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穆問书信集(作者:女,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3 01: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12-3 15:18
穆問书信集 四十六 吾所作不同斯定忘知诗、修道小成曰神仙,及菊斋球溪河公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今日 ...

穆問书信集 四十七 吾之所作《玄宗之后旧史》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鉴于上次吾与您提到菊斋球溪河公本人原创曝扪啧哇 卷一 LIZI》、《曝扪啧哇卷二    孟氏》,并告知您菊斋球溪河公,川蜀人氏也,长居蜀中,暇间常以文自娱,是菊斋极负盛名者,结友天下。菊斋球溪河公此二文内容所指。《曝扪啧哇 卷一 LIZI》中LIZI其人即中华诗词研究院研究员、北京大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学者檀作文先生好友,网名李子梨子栗子者。曝扪啧哇卷二    孟氏》中所言孟氏其人即菊斋女管理员孟依依小娘子是也。
菊斋球溪河公亦曾于《蛮触书记【admin诰】091021》中写及LIZI。
球溪河公又有《蛮触书记○徐梅问答》提及吾2012年4月27日于菊斋诗词版所答菊斋寒梅斋生之问。所言皆2012年4月27日吾当时之事也。
菊斋好为书记者,球溪河公莫属。至于名吾以九江王石红梅,以为菊斋春秋战事,自属菊斋诸人偶然戏笔文字。凡此中中,皆菊斋中事。
吾久不去菊斋矣。吾自2009年12月17日往菊斋网诗词散文版发文直至2018年秋止,此后吾大率于江右诗社、晋江文学网、豆瓣、17K小说网、天涯论坛等各处发文,当然亦于新浪。鉴于石红梅之名同名者甚众,吾于各文学网站取名时皆用吾之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之名,或石红梅(石淇文),以免弄错。当然天涯论坛难以改名,吾还沿用菊斋原网名石红梅,但于每篇发文末皆附自介。吾原来于菊斋用石红梅网名发文之时亦附自介,故于菊斋读吾文者皆知吾菊斋网名石红梅,身份证原名石红梅,身份证现名石淇文也。
吾作文至今,曾有欲与日本文学相较量之心,故吾作《锦帘香檀》以较日本国千年前之清少纳言《枕草子》、日本国数百年前之吉田兼好《徒然草》,及日本国诸宫廷女官日记。吾作《玄宗之后旧史》以胜日本国千年前之紫式部《源氏物语》。
通常而言,战书易下,功成之否,端赖作文之人。文不使人知者,难生信志。为此,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若不附吾之文于此,恐天下小子不吾信也。故吾现附吾之作《玄宗之后旧史一 海棠(节选)》约略在此,以令天下诸生汗颜——
玄宗之后旧史  第一章 海棠(节选)(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话说锦帘香檀这样的事其实是没有的,但是吾唐国玄宗年间有位贵妃,就是明皇最宠爱的锦帘玉帐中的那位,海棠春睡未足之时,因为都在宫中,宫中女官众多,玄宗后来的那位肃宗皇帝放出宫女之时,正好是马嵬坡之后三年的样子,所以宫中之事皆传出世人知道,没有甚麽忌讳。又为唐国还在乱中,未全部平定,国人议论纷纷,以为当年玄宗皇帝这样的殊宠是不应该的。肃宗皇帝就很消沉,未久亦亡故了。然而世间议论得如此厉害,大臣亦很愤激,唐国后来帝皇的后妃都很不安,又为百姓并不都很知道,就是朝中大臣亦很少在宫中,怎麽会都了解贵妃当年之事呢?出宫后的高力士又口述了些当年宫中之事,希望唐国人明白贵妃当年无错,宫中女官宫女放出去的又皆官位身份低微,很少真正明白玄宗的那位贵妃。然而流言真正可畏,已经去世的玄宗与玄宗的那位贵妃心中不能为世人明白故此生的怨恨终于越积越深,在唐国上空中徘徊不去。
过数十年,就是吾唐国德宗时候,江南金陵一户富贵周家生了位粉妆玉琢的小女,因为生得可爱,肌肤雪白,又面若海棠娇花初开,就取名周棠,字海棠。海棠生至八岁之时,因为貌美,金陵已无人不知。请过算命的都说是玄宗年间的贵妃转世罢,这麽似海棠春睡未足的那位。海棠四岁之时,就自己开始拨弄周家府宅内藏的各样珍奇乐器,却最不喜欢琵琶,从来不加拨弄。问起就说琵琶是最不吉利之物,故此终生不愿加以弹拨。府宅之人皆不懂。还是那位算命说海棠是玄宗年间最蒙殊宠的贵妃转世的人说,因为海棠前世为玄宗最蒙殊宠的贵妃之时,喜欢拨弄琵琶,结果死于马嵬坡乱军之下,故此于海棠前世玄宗最蒙殊宠的贵妃而言,琵琶是最不吉利之物,当然再不愿弹拨。周家之人方才了解知道。
然而这样的名声传扬出去,无人不知道,终于使金陵之人议论。因为贵妃当年之死,世间讥评尚未平息。金陵之人将如何看待玄宗当年转世的那位贵妃呢?周家之人亦很担心。而且,如果海棠真是玄宗当年的那位贵妃转世的话,未来婚事将难以随便议止。如果难以婚配的话,何等的难堪哪。况且海棠又是这般娇花初绽芍药牡丹皆不足喻其美貌之女子。
恐怕将有很难堪之事罢?如果议论婚事处理不好的话。周家之人心里惊恐担心,只好暂不言声。金陵之人亦皆不知如何是好,恐怕如果为唐国长安京城宫中的人知道,反而不利于玄宗当年的那位贵妃。所以皆静默等待海棠长大。
其实这样的名声传扬出去,于世间任何一位女子皆极不利。故此周家之人暗下约定皆谨慎言行,看玄宗当年的那位贵妃的转世海棠如何行止,再定日后之安排。
这样的事其实终究不能持久,周家的一位亦在金陵的旧交世好有位李姓名琛的公子,公子之父在唐国京城朝中居大约相当于尚书令之职的官称。但是公子虽然已经十二岁,却没有往京城长安父亲之处,只在自家金陵老宅。因为乃世家通好,李姓名琛的那位公子于海棠四岁之时,就见过海棠貌美样子,一直记于心间。公子琛之母终于海棠八岁那年探得了公子琛的心意,请算命的算过说这样的合婚大吉大利,就向长安京城朝中居官的公子琛之父去信商量婚事,公子琛之父回复说亦问卜过,大吉。于是公子琛之母就正式问婚于世家通好的金陵富贵周家。
(未完 待续)
。。。。。
鉴于吾之所作《玄宗之后旧史 第一章 海棠》中已经说明文中女主人公周海棠乃生活于唐德宗时期之人,且系唐玄宗时之杨玉环贵妃转世,这里男主人公李琛就需要额外说明一下。首先,吾之此小说《玄宗之后旧史》女主人公乃唐玄宗时杨玉环贵妃转世,其后世暗示的乃南唐后主李煜时之小周后。故此,吾之此小说《玄宗之后旧史》男主人公李琛原型之一乃南唐后主李煜,原型之二则为唐玄宗时杨玉环贵妃之前世长孙皇后之夫唐太宗文皇帝。唐朝之时,尚书令一职本来惟唐太宗文皇帝可以任,以表示唐太宗之后之君王皆不可逾越也。唐高祖之职在此文中当然无法以君王写之,无法以合适之官称,又为唐高祖、唐太宗文皇帝皆君王,故言公子李琛之父在唐(德宗)国京城朝中居大约相当于尚书令之职的官称。应该也算合适之言。
吾之此作《玄宗之后旧史》尚在创作中。全部完成需些时日。然吾最擅长援笔立就,作文于吾从来不难,无论之于诗词文章小说笔记。
冬日闭门,最宜读吾之书。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愿您读吾书之后,心悦诚服于吾。
前不见古人者,陈子昂也,大约少读吾上古之前世所作之书者也。后不见吾之者,陈子昂也,大约世间男子过自信者也。
您横越古今之女性友人,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于,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6 18: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12-13 01:43
穆問书信集 四十七 吾之所作《玄宗之后旧史》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鉴于上次吾与您提到菊斋球溪河公本 ...

