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93|回复: 6

竹林赏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3 19: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尽趋新枝,君犹尚古风
                  -------赏读仰斋诗词
(竹林晨溪)

    相遇晦窗之诗词,继而结识熊东熬之诗词,再则赏读仰斋之诗词,一路行去,一片片风景令我流连痴迷,忘记了今夕何夕,古耶今耶,静坐在不同的诗里看风景,我亦成为一道风景。
    晦窗之宏雅蕴藉,熊东熬之简淡天然,仰斋之达观任真,无不打动我多情多感的心,袒露着心灵作最纯真的交流,漫步在曲径通幽的境域里,日渐深刻着相惜相知的情谊。何必见其人,形容笑貌皆历历在目,可触可闻。
    问自己仰斋之诗词何以能打动我,反复思量,还是那份任真与实在,更兼“金玉其心在自持”的守持。任岁月流逝却丝毫没有在诗人的心上刻上沧桑二字,读仰斋的诗常为他的任真达观暗自喝彩。“平生不作悲秋赋,草草杯盘且送秋。别有离肠容汝去,只余残梦为吾留。芦花瑟缩愁将甚,枫叶飘零恨岂休。菊酒新醅堪一醉,羲车安睡好寰游。”从七律《送秋》前两联便能味出这样的情味。士子爱悲秋,诗人独不爱,且更有闲情送秋,已是大异其趣。“别有离肠容汝去,只余残梦为吾留。”前句有“容汝去”的明达,后句有“为吾留”的多情。虽则颈联“芦花瑟缩愁将甚,枫叶飘零恨岂休。”似乎透露出愁情别恨,但尾联峰回路转出“菊酒新醅堪一醉,羲车安睡好寰游。”一片柳暗花明的怡然心境。仰斋之诗无论中间如何起伏总能结于旷达安怡,实是心境使然。
    仰斋爱诗,实则是热爱生活,情出于肺腑,因此在诗中情感的灌注与把握上能恰到好处,不作夸张过激之语,不作奇诡魅人之语,始终掌握在一个符合当下心情的火候上,读之平易,味之有味,淡然而余味袅袅。正是仰斋深谙生活之道之趣的缘故,温火炖浓醇,其味绵永。看这首《题白鹤举翼欲飞图》中诗句之真与透,明与达“嶙峋瘦骨一身轻,万里翱翔羽翼成。昂首遥空飞欲去,凝眸碧海恋难行。长风远至携天籁,断岸孤悬绝市声。莫问游将何处去,但求自在不论程。”将鹤之情态刻画得婉转动人,欲飞去又难舍的样子惹人爱怜,此鹤不是孤高之鹤,是个很有人情味的多情鹤,不与人争高下,只求自在自得,句句言鹤,字字说人。“莫问游将何处去,但求自在不论程。”实是对自我价值明达的定位,若能得自在,何须论得失。如此人心怎不让人爱之慕之更敬之。
    从诗中常常体悟到仰斋的诚实,每一个句子都是在心上反复的惦量过情感与意蕴,力求能表达内心最诚挚的诉求,不失于偏颇或追求矫饰。犹喜仰斋之绝句,清新朴实完全来自当下可见可闻的生活场景,“夜来风雨涨春寒,拥被酣眠日四竿。错怪雏莺胡打搅,是曾孙女没遮拦。”《春眠》一首中将春日浓睡,小曾孙女扰梦之情形写得有滋有味,动静有序,错怪二字见出对曾孙女的融融喜欢,一幅祖孙和乐图景,令人顿生欢喜羡慕之情。“摘菜挑篮赶市场,颤巍巍地步踉跄。一家丁壮打工去,咬紧牙根剩老娘。”《卖菜老妇》此首口语化的语言写市井风情,开场便如放电影似的出来一位步履踉跄的老妇,引得人生发出一番想象,此是何许样人家的人,为何身子骨这般情状了还要出来卖菜,往下看去原来是这么回事,“一家丁壮打工去”当今世道普遍的缘由,自然是剩下“咬紧牙根剩老娘”的不堪景象。此首前两句的语言描写极有感发力,将老妇形神写得如见其人,如风中残烛般摇曳着令人心生无限忧虑。“清风一扣席门开,不请依然得得来。来了别无些子事,为吾千里送诗材。”《清风》一首却也是随手拈来,即是满满的趣味。清风不请得得而来的样子实是动人心弦,让人爱之唯恐不及,语言真是有摄人心魂的无穷魅力,只要经营得当,便有无限生机引人入胜。
    仰斋之词吟读起来恰也是这般的婉丽有致,别有一种俏丽秀美的模样。把玩间心上不断滋生出丝丝的爱意,“余寒未已,新晴忽至,轮替鹊呼鸠唤。风风雨雨恁无情,也须剩、春光一半。  夭桃憨笑,海棠痴睡,莺燕争穿柳线,白头老子肯空过?便忙把、诗囊撷满。”《鹊桥仙·春分》此曲上片写春天特有的时雨时晴天气,但无有半点愁情,在新晴忽至时,喜气油然而生,快乐情绪都渲泄在“轮替鹊呼鸠唤”此起彼伏的欢鸣中,整首词旋律紧凑,节奏轻快,从上片的未已、忽至、轮替到下片的争穿、忙把这一连串动作环环相扣,万物与诗人都在紧锣密鼓的演绎着爱春怜春惜春之意。诗中一派“游遍芳丛,始共春风容易别”的惬意与盛情。即使有“风风雨雨恁无情”的怨叹却也归结到“也须剩、春光一半。”的宽慰与开解。下片更是用一反问直说已意“白头老子肯空过?”结句“便忙把、诗囊撷满。”到此处诗人的那份爱意已显露无遗。品味此词,春天雨后晴光,桃红柳绿,莺声燕影,一下子涌入视线,更有欣欣然神游其间的诗人憨态令人心生喜爱。
    “短楫轻摇离柳岸,听著吴歌,进了荷风院。细水潺潺流宛转,层峦屡变庐山面。  金屋千间光灿烂,挟宠藏娇,多少恩和怨。琴瑟谐和深眷恋,如何也似游群散。”《蝶恋花·游苏州藕园》此曲上片纯然是散文中的移步换景手法,描绘诗人乘舟游苏州藕园所见到的景色。读者随着诗人的笔意,乘上小舟,摇离柳岸,听着吴歌,风拂拂而来,进了荷风园,听着水弦轻唱,看着层峦在眼前变幻着各种身形。完全回复到了当时的场景,感同身受。有时觉得用最简单的描写方法却能得到最真实的体验与认同感。下片“金屋千间光灿烂,挟宠藏娇,多少恩和怨。”由游园想到园林曾经的主人,想到曾经上演过的恩爱情仇,世事之难料,生离死别之无奈,一时间都来在心头。结句归于“琴瑟谐和深眷恋,如何也似游群散。”的深思慨叹。词虽结于对人生无常的慨叹,却非愁情也,只是借“如何也似游群散”从眼前游鲤聚而又散之实景生发人生无常之虚景,触发人们更深的思考人生的欲望,继而对无常生发敬畏心,重新整理自己的人生,能更清醒的看待人与事。
    仰斋将自己明达淡定的处事态度溶入诗意词情,不刻意说理却理在情中,理在景中,在欣赏诗词中美好意象的同时,不经意间获得了清醒的思考能力。

