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8|回复: 5

菊月萧疏-言语篇,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24 01: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菊月萧疏——言语篇 一 风雅的鬼 二 白栀子(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 风雅的鬼(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真是风雅的鬼呀。”
“您还真是有古风呀。”
“哦,这样啊。您忘了,吾正是古人哪。”
“说的也是啊。”
听到这样对答,约莫都觉系鬼话罢——诸位所觉无错,以上对答确系本人杜撰,是足十鬼话胡谈,从无曾有过。然而本文,就从这里开始吧——
——“燃檀木的时候,吾是说,按照吾国古之燃檀木之理法,可以祛除邪祟。这个按照吾国古之燃檀木之说法,似乎是当然的。”
“可能确是这样。但是,难道,今朝你燃檀木,就可以看见了邪祟鬼麽?”
“嗯。这个不知道当怎麽说。好像看见邪祟鬼总归是不吉的。所以,其实是未见为好。”
“那你想见甚麽?”
“吾当然是想见风雅的鬼——温庭筠君了。因为吾还未见过温庭筠君呢。也未曾听过温庭筠君说话。”
“为甚麽想见温庭筠君哪?都说魏晋人物晚唐诗。读晚唐诗的话,当然无防碍温李,但是,难道不应当想见芝兰玉树般的魏晋人物麽?这就大略同孔子之想见文王、周公意思了。或者,再混账点的话,不如想见美人。都还不错。如果想见温庭筠君,温庭筠君却说,中书堂内坐将军。岂非气人?”
“吾从不着人替吾捉刀,吾文学之于世间,岂会令八叉手说此话?再者,吾现闲居,非中书门下之人,亦非军中之宰,纵吾有足掌帅印之谋,温庭筠君亦不当此言。吾之愿见温庭筠君,不过文坛寂寞,愿见晚唐时之高手而已。”
“那你今载书于你以穆問之笔名之书信体著作《穆问书信集》中之你之所作《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十五阙》,已足独步天下《温庭筠体南歌子》了。为甚麽还想见哪。”
“吾之所作《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十五阙》固然高明。但是,无如何,温庭筠君之《南歌子》令人难忘。再说,如果见诗词鬼的话,还是见温庭筠君高兴。因为,吾今载先后作《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十五阙》,正是要见温庭筠君,才有意思。不然,如何让吾文学之名,足夸说呢?再者,吾系女子,更应当骄傲些才是。让文坛诸君,懂得此。方称佳妙。”
“那你之所作《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十五阙》,温庭筠体南歌子计七阙,世人若言你之所作《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十五阙》今载前些时已皆看过了。难道不能新作麽?温庭筠体南歌子中,其《南歌子懒拂鸳鸯枕、倭墮低梳髻、似带如丝柳》最为人称,不如你再步韵字者三阙好了。”
“那就只好再步韵字这三阙了——
南歌子 又再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三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一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懒拂鸳鸯枕》(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帐下黄栀枕,箱笼月白裙。珠翠作炉熏。及笄思嫁切,为逢君。
二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倭墮低梳髻》(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翠黛合欢髻,乌青却月眉。三日意容思。结华花不尽,绮年时。
三 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似带如丝柳》(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续命平阳柳,淑妃粉镜花。风过小怜斜。殿前春欲暮,出同车。”
附:南歌子(歌或作柯,一名春宵曲) 作者:晚唐温庭筠
懒拂鸳鸯枕,休缝翡翠裙。罗帐罢炉熏。近来心更切,为思君。
倭墮低梳髻,連娟細掃眉。終日兩相思。為君憔悴盡,百花時。
似带如丝柳,团酥握雪花。帘卷玉钩斜,九衢尘欲暮,逐香车。
●●○○●   ○○●●○  ○●●○○ ●○○●●  ●○○
二 白栀子(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将滤咖啡渣之细麻巾帕于淡咖啡中浸染后,细麻巾帕之色泽看来温润了许些。
“倒更为精洁了呀。”母亲言道。
确为如此。
“那麽,茶事之时,也这般样以淡茶浸之好了。只是,若饮红茶,当然。如是新绿之茶,恐还未浸染之素色、或深青色巾帕好些。
否者,饮新绿之茶,对茶室案前白花瓣尤自带绿之栀子花,未免思心凌乱。
净室之中,即使是草庵之人,白栀子初开,因为院内尚有未除尽之夏草,在听枝上黄莺鸣啭之时,也难免愿花之常在。这似乎有碍修行呢。”
“你这说的甚麽呀。你又非修行中之旅人。”
“是的。但,道理总是如此。所以——”
“你还是将你饮过的咖啡清理了罢。”
“好罢。”
——“如果栀子花没有虫就好了。”
“你说甚麽呀。”
“我是说,如果栀子花开,花蕊没有细虫就好了。”
“那又怎麽样呢?”
