莫相隔,世间光景,相说情何限,况恁名,牵系总萦绊。
    甚往事,愁惨朱颜,刻漏移,总觉清寒。听风雨,画院笛音残。
    问君昨夜,梅花月下,可思无眠。

    注:《戚氏》调本始于宋,此处故以为之,非误

                   石红梅  字(2014-3-8,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3-12 19: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二 除夕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3-8 19:51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五十二 除夕

    还说绿竹咏毕,杨君尚未则声,苏晋已自称赏不绝,道:“当真情意深宛,流连未绝。”阿予深看绿竹言得:“此词清丽宛转,是真难得。绿竹于文一道,确难能及。”又看杨君道:“闻说杨君字亦堪赏,未知几时与我也写上一纸?”言毕只笑吟吟望着杨君,杨君面上一红,道得:“不过寻常而已,甚乃不及苏晋,阿予客气。”阿予紧了一句道:“非是阿予客气,本自相赏,还望杨君莫要推辞。”杨君见实在推不过,就应下了,道年后再与阿予。绿竹在侧听着,只看阿予也未则声。四人午时随意酒菜,不过杨君着人备办,又皆于梅树前细赏了一回,过得未时方皆散去。

    不几日就至除夕——所谓“月穷岁尽之日”,是为除夜。士庶家不论大小,俱洒扫门闾,去尘秽,净庭户,换门神,挂钟馗,钉桃符,贴春牌,祭祀祖宗。遇夜则备迎神香花供物,以祈新岁之安。藏真早起则掘宅四角,各埋一大石,以为镇宅。街市晨起尚有行人,将午时皆自归家,城中空寂,家家闭户。自午时起各家年饭,一时爆竹山呼,声闻于外,至晚不歇。饭毕据俗例不得出门,只在家中,上些精巧消夜果盒,盒内簇诸般细果、时果、蜜煎、糖煎及市食,如十般糖、韵果、栗糕、蜜酥、小螺酥、炒槌栗、银杏等品,士庶之家,围炉团坐,酌酒笙歌,达旦不寐,谓之“守岁”。

    还说除夕则日,杨君是晨起来的绿竹家中,看过绿竹午前就家去了,只绿竹与母亲并藏真家中,至晚年夜饭,例则守岁,薰炉暖炭闲话家常,又摆出各式点心,多是绿竹母年前自制,其中有玫瑰酥、米花细果、芝麻花生酥、玉糕、糖角并栗子杏仁诸类,以及各色果品柑橘、苹果、梨及地窖夏藏西瓜诸等。将近子时,城中各家爆竹喧天,绿竹藏真亦往庭中焰火,一时绛紫碧烟,灯火灼烁,邻家有戏班笙歌者,至夜不息。

    次日便为元朝,三元之日,一岁节序之首。起则庭前爆竹,谓辟山臊恶鬼。又悉新整衣冠,以次拜贺,进椒柏酒,饮桃汤,屠苏酒等。人皆相贺,往来拜节,不论贫富,游玩琳宫梵宇,竟日不绝,家家饮宴,笑语喧哗。杨君早起拜长后就往绿竹家中,见过绿竹母并藏真,就在绿竹房中与绿竹局棋为乐,绿竹道总无趣,两人便纸牌或掷骰子。午时于绿竹家用的午膳,午后绿竹道守岁乏了,要好生歇歇,杨君与绿竹约次日再来,便归家了。

                石红梅  字(2014-3-12,微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3-15 20: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三 元夕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3-12 19:29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五十三 元夕