穆問书信集 四十八 胤禛——尔时玄烨十七年冬月、石氏春秋石氏十二年春正月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时令早过冬月,江西九江市区连日冬雨不绝。虽然还未至于红泥小火炉温酒取暖,然吾居江西九江市区小区庭院间林木萧瑟,红叶亦枯干着。
因上次与您书信中提到菊斋川蜀氏球溪河公所作《蛮触书记》二章,您甚以为有上周高古之风。所以,吾再与您看阙菊斋川蜀氏球溪河公所作《蛮触书记 上周尚书 茶馆之命 091017》,此菊斋球溪河公极擅之者。
蛮触书记○上周尚书(作者:菊斋川蜀氏球溪河公)
【茶馆之命】091017
admin若曰:“脉望天风拂我,命汝典茶馆。”佥曰:“俞。予击壶拊盏,百兽率舞。”admin曰:“俞。往,钦哉。”
此阙中所指admin,即菊斋创办人黑龙江籍薛岩汲之江浙籍夫人任淡如也。脉望于菊斋常自称校长,又自称TCL,乃菊斋一真风流之名士,与菊斋女管理员孟依依小女子最善。脉望不擅歌,雅爱之,每闻清歌,辄一往情深者。天风拂我山东籍,词才无碍。二者典菊斋采薇茶馆。采薇采薇,胡不归?采薇之名,乃菊斋最高士一中国政法大学女博士后网名秦月明女大侠之友采薇也。
菊斋川蜀氏球溪河公《蛮触书记》章回甚多,于菊斋采薇茶馆载之时日。可谓商周体之典例。今日冬寒不深,吾亦作一阙,与您,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看来——
胤禛——尔时玄烨十七年冬月(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谕曰:胤者,惟真受福。神庙居正。若尚书令。上公一。魏晋冬月,宜大司马。
告曰:唐尚书令,惟太宗,胤者。魏晋大司马。彼魏武王曰,若天命,周文王。《尧典》曰: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星辰。此禛之钦若昊天者也。
昔唐高祖皇帝《修魏周隋梁齐陈史诏》曰:朕握图驭宇,长世字民,方立典谟,永垂宪则
胤者禛者。其允济哉。尔有诚,尔有承。俞。钦哉!
坦率说,吾之此作《胤禛——尔时玄烨十七年冬月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于吾自心而言,还未得算最高古。如循进深之莫测之道,那麽就是吾再作一阙之这样——
石氏春秋 石氏十二年春正月 注:吾自西历公元2009年往菊斋第十二年,即西历公元2020年(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十二年春,石氏年余未往。正月丙子,燕乐闲。持匕者曰:堤外少年尘满衣。万人英也。池中新裙。厉无咎。褴褛湖海,忘若姓名,天无二日,岂不临之?乃将女博士后菊斋秦月明旧日二作,示之石氏,其一二曰:
论文获奖回母校(中国政法大学)出席颁奖典礼有感2009-9-10(作者:菊斋女管理员 网名秦月明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女博士后)
芒鞋踏破道难成,湖海三年忘姓名。何事风云先我老,重来依旧万人英。
寄紫竹院荷(作业)(作者:菊斋女管理员网名秦月明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女博士后)
长忆逢君浅草堤,花香水气碧琉璃。池中应换新裙舞,堤外少年尘满衣。
石氏患之,曰:此匕荆轲耶?今方燕乐闲,当日浅草堤旧恨,今当一报。立书二作,步韵之,用韵之。伐秦氏月明。
用菊斋秦月明韵道世间文场PK之战真意所在(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作于2020年2月3日)
重来依旧万人英,毕竟江湖忘姓名。匕现荆轲和氏璧,美人燕乐罪囚成。
用菊斋秦月明韵道蓝衣之另一义于唐(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作于2020年2月3日)
筵席逢君浅草堤,相亲最在月琉璃。太真为唤宫人舞,一种伤心褴褛衣。
注:太真者,唐玄宗之杨玉环贵妃也。蓝衣,至少唐之时,蓝有多义,其一蓝草之碧、其二褴褛之衣、其三青蓝之色也。此青蓝之色之义可见于《全唐诗》唐杜甫《冬到金华山观》“上有蔚蓝天,垂光抱琼台”、唐皮日休“塘平芙蓉低,庭闲梧桐高。清烟埋阳乌,蓝空含秋毫。冠倾慵移簪,杯干将哺糟。翛然非随时,夫君真吾曹。”
酉正三刻,大雨雪,二京震恐,海内不宁。有江右客持之君徐徐曰:厚典颇能夺世情,可怜小学未分明。上庠近已无多士,尽向蟹行求细名。
上庠  作者:菊斋现代诗歌版主 江西籍持之
厚典颇能夺世情,可怜小学未分明。上庠近已无多士,尽向蟹行求细名。
以为不然。
石氏将匕与持者夺之,复向天下,曰:当日唐太宗时《步辇图》图太宗步辇,清之宣宗、文宗时有高士孙温图《红楼》女子盘膝轿上。此皆湖海之事,天下不忘。何今日我忘?
石氏言毕,以匕复击之——
用持之《上庠》韵为辇、轿之不一一坐法示范诗(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作于2020年2月3日)
步辇坐间难为情,孙温把盏轿分明。平生最恨无多士,故此江湖忘姓名。
戌时,江右客持之君悬《读孟 作者:菊斋现代诗歌版版主 江西籍持之》孟轲言义缓言利,能射浮云万里开。可叹梁王浑不喻,矜夸齐国仅珠枚。
石氏乃书《用菊斋持之《读孟》韵怜贫士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作于2020年2月3日》锱铢必较难为利,厚典世情殊未开。小学难平寒食喻,矜言万国珍珠枚。
于是天下苦秦乃瞩目万国珍珠东珠者,再不寥寥矣。
次,正月丁丑,立春,吉,无咎。
您宜古宜今之女性友人,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于,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4 22: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12-16 18:07
穆問书信集 四十八 胤禛——尔时玄烨十七年冬月、石氏春秋石氏十二年春正月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时令 ...

