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江右诗社

《江右風雅》庚子集徵稿通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4 15: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
李劍如(夢里花落知多少)
中秋逢清和小院雅集
端居久未事清遊,佳節欣逢宿雨收。
雲瀉蟾光千郭凈,風梳桂蕊滿庭幽。
琴簫漫入瑤池境,詩酒頻斟玉露秋。
此夕姮娥渾不寐,殷勤莫肯下西樓。

霜葉飛  重九
斷雲飛墜。蒹葭舞,西風狂颭萍碎。一湖白水繞秋江,霧藹霏微裏。送目處,歸鴉悵逝。孤飛漫隱斜陽外。漸暝入蒼茫,冷露濕羅衣,遠黛望極迢遞。
憶昔瑤瑟輕調,銀蟾初上,把盞霜葉凉吹。滿庭桂蕊散清氛,念此長相醉。夜靜謐,危欄獨倚。經年芳思茱萸意。蝶夢殘,和香老,悵緒難憑,不如慵睡。

齊天樂·聞蟬
梧桐葉伴芭蕉雨,汀州亂雲無數。冷露頻侵,歸鴻暗過,只是尋常情緒。霜凋倦旅。嘆玄鬢飛難,行蹤何處。不待形枯,雁聲經夕到南浦。
欲箋心事未理,把疏懷漫寄,翻作凄楚。月夜聽簫,溪橋折柳,換了斜陽幾度。魂猶在否。賸萬點寒鴉,一行烟樹。寂寂西樓,玉人輕罷舞。
发表于 2020-12-5 06: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鄱湖渔歌 发表于 2020-11-27 15:21
建议依惯例每人限发20首,别自己坏了自己的规矩。

我好像只18首吧。
发表于 2020-12-6 09:5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兄不是说你,小李说不限制数量
发表于 2020-12-6 19:4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
吴汉林(九江星子)
處暑日午後陣雨臨夜即止
苦楝當庭障小樓,偶從片雨識初秋。
千山欲暮天如此,一念成河意便休。
老樹垂枝徒置氣,大城丐命待捐頭。
蟬聲又起車聲外,風未盈窗月未勾。
與公子龔恰聞京城有雪
共好珠璣每夜談,閒心不泯老燈龕。
興詩從象忌中二,酌意入言宜再三。
萬脈同源皆可法,四時異趣豈無諳。
聽聞道有瓊妝樹,認雪成花取一簪。
假後返吳過九江見街擺黃花零落
西風吹日似鎔金,都市秋顏杳莫尋。
街石堆花千缽土,鐵車馳速片時陰。
長懷南楚勾留意,復起東籬望遠心。
我與飄零相對久,此程山水不堪吟。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15:4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右風雅熊盛元庚子年投稿(詩九首,詞十闋)
庚子暮春悵惘莫名聊為六絕句
(一)夢邊青翰棹,煙外白蘋洲。對月徒哀郢,無言獨倚樓。
(二)樓頭鶴影迷,林表鵑聲切。散髮坐蘭皐,空香誰採擷。
(三)擷芳心漸冷,遺佩恨難消。一夜櫻花落,汍瀾淚涌潮。
(四)潮漲泛心舟,霧深遮望眼。平生淚幾多,都貯深深盞。
(五)盞底酒頻斟,柳梢暾半掩。叩天呼奈何,魂夢逐潮險。
[注]蔣鹿潭《甘州》詞云:“避地依然滄海,險夢逐潮還。”
(六)險地身安托,長河月漸沉。鶯啼淚空濺,嚼蕊證騷心。
[注]義山《天涯》有“鶯啼如有淚,為濕最高花”之句。

庚子仲夏連宵暴雨欹枕難眠感而賦此
瓢潑疑天漏,陵崩歎陸沉。兼旬波欲坼,九域怨何深。慘慘白鼉怒,哀哀黃竹瘖。夢邊魂未返,蕙些繞楓林。

庚子榖雨漫興
春已闌珊鬢漸頹,當筵錦瑟漫相催。雨中花向愁邊殞,波外舟從夢裏回。傷逝忍聽歌一闋,乞晴空酹酒千杯。欲尋終古埋冤地,鸚鵡墳高綠掩莓。

心史
心史蒼茫付井函,淚邊詩草未全芟。榴紅影黯青衿血,夜黑魂牽碧海帆。緹騎四窺人惴惴,頳肩雙聳骨巉巉。遠山微木知多少,留待精禽挾恨銜。
[注]陶靖節詩云:“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顧亭林亦有“萬事有不平,爾何空自苦。長將一寸身,銜木到終古”之句。

渡江雲三犯•庚子新正感賦
青蘋風起處,倚欄望極,霧靄鎖遙天。夢魂縈漢口,蕙些蘭騷,指澀冷朱絃。靈均怨曲,繞夢澤、愁到鷗邊。知問誰、劫翻塵海,底事總年年。  潸然。長街幽暗,曠野淒迷,恐尋春路遠。酸淚滴、梅梢殘蕊,波外蠻煙。舟維岸柳心難繫,待酒酣、容我深眠。還自笑,拈花悵立尊前。

望湘人•庚子傷春次賀梅子“厭鶯聲到枕”韻
悵珠沉漢浦,香蔽峴岑,淚痕紅映天半。悄立平林,漫舒醉眼。酒醒蘋洲歸晚。怨魄難招,篆煙猶裊,冰懷誰暖。任楚歌、悲徹幽明,朗月疎星長伴。 中夜廻腸寸斷。甚雲端信杳,劫邊春遠。對牆角殘花,怕問瘞愁深淺。空振袂,倚赤欄橋畔。忍說時逢貞觀。獨掩涕、曲又翻新,姹女翩翩如燕。
[注]《周易•繫辭下》:“吉凶者,貞勝者也;天地之道,貞觀者也;日月之道,貞明者也;天下之動,貞夫一者也。”“觀”讀去聲。朱子釋之曰:“貞,正也。觀,示也。貞觀,以正示人也。”故唐太宗以此為年號,史稱“貞觀之治”。梁任公詩云:“姹女不知家國恨,更彈漢曲入胡琴。”