    还说正月里祭财神,送年,破五,接财神,金锣爆竹,牲醴毕陈,争先利市,真百般热闹,足忙乱了半月,直至元夕,例赏花灯、舞龙狮、笙歌兼元宵,亦有祠祭者。是日市面游人衣装鲜丽,各家宅院装点亭台,异巧华灯,笙歌并作,竟夕不眠。爆竹声动,玉漏频催,金鸡屡唱,兴犹未已。正是元夕灯下繁春月,玉漏声催看灯来,香车宝马,堕翠遗簪,不胜枚举。或有以竹竿出灯球半空者,或放孔明灯者,更市卖各色灯节之物,更是繁盛浩闹。亦有往各处佛寺道观者,皆热闹非常。绿竹杨君亦相约出得街巷,只见各处华灯宝炬,霏雾融融,游人或随观灯,或猜灯谜赢物件儿,或听戏台笙歌夜曲,真热闹不堪。两人随舞狮走了一回,又往街市边侧元宵摊子处吃了元宵,绿竹选了个绛红面具,往戏台下听了一回古戏,直玩至子时三刻,杨君方送绿竹归宅。

    次日十六,因元夕夜绿竹说乏了将起得晚些,杨君过了辰时方来绿竹家。绿竹又与杨君提及曼女,遂起意相携往莲湖竹林曼女处相访。两人就往莲湖而去,一路灯节之物尚未都尽——芜湖旧例要观灯至十八方散。到得莲湖,绿竹往莲园向守园老家人提起君书借了小舟,杨君划桨往莲湖对岸竹林而去。到得岸边弃舟登岸,只见竹林苔泥微润,端月间风犹清寒,些竹根处尚余薄雪,时虽近午,天色清阴,冻云黯淡,竹叶些些微枯。绿竹道:“现是端月,真萧瑟了,若夏秋间景致当真可看。”

    两人循竹林小径前行,约得数百步,林间数楹屋舍。未至舍前,一白发老者已自舍间出,向绿竹道:“久未见矣,绿竹一向可好。则位应是杨君了。”绿竹向老者言得:“太丘生好,则位确是杨君。”又向杨君道:“则位便太丘生。”三人略加寒暄,老者向绿竹:“曼女已知二位至,正行备办,绿竹杨君且随我行。”言毕引绿竹杨君进得舍间,杨君见时,不过数间精舍,入门四壁空空,惟墙上一长卷,是仕女图,杨君细加审视,不觉言道:“绿竹,则女子竟是你麽?”绿竹还未及答,太丘生已道:“则末扬君亦觉肖似绿竹麽?”言毕引绿竹杨君出舍前行向竹桥而去,又行百余步,见小小三间屋舍,进得里间,只见与外室竹槅连断若间,密纸格窗,黄檀几案,案前蜀锦,三人就便锦席落座,太丘生与绿竹杨君案上置些点心米酒诸物,三人闲谈书画酒乐,不觉时移。

    话说三人正闲谈间,却远处隐隐篴音传来,音色清丽,虽春寒间亦不掩艳色,绿竹道:“甚似曼女之音。”太丘生言道:“正是,曼女应备办妥当,绿竹杨君且随我来。”言毕引绿竹杨君出舍后侧门,向竹林深处而去。

             石红梅  字(2014-3-15,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3-19 19:54:49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3-15 20:08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为免不必要的对本小说(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的曲解,小说(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中地名将调整皖地芜湖(安徽芜湖)为浔阳郡(今江西省九江市),黄山为庐山,不再在前发帖中一一更正,后将用浔阳郡、庐山等地名,特此说明。

    石红梅 字
 楼主| 发表于 2014-3-19 19: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四 茶膏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3-15 20:08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为免不必要的对本小说(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的曲解,小说(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中地名将调整皖地芜湖(安徽芜湖)为浔阳郡(今江西省九江市),黄山为庐山,不再在前发帖中一一更正,后将用浔阳郡、庐山等地名,特此说明。
    石红梅 字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五十四 茶膏

