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竹斋小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5-3 21: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12-5-3 21:02
竹斋小札  二十八

      昨夜春雷,今则晴和,阳光自窗棂透进来,有些春暖,京城是下雪了,这令 ...

       竹斋小札  二十九

       雨急风骤,今晨却都停了,路上昨夜落的枝叶,有些芳香,鸟鸣的音声,南湖堤岸现下很美了罢,我有些时未去了,这使我想起成都的百花潭,虽然未曾进去过,然路过潭水,似乎南湖的味道。我在成都时有位关系很好的友人唐英,原是同事——那时我在成都科联信用社上班,1996年,已经16年过去了,后来我往西南财经大学学习会计专业,本专科同时读的,拿到的学士证书。成都的信用社后来合并了,名称是成都城市合作银行,现在是更名成都银行了,科联信用社原来人南支行的,现下不知什么名称了——2000年我离开成都,至今12年未曾再回去过,以前的人事都更变了吧,我与唐英也久没有联络了。她还在成都银行吗,不得而知。

       唐英是个很多爱好的女子,客厅壁上是她自己制作的书法剪纸作品——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她还自学篆刻,买了整套刻刀,并业余画画的。

       我与唐英私交很好,1997年我开始在西南财经大学学习,虽然学校租的三室一厅,周末休息我却总是唐英家玩,看了很多碟片。我厨艺不太在行,喜欢做但做的没人爱吃,唐英却常有些新奇的菜谱,譬如她学做的烧鸡公什么的。

       唐英也很爱花草,不过不大擅长种植,大约植物学也不太好的缘故——她种的竹子终于生了很多虫子,结果是越来越稀疏了,她还种仙人球,并说长大后可以做菜很美味的,我很不以为然,果然直到2000年我离开,也没吃上她的仙人球的。

      唐英买的其实原来科联信用社房子,三室一厅,已经装修好,很是省心,楼上楼下全是同事,与我也都相识。楼下刘彦是位娇艳的女子,父母四川大学教授,她曾带我川大游泳,我虽不会,但还是高兴地去了——当是夏日清凉水的。

      离开成都十数年了, 我其实有些惦念成都,唐英家的竹子也不知怎样了,换成别的植物了吧,或者有机会再去成都看看。

                   石红梅  字(2012-3-19,阴有零星小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楼主| 发表于 2012-5-3 21: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12-5-3 21:03
竹斋小札  二十九

       雨急风骤,今晨却都停了,路上昨夜落的枝叶,有些芳香,鸟鸣的音声, ...

        竹斋小札  三十

       夜雨不已,晨明即止,今日春分,是花开时节的仲春。汉董仲舒《春秋繁露》云:“至于中春之月,阳在正东,阴在正西,谓之春分。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春分日,民并种戒火草于屋上,有鸟如乌,先鸡而鸣,架架格格,民候此鸟则入田,以为候。”民间亦有以春分日移花接木并酿春酒者。礼记记春分祭日。民间祭祖则是春分始至于清明的。

        昨日小札写到与唐英的久未联络,王有宝君云何不联系一下,其实12年过去了,唐英家中电话是都变更,成都银行人南支行的单位电话不通,如不亲往成都,恐怕找人很难,因此一直没有音信。

       菊斋的落叶满阶、青河、柳五、鱼子悦、千岩君都回帖赞许我的小札,真谢谢他们的鼓励。朱彤君写的方齋劄記,西湖“桃花欲謝未謝,有幾株繁花,可是桃葉長出來了”,景致大约很好吧,我没去过西湖,这让我不禁有些向往了,且“兩張舊竹席子展開拼成竹地墊,這樣就可以涼快快地光腳在房裡亂跑。迎接即將來臨的熱天。” 朱彤君是生活在哪里的啊,现下就要竹簟的。

       午时有些清明,路边白杨树还枯黄的叶,散落地上,仲春却有些秋味了,白杨树什么时候能绿呢,我一直未关心过,今年注意一下罢。

       白玉堂君在菊斋茶馆发了江南几度梅花发的帖子,梅花图真很美丽的,于是给他的梅花配了小小的诗:   
              
             春寒时节,山间,红梅
             石红梅  字(2012-3-20)
   
              浓淡的白,梅花,山中
              石红梅  字(2012-3-20)
                                                        石红梅  字(2012-3-20,阴,于江西九江浔阳)
 楼主| 发表于 2012-5-4 20: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2-5-4 21:01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2-5-3 21:04
竹斋小札  三十

       夜雨不已,晨明即止,今日春分,是花开时节的仲春。汉董仲舒《春秋繁露 ...