六醜•庚子暮春遣懷
歎清明過了,怨笛起、花零闌角。燕銜片紅,因風穿繡幕。客夢初覺。悵望春蹤杳,漫攜殘酒,但淺斟深酌。頹然悔訂湖山約。釣渚淒迷,征帆渺邈。應知絳仙難索。任茫茫孽海,魂自漂泊。  蒼穹寥廓。賸驚弦倦鶴。歛羽松林裏,飛又落。無端照影幽壑。恐冥鴻隱豹,忽罹矰繳。峰巒險、此身安托。霑法雨、一點筠心凈洗,更抽新籜。飄燈外、獨對珠箔。待子規、喚醒三生夢,還搴蕙若。
[注]王元之詩云:“霧豹澤文彩,冥鴻避矰繳。”

鶯啼序•己亥庚子之交,余避疫滬瀆江灣。自春徂夏,萬感蒼茫,誦夢窗“殘寒正欺病酒”之詞,憶平生心路歷程所留之屐痕鴻爪,慨然賦此
危亭愴然淚灑,儘無言弔影。黛峰掩、林末髡枝,忍說春夢孤另。暮煙外、冥鴻漸沒,滄波渺渺頹陽映。歎平生漂蕩,萍蹤更由誰證。  憶我髫年,蠹簡漫理,慕千秋往聖。又爭奈、鶗鴂先鳴,蕋飄黌舍苔徑。舞雩臺、絃歌驟歇,夜蛩泣、幽懷淒冷。悵青衿、流貶窮鄉,每疑天病。  聞鷄醉舞,舉楫狂歌,曉星破夜永。劫後倚、竹邨高樹,蕙畹馨裊,鳯笛聲清,久迷初醒。拈花頓悟,披襟微笑,禪關霾歛燈明滅,傍靈谿、朗月懸冰鏡。神魂恍惚,緣何佩玉人殂,恨血紫黯筠嶺。  纔驚鬢白,轉怯霜紅,但繫匏駐景。自偃仰、方牀桯凳。對酒低吟,久滯封函,倦窺枯井。零箋碎稿,蘿衣藤杖,沉哀難訴惟四望,鎮銷凝、名剎傳金磬。休嗟愁滿江潭,露浥荷塘,翠搖萬頃。

蘭陵王•庚子立夏感懷
楚煙碧。千縷愁絲亂織。林花墜,香黯古苔,逼眼荒墳葬春色。靈妃正暗泣。銜恤。塵凝怨瑟。沿幽徑,釵佩漫尋,翻怯沉沉夜霾黑。   樓頭悵聞笛。記柳外魂銷,旗上星熠。驪歌聲繞長亭側。憐白褂成陣,黛娥髡首,潮翻江漢共奮楫。任蛟顫鼉慄。  騷客。淚頻拭。歎弱水迷茫,丹竈清寂。朱明晼晚神方匿。甚角換商徵,鴆瞞消息。回眸荷蓋,蕩翠影,寄素臆。
[注]《詩•小雅•蓼莪》:“出則銜恤,入則靡至。”鄭箋:“恤,憂也。”朱明,日也。《招魂》“朱明承夜兮,時不可以淹。”《尸子》:“春為青陽,夏為朱明,秋為白藏,冬為玄英。”義山《碧城》詩云:“檢與神方教駐景,收將鳯紙寫相思。”

花犯•初夏深宵夢醒慨然賦此亦長吉夢天之意也
耿星河,槎邊夢遠,幽懷自清曠。振衣遙望。攜袂底靈風,來破煙瘴。漫抬醉眼聊孤賞。凴虛休悵惘。但久立、碧雲深處,泠然生慧想。  緣何片魂墜層霄,金波瀉永夜,銀灣搖漾。舟未穩,鮫人怨、淚沾襟上。鴻濛外、曙霞焕彩,塵念盡、壺天如鏡朗。待喚取、玉樓詩鬼,驂鸞披素氅。
[注]據玉谿生《李長吉小傳》,長吉死前,夢緋衣人曰:“帝成白玉樓,立召君為記。天上差樂,不苦也。”

壽樓春•孟夏醉中遣悶
牽鬘天游絲,繫當年夢影,幽恨誰知。怎奈春華衰後,淚泉枯時。常殢酒,空吟詩。甚醉酣、依前狂癡。向鏡裏拈花,毫端絢綵,香沁燕巢泥。 樓高峙,星低垂。有壺清鑒月,風軟搴帷。為問人天何事,總愆佳期。腸寸結,愁千堆。悵碧湖、波沉殘灰。又湘瑟泠泠,絃間柱移終古悲。

絳都春•庚子端陽步日湖韻
榴花照眼。任慘紅化碧,客夢驚寒。漫理舊狂,中庭還趁片時閒。吟懷恰似幽雲懶。霽邊眉月初彎。但斟蒲酒,更薰艾炷,醉覓皐蘭。  荏苒年華向晚。記碑前淡血,竹罅斑痕。淚冷御街,霾深華表夜燈昏。魚書欲寄蓬山遠。上林遮莫聞鵑。鳯簫聲杳,應知燕樂漸闌。
[注]遮莫,意為莫非,或許。黃仲則《念奴嬌》“迷茫煙樹,算離腸曾斷,幾回南浦。遮莫九龍山下月,今夜是君行處。”燕樂”之“燕”,通“宴”。《夢溪筆談》謂“先王之樂為雅樂,前世新聲為清樂,合胡部為燕樂。”

洞仙歌•庚子中秋陰霾遮月而清輝時現頗似法華經所謂開權顯實之境感而賦此
清涼佛國,任風旛輕颺。寶鑒空明破煙莽。露漙漙、一洗冥邈塵心,誰共我,同倚蓮臺四望。  廣寒橫桂影,花雨沾衣,盈袖芳馨半成障。漫叩殿前鐘,夢裡疑雲,無端幻、玉樓虛幌。恨隔海蓬山阻佳期,但獨理幽悰,醉吟低唱。