                                           2012年4月1日

注:“世尽趋新枝,君犹尚古风”出于仰斋诗
 楼主| 发表于 2012-4-3 19: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怀寂寂谁与诉
                             ------赏读晦窗之诗词
        (竹林晨溪)

        细品晦窗之诗词,已深得诗词之心髓,就像米鸿宾在《国学心印》中所言:“纵观古今,真做事,则内心中一定要讲究气势如虹,气势如虹才有气象万千。”晦窗之诗风,雄浑、俊逸,雅丽、清旷,沉郁,洒脱五味俱陈,皆随心境而起伏,吟来字字含情,字字心声,读着读着便情不自禁为之如痴如醉感动莫名。晦窗之古风,清丽隽永,情怀高渺,仿佛空谷鸣佩,时见美人,泽畔凝伫,时来清风。《感怀用张茂先韵》
        云水何茫茫,临风自凝伫。
        莲花满南塘,帝子渺北渚。
        幽怀更谁知,芳韶不吾与。
        人隔青黛峰,泪添黄梅雨。
        万感萦寸心,波外迟鸥侣。
        一句诗蕴含着一片风景,“云水何茫茫,临风自凝伫。”在飘渺无际的水边已经伫立很久了,“凝伫”二字透露出一个时间信息,诗人遥望着水的涯端,思绪悠悠地追向远方,水即无涯,思绪也是无来由没有尽头。“莲花满南塘,帝子渺北渚。”视线由远眺转而近观,满塘已经开满了莲花,韶华正是美好的时候,理想中的人儿却还不见踪影。思念是如此搅扰人心。正是屈原《九歌•湘夫人》中描述的意境“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与美好擦肩而过的惆怅难于排遣。美好的年华却是转瞬即逝一去不复返了,多么让人痛惜呀。诗意一层层的伸展开去,于是读者便慢慢体悟到,诗人原来是在思慕理想中的美好遇合,于是一个情结解开,自然而然会“人隔青黛峰,泪添黄梅雨。”追求不到的遗憾带来了“万感萦寸心,波外迟鸥侣。”的感叹。读者也不用非要去想象是否真有这么个令人思慕的美人,只管体会那种错失美好的心绪与殷殷的企盼之情。这份情淡淡然萦绕在诗中,挥之不去。晦窗之用典常不露痕迹,自然生化,与诗意融为一体。
        《夜宿庐山,耿耿不寐,独步中庭,浩然放歌》
        秋梦迷秋山,漂渺谁同寻?
        秋蛩啼秋夜,凄恻谁同吟?
        四顾灏然空蒙里,秋风飒飒满素襟。
        踽踽独行清泉畔,遥听涛喧青松林。
        秋怀寂寂谁与诉,纷来万感亘古今。
        谪仙坡翁飘然下,邀我箕踞五老岑。
        青莲笔底剑气寒,削出芙蓉片片如散金。
        玉局不识庐山面,蹙眉坐愁茫茫云海深。
        我谓此山乃为神女精魂之所化,不然何事峰峰皆插碧罗簪?
        二公不言但颔首,相视一笑莫逆于寸心。
        商声蓦从幽篁起,知是山灵抚瑶琴。
        流光碎摇参差影,修竹千年自森森。
        划然弦断如裂帛,应惜人世少知音。
        太白空沮丧,子澹泪涔涔。
        我亦无一语,幽幽恨难禁。
        始悟须眉本浊物,蛾眉安肯由衷钦?
        万簌齐歇响,空山静愔愔。
        仙踪倏然逝,长河晓星沉。
        临风一啸叶簌簌,云端惊飞五色禽。
        在一个秋天的夜晚,周遭已是一片岑寂,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境中,诗人独步空庭,思路象夜色一样纷纷而来,诗心从幽窈落寞的一问“寂寂秋怀谁与诉”到清旷任达的“临风一啸叶簌簌,云端惊飞五色禽。”向吟读者展开一幅瑰丽幽逸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画卷。诗中依稀看见太白花间一壶酒,东坡月下弄清影,山灵倚篁抚幽琴,但无论是谁都逃不脱幽寂的情怀,都行走在自我解脱的途中,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借醉酒,狂舞,抚琴来寄托幽怀,让不平的心稍感宽慰与快意。
        诗从两个秋问开始展开诗思“秋梦迷秋山,漂渺谁同寻?秋蛩啼秋夜,凄恻谁同吟?”只有问却没有应答之声,只能“踽踽独行清泉畔,遥听涛喧青松林。”唯有远处阵阵雄劲的松涛之声仿佛在回答诗人的问话,但毕竟太过遥远与诗人之间有距离之隔,不能解诗人当下之所求。俗语说远水救不了近火之道理。于是诗人胸中郁结难排,胸臆一下喷涌而出:“秋怀寂寂谁与诉,纷来万感亘古今。”随着诉说过后,诗人的思绪遨游于千载之间,万象蓦然间劈空而来,似黄河之水天上来,诗意奇瑰浪漫“谪仙坡翁飘然下,邀我箕踞五老岑。青莲笔底剑气寒,削出芙蓉片片如散金。玉局不识庐山面,蹙眉坐愁茫茫云海深。”现实中不得,理想中求之,诗人与诗仙浪漫相遇,太白是如此的俊逸酒脱,英气逼人,意象是如此的奇丽,色彩是如此的亮丽,万点闪着金光的花雨从虚空中飘散下来,太白之神韵便历历于眼前。东坡还在想着自己的生涯,何于空有一怀济世热忱,却被一贬再贬,百思不得其解,遥望着云海茫茫愁绪凝眉。我却也不去理会两公的情状,只管谈着对庐山当下的看法“我谓此山乃为神女精魂之所化,不然何事峰峰皆插碧罗簪?”诗人他不谈别的事只揣测神女变化之事。“二公不言但颔首,相视一笑莫逆于寸心。”此处场景颇费人揣测,似心有所想而口却言他,缘何如此?继续看下去“商声蓦从幽篁起,知是山灵抚瑶琴。流光碎摇参差影,修竹千年自森森。划然弦断如裂帛,应惜人世少知音。”此时景色幽窈凄清,商声从篁间悠悠而起,商声为萧杀之音,悲愁之声,在秋夜宁静的山间萦回,何等的凄清幽怨。感觉晦窗用词遣句极具经营之妙,于细微处可见妙造之心。仅从“流光碎摇参差影”一句便可见出,把这句诗还原成一个场景便是,月光之下稀疏的树影在风中轻轻的摇曳,而诗人是怎样表达的呢。“流光碎摇参差影”,“流”字用得精妙,如果用“月光”或其他什么光,那这个画面只是一个静态空间,流光却是一个动态的有时间相继的空间,这个参差影可以一直摇曳下去,使诗意入得深幽。“碎摇”二字极具形象感,“碎”字抓住了秋天树叶稀疏的时序特征,夏季里是团团的浓阴,任怎样摇都摇不碎,春季新芽初上,没有碎之感觉,只有秋季里,残剩的秋叶才有破碎之感,“碎摇”二字不但是秋天一个精微的意象,且是含着淡淡的惆怅的情语。“流光碎摇参差影”何等的凄美。情意随着琴音正悠深之间,忽然弦断了,失落之感,知音难寻之叹由然而生。“太白空沮丧,子澹泪涔涔。我亦无一语,幽幽恨难禁。始悟须眉本浊物,蛾眉安肯由衷钦?”读到此处,如梦方醒,原来诗人初时言山为神女之化,也是出于无人知心之意。虽然心有渴求,但世事千载如出一辙,太白也好,东坡也好,我也好都在重复着一个事实,最后自我寻求答案开解,要么须眉本来是浊物,实为无奈而语之。“万簌齐歇响,空山静愔愔。仙踪倏然逝,长河晓星沉。”一切思潮的起伏归于静寂,一切看起来又是风平浪静,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而诗人的心上又经历了一次自我的超越,虽然最终没有真正的答案。结句“临风一啸叶簌簌,云端惊飞五色禽。”最后的临风一啸,却是狂傲依旧,放逸如前,让人想起魏晋文人名士中以“啸”著称的阮籍,《世说新语•栖逸》篇中记述了阮籍访观隐居山中善啸的真人。苏门长啸之故事更为离奇,仙君一啸,鸾凤孔雀缤纷而至。诗意结于瑰奇的故事,与旷放的一啸,那一声清逸的啸声恒久的回荡在诗意的空间中,回荡在读懂诗心的吟读者心间。
         
