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401|回复: 29

桃溪斋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10 00: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11-24 16:25 编辑

桃溪斋稿
菜 人著

上卷
(2006年之前存稿)

南乡子·登严家岭
      败垒遍山丘,犹是当年日寇留。多少古今仇未了,休休,满目苍凉不任愁。     何暇顾悲秋?江水无波叶自流。只见时人还放牧,心揪,喘月几间皆野牛?
      【注】“严家岭”,在新建县西山境内。几间”,犹北人谓多咱。

旧作(退伍次年作)
离别经三载,归来已一春。
矜持从我怪,放肆任渠嗔。
今比形将影,昔同胡与秦。
悠悠隔千里,非梦见无因。

登西山
西山雄绝冠洪州,仙侣吹笙曾此游。
一自丘峦经凤去,再非乐饵使人留。
烟霄有路堪回翮,云海无涯难泛舟。
昔者不来今莫往,怆然涕下啸峰头。
     【注】“西山”,在上新建。“仙侣”,指秦穆公女婿萧史及其妻弄玉,传二人曾乘凤游历西山萧峰,今吹笙坪即其旧吹笙处,峰则名“萧史峰”,为西山最高峰。因又传有仙人长啸于峰,故复名“啸峰”。“乐饵”,语见《老子》:“乐与饵,过客止。”西山又名洪崖山,因乐祖洪崖得名,故此有“乐饵”云云。

上坟
狮子挂铃江水涯,佳人葬此已多时。
新来例上香三炷,每去必留花一枝。
欲说还休单后我,不思难忘伴中伊。
算今都有千重怨,生死茫茫两得知?
      【注】“狮子挂铃”,山名,在吾乡石头岗,山势平缓,南面锦江。“涯”,音宜。

龙宫洞
      迷路不知返,深山一洞中。初如瓶颈狭,忽豁似天穹。伟矣神仙境,奇哉造化功!纵非天上比,不与世间同。石幔长垂壁,水帘高挂空。我疑来鬼窟,人告在龙宫。

五老峰观日出
      为睹日临初,黑中人有予。晨风吟木叶,宿露湿衣裾。俄顷一轮涌,光芒万丈馀。云烟皆泛彩,雾霭半成虚。在处物俱见,来时寒渐祛。心胸为之阔,不啻小匡庐。

庐山会址
日成千匹布,亩产万斤粮。
尔事闻难信,官方谬不匡。
知其何所据,无乃太夸张。
彭总为人直,抨之此获殃。

美庐
当代两豪雄,并曾居此中。
出门山碍路,入谷水悬空。
先乃蒋中正,后为毛泽东。
今供游客览,罽毯落猩红。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闻视频 t.cn/RJ7ga9F 好多年前,我在上海本地某论坛混的时候,去过那个网站,整整一层楼面办公的都是管理员,专门删贴的。网络是智力密集型行业,在中国却是劳动力密集型的。  发表于 2018-2-25 13:47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0: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8-1-12 11:16 编辑

和平年(1986年)
两伊未见兵相弭,二霸依然核竞争。
气象日中忧气象,和平年里叹和平。
我今虽说国无患,却也周边不可轻。

孤居
久作他乡客,孤居谁与邻。
东家彼姝子,能望不能亲。

东邻子
天下佳人无若楚,楚之丽者东家女。
雪肤白似藐姑仙,三载窥臣臣未许。
      【注】“藐姑仙”,《庄子·逍遥游》:“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

焚稿
此日投炉稿自焚,当时咏雪韵同分。
昔之芳草今萧艾,蕙化为茅兰不芬。
      【注】萧艾”,野蒿、臭草。屈原《离骚》:“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

迫迁
东家催我出,我出复何依?
门外天飞雪,行人各自归。
      【按】余未置房前曾租住三眼井,不堪房租日涨。

登滕王阁二首
(阁于1989年重建落成)
落霞孤鹜飞无影,秋水长天接有声。
三两渔船泊烟渚,微风过处晚凉生。
江上风清秋月明,天边云淡水声轻。
兴来径上滕王阁,不忿王郎独擅名。

