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840|回复: 63

穆問书信集(作者:女,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3 15: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穆問书信集
本书信体小说《穆問书信集》之作者亦即本书信体小说《穆問书信集》之女主人公为中国籍汉族女性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原创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本书信体小说《穆問书信集》力图以跨越欧洲中世纪直至当今Mordern世界的时尚笔致,触及美学、经济学、法学、及珠宝服饰类指南,此Mordern人生。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 穆勒尔Moral姑娘与涉外伦理、及涉外法律关系学
穆勒尔Moral先生:
就法律之本质而言,吾不得不写一缄书给您,严肃地与您探讨一下《穆勒尔Moral姑娘与涉外伦理、及涉外法律关系学》的关系。如您——穆勒尔Moral先生,定将于某时刻将您之意识之本体关注到吾此缄书上般——别介意,吾这般讲,不过是与您开一个完全不适当、但也完全无关大雅之玩笑。穆勒尔Moral先生啊,穆勒尔Moral先生,既然您名穆勒尔Moral,恕吾直言,吾就可以开这个玩笑。因为某种本质上,吾——穆梅,就是位穆勒尔Moral姑娘。当然如果吾将吾之名穆梅音译为Moral May,这样好像见到吾,就见到了穆勒尔Moral仲夏天,恐怕世上无人喜欢吾这般样用起名之方式自我吹嘘,以图注目。所以,算了,吾不这般样音译吾之名穆梅——所以您看,就如您,穆勒尔Moral先生,是位上等绅士般,吾也是位最上等Lady,完全不欺负您本人其实完全不懂得甚麽穆勒尔Moral主义与涉外伦理、及涉外法律关系学的关系。
好罢,无如何,穆勒尔Moral先生,今日吾正闲暇,让吾写这缄书给您这好人儿,您这好绅士,让吾们聊聊这个甚至牵涉到世界范围内国际政治伦理学之话题——穆勒尔Moral主义与涉外伦理、及涉外法律关系学的关系。
穆勒尔Moral姑娘在“主中馈以治内”时,当然绝不止于翼盐梅。天下之士皆极道高明,能否中庸就很难说。吾中国之于日本国之关系,从来饱受伦理主义者鞭笞。只要看日本国皇室毫不犹豫地将吾中国公元1000年左右的宋朝皇室之后妃服饰纹样作为日本国普通百姓最素朴之棉麻布纹样看来,日本国人丝毫不欢迎吾北宋皇室。且有意羞辱之。所以您看,中日两国夹缝之间的穆勒尔Moral姑娘有多为难,不用吾说,您可想象。
如果您,穆勒尔Moral先生,还需要一个好比方,吾就讲讲日本国最自以为可傲人俳句——其实就是一句话,容易极了。穆勒尔Moral先生呀,如果人只说一句话,当然容易隽永。就像吾如果对您说:
穆勒尔Moral先生,您的头发有些白了。
您看,这是极寻常一句话。但是,穆勒尔Moral先生,这句话,如果以加粗黑体,5号字,最深油墨色,清晰打印在一张浓白——吾是说浓白,不是泛黄的那种怀旧诗题才用的纸——浓白厚茧纸上。还有,那个叫做甚麽?多少开的厚茧纸大小,可能就是32开,1/32。您看,32开浓白厚茧纸上,就打印一行字,仅仅一行——
穆勒尔Moral先生,您的头发有些白了。
看起来,就活脱脱像一则诗。而且您只要仔细阅读三遍以上,就会情不自禁觉得,这简直是此世上最上好的诗,有主人公、有感慨、有最细微情节描写、甚至还有丝许怜惜,最浓烈感情色彩。这个,就是日本国俳句。真的,穆勒尔Moral先生,日本国人经常信誓旦旦言语,日本国文学极高明之处。真令吾无法理解啊。
对不起,吾忘记主题了,穆勒尔Moral先生,吾得谈伦理学。还是谈伦理学。吾中国与日本国间之关系,如果不是从最讲究穆勒尔Moral的考虑到各国的Humanitarianism出发,或者从理解了各国的Humanism出发,其实,很难有坚实阶基。
而世界任一国之国间法律,皆如是。
所以您看,这个所谓《穆勒尔Moral姑娘与涉外伦理、及涉外法律关系学》的关系,其实不过一句话。就像吾刚才打的好比方,如果以加粗黑体,5号字,最深油墨色,清晰打印在一张浓白厚茧纸上。32开浓白厚茧纸上,就打印一行字,仅仅一行——
穆勒尔Moral先生,您的头发有些白了。
仔细读三遍以上,您就会情不自禁觉得,这句最简单的话简直活脱脱是世上最上好的诗。
哲学、伦理学、政治社会伦理学,如果讲得像日本国俳句,皆这般样。
好罢,穆勒尔Moral先生,鉴于吾已解释清楚穆勒尔Moral主义与涉外伦理、及涉外法律关系学的关系。吾再来解释一下吾名穆梅之英译——MuMiy。正如您知道,吾是位百分百中国且纯正汉族血统的Lady,所以,吾之名穆梅译为英文时要保留些中文腔,只要读音接近就好。这样不致于让外国人以为吾是位London小姐。如果您在英文字典里找不到Mu、Miy,正合吾意。因为在全世界,您也找不到一个哪怕有一丁点欧洲血统的吾。吾是位纯粹的不折不扣的中国Lady,这一生还未去过异国哪怕一次。吾喜欢在本国——中国居住。坦率讲,在吾看来,远飘异国简直是下地狱。怎麽说来着,用英语,一个中国Lady,如果漂流异国,简直就是在Unadulterated Hell中煎熬——而且熬不出头。
好罢,外国人听吾这般样说一定气死了。吾才不管,自己高兴就好。穆勒尔Moral先生,但愿您知道,您是位吾中国纯正汉族血统的Gentleman,希望您对您因某种莫名其妙虚荣心,起的英文名穆勒尔Moral有所瞭解。
您看吾多麽友好,居然告知您这些,使您知道,所谓穆勒尔Moral主义与涉外伦理、及涉外法律关系学的关系。
愿您安好。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推荐您读吾作的《穆勒尔Moral姑娘与涉外伦理、及涉外法律关系学》。
这个春天,吾居院庭山节子开了,折枝寄给您。
                     您最真挚的友人:穆梅(穆問) Mu Miy。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1-30 21: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穆問书信集
二吾之愿求闻达、吾之53cm厘米巴掌腰之正截面尺寸之于肩部比1/2,某1994年出生德国、韩国混血钢琴演奏家吉娜爱丽丝吹嘘身材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收到您回信,您居然嘲讽吾,说吾就是学贯中西、胸廓四海,也未见吾求闻达于天下,真是浪费吾之德才,况且不求闻达天下者,恐腹内有些草莽,不然如何喜欢隐于江西九江市区这般中小城市?
