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41|回复: 11

江右诗社庚子鹅湖年会作品集合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3 12: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落红无意 于 2020-8-28 18:41 编辑

纪念辛弃疾诞辰880周年江右诗社庚子鹅湖年会作业要求:
1.凡参会人员每人至少三至四篇作品,多多益善。
2.作品中須得有一篇关于“灵山”的。
3.交作业截止时间:8月25日晚12点
4.作业发在本群,集成后本群解散。


社内
熊盛元(梅云)
水龙吟·访瓢泉用“些”语效稼轩“听兮清佩琼瑶些”体
试招青兕归来些。瓢泉鉴形骸些。遥峰黛浅,长林径仄,堆层霾些。蘸酒书空,溯流照影,愁谁排些。惘然迷今古,纵邀仙侣,难重拾、遗钗些。  雾敛兮云开些。宜振袂且舒怀些。松间人醉,枝头鹤舞,更无猜些。环佩丁当,岚烟缥缈,慰同侪些。结庐兮梦杳,临风凝伫、暂徘徊些。   

念奴娇·吊稼轩墓次幼安“野棠花落”韵
飒然风起,任悠悠梦远,初秋时节。酹酒灵前无片语,怪底寒蝉声怯。怅望千秋,凄清一冢,隔世犹伤别。填膺幽愤,泪边知与谁说。  骚脉终古绵延,梧桐枝上,仍挂当年月。赋罢招魂魂未返,重理琴心三叠。铁马南来,金戈北指,欲翥翎先折。缔盟鸥鹭,也应怜我霜发。

贺新郎·庚子鹅湖诗会论辛陈词次稼轩“把酒长亭说”韵   
词境同谁说。算从来、清雄深婉,几多轇葛。长夜笛声惊远梦,剑淬沧波如雪。搔更短、恋头霜发。狂诵辛陈伤时句,任螺杯、冷漾鹅湖月。山鬼啸,恍闻瑟。  醺然醉也飘然别。乍回眸、林梢风起,笔端云合。却顾森森修篁影,怜取平生瘦骨。歌扇底、蛾眉奇绝。一掬瓢泉肠九转,料当年、青兕心非铁。星忽坠,唾壶裂。
[注]东坡《南乡子》“破帽多情却恋头”。稼轩《贺新郎》“要破帽、多添华发。”白石《琵琶仙》“歌扇轻约飞花,蛾眉正奇绝。”

菩萨蛮·庚子初秋谒鹅湖寺
诸峰坐断禅心远,佛场休问凭谁选。水碧映天蓝,劫尘波底涵。  枫前容小立,一杵钟声寂。回首悟还迷,峭岩云自低。
[注]谢良能《鹅湖寺》诗云:“老禅天人师,领略倾九州。初开选佛场,坐断诸峰头。”

鹧鸪天·夜梦灵山
休向明时怨道穷,酒阑欹枕一灯红。魂驰荦确千岩外,梦坠回旋万马中。  溪忽转,路还通。小桥横截月初弓。镜前梳理飘萧发,醉射天狼也自雄。

梅岗(水击三千)
庚子鹅湖书院前庭柏下亭中独坐
独坐亭中衣渐沉,骄阳烈烈柏森森。千秋道迹存耶灭,一梦鹅湖浅复深。蝶变经年犹乱眼,风敲此际肯澄心?泠然恍觉轻言唤,便向庭前销积阴。

瓢泉行
一泓瓢泉水,终古未曾竭。寂寂出岩隙,粼粼自澄澈。半瓢堪鉴影,半瓢足解渴。况滋英雄气,直是饮冰雪。不见松与竹,森森自成列。恍若秋风起,嘶嘶战马咽。应恐承平世,深忘壮士血。今我携醉来,初逢亦相悦。对影苔边坐,相与慰寂蔑。

灵山行
人生何所有,平生何所似?芒兮不得解,况乎大疫起。忧惧日益甚,遑遑莫相止。忽有灵山约,兹怀信可峙。灵山奇且异,或与卜神鬼。倏忽阊阖开,泠然上界里。青云时浩荡,天风吹未已。浮光泫石白,芝华凝涧紫。霞袂纷披离,盘栈蹑云履。直欲蜕凡去,万态由心拟。铿然石初裂,杳邈失星轨。卜痕蚀欲浅,莫能识纷诡。只有夏花粲,开落秋风始。

