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139|回复: 9

郑雪峰《来鸿楼诗词》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27 22: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寒白 于 2013-5-30 16:01 编辑

当代诗人郑雪峰的诗词集《来鸿楼诗词》最近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书中收有作者近30年创作的古近体诗约450首,词约150首,由作者从创作的千余首诗词中精选而成。由徐长鸿、段晓华分别作序。段序谓“是可以与古贤埒也”。每册30元(含邮费),购者款寄:125100辽宁兴城市南一小学宋艳华收。账号:622848 1270611406115 (中国农业银行。户名:宋艳华)   电子邮箱:lhlsc_2003@126.com

徐长鸿:來鴻樓詩稿序
予與雪峰締交,凡一十八載矣。中間或魚雁傳書,或杯酒論文。肝膽相知,詞章砥礪,實平生之至樂也。曩以籌結青年詩社,集遼東諸子把酒淩川,始獲傾蓋。君年甫弱冠,清臞若不勝衣焉。然吐屬非凡,英氣逼人。予嘗就盛京文史館張公秀材座間為誦君之長句,公初以為耆宿手筆,予繼而告之,公驚呼曰:“此乃神童也!”
時下商潮匝地,壇坫蒙塵,瓦缶雷鳴,斯文運舛。或堆砌浮詞,或標榜創新;背離古道,輕薄前賢;聲利釣於心,繁華鑠其骨,誰復肯寂寞於青燈之下哉?君黌門授業之餘,汲汲於絕學一脈,取境淵深,探幽抉冥。初以夏瞿禪公入徑,遂上溯漢魏,下及三唐兩宋,尤得窺於柳子厚、黃山谷、陳簡齋諸家堂奧,復浸淫於明清諸子,別裁偽體,轉益多師。腹笥既富,涵養尤深,君之格律日進,熔裁冶煉,丹砂九轉,不肯以毫末讓古人,則篇章斐然,湖海風人皆拭目焉。
蓋古之為詩者,必有深情蓄積於內、奇遇薄射於外,輪囷結轖,慷慨填膺,感天地泱莽而無垠,嘆風雲焱至而畢會,於是乎不能不發之為詩,而其詩亦不得不工。乙亥間,海嶽風華薈萃,君共諸子盤桓,湖海高情,留之鴻雪。是歲秋暮,謁詩壇巨伯孔凡章先生於都門,以康成俊才,博扶風青眼,允列門墻,入帳聽詩,胸襟因之放逸,眼界益以宏開,此君詩之一變也。洎乎己卯孟秋,予與君把袂南遊,過瀟湘,下巴陵,放輕舟於便水,訪君山於洞庭。登岳陽樓,攬煙波萬頃,吊小喬墓,嘆佳麗千秋。於是運紙抽毫,興懷俯仰,如蛟龍吐氣,山鬼潛形。此君詩之再變也。及至甲申歲,君為稻粱謀,受聘於中國書畫社,只身奔走於紅塵百丈之中,車水橫流,霓燈眩目,望魏闕九重,故園千里,而自顧青衫依舊,書劍飄零,都門秋思之感甚焉。是以胸中之驚瀾奔湍,豈堪欎閉而不得流;長鯨蒼蟒,豈堪偃蹇而不得伸?於是入京華氣象於心底滄桑,此君詩之又變也。
雪峰詩取材宏博,舉凡登山臨水,嘯傲煙霞,感時吊古,酬唱嚶鳴,莫不先乎情,始乎言,切乎聲,深乎文。出入古人而不乏戛戛獨造,卓然有以自立也。君為詩也諸體兼擅,崇古雅,尚格調,尤以五古為擅場,淵靜閑止,洗煉精工。勁氣內斂,意境完足。然觀其七古則鳴鯨號鼉,風檣陣馬;七律則輕騎突谷,明月沈潭;及至五律則又如太華夜碧,霜壓清鐘。集中所收雜體歌行,皆量體裁衣、曲盡其妙。君頗愛古體,故嘗謂不擅絕句,然予觀其乙亥雜詩百首,超然警策,清俊傳神,豈餘子可望其項背乎。
君天性夷淡,匪務浮名,不期窮盡廿年心力,竟成名山事業矣。今以歷年佳什凡千餘首,刪成一集,問序於予,予慵且陋,豈堪序雪峰之詩哉?然念與君相知甚篤,又安能不從命耶。僅具數言,道予所知者如此,讀君詩者當與我有會心焉。乙酉四月既望,無慮山人徐長鴻序於錦城客居。