美巴战争
(1989年12月至次年夏)
美军南越达黎加,未几科隆不属巴。
只为运河收费事,便来装甲兵车。
人疑兼并巴拿马,自曰唯擒偌列伽。
似此横行无所忌,亦曾欺我大中华。

哀齐奥塞斯库
(公见杀于1989年圣诞)
姓社忽皆更姓资,旧交诸国究何为?
堪叹齐奥塞斯库,夫妇死时人不知。

朝韩会谈
(1990年德国统一)
谈判虽黄事肯完?要知王业不偏安。
适间已合东西德,此地犹分南北韩。
往昔人为三八线,而今事积了无端。
欲谋一统诚非易,然较邻邦我未难。

中东危局
一番风雨一番晴,如此世情时变更。
报上美伊无个让,桌前巴以但相抨。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0: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3-7-20 13:35 编辑

中东战事
战火如藤蔓地区,蓝盔部队有如无。
今于老美谁堪抗?在昔尚闻中伙苏。

海湾战争
(1991年1月17日-2月28日)
别为控油他扩边,海湾烽火迅重燃。
机群扑向伊拉克,舰队来从美利坚。
以色列飕飕冷弹,科威特滚滚浓烟。
一时纷扰知谁是?战例颇堪供我研。

苏联解体
(1991年8月9日解体)
二十馀年各一方,去秋终拆柏林墙。
谁知两德才捐隙,又改全苏互设防。

丁丑岁初应晦窗邀赴省水产学校诗会
      不有钟期遇,宁有钟陵会?晦窗多雅意,邀我城南外。城南富水产,向称鱼米带。此行为同游,非为鲈鱼脍。述作仰诸公,我诗如曹郐。

香港回归倒计时
(1997年7月1日回归)
清室无能九土创,香江一割百年长。
至今图括大英占,自古史标中夏荒。
想见桂王当日哭,肯容梅杰此时狂?
等吾读秒到零数,不走便驱彭定康。
       【注】“中夏”,中国。“荒”,包有。“桂王”,南明永历帝,香港早在其时落入清人之手。

悼宋公谋瑒并序
       曩者,余将拙著《香女传》初稿寄呈先生,先生阅后,特致函嘱吾省《江西诗词》熊、胡二主编为之鼓吹,而于某则有“惜乎子之不遇时”之叹。今斯言犹在耳,而公人已殁。抚今追往,能不怆然?诗以悼之。庚辰岁腊先生彻席之次月也。
      昔我五年前,诗成香女篇。人多翻不阅,公独见而怜。叹某未时遇,惜其难世传。斯言无暂忘,之子已长眠。从此投名下,更谁称嘴边?钟期既云殁,可绝伯牙弦。
       【注】公生前为全国大专院校古代文学研究会会长兼《中华诗词》顾问。

时事杂感四首
空袭南联身有闲?地平北约意无足。
可怜米洛舍维奇,被迫撤军科索沃。
       【注】1999年3月23日北约空袭南联盟。
战事已平巴尔干,仇人又现本拉丹。
飞机飞作飞毛腿,撞处双楼无一完。
       【注】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劫机撞塌纽约世贸大厦双子楼
炸吾使馆记犹新,又撞战机南海滨。
今此波音冲世贸,所为恨不是华人。
       【注】1999年5月7日我驻南联盟使馆被北约导弹所炸,邵云环、许杏虎、朱颖三位同胞遇难身亡。
搓和未见一人曾,今彼中东战事仍。
对话不成成对抗,拉宾堪用用拉登。
       【按】若拉宾不死,巴以冲突可免。冲突既免,拉登之徒亦不至会因恨美国在中东问题上偏袒以色列而发动恐怖袭击事件。
       【注】“拉宾”,以色列前总理,1993年曾与阿拉法特共同签署《巴以和谈协议》,1995年遭右翼极端分子暗杀身亡。拉登”,即拉丹,音译不同。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0: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8-1-12 11:17 编辑