肖美钢(草啸)
苦暑日访铅山瓢泉
美人高趣本难求,幸此涓涓未断流。但舀山瓢同一啜,急催思接古今秋。

阳源山谒稼轩墓
匝野青葱覆乱尘,冢前怀古往来频。衣冠久已安南渡,步骑应难蹈北巡。欲听铜琶重继绝,休叹铁剑未磨新。荐花侪辈秋三酹,若此奇情要自珍。

庚子立秋后二日偕游信州灵山
凉飚起何处,问道上仙岩。短壑蟠龙栈,危云过海帆。争奇松点化,幻怪石尖巉。好为新人类,从容入手函。

浣溪沙·过期思村浣纱亭
不为娇姝点绛唇,时晴忽雨出篱门。长歌一曲酒重温。  触眼峥嵘都阅尽,到今风月已翻新。往来还遇种瓜人。

李瑞河(浔阳倦客)
瓢泉
终年汩汩出岧峣,漱玉涌金涵碧霄。莫道清流终细弱,一瓢能涨信江潮。

游灵山
投闲今向洞天来,跃上巉岩眼界开。十万风回消溽暑,三千松动净尘埃。象形石过陶钧手,睡美人惊绝世材。栈道环行深一望,饶西是处好楼台。

同诸友谒辛稼轩墓齐诵其《破阵子》
词人寿域掩繁荫,神道蜿蜒宿草深。种树营生虽惨淡,点兵意志未消沉。千金书剑飘零骨,一捧河山破碎心。解作停云新格调,远来诸子约同吟。

曲涧松(北极狼獾)
贺新郎·灵山 用张元干曳杖危楼韵
曳杖灵山去。想当年、稼轩应愿,劈山填渚。栈道盘空弯递递,黯拟期思古渡。倚绝壁,游心雄处。上下蚁兵行列肃,料曾经、受训辛郎鼓。风猎猎,红裙舞。  行来暗忆鹅湖路。叹书生、冰桥斩马,吟鞭破虏。我欲催驱群兽石,漫与淮南寄语。向淮北、飙尘卷土。试挽虬松鸣万箭,啸蟠云、可射金雕否。云四合,共飘举。

贺新郎·听剑川兄授文人风骨业以赋鹅湖书院
风骨从何说。问渊明、南山种豆,与谁抛割。俊逸参军歌傲岸,终也心肝摧裂。东坡更、黄州蹀躞。拟作飘飖云鹤舞,叹从来、桑扈比干倔。家与国,孰堪怫。  鹅湖辩处终须谒。吊高坊、斯文宗主,略厌黼黻。午日催花松柏静,脉脉莲池紫蕨。两三雀,倦来自歇。莫忆空庭曾鼎沸,叹江山未老人先猝。谁共我,书雄阔。

贺新郎·听盛元先生授课感赋步稼轩韵
细与诸君说。算由来、高怀旷逸,南阳三葛。羽扇纶巾风流客,赏遍溪山烟雪。终忿忿、苍颜白发。同甫订交应内照,夜行时、会否惊明月?销十万,醉瑶瑟。  英雄老去沙场别。向天狼、秋宵一瞥,睫曾交合?寄隐终南心切切,苦耐酸风啮骨。剩怅望、愁怀孤绝。北固山前归云疾,恨神鸦、坠尽江南铁。浮大白,壮心裂。

摸鱼儿·瓢泉吊古
迓苍头、暑蒸风日,同侪星列苔石。历山能似铅山好?遥望孔门陵柏。松影仄,雀鸟倦、瓢泉清冽魂澄碧。绝无鱼迹。料玉笛金徽,幽兰细柳,惯与美人释。  封侯志,且付闲花浪掷。疏林流景归客。无端献甚平戎策,赚得一身烟汁。君试析:钦帝复、满朝冠冕谁还辟?吟肩冷寂。莫掸去程霜,来程朔雪,寒胜穿云镝。

胡平贵(鄱湖渔歌)
鹧鸪天·瓢泉
山本青葱水可瓢,一丘一壑远尘嚣。寄情好钓秋江月,赊酒堪听紫竹箫。人有梦,梦难消。纵然种树亦逍遥。挑灯吹角前朝事,坐雨停云只待邀。

谒辛公墓
拜公久一念,不才惧行舟。但从众贤愿,相携到信州。松柏立默默,翔鸟声啾啾。野卉四围顾,神道三径幽。遥想将军健,孤胆擒敌酋。平戎万千策,翻作古木楸。我来祭阁老,清泪空自流。绕墓行三匝,有恨恨不休。颇恨厉疫甚,又恨洪涝稠。复恨繁事入耳都是愁。何时解得兆民忧?八百余年今又是,胡马窥江其谁作兕侯?