吾只能说吾最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啊,您大大地错了。吾自负天下大才,一生皆志于天下大名,从不曾以为隐居于江西九江市区乃吾之最终心愿。吾于2010年三十八周岁之时,便翼望天下之名,自以吾之诗词小说散文翻译皆远甚于天下文学诸公,吾于经济法律政治史学等非文学类之事物又皆有极卓异之见解,可以求名于天下。况且文学远在吾之下之台湾余光中先生以乡愁诗人闻达于诸侯,吾自然应当更进数步以上,方为合理。惟至今时今日,也就是说直至西历2021年1月30日,吾尚未得到任何国家级之邀约,此吾心头之最大恨事。然吾很有耐心,吾会等待下去,看何时天下有识得吾这位汉族女性大文豪兼大学问家者。
对了,还有一件不得不向您解释之事。亲爱的穆勒尔Moral,您上次见到吾系腰带时,似乎觉得吾系的厚帆布腰带有些奇怪,因为腰带明显有改制过痕迹。这个吾需要详细解释一下。
无论吾在哪里买腰带,吾发现无一例外,女性腰带常规F码,不会少于68cm腰带孔。对此吾深感失望,因为每腰带孔间距2.5cm,如将腰打孔到吾适宜的53cm腰带孔,吾得打一堆孔,还得剪掉皮腰带的一部分,以免看起来不够美观。为此吾将吾原有的两条皮腰带都重新打孔了一堆,并且剪掉了挺长一段皮子。当然有一条腰带吾只是打孔了一堆,却没有剪短,因为腰带尾端不好处理,结果腰带长得不像话。后来吾想了个法子,吾买了好些厚帆布腰带,将厚帆布剪短,然后再将剪短至合适53cm腰围的厚帆布重新作在腰带扣上,这样吾就有很多条适宜吾53cm腰带围的厚帆布腰带了。
——吾这样说,希望您真能听懂。亲爱的穆勒尔Moral,您要懂得,腰带的全长等于腰带围加尾端长度。譬如说吾腰带围53cm,再加上适宜的最长尾端20cm长度,则吾腰带全长不能超过吾腰带围53cm加上尾端20cm。您懂得了?寻常哪怕最短的腰带全长也在80cm以上。所以,吾买来腰带使用前都得剪短,无一例外。
吾大约已经解释清楚了为何吾必须改制吾所有腰带之缘由。现在,顺便再告诉您个时尚界也许用的着的可能只有吾知道的尺寸——吾精通各种尺寸。亲爱的穆勒尔Moral,并且愿意让您知道。因为,就像吾以前说的,这是个乐子。对您吾都如此,是个乐子——就像吾说的,亲爱的穆勒尔Moral,吾腰带围53cm。通常而言,正圆的53cm,标准直径应该为53cm/3.1415926,约等于16.9cm。由于人体结构主血管经脉乃上下纵态,腰部内脏之分布、及内脏体态乃扁状非球体。故此,人腰部系上腰带后形成的通常非标准正圆,而是近似正圆的椭圆。而且,腰带本身还有厚度,吾现在系的厚帆布腰带厚度0.4cm,两侧相加厚度为0.4cm+0.4cm,再加上正圆16.9cm,等于=17.7cm。也就是说,接近18cm。这个,就是吾腰带围53cm直径16.9cm再加腰部两侧腰带本身厚度0.4cm+0.4cm的直径尺寸,接近18cm。而女性手掌一巴掌大约长18cm,所以,当吾将吾手掌横放于吾腰部腰带围53cm上时,正截面正好一巴掌。这个,就是腰带围53cm正截面一巴掌腰。
同时,有些帆布腰带较薄,厚度约0.25cm。如果这样,就是吾腰带围53cm直径16.9cm再加腰部两侧腰带本身厚度0.25cm+0.25cm的直径尺寸,等于=17.4cm。由于人腰部系上腰带后形成的通常非标准正圆,而是近似正圆的椭圆。同等圆周尺寸时,长直径正圆最短。所以,通常而言,腰带围53cm,近似正圆之椭圆之长直径大于16.9cm。如此,吾腰带围53cm长直径大于16.9cm再加腰部两侧腰带本身厚度0.25cm+0.25cm的正截面直径尺寸,也应大于17.4cm。
更重要的是,女性上衣国际标准码S36、M38、L40,此之尺寸,就是S小码肩宽正截面36cm厘米,M中码肩宽正截面38cm厘米,L大码肩宽正截面40cm厘米。而53cm厘米巴掌腰之腰带围正截面18cm厘米,相对于S小码肩宽正截面36cm厘米,正好1/2,也就是一半。若相对于M中码肩宽正截面38cm厘米,甚至不到一半。所以,很清楚,您无论何时看见一位真正的53cm厘米腰带围之巴掌腰女性,应该腰部看来只有肩部一半以下,方才合理。
就是这个尺寸。亲爱的穆勒尔Moral,很少人知道。但是,吾告诉您了。您聊赖时,可以告知您那些时尚界友人。
还有一件可以告知您知道以为消遣之事是,吾乃腰带围53cm厘米巴掌腰。然吾近日阅2019年之旧新闻,有某1994年出生混血儿钢琴演奏家吉娜爱丽丝居然亦自称53cm厘米腰,然此某1994年出生混血儿钢琴演奏家吉娜爱丽丝系腰带之时,腰部至少在肩部比例3/5,也就是说,顶多是A4腰也就是63cm厘米腰。至于此某1994年出生混血儿钢琴演奏家吉娜爱丽丝怀孕九月之时,腰部至少已经在110cm厘米以上。娱乐圈演艺人员喜爱电脑P图以瘦身材,哗众博取眼球,此无人不知之常事。然若此某1994年出生混血儿钢琴演奏家吉娜爱丽丝公然吹嘘腰围尺寸,实非体面。幸此某1994年出生混血儿钢琴演奏家吉娜爱丽丝乃德国、韩国之混血,非中国血统之人。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演艺界漫天吹嘘,可笑可悲之至。
您真诚之美丽之挚友:穆梅(穆問) Mu Miy。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2-6 19: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1-30 21:08
穆問书信集 二吾之愿求闻达、吾之53cm厘米巴掌腰之正截面尺寸之于肩部比1/2,某1994年出生德国、韩国混血钢 ...