水調歌頭•與煊公靈曜同訪帶湖次稼軒韻
楊柳蘸秋碧,恍覺洞天開。翠奩閒照波影,林外鳥飛回。歷盡蒼茫千劫,醒卻淒迷一夢,心契莫疑猜。青兕倘歸否,白鷺已先來。 話今古,悲幻滅,對荒苔。幾時能買滄海,瓊液貯螺杯。安得攜鷗齊舞,更欲邀仙同醉,片霎掃沉哀。覓取靈芝種,他日傍雲栽。
【注】李義山《謁山》“欲就痳姑買滄海,一杯春露冷如冰。”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15: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右風雅劉紅霞庚子年投稿(詩十首,詞八闋)
次梅雲庚子暮春雜詠韻
(一)癘氣卷如狂,流傷威以赫。須彌山欲傾,震怒憑誰擘。
(二)客淚銷春色,天風寒未緘。飛紅何莽莽,去影燕空銜。
(三)把酒聽啼鵑,安能一醉否。盈杯雨似弦,催發千行柳。
(四)冠疫一何新,諛言一何毒。高天多幻雲,行雨亂花局。
(五)空待鹿門飲,輕拋駒隙光。愁聽一夜雨,楊柳已成行。
(六)江濤尤滾滾,楊柳漸沉沉。縷縷牽幽思,迢迢客裏心。

庚子寒露與梅雲同遊海昏侯國遺址公園
掘得遺金開俗眼,海昏侯國事如新。但循文物斑斑跡,來悟滄桑種種因。朝帝夕臣翻覆掌,千秋一夢往來塵。惟餘暮影籠陵闕,留與後人哀後人。

庚子重陽有寄步韻杜樊川《九日齊山登高》
吾儕渴酒興如飛,直上秋山攬碧微。叢菊香來知歲短,野亭歌罷抱雲歸。藤經石劫終成木,日墮西天漸不暉。但看深宵橫笛處,何人趁醉舞靑衣。

庚子季夏連日暴雨憂懷難遣
天瀉怒雨黑,滔滔覆九域。雷抨樓欲傾,晝蔽道猶仄。貫耳車笛狂,驚魚街市塞。末劫多新魂,濬流惟舊德。安能玉宇晴,萬里振雲翼。

庚子季秋林恩茶硏園聆聽梅雲先生“茶禪一味”講座有感
我愛一佳人,盈盈自絶塵。相看從不厭,對坐每如新。袖舞紅和綠,煙橫秋復春。撫弦泉石和,擊缶珠露勻。聞之心淡遠,脩然猶避秦。待及香四起,天地頓失神。恍見玉川子,攜壺漫逡巡。邀客林恩園,佳人為上賓。野酌呼山鳥,清談共松筠。一盞還一盞,空華散無垠。

渡江雲三犯庚子新正黃昏感賦
高樓憑倚望,靄空霧鬱,倦鳥偶回天。暮雲深帶雨,細縷東風,起撥兩三絃。梅花韻落,任素雪、堆恨鬟邊。爭奈他、劫來如虎,蹇困數新年。  蕭然。重城霾暗,巷野沉冥,忍幽懷寄遠。寒樹咽、啼鵑愁晚,飛燕迷煙。星燈照眼春何處?但撚眉、枯坐成眠。尋舊夢,湘山翠若從前。

湘月庚子元夕有寄用白石“五湖舊約”體
仰看素月,暫心神遠漾,如泛江艇。棹擊澄波,共俊侶、一夕清遊清興。曳履而歌,披襟而嘯,笛弄梅花影。同舟千里,誓盟碧海堪證。  回首四野城空,霾深怨重,恐佳期難定。隔浦遙情,借酒力、頻擬青辭聊贈。寄想無聲,來風有感,夜永燈相應。幽光流枕,醉酣一夢雲嶺。

平韻滿江紅庚子暮春行吟贛江邊
風卷殘紅,見日下、空舞悴痕。徘徊處、亂絲纏鬢,難覓前春。悵望雲天迷鵠鶴,遙聽鐘磬惻心魂。念故人、幽恨遣那邊,朝共昏。  春歸去,天亦顰。絮初颺,水初溫。盡綠搖光碎,觸眼愁人。欲棹輕舟行黍酒,怯聞煙草掩車茵。倦倚欄、江岸響滔滔,猶厭秦。

定風波慢庚子春末獨品逸想
試閑來、小啜清香,隨吾淺坐淺倚。葉底餘春,雲邊短夢,都入氤氳氣。縷絲飄,素弦起。虛室寥寥半酣裏。誰計?任骨清若浣,魂飛如翅。  五湖渺瀰。趁忘塵、一攬鷗邊艤。似蓬萊野侶,橫琴嘯詠,還結前緣締。佩皋蘭,絕泥滓。風颺茶煙到心髓。禪理。響水初漫,香成空慧。

金縷曲紀念先師卷施老人百年冥誕
百載餘音在。每思來、菊黃如玉,蕙馨如海。竹椅閑書涼白水,風下師生相徠。聽奧語、瞢然半解。繞指煙沉詩句苦,望遙空、雁去斜陽外。天幕冷,斂雲靉。  吾今五十同浮芥。嘆杯前、詩心盡老,眉峰鎖黛。醉魄愁魂誰喚醒,誰復悲歌狂慨。但聁得、希光重賚。一夢千年緣不盡,絳帷開、蘭畹薰三界。師坐上,爇香拜。
[注]蔡起興老師晚號卷施老人,一生經歷曲折,喜種菊,煙癮重,操一口難懂的浙江話。

齊天樂•詠蟬
疫雲遮斷春山夢,醒來又添新恨。白雨跳珠,驚雷破石,柔柳堅荷折盡。江城頓隕。嘆膏澤成空,啜汁成困。倦倚高枝,素風過雁共相憫。 花光雲意漸遠,但狂歌自詠,聊以微哂。桂魄分凉,嵐煙滴露,林薄寒侵兩鬢。愁心暗忍。料約誓輕拋,踐期難準。罷了相思,鼓弦幽境隱。

洞仙歌庚子中秋夜靑山湖畔清賞,時浮雲層疊月時隱時現,澄光照眼不過瞬間耳,誦及稼軒問月詞和東坡洞仙歌,思前賢之寄託,聊賦一闋以遣懷
誰情若玉?漫盈盈相望。偶見靈光便馳仰。倩誰彈、一縷幽笛驚魂,風乍起,還惹誰人恨悵?  遠天誰弄影?誰許團欒?誰命陰雲蔽清曠?又是夢誰憑,夢醒誰邊?虛明境、邈如空想。但酌飲千杯遣空懷,任碧桂飄香,醉成狂浪。