贺新凉
·题灵山四叟照次竹垞韵

同赏千峰醉。问华年、可曾误了,春风桃李。细数驹光真一瞬,眸底流云无际。峻岭上、襟怀堪寄。四海诗朋欣落座,对长松、膜拜尊前辈。书与酒,众皆喜。  新来甚是心憔悴。又连绵、洪灾肆疟,诸般都敝。万马迥旋谁识得,栈道行行而已。酷岩耸、形如夫子。片石参天呈玉笏,看偃湖、绝似鄱湖水。秋声好,吾来矣
注:四叟者:建昌刘上坤,浔阳王品科,洪州胡平贵,建昌周克夫。

毛静(剑川)
铅山瓢泉遂展稼轩墓
崚嶒树石蔽轻阴,眼底神州几陆沉。南渡衣冠孤剑耿,故园涕泪一瓢深。君王未笃还都愿,烈士空弥杀贼心。胡马窥江今又是,樽前风雨共呜喑。

鹅湖书院
声华天水盛,学术湛青蓝。鹿洞寰中最,鹅湖鼎足三。理心虽异趣,朱陆欲同参。千载传薪在,相期吾道南。

醉中读辛词慨然有作
带湖多苦竹,剖简有啼痕。料彼前朝泪,犹馀碧血温。几人千载下,独得一家言。潋滟期思渡,惟今属稼轩。

洪波(柳父)
瓢泉
苍林古石绝尘音,石上泉如止水沉。漫言无涉风云气,开禧曾昭烈士心。
[注]折腰体。昭,见也、明也。

虞美人·谒铅山稼轩墓
少年气决山东路,迟暮期思渡。剖觚十论束华文,荆鄂潭虔郁郁逐风尘。   奇篇六百张新帜,纵棹无厓涘。午阳沉籁酹琼卮,吾辈冢前罗拜诵公词。
[注]华文,即华文阁。

访鹅湖书院
鹅湖初到问衣冠,历历碑亭石上刊。荷满泮池开欲艳,日高坊额立尤端。曾穷物理谈朱陆,更仰人伦法杏坛。八百年余摧纪统,斯文陵替有沉叹。

灵山
终古斯峣屼,灵山不可群。连峤石皴甲,一线栈犁云。礧硌批龟蟒,峰峦廓骏麇。翀禽天际灭,松籁息炎氛。

卢象贤(向闲)

瓢泉
流细难能是旧痕,或为一派滥觞源。词填破阵人磨剑,策换平戎树养根。老泪添波浮九畹,清渠化墨激千言。而今缨足无从濯,翻羡先生有稼轩。

辛稼轩墓
当年志欲拄青天,任是英雄也息肩。醉里挑灯曾看剑,山前堕泪尽成铅。碑文漫漶人堪否,胆气貔貅事不然。只为生平多憾缺,满头杂草出坟巅。

鹅湖书院
人间进步要阶梯,制匾毋须御笔题。猛士南来心在北,大江东去日沉西。聪明朱陆开峰会,勇敢辛陈并马蹄。漫道风流俱已往,文辞光灿笑天低。

灵山
一山游弋复逶迤,遥望大鱼耸背鳍。福地有仙留药钵,美人多媚得情诗。天推云到千秋卷,壑涌风来万马驰。广信府中凭坐镇,才猷分派最能司。

贺新凉·和内
认此铅山路。见秋林、飘飘一叶,随风初舞。头顶轻轻挥难尽,问是何年霾雾。但混得、世荤人素。一缕英魂缠不去。有小泉、闻是磨锋处。驱鹊起,穿园度。  获麟无奈悲尼父。过苍烟、风流异代,怆怀难住。当日怜词珍芹客,已化一抷黄土。更谁共、龙川壮语。惟有千秋瓢勺在,泪盈时,浇遍群芳谱。丛菊貌,忍重睹。