段曉華:來鴻樓詞序
壬辰春,鄭子寒白飛簡自来鴻樓,附詞一卷,可百四十首,欲鋟之木,属序於余。噫,寒白不弃無門戶之人耶?抑許無門戶之人為知音者耶?則余亦何敢辭。
嗟夫,詞之為技也薄,為體也繁,故遊藝者不屑,淺涉者不能也。然草堂花間之學,歷經千秋,猶有嗜愛者,何耶?蓋空中之語,雖縹緲宜修,以其根乎性情,託乎藻采,實風騷之苗裔也。今之自負能詞者無下百輩,不過長短吟數十章,遂貴遠賤近稱能事,聲律必守姜吳,宗門必號兩宋,惜多耳食而未有心悟。更有不可解者,且粥粥爭辯於雅俗二字,歷數百年不得休。叩其所嚮,未有不貴雅鄙俗者,而下筆興吟,隶事則每礙流便,抒情則一味儇俏。故予每生慨嘆,折腰齲齒固為俗,努目抻眉固為俗,又安知泥古抱殘不為俗耶?不謂深湛之思,纏綿之辭,感慨多風,或朗拔,或沈鬱,或婉約,一出於不得已,此之謂真詞師心,何雅俗古今之有哉。
誦來鴻樓詞,故未可以雅俗衡之。蓋其浸淫晚近,以詩法為骨骼,規模於鹿潭雲起之間。居常所蓄,偶一風發雷動,橫中遒逸而起,若有萬不可遏以俊自見者。若乃天然小令,流麗中亦具清拔之致,莫不新雋真醇,風期秀上,妍雅可愛哉。雅本出於骨中,妍復煥於肌外,力洗近世膚偽之疾,是有托而鳴者也,宜其才思與渤海松嶺相映發也。凡人但求“泥多佛大”,又不謂篇帙縱富,豈意趣遂能深長哉?寒白當窺其中機竅,故不斤斤与爭一日之名也。昔賢云:“工于外而拙於內者,可以驚四筵,而不可以適獨坐”,予謂來鴻樓詞,恰反其道而求之,誠工于內而拙於外者,是可以與古賢埒也。
余與寒白互通名姓於《海嶽風華》,乙卯始握手於郴州便江畔。訝其羸弱書生,默處似口訥,發言則中肯,無才子少年風流自喜之習氣,有学人廉士谦逊未遑之遺風。尤喜與其清談詩文辭,有專門所不及者。嗣後流水十六年,蹤跡雖疎,而嗜好略似,間有通問切劘,未甞不浣手誦其辭章,擊節賞其懷抱也。每嘆寒白以書法入倚聲,柔穎內斂,渾涵勁折;以經史拓胸襟,識鑒高遠。讀其詞,而後思所以,而後諗其人。雖然,吾尚不得測其所際,又安敢量其所成乎?何區區詞序之足云哉。壬辰孟夏上浣萍鄉段曉華題於紅谷穎廬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22: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莼客:书《来鸿楼诗词》后
辛巳,偶於浙图借得《海岳风华集》一编,所录皆当代中青年诗人翘楚,始知郑君寒白其人。乙酉,识郑君於京华旅次,倾盖如故。然君之诗终不多覯,惟於报刊间偶窥鳞爪而已,盖所作不轻示人也。去岁,以《来鸿楼诗词》一藁相示,始得窥全豹。予既受而卒业,曰:“美哉乎斯诗,安得不鋟版以广其传!”乃亟命付梓。以出版任务繁重,书稿迟至今春方得面世,某之责也。
郑君自言诗从夏瞿禪先生悟入,由之寻讨陈简斋,於唐宋诸贤乃至明清晚近诸家皆有涉猎,又尝问学於孔凡章先生,与辽西徐长鸿、王震宇二君相与商略订正。取径如此,乃真可為后学者法。昔郑海藏、沈乙盦、陈石遗诸老相与论诗,以同、光以来诗人不墨守盛唐者号為“同光体”,盖欲矫诗坛陈言之弊,故救之以生新奇险。瞿翁生於清季,耳需目染,即从近代江弢叔、郑子尹上溯后山、简斋二公,又从韩文公、苏长公古体取法,裦然為一代鉅手。况今之坫坛,又下清季万万。上焉者,於老杜、太白集中做贼,窃得字面数语敷衍成篇,浮皮赘脂,居然大家;等而下之者,堕為老干打油之体。庚辛以来,网络诗词渐兴,有素不习文言,诵网络名家语数月,下笔骤然成名者,细詰之乃如高山滚鼓也。此数种其弊不一,其為恶道则一也,要皆取径之过也。乃有如郑君者出,力矫时弊,问道瞿髯以得其清刚,上溯简斋以求其简远,旁及唐宋晚近诸家以济其不及,天分既高,学力又富,洵当世一流作者无疑也。集中感怀时事诸作,虽託以无题,而寄兴遥深,感慨入微,真得风人之旨,其得力於陈简斋南渡后诸篇為多。而七言古风,风檣阵马,鲸呿鰲掷,居然韩文公手段。杂诗七绝数组,冷艷幽深,又似龚定盦家数。面目虽各不同,一以贯之者真情也。昔陈散原序《苍虯阁诗》,云“比世有仁先,遂使余与太夷之诗或皆不免為傖父。”予於寒白之诗亦有此叹。
有明中叶,北地李空同、中州何景明二公相继崛起,遂使江东诸侯相顾失色。今有寒白数君唱道辽西,行见冀北之群駸駸起矣,想江南诸子或当北面以俟也,一笑。癸巳季春钱唐钱之江子南识。(《来鸿楼诗词》,郑雪峰著,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年1月出版,ISBN9787554000229)
 楼主| 发表于 2013-5-27 22: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鸿楼诗词选
登高口号
白云白鸟不须招,耳畔松声作意骄。但向苍茫残照里,一筇来受万峰朝。