        2012年2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4-3 19: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花不厌百回看
                  ------相遇晦窗之诗词

三月不知肉味
(竹林晨溪)

于千万诗中相遇晦窗之诗,一见而倾心,便有“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之感悟。
诗人以空灵之笔触抒九曲之幽怀,一诗一境界,一词一人生,形若轻鸿,质似山岳。如芙渠出于碧波之上,亭亭玉立,非世间浊物能匹,唯山间明月与江上清风为偶。且看次韵奉和菊仙辘轳体“月临秋水雁空惊”中的诗句:
月临秋水雁空惊,小憩高飞两未成。
葭露凝霜难寄梦,海风折翼最伤情。
但期旧约能长守,争奈清歌只暂萦?
天外一星犹隐约,黯然心境透微明。
每回吟读这样的诗句,由不得感慨万端起来,细细咀嚼之间,情为之摇曳。仿佛看到东坡词里那个孤雁,拣尽寒枝,依然是寂寞沙洲冷。在小憩高飞两不成的困境里,苦苦寻觅自己的一席之地,茫茫大地,竟没有一处安身立命之处,一展宏羽之梦却还是这样的来烦扰人心,怎不令人瘦损柔肠,折翼之伤,何处可得安慰,一时间愁闷无端。怎么办呀,读者吟到此处已是愁肠百结,不能自已。诗在此处却不再写愁,转而期待那可慰人心之旧盟,但这也是不可确定之事,在争奈清歌只暂萦的喟叹里,分明又体悟到欢乐的短暂,还有什么是可以长久温暖人心的呢?还有天外那一颗透着微光的星,虽是隐约可见,但那一微明已足于慰藉黯然的心境。全诗结于一点微茫的希望之中,于深稠的暗夜里,使心灵不至于消沉。如厚土里埋藏的一玫种子,透着无限生机。诗从空惊到无奈,从愁怨到伤情,从期待到感叹,最后自我宽解暂得安慰的过程,心绪千回百转,层层推进,字字珠玑,字字融情。
匣里霜锋夜夜鸣,月临秋水雁空惊。
只栖荻外苍梧渚,不恋筵前错落觥。
白露凄凄堪托迹,红尘扰扰岂关情。
穷通进退何须问,留与盲翁负鼓评。
读晦窗之诗词,一时间悲喜忧患尽来眼底。诗中孤傲的灵魂,此时分明是飞翔于九霄之上,无有所惧。不效那“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渔父之处事为人态度。何意霜锋鸣,为有不平事。情愿独享寂寞栖于苍梧之渚,成全自我一以贯之的品性,绝不同流。远离佳客美宴的诱惑,为得一隅之洁净。其情若此,刚烈之性已跃然而出。
霜晨凛凛夜风清,落木千山豁眼明。
瓶插春花香渐灭,月临秋水雁空惊。
频搔白发年年减,却喜红笺字字精。
世事沧桑知劫换,笑他蓬雀说云程。
首联诗人渲染出一个千山落木清旷静远的境界,以画卷的形势推开诗意。首联伸展出一个空间,颔联延长出一段时间,春花在瓶中日渐香消,时间默无声息的流逝,任是美好的事物都有凋残的时候,蓦然堪惊。月临秋水,雁尚感而惊飞,何况处其间之人呢。诗没有止于感时落入俗套,而是在颈联翻出别样之意,面对无情时光竟生发喜悦之情,虽然白发年年减少,但文思却凝炼得字字精到,对世事变幻了然于心的洒脱,随时可跳出红尘之外,笑那些不自量力欲上青云的燕雀之辈。全诗结于通透的人生境界,心也随之豁达,难怪首联之意境如些清旷悠远,原是为映衬诗人旷达之心境。伏笔深远,胸有广厦,其构也精深。
记得前生住碧城,御风挟电九霄征。
重斟今夜花间酒,一诉当年别后情。
语接春风筵忽散,月临秋水雁空惊。
恍闻云外筝声急,隔叶难寻百啭莺。
此首写人间离情与无常,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被诗人翻出一段曲折离奇的故事。首联对前生神奇浪漫的描述,颇能引人发挥想象之能事。诗之起处全从虚空而来,在一片神奇瑰丽的辉光中,引向今夜不同寻常的相聚,别后重逢的喜悦,沉浸在忘情的诉说里,读者可以惬意的一路想象下去,如何促膝谈心,如何情不自禁,但是诗人于温情处紧要关头却突然抽刀断水,颈联场景忽成变幻无常的惊心,语接春风何等的令人向往,筵忽散的失落是如此触目惊心的悲凉,此时的惊雁感觉到了无常的恐惧,但也只是枉然。诗意在一片迷离与失落中收束,警醒世人不要沉迷于美景良辰,那些都是易逝易散之物,那人间究竟什么才是恒久的,这也是千百年来人们苦苦寻觅着的。全诗从虚处而来又结于虚处,但诗之旨高意远,诗中含着沉重的人生终极话题,似轻却重。
梦云常向广寒萦,万古长悬一鉴明。
蟾影斜时星历历,桂香拂处绪盈盈。
劫边呼渡知无望,病里参禅讳有情。
回首前尘愁似海,月临秋水雁空惊。
惊雁在晦窗的五首诗中有着不同的呈现,第一首中困愁之雁,求得一展宏羽的快意而不得,百转柔肠寻求解脱之途。第二首中壮志凌云孤傲之雁,世人皆醉我独醒,甘守清苦,不坠尘埃,风骨俊逸令人见而生敬。第三首中淡定洒脱之雁,阅透世事沧桑变幻,能守着自我的操守,于落寞红尘中得一份清欢。第四首中充满形而上思索的思雁,人生无常的经历,不得不令人深思如何超脱,获得心灵的宁静与安乐。这最后一首中的雁又是怎样的呢。这个雁仍旧徘徊在人间的大命题里,思绪万千。那一轮千古不变的明月,勾起人无限的遐思。或许要同张若虚一般发:“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的慨叹,或许同东坡一样自我宽解:“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但是无论怎样想,都逃不脱生死这个话题。静时思深,颈联“劫边呼渡知无望,病里参禅讳有情。”已然透露心境。如佛一样的觉悟得渡实非易事,千百万劫以来的定业难转,病皆由七情而起,情最伤人,得安乐需如禅心般无情无欲,而身处红尘又如何无情,身心在无情有情间起起落落,真是折磨人。剪不断,理还乱,在超越与沉沦之间反复的不宁,诗终于结于“回首前尘愁似海,月临秋水雁空惊”的无由之叹,一点感伤,一点自嘲。
五首一气呵成,以“月临秋水雁空惊”为线,将性情志意渗透每句诗中,值得回味。闲来吟赏一回,便三月不知肉味。
        2012年2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4-3 19:3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删繁就简三秋树
                   ------赏读熊东遨之诗词
(竹林晨溪)