穆問书信集 四十九 紫风流、小周后玉太古、炭烤小羊羔肉、藤麻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冬月最萧瑟之时,江西九江市区吾宅屋中吾所居书卧房窗前花枝依旧尤盛。天气预报曰匡庐牯岭镇近日只是雾凇,大约还未得雪。记得四十年前之夏日,也就是吾九周岁就读江西九江市浔阳区大中路柴桑小学三年级末四年级初的暑假,吾往匡庐牯岭镇避暑,匡庐牯岭镇花径夏日花事极盛,可上名花之谱。按北宋初陶谷《清异录》之载,匡庐牯岭镇花事入宫阙至少可溯至千年前之江南后主李煜即南唐后主李煜小周后之宫苑。《清异录卷上 百花门二十六事 紫风流》云“廬山僧舍,有麝囊花一叢,色正紫,類丁香,號「紫風流」。江南後主詔取數十根,植於移風殿,賜名「蓬萊紫」。
江南后主李煜小周后好花事,亦好香事。北宋初陶谷《清异录 卷下 器具门 五十四事 玉太古》又曰“李煜偽長秋周氏,居柔儀殿,有主香宫女,其焚香之器曰把子蓮、三雲鳳、折腰獅子、小三神、卍字金鳳口嬰、玉太古、容華鼎,凡數十種,金玉為之。”斯南唐后主小周后风流香事也。
其实,香之一事,制合香,得最上品固难事一。化之为简之最上上法,乃宗上古,取千年白檀黄檀香木径烧之,香意既正,又可得暖香之雅。冬雪闺阁,最可用之。
冬雪时,炭烤事亦常见之,即暖香炭中,渍烤羊排或小羊羔肉,味既鲜美,又可祛寒。凡炭烤之属,最宜多孜然。孜然别名枯茗。枯茗之名,较孜然为雅。然斯名常少见之于文。
吾今载49周岁矣,此四十九年间,所食烧烤、炭烤类食物中,有果炭类烧烤类名目既殊。其实北京烤鸭固属极正,然不单之北京,吾所去多处城市之酒店餐饮皆能出正品之味。要点一在烤鸭不可过油腻,春饼厚薄适宜,葱鲜嫩,甜面酱亦要点一也。
岁将春正,腊月书房案头,最宜以20cm厘米径、7cm厘米-9cm厘米深瓷置水养35cm厘米左右高之待开水仙。较兰花别一种姿态。
腊月之时,书房一角,以瓶置疏影横斜之磬口腊梅亦雅。斯事,吾二十余年前常为之。
水仙、腊梅,皆可岁朝清供。水仙令月嘉辰而来,梅花律属疏客。故书案置水仙宜神仙眷属,内室若腊梅则清逸出尘。当然梅花若老径虬枝,则不可轻忽矣。斯赏花之不可不知事。
庭院若无细竹不可称雅。然无竹之时,若杂置四时花木,或植之庭院,瓷盆错落杂养,亦情趣得中。惟若一楼居屋,树木伸出院墙,有安全否之虑。斯风雅之至难为之一事也。
冬月吾所用物品中,最爱天然麻制品,麻冬暖夏凉,久用之,最生亲切感。吾自制家居用品,皆天然中等麻制品。棉织品吾最少用之。细麻过稀疏时,难用于家居。棉之较麻,若竹之较藤。藤席夏用不过寒。竹制品则宜酷夏用之。棉则带暖,夏时穿着,极易生热。冬月厚羊毛呢制品,最好是95%羊毛呢,不致虫蛀之虞。
天然物中,丝瓜络乃老丝瓜内瓤天然所成,洗碗最上佳。吾素日用皆竹炭手工皂,若置木隔,未觉合用。若以1cm厘米-1.5cm厘米厚水晶玻璃方皂合,内盛之,想必好用,惟市面未见有售。
冬月寒气极盛之时,可以手笼。吾去载自制自用织绣银牡丹花枝纹样紫红锦缎地蓄纤维棉内里深中灰细羊毛呢手笼一,长30cm厘米,用时宽15cm厘米,若平贴服之,约宽19cm厘米。暖手效果殊佳。无需暖手小炉。冬月有蓄棉手笼,同冬月着毛毛拖——毛毛绒拖鞋,之暖也。
总之冬月江南取暖极难,惟靠诸般。不若帝京之在北地,入冬即可供暖。斯吾之烦恼一。您,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若来南地,恐亦惟有空调取暖也。以江南集中供暖,经济筹算,不比北地,无论帝京。
祝您冬吉。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您于江右之女性友人,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于,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12-31 19: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12-24 22:13
穆問书信集 四十九 紫风流、小周后玉太古、炭烤小羊羔肉、藤麻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冬月最萧瑟之时, ...