穆問书信集
三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De Cliff德克里弗及其他(上)
穆勒尔Moral先生:
收到您回信。真好。您居然向吾道歉了,这个道歉在吾看来完全谈不上真诚,其实,也称不上友好。不过,总算有个道歉。而且,您还特别冒昧向吾请教,何以吾自名穆梅Mu Miy,您记得吾原名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亦名绿竹,亦名若兰,好像还曾笔名紫木——吾2005年还是2006年向出版社投稿时候。
好罢,穆勒尔Moral先生,您记性真好。确是这样,吾曾笔名紫木,虽然吾用紫木这笔名在十数年前,不过确实如此。考虑到一个人总得真实面对自己所有一切。所以,吾不介意承认这个。
至于穆勒尔Moral先生,您这般样好奇吾何以自名穆梅Mu Miy,虽然您这样问似乎带点很不得体讽刺。吾全不在意。吾愿意告诉您知道。因为吾是个好人,也有耐心——
原因及理由如下,吾之名穆梅Mu Miy:
1、这里有个吾中国古老起名原则,其实上古老之一时候,吾中国人姓氏于名之后,在最末尾。如果您记得这个,当然您不记得吾毫不奇怪。因为您——穆勒尔Moral先生,毫无学问,虽然爱好念书。但成绩差极了。至少文言文如此。而且,从您没有读过外文专业这点分析看来,您英文一定也不够好。因为您肯定没有考过专业英语。至于您吹嘘您英语是吾中国有英语非专业四、六级、专业四、八级考试以来的六级水平,而且,鉴于所有人都说专业英语四级几乎等同于非专业六级。您以为您英语已够好了。
吾对此只能说您是个自吹自擂者,而且毫不脸红。因为英语六级简直等于小学生还没毕业。不信您用英文写篇演讲稿试试。LOW极了。真的,就是您装得比现在更像个英文学者一千万倍,您也不行。真的。
吾这样说您别生气,穆勒尔Moral先生。在学问这点上谁都一样,都差极了。吾就常说吾自己毫无学问,真的,只是吾特别爱好读书。但是,吾,学问差极了。吾需要学习世上一切学问,因为学海无涯。您其实也如此。所以,吾没有贬低您。真的,穆勒尔Moral先生,您别生气,请喝杯羊奶。都说羊奶比牛奶好。
好罢,穆勒尔Moral先生,这里探讨您英文水平好像扯远了。吾还是来说吾之名穆梅Mu Miy。因为吾原名石红梅,又改名石淇文。吾就寻了个上古老之开心,好展示下吾之文言素质,选了吾原名石红梅的梅字作名之后姓氏。
2、穆。如果您见过甲骨文的穆有多美好。因为穆本义之一就是美好。而且穆字一边有禾,就是说,一定有成熟之物。一边似乎像朵花,就是说,吾,将会春华秋实。下三斜画表示章文美好。最重要是,穆还有威仪穆穆之义——
《康熙字典【午集下】【禾部】穆》又【廣韻】美也。【詩·大雅】穆穆文王。【爾雅·釋詁】穆穆,美也。【疏】語言容止之美盛。……又多也。【禮·曲禮】天子穆穆。【疏】穆穆,威儀多貌。
总之美好极了。所以吾用穆梅Mu Miy这名字。不像您——穆勒尔Moral先生,用穆勒尔Moral这名就为标榜自己。吾只是觉得穆梅Mu Miy,本质上是大文豪名字。真的,穆梅Mu Miy这名读起来,很容易让人觉得名字主人是个大文豪。而吾就是个大文豪。所以吾用穆梅MuMiy这名,以与吾文学水平相称。
穆勒尔Moral先生,您来信还称,吾之名穆梅Mu Miy,还应添上Rose,因为就像世人常歌咏的——如果玫瑰名不为Rose,怎能让人觉得其芬芳?好罢,出于对您,穆勒尔Moral先生之尊重,吾名将为穆梅Mu Miy Rose。
穆勒尔Moral先生,考虑到您对吾所有各类名姓如此好奇,吾耐烦告诉您,吾还有法文名CoCo DeVane蔻蔻德渂,及以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命名之工作室。
兹解释吾之此法文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及Studio De Cliff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或其他,如下:
一、吾之此法文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
CoCo De Vane,音译蔻蔻德渂。
穆勒尔Moral先生,您要知道,法国化的意大利式Barocco巴洛克、及粉色系法国式的Rococo洛可可,Barocco巴洛克的co、Rococo洛可可的co,两个co加起来就是两个C皆大写CoCo蔻蔻,而不是只一个C大写Coco。这有区别,您当懂得。这种不一样,细微处微妙不同,对您,穆勒尔Moral先生,当很容易体会
而且吾爱Rococo洛可可,其实更爱Barocco巴洛克。至于更爱Barocco巴洛克的理由,原谅吾,这里先不作解释。以后吾再同您说。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De,从,的,即汉语之的意思。当然法语De姓氏含义里有贵族徽征。但是,吾其实不在意这个,真的,吾不在意。反正吾看来本就像个不折不扣贵族。
至于Vane,英文意风向标,叶片。法文音译文或渂。
De Vane,即石淇文之文之意。音译德渂。所以CoCo De Vane,就是蔻蔻之文、蔻蔻的叶子、或蔻蔻之风、蔻蔻的风向标之义。
这就是吾——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的法文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
听来还不错,总之非常Cool。而且最重要是,有种真正法国贵族腔,那种叫甚麽来着,真正法国巴黎孟夏天的矫揉造作。吾喜欢这个,法国巴黎孟夏天的矫揉造作,因为,吾虽然从不装腔作势,但是,法国巴黎孟夏天的CoCo De Vane蔻蔻德渂,听来还算Fashion。
(未完见下)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2-6 19: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2-6 19:31
穆問书信集三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De Cliff德克里弗及其他(上) 穆勒尔Moral先生: ...

穆問书信集
三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De Cliff德克里弗及其他(下)
.........