        因了晦窗之博客见到熊东遨的诗词,粗粗读之,如沐清风,一袭净爽之气淡淡然入得肺腑;继而细细品之,如味清茗,一股天然真味如童心般灿烂感人,朴实无华之中,灵魂由之洁净且怡然。
        熊东遨之诗如秋山般简约明净,安闲怡淡,诗意里透着淡定的处事态度与天真纯朴的可人心境。虽阅尽沧桑却一任天真。《春归写意》中有不少这样的句子洋溢着天真烂漫的童心。“林子理应归鸟雀,先生心已属云山”,先生之心确实可爱,也如同归于林子的鸟雀般怡然自得,读这样纯朴的句子,耳边仿佛能闻见啁啾的鸟雀之音,看见先生那颗快乐真朴的心。“寒魔昨夜不当班,一线春从柳上还。”分明感觉到欣欣然的情状如同柳上的一线春光般明媚。如此简淡自然的诗句,就像是对面坐着谈家常般亲切,语浅情真却也自有一番感发人的力量。“诗芽腹内生多少,不合时宜早自删。”直白的诉说和向人敞开心扉的言词,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那一份“早自删”的自明心境令人生敬。“晴光真似小灵顽,不伏花间即石间。新笋探头犹怯怯,早莺调舌自闲闲”诗中画面充满童趣,诗人用爱赏的眼光看待这一切,顽皮的晴光,与人捉着迷藏,不伏花间即石间,怎不让人想起欢乐无忧的童孩心态,怯怯的新笋也如含着怯怯眼神的孩子打量着这个陌生而奇妙的世界。诗句满溢着爱意,语虽简却也看不厌似的喜欢着。“常对禽言生异想,偶凭梅影忆孤山。”禽鸟之自由尚能倾诉衷肠于枝头,而人却时常缄其口而不得自由。意都在言外,林处士之想更有爱慕高洁之潜怀隐约可见。
        熊东遨之诗词无铺彩华丽,无反复渲染,更没有精工细雕,有自明之心,有赏爱之眸,一颗童心,十分情趣,随意写来,自是动人。       诗人能于平常物中得别样之趣。诗中常蕴含着耐人品味的理趣“峰头气象云能改,水面文章月不知。”《平江谒杜墓时全国第四次杜甫诗歌研究会在此召开》诗句之寓意颇能引得人思绪纷纷,生发出许多联想,富含哲理,无论山峰怎样的雄伟峻拔,虚无缥缈的云偏能将山之气象遮掩得似有若无,一片迷茫,投射到人事,真相也常被云遮雾绕,无法见到庐山真面目,许多人只满足于表面文章,心灵蒙蔽已久却不自知,可悲可叹!“喜赴清风约,携春过江北。不知山态度,先与月商量。月道亏将满,山应翠覆在。明朝逢卫八,杯酒尽吾狂。”《癸未元宵前二日友人约赴浙南看山车中有作 》此首透着浓浓的生活情趣,一语双关,清风,春,山,月皆是我之友,此友可实指亦可虚指,这样的表达赋予诗中景物活泼泼的人间生活气息,将世间一切事物人性化,消除了人与物之间的隔阂,由此达成一种相知相惜的真诚交流,格外的打动人心。“今夜晴空月,催成几处诗?分辉无厚薄,得惠有先迟。露白人千里,风清酒一卮。莫教重九过,误了插花期。”《中秋夜中镇社友相约异地同时赏月时在旅途》诗人心底清亮如镜,早已照见人间真相“分辉无厚薄,得惠有先迟。”正因为如此通达才能复归童心之烂漫。
        赏读熊东遨之诗常有对面而谈的感觉,语浅而情真,诗人是入世的,从诗中能读出诗人对生活浓厚的热爱之情,有滋有味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活,一任天真,一任简淡,时时洋溢着可人的情趣。诗人常能从周围的景物人事中找到一点小小的乐趣,并沉浸其间,如孩童般快乐着这一点一滴的触动。这些点点滴滴的生活场景与读者的心如此接近,直接引起共鸣,获得认可与同情,继而得到美的享受。且看熊东遨的这首词,便能深深体悟到这份天真的表达:
        “忆儿时、坐分果果,何曾忘却些个?人中你是花仙子,淘气一休为我。才入伙。便恁地、瓜棚争演《花田错》。心扉不锁。任八姐三姨,堂前拍手,笑个钗儿堕。   西厢曲,苦被黄鹂搅和,东风尤与相左。天涯一别无消息,剩有乱愁成垛。伤不裏。伤只在、内心深处君知么?何堪更挫。最苦是昨宵,莺花梦里,与你擦肩过。”《摸鱼儿·童年琐忆》词起句便回放出一个儿时普遍的场景,男孩女孩在一起坐分果果,令人忆起两小无猜,相亲相爱的无忧童年。一任天然的情感总让人切切难忘,这真情才是值得珍惜的人间温暖。吟至下片“伤只在、内心深处君知么?”心中顿觉隐隐作痛,无忧的童年随风散去后各种不堪言说的人事折磨得人乱愁成垛。诗人似有万千言语却无法言说,以至在内心深处盘结成一处不能触碰得伤口,结句“最苦是昨宵,莺花梦里,与你擦肩过。”如此率真的表达实是扣人心弦,词虽结于擦肩而过的失落遗憾之情却因了几分诙谐,愁绪也便化作淡淡然拌和着几分甜蜜,几分苦涩的思念之情。
        一首首看过来深感熊东遨之诗词极富人情味,随便看几首都是这样的人情味道。“晤得名山秋一面,白云黄叶都痴。更凌绝顶瞰天池。拈他三道瀑,润我数行诗。  明日江南成远别,人前莫说相思。携壶或有再来时。迷漫风雪里,梦逐万峰驰。”《临江仙·秋登长白山》一山一水,一云一叶在诗人眼里何曾是一山一水,一云一叶,这些都是诗人的知交,诗人与他们相约相见相别相思都是这般的情深意长,在“携壶或有再来时”的诉说里看见诗人那颗温情的心,体悟到人间尚存的丝丝温暖。“小住青屏里,秋声四面来。自同山晤对,何忌月疑猜?煮酒烧红叶,联诗掘素材。寒花如有意,莫尽一时开。”《奥赛日大围山小住与明汉兄夜坐谈天》诗意在散文化的叙述里时时呈现出一颗温存的心。“寒花如有意,莫尽一时开”由此洞见诗人透亮的心。“近水探幽趣,丛篁识旧邻。清风如有约,时雨自催新。鸥侣痴何似?江花淡欲匀。开樽对遥岛,不合梦渔人。”《春日江滨小酌》在诗人含情的眼里,江花鸥鸟清风时雨皆是友,相知相爱之情跃然字里,流畅自然亲近的叙述使读者产生如对老友如面旧交的错觉。
        和着窗外的雨声,静心品味诗人之心境,似捧一杯闲淡清透的春茶,禅心寂静之中,得一分淡然,一分释然,一分情趣,一分闲适。诗人风神正似那删繁就简的三秋之树,简洁明快,霜姿淡泊。
                                                               2012年3月16日
 楼主| 发表于 2012-4-3 19: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冷热难移傲世心
                    ------相遇晦窗诗词
        (竹林晨溪)

