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20|回复: 0

记我和在之的唱和(再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29 22: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我和在之的唱和(再续)

重阳节到了,诗人多喜登高赋诗。在之不能登高,也没赋诗。心情不知如何。过了几天,她寄示了一首诗:

在之壬辰重阳后几日作

四起秋声萧瑟里,心随落叶去闲闲。不知天地为毫末,却认沙丘作太山。

悲喜每从来处小,盈虚岂念病时艰。狂书剩有谁能伴,皓月鸣蛩一笔删。

自宋玉以来,诗人常是悲秋。在之呢,秋声萧瑟里,心随落叶去,不也是悲秋而又自悲吗?

却又很有不同。她是闲闲地去的。闲闲, .从容自得貌。《诗·魏风·十亩之间》:“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 朱熹 集传:“闲闲,往来者自得之貌。” 高亨注:“从容不迫貌。” 在之是熟读过《诗经》的,她这闲闲肯定是出自这里。你看,她的心境是多么平静。简直像庄周,像陶潜。但是她却自我解释:我不是什么达观,我是不懂事的孩子。“不知天地为毫末,却认沙丘作太山。”不就是这个意思?却说得多么巧妙,多么文雅,又是多么得体。其实这是他的自谦。世间事他看得很透。他领悟到“悲喜每从来处小”。悲和喜,祸和福,成功和失败,往往是从小处引起,积累而成的。这样看来,认沙丘作泰山,虽然是极度夸张,也不是毫无道理。也许这是从她自己的的疾病悟出的,从一丁点小疮渐成大患。这就涉及他的病苦。“盈虚岂念病时艰”,这一句感情就比较复杂了。陶渊明“识盈虚之有数”数者,命也运也。命运造成人们的疾病,毫不念及病人的痛苦和艰难。它真正可恶、可恨、可咒诅;但是恨命有什么用?自己警惕着“祸患常积于忽微”(欧阳修的名言)就是了。最使她痛苦的是心灵的孤独。狂书即狂吟,把满腔的激情喷涌而出,谁能理解谁能同情呢?跟他作伴的,头上有皓月,足下有鸣蛩,能理解她,同情她么?他终于不能平静,禁不住要发泄了,“皓月鸣蛩一笔删!”这几乎是歇里斯蒂式的狂言,我听来却是嘤鸣求友的呼声。

    在之,在之,理解你,同情你,帮助你你的朋友已经不少了,还将越来越多,将遍及于全天下。

和在之2012.10.

风凄雨苦惨秋颜,随分居然视等闲。眼角揩干千滴泪,心头剷却万重山。

隽才多舛天何酷,大道纷驰尔独艰。为底斯人有斯疾,医卜诸书尽可删。

    不悉能抚慰她于万一否。

11月18日,在之病重,危及生命,至医院治疗,因家贫无力负担巨额费用,只得复返。我和李汝启闻知,立即商议共同发起募捐,并邀约一些人联署。汝启迅即起草倡议书,20日即在江右诗社等网上论坛发表。自此以后,日夜牵心,诗兴全无。幸好诗友们积极响应,慷慨解囊,在之家乡也募得一批善款,12月2日在之已由龙岩医院转入南京瑞鑫专科医院治疗,据云医护俱好,

在之心情亦佳。昨天我才写了《怀在之》在自己的博客和常去的一些网站征和。今昨两日已有金水、菽子等名家赐玉。希望能集成一册,以慰卧病在场的可爱又可怜的在之。拙诗如下:

     怀在之(征和)

视汝如雏凤,殷殷护羽毛。如何有斯疾,只得仰神刀。

床笫乾坤小,胸怀云汉高。苍天应顾惜,万众为呼号。

现先将金水、菽子原玉录置于此。

金水

步仰老懷在之元韻
忍見初成鳳,一朝催羽毛。萬千騷客意,深淺越人刀。
歲暮關山遠,天寒日月高。新詩殊可慰,不做晚蟲號。

菽子

寄在之
孰能起薪疾?恨我一牛毛。屡夢梅花影,深蘄柳葉刀。
芳心分蘖苦,吟枕共雲高。莫聽春前夜,打窗風雪號。
  外科手術刀名柳葉。祈願在之如傲雪梅花,迎來生命之春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3-24 06:24 , Processed in 0.01101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