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12|回复: 0

记我和在之的唱和(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29 22: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我和在之的唱和(续)

今年八月我虚龄九十,写了一首书怀诗,很多诗友赐和,在之也寄来了贺诗。她用的是最古老的诗体----四言诗。这诗体很早就没有人写了,却反而因此显得别致。诗如下:

南有嘉鱼,我有旨酒。鼓瑟吹笙,以介眉寿。

中庭有树,其叶蓁蓁。君子有德,维亲以人。

中谷有竹,节节以高。君子有行,维人是陶。

野有螽斯,其羽诜诜。君子有福,子孙振振。

松柏茂兮,君子厚兮。日月恒兮,君子寿兮。别具一格的诗感到很新鲜,实在隔别得太久了。读了以后立即感到这位作者《诗经》读得很熟,否则写不出来,也不会想到要这样写。首章全是集《诗经》,其他诸句也像《诗经》那样古雅。现代青年诗人恐怕很少读《诗经》,就读《诗经》也多只读其中的国风,不太读雅颂。而在之这篇却是雅颂体。古人作颂赞,才用此体,这大概也是在之采用此体作贺诗的缘故。可见他是有较高的文化修养不仅是凭点灵气的人。但我们读《诗经》,是寻根溯本,不是要仿其体。所以到我贺她生日时,还是用近体。

贺轮椅乾坤生日12.6.23

昊天一何酷,无辜致人殘。深为君痛惜,翻教予乐观。

诗书恢境界,日月亮心肝。祝嘏遥相望,蔚蓝沧海宽。

在之旋即回了一首:

酬仰斋先生寄诗庆生并谢
先生胜知己,怜我一身残。感激由心发,沉浮只自观。
流年愁转梦,老病意伤肝。值此萧条里,报君天地宽。

这就不是一般的应酬诗,而是“感激由心发”了。这时她明白宣布以我为知己。我也

乐与她为忘年交。我先已觉得她是可敬、可爱又可怜的青年诗人,可称之为邹三可。沉浮只自观,生命的程途中的沉与浮,成与败,得与失就得看自己。这多么有志气,要知道这是个残疾人啊。她不但说到,也是做到的。就说她的诗岂是平常一个只有初中文化底子现在才二十五岁的人写得出来么?何况是在轮椅和床榻上吟哦的。年华就怕梦幻班地流逝,所以必须十分珍视,奋发有为。总念着久病不愈,会伤身心,所以应当积极乐观。于是他告诉我。在极其贫病的情况下,天地也是宽广的。他倒安慰我来啦,这是何等胸怀。在之分享: 分享到新浪Qing 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3-24 06:24 , Processed in 0.01148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