        “冷热难移傲世心”借用晦窗的诗句为题,最能味出晦窗之风骨。我不想去了解晦窗的身世背景,只从诗里行间体悟一颗心灵的真实诉求,闻听诗中那一颗心的律动。原来二十年前晦窗之诗格已是域外仙姿一时绝,风神不与众芳似。
        观当今诗坛,可谓乱象丛生,虽不乏佳作,但混淆视听之作亦不少。不少是虚有其表的空架子,我称此类诗为陶俑,大红灯笼或者空壳美人,无有灵魂血肉,失于深雅,石也,非玉也。或沉于古意,吟愁弄忧,词藻华丽,弱不经风,憾无骨气与雄风。或耽于创新,自创生僻字句,满眼新鲜却不知所云。有一味歌功颂德者,有胡乱拼凑字句者,也有只知按着平仄阐发一些浮泛的情感,皆知离诗之体远矣!以上诸种诗之情状,其情失于真,失于善,失于美。闲来颇费思量,如何才是形质皆美之诗。
        诗词并非只是闲时的消遣,兴寄歌泣之间闪耀着智慧的光芒。人生百态尽在其中,是灵魂最浓缩的表达,含不尽之余味,启示人生,引人入胜。
        正寻寻觅觅之间,于年底岁初无意间相遇晦窗之诗词,眼目为之清亮。陶渊明曰:“园日涉以成趣”,日日赏读晦窗之诗词,竟也是得趣日日。顺着季节的脉络从晦窗二十年前的旧作看起,算是溯本求源,晦窗收入《海岳风华集》中的《辛未除夕遣怀步孔凡老韵十首》兴寄万端,深得阮籍《咏怀诗》之神韵,似天外悲风,号林幽鸟,深情内潜,言犹未尽,情已入深,读看之间不觉荡气回肠,情志随之跌宕起伏,时而郁积,时而宽达,时而愁绝,时而心痛,时而冷眼,时而心热,千态万状不能尽言。诗诚移人性情,我亦痴绝。能移人心者得诗味,我之谓也。
        严霜凛凛伴愁来,驿外梅苞冻未开。
        落月绕梁慵对酒,浮云蔽眼却登台。
        藏身藕孔真无计,托梦槐根亦可哀。
        懒听邻家喧爆竹,悄吟小院独徘徊。
        诗中开场就渲染出一个奇寒愁冷,昏暗萧索的境界,就连傲雪的梅苞都冻而未开,外界的恶劣环境,侵染的人愁绪万端,连解愁之酒都无有用武之地,人之心境可想而知,在这浮云蔽眼的苦闷中却要登台,何意要登高?王安石云:“不畏浮云能蔽眼,只缘身在最高层。”虽有鸿志鹏意,现实人事却逼得人只欲藕孔求生,梦托槐根实是可悲可叹,藕孔之喻别有一番动人情致。如此境遇之中就算是从邻家传来欢乐热闹的爆竹声,对诗人来说也颇烦心,宁愿一个人沉吟着徘徊于小院之中,守着难得的一份清寂。徘徊之中诗人想了什么,思考了什么就全由读者各自想象开去,留一大片空白给读者,如同书法与绘画中的留白,从虚处映实。使画面或诗意更具时空之深远感。
        僵卧胡床懒上灯,惊心尘海变频仍。
        青梅酒熟空相待,黄绢辞工岂相称。
        梦里庭莎柔似水,愁边霜月冷于冰。
        年来负尽湖山约,惯看长蛇畏井绳。
        晦窗此首尽得阮籍风流,寄托志意,指点时弊似露还藏,全凭读者揣摩心意。尘海里波涛暗涌,如履薄冰,稍有不慎,覆舟之危便在当下,保持真我之性情谈何容易,青梅酒熟谁论英雄,黄绢辞工能有何用,入世难,出世亦难,世事纷乱不可言也不能言。颈联将情幻景,用庭莎霜月衬托心境。尾联凌空发一句感叹;“年来尽负湖山约”,年来不知忙碌于何事,却一味的辜负了林泉之约,原来因了井绳之故,尘海险恶竟已到了令人成为惊弓之鸟的程度,而一颗赤子之心孰能无动于衷,那一系列心灰意冷的动作,僵卧,惊心、空待、梦里、愁边、负尽、惯看,将诗人心绪展现得淋漓尽致,诗中因果全部接通,寄托深幽之诗宜反复吟读,方得其中一二味道。
        高梧端合凤凰栖,紫燕双飞莫浪迷。
        残雪压枝萌翡翠,霁光浮瓦漾琉璃。
        融融春酿今宵酒,漠漠香牵旧日题。
        墙外何人吹玉笛,寻声知在小楼西。
        此首起句诉说了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高梧端合凤凰栖,紫燕双飞莫浪迷。”后面却一味的顾左右而言他,不再接着这个话题铺开去,颔联写微露生机的可人景色。颈联写今宵怡情的人,尾联更似写到被笛声吸引而寻声的闲趣。仿佛一时间不知要表达何意,呵呵,不要被诗人迷惑了,始终要记着一切景语皆情语。初萌的绿意,浮瓦的霁光,融融春酿,漠漠香牵皆是光明喜人之兆,定然有喜人之事应景而来。诗可以写一种心境,不是非要盘根问底追究个人事出来不可,心境后面当然定有相应的人事,但读者只纯粹欣赏一种心境,也未尝不可。跟着诗人只管将喜悦之情淡淡然泛起来,未尝不是一种绝妙的欣赏态度。
        小楼西望绿波横,环佩丁当鸟不惊。
        洗尽铅华游墨海,抛残心力坐书城。
        镜中常幻三生石,笺底空留百劫情。
        斜拔玉钗敲梦断,篆烟轻袅寂无声。
        晦窗用词用句清丽近人,不作艰深语唬人。款款道来如对面而谈。此首便是如此,随着晦窗的眼睛望出去,楼外一派幽静宜人的景色。楼内是这个爱书如命,游墨海、坐书城的诗人,此刻他在想些什么思些什么呢?人的一生总有那么一个情结难解,有意无意间便来扰人情志,敲断玉钗人未来的痴心,梦断的愁心,却是这般幽情深远,余味都在欲说未说之间萦绕,情已到深处,寂寞也应之来袭。晦窗写情于痴深处能转入仿似了无痕迹,碧水正东流忽而成了幽云一片。此种手段,非诗中高手如何使得。
        群鸦聊饰九州喑,敢效灵均泽畔吟?
        纵有千年长治策,难收四海未归心。
        惊回日角乘槎梦,冷却胸中报国忱。
        斗室无人慵自语,任他苦泪湿重衾。
        此首起句出现鸦这个不太让人看好的物什,且是群鸦,那个哗噪是可想而知,且这群鸦看来是占了绝对优势,害人都不敢言说。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因为胸中常存浩然正气,所以敢效灵均泽畔吟。美好志意有时看来毫无用处,现实着实堪忧,纵有绝伦才调,也会被眼前的人心事实烟灭了所有的济世之梦,乘槎梦碎,将热血冷却的痛楚几人能识。泪湿重衾之痛又是何等的煎熬。历史总在不断的重演,于诗中我看见了屈子,阮籍,苏东坡,辛稼轩。男儿有泪不轻弹,弹时山河也动容。我虽不是男儿,但深感其情之苦。
        几见城头换大旂,撩人春色在郊圻。
        鹅黄新绽横塘柳,眉黛轻描采石矶。
        醉里山川浑似梦,吟边沙砾尽成玑。
        何须更恋长安阙,万里风尘染素衣。
        此首看似又在兴寄无端,实则诗人又在隐约其辞讽刺某些可嘲可笑之现象。一句“几见城头换大旂”让人一时思维短路,接着“撩人春色在郊圻”似露端倪,城市的喧嚣与争权夺利令人生厌,何如郊外春色清新,可舒人怀,鹅黄新绽横塘柳,眉黛轻描采石矶。美景当前在诗人看来不过梦境,何以如此?吟边沙砾尽成玑,此句实是奈人寻味,沙砾成玑。可细味,实可细味。结句言志,何须更恋长安阙,万里风尘染素衣。不管世事变得如何可嘲,那颗素心不可浸染,令人明是非于无形,抛尘心于当下,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此之谓委曲讽喻之能事。
        岁暮缘何叹寡欢?一天迷雾閟幽兰。
        欲抛珠泪三千斛,来买书窗片刻安。
        梦破已无催梦枕,愁多难觅解愁丸。
        深宵闭目斋心坐,怕见灯花媚夜寒。
        郁郁之心如此的愁肠百结,这株幽兰受了多少委屈已经数也数不清了,想尽办法都没有办法开解,如何是好?吟读者也想不出一点办法,劝慰一番吧,人在诗中无法传言,催梦枕与解愁丸我也没有,只好看着诗中人一味的困愁在那一个时空里。忽然想起能否也穿越过去,劝多愁的人稍稍宽心些些。读着诗句,此时吟读者仿佛已切入到诗中的时空,看见那结着愁怨的人。
        久慕高情愿卜居,何时濠上共观鱼?
        花朝分韵扶残醉,雪夜围炉读禁书。
        能解诸言惟郢质,尽将雅谑付虞初。
        南窗聊作羲皇想,风满双襟月满庐。
        有了前面诗中对现实的失望,此首诗情转入理想之境界,效古人卜居林泉,与世无争,或可与庄周等神仙中人观鱼濠上,悠然自得的论辩一番鱼乐之话题。或暂时忘却那些触人愁肠之事,耽于诗酒,率意畅读禁书,放浪形骸,效那竹林七贤。能懂诗人之心者竟有何人,想来唯有屈子高洁的灵魂能懂。还是暂且效陶潜南窗之乐,不再与时人论短长,可与古贤作知交。在静寂的夜里,放牧着自己的情思,闲游于明月清风之间享受片刻宁静,情志在几个起落里复归安宁。
        醉卧炉房一柱烟,醒来或恐是明年。
        但期诗酒温孤抱,安问文章值几钱?
        云外有鸿皆折羽,淮南天犬不成仙。
        银屏倦听流行曲,更共何人理旧弦。
        在拘役不住的岁月里,诗人惜时之心已如此深浓,就睡觉醒来都担心着或许是明年了,为什么要如此担心,诗人济世之心犹是如山岳般横在眼前,推不开也移不走,岁月不待人,诗人内心不允许自己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现实却是让满腔志意消磨于诗酒文章,实为无奈之举,古今才调绝伦者,对自己期待尤高,而世相总是如此的忌才。读者不由的要想起那个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的贾谊,那个唤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的辛稼轩,失意之人,悲在尚有鸿志,如果本是燕雀之类,又何愁之有?但质本是鸿,就算折翼依然是鸿,燕雀上得高枝也只是燕雀。孤傲之心冷热难移。结句“银屏倦听流行曲,更共何人理旧弦。”将情志转入眼前当下时空中的自已,正听倦了流行曲,思量着有相知者共理旧弦,一诉心中之郁结,却也不得。人生不得意时竟也是事事的不顺心,但心中的理想却始终不愿抛弃,不然理旧弦做什么呢,还不如随波逐流听听流行曲。这颗热忱的心呀,总不愿意冷却。
        白鸥浩荡孰能训?只恋沙洲不恋茵。
        铩羽畏他交集矢,衔波还我自由身。
        巢倾燕坠风前幕,水沸鱼悲釜底薪。
        又是一年将尽夜,旧愁更逐岁华新。
        总是一再为诗人孤傲的襟抱所感动。不管是守着寂寞的鸥,还是折翼的鸿都让人莫名的感动与爱慕。高洁的操守永远是人自立于世间唯一的标准,所以有千百年来历久弥新的感动。尘海里追名夺利已成主流,其浩荡之势锐不可当,素怀之人无有立锥之地,宇宙之大曾不能容一身清澈,心海之阔却能供鹏程万里。“巢倾燕坠风前幕,水沸鱼悲釜底薪。”险象环生的境遇无有呼吸之地,一年将尽,旧愁没了又成新愁。看来是情愿愁结也不愿坠青云之志。
         