万德武(剑尘)
瓢泉
偌大乾坤此小粼,风云涵罢养天真。谁教斩将搴旗手,每共浮瓜沉李宾。一水当欣能种树,半生莫喟拙谋身。青山以外滔滔是,好把箪瓢说隐沦。

鹅湖书院
八百年间说博深,波光树色去来今。空云处士多传道,只见山风解抚琴。老我庭前搔白发,凭人日下感黄金。世间别有澜翻在,天理不求求本心。

鹧鸪天·游灵山
一袭风凉秋遂清,苍崖白石伴闲行。相携胜友同忘世,偶觑幽花不问名。  豪杰梦,美人情,古来皆已付冥冥。小休得傍松边坐,便是天然云水僧。

陈小辉(临川沐风)
谒稼轩墓
一骑锦襜过万师,壮声英概每寻思。谁知十论美芹策,换得今生种树为。抔土阳源山寂寂,带湖烟霭草离离。才人自古同弃置,回首临风不尽悲。

似带明湖烟水清,相携共此拜先生。山原郁郁华表静,阡道深深宰木荣。千载崔嵬说俊气,一生寥落剩词名。临风忽尔倍惆怅,英杰无成总不平。

题瓢泉
未晓水源处,翻然照眼明。形如一瓢巧,色作十分清。元亮欲泛菊,稼轩思濯缨。会须甘此饮,真觉腋风生。

出涧水迢迢,天然形作瓢。真如冰雪冽,但把俗尘消。宇内思澄静,中心慰寂寥。稼轩还有意,些语入风标。

乘缆车同诸友登灵山
猿猱休论怯登攀,一线摩云亦等闲。撩眼幽花各无意,肖形奇石实多般。人家披涧平若带,梯栈凌空宛似环。真欲磨崖镌姓字,著吾千巘万峰间。

胡剑(抱月)
瓢泉
穿地涓涓一泓水,元无远志越河桥。稼轩踪迹凭谁问,坐看秋风漾石瓢。
注:石瓢,泉流巨石上,积水成池,若瓢形。

期思渡
依山带水狮形地,日往千回作乐乡。自是词人归思满,更名不必假孙郎。
注:孙郎,孙叔敖,辛弃疾词《沁园春》序有记载:期思旧呼奇狮,或云碁师,皆非也。余考之荀卿书云:孙叔敖,期思鄙人也。期思属弋阳郡。此地旧属弋阳县。虽古之弋阳、期思,见之图记者不同,然有弋阳则有期思也。桥坏复成,父老请余赋,作沁园春以证之。’”

铅山谒辛稼轩墓
秋风未觉此间凉,过客来倾酒一觞。报国曾怀臣子恨,丰年犹说稻花香。漫夸笔阵胜军阵,已把他乡作故乡。满眼河山谁主管,清词惟诵贺新郎。

鹅湖书院
胜地留遗迹,秋风客复临。登阶思物理,论道指人心。树古苔衣附,天高颢气深。百年谁不朽,负手听蝉吟。

新滩(二首)
信江水绕新滩去,夜夜江声入枕来。霞客当年应不寐,篷窗听雨故悠哉。

成山独石还邻屋,挂隙苍松座上看。只道经商河口好,谁知风景在新滩。

灵山
缆车借我凌虚力,飞上灵山千仞峰。信有天仙催法雨,可无海客跨云龙。奇岩变态争撩眼,爽籁无形暗荡胸。俯瞰人间槐梦稳,凭栏莫作语如钟。

贺新郎·瓢泉怀稼轩同熊社次“把酒长亭说”韵
绮梦凭谁说。剩而今,青衫布袜、愁肠交葛。来对一瓢甘旨液,欲觅当年鸿雪。羞照我、鬓边华发。却忆三更来去影,正销魂,独步松林月。风露起,总萧瑟。  人生自古长离别。望清江、天边帆杳,暮云空合。报国终成如幻影,徒市千金马骨。身纵老,襟怀难绝。世上知音真可惜,问佳人,何事心如铁。蝉噪急,水沤裂。

陈平(瀚海胡杨)
踏莎行·铅山瓢泉
竹影摇波,苔痕侵路。野禽相伴朝和暮。千年往事一瓢中,金风犹诵云山赋。  泉浣纤尘,草萦幽绪。香红已逐涓流去。海桑难换世间愁,秋光万里人何处?