“那样的话,折枝就可常于室内了。茶室用栀子花之人,不避细虫,其实极为高明。只是吾乃怕细虫之人。所以,有时烦恼于此。”
“那你如何栽植花木呢?简直无用之人哪,”
“是的,母亲。吾也常担心此呢。世间如吾这般连栀子花蕊内之细虫亦惧怕之怜花客,恐怕少有的罢。所以,吾从来不敢自道高明。
邻家阿婆说过,栀子花树若再长大些,若栀子花树侧之墙为矮墙,则末,矮墙栀子花,倒好看煞人。此墙未免太高了。”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6-3 17: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菊月萧疏——言语篇 三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四十四阙兼步韵字中唐王建三台(上)(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写了小段文字与母亲看——
“人之于斯世,何年何事,皆当式之常。
少年时固宜得意金鞍,中年自难免苦之况味,至老年时风雨俱来。细思之,未尝非少不更事之过。
是故少年贵老成。
“真是这样啊。”母亲看我将风过落的闲花枝叶集竹盒中。为时日故,闲花枝叶皆萎谢了。
“这个又是甚麽呢?”母亲问道。
“这个就是老成之物呀。”吾言说道。“中唐王建《三台》曰:树头花落花开,道上人去人来。朝愁暮愁即老,百年几度三台。花落花开之事,百年几度,故凡花落,皆可集之于竹盒中,以昭华年。就因为中唐王建《三台》作得意思,吾前时步韵字中唐王建此《三台》曰——
步韵字中唐王建《三台树头花落花开》(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涧溪无事花开,故此花事人来。花枝未妨约老,发华不乐《三台》。
写作《三台》,实甚洒脱。算无聊之时,遣时日之事。”
“那你上几回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计十八阙了。才高如许,有人问未?据吾看,历来写宫词者,动辄数十或百首。你——”
“吾又作了些,吾本打算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百首的,好欺负世间动辄宫词百首之人。不过吾方写作四十四阙余,就为人道,便是才高,也欺负人太过。若再作文,不如选它词牌或体格。吾想也是,故吾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惟四十四阙余。若日后世间诸公再相质疑吾小令之才,吾再作好了——
南歌子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四十四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一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懒拂鸳鸯枕》十二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扫罢珍珠枕,交合十二裙。橙子近炉熏。《会元》金鸭切,偈思君。
翡翠香销枕,黄栀蕊子裙。金镯近笼熏。瘦宽鹦鹉切,可怜君。
帐下黄栀枕,箱笼月白裙。珠翠作炉熏。及笄思嫁切,为逢君。
芍药丁香枕,织金百蝶裙。檀木与郎熏。自鸣钟应切,似催君。
小试珠玉枕,堪宜锦绿裙。迷迭入炉熏。学谁鹦鹉切,隔帘君。
膝上檀郎枕,皮裘衬锦裙。香药为郎熏。月沉更报切,待朝君。
白青云纹枕,平织素色裙。燃竹作香熏。万年千载切,主文君。
糯白官瓷枕,纱橱薄绣裙。山节叶茶熏。卜名占运切,得文君。
蔺草罗缘枕,青蓝对折裙。栀子近衣熏。隔窗莺啭切,运来君。
苇尽温凉枕,寒深格暖裙。燕息欲香熏。愿惟无病切,胜瘟君。
   锦绣缠枝枕,黄裳瑟瑟裙。青玉竹檀熏。口脂颜色切,勿关君。
席地怀长枕,绯红淡色裙。长曳恐燃熏。发长新浴切,夏初君。
二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倭墮低梳髻》十二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钿结郎梳髻,宫样小玉眉。要得两相思。口脂金粟尽,百花时。
倭堕珍珠髻,春山薄翠眉。无日不相思。忆君花月尽,断肠时。
翠黛合欢髻,乌青却月眉。三日意容思。结华花不尽,绮年时。
竹影金珠髻,花开翠钿眉。清殿不歌思。贵人花折尽,仲春时。
散却笼云髻,残生淡晕眉。恩爱对相思。九成宫月尽,将明时。
夏殿多凉髻,初唐亦翠眉。今日式无思。辇扇歌未尽,早清时。
结作珠花髻,深乌旧式眉。天意在非思。锦文枝不尽,大成时。
辫发金银髻,深灰紫禁眉。茶滤近时思。若无章节尽,看花时。
卷作交缠髻,新成浅淡眉。诗曲恶邪思。牡丹花已尽,落归时。
玉帐垂梳髻,花奁画黛眉。春意不言思。荼蘼终始尽,贵妃时。
锦地芙蓉髻,非关应历眉。开宝莫相思。蕊花催败尽,岂无时。
掌上凌虚髻,新宫永乐眉。文德玉环思。始终元不尽,占芳时。
三 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似带如丝柳》四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薄絮清尘柳,娇颜谢落花。珠履线丝斜。《易》《书》时近暮,出无车。
卧病梅庵柳,新坟豆蔻花。春日得枝斜,《牡丹亭》事暮。状元车。
续命平阳柳,淑妃粉镜花。风过小怜斜。殿前春欲暮,出同车。
乐苑师师柳,宣和锦幄花。端午石榴斜。兽香烟事暮,小红车。