        抱璞
        抱璞荆山哭几回,瞢腾天醉孰怜才?
        泪添夜雨滋花去,愁挟春雷裹梦来。
        远志何妨名小草,高情原不乞残杯。
        伤心最是钟声寂,耳畔惟闻瓦釜雷。
        为什么贤士总是被弃,而小人身居高位。“抱璞荆山哭几回,瞢腾天醉孰怜才?”伤心之语何忍吟读。何以古来如此,今又复辙。诗人一问问出个话题,天原来是不怜才的,那才要来何用。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才仅是用来遭人妒的吗?这个问题似乎太大,一时间作不了答。“远志何妨名小草,高情原不乞残杯。”执意要保持那样的洁白,情愿如同小草样的不起眼,也不愿得一杯残羹。辗转难眠于长夜,美玉被遗弃,瓦砾却显赫一时。世情无可救药的令人心伤如此。
        赏罢晦窗十首诗,思又深深,有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还要反复思考,人生的命题还要一如既往的做下去。感觉又要重新思索一遍人生,不然要迷失方向感。
        2012年2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4-3 19: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竹林晨溪 于 2012-4-3 19:46 编辑

一剪锦屏幽影
                         ------赏读晦窗之词
(竹林晨溪)
上篇

        闲来将晦窗之诗词抄录一册,无需频繁来往于晦窗之博客,腾出更多时间把玩诗词之韵味,潜入诗中境界悠游自在乐此不疲。
        每得余暇,随手翻看,一首半阙,更觉出其味之隽永,殷殷、拳拳、切切之情别有一番感人肺腑处,并渐次惊叹于晦窗驾驭文字的非凡造诣。如果文字是千军万马,那么诗人便是指挥若定的大将,遣每一位文字在最恰当的位置,没有总揽大局的气度与用心于微的细腻心思,别说吟好一首诗,能吟稳一个字已属难得。晦窗的诗风真情内潜,寄托万端,词风更是“山中人兮芳杜若”不由得让人生发“子慕予兮善窈窕”之心。
       