(接上)


二、吾之工作室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之义:
吾——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作为一文学家,夸张点说,作为一大文豪,从古到今这世上最优秀的大文豪,兼业余珠宝设计师及其她诸多杂项之爱好者兼玩家——譬如吾还会作乌檀木书签、乌檀木蛋糕刀之类——特依惯例将吾之居处,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命名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1、吾之宅,中文名,竹斋,此见之于吾之日记体文学作品《竹斋小札》之命名。
2、吾之宅,法文之工作室名,Studio De Cliff,音译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3、之所以法文Studio De Cliff命名,因由如下:
法文Studio,汉语意为工作室。
法文De,意为从,的。
当然如前所说,De姓氏含义里有贵族徽征。但是,亦如吾前之所言,吾其实不在意这个,真的,吾不在意。反正吾看来本就像个不折不扣贵族。
英文Cliff,意为汪洋大海侧之悬崖峭壁。韩文也即朝鲜文中,若将山石侧之红梅之石字,换为汪洋大海侧之悬崖峭壁之石,则梅作鹰字解。此乃常有之误会。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您大约不懂韩文,也即朝鲜文,虽然,朝鲜文其实乃吾中国少数民族朝鲜族之语言。所以吾这里需要特别详细解释一下,对您,这个不懂得朝鲜文的吾中国的穆勒尔Moral先生,解释一下。
好罢,既然梅、鹰于朝鲜文中可为两解。吾,名乃石红梅。又为吾中国人释义中,松梅于山之至险至悬峭处,方宜入画。所以,吾爱吾之名石红梅,亦愿吾之此梅于悬崖峭壁处生花。
故此,吾之所用工作室名,以悬崖峭壁Cliff名之。
法文De Cliff,音译可为德可藜府,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
这就是吾——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之宅名竹斋,亦名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之理由。
您看,吾详细解释过了,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别嘲讽吾。不过是个好名姓,及好斋名。当然因为系法文。所以,看起来非常elegantly。不是麽?
不要讽刺吾了,亲爱的穆勒尔Moral。
您最真诚的挚友,穆梅(穆問)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
于,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2-10 20: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2-6 19:33
穆問书信集三穆梅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De Cliff德克里弗及其他(下).........(接上)

...

穆問书信集
Barocco巴洛克、Rococo洛可可、雪茄烟、及衬衫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鉴于您对法国化的意大利式Barocco巴洛克、粉色系法国式的Rococo洛可可,两者风格极其瞭解,显然吾就不必再对此说明甚麽。但是您讽刺吾素常穿着服装泰半系Barocco巴洛克风,而非蕾丝蝴蝶结粉色系的Rococo洛可可。就这一点,吾只能说,虽然吾确实素常衣着泰半皆Barocco巴洛克,可是那又怎样,整个时尚界在过去一百年里,本质上崇尚都是Barocco巴洛克。蕾丝蝴蝶结粉色系的Rococo洛可可从来只是陪衬。况且,吾喜欢Barocco巴洛克式廓形风,又没错。至少从纯美学角度看来,法国化的意大利式Barocco巴洛克、较之蕾丝蝴蝶结粉色系的Rococo洛可可,成绩更优异些。不信,您瞧,就是您给您最心爱Dog,脖颈打的蝴蝶结,也是标准Barocco巴洛克式蝴蝶结,而非矫揉造作粉色蕾丝系Rococo洛可可。所以,别只说吾,要知道,您更爱的也是Barocco巴洛克。
好罢。吾最近正研究雪茄。要知道,作为一名Lady,雪茄其实不适合吾。真的,所以昨晚吾研究完抽雪茄整套程序之后,毫不犹豫将雪茄整个抛弃掉了。因为——抽雪茄法子实在太烦难了。标准20支装直径8mm、长84mm混合型香烟就极其简单。所以法国女作家乔治桑喜欢雪茄令吾难解。这里,穆勒尔Moral先生,吾提到吾能接受标准20支装直径8mm、长84mm混合型香烟,是因为,为了明确对抗蒋君介石先生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提出的无视吾中国现实的喝白开水、不抽烟、不饮茶新生活运动,蒋君介石夫人宋美龄女士带头于公开场合抽烟——抽的就是标准20支装直径8mm、长84mm混合型香烟。并且,蒋君介石夫人宋美龄女士特意进口外国香烟并于公开场合抽外国香烟以示对此喝白开水、不抽烟、不饮茶新生活运动极大愤慨及无声抗议。蒋君介石夫人宋美龄女士的此公开反抗举动效果斐然举世共睹。有蒋君介石夫人宋美龄女士故意于蒋君介石先生提倡喝白开水、不抽烟、不饮茶新生活运动期间吸外国香烟公开照为证。不仅此,孙中山夫人宋庆龄女士亦有吸烟照传世。所为亦此焉——毕竟,不管何时,总得给老百姓留点乐子——蒋君介石先生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提出喝白开水、不抽烟、不饮茶新生活运动实在太脱离吾中国现实了。
换个话题。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对于您声称,希望吾能继续第一封缄之话题,谈谈法学,并对宪法最本质之根基发表极高明之见解。对此,吾只能说,只谈法学话题太无趣了。还是让法学家们自己斗嘴,吾又不曾作过法学专业学生。与您这位现在单身的专门研究经济政治学的理工科院校毕业生般,吾是位单身的研究经济政治法律及涉外政治经济及其他一切学问的女文豪。当然,吾曾经是位工科生,后来又就读经济类的会计学。当然,文学上吾优秀极了,胜过这世上任何一位过往曾经的专业或业余的作家文学家。
吾宁愿谈美学。