     竹斋小札  三十一

     春日晴和,院子里的山茶花开得很好了,我于是特特拍了些相片,记录这个春日山茶花的上午。昨晚发完札记照例在菊斋群里聊天,说道集团新发生的一件令人不快的事情——我的竹斋小札在集团报刊上开始连载了,集团报刊的熊春水先生——他是江西九江市星子县人,将我这次登载的文稿竹斋小札序与之一很改动了些,我的诗被删掉了,序开篇的改动尤其大,拿到报纸的我很是郁郁,因为我还是喜欢我原来文稿的——这样的随意改动实在令人不快,且事先也未知会我本人,而况实在还是我原来文稿要好一些的,然已经改动登载了,以后将不会继续连载的——因为熊春水先生说是只要他觉得有必要就要改稿的,并且还说觉得我的文稿有问题——而我实在是不知道问题在哪里的——是没有如熊春水先生那样写“讴歌九江人民战天斗地(引自熊春水2007年九江日报报道)”的文章吗,虽然我实在也不懂得为何要与天地战斗的,因为一般我们都说天公地道这样的话,竟就这么不通知的删改了,这样的删诗与改稿大约没人喜欢吧,群里大家的意见也都是或者重登原稿或者撤稿的,这真是让人不快的事啊。我因是郁郁了很久。

     心悦君兮开始她的水湄斋语了,写着可爱的童话札记,记录着她的爱子——离开时要亲四十下的宝宝,真是浓浓的眷爱之情的。

      王有宝君劝我去一趟成都联系唐英,或者以后吧,总有机会的,友人之间总愿意会合重逢,当然还得等机会。

      云四君将雪地图片转至菊斋茶馆,并记录着——“这是2012 年初的最后一场雪了。仿佛也知道再次相见需要隔着春天夏天和秋天,因此倾尽所有铺满天与地。安静不张扬的绵绵着(云四君)”。西北的雪是真漫漫的,于是写了一则诗

                  浓春貂裘,仲月,桃花音雪
                  石红梅  字(2012-3-21)

                              石红梅  字(2012-3-21,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楼主| 发表于 2012-5-4 20: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2-5-4 21:01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2-5-4 20:43
竹斋小札  三十一

     春日晴和,院子里的山茶花开得很好了,我于是特特拍了些相片,记录这个春 ...


      竹斋小札  三十二

      阴雨的天,便觉有些清冷,虽然母亲说不觉得,山茶花分外地好,院子里的玉兰开了,洁白馨香,昨晚在清水阁的群,有人出对:
                     秋风悲画扇,
       我对的        夏雨待荷香

       还算不错,虽然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对联,在菊斋群里聊天,菊斋许多人都会几门外语,我不禁有些羡慕,或者应该再看看外文小说电影的,这样可以进步一下,于是下载了些。
   
       菊斋的峻石久不来了,峻石一直写他的虎阜诗话,至今已过千则,这样的坚持很是令人钦佩,他的虎阜诗话里很多有趣的记事,读来颇觉寻味,例如这样的清言:

一O八二 《詩》云:“既醉以酒,既飽以德。君子萬年,介尓景福。”朱紫陽《集解》謂“尓”指王,鄭玄注謂“女”。皆非是。尓,尓俸尓祿之尓也。或謂,若此詩果祝公劉,歌者豈敢謂王“尓”者。(峻石虎阜诗话)
还有:
一O八八 元祐間,章楶別墅桃塢,謂“章園。”東坡嘗為楶作《思堂記》,以是谢家福撰《五畝園小志》,謂思堂在本州章園,非是。楊潛《云間志》云,元豐間,坡為徐守,楶為華亭鹽監,楶作思堂於衙西,因乞坡記焉。是知思堂在華亭也。建炎中,思堂焚於兵火,章園亦廢。去歲有司復建“桃塢別墅”,謂是唐寅故居,不知本章園舊名耳。(峻石虎阜诗话)