清丽精工

        晦窗对景物与情感有着精确的把握,用精工的字句,筑造出清丽的意境,表达幽独的深情。“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罔薜荔兮为帷,擗蕙櫋兮既张。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词人如同《屈原 湘夫人》中倾情为湘夫人建筑美丽宫殿的湘君,为读者构建出流光溢彩的美好诗境。看词人如何写相思幽情:
        “梅坼寒苞,风送怨笛,楚客魂迷曲水。正晓月窥帘,梦云飞起。一剪锦屏幽影,对绛蜡、摩挲同心佩。任茗烟轻袅,炉香渐冷,琐窗深闭。出自《无闷  立春雪霁,旋又天阴,感喟无端,次梦窗韵》之上片。
        每一个字情景交融,梅花裂开凝寒的花苞,霜风传递着幽怨的笛声,此情此景,勾起人心底那缕久压的情愫。心魂为之迷荡,曲折萦回。坼、寒、送、怨、迷、曲都是极具情感色彩的字眼。正情无处搁置之际,恰那透露人相思情怀的晓月过来惹得人更是“梦云飞起”,“晓”字暗示了诗人已经一夜无眠,此时这不识趣的月更招惹得人“一剪锦屏幽影,对绛蜡、摩挲同心佩”做着摩挲同心佩的痴情动作,到此处,情何以堪?“任茗烟轻袅,炉香渐冷,琐窗深闭。”此处得秦少游“可堪孤馆闭深寒”异曲同工之妙。此曲用词精美,寒苞、怨笛、楚客、曲水、锦屏、幽影、绛蜡、轻袅、琐窗一系列词语本身就富含美感,词人用情感之丝将它们串起来,怎么会不楚楚动人,真个是“子慕予兮善窈窕”
                         
芙蓉清出水

        对于词之为体,王国维先生早就说过了“要眇宜修”无须再复述,但是我觉得天然一段风流态度也未必不佳,如同西子般淡妆浓抹总相宜。有境界的词作具有能量,令你为之欢欣,为之流泪。如果不能激起心中之波澜那不是好词。只是一堆迷惑人眼目的花花绿绿的文字罢了。
        “怅飞红万点,半随雨,半随风。甚梅子才黄,莺雏未老,春已无踪?”《木兰花慢》起句用“怅”作领字,直泻情愁,“半随风,半随雨”素描手法写眼前之景,未加半点修饰,读者眼中恍然看到漫天飞旋的落红,被风欺雨逼,韶华都逝。内心幽微的愁绪被一竿钓起,吟读者如同衔钩的鱼儿,愁苦之情一下就被拉出水面。“甚梅子才黄,莺雏未老,春已无踪?”如此纯真直白的责问?语出天然却动人心弦。
        “瘦竹千从水一湾,断香续处欲参禅。可怜春梦未全删。
        云树青凝家国恨,夕阳红补井垣残。忍摩碣藓悼荒寒。”《浣溪沙 游青云谱》
        此阕未有华丽的铺陈,纯白描手法,勾画利落,怀古伤今之情锐显于苍劲的笔触,水边千从瘦竹,竹何以要瘦?为伊消得人憔悴,一番心事终难遣,因之起了“欲参禅”的心念,但看来参禅也是做不到了,为什么呢?“可怜春梦未全删”心中那一点美好的企盼之心总不愿从此就熄灭了。何等纯情之诉说,每吟至此句,我的心弦为之颤动不已。打动人心者,未必要刻意修饰,这样天然生香的诉说,早已感动了灵魂而不仅仅是满足感观。“云树青凝家国恨,夕阳红补井垣残。”此处的云树曾经见证过国破家亡的惨烈场景,时光却若无其事的一路行来,正如《牡丹亭》中杜丽娘唱得“似这般姹紫嫣红,都付于断井残垣。”唯有那一抹斜阳徒劳地缀补这一缺井垣。历史无情只是一味的向前,处于其间之人何其渺小,或许也只能“忍摩碣藓悼荒寒。”词收于一片荒寒的历史沧桑感,多少难诉之情皆融于悼这一举动之中。纯水墨的表达,此阕恰如青云谱的开山祖师八大山人的大写意画,寥寥数笔即将史情、我情、有情、无情一概收于苍凉简瘦的笔端。


中篇


        晦窗之词蔚为大观,我粗略分为上中下三篇来欣赏一番,无他,自得其乐也!
       
一字难换

        词人之心细腻幽窈,常察人情物理于细微处。如“向冰罅枯苔,暗窥生意。且趁新晴小立,草萌处、青浮鹅绒被。”晦窗词《无闷 立春雪霁,旋又天阴,感喟无端,次梦窗韵》中之句,如果没有体察入微的慎密心思,如何会在意冰缝间枯苔是否暗生春色,小立新晴享受阳光的当下,怎会关心雪下初萌之些许绿意,词人之心总在人们不经意处经营出别样风色。仅从“青浮鹅绒被”五个字便可见出晦窗练字练意之工夫深厚。一个字都不可替换。不信,你试着换换看,碧与绿,俗气且声色不美,唯“青”字雅态且符合雪中之色彩,“浮”字你也试着换,翻遍角落找不出一个更贴切的,“浮”字衬托出雪的轻盈之态,“鹅”换成“鸭”看,那洁白之态立马变成灰不拉叽,唯有鹅之高雅洁白之态方合此意。“绒”更换不得,“毛”质地太硬,如何比得雪之蓬松轻灵之态,“被”字诸君可能会说,这字很平常,随便换个上去皆可,“毯”太重且音色不美,兼而有点陈俗之味,不佳不佳。“青浮鹅绒被”一字不得改,天生好句。
                     