本质而言,美学教育贯穿吾们之一生。别不相信,穆勒尔Moral先生,要知道,您是位典型选择困难症患者。选不出时,亲爱的穆勒尔Moral,就是您头脑中美学系统出问题了——每当您在深蓝白条纹领带、浓黄丝缎底小碎菱花文领带,间犹豫时,吾就知道,您一定最终选择深蓝白条纹。因为您,本质上——吾是说,在美学本质上,更倾向法式条纹风,而非华丽丽浓黄丝缎底小碎菱花文。您看,吾瞭解您罢?当然,如果是吾,就两样都选。于Lady而言,华丽风、法式风的选择,取决于穿着那天心情——有时是海滩法式风,有时更倾向于宫廷华贵风。对于Lady,所有选择都是选择。所以,如果是吾,选择是ALL。
吾曾考虑作一美学实验,后来决定取消了。因为那样,吾得设计至少数百样各式物件成品。太麻烦了。
可是现在吾想知道件事,就是您选择衬衫。通常而言,条纹衬衫更适宜女性。如果男士选择条纹衬衫,领子纯白,身体部分粉蓝间条纹、或粉白间条纹,似乎都是上佳选择。当然,对您这种严肃老绅士而言,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啊,您大约接受不了粉色。虽然,其实很好看,就是太年轻些。
吾觉得,对Gentleman而言,衬衫素白永远不出错。当然,月白至天蓝至正蓝的各色蓝也很受欢迎。只要颜色不过于深色,皆是不坏选择。
一直饱受诟病、又极受欢迎的格子衬衫,吾以为,细格子非常Fashion,时髦极了。Lady着细黄蓝格子、或细红蓝格子衬衫,腰身紧窄,下着高腰破洞或高腰补丁无弹力丹宁牛仔长裤、细高跟鞋——如果系喇叭裤腿,就是典型上世纪六十年代最流行英美颓废风。当然,最重要是长发大卷,披散过腰,就是不化妆、脸上长雀斑也没关系。要知道,穆勒尔Moral先生,法国时尚界一直狂刮化妆风中,其一最流行就是雀斑妆,漂亮极了——十五六岁女孩脸上雀斑在阳光下,有些淡古铜肤色、或小麦肤色雀斑,最适宜破洞无弹力丹宁牛仔裤,当然补丁无弹力丹宁牛仔裤也适合——简直妙不可言,如果在海滩边。有空的话,穆勒尔Moral先生,您可以去海滩边看淡古铜肤色雀斑,当然只能是十五六岁淡古铜肤色雀斑。
至于Gentleman着格子衬衫,也该为细格子,各样配色皆好看,只要够典雅,哪怕是最老派典雅——当然Gentleman衬衫必须宽松,不然有些古怪。女士衬衫应当紧窄,否则不够优雅。有些老Gentleman喜欢细黄白格子衬衫外套粗花呢西装,老式粗大银别针,是个腔调。谁知道?
您喜欢什麽款色衬衫?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要是吾就建议您着白衬衫,最高档,永远不出错。并且正式。因为您不是位油腔滑调老Gentleman。您是位正派Gentleman,适宜素白。像您品行一样。
如何,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今天您着的就是白衬衫,恰好天空湛蓝。妙极了。适宜您的外套。
您最友好的建议者,穆梅(穆問)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于,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18: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2-10 20:55
穆問书信集四 Barocco巴洛克、Rococo洛可可、雪茄烟、及衬衫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鉴于您对法国化的意 ...

穆問书信集
五 道学先生、科学、法国君度Cointreau、及乌克兰蔓越莓伏特加等(上)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最近有些不值一提小事,所以,耽搁到现在才给您去信,以致您来第二封信问候吾的身体。对不起。吾身体其实很好。只是上周因为作饭的抽排油烟机有些问题,忙着找修理工。吾知道,您不会修理抽排油烟机。您要是会亲自修理抽排油烟机的话,吾一定找您帮忙。
您还提到您认为吾在经济政治方面的卓识,较之于吾在文学领域的才华,究竟吾于哪一方面更显杰出,吾能回答的是,一个人如果仅仅于文学上为此世上自古至今最优秀之文学家,赢过世间古往今来所有业余、非业余之作家写者,也不能称之为天下大才。天下大才是能纵横古今、经国治世也即经济学问、世界格局政治,之政治经济上之大智识或大实践者。而吾,于此古今政治、经济学问、世界政治之视野,皆可谓天下大才者也。此吾所以可以视世间万物者之也。
至于世界经济政治领域外的另一高级领域——科学领域,上月有士子就吾前时提出相关科学某话题展开讨论。虽然吾前时提出的其实是,凡近道学的未必不近于科学。某种意义上说,此观点很难与不懂道学家之人详细讨论。因为道学先生们看来迂执,其实未必不有深刻之道理。但是有士子就担心凡近道学的未必不近于伪科学。此观点一出,虽然令吾觉亦有几分道理,然而仍然觉得未遇到合宜之可深入讨论此已遍及全球之不仅仅涉及宗教、宗教伦理,甚至深入涉及复杂之宗教政治、世界各区域政治之话题之机会前,暂时还是放下是否迂执之道学先生话题,还是谈春花秋月。
——春花秋月,穆勒尔Moral先生,您知道,吾喜欢君度橙酒,就是法国君度Cointreau。每次饮酒吾大率都是清饮半盎司君度Cointreau,是的,仅仅Half an ounce,吾酒量浅,1 ounce吾受不了。吾清饮君度Cointreau时不加冰。您要知道,穆勒尔Moral先生,君度Cointreau加冰后会改变口感。所以,为了仔细体味君度Cointreau最纯正滋味,吾不加冰,也不使用其他例如加龙舌兰酒、汤力水之类饮法。吾心思澄澈,所以,吾之君度Cointreau饮法亦澄澈。
说道酒,上次吾在您家见您时好像您喜欢的是另一种伏特加,乌克兰蔓越莓伏特加。鉴于您的推荐,吾也饮了大约半盎司。味道很赞。您饮酒的品位真不赖啊,穆勒尔Moral先生。下次吾也请您饮酒,伏特加中,瑞典柠檬伏特加其实很好,有空尝一下,您不会失望的。吾保证。不然现在就罚吾饮半盎司瑞典柠檬伏特加向您证明——饮时酒里可以加片鲜切柠檬,妙极了,真的,吾常这样。
由于吾乃中国人之缘故,推荐了法国君度Cointreau、瑞典柠檬伏特加,并且称颂了您喜欢的乌克兰蔓越莓伏特加后,让吾来推荐吾中国之糯米甜酒,较之洋酒又一风味,无论哪国人都喜欢。吾曾经将饮剩糯米甜酒小炒碧绿青椒猪肝饭,要是您尝过那滋味,您一辈子都忘不掉——碧绿青椒猪肝饭的猪肝味道嫩极了,秘诀其实就是绿青椒猪肝饭里加点糯米甜酒小炒,比最嫩小羊肉还嫩。真的。要是您两者皆尝过的话。吾很喜欢食小羊肉,加孜然那种。但最嫩的绿青椒猪肝饭吾也喜欢。绿青椒猪肝饭加糯米甜酒小炒之后,吾就分不清更喜欢绿青椒猪肝饭还是孜然小羊肉了。在绿青椒猪肝饭加糯米甜酒炒过之前吾还分得清——在绿青椒猪肝饭加糯米甜酒小炒之前,吾更喜欢孜然小羊肉。与您一样,穆勒尔Moral先生,吾不是穆斯林,也不是任何宗教徒。真的,但是吾爱孜然小羊肉,嫩极了,无人不爱它。您肯定也喜欢,对罢?穆勒尔Moral先生。