      都很散淡的清谈,峻石亦爱诗,2010年春峻石作“东君鸣佩”语,且云“明日桃花应满山”,颇见得意。然峻石何久不来菊斋了呢,但有他的新浪博客,闲时还是可以去常读他很多史料的虎阜诗话的。

      今日周四,周末我很想去江岸或南湖边散步,或者陪母亲看看布匹,我会一些女红,自己慢慢做起来还蛮有趣的,或者做一些收纳小盒,格子或小碎花的,会很美丽吧。

                      石红梅  字(2012-3-22,阴雨,于江西九江浔阳)
 楼主| 发表于 2012-5-4 20: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12-5-4 20:44
竹斋小札  三十二

      阴雨的天,便觉有些清冷,虽然母亲说不觉得,山茶花分外地好,院子里的 ...

         竹斋小札  三十三

        巳时之后,雨终于停了,久违的阳光,午时回家,山茶浓艳地绽放着,玉兰馨香,洁白地在枝头,告诉母亲已下载外文小说决意提高英语,母亲很不以然,且反问道,就是想弥补一下以前不够努力学习吗。我听了没说什么,因为正是这样。

        我以前读书总不用功,母亲觉得糟糕,但是说也无用,后来就缄口了,直到25岁我往西南财经大学学习会计,这才努力了些,但我从来不是像我姐姐那样用功的学生,直到现下也不是,只是照自己兴趣读书而已。

       我一直很喜欢一本书,龙榆生先生编选的《唐宋名家词选》,高中时手头的是1980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第1版的版本,这本书我随身带了很久,现在手头的是最新的影印版,《唐宋名家词选》选集甚见功力,词后注记皆颇可读,与词相照应文,很能得趣,如李后主:
                           烏夜啼一首(李煜)
               林花謝了春紅,太怱怱!常恨朝來寒重晚來風,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全唐詩附詞一】"常恨"作"無奈","寒重"作"寒雨","留人"作"相留"。
           【譚評詞辨卷二】濡染大筆。
      =================================
         濡染大笔四字真能喻后主此词。又若贺方回:
                           橫塘路(青玉案 一首)(贺铸)
            淩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若問閒情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碧雞漫志卷二】賀方回初在錢塘(案當作橫塘),作青玉案。魯直喜之,賦絕句云:"解道江南斷腸句,只今惟有賀方回。"賀集中如青玉案者甚眾。大抵二公(賀與周邦彥)卓然自立,不肯浪下筆。予故謂語意精新,用心甚苦。
           【宋周少隱竹坡老人詩話卷一】賀方回嘗作青玉案詞,有"梅子黃時雨"之句,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謂之"賀梅子"。郭功父有示耿天隲一詩,王荊公嘗為書之。其尾云:"廟前古木藏訓狐,豪氣英風亦何有?"方回晚倅姑孰,與功父遊,甚歡。方回寡髮,功父指其髻,謂曰:"此真賀梅子也!"方回乃捋其鬚曰:"君可謂郭訓狐矣。"功父白髯而鬍,故有是語。
========================================
       旧闻杂间,能令读者莞尔,是还很有趣的。龙榆生先生的其他书我没有细读过,但这本选集记闻能详,对于喜好读笺注的我很具吸引,我总好推荐别人去读。

                           石红梅  字(2012-3-23,雨转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楼主| 发表于 2012-5-4 20: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2-5-4 21:02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2-5-4 20:47
竹斋小札  三十三

        巳时之后,雨终于停了,久违的阳光,午时回家,山茶浓艳地绽放着, ...