    还说太丘生引绿竹杨君向竹林深处,却非曼女所居院落,只向竹溪西行,后数百步,溪流渐急,再前行水流愈湍,又再转是一带泉瀑,虽是端月,水瀑不歇,水瀑下青石乌岩,苔藓浓绿,曼女正水瀑侧青石岩坐,篴其手间,曼女见绿竹等至,放下手中玉篴,迎上前道:“久未见绿竹,我只道将我忘了,还些伤心呢。”绿竹道:“哪里便会忘记,曼女说笑了。”曼女又向杨君看了一眼道:“则便应是杨君了,我说绿竹必是被杨君绊住,方不往我则里来的。”一面说时,一面望杨君笑着,杨君被看得不觉有些讪讪然起来,绿竹于侧解道:“曼女便是则般样爱说笑惯的,罢了,知我今儿来,可准备的些甚麽。”曼女言道:“少停便知。”言毕引绿竹杨君往青石岩处坐下,杨君看坐处时,却是几张圆形草编席垫,垫面花形,落坐时微温不寒,却又非藏真所用蔺草温席。曼女道:“则是蒲草席,南地来的,虽不比绿竹兄藏真所用蔺草席夏寒冬温,然亦四季能常,算还堪用,也便罢了。”说时望绿竹杨君微微一笑。

    待绿竹杨君坐定,曼女往泉石侧取来一套茶炉器具,却非寻常红泥火炉,竟是一套小小银炉,所用器具,俱以银制,饮具则极精巧,底径寸,高寸余,直上圆口。曼女又取来几色茶食,就自去泉边涤器,又另取松木煮水,待水将沸未沸之时,自一银盒中取了寸方黑膏,将黑膏置于瓶中续煮,过得片时,水将三沸,分茶入盏,与请坐客。杨君试时,只觉茶厚而和,味甘而醇,隐隐别具温香,大异于常。不觉奇道:“则茶大异平常,形制亦殊,未知何地所产?且内蕴奇香,是它茶所不秉者,颇以奇处。”曼女闻言:“杨君果然行客。此茶原异于常,乃循滇地所产普洱茶膏例,另行改制,茶香则以春夏浓黄蔷薇添秋露所制,以蔷薇香暖,秋露风清,兼和普洱浓醇而成。吾知西山绿蔷薇极罕,只西山有,别地所无,我此处只黄蔷薇,故以制之,虽非绿蔷,然以代之,绿竹杨君绿蔷花下识,饮此茶再宜不过。”言毕望绿竹微微一笑,绿竹绯红了脸道:“罢了,是绿蔷薇花下识又怎生,连饮茶都打趣我。曼女原来竟则般样爱取笑人的麽,我原来竟不知者。”说得太丘生亦笑了。

    又试茶食,却是四色点心,其中一味寸方深棕,味殊于常,绿竹不觉有奇:“其余点心倒也罢了,只则一样颇异于常,是甚麽做的,竟从未试过。”曼女得意言道:“便知绿竹必有此问,则是太丘生去岁往岭南带回仙草草种,今春才种下,特采叶粉制的仙草糕,浔阳本地原无,此草确有清凉之功,本最宜夏,多用制茶,称仙草茶或清凉茶的,然冬日亦可用,今绿竹来,特制糕以奉。”

    石红梅  字(2014-3-19,阵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3-22 18: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五 桃花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3-19 19:56
为免不必要的对本小说(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的曲解,小说(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中地名将 ...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五十五 桃花

    四人清坐,言笑未已,还说绿竹杨君在曼女处饮茶过,曼女本要留绿竹杨君午膳的,然绿竹道适逢十六,还回家为宜,曼女也不好强留了,遂相告辞。曼女送绿竹至竹林岸边,杨君舟楫回的莲园,将舟楫还与莲园老家人,绿竹杨君遂相归家。

    还说不几日便十九,藏真往碧山寺去了,绿竹是往学里,杨君自家亦有事忙着。不觉忽忽便已将月,是至春分,杨君难得闲散,欲邀绿竹,绿竹偏巧有事,杨君遂自在雨园静心。春分节序,草长莺飞,杂花生树,庭前桃花正好,杨君独在花下自酌,不觉有些聊赖,饮的却是端月绿竹新酿的梅花酒。正是思心惆怅默念绿竹时节,忽闻院外起叩门之音,杨君不觉奇怪——则雨园素常并无人来,是极静的,况今日又未约人,何来叩门之音。然则往前院开了院门,开门一看,门外站的竟是阿予一人,杨君奇道:“真是稀客,阿予今日怎有闲情来的,苏晋怎未同来?”阿予望杨君微笑道:“怎麽我是不能自来的麽,今儿苏晋有些事体,我想着杨君上次欠我的字还未与我,就自来了。怎麽杨君不请我进去麽?”杨君听了,心念着绿竹今儿偏巧不在,不觉有些不自在,然则还是请阿予往庭间了。