穆問书信集 五十 《辛丑壬寅之载以唐太宗论诗贺新岁水仙为文为诗,诗步韵菊斋女管理员秦月明《菊斋春秋 题首诗》》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今朝太高兴了,因为临近新年,可以煮酒夜话平生。虽然其实吾今朝并没有煮酒。由于2021年乃无春年之缘故,今载冬至之日其实就算新春。此古旧之历法。为此,今载一过冬至,便算吉祥。如此算法,今朝乃吉祥第十日。不可不为文耶。
    辛丑壬寅之载以唐太宗论诗贺新岁水仙为文为诗,诗步韵菊斋女管理员秦月明《菊斋春秋题首诗》,文曰——
兹辛丑过壬寅之交子,无文不可以为春,无月不可以见古人。是耶,非耶,何姗姗之来迟?千古浩叹,非独汉武之痴也。故可敲筑离者,不可以敲磬也。可清歌李师师白牡丹者,不可以不越百年对画中人也。此人情之所常。无论汉、魏,遑论宋、元。每至春朝,最可科头抱膝吟之者,莫若水仙腊梅。十二载前之2010年新春,吾以吾1972年生年至1994年改名石淇文之前之旧名石红梅之红梅二字为题作《新岁诗》曰“新年除旧岁,爆竹又一春,福喜逢人道,红梅艳艳新”。今日可赋诗水仙,以吾1994年22岁时改名石淇文,名中有水,可赋之。吾非仙,水仙亦非仙,何所宜哉!诗可《以唐太宗论诗贺新岁水仙兼步韵菊斋女管理员秦月明《菊斋春秋题首诗》曰》——
开笔何妨酒半酣,太宗称美亦诗坛。豪情若过宫艳体,水仙紫禁主人谈。(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此以唐太宗论诗开笔新春也。
吾2010年曾作春朝诗曰——
碧笼(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作于2010年5月13日)
碧笼金鹦鹉,黄楼绿柳杨,春浓新伴酒,夏近怅离觞。
吾又于2010年10月10日作《如梦令据钦定词谱 宋吴文英平韵如梦令》
如梦令 浓春(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作于2010年10月10日)
浓春薰夏绿墙,黄杨碧柳西窗,梧井辘轳雨,一枝艳艳薇黄,檀郎,檀郎,则甚恁看兰娘。
注:《钦定词谱卷二上 如梦令六体》如梦令  宋苏轼词注:此曲本唐庄宗制,名《忆仙姿》,嫌其名不雅,故改为《如梦令》。盖因此词中有“如梦、如梦”叠句也。周邦彦又因此词首句,改名《宴桃源》。沈会宗词有“不见、不见”叠句,名《不见》。张辑词有“比著梅花谁瘦”句,名《比梅》。《梅苑》词,名《古记》。《鸣鹤余音》词,名《无梦令》。魏泰双调词,句《如意令》。
又一体 单调三十三字,七句五平韵、一叠韵          吴文英
秋千争闹粉墙韵闲看燕紫莺黄韵啼到绿阴处句唤回浪子闲忙韵春光韵春光叠正是拾翠寻芳韵
○○○●●○ ○○●●○○ ○●●○● ●○●●○○ ○○ ○○ ●●●●○○
 此词用平韵,宋人惟吴文英一首,无别词可校。
以上《如梦令 浓春》、《碧笼》、《新岁诗》皆吾2010年之作。至于《以唐太宗论诗贺新岁水仙兼步韵菊斋女管理员秦月明《菊斋春秋 题首诗》曰》“开笔何妨酒半酣,太宗称美亦诗坛。豪情若过宫艳体,水仙紫禁主人谈。”(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乃吾今朝所作。
此菊斋女管理员秦月明《菊斋春秋 题首诗》原作曰——煮酒论文客半酣,当年谁共卧诗坛。飞鸿留印二三爪,剩与他人作快谈。(作者:菊斋女管理员秦月明)
菊斋秦月明君所作《菊斋春秋》时曾用笔名放开那只河马,未知此笔名何意。文固春秋笔法,可谓菊斋之一史也。若《菊斋春秋十二 痴癖列传》者——
菊斋春秋 作者:菊斋 女管理员 秦月明 又名放开那只河马
煮酒论文客半酣,当年谁共卧诗坛。飞鸿留印二三爪,剩与他人作快谈。
十二、痴癖列传(节选)
谚云:人无癖不可与交。陶诗则曰: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痴与癖,赤子之犹存,而吾辈之能事也。古人有嗜痂韵事,乞食风流,今贤何以继之?夫性耽佳句,沉醉诗书,皆当行本色,至于经史子集,琴棋书画,各有轻重,不暇一二闻也。
人淡如菊喜印花蓝布,凡治宫室、车辇、桌布、衣裙皆用之,此术取蓝草汁,杂以豆粉石灰染色而成,唯恨不能遍染天下荧屏,菊斋网页遂代之以惨绿,十年如一。余者所耽有雅者:唐臣戏痴也,先后粉茅威涛、言兴朋、至逢人说项,捧像嚎啕,人皆患之;赵四据津门,码头文化浸淫日久,曲艺、动漫、街斗无所不精,常逡巡后台,纠缠名角,交结多方,能为弹词大鼓,乱世可为柳敬亭;亦有俗者:凤小久之居沪也,养猫防老,秦紫箫之游园也,捕蛇做羹。
菊斋尚雅,古风盎然,前蜀逊帝球氏,最好考古,遇古迹传说、图书方志、儿歌谶纬,无不留心,常匍匐乱草荒坟之间,录其碑铭,徘徊废庙泥胎之下,叩其神迹,积年有大成,乃冒灭族之罪治私史,做蜀志十三卷,藏之枕席之下,秘不示人;
此《菊斋春秋 十二 痴癖列传》所言人淡如菊,即菊斋创办者黑龙江籍薛岩汲之妻江浙籍任淡如也。所言前蜀逊帝球氏,即《蛮触书记》作者菊斋川蜀氏球溪河公也。
新年至矣,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吾今日之《辛丑壬寅之载以唐太宗论诗贺新岁水仙为文为诗,诗步韵菊斋女管理员秦月明《菊斋春秋题首诗》》之诗文已经与汝看也。
愿无春之年得冬至春吉,有春之日得天地文华之诗。
您最得文之深意之女性友人,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于,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1-9 00:4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12-31 19:11
穆問书信集 五十 《辛丑壬寅之载以唐太宗论诗贺新岁水仙为文为诗,诗步韵菊斋女管理员秦月明《菊斋春秋  ...