沁園春庚子秋雨中靈山品茗
今我重來,秋雨靈山,靑眼情懷。看騰如龍虎,跳如猿兔,舞如鸞鳳,都聚瑤臺。巖上橫琴,雲邊拂袖,碧石流弦曷美哉。渾忘世,但幽亭對坐,醉飲瓊杯。  吾生半百塵埃。任萬點風霜欺鬢眉。便一杯澆土,兩杯清肺,三杯滌慮,疑在蓬萊。恰好眠松,還容栖月,綺夢無邊恍見梅。歸去也,似稼軒吟處,陶徑蒼苔。

 楼主| 发表于 2020-12-8 09: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右詩社庚子年第一期社課
題目:《庚子傷春》,詩詞均可,不限韻。
[梅雲按]庚子之春,新冠病毒起于江漢,殃及神州。疫情彌漫之時,余客居滬上,杜門簡出,百無聊賴,惟低吟老杜與簡齋《傷春》之詩,以遣愁懷。適劉君紅霞發來微信,囑為江右詩社今年第一期社課出題,遂命題曰《庚子傷春》焉。簡齋《傷春》頸聯“孤臣霜髮三千丈,每歲煙花一萬重”,分別化用太白《秋浦歌》“白髮三千丈,緣愁似箇長”與少陵《傷春》“關塞三千里,煙花一萬重”,自然貼切,妙合無垠,以“每歲”對“孤臣”,不惟工穩,更覺靈動,似可供社內外詩友借鑒效法也。此期社課,社內社外參與者廿三人,詩詞作品三十首。故評出一等一名,二三等各二人。失當之處,自知難免,還祈諸吟友諒之云爾。又,第二第三期社課,擬仍有勞向閒、青衫二兄出題並點評。

黃勇輝(桓笛)
庚子傷春(第名)
其一
乖張時序奈何天,觸事如棋每慨然。一劫煙花空做眼,九逵迷瘴暗流年。封城策似戒嚴令,拍岸潮驚上水船。枉卻鶯聲春歷歷,東風吹夢落誰邊。
其二
名花零落掩春苔,靑失遙山瘴不開。萬里聲哀如咫尺,彌天風雨送寒來。
[梅雲點評]律絕均佳,風騷兩挾。望彌天之風雨,聽拍岸之波濤,万千感慨,都付長嗟短歎之中。惟覺“做眼”稍率耳。

劉紅霞(落紅無意)
金縷曲•庚子傷春(第二名)
——暮春時節,疫情漸去,出得門來,春花盡謝,春聲盡空,一時悵然,成長短句。
春色還餘幾。算枝頭、三三兩兩,枯香瘦蕊。草上堆紅輕似蝶,旋舞更添愁悴。怯舉步、怕驚殘綴。拂鬢柳風低欲訴,試牽衣、怪惹潸潸淚。誰忍聽,別離意。  年來久困狂氛癘。看滔天、煙雲變幻,逐飛如戲。隔浦春隨黃鶴杳,江草悽悽千里。擬做個、忘情公子。未料湘弦哀四野,縱深居、也是憂難避。庚子痛,泣山鬼。
[梅雲點評]低徊淒咽,勁折幽深。“怯舉步”至“潸潸淚”點化清真“似牽衣待話,別情無極。殘英小、強簪巾幘。終不似一朵,釵頭顫裊,向人欹側”,以健筆寫深悲,最得此調體氣。“江草”句,“悽悽”最好作“萋萋”,用崔顥句以扣武漢。

胡平貴(鄱湖漁歌)
蝶戀花·傷春次阮亭韻(並列第二名)
一春皆疫事,幾時了得
觸目花殘誰與纈,何日清明,何日清明節。杜宇聲聲猶未歇。煙塵漫似中州雪。 去歲笙歌餘幾闋,三楚流風,三楚流風絕。黄鶴歸時江碧徹。清波好映中宵月。
《國朝名家詩餘》引宋婉云:「初夏,僕將往蜀,同芝麓諸公讌集梁家園,伶人演僕所編《祭皋陶》雜劇,座上各賦《蝶戀花》詞一闋。」王阮亭首唱。
[梅雲點評]寓慨深而措辭婉,頗得漁洋韻致。上下片“四五”句式,用堆絮之體,風神搖曳,涵泳其中,曷勝感喟!小注之中,“宋婉”當作“宋琬”。

盧象賢(卢象贤)
庚子傷春(第三名)
蒼生苦患向喉深,鬼簿分名付水沉。半世已多嗆肺事,十年早息看花心。夢遊有枕觀群蟻,枝唱無人禁小禽。大道如天焉舉步,隔窗雨淚共沾襟。
[梅雲點評]感慨何深,中二聯尤沉鬱蒼涼,誦少陵“花近高樓,萬方多難”之句,情何以堪!

胡劍(抱月)
庚子傷春(並列第三名)
龜伏齋中似坐禪,舊知庚子大災年。相看疫警傳除夜,漫聽軍機嘯遠天。白衣榻尾匆匆影,黃鶴樓頭渺渺煙。誰憐二月人蹤滅,辜負春風到柳邊。
[梅雲點評]一氣盤旋,了無滯礙。“白衣”“黃鶴”一聯,剴切精工,一結神餘言外,耐人尋味。

江右詩社庚子年第二期社課
[盧象賢]遵熊社長命為江右詩社第二期社課事。出題《櫻花》,七律不限韻。
世界野生原種櫻花約四十種,吾國占三十三種,合三十三天之數。秦漢即入宮苑,唐時傳入日本而成其國花(據雲繫由日僧自修水黃龍寺帶回)。武漢大學珞珈山櫻花尤為著名。歷代名家多有題詠,如李義山“何處哀箏隨急管,櫻花永巷垂楊岸”,李後主“櫻花落盡春將困,秋千架下歸時”,蘇曼殊“十日櫻花作意開,繞花豈惜日千回”等等。
此次社課共收到社內十三人十三篇,社內四人四篇。以拙眼觀之,此次社課第七首為第一,第三首為第二,第五、第九首幷列第三。社外依例不參與排名。

第一名
梅崗(水擊三千)
櫻花
豈獨新城與故岑,東瀛兀自冠春林。傾人城國猶千載,蹈海情懷合一斟。旣已繽紛開復落,何妨零亂淺耶深。風前底事爭稍瞬,不負平生烈士心。
[向閑評]窄韻揮灑自如,見功力。首聯中日兩國都説到,不作議論。頷聯用佳人傾國之貌與義士蹈海之節二典互襯,自含深意。頷、頸聯句式靈活,對仗工整。尾聯格調高,迥不猶人。