代诗友空军飞行员魏新河作
战机夜驾出云层,上看星星下看灯。
偶傍月飞惊玉兔,时翻空去化银鹰。
一听南海同袍坠,再叹中华异族凌。
非是此仇今不复,暂无手段狠拉登。
       【注】“同袍”,指王伟,2001年4月1日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中之遇难者。

三峡移民
我今百万大移民,要束长江峡谷身。
事必笑醒孙国父,功看惊倒女山神。
知经三斗坪村水,迁走几船川省人?
鬼域快成鱼世界,鹤梁欲见再无因。
       【注】大坝1994年底动工,移民始1992年。“鬼域”,酆都城。“鹤梁”,白鹤梁,在江底,水枯时乃见。

钓鱼岛
      钓鱼属岛,地虽小块。人而与我,争之累代。纵昔却赔,落今告贷。然其主权,能丧吾辈?

台湾岛
      申得奥运,复望世博。台澎之事,宁能久搁?莫以山姆,会重然诺。吾实与彼,终有一搏。

非典日代鱼类作
(疫起2003年春)
水里鱼叹处身危,恨不生逢鲲化时。
横海鲸迷声致,过江鲫死电流为。
或归产卵中途折,谁放拦腰大坝垂。
却喜老天今长眼,为除人类遣沙斯。
       【注】“沙斯”,即SARS。语见当代女诗人蔡淑萍句:“疫起沙斯太突然”。

问安南
可堪二布任胡为?阿富汗归随指伊。
此刻不知联合国,地球村里作何思?
       【注】 “二布”,布什、布莱尔。

伊战书感
(2003年3月20日开战)
年来战事日相随,风过无腥有几时?
自杀每闻巴袭以,相欺终见美侵伊。
不叹库塞班难替,应罪乔治事强为。
兵出绕开联合国,人狂如此世堪危。
       【注】“库塞”,萨达姆次子。“乔治”,布什名。

神舟五号
(2003年10月15日升空)
      船行太空中,飘然若一苇。借问航者谁?言是杨利伟。想彼遥在天,下视人如蚁。手拨白云开,长城见首尾。绕地日十转,其速神似鬼。世除加加林,办此邻有几?所叹耗资巨,收入民犹菲。

颓风
      不特黑心商,私卖黑心棉。更有反贪者,反贪贪者钱。所处知何世,风气如此然。较之公社日,无异壤同天。问尔昔谁敢?刘张儆在前。今杀一克杰,又来一克田。人痛莫能正,积重盖有年。
       【注】“刘张”,指刘青山、张子善。“克杰”,成克杰。“克田”,刘克田,原辽宁省副省长,被双规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0:3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11-27 10:03 编辑

杨叔子院士在诗研会上之发言稿读后
心同手黑钱迷坏,髮别肤黄药染成。
如此世风邪已久,岂今凭嘴所能更?
     【按】杨院士稿中有云:“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现代科学、先进技术,就是愚昧、落后,一打就垮;而没有民族传统、人文文化,就会空虚、异化,不打自垮。”
作品入围人五篇,非凭实力仅凭钱。
无关痛痒诗多少,书款但交均在编。

刺倡新韵者流
诗革继文革,革之唯在皮。
既然嫌旧韵,胡不写新诗?
休以三分像,来充一代师。
非吾偏好古,只此算何为?
     【按】用新韵写诗,读来虽亦顺口,然看着终嫌碍目。
西园当日戴南冠,八路翻成老九叹。
小令三千藏孔壁,十年未敢示人看。
     【注】“老憨”,原名裴鼎和,字中心,安徽霍邱人。早年参戎抗日,文革时被错划为右派。

《无妄斋吟草》读后赠廖国华
吟成带刺诗千首,借得生花笔一枝。
不解何为敦厚意,必逢夫子任删之。
     【按】廖君,荆州某砖厂一下岗工人,乃吾同一阶层中人。诗亦与某有相似之处,盖同声同气也。

戏赠廖国华
      身虽已下岗,仍有钱上网。此事换为我,想都不敢想。因知六口家,未全喫砖厂。不像城里人,唯单位是仰。一旦失所业,便如船无桨。贫或过东野,比之君犹强。