。。。。。。
(未完见下)
作者:中国籍汉族女性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穆梅/穆問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别号竹斋之主人。或,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之主人。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1972年下半年出生。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会员名:石淇文,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长居江西九江市区。2001年初至2011年初曾长居河南郑州、新密十年。
原创此对白散文体小说《菊月萧疏——言语篇》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6-3 17: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2-6-3 17:45
菊月萧疏——言语篇 三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四十四阙兼步韵字中唐王建三台(上)(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 ...

菊月萧疏——言语篇 三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四十四阙兼步韵字中唐王建三台(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接上)
四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手里金鹦鹉》四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柏树停鹦鹉,梧桐息凤凰。门下少臣相,蜀中谁得与,罢鸳鸯。
白玉笼鹦鹉,金钗堕凤凰。庭树共交相。酌杯天地与,慎鸳鸯。
主上观鹦鹉,飞卿曰凤凰。宫帏太宗相。子归昭穆与,莫鸳鸯。
白发言鹦鹉,琴台事凤凰。谁愿得天相。不过才得与,岂鸳鸯。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脸上金霞细》四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倚枕琴音细,沉檀注色深。花影覆丝衾。吉了帘下啭,唤吾心。
蕊蝶纨丝细,香囊绣线深。王谢锦衣衾。已闻莺百啭,感君心。
著粉胭脂细,施朱印自深。非愿共衣衾。至春啼鸟啭,结观心。
屈子多王细,玄宗道藏深。绫可作经衾。鹧鸪临水啭,也麽心。
六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扑蕊添黄子》四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蝶落花间子,春眉散发鬟。停笔小屏山,拆缄花影夜,问侬颜。
并蒂姚黄子,凭肩翡翠鬟。朱袖小眉山。锦帘薰枕夜,爱侬颜。
孔子非南子,宣王好色鬟。何有不江山。古公姜女夜,月薰颜。
女可言诸子,予指日月鬟。眉笔亦关山。岂同脂粉夜,孟轲颜。
七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转盼如波眼》四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蕊即花之眼,清枝似柳腰。开落莫相招。《牡丹亭》不断,写春宵。
乳沫春茶眼,庭前柳绿腰。悬画畏妖招。圣明非可断,是春宵。
浅蕊桃花眼,《西厢》嫩柳腰,春半欲相招。露寒鸳枕断,立中宵。
却扇花朝眼,燕王玉带腰。旬月禁相招。钿金衔玉断,为春宵。
以上吾前时并今日作的这些,母亲大人,请阅罢。
今日公元2022年端午之节,正宜此事呀。”
作者:中国籍汉族女性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穆梅/穆問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别号竹斋之主人。或,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之主人。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1972年下半年出生。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会员名:石淇文,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长居江西九江市区。2001年初至2011年初曾长居河南郑州、新密十年。
原创此对白散文体小说《菊月萧疏——言语篇》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6-13 01: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2-6-3 17:45
菊月萧疏——言语篇 三 步韵字晚唐温庭筠南歌子四十四阙兼步韵字中唐王建三台(下)(作者:江西九江市区 ...