穆問书信集 五十一 女子自执团扇之团扇扇面直径尺寸、绿竹猗猗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近期吾正忙于择选今载夏日吾将用之夏扇,故此,今日吾将前数载所用之扇皆取出测量。吾原本所用吾中国传统团扇款样扇一,直径约16.9cm厘米,手柄长8.9cm厘米,总长25.8cm厘米。吾原本所用吾中国传统团扇款样扇二,直径约17cm厘米,手柄长10cm厘米,总长27cm厘米。母庸置疑,此尺寸属此类吾中国传统团扇款样扇中尺寸偏小型。吾对镜自照之时,觉此尺寸团扇所适宜之,惟如吾这般身姿细长之女子。通常而言,团扇之扇面直径若小于腰正截面长直径时,易让人生执扇之人略臃肿之感。如吾前所述说般,吾赤足散发净身高167.5cm厘米,吾腰部腰带围53cm厘米也即吾腰部正截面长直径约18cm厘米,用18cm厘米直径扇面之团扇时,效果亦甚好。若通常女子腰带围63cm厘米腰部正截面长直径约21cm厘米时,用21cm厘米-22cm厘米直径扇面之团扇,效果应当亦佳。市面现所售卖团扇之扇面直径通常在20cm厘米-24cm厘米之间,当然予所有女子可选择之余地相当之大。至于手柄,9cm厘米-11cm厘米长度之手柄属短手柄,市卖自执团扇手柄若长度在14cm厘米左右,应相当合女子所用。
还有盛夏所用折扇,吾原本所用吾中国传统宣纸折扇,乌檀竹芯宣纸折扇乃33.3cm厘米十寸大折扇,宣纸竹折扇乃26.7cm厘米八寸折扇。均甚好用。
大约扇子之设计于吾中国由来久矣,款样之多,至予人难择选之感。吾今载计划择选之团扇尺寸,考虑道17cm厘米直径扇面之团扇手柄皆短至8cm厘米-9cm厘米之间,无有14cm厘米长者。若不择选17cm厘米直径扇面之团扇,便惟有于20cm厘米-24cm厘米直径扇面之团扇中择选。吾当然倾向于购买此类20cm厘米-24cm厘米直径扇面之团扇中之最小直径款20cm厘米直径之扇面。若所选扇子之色泽款样皆合心意,惟扇面直径皆在21cm厘米或22cm厘米的话,吾亦将选择。因为吾赤足散发净身高167.5cm厘米,吾腰部腰带围53cm厘米也即吾腰部正截面长直径约18cm厘米,用20cm厘米-22cm厘米直径扇面之团扇,会使身姿更显细长。若选择超过22cm厘米直径扇面之团扇,可能此团扇之扇面尺寸过巨。
近来读《诗经 国风 卫风 淇奥》“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诗经 国风 卫风 淇奥》此诗据说赞美的是西周末年春秋时期道德端方的卫国国君卫武公。
《史记 卷三十一 吴太伯世家第一》“四年,吴使季札聘于鲁,。。。。。歌邶、鄘、衛。曰:“美哉,渊乎,忧而不困者也。吾闻衛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衛风乎?”所言“美哉,渊乎,忧而不困者也”之武公之德”即此《诗经国风 卫风 淇奥》篇赞美之卫武公。
季札曰,美哉,渊乎。忧而不困者也。按《康熙字典【巳集上】【水部】》渊,又深也。【詩·衞風】秉心塞淵。乃曰君子之德化深远,忧而不困。是曰君子之德当如绿竹,无论之遭遇此,遭遇彼,皆当秉义行德政之道,或曰君子之德当如上善之水,即经险地,遇浊流,亦终百川归海,泱泱之汪洋。
您德行堪比圣人之女性友人,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于,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1-17 02: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2-1-9 00:44
穆問书信集 五十一 女子自执团扇之团扇扇面直径尺寸、绿竹猗猗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近期吾正忙于 ...

穆問书信集 五十二 吾步韵菊斋中人之七律、五言古风诗作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历来评论家以为一个人脾气之好坏,大约是可参忖的。一国之君王、宰辅、乃至四海之名士,若不能忍天下之讥讽,就不免难以道高明。汪洋大海,载人以量。故吾总以此自勉。
史学家之评价总牵连千秋名业,有心之文学家写自传未有不小心者。吾此生绝无撰写自传之计划。约莫生涯以来,吾前四十年半之生况于西历2012年2月17日起至西历2013年4月27日止、吾自己撰写的《竹斋小札》中已记述明白。西历2013年4月后吾之大致约莫,因为吾未中断之文学之创作也足以使未来治文学史之人可以瞭解清楚——吾当然是可以明白交代自己之一生于天下人的。这种明白交代自己于天下人之方式之乐趣在于,文学之作者在未来至少二十年后读自己曾经之文学作品时,仿若揽镜自照,若可以有唐末五代温庭筠《菩萨蛮》词中所言“照花前后镜,花面相交映”之自得之心情,大约此文学之作者于未来文学史上之地位不差。
吾之文学创作,小说散文之外,现代诗歌、古近体诗、词均常闲暇笔及。菊斋论坛常有论坛版主网友作七律者。吾常步韵之。西历2013年、西历2015年间,菊斋论坛网名“偶然和尚”当然非僧人者,曾先后发表七律二阙“栖迟简傲语纷纷”、“枕畔奇書供不眠”,吾皆步韵之。
七律二阙“栖迟简傲语纷纷”、“枕畔奇書供不眠”(作者:菊斋 偶然和尚(网名,非僧人))
其一
栖迟简傲语纷纷,自许风流近右军。皇象善书多急就,灌夫骂座只微醺。逸民余日何须卜,雁雪前途不识君。千古伤心唯小吏,徒看洞壑起氤氲。(作者:菊斋 偶然和尚(网名,非僧人)西历2013年)
其二
枕畔奇書供不眠,閉門收取玉爐煙。煎茶如聽琴三弄,避事能安屋一椽。詩近苦修無俗韻,命逢華蓋轉斯年。芒鞋幾日過春雨,古峪探花倍可憐。(作者:菊斋 偶然和尚(网名,非僧人)西历2015年3月12日)
吾步韵之二阙如下——
其一 步韵菊斋中人七律“栖迟简傲语纷纷”(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2013年12月3日)
西沉日暮絮纷纷,千骑寒云北阙军。疾笔力书风峻朔,青山和璧气微醺,前陈世事谁言卜,后往诸生我识君。莫谓伤心均旧吏,惊雷将起势氤氲。
其二 步韵菊斋中人七律“栖迟简傲语纷纷”(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2015年3月19日)
風雨晦明故未眠,誰人香沁篆爐煙,梅花煎水笛三弄,卦卜银錢得一椽,總道修心無俗韻,於云靜慧在斯年,庭前野菊霜猶浸,草畔寒蟲獨可憐。
  吾于菊斋论坛曾见辽东于文政君作五言古风十则,吾择四则步韵之。其中菊斋辽东于文政一则为——
《抒怀兼示冰砚四首》之一  (作者:菊斋辽东 于文政)
之一
学诗固非易,舍诗生胡为。吾闻黄山谷,学杜步相随。正法须在握,旁门方可窥。所造或未深,急成必有亏。群峯譬诸夏,太岱为皇羲。如欲臻大道,先贤宜可追。我有玄妙诀,此意当语谁。
菊斋辽东于文政君“学诗固非易,舍诗生胡为”之言未免生涯太简。其时,吾正计划创作《神都武曌、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篇》,以为太平公主当时之文坛高手如云,上官婉儿之文才大抵相若于武曌武则天皇帝,至于当时之太平公主,少有诗篇传世,惟孤句《全唐诗卷二 中宗皇帝 景龙四年正月五日移仗蓬莱宫御大明殿会吐蕃骑马之戏因重柏梁体联句》“无心为子辄求郎”,然此句典重花台,譬若楼子。占尽身份,言语显贵。故吾于《神都武曌、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篇》总开篇诗即步韵菊斋辽东于文政君此诗,以示文则之在于《神都武曌、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篇》之原创作者之吾也。
步韵菊斋中人五古诗则篇以示文则之不在黄杜之在吾也、《神都武曌、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篇》总开篇诗(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2013年10月28日)
豈可言無聲,舍此成無為,山中草木徑,見說菊亦隨。文則終在握,閑閑安可窺,夫子斯之意,鬱鬱莫雲虧。芍藥君子約,墨色匠心規。不過寸心度,來者或期追。誰兼秋清月,與言將與誰?
吾又步韵辽东于文政君作五言古风十则之又一阙以为《神都武曌、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篇》之《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又一篇首诗。以为吾之此作《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中太平公主未带秦吉了往洛阳时,于洛阳想起秋风秋雨愁满怀之秦吉了之戏笔。
    步韵菊斋中人五古诗、兼戏笔太平公主未带秦吉了往洛阳时,于洛阳想起秋风秋雨愁满怀之秦吉了之心情、《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开篇诗(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2013年10月28日)
落落心寡合,風聲間與遇。淡淡秋意盡,月下秋蟬樹。無為終過客,誰來言複去。岸側秋蘆荻,披衣清夜駐。黃葉是搖落,楓青徵未語。昨日雁南歸,懷君兼尺素。聞曰竟相思,默默天欲曙。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以上是吾步韵菊斋中人七律、五言古风之诗作。足以睥睨群雄。让您知道。
您文才震烁古今之女性友人,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于,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1-22 20: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22-1-22 21:42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22-1-17 02:26
穆問书信集 五十二 吾步韵菊斋中人之七律、五言古风诗作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历来评论家以为一个人 ...