读《三馀书屋拾遗》赠锦心先生
耕罢归来俗莫侵,枕间自取父书吟。
性同元亮此何者?泥腿诗人李锦心。
      【按】人称先生为“未进过校门的农民诗人”。诗亦如其人,朴实。
      【注】先生集中有“半枕父书吟榻豪”之句。
        若言我乃改革之受害者,先生则为文革之遭殃人。一如拙著《香女传》中所拟人物夏干部、王道士(“夏”,下也;“王”,放也。非无所寓。)此读先生所著《路边吟草》可知。人称此作为“劫尘史鉴”,读之,信不谬矣!
      公昔坐何罪?牛棚蹲累载。无端三字加,徒有万言在。时贵菉同葹,世轻蘭与茝。半生身不翻,九死心能悔?诗向路边吟,名从墙上改。接舆人谓狂,比此差千倍。
      熊子走前面,牛儿随后头。一棚同出入,九陌互追游。人谓汉朝使,谁知楚地囚。生涯惟放牧,偶或也批修。身既罹秦祸,心犹怀杞忧。吟成路边草,直笔写春秋。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0: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7-11-27 10:02 编辑

中卷
(2006年-2007年存稿)

丙戌上巳江右诗社成立于南昌象湖,事既,众旋往
八大山,予忝随其后,因赋二章,聊以寄趣,有序
       时维莺月,人在象湖。树吟旌于江右,会诗友于城隅。觞,欲止未止:雨,似顾非顾。座中红树在望,行处绿杨随步。拣他佳处二三,著我狂人十五。或立小桥,数游枉渚。人见之谓有会稽之致,孰知我欲光彭泽之事。已而车乘二线,路出三环。自万寿宫,至八大山。身行柳岸,影落梅湖。人谓另类,谁识吾徒?入山房,穿竹径。观书画,品题赠。适来方午,迨归已暮。诗曰:
永和三日象湖滨,只有骚人无丽人。
建社树牌符众意,催诗传盏落谁身?
几为网上输心久?多是座中谋面新。
大雅不堪凋敝甚,此来期共一重振。
象湖游罢转梅湖,昔有王孙宅此区。
水面流红花片片,墙头透绿树株株。
人过但赏园林巧,物睹谁叹画作殊?
我辈今来僧去后,山房虽在只如无。

或言南昌有景点无看点,闻而作
游踪一日遍洪都,景点徒多看点无。
此语吾知出谁口,余秋雨者马兰夫。

梅雨诗限尾句末嵌作者字
车过何时见起尘,不堪路湿动兼旬。
一斤茄子九毛几,愁煞街头鬻菜人。

应剑川约偕同社诸君游白马寨
谁宅剑城东?符卿子与翁。
映门池碧绿,铺路石彤红。
巷或羊肠似,檐无鸟翼同。
人来不知出,茫若入迷宫。

同江右诸子饮梅岭酒家
昨自桂山书院回,今登梅岭酒家来。
座中数子无宾主,8℃冰啤小姐开。

游梅岭神龙潭
山行到脊听雷鸣,知是龙潭瀑布声。
蝉噪无闻耳唯此,目还未睹已心惊。

歇脚梅岭山头邓万枫家饭庄
瓜子一堆茶一杯,邓家兄弟坐相陪。
人方聊处云经眼,疑是巫山神女来。

偕殊熠、水月登紫清山兼赠红土
适与老殊陪水月,三人同向天梯发。
此时拨汝小灵通,正坐紫清山顶歇。
      【】“天梯”,山有登顶之路名登天梯,极陡。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0: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3-4-28 17:30 编辑