风入松
·庚子孟秋重游上饶灵山
凭高眺远倚西风,携侣赏奇峰。云随万马回旋处,似军阵、势压豪雄。栏外凉生幽谷,亭前翠染苍松。    隔年人世感无穷,叠嶂换秋容。天梯咫尺岚烟绕,料清夜、月照仙踪。茗坐尘忧抛却,闲听野鸟啼空。

青玉案 铅山谒稼轩墓

秋山一片埋愁地,翠阴掩、凌云气。北望中原烽火起。蟾光萦梦,鹃声啼恨,谁解凭栏意?   阶前酹酒词魂祭,千古华章壮怀寄。驾鹤蓬莱情未已。瓢泉幽草,带湖疏雨,犹把吟踪记。


黄去非(今是昨斋)
贺新郎·庚子溽暑,江右社友有信州之会,余以事不赴,为赋此阕,用辛稼轩赠陈同父韵
往事凭谁说。想当年、南归北望,许多纠葛。不尽河山兴亡恨,讵料君仇难雪。只换了、满头霜髪。种豆种瓜西畴际,偶回眸闲看中天月。风过处,听骚瑟。      驹光转眼千年别。又鹅湖、诗人兴会,几番离合。一勺甘泉流不断,遥想清凉入骨。好伴取、吟魂凄绝。更羡鸿儒高谈处,激扬声、竟动檐前铁。雲可破,石堪裂。
注:今年为辛弃疾诞生八百八十周年纪念之年。千年,系约数。

刘红霞(落红无意)
水龙吟·访瓢泉遣怀
我今来访瓢泉,满怀幽绪翻如泻。一勺而饮,一箪而食,独居茅舍。伫倚长松,坐听风雨,廿年过也。更深宵还梦,金戈铁马,凭栏处、真狂者。  千古纷纭堪讶。笑英雄、情多恩寡。空馀孤愤,老怀耽酒,功名尽罢。幸有林泉,清波濯发,闲云飘瓦。似渊明与共,行歌佐酒,卧东篱下。  

贺新郎·鹅湖边沉吟次稼轩“把酒长亭说”韵
醉作狂儿说。笑人间、营营尔尔,纠缠如葛。那似眼前湖影碧,倒映云光翻雪。岸竹舞、风撩稀发。古寺钟声闲入水,荡波心、摇日还成月。近听鸟,远听瑟。  少年心事终为别。记当年、书生意气,雄谈六合。叵耐飙尘浑漫卷,剩得驱驰倦骨。放眼望、芳菲都绝。归去聊耽诗酒客,倩谁知、赤子衷肠铁。秋笛起,雁声裂。

稼轩墓前凭吊
蔓草幽神道,松柏列如兵。行尽荒凉径,低首拜先生。白日一何毒,炙肠一何诚。未酹壶中酒,先涌泪下情。诵罢破阵子,秋思更盈盈。从来铁血剑,难斩世不平。千古泉下魄,化为云树精。恍听冥空外,遍处起蝉鸣。

望灵山
遥看七十二高峰,琢玉削青何所欲。纵有浮云压昼昏,冲天气势恒如笃。

周克夫(空山)
题新滩
九狮风色动烟鬟,天乳龙门第一关。紫气盈盈宰相地,留连未敢认家山。

登灵山
百转千回晴复阴,仙踪接踵乐登临。栈弧一线嵌山半,石柱千峰立涧深。窥壑总疑魑魅穴,听风恍奏凤凰琴。鸟鸣无减归程路,异草奇花赏不禁。

瓢泉
天落一方镜,地遗半湧泉。将军因去远,不肯作涓涓。

谒辛弃疾墓
虎胆擒酋破敌营,美芹十策动神京。将军本是英雄种,岂止词章铸令名。

临江仙·鹅湖书院
古柏虬干千载永,葳蕤更着青苍。高贤旷代隐红桑。遗恩滋广邑,惠泽自甘棠。  濯濯莲池犹记取,机锋如刺如芒。烟霞一吐绣文章。偷生空悔晚,错失几千场。

声声慢·悉期思稼轩故居遗址景物全非赋此
残垣迹杳,瓦砾踪潜。秋林尽染炎光。暑气弥空,由来吊古堪伤。佛盘老树印证,一剑孤,尘境凄怆。美芹论,枉上林震诧,唤起龙骧。  轸羡凌云才调,对疏星冷月,黯遣曹仓。铁马冰河,拳拳心付离觞。银鞍绣金梦断,把文华,输与河梁。恐归去,黍离离,重衍遐荒。
注:汉李陵《与苏武》诗之三:“携手上河梁,游子暮何之?……行人难久留,各言长相思。”后因以“河梁”借指送别之地,此处借指把忧怀社稷苍生的辞章赠与友人。