第二名
劉紅霞(落紅無意)
櫻花
珞珈香散夢魂中,堆粉如煙接遠空。雲壓千枝盡垂首,風搖無處不驚紅。移根恨冷誰人覺,墮影憐來天力窮。三十三弦聲漸杳,世情芳序兩匆匆。
[向閑評]櫻花有紅有白,驚紅或從紅雨意象來,然終覺不甚妥。移根,出自庾子山《枯樹賦》:“昔之三河徙植,九畹移根。”天力窮,無奈之意出人意表。三十三弦,喩吾國櫻花三十三種。由芳序而及世情,主題昇華。

第三名
萬德武(劍塵)
櫻花
蒼狗白衣如作場,秦宮漢闕事茫茫。紛吾趾美思浮海,悵爾離魂忍去鄉。紅粉從來俄滅沒,明璫到底太匆忙。平生霏落今春最,寄恨空隨漢水長。
[向閑評]“天上浮雲如白衣,斯須變幻如蒼狗。”老杜句也。“紛吾旣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屈子句也。“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孔子句也。用典嫌多,且浮海之典用此未必妥。然前四説櫻花之離,後四説櫻花之落,尾聯尤亮目切時。全詩語感、結構甚佳,堪初學者味也。

胡劍(抱月)
櫻花
亦同桃李斗芳華,還共章臺柳一家。雨裏銷魂憐泣淚,陌間銜夢愛堆霞。黃龍寺憶三更迥,富士山看萬徑斜。尺八幾人傷落魄,恨隨春水遍天涯。
[向閑評]章臺本為楚宮。韓君平寄柳氏詩云:“章臺柳,章臺柳,昔日靑靑今在否。”花柳自是一家。黃龍寺對富士山,頗有代表性,未經人道。尺八為中國傳統管樂,傳入日本大槪與櫻花同時,所以詩中用之不為隔。然尾句未就尺八來收束,稍憾。此詩構思活躍,惜稍欠打磨。

江右詩社庚子年第三期社課
[蕭劍勇出題幷點評]七言絶句濫觴樂府,歷盛唐而光大,代有名家聖手,徑雖異而旨同歸。其寄人送人篇什俯拾皆是,江寧清剛,有“靑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太白俊逸,有“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少陵渾厚,有“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無非興寄高遠,情感深摯。吾社同人,亦有佳句或可期之傳於眾口。今遵社長命,為庚子年三季社課試一解,題為“寄人”或“送人”不拘,體裁為七絶(不含古絶),韻不限。
本期收到社課社內二十二人三十篇,社外五人八篇。

第一名
陳晗(塵寒)
寄內子
秋霖脈脈散輕絲,總是春風別後詞。記得河橋初悵望,小孤山下影斜時。
靑衫析:風神蕭散,澹語濃情,确乎是情到濃時翻轉淡注解。小孤山下影斜時,涵蓋過去多少故事情感,一語勝卻千百言。

第二名
曲澗松(北極狼貛)
秋夜懷友
最憐幽鳳發深吟,潭影松風綠綺琴。大散關前山戴雪,銀鉦兩照玉人心。
靑衫析:相思之意幽深冷峭,吐屬凈無風埃。銀鉦兩照意有多旨,旣是清輝亦是山雪,更是兩心相照之契同。
斷續金風引淡黃,秋凉院落佇斜陽。蛩聲織夢應難寄。兩地花融一份香。
靑衫析:整詩細密妥帖,毫無隔阻,情感引而不發,轉結更是不落凡塵,自是深情人語。

幷列第二
盧象賢(向閑)
寄人
秋風尙未是凉風,已立汀邊望信鴻。明月此時眞縮地,一時俱近廣寒宮。
靑衫析:首二句已知時間空間跨度,則思念之情油然,後二句妙想天外,偏不寫離情,只從物象發落,不唯情緒飽滿無垠,且興象高遠,與白樂天“共看明月應垂淚,一夜鄉心五處同”異曲同工,又有王江寧“明月何曾是兩鄉”之意旨,的是佳篇。
送別
荻花楓葉年年景,老友新朋葉葉萍。惆悵人間多送別,不如長任雨霖鈴。
靑衫析:首句應時應題,次句指友朋如萍葉漂泊,此種心緒後二句以反語出之,更增傷懷,見得作法變化老練。

第三名
劉紅霞(落紅無意)
庚子中元夜有寄
廿年離夢墮微茫,費盡相思千百章。今夜憑欄空佇立,一簪秋月滿頭霜。
靑衫析:一簪秋月滿頭霜,將存歿之思以情景發之,看似淡語,實則意思層疊遞進,內裏情感雖洶涌自然,但戛然而止,洵為佳句。起句照拂題面極妥當,承句加深,轉句拉回今夜,章法井然。

幷列第三名
李汝啓(江湖小李)
送人榮退歸隱
一竿垂處柳依依,湖上鱸魚秋正肥。聞道近來滄海沸,休從任父釣鰲磯。
靑衫析:如此落筆方見交情。轉結有情有見地有諷喩,佳構。
寄人
豈無鴻雁過霜庭,料得衡陽碧尙橫。怕擾湘江波底月,縠紋休教月華明。
靑衫析:起二句高華,碧尙橫三字得詩之華。結二句意極好,休教二字疑為平聲,且與怕擾二字纏夾,稍為更易即為完篇。