忆紫清山旧游十首并序
    今兹季夏,湘女水月通禅(猫妖)自浙人麻者处过吾豫章,莲塘殊熠在天(鼠疫)邀余于车站迎之。既见,三人遂同车往游紫清山。及暮,吾因有事,乃先行下山。之前,已约北郊红土川原来此代陪次日狮子峰之游。紫清山在南昌市郊湾里区,其山峻拨、苍翠,林泉幽美,岩石诡奇。水有紫龙潭、飞湍瀑、浪漫溪之秀,石则有藤包石、顶天柱、肥臀石(此石之名为殊熠所安,颇形象。)之怪。于其石,吾尝有诗咏之,曰:“紫清山上景若何?奇峰无多怪石多。或如飞从天外来,或如秦王试剑开。更有挺如顶天柱,太古以初便此竖。馀者其状莫可名,见之总能使人惊。其西北诸峰别有风雨池、豕首石诸胜,惜未及游,吾尝叹之曰:“一事至今憾,山行未到边。”再补游之,惟俟他日矣!诗凡十首,虽拙朴无文,然句句写实,盖取眼前景道身边事者也,谓予不信,可问诸殊熠、水月或后来之红土。
邀游
平生山水耽,今出复何探?
车坐五○九,人邀一二三。
逃离斑马线,往狎紫龙潭。
行渐至湾里,沿途景旧谙。
上山
离别飞湍瀑,穿过浪漫溪。
手撑遮日伞,脚踏上天梯。
在处音堪录,升时景更迷。
同行湘妹子,为欲嫁江西。
      【】水月此行后,有“不辞长作豫章人”之句。
崖刻
诗谁洞口题?赠此一高栖。
风蚀崖身剥,苔侵字迹迷。
读之深可叹,作者渺难稽。
无拍手机里,知它像素低。
山顶
数歇至山巅,仍殚独在天。
困眠亭下凳,渴饮矿中泉。
水弄弦鸣侧,风吹帽落前。
坐聊唐伯虎,陪我剩通禅。
   】时殊熠有同昼寝巫山而梦神女之襄王,吾戏之以打油,:“紫清山巅,有亭翼然;紫清亭下,有人鼾然。鼾然者谁?殊熠在天:闻之者谁?吾与通禅。”而我则如天台遇仙之刘、阮,时正与水月双坐于亭下闲聊唐伯虎与沈九娘事。
      【】矿中泉,指瓶装矿泉水。
下山
坐看生午烟,身始下危巅。
转处藤包石,行间柱顶天。
猫妖人在后,鼠疫马当先。
一路随流水,直来山店前。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0:3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8-1-12 12:59 编辑

宴饮
盘飧罗野味,杯酒劝佳人。
清炖鱼头撤,红烧麂肉陈。
食之心不忍,嗟尔口何仁!
他者若茹素,吾知为瘦身。
      【按】水月信佛,人搛麂肉一脔与之,未食。
伤麂
昔是山中主,今为席上珍。
无辜遭此戮,有恨向谁申。
别矣溪和涧,哀哉麂与麇!
非关地球小,大仅够容人。
山脚
昨辞麻者来,今送菜人回。
只是在山曲,而非于站台。
彼同曹植姓,别有薛涛才。
借问此何者?长沙一女孩。
惜别
有石似臀肥,下翠微。
来前三地约,游罢一人归。
受制考勤卡,怕丢工作衣。
手招摩的至,临去意依依。
问期
何日此龙潭,伴吾游再三?
仍穿长裤白,莫改短衫蓝。
眼镜摘还戴,手机怀复探。
一如初见汝,别似在湖南。

游跌水沟十首并序
     丙戌中秋次日,阴雨相间,午后偕天堂有鸟、殊熠在天(鼠疫)及小香山同游梅岭之跌水沟。
柿前留影
菜人似纸半生白,柿子如灯一树红。
二者今逢无动植,身同作客相机中。
上山途中
腰间百遍手机响,一例长沙短信来。
且走且看浑不觉,身为伴落在山隈。
入山有感
无见攀藤过涧物,但逢扛竹下山人。
地经开发每如此,纵可弥缝已失真。
观跌水沟
日晚游人不忍回,或穷岩际或林隈。
吾偏爱此一沟水,远自山头跌下来。
问天堂兄
百丈到潭喧若雷,泻如玉女手倾杯。
此沟吾问天堂鸟,源可自兄来处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0: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8-1-12 12:59 编辑