菊月萧疏——言语篇 四 山节子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穆梅/穆問Mu Miy Rose/CoCo De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别号竹斋之主人。或,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之主人。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还未开灯之时,室内些昏暗。院内山节子芳香透润入来。
“春日里作些甚麽才是呀。”
“昨日作的甚麽,要入秋后续的。”
“为甚麽不就续上呢?”
“现下忙的这个还未有完。所以就且这样。”
“那如何可以呢?总要蒂结为是。”
“可是就这麽蒂结的,未免让不知之人轻易言说,道还未怎地,就结篇了。不如再续数卷,也好使不知之人难以为辞的好。”
“那又如何?不知之人若为辞之时,如何会翻不得过去?不过你打算这个罢了。”
“嗯。吾打算的这个。且不说这个。就是前日读甚麽书来着。以为人凡著作了不起之文学时,须四十岁起笔方宜。觉得说得老实太过了。吾幼年时作日记,固属天真。未久作诗词,亦起笔不凡。至于吾近二十九岁之时创作小说《斋异》、及散文等,是不必四十岁方问大文学之事也。”
“但你近四十方开始创作《竹斋小札》、《梅花集》、《金玉屑》、《牛顿、吾愿遇你于剑桥郡玫瑰薄雾之仲夏暮春》、《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篇》、《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之绿竹篇》、《金密卷》、《草木集》、《菊月萧疏》、《菊有黄华》、《绿檀案则》、《锦帘香檀》、《桃之夭夭》、《琉璃扇》、《翡翠集》、《古井金梧桐》、《金篆香》、《蕊间意》、《宋明金瓶》、《玄宗之后旧史》、《穆問书信集》、《穆問日记》、《诸神所宠》三部曲等诸本。难道不算四十岁方问大文学之事麽?”
“吾三十余岁之时创作的《越衣金翡翠之绿竹篇》、《集外集》,兼之吾近二十九岁之时创作小说《斋异》、及散文,至于吾自十四岁至今不曾间断之新诗、旧体诗词之创作,难道不算不成?”
“好罢。”
过酉时了。楼外不知谁家之犬吠叫着。树荫下少行人。亦无有星月。
“买很多书籍,会难以存放罢。”
“怎麽想到这个呢?”
“就是想有很多书。购置书籍之钱财,其实不难。但将书籍置放妥当,如果很多的话,需要房宅。这个未必容易措办。”
“你想到置办私人藏书楼了?”
“嗯。藏书楼的话,吾认识人中。有将房宅专为此事的。足令人羡。”
“藏书很多的人,未必挪时阅读罢。”
“这个倒真。吾见过那位将自家房宅专为藏书楼之人,就对吾说过,其实书籍未可能一一阅过。但自办藏书楼之事,还是令人羡慕。”
“如何燃竹呢?”
“燃竹之事。《荆楚岁时记》“正月一日,是三元之日也,谓之端月。鸡鸣而起,先於庭前爆竹,以避山臊恶鬼。”说的元日爆竹。其实燃竹燃草,事属寻常。吾三岁时吾家宅搬居于江西九江市滨江路锁江楼斜对的江西九江钢厂之宿舍楼。春秋之日,若有杂草,扫除之人常将杂草之屑燃着,淡烟袅袅。古风之至。彼时尚有以柴燃饭者。亦得燃木芳香之嗅。庭燎燃竹,今少见之。吾不妨为之。以示知之。此虽细小,然乐之,则不俗。”
“庭燎之事,是大烛麽?”