清远之境,幽渺之怀

        晦窗之词境深远幽淡,清雅冷隽,“昏灯飘细雨,任缥缈、惊鸿天际灭。”出自《西湖月  丁亥子月既望游西溪》此等词句最具清远之境界。灯用“昏”字修饰便着上了朦胧凄清又幽远的情调,词人清冷落寞的心绪,仅一“昏”字境界全出。灯何以昏?从远处观望且隔着飘摇的雨帘,“飘”字放在此处妙不可言,“昏灯飘细雨”到底是雨飘摇着灯影,还是灯影摇曳着雨丝,难分难辨,一片虚灵,“任缥缈、惊鸿天际灭”词境进一步入深入远,读者眼神随着一羽惊鸿渐驰渐远,直至天之尽头,停驻于一片旷远的迷茫。鸿却是个惊鸿,惊鸿之体态不言而喻是美的,美则美,但受惊之鸿心绪是不平的,此处用惊鸿别有深意令人揣测。吟诵着此等词句才够得上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所言“未着一字,尽得风流。”
        “拍遍朱栏,歌残金缕,放眼兰汀鹭影微。”《沁园春 乙亥暮春与蜇堪晓华登滕王阁》此等词句最具幽渺之情怀。一句词句里到底蕴含有多少情怀,待细看来,“拍遍朱栏”暗用稼轩之“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喻空有一腔报国志,却英雄无用武之地。即使不去理会典自哪里出,光看字面意思也能见出词人心境,单是拍朱栏这个动作便传递出一个信息,词人一个人正在思潮起伏中,不然何意要去拍栏杆,且是拍遍,更延伸了时间性,一腔思绪全部倾注在反复拍栏杆这一个看似无意义却充满情感色彩的动作之中。“歌残金缕”不由得想到那首颇为感人的《金缕衣》“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惜时之心蓦然间从心底生出,况这惜时之曲也已唱残,免不了曲终人散的凄凉,这情思郁结的当口,想借着放眼远眺稍稍放松一下心绪,游目骋怀看到的却是兰汀鹭影微。没有觅到可开解心事的逍遥之物,就连影子都如此稀微,清冷幽渺之情怀“影微”二字便可见出,不要说鹭,鹭影都很是微茫,“微”字含不尽之意在言外。
附晦窗原词:
        沁园春 乙亥暮春与蛰堪晓华登滕王阁
        酾酒临江,白袷红巾,举袂欲飞。叹高楼人去,文心安托;长空雁断 ,山色谁题?拍遍朱栏,歌残金缕,放眼兰汀鹭影微。销凝处,怅繁弦急管,都付鹃啼。
        虹霓忽幻云梯,甚烟霭纷纷路转迷?奈扪天有问,徒嗟天醉;留春无计,更送春归。南浦舟沉,西园树老,阅尽沧桑几度悲?茫茫意,伴杨花万点,共逐斜晖。
         
        《无闷 立春雪霁,旋又天阴,感喟无端,次梦窗韵》
        梅坼寒苞,风送怨笛,楚客魂迷曲水。正晓月窥帘,梦云飞起。一剪锦屏幽影,对绛蜡、摩挲同心佩。任茗烟轻袅,炉香渐冷,琐窗深闭 。
        醅丽,漾绿蚁。漫醉扶瘦筇,悄临荒砌。向冰罅枯苔,暗窥生意。且趁新晴小立,草萌处、青浮鹅绒被。凝望久、湖旷天低,叩铗更弹酸泪。


下篇


        我喜欢欣赏,无论是一幅画,一首诗,还是一片风景,一个人,欣赏之过程潜藏着无限的乐趣。相遇美好是幸运的,日日沉在晦窗的诗词之中,如同行在四季的脉络里,风景各异却各有情趣,有时如春花般烂漫,有时如秋水般静透,有时如夏雨般激越,有时如冬山般冷凝。心灵有多么丰富,诗词境界便有多么多彩。
       
渐入佳境

        有的作品中有一两句精彩处让人流连,有的作品虽然没有特别惊艳处,但却是越读越有味道,越读越回味无穷,词意层层相扣,越来越精彩。就如《世说新语 排调》中“顾长康啖甘蔗,先食尾,人问所以,云:‘渐至佳境’”这类作品如同一支春笋,从泥里冒出绿意,渐次拔节发枝长叶,最后终成龙凤凌云之姿。词之情意也是渐行渐深,初始如同一个浪花,渐次堆积融汇成排山倒海之势,结尾收束于情绪的高潮处,令人感叹吁嘘。晦窗有的作品便有这样的妙处。
        《秋霁》
        星海茫茫,任万古嫠蟾,冷浸秋碧。举袂云飞,耸肩峰起,此身恍疑仙客。桂香露挹。素娥泪泫寻无迹。自伫立。凝望,小楼帘卷夜风急。
        题叶梦杳,瘗恨苔深,乱蛩声中,谁慰岑寂?剩疏桐、娟娟弄影,霜姿犹似旧相识。休叹广寒千里隔。月映杯底,长贮一片清辉,照人肝胆,醉人心魄。
        词意从仰望星空的寻常动作入境,茫茫星海,一点冷月映照在秋空里,如此景象冷峻凄美。何以见得?“嫠蟾”二字代月已见孤单冷清,更言“万古嫠蟾”愈显凄凉,继尔“冷浸秋碧”寒意已深入肌骨,真个是万古奇寒都来心头,看词人如何排遣?“举袂云飞,耸肩峰起,此身恍疑仙客。”词意从凄凉转入超脱,寄情于虚无缥缈之仙境。“桂香露挹。素娥泪泫寻无迹”却终是不能,理想中也寻不到美好的踪迹,词意又跌落现实回到清冷之境“自伫立。凝望,小楼帘卷夜风急。”上片词意经过几个起落,展开戏剧性的一幕,词人腾挪一番,回到原点,依然是夜风冷急,独自凝伫。一切努力仿佛归零,词意开始有意思起来,看下片如何经营。
        “题叶梦杳,瘗恨苔深,乱蛩声中,谁慰岑寂?”下片接上片之意,开始另一番题叶,瘗恨的挣扎,却被现实的无奈阻隔,只能与乱蛩声中,心碎的一问,直诉情怀。词意趋于揪心的疼痛“剩疏桐、娟娟弄影,霜姿犹似旧相识。”到此处词意跳出忧伤情绪,从桐影找到一丝慰藉,梧桐本是凤凰栖息的所在,寄寓着无限美好的期望。“休叹广寒千里隔。月映杯底,长贮一片清辉,照人肝胆,醉人心魄。”词锋于低迷处突然一个扶摇直上九霄,心结一瞬间被解开,词人澄澈的心底与明月之清辉达成一种相惜之默契,交相映衬,照彻奇寒,词境于解脱之后通达与醉人的愉悦中嘎然而止,令人回味无穷,月兮人兮一片清光中,恍莫辨也。
        《满江红  白鹿书院感怀》
        洞口云封,何曾见、当年白鹿?空怅望,四山烟紫,一庭苔绿。旧燕迁巢新舍起,断虹依水残碑仆。待招邀、翠袖倚西风,无修竹。
        谁共采,篱畔菊?谁共醉,杯中醁?坐幽幽涧底,淡香盈掬。车马纷驰书院道,弦歌渐绝文公屋。向灵前、默默荐寒花,吞声哭。
        词之上片写眼前之实景,物是人非,当年繁盛之景都已残败,书院已面目全非,连那一丛清雅的修竹都没有剩,可想而知国学之凋弊已至如此之惨状。词人唯有沉浸于空空落落的意绪与一唱还三叹的深深惆怅之中。何曾见,空怅望,待招邀都是透露词人情感的特殊词句。
        下片词情转入凄紧“谁共采,篱畔菊?谁共醉,杯中醁?”词情郁结在两个动情的追问中让人深思“坐幽幽涧底,淡香盈掬。”词情于紧要处又铺平,沉浸于一隅静寂处与历史的时空碰触,那一掬淡香却是亘古不变,犹可安慰人心。“车马纷驰书院道,弦歌渐绝文公屋。”词情于平淡处又起波折,看着眼前仿似车马纷纷呈现繁荣之状,不过假象,真正的礼乐教化几乎绝迹,怎不令人百感交集。“向灵前、默默荐寒花,吞声哭。”词情竟收于情不自禁失声而泣,如此剧烈的情绪,结于此,情何以堪!
发表于 2012-11-8 14: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几位前辈的诗词作了很细致的赏读,对我等亦深有启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19-1-22 18:23 , Processed in 0.01682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