江右詩社庚子第四期社課
[梅雲出題幷點評]晚清譚壯飛《金陵聽説法》詩云:“而為上首普觀察,承佛威神説偈言。一任法田買人子,獨從性海救靈魂。綱倫慘以喀私德,法會盛於巴力門。大地山河今領取,摩庵羅果掌中論。”不惟用大量佛典,且借用譯音詞“喀私德”(caste,印度種姓制度,即等級制度)與“巴力門”(parliament,英國國會,即議會制度),雖乏興象之美,然亦別具一格,康南海所謂“更搜歐亞造新聲”是也。今試以《庚子感時》為題,作五律或七律一首,四聯中至少一聯須用外來詞或新名詞。此乃一種嘗試,正如胡適之反放翁“嘗試成功自古無”之意,倡導“自古成功在嘗試”也。庚子八月廿六,梅雲識於洪州。
【梅雲按】此期社課之題,由潭復生《金陵聽説法》觸發。蓋其時余正讀譚嗣同《仁學》,譚壯飛云:“凡為仁學者,於佛書當通《華嚴》及心宗、相宗之書;於西書當通《新約》及算學、格致、社會學之書;於中國書當通《易》《春秋公羊傳》《論語》《孟子》《莊子》《墨子》《史記》及陶淵明、周茂叔、張橫渠、陸子靜、王陽明、王船山、黃梨洲之書”,誦此頗覺心儀,又轉添疑惑:何以鋭意改革之志士,竟如此深耽釋氏之書?因翻閲《莽蒼蒼集》,知《金陵聽説法》組詩寫於光緒二十二年(1896),題後小序云:“吳雁舟嘉瑞為余學佛第一導師,楊仁山先生文會為第二導師,乃大會於金陵,説甚深微妙之義,得未曾有。”聽法之後,嗣同即構思《仁學》,次年(1897)完稿,至戊戌(1898)則以身殉國矣。因悟譚復生“善學佛者,未有不震動奮勇而雄強剛猛者也”及梁任公“然眞學佛者而眞能赴以積極精神者,譚嗣同外,殆未易一二見焉”之語,皆具卓識,蓋學佛者亦能勇於進取,而非退避隱忍也。有感於此,遂以《庚子感時》為題焉。本期收到社課,社內十六人,凡十九篇;社外四人,共五篇。盥誦久之,覺所作均佳,頗難遽斷高下,經再三斟酌,選出前三名共六篇,其中一等一名,二等兩名,三等三名。不當之處,知所難免,還祈社內外吟友諒之,是所幸焉。庚子十月十八,梅雲識於洪州。

梅崗(水擊三千)(第一名)
庚子感時
劫銷劫起倩誰終,百二年來幾見同。未決雙雄疑海外,猶悲大疫虐區中。街頭消息無從辨,夢底希求期復空。伊甸園何相去邈,陀羅尼裏落花風。
【梅雲點評】渾融沉鬱,怒拗蒼堅,雖多處用新名詞,而風調則近玉谿。“陀羅尼”出《大智度論》,意為能持、能遮,“若欲作惡罪,持令不作”,妙在接以“落花風”,筆致頗為冷雋,而極耐循思。判為第一。

盧象賢(向閑)(第二名)
庚子感事
小蟲尙在未明中,萬億新鈔又出籠。機慣無人摧坦克,艦憑有勢造臺風。咖啡百遍難離苦,芭蕾三圈便脫窮。寒不勝時仍立志,更尋高處建天宮。
其二
里根號漸向南移,驚見群鷗搶慕斯。御姐摩登白雕狠,達人秀酷黑熊奇。服些自信維他命,謅首萁燃迷你詩。正太生來原染疫,縱穿耐克不能馳。
其三
新冠舊薩盡無形,經濟引擎搖不醒。起落油潮歐佩克,和諧月色梵婀玲。玉追標致馱金主,天問奔馳探火星。賸有浪人充佛繫,制成香頌霸熒屛。
【梅雲點評】此感時三律,大量采用外來詞語,而仍具傳統詩深美閎約之境,梁任公所謂“能鎔鑄新理想以入舊風格者”也,“咖啡百遍難離苦,芭蕾三圈便脫窮“、“服些自信維他命,謅首萁燃迷你詩”、“起落油潮歐佩克,和諧月色梵婀玲”等句,與黃公度“文章巨蟹橫行日,世界群龍見首時”相較,似亦毫不遜色。擬評為第二。

蕭劍勇(劇飲千杯)(幷列第二)
庚子感時
國步閎深幟尙朱,城頭兀坐盡封狐。基因或可成重組,德賽誠難遂貫輸。康穆尼斯勞夢想,納雄耐爾已模糊。滄桑百二東風勁,豈意區中遍毒株。
【梅雲點評】世雖紛擾,骨自蒼堅。頷、頸兩聯所用新辭均甚剴切,所蘊悲慨則溢乎言外。擬定為幷列第二。

陳晗(塵寒)(第三名)
庚子感時
不待行春令,東園舊已蕪。洶洶庚子疫,戚戚小人儒。四海傳吹哨,彌天亦畏途。匣貓生且死,未易了斯須。
匣貓:薛定諤著名實驗。
【梅雲點評】所嘆甚深,所悲何廣,頗賞中二聯之筆致恢弘,憂懷曠邈,誦義山“芳心向春盡,所得是沾衣”之句,不禁心惘惘而淚潸潸矣。

肖美鋼(草嘯)(幷列第三)
庚子感時
新冠猶禍世,北斗導迷航。蝶自過花隙,人曾滯疫鄉。河山元看好,詩酒更應狂。快澡東籬雪,跳丸出海桑。
【梅雲點評】新名詞運用自如,且兼含傳統意蘊,如次句“北斗”,即令人生發義山“北斗兼春遠”之聯想。通篇渾灝,寓慨深沉,擬定為幷列第三。

楊振霞(風散雲痕淺)(幷列第三)
庚子感時
此歲魂驚蒙太奇,旋如劇透也憂悲。風霜又冷楚天樹,老病自憐滄海漪。通稿背書聞盛世,鹹魚歇菜喟當時。離杯盡是浮沉客,珍重一聲辭故枝。
【梅雲點評】“背書”“歇菜”均當代新詞,含意頗豐。頷聯丁卯句法,眞有“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況味,耐人尋味。起結亦自然呼應,結構謹嚴。擬幷列第三。