    阿予到得后庭,见桃花开着正好,树下席前是几样果蔬并坛酒与一筷一盏,便道:“怎今儿则般巧,只杨君一人,绿竹是也未在麽?”杨君言得:“绿竹今儿家中事体,故未及来。”说时便请阿予席坐,阿予就便坐下,杨君又取来一筷一盏,请阿予对酌。阿予笑道:“今儿竟成我与杨君相对了,如此说来也是缘分。”说时笑睇了杨君一眼,杨君面上一红,然也不好说什麽,只得与阿予满上酒,请阿予试。阿予酒至唇边,便自干了,又请杨君亦并,杨君亦满饮了盏,两人就便相饮起来,过得片时,阿予道:“则酒好生奇怪,似是梅花酒的,然何清甜至此?”杨君闻言:“则酒系绿竹亲酿,说是不单梅花所选有异,最在所选红糯,须生于竹林泉溪之侧,且所种之地不得过一亩,不则不生,故极罕,至于所选之花,乃取绿竹所居院中红梅枝梢之花,取其最得花树之气,日月之精,与酿此酒,故有异于常者。”阿予听罢叹道:“绿竹心思当真绵密。”言毕又饮了一盏:“还说你欠我的字罢,杨君,便今日与我如何?”杨君听了,不好则声,只得说道:“难得今儿阿予亲来,则字自是要还的,我来准备笔砚。”遂便与阿予同往阁轩而去。

                       石红梅  字(2014-3-22,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3-26 19: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六 求字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4-6-20 11:25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3-22 18:03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五十六 求字

    还说杨君与阿予到的阁轩,取了笔墨纸砚,正待研墨,阿予道:“既是我求字的,便我来替杨君研墨罢。”言毕便坐于杨君身侧,杨君避无可避,只得问:“未知阿予要写何字方好?”阿予柔声曼道:“我以前读诗,有一则总不大懂得,记得是乐府旧曲——

    宿夕不梳头,丝发披两肩。腕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节自《乐府诗集 晋宋齐辞》)

    今日便请杨君写这则罢。我以后每日看着杨君亲写的字,说不得便悟透其中意思也未可知。又或者今儿杨君讲与我听,我也就便懂得了。”说时停了手中研的墨,只静看着杨君,杨君被看得大窘:“呃,则个我也不太知道,或者苏晋懂得,则末日后还请苏晋讲与阿予听罢。”阿予闻杨君此言也不再说什麽,只于杨君身侧将墨研好了,就请杨君笔书。

    杨君将则篇写毕,递与阿予,阿予收过:“今日阿予了一心愿,谢过杨君了。我素日爱画,不如今日为杨君画一小卷以谢如何?”言毕瞟了一眼杨君又道:“杨君当必爱花草的,就画花草罢,只不知杨君素爱为何?”杨君略些尴尬,想了想:“吾最爱绿竹,或者绿蔷薇梅花亦可。”阿予言道:“绿竹自然是杨君所爱了,梅花皆知绿竹所喜,至乎绿蔷薇,闻苏晋说杨君绿竹相识便缘于此,则末杨君所好是皆系绿竹了。也罢,我虽不爱蔷薇,亦画一幅蔷薇罢。”言毕接过杨君手中的笔,浓淡墨色间,画的一幅墨蔷。杨君看了,觉墨色浓淡中颇蕴娇艳之姿,不由心中暗道:“则画虽非上佳,然亦具些品格,倒还不坏。”不觉便往阿予处看了一眼,阿予却亦正看着杨君,两相之间,不觉看个正着,杨君面上便红起来,正待开言还是阿予先道:“诗之一道,吾让绿竹多矣,故此处便不题诗了,惟愿杨君此后看绿蔷薇花时,不独忆起绿竹,亦会念及阿予。”言毕冁然一笑,将笔置于案上,就竟向杨君告辞了,倒留下杨君心中百千滋味,不知从何而起。