穆問书信集 五十三  菊斋诗词论坛、吾步韵菊斋李梦唐君《咏史》诗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今载已经西历2022年,菊斋事早过眼烟尘。记得2009年12月17日吾初至菊斋诗词论坛之日。菊斋诗词论坛除却两位女管理员孟依依、秦月明之外,菊斋诗词曲联版主还有一位且生且长且工作居住于中国台湾的梅斋版主。菊斋诗词曲联版介绍梅斋版主为台湾某中学国文男教师。究底人物如何,吾未打听过,故不详知。台湾籍梅斋君挂菊斋诗词曲联版主日久,便有菊斋孔捷生君约十载前元旦作诗曰《元旦二首(之一)寄梅斋词长 作者:菊斋 孔捷生》“每為談詩久駐輈,梅邊柳外踏青疇。旗亭人唱王之渙,長笛聲飛趙倚樓。不覺虛舟橫野渡,何時卜築近滄洲。菊齋自隱雕龍客,獨向空山憶解裘。”
菊斋诗词论坛人仕众多,除却菊斋诗词曲联版台湾籍梅斋版主外,还有长期客居德国的荀四夔学者,亦有国内各大文学诗词论坛版主,譬如天涯论坛诗词版主种桃诸人,中华诗词研究院的研究员李子、周穆王檀作文等亦曾常来。往来菊斋之大陆体制内公务员亦不在少数。譬若河北任丘籍、1987年由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毕业,入职中国新闻社摄影部,中国新闻社编委、摄影部原主任原名宗金柱网名李梦唐君,李梦唐君生于1964年11月,2016年9月16日在北京因病去世。诗风纵横捭阖,极具气象。李梦唐君曾于菊斋诗词论坛贴其《咏史》诗曰——
咏史 作者:李梦唐,中国新闻社编委、摄影部原主任原名宗金柱
高阁垂裳调鼎时,可怜天下有微词。覆舟水是苍生泪,不到横流君不知。
风格高古,为时人所重,网络哄传。
吾有步韵李梦唐君此诗亦咏史曰——
步韵菊斋李梦唐君咏史诗兼咏史曰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聋瞽偏逢病树时,不闻深寺海棠词。汉家冷节禁调鼎,蹴踘安陵胡不知。

李梦唐君于菊斋唱和极多,其《奉和持之兄见赠兼答依依 作者:李梦唐》、《与孟依依约赋戒台寺牡丹时方暮春花谢殆尽先成三章以寄作者:李梦唐》、《病中一首答谢秦紫箫、秦月明、看朱成碧见赠 作者:李梦唐》中,所言持之兄,即菊斋现代诗歌版主江西籍持之君也,所言依依即菊斋女管理员孟依依,所言秦月明即菊斋另一女管理员法学女博士后秦月明是也。至于秦紫箫、看朱成碧,皆菊斋中人。
与孟依依约赋戒台寺牡丹时方暮春花谢殆尽先成三章以寄 作者:菊斋 李梦唐
其一
山中法雨洗繁华,何似当年帝子家。谁可从容如释子,口持戒律赏名花。
病中一首答谢秦紫箫、秦月明、看朱成碧见赠 作者:菊斋 李梦唐
病久如鸿陷网罗,盖棺他日意如何。杜郎览镜预知命,高适封侯始作歌。
把酒衣冠清吏少,看花伴侣逸人多。平生倾盖满天下,不墓谁能挂太阿。
奉和持之兄见赠兼答依依 作者:菊斋 李梦唐
兰若花开便赋诗,枯荣争似谢家池。海棠不待丁香至,已具空王指上姿。
吾步韵菊斋中人诗词极多,吾曾作《用菊斋李梦唐君《奉和持之兄见赠兼答依依》韵字作作诗赋海棠春睡醉卧芍药裀之史湘云》、《用菊斋李梦唐君《病中一首答谢秦紫箫、秦月明、看朱成碧见赠》韵字写为文有失典雅之风久矣之患》曰——
用菊斋李梦唐君《奉和持之兄见赠兼答依依》韵字作诗赋海棠春睡醉卧芍药裀之史湘云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芍药可言海棠诗,清平调似谢家池,绮年名士娇憨至,最具容妃指上姿。

用菊斋李梦唐君《病中一首答谢秦紫箫、秦月明、看朱成碧见赠》韵字写为文有失典雅之风久矣之患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不重斯文雉远罗,太宗擢借枝义源何。初唐典丽工容色,元末清奇漱玉歌。南渡衣冠采采胜,《秋风》汉武碧云多。风烟绮疏隐层阙,谁可兰凋无有阿。

大约笔墨之道,典质不可少文。夏商之章,高古典重,远胜《尚书》端方。初唐文采,绮艳宫体,不失盛世气象。故为文也,可典丽,可冲淡,可疏野。惟不可少文章。
汝意如何?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愿您于研究经济学之余,亦偶尔言及诗歌。
为文可高古、可典丽之您之女性友人,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于,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2-3 16: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22-2-3 16:59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22-1-22 20:37
穆問书信集 五十三  菊斋诗词论坛、吾步韵菊斋李梦唐君《咏史》诗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今载已经西历20 ...