发表于 2020-12-8 09: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劍川右遷贈和集(江右詩社)
毛靜(劍川)
白下步韻
此身梗泛慣西東,但問滄波不問風。虎踞龍蟠將附驥,鸞飄鳳泊莫驚鴻。鄉評但得人如玉,大隱曾教州姓洪。更感豫章諸子意,紅梅一翦報南中。
熊盛元(梅雲)
劍川兄卜居白下即次其韻奉和
聞道成連避海東,聽濤聽雨更聽風。情牽白下參差柳,目送靑溪縹緲鴻。波外艤舟尋劍戟,劫邊彈淚説楊洪。苔痕碧掩來時路,負手蒼茫夕照中。
盧象賢(向閑)
送劍川兄榮調
聞君飲罷掉頭東,畱得悠悠馬壋風。形勝金陵千歲虎,雪泥江右一痕鴻。才人未可銷才氣,學者終宜踞學宮。弘景路間他日接,莫忘車笠兩相融。
曲澗松(北極狼獾)
送劍川兄赴任
滄流亙古注西東,劍邑江寧一翦風。未忍靑蕉曾覆鹿,終開瑞靄兆翔鴻。金門置酒誰衣紫,故國歸帆客運洪。夢攬梅湖苔萬點,芳馨沁入錦文中。
黃去非(今是昨非齋)
劍川兄榮調金陵詩以為贐
金秋碩果正累累,人到中年大有為。不盡長江千疊浪,無邊學海一囊詩。縹緗事業追歆向,今古英賢入指麾。喜報新征前路濶,多君又占最高枝。
劍川兄榮調金陵復次其韻為賀
長江萬里祗流東,何況晴明趁好風。耕種書田儕汗馬,驅馳詩思寄賓鴻。文瀾壯闊三春浪,前路奔騰百步洪。欲待來年問修禊,杏花消息雨聲中。
註:第七句及江右辛丑年會事,第八句借陳簡齋原句。
李金龍(雲海)
劍川兄榮調金陵,有白下步韻之作,因和
一經辛苦走西東,鐵擔慚吾南北風。呵叱逡巡還勝狗,稻粱赶趁不如鴻。幾曾學問蒼黎益,慣見書生涕淚洪。君去半山堂下弔,良心天地放當中。
肖美鋼(草嘯)
聞劍川兄赴任金陵屬和其韻
雲帆直挂大江東,好藉扶搖海上風。客裏烏衣人弄笛,夢邊玄武月驚鴻。已諳靑簡多為用,亦有長才足化洪。煮酒放歌春若許,不妨鳴棹曉霏中。
梅崗(水擊三千)
賀劍川兄榮調金陵並次其韻  
慣是宦遊西復東,聞君白下又秋風。滔滔浪濁初揚楫,漠漠天靑暫息鴻。 業在名山因簡素,詩題寺壁羨材洪。 金陵王氣今何有,十里秦淮一望中。
蕭劍勇(劇飲千杯)
劍川兄右遷金陵次韻有寄
久湮濁海道將東,天意磨礱自凱風。世外塵埃翻野馬,圖南羽翼起征鴻。秦淮燕語驕王謝,鍾阜梅花被禹洪。舊夢江南了勾當,半山餘響紫煙中。
李映斌(紅葉)
步韻賀劍川兄赴任金陵
劍邑吟鞭復指東,快哉消受一襟風。六朝金粉迓新履,四秩靑山目遠鴻。我欲往來長念舊,君懷吞吐勢奔洪。勝遊何地遣幽思,最是秦淮秋月中。
周克夫(空山)
劍川兄右遷金陵用其韻
才堪京解任西東,慶仰時存硏幾風。卷壓六朝呼白鳳,文揚三贛送雲鴻。名山事業當成頌,孔壁縹緗自化洪。十里秦淮望猶記,石頭城在曉煙中。
胡平貴(鄱湖漁歌)
欣聞劍川兄就職南京高校,次其詩韻以賀
弄墨攡文西又東,金陵此去御高風。龍山鳳水好朝聖,玄武莫愁宜問鴻。老我情懷長似舊,慕君才俊勢如洪。照人泓碧秦淮地,每憶家園一夢中。
【注】元好問:故園歸未得,細問北來鴻。
劉紅霞(落紅無意)
賀劍川兄榮調金陵步其韻
塵海行舟東復東,扶搖欲泛日邊風。客心初約金陵醉,天際頻過洛水鴻。經劫千磨情自闊,舉杯一飲氣何洪。雲帆棹倚清波上,十二樓臺煙靄中。
黃勇輝(桓笛)
欣聞劍川兄履新南京次韻為賀
贛水東流東復東,白門柳裏起南風。錦囊收拾作新客,劍氣衝騰託旅鴻。此去寧憂事堪用,向來那愧道非洪。詩名已是傳江左,猶盼歸來一醉中。
陳建福(東華)
劍川兄榮調南京傳媒學院主政圖書館館長(用詞韻)
金陵王氣盛,迎得俊才來。重任雙肩壓,宏圖萬卷開。羨君藏品富,慚我悟心乖。同志江湖合,支頤作遠懷。
劍川兄就職金陵次韻以寄
劍城芳草任西東 ,地氣初生折葉風。書案喜添京兆筆,星空獨看遠征鴻。臨屛贛府何言苦,驅馬應天一嘯洪。珍重江湖年正壯,新亭故壘月明中。
冷迎春(紫藤)
奉和酬劍川兄榮調
文華欣説耀天東,虎翼如添更得風。居近方山參大樹,宴開江右想歸鴻。從前椽筆憑豪健,自此才川競涌洪。詩史金陵有知己,長亭佇望月明中。
胡劍(抱月)
次韻酬劍川兄履新白下
大江流去勢朝東,桃葉渡頭蘆荻風。人物六朝憑索驥,圖書一館感栖鴻。氣藏龍虎行宜晦,座滿琳琅道正洪。莫向雞鳴埭邊過,恐添憔悴曉光中。
萬德武(劍塵)
劍川兄右遷金陵次韻有寄
韶華夢後即西東,猶記江干翦翦風。 我衹依違如乳燕,君堪摶控比飛鴻。六朝文物憑看顧,半世跫音各細洪。樽酒何時佳麗地,閑論皮骨半山中。
注:介甫曰:波者,水之皮也。子瞻曰:滑者,水之骨也。