    话说阿予辞后,杨君只觉好没意思,自将阿予所画墨蔷薇收好,惟恐日后绿竹得见不悦,专藏于案下书卷之中,又将桃花树下酒具果蔬着人收拾过,独自于庭前走了几回,看了看对岸隋堤的杨柳,心中想起阿予方才情思宛转流连之意,念及苏晋,不由心道:世间轻浮男女,当真不宜亲近,苏晋若与阿予一起,以后恐亦翻复。然自思又绝无提醒苏晋之理,叹了口气,不觉心下有些烦乱,就出雨园往西山去了。到得西山绿蔷薇花丛处,只见绿蔷薇尚早,只黄绿嫩叶,树丛黄麻间棕大理石案犹在,粉蝶亦歇,自在丛间坐了,好生感慨了一回,便归家了。

附:本人原创小说《斋异》中曾提及阿宝与《子夜歌》者,而《斋异》中阿宝与本文《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中阿予绝非一人,特此声明

           石红梅  字(2014-3-26,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3-29 19: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七 清明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3-26 19:48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五十七 清明

    还说春分后十余日便寒食清明,寒食例不举火,各家饮食寒食粥、寒食面、寒食浆等,又春酒、新茶、清泉甘水诸事,坊市中则卖麦糕、乳酪、乳饼之类,且皆折柳插门。寒食清明,官员士庶出郊省坟,以为思时之敬。男女扫墓担提尊榼,轿马后挂楮锭,为墓除草添土,焚楮锭次,以纸钱置坟头,望中无纸钱则多孤坟,并春酒拜酹而哭,哭罢不归,趋芳树之地,列坐尽醉。除扫墓外,踏青、秋千、蹴鞠、马球者亦不可胜计。真是——

    清明
    桃花闲落薰风暖,一巳清明在仲春,焚尽微灰成别意,家家备得馔牲陈。

    城中舆者、骑者、步者,车马往来繁盛,或宴于郊,或宴于湖,雕鞍小轿,次第进出,遍满园亭,抵暮方归。彩舟画舫,锦额珠帘,饮酒贪欢,罗列杯盘,互相劝酬,当真是笙歌鼎沸,歌韵清圆,数不尽人间繁华尽处。要至斜阳绿柳,明月梨花,则才醉归院落。各家亲朋邻里互馈节礼亦自不绝。

    清明是日,绿竹母亦自在家制青团子,取清明食青之意,绿竹在侧助力,是以浆麦草捣烂挤压出汁,取糯米粉拌匀揉和制作团子,馅心糖豆沙,团坯制好入笼蒸熟,出笼时熟菜油刷团子表面即成。青团子色油绿,糯绵软,清香扑鼻,素为绿竹所喜,绿竹正自帮忙入蒸时节,院外有人叩门,绿竹对母言道:“则必是杨君来了,昨儿约今日同踏青的。”说时便去开的院门,看时果然便是杨君,绿竹与母说过,收拾停当便与杨君出门去了。两人出了院门,相议往何处去,杨君道不若往雨园秋千为戏,绿竹却道:“秋千不好,我最畏高的,荡得高了,好生害怕人,再不要玩的。”杨君听绿竹则般样说:“那还往你哥哥处好了,你哥哥也有些日子未见你了,必想念的。”绿竹也行说好。

    两人一路往碧山寺而去,路上踏青游人不息,进得西山,正仲春、暮春之交,草木繁盛,竹间翠绿,到得碧山寺,见香客往来,竟自不息,绿竹道:“则般人多,哥哥一定躲后院清静地去了,待我寻法戒问问。”正说话间,法戒却自迎了上来,对着绿竹杨君施礼:“阿弥陀佛,藏真师父言请绿竹杨君二位施主往后院泉边相聚。”绿竹闻言对杨君道:“我再猜不错的,哥哥最不爱热闹。”说时绿竹杨君便往后院,藏真果然正泉边桃花树下独酌,见绿竹杨君来,与请相坐,又着法戒另取酒盏,绿竹道:“还是山中桃花开得晚,我前儿还与杨君说可惜雨园桃花谢了,未及见着,没想今儿到得哥哥处,桃花才开,真不负我今日前来。”藏真微笑道:“则末今儿绿竹竟不是来看我,竟是来看桃花的麽,绿竹真好生没良心的。”说得绿竹杨君俱皆笑了。