穆問书信集 五十四 吾之《立春前数日寒凉甚甚亦不出赠小狸奴梅花君诗一、二》、壬寅伏虎惟倚天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今冬不知为甚,本来有些冬暖之意。时近立春,又返寒了。吾之江西九江市区自住宅屋吾所居书卧房内温度惟摄氏8度左右,寒凉甚甚。闭门读书之吾,完全不是金代刘仲尹《不出》诗所曰“好诗读罢倚团蒲,唧唧铜瓶沸地炉。天气稍寒吾不出,氍毹分坐与狸奴”之天气稍寒境况。但喜尚有羊毛呢毡也即氍毹之属,亦不致处南宋陆游《赠猫 其二》“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惭愧家贫资俸薄,寒无毡坐食无鱼”窘况。
故吾可以步韵此金代刘仲尹《不出》诗、南宋陆游《赠猫 其二》诗为作《立春前数日寒凉甚甚亦不出赠小狸奴梅花君诗一、二》曰——
   立春前数日寒凉甚甚亦不出赠小狸奴梅花君诗一、二(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暖松伏火宜香蒲,寒日未曾燃地炉。孰可相携共不出,梅花君曰小狸奴。
梅花君曰小狸奴,不识蓝屏万卷书。何故氍毹汝恨薄,新年食肉未曾鱼。
吾所步韵之金代刘仲尹《不出》“好诗读罢倚团蒲,唧唧铜瓶沸地炉。天气稍寒吾不出,氍毹分坐与狸奴。”南宋陆游《赠猫 其二》“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惭愧家贫资俸薄,寒无毡坐食无鱼。”
总之大约冬寒之日,裹羊毛呢近火炉取暖不出甚佳。吾一生从未养得猫狗。惟吾自购之手工瓷器中有腹部雪白略丰腴小黑猫之图影形,约等于前数年吾原创日记体历史小说《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中吾所写太平公主所有之蓝眼珠腹部雪白略丰腴小黑猫狸奴梅花君又名玉奴君狸奴儿。故吾所作此《立春前数日寒凉甚甚亦不出赠小狸奴梅花君诗一、二》所写小狸奴梅花君即前数年吾原创日记体历史小说《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中所写太平公主所有之蓝眼珠腹部雪白略丰腴小黑猫狸奴梅花君又名玉奴君狸奴儿也。
因吾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称吾之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您要知道,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将任何一汉字译为英文,OR,译作中文,皆需精准。就是说,有那个腔调。譬若吾选择译吾之姓石字之时,吾就选择了代表汪洋大海边悬崖峭壁之石的De Cliff。而在将此DeCliff再音译作中文以为吾自己的工作室之名时,吾选择德克里弗、德克里府这两个最代表某种风范的或府邸名之字词。至于吾选择翻译吾之一法文笔名Iris,吾将此法文名Iris音译作薆蕊獅,而吾之中文笔名穆問、穆梅,吾将其音译作英文的Mu Miy Rose,吾之又一法文笔名CoCo De Vane,吾将其音译作蔻蔻德渂。凡此之吾之种种音译或意译之译作,完全显示了吾本人于此文字翻译领域之可说是海内唯一之顶尖水准之极卓越之可骇人眼目之吾之才华。
说道吾之工作室,之所以吾用竹斋之名,当然是因为爱竹,《康熙字典【未集上】【竹字部】》曰:【竹譜】植類之中,有物曰竹。不剛不柔,非草非木。小異空實,大同節目。“小異空實,大同節目”准确的解释当然是夫竹之大體多空中而時有實十或一耳故曰小異然雖有空實之異而未有竹之無節者故曰大同”。竹之不刚不柔,最称吾意。所谓过刚则易折,过柔难器用。况凡一春、一夏,未有草木不繁茂者,至一秋,亦有秋华。惟一冬时,暴雪不凋者,惟苍松、绿竹、红梅也。
故吾爱绿竹,所以谓也。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日将壬寅年立春,当然应循例作诗,吾赠自己的诗是——
壬寅年将立春自赠(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伏虎壬寅惟倚天,艾年折桂不归田。高眠未是山中客,吾固非仙君固燕。
文学、文字翻译领域皆顶尖之您之女性友人,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于,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2-20 01: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红梅 于 2022-2-20 01:52 编辑
石红梅 发表于 2022-2-3 16:36
穆問书信集 五十四 吾之《立春前数日寒凉甚甚亦不出赠小狸奴梅花君诗一、二》、壬寅伏虎惟倚天 亲爱的穆勒 ...

穆問书信集 五十五 吾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五阙、盛唐末韦应物《三台词》、北宋晏殊《浣溪沙》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正月元宵节时候,吾没有饮酒。不知今载雨水节气,反阴冷起来。春节间禁止爆竹本已许些年载,于吾所居江西九江市区真正成功,实乃近二三年之事。吾近日所购诸物中,以4mm毫米宽之足银片自设计制作足银发箍自用,算较简之约发法。因已自用可知,若以8mm毫米-1cm厘米宽之足银片设计制作更宽些许之足银发箍,亦当不致易滑落。约发之事,简要谓为一法。是静素意之最得中者。
元春正月,闭门静读诗书之时,亦可以为诗词。故吾闲来步韵晚唐温庭筠最负盛名之《南歌子》小令五阙云——
南歌子 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五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一 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懒拂鸳鸯枕》(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扫罢珍珠枕,交合十二裙。橙子近炉熏。《会元》金鸭切,偈思君。
二 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手里金鹦鹉》(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柏树停鹦鹉,梧桐息凤凰。门下少臣相,蜀中谁得与,罢鸳鸯。
三 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倭墮低梳髻(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钿结郎梳髻,宫样小玉眉。要得两相思。口脂金粟尽,百花时。
四 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似带如丝柳》(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薄絮清尘柳,娇颜谢落花。珠履线丝斜。《易》《书》时近暮,出无车。
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 脸上金霞细》(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蕊蝶纨丝细,香囊绣线深。王谢锦衣衾。已闻莺百啭,感君心。

附:南歌子(作者:晚唐 温庭筠)
懒拂鸳鸯枕,休缝翡翠裙。罗帐罢炉熏。近来心更切,为思君。
手里金鹦鹉,胸前绣凤凰。偷眼暗形相。不如从嫁与,作鸳鸯。
倭墮低梳髻,連娟細掃眉。終日兩相思。為君憔悴盡,百花時。
似带如丝柳,团酥握雪花。帘卷玉钩斜,九衢尘欲暮,逐香车。
脸上金霞细(句),眉间翠钿深(韵)。欹枕覆鸳衾(韵)。隔帘莺百啭(句),感君心(韵)。
●●○○●      ○○●●○     ○●●○○     ●○○●●     ●○○

盛唐末词人已多,吾亦曾步韵盛唐末词人韦应物《三台词 冰泮寒塘始绿》——
三台词  步韵盛唐末韦应物《三台词 冰泮寒塘始绿》(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千鹤西京草绿,簟文枕罢归生。歌扇池台间事,易矣清斋有情。