       竹斋小札  三十四

      春日和暖,路上行人很多不复大衣,是立春来难得的晴日,也是上巳,上巳应踏青,然则我依旧上班——这么熙暖的春日。上巳古礼,《周礼•春官》云:“女巫掌岁时,祓除衅俗。”《后汉书,礼仪志》有“祓禊”,曰:“是月上巳,官民皆洁于东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为大洁。”刘昭作注:“韩诗曰郑国之俗,三月上巳溱洧两水之上,招魂续魄,秉兰草祓除不祥。”至于王羲之曲水流觞,兰亭集序,此风于唐尤甚,宋时又以这天为北极佑圣真君的诞辰。各地于这天举行迎神赛会。《梦梁录》云:“土庶烧香,分集殿庭。诸宫道宇,俱设醮事,上祈国泰,下保民安。诸军寨及殿司卫奉侍香火者,皆安排社会,结缚台阁,迎列于道,观睹纷纷。” 又各地妇女有于这日带荠菜花者,据宋赞宁《物类相感志》:“三月三日收荠菜花,置灯颈上,则飞蛾蚊虫不投。”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三月三日,男女皆戴荠菜花。”上巳还有佩兰或杜若者。

      我从小在九江长大,那时每年到得这日,孩子们都要去钢厂后山摘野荠菜,拿回家中煮蛋,是很好味的一道菜——现下市卖的荠菜是都不野生,完全不复旧时风味。另有孩童比鸡蛋,是很有趣的旧俗。初中学校组织做风筝,我自己的一个地球风筝,无论如何放不起来,同学的各式风筝都次第在空中了,我的就是不行,同班蒋君主动帮我,结果是起来一小会还不行的,我很觉得懊丧,他却说,这样风筝很难放的——现下想来,椭圆的风筝大约真很难放起来的。

     今天上巳,还是作一则小的诗吧,纪念王羲之的兰亭:

             暮春,风竹,斋公集序,上巳
             石红梅  字(2012-3-24)

                                 石红梅  字(2012-3-24,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楼主| 发表于 2012-5-4 20: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2-12-24 09:38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2-5-4 20:50
竹斋小札  三十四

      春日和暖,路上行人很多不复大衣,是立春来难得的晴日,也是上巳,上巳 ...


     竹斋小札 三十五

    熙阳和暖,真正三月天了,院里山茶花有些枯萎,然而还盛放着,浓丽的红,玉兰很美地立在枝头。邻家窗下一株山茶花刚开蓓蕾,以前灌木丛中,没有看见,往后要常来赏花了,真让人欣喜。下午与母亲逛街,有些薰热,我只穿着在上海买的牛仔细布上衣,找想要的粗布牛仔衬衫,却依旧没合适的,真令人懊恼啊,不过算了,我决意不再找了,反正身上这件牛仔细布的也很好,并不非要再有一件的。找衬衫的时候看到一位长裙少女,清艳的色,有些如泠如冰的,难得一见——正适合这样薰暖的三月天,而后意外在一家店里看到小牛皮的蓝色鞋,很舒适的,适宜上班穿,于是买了,想再去行署大院买戚风蛋糕的,然则母亲累了,于是回家。晚饭自己动手,做的年糕酸菜饭,十分好味,年糕九江本地,微糯甘香,很合我意——我一直以为九江年糕是我吃过最好的,酸菜母亲在街上买的,用少量葱蒜炒过,和年糕一起,加上少些米饭,非常可口,母亲吃的饺子,我是不爱吃饺子的,所以做的酸菜年糕饭。   

    昨晚菊斋群里聊天,说道我出生在庐山,行者于是说地灵出人杰,我不以然,我一向以为人杰方地灵的,行者道,代代相承嘛,先有人杰,后地灵,地灵后,又孕育人杰。我说我还是觉得在人不在地,并举例自己在很多城市住过,都写作的,不觉得有什么区别,行者于是说道风水还是有的,我简单地回答风水也在人的,后来行者要以史记之言为佐证,我则云史记也不可全信,天小风也举例史记可能不全可靠,行者于是言道要去再考证了。

    后来与母亲说道雍正,我一直极为欣赏雍正的,母亲以为我很应该写一写他,我答应了,或者过几天写吧,雍正如果活到现在看到我要写他会高兴吗,我也有些想动笔雍正了,毕竟,我很欣赏雍正的。

                             石红梅  字(2012-3-25,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楼主| 发表于 2012-5-4 20:5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12-12-25 09:38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12-5-4 20:51
竹斋小札 三十五

        熙阳和暖,真正三月天了,院里的山茶花有些枯萎,然而还盛放着,浓丽 ...