                    石红梅  字(2014-3-29,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4-2 20: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 五十八 百草

石红梅 发表于 2014-3-29 19:46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越衣金翡翠 之
            藏真绿竹篇

    五十八 百草

    还说三人清风泉石间对酌,杨君道:“今儿清明,又是暮春,我去岁七夕说有薰香要送与绿竹,现正当时,宜试此香,不若就试如何?”绿竹听了道:“可是等了好大半年了,杨君叫人心焦的,快今儿试罢。”藏真闻言就往屋舍取了一小小玉香炉,内里香灰上着的小炭,递与杨君,杨君将玉香炉置于泉边石上,又自袖中取出紫檀香盒及自家熏香用的小金片子,打开香盒看时,却是绿叶形小薰香块。绿竹拿了一块置于手心,只觉香气袭人,尤着清意。绿竹不由赞道:“好清气的香,且形制殊别,当真少见。”“此百草熏香,系上巳暮春、泉溪山涧所采百草制成,炼制亦要和熙春日,且需于夏初交时埋于所采之地,以和其神,当气序清和、榴红如火时掘出,以百草最繁盛于暮春,故暮春试此香最宜。”杨君说时将金片子于泉水中浸过,置于炭上,以取泉水初浸微湿之意,又置放香块。未久烟气渐起,浓逸间清香独具,迥异花木之薰。香逸片时,藏真赞道:“杨君于此亦方家矣,此香真颇有奇。”

    一时试香已毕,杨君将紫檀香盒交与绿竹,绿竹收下不提。不久午膳时分,因是清明,寺院颇多用斋者,藏真着法戒备办,法戒送来,三人随意就餐已毕,绿竹道:“午膳后哥哥自要功课,我与杨君就不打扰了,我们还往别处去。只是哥哥,记得今年杨梅时还与我糖渍些方好,我先说与你的。”藏真言道:“哪会子不记得你了,还特特说。”绿竹杨君就行告辞。

    两人商量定往隋堤观柳,到得隋堤,真好生热闹。隋堤岸侧俱是游人,油壁香车,青骢骏马,招朋引伴,于柳树下各自酌酒为席,真是春风骀荡隋堤柳,游人看罢不知归。绿竹杨君随处行走,不经意间有人音声:“则不是绿竹杨君麽,今儿恁巧,竟也在则里。”绿竹回头看时,却是苏晋阿予:“怎麽苏晋阿予也在则里麽,当真是巧,我与杨君也才走来。”杨君见是苏晋阿予,想起前时雨园的事,心下未免大不自在起来,又不好说什麽,只是随意寒暄。阿予却笑睇着杨君:“绿竹杨君当真情谊深笃,总自双对的。”杨君听得则话,越发不好开口,还是绿竹道:“看阿予说的,要我说罢,苏晋阿予才处处成双,时时入对呢。”阿予只笑笑,不再说什麽。

    四人就便商量往何处去才好,还是苏晋说,就往清竹寺罢,正在左近。且那里泉边淡竹翠绿,最宜此时的,去岁与住持也相识,打扰起来方便,去坐一回也罢。绿竹杨君听了也说好,于是皆往清竹寺寻的住持,闲坐喝了一回茶,说的些禅门机锋,时将近暮,方才各自归家。

                 石红梅  字(2014-4-2,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越衣金翡翠之藏真绿竹篇》链接首页地址(每周三、六晚连载)
http://www.juzhai.com/bbs/dispbb ... D=134139&page=1(右下角翻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4:59 , Processed in 0.013636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