乙酉元宵以事自京归途中风雪迷月百感成咏
俊约负京门,孤车簸客魂。丘陵移莽夜,灯火过荒村。一命天频试,千难力自吞。长途在佳节,风雪是乾坤。

法源寺海棠丁香竟放有赋
劫后宣南焕景光,伽蓝不改旧春芳。我来恰值微云霽,叁十六天花气香。
清香弥漫似轻烟,栏角风回倍可怜。岂是初禪容易破,磬声飘坠海棠前。
亭亭细影淡梳妆,浅浅春愁静倚廊。除却相思能沁骨,人间唯有紫丁香。
春光幻出浅深霞,几辈词流散暮鸦。依约春风八十载,有人重赋海棠花。
注:陈宝琛有《法源寺丁香花下作》诗亦言及海棠。

登焦山吸江亭怀勒中煜勒有吸江亭诗今故去十餘年矣
想见发高咏,江风吹酒醒。十年成往古,為子上斯亭。但听秋潮落,深凭龙气腥。回翔无限意,栏外鹤伶俜。

登长白县双鹤亭望朝鲜
我山清蒙笼,彼山如衲补。封伐势则殊,耘山一何苦。我水冽而甘,彼水甘耶否?浣女晚未归,隔江闻砧杵。依江列街巷,鳞瓦饱风雨。遥见巡江兵,小队齐步武。儿童百不忧,跳踉极莽卤。忆我卅年前,种种恣一俯。风物触怀多,暮愁暗江浦。一痕月悄生,彼山不敢吐。看看过江来,明辉洒万缕。