(未完见下)........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18: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2-20 18:36
穆問书信集五 道学先生、科学、法国君度Cointreau、及乌克兰蔓越莓伏特加等(上)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


.......(接上)

穆問书信集
五 道学先生、科学、法国君度Cointreau、及乌克兰蔓越莓伏特加等(下)
昨日吾得到多人对吾新近词作的公开赞许,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坦率讲,无论得到何人公开赞许吾都欣然。因为吾虽然实实在在乃一举世咸知千里马,无论之于经济政治或者文学,然而,直至今日,吾亦还尚未得到吾中国之国家级的任何邀约。吾目下之前程,就如吾于江西九江市区吾家宅中吾所居书卧房窗前阳台,吾亲手种的盆栽小桔树般,尚且青青,还未长成。或者说,吾目下之前程,就如吾新近作的诗词小句——小桔青青未长成,恐君问前程——毕竟,穆勒尔Moral先生,虽然吾实实在在乃一举世咸知千里马,也不代表吾中国之国家级公正之评价能立刻于吾之眼前。然而,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您一定得感激吾,毕竟,吾总肯予世间所有人以公正之评价,当然也包括公正评价您。
给您看看吾得到吾之友人公开赞许的吾填的词——
九张为作者即吾本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作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九张机》者,前人之别调,石红梅亦名石淇文者,今人之新声。倚欺天之才思,笔俗世之清歌,不寄旧恨,惟言新篇。去者来者,兼可欺者。旧谶曰:域中两见旌旗美,前人不及后人才。
无意闲闲弄梭丝,天机戏笔九张机,前人不及知多少,不恨春风今者归。
一张机,池塘春草燕之泥,桃花立尽牵机意,离人心底,织梭声断,王谢白衫衣。
两张机,欲呈金缕少年知,鸳鸯锦被愁无计,对欢还是,侬情不尽,筵语信芳时。
三张机,衣襦绣带似分飞,花间若有欢郎至,停机不语,马嘶声断,原是别家归。
四张机,欢郎不爱竹枝词,曰人锦句南唐是,华筵玉噎,榻前鹦鹉,偏是恨春知。
五张机,春山不待小山眉,欢郎醉后金鞍坠,薰炉香罢,紫薇花静,未醒慎相催。
六张机,金床罗帐密相期,合欢翡翠沉薰被,绫扇小字,弄花笔意,教使意中痴。
七张机,桃花落尽暮春之,莫言容易春光碧,黄门漏断,中书影壁,台阁老红衣。
八张机,宫中禁使折花枝,百花折尽承恩旨,池边棠棣,廊沿芍药,皆作圣君希。
九张机,牡丹千朵压枝低,圣人禁使传西宴,谁家机梭,停云锦绣,织作太真衣。
葳蕤,蹙金锦绣太真妃,金卮酒尽鸳鸯意,莲花枝叶,霓裳清舞,池下对芳菲。
春归,口脂浅注淡深绯,宫花吐蕊春颜色,烟云铜鹤,帘帷翠薄,飞落主君知。
绕梁三月燕间尘,宜主霓裳锦绣茵,织者不言衣缕恨,玉环负尽断肠人。甚事相摧,徽音相继。
如何?这是吾于2020年2月11日所填词《九张机为作者即吾本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作》。可谓独步古今。真的,毫不吹嘘。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这阙吾填词作《九张为作者即吾本人石红梅亦名石淇文作》里,吾言“前人不及知多少,不恨春风今者归”,有些自矜自喜,吾承认。
吾就喜欢这样。
您准备投降了麽?文学方面。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其实您最优秀的是美德。真的,而吾私德也很好。甚可与您比肩。至于世界经济政治方面,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吾之优秀,同之于您之优秀,您、吾之间,正可相之肯首。
您最优秀的友人,穆梅(穆問)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
于,Studio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2-27 13: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2-20 18:37
.......(接上)
穆問书信集五 道学先生、科学、法国君度Cointreau、及乌克兰蔓越莓伏特加等(下) 昨日 ...

穆問书信集
六 经济学economics、时间轴、及部分改变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孟夏了。因为最近没有甚麽特别值得与您言说之事,而您来信中却称,您计划于距离江西九江市区吾所居宅正北直线距一千一百余公里之外之您之常居所,再次攀登学习经济学economics,以便日后在此领域与吾一较短长。当然,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这次您计划再次开始攀登学习之方式,是自学。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其实这没有甚麽意思。真的,经济学economics吾确实擅长极了。于一个国家而言,甚至于全世界而言,总之不过一盘棋,活子、死子最后都差不多。您要是不明白死子其实不过冒险的活子法,总想一定某条经济法准则活下去,实在很难。不过如果您还是确定要以自学之方式,再次开始学习经济学economics了,考虑到您,穆勒尔Moral先生,不是文科生,您只是个最体面理工科院校,或者说,最首屈一指的理工科院校毕业了数十年的毕业生。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其实吾本来也不是文科生,吾是个1972年下半年出生的理科生考上了工科学校,又改读了本科会计学,得了个经济学学士学位——穆勒尔Moral先生,会计学这专业听来虽然不怎麽时髦,而且难以让人心生诸如古典文献学、古典希伯来文、或者古生物纪考古之类的畏惧感。但是,会计学顶实用,尤其您实践过的话。当然,您没从事过相关会计任何行业,这吾早就知道。而且,您只是个最体面理工科院校,或者说,最首屈一指的理工科院校毕业了数十年的毕业生。所以,没甚麽用。但是,吾不反对您以自学之方式再次开始学习这于您生命中可能因为某种需要,已学习了数十年之经济学economics。毕竟,经济学economics伴随人类历史,自人之初。