  竹斋小札 三十六

    春日暖阳,院里玉兰花都绽放了,分外清香,且亭亭秀色,真美呀,邻家山茶新开了一朵,其他还在蓓蕾,略萎的那棵山茶也还美丽着,是未迟暮的美人。我近来要读英文小说,但还很想读读二十四史与清史稿,这样是否太贪多了呢——这么多书,读过来,大约要很花时间的,另外我还想重阅世说新语,我很喜欢读世说新语这样散淡的清谈,偶尔闲暇时是总要翻阅的。

    今天读到嵇康,世说新语容止:
    “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

    晋书-嵇康传:
    “康早孤,有奇才,远迈不群。身长七尺八寸,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恬静寡欲,含垢匿瑕,宽简有大量”。     

    这样看来,嵇康确是美男子了。晋书又云:
    “康将刑东市,太学生三千人请以为师,弗许。康顾视日影,索琴弹之,曰:“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时年四十。海内之士,莫不痛之。帝寻悟而恨焉。初,康尝游于洛西,暮宿华阳亭,引琴而弹。夜分,忽有客诣之,称是古人,与康共谈音律,辞致清辩,因索琴弹之,而为《广陵散》,声调绝伦,遂以授康,仍誓不传人,亦不言其姓字。”

    晋书这段我读了却有些存疑,嵇康会说“广陵散于今绝矣”这样的话吗,然而裴注三国志中引魏氏春秋:
“康临刑自若,援琴而鼓,既而叹曰:“雅音於是绝矣!”时人莫不哀之。”

    真是这样吗,然则都这样写——我真很为嵇康叹息了,我是少有读嵇康诗的,然而真会说“雅音於是绝矣!”吗,唉,嵇康呀

                      石红梅  字(2012-3-26,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楼主| 发表于 2012-5-4 20: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12-5-4 20:52
竹斋小札 三十六

        春日暖阳,院里的玉兰花都绽放了,分外清香,且有亭亭的秀色,真美呀 ...

       竹斋小札  三十七

       将清明了,天气分外的好,所谓的艳阳天,院里玉兰都绽放着,院外槐树新绿了,嫩黄的叶,昨晚在群里聊天,目不识、老糊涂、操刀鬼、梨落、心化心都要赠诗,于是半个多小时我写了8首,后来还对了个对子,好热闹的,这里录下其中的两首,以为留念:

临屏

春归(石红梅)
竹石过红溪,梅香花鸟啼,闲云伴君处,春归燕燕泥
石红梅 字(2012-3-26)
       
题老糊涂(石红梅)
老去言归意,糊涂度余生,谁知云间事,虚席正三更
石红梅 字(2012-3-26)

       因为是临屏,要很快的,所以没有细雕琢,就是这样的了。

       昨天母亲给我买了枣味的戚风蛋糕,但是年糕忘了,我很喜欢九江的麻将年糕——说是麻将年糕,因为都长方形类似麻将牌,但是麻将三分之一厚样子,九江年糕很多种,小时常吃玉带状的长形年糕现下很少见了,是在炭火上烤着吃最好味的,多的是椭圆年糕片,但是没有麻将年糕口感好,还有大片方形的年糕,但太糯了,煮出来糊汤汤的,有些过软,麻将年糕则软硬将好,应是粳糯配合得宜缘故。年糕清煮加糖已经很好,煮后沥干与本地的酸菜同炒风味亦佳,当然,新鲜酸菜买回切细后要先用少量葱蒜炒过,最好味的是桂花年糕——九江酒店菜馆大都有的一味小点,煮后的年糕浇上桂花糖浆,甜香满口,很是诱人,我总高兴品尝。九江本地还有很多糍粑,粳糯与高粱两种,多数乡村风味,每家口味不同,有的也还不错,是母亲喜欢的。

                   石红梅  字(2012-3-27,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楼主| 发表于 2012-5-4 20: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12-5-4 20:54
竹斋小札  三十七

       将清明了,天气分外的好,所谓的艳阳天,院里玉兰都绽放着,院外槐树 ...