“那个——《康熙字典》【詩·小雅】庭燎之光。【釋文】鄭云:在地曰燎,執之曰燭,樹之門外曰大燭,於內曰庭燎,皆是照衆爲明。【禮·月令】以共郊廟及百祀之薪燎。【說文】本作𤐗,亦放火也。【書·盤庚】若火之燎于原。【註】燎,力召反。又力鳥反。 又【集韻】或作𤊽。亦作轑。【前漢·杜欽傳】欲以熏轑天下。【註】師古曰:轑,讀曰燎。假借用字。又【集韻】憐蕭切,音聊。縱火焚也。 又離昭切,音摎。火在地曰燎——这个说的庭燎之燎。”
“那你将香熏之乌檀木器亦燃少许作甚,何必故加缺失?”
“不过试此乌檀之器是否天然乌檀整木为之而已。故燃阙1.5cm厘米长边、0.5cm厘米窄边、0.4cm厘米深少许。以验之。验之固属天然乌檀整木所为之器。虽此乌檀之器阙1.5cm厘米长边、0.5cm厘米窄边、0.4cm厘米深,究竟因此得幽深之意。日后用此器者,一见知真。不小视之。亦擅。”
“燃之香称意否?”
“檀木多属,香亦多属。乌檀木燃之嗅,亦芬芳之属也。”
“那燃之无妨了。得之无间。”
“确之中的。”
作者:中国籍汉族女性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穆問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别号竹斋之主人。或,De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之主人。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1972年下半年出生。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会员名:石淇文,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长居江西九江市区。2001年初至2011年初曾长居河南郑州、新密十年。
原创此对白散文体小说《菊月萧疏——言语篇》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6-20 05: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2-6-13 01:41
菊月萧疏——言语篇 四 山节子(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 ...

菊月萧疏——言语篇 五 徘徊花——春来(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穆梅/穆問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别号竹斋之主人。或,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之主人。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徘徊花真美丽呀。就是萎谢了。”
“有甚麽呢。因为萎谢,方才有人叹息呢。”
“开枝不更好麽?”
“总要这样方谢芳华的。这样叹息方衬枝叶之颜色。”
“那开枝浓淡不更和悦人麽?”
“不一定呀。有些颜色是要萎谢方牵惹人心的。”
“那就置盒中罢。给那个谁看一下。”
“不赋咏之麽,吾是说徘徊花。”
“当然——
咏徘徊花 春来之一(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春来底事不婆娑,永乐华年听弦歌。谢勿哀情撷勿乐,勿悲勿喜鹦哥多。
咏徘徊花 春来之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春来葛本非紫萝,黄鸟于飞即弦歌。为服之初预哀乐,徘徊宫院无事多。
咏徘徊花 春来之三(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春来玫瑰移苑麽?花满地衣动弦歌。胡旋之舞为心乐,西湖漫涨绿水多。”
“你赋诗咏徘徊花言宫院,是引明嘉靖年间进士田汝成《西湖游览志馀 委巷丛谈》“玫瑰花…… 宋 时宫院多採之,杂脑麝以为香囊,芬氤裊裊不絶,故又名徘徊花。”亦省称“ 徘徊 ”。宋 张世南 《游宦纪闻》卷六:“正月中旬,宜接樱桃、木樨、徘徊、黄蔷薇。”为服之初预哀乐句,音声未免沉重些。”
“此等花事之句,不沉重些,过轻巧了,吾觉不好。故吾这般样写得。”

“秋时了。也不觉得。不晓得当不当去江岸看木芙蓉花。”
“看便去了。有甚麽当不当得。”
“不是这般样说。吾们居江西九江市区,例属江右之地,不是花重锦官城之川蜀。现是江堤南岸广种木芙蓉花,吾非蜀主花蕊夫人,若去看时,似有不宜。”
“岂可说这些。吾们这里江堤南岸广种木芙蓉花又非四十里如锦绣般长,多不过数里。岂有不可看得。”
“那也好笑煞。”
“无甚好笑处。花重锦官城乃杜甫诗句,故木芙蓉花满蜀中之城乃川蜀盛唐旧俗。那花蕊夫人唐末北宋初人,晚盛唐百余年。有甚看不得木芙蓉花。”
“知道就罢了。记得花蕊夫人宫词百首,曾有——