附:三臺詞(作者:盛唐末 韦应物)
冰泮寒塘始綠,雨餘百草皆生。朝來門閭無事,晚下高齋有情。
○●○○●● ●○●●○○(韵) ○○○○○● ●●○○●○(韵)

南宋王灼《碧雞漫志卷二》曰:晏元默公長短句,風流縕藉,一時莫及,而溫潤秀潔,亦無其比。所言晏元默公,即《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之北宋晏殊也。北宋以降诸人所填《浣溪沙》中,晏元献公此阙《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最工,尤清丽宛转。吾填《浣溪沙》既多,闲间亦及此阙——
浣溪沙 步韵北宋晏殊《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翡翠寒生酒一杯,秋宫竹下旧亭台。隔帘相问几时回?  菊鹤可随青叶去,鹧鸪不肯德恩来,九重间阁独徘徊。

附:浣溪沙(作者:北宋 晏殊)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迴?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韵) ◎○⊙●●○○(韵) ⊙○◎●●○○(韵)   ⊙●◎○○●● ◎○⊙●●○○(韵) ◎○⊙●●○○(韵)

填词之事,其实甚为简单。譬若去载秋天,菊花落了。花落之事,亦为简单。中唐王建《三台》词曰:“树头花落花开,道上人去人来。朝愁暮愁即老,百年几度三台。”说的就是此意。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雨水过后,草木萌生,东风解冻,鸿雁归来。通常雨水之日,乍暖还寒。去载者般,今载者般。惟愿昨朝冷,今朝寒,明朝暖。
您正御寒之女性友人,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于,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2-2-28 19: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2-2-20 01:34
穆問书信集 五十五 吾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五阙、盛唐末韦应物《三台词》、北宋晏殊《浣溪沙》
亲爱的 ...

穆問书信集 五十六 吾步韵北宋苏轼《浣溪沙》两阙、北宋晏几道《临江仙》《生查子》、北宋周邦彦《满庭芳 风老莺雏》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上次吾与您看吾步韵晚唐温庭筠《南歌子》五阙、盛唐末韦应物《三台词》、北宋晏殊《浣溪沙》。您以为吾步韵晚唐温庭筠之《南歌子》五阙,确当得起富艳精工、典丽雅正之则。至于吾步韵盛唐末韦应物之《三台词》、北宋晏殊之《浣溪沙》,未免近乎浓荫之绿、或秋深菊叶之色了。
吾上次言道吾填《浣溪沙》既多。提到《浣溪沙》,历朝词人填《浣溪沙》,北宋东坡居士“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最旷达,其另阙“上黨從來天下脊,先生元是古之儒,時平不用魯連書”亦磊落。吾曾步韵此两阙北宋东坡居士之《浣溪沙》——
浣溪沙 步韵北宋苏轼《浣溪沙》两阙(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一 步韵北宋苏轼《浣溪沙 山下兰芽》(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桃李不言下自溪,寻常草芥似污泥,蜀人莫听子规啼。    木本不宜枝叶少,上材岂肯覆流西。乐堂今载奏黄鸡。
二 步韵北宋苏轼《浣溪沙 门外东风》(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草木时常沾湿裾,衣冠之事赖三吴,出无车说食无鱼。  非予谁人天下脊,典坟总称古之儒。帝师之用得吾书。
附:浣溪沙 遊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作者:北宋 苏轼)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淨無泥,蕭蕭暮雨子規啼。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
浣溪沙 送梅庭老赴上黨學官(作者:北宋 苏轼)
門外東風雪灑裾,山頭回首望三吳,不應彈鋏為無魚。 上黨從來天下脊,先生元是古之儒,時平不用魯連書。
◎●⊙○◎●○(韵) ◎○⊙●●○○(韵) ⊙○◎●●○○(韵)   ⊙●◎○○●● ◎○⊙●●○○(韵) ◎○⊙●●○○(韵)
为北宋晏殊子晏几道《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有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正堪北宋晏殊《浣溪沙一曲新词》“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匹敌。且晏几道《生查子 金鞭美少年》一阙,“无处说相思,背面秋千下”,多以为有思致。故吾步韵此晏几道《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生查子金鞭美少年》云——
临江仙 步韵北宋晏几道《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仙寿恒昌之锁,锦帘玉帐低垂。花朝春日欲来时。牡丹花下立,《翡翠集》英飞。  似得当年初见,浅黄宫字轻衣,六弦琴上与相思。谁言凭藉在,花落更无归。
附:臨江仙一首(作者:北宋 晏幾道)
夢後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絃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 ⊙○⊙●○○ ○○○●●○○ ●○○●● ⊙●●○○   ⊙●◎○⊙● ◎○⊙●○○ ◎○○●●○○ ○○⊙●● ⊙●●○○
生查子 步韵北宋晏几道《生查子金鞭美少年》(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况复之少年,行乐销金马。柳飞撷花人,绣被合欢夜。  今日麽生来,明日桃花谢。说与汝相思,秦吉了笼下。
附:生查子一首(作者:北宋 晏幾道)
金鞭美少年,去躍青驄馬。牽繫玉樓人,繡被春寒夜。 消息未歸來,寒食梨花謝。無處說相思,背面鞦韆下。
 ◎◎◎⊙⊙ ◎●○○● ◎⊙●◎○ ◎●○○●  ◎◎◎⊙○ ⊙●○○● ⊙●●○○ ⊙⊙◎○●
    北宋诗词家作,常有提及吾现长居之江西九江市者。譬若北宋周邦彦《满庭芳 风老莺雏》“凭闌久,黃蘆苦竹,疑泛九江船”之九江,即是也。吾曾步韵此北宋周邦彦《满庭芳 风老莺雏》曰——
满庭芳 步韵北宋周邦彦《满庭芳 风老莺雏》(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
檐树归雏,阁间栀子,夏荫蝉噪清园。二龙潭近,清水若清烟。苔老沉鱼自乐,鸟声外,鸣石溅溅。停阶久,松针落竹,忽报九江船。  为年,如紫燕,无归入海,偷共榆椽。意岂思身外,多欲樽前。谁使诗书谢客,怎堪听,远地繁弦。斋屏畔,熏衣簟枕,为予醉时眠。
附:滿庭芳一首夏日溧水無想山作(作者:北宋周邦彦)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佳樹清圓。地卑山近,衣潤費爐煙。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淥濺濺,凭闌久,黃蘆苦竹,疑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脩椽。且莫思身外,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絃。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時眠。
总之步韵之道,意思反正之举。较之清歌曼舞,各其姿态。此予闲来小乐。至于您,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研究经济学之余,若研究社会学。譬若研究荣格者,研究卢梭。各其参悟也。
雅擅经济学遑论社会学之您之女性友人,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于,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身份证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Iris薆蕊獅,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Or,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22-6-30 22:37 , Processed in 0.02715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