题山行照
山行数里听飞泉,一伞遮身扛在肩。
不向望舒诗里走,怕经雨巷美人前。
桐树窝中
桐树窝中桐树无,山行至此入盲区。
停身借买润田水,将路来询活地图。
下山路上
归处来时身已经,人何走走步还停?
下山路即上山路,听瀑亭连观瀑亭。
调小香山
可怜拄杖小香山,与我同行鸟鼠间。
被罚三杯迟到酒,归犹一路扮红颜。
出经山门
暮自沟头下翠微,行行路看出山围。
此时先遇学生妹,亦自丛林野战归。
      【注】“润田水”,省产一饮料名。“丛林野战”,乃跌水沟风景区新开发之一旅游项目。

飞湍瀑、跌水沟
      听飞湍瀑,观跌水沟。前当季夏,后值中秋。时地自别,声势相侔。如走脱兔,似截奔牛。

萨达姆之死
(
20061230日被绞杀)
逢强问列酋,谁不自称侯?
多是水为骨,偏他铁打头。
一绳何足惧?二布乃堪忧。
兵用海湾国,其心在石油。

两会后闻将增加职工最低收入
苟不止通膨,何从谈保障?
工资未见加,物价已开涨。
肉在十元间,菜翻双倍上。
手头今纵宽,无复旧时样。

    丙戌岁腊,立春后一日,莲塘李兄招饮,余与忠民、卢苇、邓伍生往诣之。既见,欢甚。同席还有殊熠、建庭、春平及库佳、熊娟二位女相如。酒罢,宾主同游澄碧湖洲上,或联诗、或赏景,至暮方散。
洲上百花香,人来觅句忙。
过桥穿竹径,隔水望莲塘。
四岸高楼耸,一湖深井藏。
今知堪赏处,不独数余杭。

忆初识真龙兄并序
      昔辛未岁,省谷雨诗会在省农资公司召开,余识李兄于此会,时李兄任职于某乡。
一十六年前,时当谷雨天。
身同登酒席,口自诵诗篇。
独以大乡长,兼为小社员。
座中人孰是?不算李青莲。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00: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菜人 于 2013-4-10 02:07 编辑

莲塘访旧并序
    所访日女友。自昔分手,不者十馀年。今友人招,过莲塘,但见旧时伊人之餐,已作今日他人之影矣!暗思前事,恍如一。因作是,用以寄慨。
莲塘镇北陬,访处旧曾游。
此昔开餐馆,何今辟影楼?
垆边人不见,门外客徒愁。
往迹杳难觅,将行三掉头。

丁亥初春偕渔歌、殊熠游溪霞怪石岭兼赠草啸
胜日入溪霞,寻春到岭凹。
一沟山石乱,几树野桃花。
留影人离镜,闻香蜂出衙。
萧兄不来惜,风景此堪夸。

春游即兴
紫是云英草,黄为油菜花。
城中无此物,春色属农家。

与渔歌、草啸晤一得于大观园茶座,限园韵
雨夜大观园,外无门内喧。
他人摸点处,吾辈品茶轩。
时晚不能别,话多难尽言。
与兄何日再,相坐诉心烦?

丁亥早春偕同社诸君同游蒋巷
蒋巷地多湿,鄱湖水半空。
难为观鸟者,闲杀打鱼翁。
昔属榔鸣处,今为转中。
船乾似龟壳,倒扣在篙丛。

蒋巷太子河边与红梅同采藜蒿
藜蒿生水边,时在早春天。
长也芽犹短,折之茎未坚。
红梅无不识,青草自堪怜。
此物非为贵,伊人手所搴。

应宜信兄之邀访蒋巷国旺农场
私田千顷接,公路一条通。
水处蚌鱼混,棚居鹅鸭同。
农场兼养殖,饲料自加工。
借问此何处?人言国旺中。

偕诸诗友游岘山东禅寺得微韵
禅房古木围,远绝是和非。
窗外桃花落,门前樟叶飞。
僧无能接语,客有不思归。
谓此自堪乐,出为人所鞿。

偕友重游跌水沟含羞瀑限沟韵
去年来此沟,柿子满枝头。
自叹曾无到,谁知会更游。
撩人花未识,见我瀑仍羞。
风景依稀是,不同为客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8-12-19 06:05 , Processed in 0.02920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