谈条经济学economics定律罢,炫耀下吾自学之学识涵养——无论经济如何膨胀或萎缩,从经济学economics基本点出发,总有人能获得某种奇怪之利益。这种极高明之利益,即便极擅法律之人,也很难找出其中的犯罪点。因为,即使经济再萎缩,也有需求。而需求处,便是利益处。您看,这就是总有人赚大钱之原因。虽然,吾从未作过商人。
别不相信,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塑料就是这麽发大财的。
好罢,吾最近亦正自觉读书,没任何人指导,吾也从不寻求他人指导。因为吾喜欢自悟。吾读到物理学、光学。您要知道,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在吾看来,吾们所见甚麽,当然取决于光的某种曲张度,如果物理的曲张度为某种改变,吾们可视的一切都将不同。这个不是甚麽色、空理论。不过是个幻术。但是,另角度而言,就吾之观点,吾们身体的某处似乎经由时间轴改变的差异、甚或不明显的恢复性差异,这个应当与幻术区别。脸部最小颗粒组合曲张,这个也许人工智能正试图造就,至于人工智能能否真的造就此,还是实际上将此傻乎乎交给了时间轴听天由命——坦率说,吾不太感兴趣。谁知道。
上述两个话题似乎不怎麽Superior。换一个。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哲学家最擅玄谈,其实未必能说明甚麽,但是,只要让人不懂得,无法以某种可轻易企及之方式对等得有腔调,那麽,即使甚麽都不说明,也是个Superior。真的。譬若这般样说一句——实际上真实的某存在,如果改变时间轴,因为夜梦的时间轴当然不同于白日自省的时间轴。重点在于,肯定不存在完全无时间轴之问题。不管时间轴如何改变存在方式,均实际无真实意义。特别是考虑到此改变的时间轴,不能改变其存在所有物质之时间轴。如果存在所有物质之时间轴被改变,其实等同改变空间本身,而不是时间轴之改变。问题在于,其实不存在改变空间本身。所以,终极本质大率皆同。
然而,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于吾而言,部分改变,其实是个重要存在。真的,吾在乎这个,部分改变。但愿您懂得,吾真的在乎这个部分改变。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其实能部分改变回去挺有意思,哪怕只是极小部分改变回去。毕竟,时间轴太难了。对谁都难。真的。
考虑到您其实打算再次开始自学的是经济学economics,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吾上面所谈这些,您肯定全无兴趣,即使您是个最首屈一指理工科大学毕业了数十年的毕业生,您也不会爱这个。因为您正在经济学economics的陷阱里出不来——您要是能从经济学economics的沼泽地里轻易出来,您就不会想继续自学经济学economics,因为您就经济学economics毕业了。
经济学economics高明之处就在于您懂得甚麽都得付出代价。就像您想懂得时间轴,您就得等时间过去,好观察时间轴。都一样。
而吾近日时间轴是,等您收到吾信缄之回复,看您遇上甚麽难题,兴许吾能告知您答案。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岁月悠长,吾是您近日之友人。也许有天您误会吾之答案。不过没关系,时间轴妙处之二在于,Time will tell us all——日久皆知。
看,穆勒尔Moral先生,吾们相识时日未长,然而吾好商量,告知您好答案。
您终将终生之挚友,穆梅(穆問)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于,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3-5 23: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2-27 13:20
穆問书信集六 经济学economics、时间轴、及部分改变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孟夏了。因为最近没有甚麽特 ...

穆問书信集
七 纯银翡翠领扣、Superior Gentleman上等绅士、及天然珠宝物事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来信收悉。果然您来信中对物理学、光学不屑一顾,以为物理世界玄奥晓得再多,也无实际意义。您正追求世俗社会的琐碎烦恼,譬如您的纯银翡翠领扣不太合您的心意,正考虑替换。吾对此无能为力。您不是吾的丈夫,吾无法解决您此类烦恼。虽然吾是个业余珠宝设计师,可是吾不能随便赠送您珠宝——要知道,只要您不是吾的丈夫,吾就不能随便赠送您珠宝——而吾暂时亦没有售卖吾设计制作的诸多珠宝谋生之计划。要是您需要吾介绍一位专业珠宝设计师,帮您修理您的珠宝物件,待吾考虑下推荐谁。
——您是位先生,当然最好找位珠宝设计先生为您服务。否则,不太上等。毕竟,您是个上等Gentleman,怎麽说来着,Superior Gentleman,当然得找位上等珠宝设计Gentleman。否则,不太礼貌,对彼此双方。
吾最近做了天然珍珠纯银领扣、天然珍珠纯银领别针,因为皆是六枚天然珍珠作成,通常而言,六枚珍珠的意头乃山节子,但是吾既然名称穆梅Mu Miy Rose,吾当然将此天然珍珠纯银领别针意解为五瓣梅花兼一梅花蕊。但是,不知怎麽搞得,谁看了都觉得像六瓣山节子。所以算了,就当天然珍珠山节子纯银领扣、天然珍珠山节子纯银领别针好了。毕竟,不能与所有人闹别扭。吾好说话。再说,吾也爱山节子之芬芳。真的,吾现居院中很多山节子,暮春之时,馥郁芬芳。
吾还作了些天然和阗白玉珠宝首饰。因为天然和阗白玉色泽玉润,看来与吾很衬。登对极了。与天然翡翠配一起时也很好看。吾现在还拿不准吾究竟应该多佩戴白玉抑或翡翠。怎麽看,都是翡翠运道旺。白玉就沁人。大约物事都好时,总让人难抉择。不瞒您说,对珠宝,吾其实也有选择困难症。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其实吾还有一件事想麻烦您。吾知道您业余时间研究修理小物,吾有一紫檀木镶贝母的小物,上面贝母有两枚掉下来了。您当然可以从您朋友处选来合宜之物,帮吾修理下好麽?需要付工钱的话,吾会付不低于良心价的工钱。吾讲良心,只要您能修理得宜。虽然您不是修理珠宝红木物件的,也不作珠宝红木类买卖,只是您业余的小乐子。但是吾让您干活受累,虽然是个手艺活,不怎麽累,也当付工钱不是?