发表于 2020-12-8 09:3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陳小輝(臨川沐風)
次韻酬劍川兄榮任金陵
乍聞江右又江東,快意一襟千里風。局趣誰能效轅驥,騫騰今恰似飛鴻。鄴書萬架侯專美,腹笥五車邊為洪。白下長干春水好,相思偶爾月明中。
再依韻戲酬一首
此去翩然白下東,扶搖而上已培風。有懷本不同野鶴,得志人皆羨雁鴻。四庫琳琅才自傲,一樽談辨氣如洪。秦淮浙水多佳麗,想像窺墻明月中。
楊振霞(風散雲痕淺)
賀劍川兄榮調金陵次韻一首
江波一棹北而東,帆掛秋高趁好風。俯仰不驚臻妙境,笑談遙念約春鴻。書來藏室能攻玉,酒快聯詩如瀉洪。最是青山同到日,可無佳興入杯中。
陳晗(塵寒)
次劍川兄卜居白下詩韻
江水悠悠東復東,白門相待有情風。巢枝事業搶楡雀,到處生涯印雪鴻。衮衮諸公神似王,滔滔天下勢猶洪。閣書堪校人堪讀,便擬風雲在眼中。
洪波(柳父)
劍川兄履新金陵次韻有寄
雲程一棹過江東,意氣中年九萬風。白下詩新踵貽上,蘭臺史篤署崔鴻。樟巖初識荆州晚,梁苑恆傳器望洪。好待方山滋杏雨,愜懷齊向醴杯中。
李汝啟(江湖小李)
送劍川之南都
藜照蘭臺事業新,儲英振鐸聽揚仁。天資高邁知難及,道義濡涵久更眞。向秀莫吟思舊賦,梅花先報小陽春。近聞米貴長安市,鮑叔何事解憐貧?
陳平(瀚海胡楊)
踏莎行•賀劍川兄榮調金陵
淮水湔塵,鐘山縈緒。書香且伴朝和暮。槳聲燈影入詩囊,屐痕閑印蒼苔路。 月照霜林,寒侵庭戶。鄉關極目情如故。春來準擬訪臺城,酒邊同把梅花賦。




因每帖只能发一万字,文字超长,故截为两次分发。
感谢红霞兄收集、编排、转繁。

发表于 2020-12-9 17:4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庚子江右風雅投稿

記夢
驚悚倉惶裏,風生石髓塵。山根絕行路,雲外走遊麟。
計無消天恐,愁多怯裊神。青煙丹竃下,方藥可曾泯。

故園植蔬
院中方寸地,一辟勝桃源。忍眼郊原上,荒蕪漸鳥喧。


雷火焚殘山不周,濤掀於世未能休。鼎彜載盡君臣績,難載彌天風雨愁。


綿綿千障雨,縷縷引寒風。烏兔繁虛度,箕裘一夢空。
詞非解火令,句悔眥眸翁。淅瀝無眠夜,潮聲遠鱟蟲。。

聞某邑文事
三秋清氣爽,佳茗適吾心。曹掾非賢吏,夤緣自棘林。
侍才刀劈玉,出帳袖懷金。蕭壁飄零劍,羞同夜夜吟。

庚子立夏
急雨雷驚落,風狂花打殘。裒然失前貌,無復傲弁冠。
紅艷空成陣,嘯呼傳聚獾。域中逢此節,難恐舊時看。

憶舊年春夏之交車過古艾縣治遠眺平野所見
古今雲富庶,張目已無初。霧靄仍山嶽,兆民舊郭徐。
青蔥成遠憶,疇阪滿蒿余。古訓憑誰記,思傷涸轍魚。

城之鄉
遐邇心無定,夜闌入夢長。匆匆頻作客,踽踽自還鄉。
西嶺春將老,北山鳥遽惶。薄寒朝夕有,不敢試輕裝。

川西南謁筠連抗戰陣亡烈士碑
寂寂陵園立,愴懷隔世人。濺紅堪化碧,引頸自由身。
碑冢儼然聳,海桑變幻頻。百年空一哭,信念殆成泯。

川西南筠連玉壺井
上蒼一眼仙闈井,移向人間作惠泉。爽潤筠篁挹靈氣,育來傑士響西川。
滿壺色湛青苔碧,一縷寒消紫綆妍。向影銀瓶空未惜,行看玉甃越千年。

庚子重陽有記
霜風近已越江臯,心事無端怯二毛。紙薄人情消日月,衰疲兄弟賺衣袍。
沈淪黔首多憂病,奮厲三公好說高。荒野茱萸漸零落,更從寒暑恤兒曹。

感時
漢關秦堞堠亭荒,巨劫遽臨蛇豸狂。萬國寒衣覓刀尺,一囊妙計豈牛羊。
南山放馬憂吾病,北闕屯官慮爾傷。獵獵旌旗憑孰望,三公才調克強梁。

戲踵向閑兄韻以書懷
去留無意兩由之,德薄名山豈競馳。據席空談羞誤國,修文偃武未成詩。
月明良夜催春夢,海入危年看虎癡。一任興亡頻過眼,花開陌上眼無移。

無題
彌天疫虐釀殘秋,黑海洪濤自暗流。宮素百年長稱霸,旌紅一域幾宜侯。
東臯有鳳期鷹犬,垓下無靈獻馬牛。食客三千謀士在,計將安出解凝愁。

浣溪沙二首   江城哀
詎意逢春花未紅,龜蛇蕭寂失玲瓏。哀聲澒洞入千忡。沃衍萬年羞百草,一朝沴疫地靡風。莫由孽菌過江東。

劫覆江城布祲氛,春風蕭瑟萬家門。寒鴉夜半不堪聞。親者臨終無忍見,煙騰雲化作冤魂。可憐身是殼中人。

臨江仙  山居
慵悔流年終去遠,堊廬築倚山溪。縈懷往事費新題。繁花依謝杳,景色入望淒。
日夜屏喧煙水闊,思纏還認天低。千年故土不聞雞。樓頭開一扃,招燕此銜泥。

賀新郎  次稼軒“把酒長亭說”韻以书际遇
際遇無須說,信歸程、風輕雲淡,何來膠葛。落日樓臺聞玉笛,鷗鷺翻飛如雪。頓激起,豪情迸發。江上漁歌猶唱晚,漾清波,托出湖中月。殘照裏,聽瑤瑟。  悲生樂極傷情別,忒牽腸,幽燕歌哭,蜀鵑啼合。嘆盡華山迢迢路,知有風霜侵骨。遙望裏、音書瀕絕。一派瀟湘無限意,恐勞勞、綺夢終成鐵。霾未散,膈如裂。

水調歌頭   庚子上元夜懷武漢兼寄鄂居戰友
月色失銀白,不映上元燈。人間天上沈寂,詭譎絕簫笙。浪息誰聞黃鶴,劫罅潛蹤鸚鵡,閟閉靜無聲。遙望满江水,閃爍倍寒生。  楚之壤,奇禍衍,豈孤鳴。冰河鐵馬,胞海情義總嚶嚶。應允湖山無恙,還許蟾光如舊,聚首待飛觥。他日煙雲渺,雲樹解伶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21-1-26 10:44 , Processed in 0.02198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