全唐诗 卷七百九八 宫词(“梨园子弟(簇池头)”以下四十一首一作王珪诗 注:以下选三阙皆在“梨园子弟簇池头”以上) 五代十国 花蕊夫人
端午生衣进御床,赭黄罗帕覆金箱。美人捧入南薰殿,玉腕斜封彩缕长。
鸡人报晓传三唱,玉井金床转辘轳。烟引御炉香绕殿,漏签初刻上铜壶。
年初十五最风流,新赐云鬟便上头。按罢《霓裳》归院里,画楼云阁总重修。

想来花蕊夫人早年进宫,又爱《霓裳羽衣曲》,当真好乐。端午向来赐扇,花蕊夫人写蜀主端午进生衣,算详细些。又写鸡人报晓传三唱之时,玉井金床转辘轳。这个未想到得。”
“你读书倒细。”
“不过读来消遣。勿取笑的好。
北宋陶穀《清异录 上 百果门 三十八事 月一盘》曰:蜀孟昶月旦必素餐,性喜薯药,左右因呼薯药为“月一盘”。
《清异录 下 馔羞门 三十九事 酒骨糟》孟蜀尚食,掌《食典》一百卷。有“赐绯羊”,其法以红麦煮肉,紧卷石镇,深入酒骨淹透,切如纸薄,乃进。注云:酒骨,糟也。
是记后蜀孟昶花蕊夫人宫中馔食。”
“写馔食之书其实看来颇为有趣。”
“是的,母亲。就是清童岳荐编撰的《调鼎集 清代食谱大观 第三卷 北砚食单卷三 特牲杂牲部 杂牲部 羊》炙羊肉片:生羊肉切片,炭火上用铁网炙,不时蘸盐水酱油,俟反正俱熟,乘热用。糟羊肉:煮熟切块,布包入糟坛,数日香味皆到。
以此《调鼎集 清代食谱大观》观之,饮食之道,大率脉属。吾国清朝之糟羊肉,略同于后蜀孟昶花蕊夫人宫中之赐绯羊。炙羊肉片,则同现代之羊肉烧烤也。
又有《调鼎集 清代食谱大观 第八卷 茶酒部 茶酒单》炸茶叶:取上号(即上好)新茶叶,拌米粉、洋糖,油炸。
此炸茶叶少见之,可谓新鲜小食。
有意思的是,此《调鼎集 清代食谱大观》编撰者童岳荐系清朝乾隆嘉庆年间扬州盐商,清人李斗《扬州画舫录》记曰:童岳荐,字砚此,绍兴人,精于精英,善谋画,多奇中。寓居埂子上。埂子上即今江苏扬州市埂子街也。童存荐于《调鼎集 清代食谱大观 第八卷 茶酒部 茶酒单 酒谱》序。吾乡绍酒,明以上未之前闻。。《调鼎集 清代食谱大观 第八卷 茶酒部 茶酒单 酒》葡萄酒:葡萄揉汁入酒,名天酒。若加薏仁,更觉味厚。
此制葡萄酒之法,比之近时,不同也。”

作者:中国籍汉族女性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穆問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别号竹斋之主人。或,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之主人。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1972年下半年出生。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会员名:石淇文,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长居江西九江市区。2001年初至2011年初曾长居河南郑州、新密十年。
原创此对白散文体小说《菊月萧疏——言语篇》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22-6-28 08:00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22-6-20 05:07
菊月萧疏——言语篇 五 徘徊花——春来(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 ...

菊月萧疏——言语篇 六 年皇贵妃(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穆梅/穆問Mu Miy Rose/CoCo De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别号竹斋之主人。或,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之主人。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六 年皇贵妃

“你居江西九江庐山牯岭镇河南路上时,见香炉峰的雪未?”
“无有。吾自幼至14周岁时之每载夏天方居江西九江庐山牯岭镇河南路上,夏日无雪,故未见香炉峰之雪。”
“那见过香炉峰之瀑布未?”
“吾记见过。就是秀峰之瀑布。还曾赋诗二阙——
匡庐秀峰瀑布二阙之一(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绿竹寒潭映玉湍,中华幽壑水声潺。有心窃得天机耳,松雪题书年氏还。
匡庐秀峰瀑布二阙之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南巡之日丽颜欢,松雪急流唤侍官。年氏淑华闻令菊,幼嫔典则勿陵冠。宝珠非缘圣人赐,坤德不惭鞠母餐。久向华胥居处望,长孙皇后倚栏杆。”
“你如何写道年氏淑华、幼嫔典则的?”