大漠中停车登沙丘丘上有丛生梭梭不知几纪矣
何时风吹来,偶此成摶聚。短梭半死生,数丛疥亦苦。枯裂有中断,遗如骨半腐。我来亦何因,参差疑今古。沙丘群无名,萧寥各门户。譬如闻鸡犬,相望不交语。一黄递无边,上蓝静陪护。芜莽抑瀚海,世初想无补。孤迥暂登临,荒悲生满睹。造化或抖擞,细粒安足数。吟痕岂能留,沙丘亦吹去。

采石磯
振策危磯亦足豪,青莲曾此俯波涛。来时高咏犹明月,醉后清风忆锦袍。迟客尚余飞鸟在,有人不受大江淘。千秋飘渺虚惆悵,佇看长鲸蹴浪高。

灵岩夜色
山影幻愈真,山气夜能白。山鬼应出游,挽之话幽夕。

清平乐
金波潋滟,量取情深浅。红袖殷勤斟更满,凭涴衣痕点点。    江湖混混龙蛇,西风又起尘沙。 我亦明朝四十,不妨饮酒看花。

浣溪沙  芦花
斜照多情与镀金,风华不上美人簪。都将晴雪付皋禽。    秋水半湾余淡墨,楚骚满眼剩微吟。看看吹入白云深。

念奴娇
乱埃惊鬓,向回澜人海,一身孤驾。并舫风弦弹月上,竟拾五湖闲话。淡扫疏烟,静摇星影,水国秋无价。低徊为汝,短诗吟响清夜。    却说万感中年,屏除丝竹,此意凭谁写。回首韶华轻一掷,多少平生悲诧。醉更添杯,坐陪低唱,怜取人如画。素辉天际,旧愁千顷同泻。

蝶恋花
莫向人生求自主,多少无凭,那待从前数。惘惘中怀如夜宇,不辞坐受秋灯蠹。    都被南风吹作土,恨亦山高,何不同吹去。独对沧波伤岁暮,回头更比回潮苦。

水调歌头
壬辰闰四月朔游三峡,储水之后,土人谓奇险不及旧三峡,盖江不兴澜而山减其崇。旧吾不知,今则有小三峡、小小三峡出焉。自万州至宜昌数百里,水宿两夜,峡谷由奇伟渐趋平阔,余谓差似唐宋至明清艺术嬗变之轨,初以气象胜而后惟韵味是求。此行踪跡大都在前人诗句中,亦平生之至乐也。同游者吕书庆、张世刚、张国辉、周祥林、张公者、张智重、一痴、丁剑、李金鉴。
对起壁千仞,孰擘大山开。长风翏翏生响,峡谷走肠回。上有遮天浩翠,下有窟鼉江水,俯仰动清哀。波色缓平处,小艇日边来。    转瞿塘,揖神女,又巉崖。巖巖负势,笔端分取竟谁才。成坏都归巨览,功咎终须细勘,人事莫轻猜。压顶忽飞雨,猿叫在云霾。

一截白龙足,江水失其雄。只余高峡错愕,浩荡尚朝东。偶此滔滔岁月,共我洋洋诸子,千里快襟风。盘涧老松响,替了怒涛舂。    公孙也,昭烈也,几遗踪。遗踪纵在,何似神女幻迷蒙。且把胸中奇气,付与尊前颓梦,酣咏吐长虹。寐也时开眼,欹枕送千峰。

发表于 2013-5-28 07: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雪峰兄
发表于 2013-5-28 23: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賀寒白兄
发表于 2013-5-29 11: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发表于 2013-5-29 11: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账号要写清楚是哪个银行,户名,否则不好打款。
发表于 2013-5-29 21: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抱月问。甚喜寒白兄诗,亦想购一本。
发表于 2013-6-11 11: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煙雲了了 于 2013-6-17 09:54 编辑

集雪峰兄詩句志感并謝贈書
獨振單衣上嘯臺,簫心劍氣有馀哀。
身同海粟來追遠,歌哭無端自放懷。
发表于 2013-7-3 19: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5 08:35 , Processed in 0.01471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