        竹斋小札  三十八

       依旧晴和,院里重瓣的山茶有些枯萎了,玉兰很清艳着,院外风渐起时,微落的叶,有些在我衣襟,杨絮开始见绒,黄的满地,枯的杨叶将落尽了。

       昨天札记桂花年糕,目不识君于是结论我很爱吃,其实写小食是蛮有趣,梁实秋先生就专写过《雅舍谈吃》,我曾将其当菜谱读——是颇有味的清言。秋郎先生(梁实秋先生笔名)笔致不错,我十数年未读他的文章了,但闲闲翻来,还算不坏,他也擅译作,若他译莎士比亚《第十二夜》:
           Away before me to sweet beds of fiowers;
           Love-thoughts lie rich when canopied with bowers。(莎士比亚)
          领我到绚烂的花圃去,
          情思在花枝下最旖旎(梁实秋译)

       我以为梁实秋先生的这段译文是较原文绮丽。除译莎士比亚外,梁实秋先生还主编了《远东英汉大辞典》,并因此与韩菁清女士(梁实秋先生续弦)结缘,当然梁实秋先生也很敬爱他原配妻子程季淑,曾有一笔名甚至就叫程淑的,并写的《槐园梦忆》,专悼念他的亡妻。梁实秋先生写的《英国文学史》我没看过,或许什么时候找来一读。

       有台湾《联合文学》记者丘彦明,在梁实秋逝世前几月曾对梁采访并谈及梁实秋所译《莎士比亚全集》,时梁实秋激言道,又是莎士比亚,我已与他绝交——梁实秋在所译《莎士比亚全集》出版后就声言与莎士比亚绝交。40大册的《莎士比亚全集》前后花去他38年时光。当得知外孙莎剧Macbeth《 麦克白斯》不及格时,梁实秋回信说:“没关系,根本没有用,曾经误我半生。”梁实秋译莎确实很大辛劳。曾致女儿梁文蔷信:“一星期校对10本莎氏,可把我整惨了,几乎把我累死了!……译书之苦,不下于生孩子。”他有时“真恨莎土比亚为什么要写这么多”。并言:“我这一生有30年的工夫送给了莎氏。”

       梁文蔷女士后来写了纪念梁实秋先生的文章,记载着很多轶事,如去美国轮船上与冰心相遇,“父亲(即梁实秋先生)此前在《创造周报》上发表评论,认为那些小诗理智多于情感,作者(冰心)不是一位热情奔放的诗人,只是泰戈尔小诗影响下的一个冷隽的说理者。结果文章发表后没几天,他们就在甲板上相遇。经许地山介绍,两人寒暄一阵,父亲问冰心:“您修习什么?“文学。”你呢?”父亲回答:“文学批评。”然后就没话说了。后来成为冰心丈夫的社会学家吴文藻是父亲在清华时的同学,他与冰心、吴文藻的友谊也维持一生。”(梁文蔷女士回忆)

       或者一些梁实秋的生活习惯,“父亲绝对是一个有很深中国文化情怀的人。他从美国回来立即抛开钢笔用起了毛笔,直到抗战结束后,才不得不又用起钢笔。很多人问我:“你父亲英文那么好,是不是在家里整天和你说英文?”恰恰相反,父亲在家从来不跟我说一句英文,他只说北京话,穿那种手纳的千层底布鞋。从美国回来教书时,他口操英语,却总是长袍马褂,千层底布鞋,叠裆裤子还要绑上腿带子,经常引得时髦男女窃笑。” (梁文蔷女士回忆)

       梁实秋先生。

                                        石红梅 字(2012-3-28,晴,于江西九江浔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22-8-13 07:48 , Processed in 0.014165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