“就写的康熙帝南巡庐山秀峰题字。当时早经幼嫔世宗藩邸,故随尚为皇子之清世宗雍正爷,同随行之年皇贵妃。那次康熙帝南巡庐山秀峰之时,尚为皇子之清世宗雍正爷题字洒松雪。清史料载,贵妃年氏,汉军镶黄旗人,湖广巡抚年遐龄女也。幼嫔世宗藩邸为侧妃。雍正元年封贵妃。三年十一月,晋皇贵妃。
清史料曰贵妃年氏幼嫔世宗藩邸为侧妃。既曰幼,则贵妃年氏入世宗藩邸之年,约在十岁之年也。【禮曲禮】人生十年曰幼學。清朝女子十二岁待选。大约若是。”
“长孙皇后最赏王羲之墨迹。吾看大清朝紫禁宫中兰亭八柱亦此意也。”
“是底。吾自作有题王谢之诗三阙——
题王谢三阙之一(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毛诗之问证前缘,卫氏定姜岂偶然。柳絮因风惊四座,杏花纷雪赛当年。孙恩之变应尝胆,孤子伶仃敢息肩。千载功成志满日,明时徐后卜邻钱。
题王谢三阙之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抱鹅非异客,谢氏无骊歌。魏晋数千里,赞称《论语》柯。不逢即恨事,相见奈愁何。燃竹焚尘影,学书墨字多。
题王谢三阙之三(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焚香鬼疾走,横渡莫投鞭。天壤怜侬拙,群从先尔贤。丝萝同晚树,得韵清寥天。江海交游旧,当年嘱怅然。”
“为甚麽言毛诗之问证前缘,卫氏定姜岂偶然。这句奇怪。”
“谢安问谢道韫毛诗何句最佳之意是,谢道韫是赫赫有名之女政治家及女诗人卫定公夫人卫定姜转世。故有毛诗何句最佳之问。孙恩之变千年后逢明朝开国,明成祖朱棣之徐皇后以天赋非常,名女诸生。得邻明成祖朱棣家,未久婚姻。此意也。”
“说来明成祖之徐皇后同唐太宗之长孙文德皇后,皆文史智识,兼及政治。实同卫定公夫人卫定姜也。无怪南北朝之时,女子属谢道韫也。”
“是喽。”
“你还记得五载前院中曾经路过一枚黑卷毛狗,不知道谁家的。”
“吾八载前自吾所居吾居江西九江市浔阳区甘棠北路42号江西九江市农机公司院内搬家至吾现居江西九江市区另一小区院中,此五载前曾经路过黑卷毛狗不太晓得。吾皮肤过敏,从未养过猫狗。但八载前吾居江西九江市浔阳区甘棠北路42号江西九江市农机公司院内。院内很些人养狗狗。有次——
院内,一只狗狗趴在那里。看着院外。
“真是奇怪的狗啊,这麽一直不动趴着。”
“在等人罢。趴很久了呢。”
自院外归院内时。狗狗还在那里。

——大约世间狗狗,通人性者良多。但狗狗多了,围拢来,很惊怕人的。吾素来怯这个。”
“你总胆小的。那年春分,吾见你遇上人牵一只好大狼狗,惊吓你得。”
“可不。春分那次吾记得。还作得阙诗,专道此事——
春分日为狗狗所吓(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巨犬毋违嘱切切,春分非于历元前。史书谁曰惊寰宇,弋射推君谢岁年。簿记识人名后世,文之画犬亦先天。长孙蚕礼怜丝尽,不肯常行效往贤。”
“春分日还未至古时亲蚕礼之节呀。”
“是的。但写这阙诗之日正好吾为自己作得双珍珠履,想起唐长孙文德皇后遗履,以丹羽织成,前后金叶,裁云为饰。长尺,底向上,三寸许。中有两系,首缀二珠,盖古之岐头履也。就写道长孙皇后怜蚕吐丝、少行亲蚕礼之事。"
作者:中国籍汉族女性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穆問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别号竹斋之主人。或,De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之主人。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1972年下半年出生。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会员名:石淇文,会员证名:石淇文(石红梅)。现长居江西九江市区。2001年初至2011年初曾长居河南郑州、新密十年。
原创此对白散文体小说《菊月萧疏——言语篇》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22-6-30 21:58 , Processed in 0.01887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