需要与您提前说的是,吾的紫檀木镶贝母小物,所镶贝母不是泛深蓝光那种,而是泛珍珠古典白光。原物上贝母作花形,甚麽花形吾说不好。因为吾看不大出来是甚麽花形,兴许是四瓣海棠,要不然是别的甚麽四瓣花,需要您自己来看。
要是您同意吾改镶意见的话,其实吾更钟意将此紫檀木镶贝母小物改镶为紫檀木镶巴洛克珍珠小物,这样似乎更好看些。巴洛克珍珠更立体,也更奢华。当然吾喜欢的巴洛克珍珠色泽还是泛珍珠古典白光那种。
关于巴洛克,记得吾以前与您说起过,法国化的意大利式Barocco巴洛克、及粉色系法国式的Rococo洛可可,Barocco巴洛克的co、Rococo洛可可的co,两个co加起来就是两个C皆大写CoCo蔻蔻,也就是吾法文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的CoCo蔻蔻。而且吾爱Rococo洛可可,其实更爱Barocco巴洛克。这里吾要改镶巴洛克珍珠的巴洛克,就是吾前面提到的,法国化的意大利式Barocco巴洛克、及粉色系法国式的Rococo洛可可中,Barocco巴洛克这个词。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记得在您专卖天然珍珠贝母生意的朋友店里,选改镶的巴洛克珍珠色泽,一定要是泛珍珠古典白光那种,吾就喜欢那个。还有,来吾这里看吾需要修理改镶的紫檀木镶贝母小物时,带上兴许您用得上的测量工具及其它甚麽的。谢谢您。
现在夏天了。这样炎热天气里让您干活,真不好意思。而吾愿意提前告诉您知道的是,吾新近买了瓶薄荷酒,就适宜这样炎热天气里品饮。您来了,吾请您品几杯。怎麽样?
盼望您来的,您最真挚的友人,穆梅(穆問)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于,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楼主| 发表于 2021-3-12 19: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红梅 发表于 2021-3-5 23:08
穆問书信集
七 纯银翡翠领扣、Superior Gentleman上等绅士、及天然珠宝物事

穆問书信集
八 天然珍珠粉、细竹小篮、裁宣纸的乌檀木刀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
您来信中称下月将来吾处,为修理吾的紫檀木镶贝母小物量取所需巴洛克珍珠尺寸。吾高兴极了。谢谢您。您真是个好人。您同意吾之观点,以为将此紫檀木镶贝母小物改镶为紫檀木镶巴洛克珍珠小物,更好看些。并且也以为巴洛克珍珠更立体,也更奢华。吾喜欢的巴洛克珍珠泛珍珠古典白光那种色泽,您觉得典雅极了。真高兴您与吾意见相同。
穆勒尔Moral先生,今年夏天天气炎热,您在所居院中散步纳凉之时,请务必注意蚊虫叮咬——蚊虫叮咬烦恼人极了。吾就受不了这个。夏天好处草木生繁,花草良多。Rose不消说是美丽的,最妙吾院中每夏盛开紫薇花,不知为何,总能安慰吾之愁怀,虽然吾愁怀时日不多。
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吾还听说您院中新近种了小葡萄,所种品种为淡粉红玫瑰香小葡萄,尝来天然玫瑰甜香滋味。待采摘时,麻烦您请人带一小篮给吾好麽?篮子请择细竹编那种。就用您居院内常让吾想起春日嫩柳枝条的那种细竹。要知道,您院内所有竹子皆为永不会长成粗竹之细竹品种。对您选择院内竹子之品味,吾真欣赏极了。
——待吾强调一下,吾想要的不是圆形细竹编小篮,吾想要您用以盛放送吾的天然玫瑰甜香味小葡萄的细竹编小篮子,为接近圆形之椭圆。篮子深一些,这样吾可以收到多一些小葡萄。如果您有空闲,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而且对吾抱有最真挚的友情——您要知道,吾简直是这世上对您最真诚的您的友人了——请亲手编这用以盛放送吾的天然玫瑰甜香味小葡萄的小篮子,就用您院中所种细竹之嫩枝条。吾知道您手巧极了,虽然您很少亲手作甚麽细竹物件,不管作甚麽物件,都只是您业余消遣。您正忙于研究经济学economics。但只要您愿意,只要您对吾这个最真挚友人怀有一颗真诚的心,您就会乐意为吾亲手编这用以盛放送吾的天然玫瑰甜香味小葡萄的小篮子的。吾知道这个,所以请您为吾作一个。吾想要这个。
作为回报,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这次吾着人带五种吾亲自设计纸卡给您,颜色分别为靛青、鹅黄、月白、浅绯、及翠绿。您可以用它们记您偶尔可能担心忘掉的小事。或者,记别的甚麽不值一提琐碎。请务必收下这些小纸卡。
吾最近正计划设计一种用以裁宣纸的乌檀木刀,您知道,市卖裁宣纸刀形制实在不称完美,故此,吾试作了一枚。尺寸16cm厘米*3cm厘米,好用极了。您要知道,吾业余时间曾经练习过世间最无聊的毛笔书法——坚持了一个月,每天不超过一小时——结果是吾终于晓得了,不是爱练武功之人,绝不会爱练书法。因为冬冷夏热,简直是冬练数九,夏练三伏。吾那坚持练毛笔书法的一个月正好在严冬,冷极了。您要知道,亲爱的穆勒尔Moral先生,吾又怕热又怕冷。那一个月吾手都冻僵了,每天临睡前都要饮一小口法国君度Cointreau取暖活血。因为吾住中国江南,就是江西九江市区,冬天冷极了,还没有统一供暖,空调制冷还可以,制暖根本不行。吾选择练书法的那年冬天正好极冷。吾每天练书法时节都怀疑自己要冻僵了。吾就想这个谁能受得了,冬天这麽冷,简直呵笔融冰,还好墨没上冻。吾手差点生冻疮。可怜极了。吾坚持了一个月,发誓以后不再这样练毛笔书法了。因为实在太冷了。除非武林高手,能够发功让手暖和——这个吾记得武侠小说经常描写,甚麽化冰绵掌,发功将冰融化。大约没有问题。吾不会武功,肯定不行。吾再不练书法了,真的。而且,夏天练毛笔书法一定热晕,除非开空调。吾不打算与自己为难。还是算了。
不过,吾可以骄傲告诉您知道,并且也让您可以骄傲向别人炫耀您最好的朋友也就是吾的才华的是,吾仅仅练书法只坚持一个月,每天不超过一小时,就掌握了书法的某些要诀,可以信笔挥毫,不怯场。怎麽样?亲爱的穆勒尔Moral,这件事上您完全可以Fans吾。真的。吾愿意收下您作吾的Fans。您如果见了吾仅仅练书法只一个月,每天不超过一小时,之时所写书法字,您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晕头作吾Fans的。这个吾可以保证。吾愿意您作吾Fans的心情愉悦极了。
一定会成为您偶像的,您最真挚的友人,穆梅(穆問)Mu Miy Rose/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于,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女性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22-6-30 21:50 , Processed in 0.01962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