贺新郎·步鄱湖渔歌兄灵山四叟图
欣共岚光醉。入迷离、何须拘管,胡王刘李。一缕豪情将过眼,足下风来天际。聘怀处,长歌谁寄。虎踞龙盘真绝代,到灵山,岂让风流辈。身尚健,心犹喜。  頹年早已知荣悴,纵人间,红羊劫至,百般凋敝。万象纷呈终可解,旖旎能收能已。仰千岭,静如处子。覆岫云霓真似雪,袅袅来,翻若银河水。景奇绝,堪临矣。

杨振霞(风散云痕浅)
江右庚子年会迟逢立秋,采风至灵山,因腿疾不便缆车上而坐于半山,静览风光半晌
妩媚原知悟未真,登临何处绝凡尘。悬梯兀自连空壁,力疾不能闲翠筠。信有峰奇出福地,独看羽振越苍垠。云山若得真灵秀,愿乘天风忘此身。

贺新郎·庚子立秋访铅山期思村稼轩故居,谒瓢泉
碧水涵幽草。祗流光、旌摇浅石,声遗云杪。胡不归兮鹈鹕恨,俱隐瓜山鱼鸟。一瓢饮、此中矜抱。却是将军徒白发,尽消磨、直取黄龙捣。酒醒处,停云眺。  清泉应共心月皎。历千载、衣冠犹说,当时怅悼。零落同归羁山丘,杖履苍颜霜晓。剩痴绝、北林徵召。斩马故桥犹相对,已无关、裹革横长鞘。倦鸟卧,青山老。

浣溪沙·庚子伏日再访鹅湖书院,于状元桥复见泮池睡莲
古学山庭岁月深。斯文宗主望中寻。一池蘋芰复相临。  院静暑风花且睡,碑残尘滓盗曾侵。翠红未减旧萧森。

黄全平(殊熠)
瓢泉
不饮知甘冽,似瓢何宛然。山间松竹气,凝化此幽泉。

稼轩墓
旷野风来生气存,山如万骑不曾奔。古今悲愤无从遣,空酹英雄北望魂。

稼轩故居
曾葺茅檐没野莱,翩然人似燕寻来。而今唯有山依旧,妩媚容教看一回
注:道旁有长廊刻挂稼轩《浣溪纱》词:新葺茅檐次第成,青山恰傍小窗横。去年曾共燕经营。

灵山
应为补天弃,崒兀小勾留。松鼠怯窥客,山风凉胜秋。蹑云芒屦捷,蔽日壑林幽。长羡此间物,不沾浮世愁。

与诗友深夜约饮稼轩墓前未成
隔世行杯亦是痴,空山遥想月生时。醉躯在冢容扶否?朝夕松声无尽悲。
稼轩《西江月》: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陈建福(东华)
不日将赴上饶参加江右年会步红星女史迎宾诗韵
久违明月过江深,中夜孤鸿声可寻。千里洪灾遗草泽,半年病疫误山林。灵峰慰我身无恙,信水如期客有吟。遥向鹅湖先叩拜,往来识取圣人心。

庚子立秋次日谒稼轩墓
铅山城外路,神道傍青松。时事沧桑变,将军寂寞喁。围茔行旧礼,酹酒诵云龙。曲罢东南望,狼烟又几重。

庚子立秋次日坐饮瓢泉  
期思有诗声,状名传海内。坐石饮一瓢,清润我心肺。此处肝胆存,千年绝污秽。缅怀上古风,读取兴与废。涓涓更长流,岁月不曾退。

青玉案·游鹅湖书院有感
山门过往幽深处,算岁秩风流古。碑刻文章谁读取。半池荷密,满庭联趣,愧我无能赋。  前事自有今人注,槛外松林阔如宇。学问分明争辩苦。一朝凝墨,万珠堪吐。成就群芳谱。

庚子立秋后二日重游灵山感怀
劫后重来访碧岑,离奇景象又惊心。凿峰鬼斧肖留迹,病体人间恨哑瘖。半倚栏杆思落帽,侧听泉水涤愁衿。渐生豪兴清风仰,历级三千容我吟。

黄勇辉(桓笛)
瓢泉
泠泠石上合魂销,涵泳风云转寂寥。只恐闲时突来雨,教人忆著浙江潮。

鹧鸪天·鹅湖书院
又向鹅湖道上行,千年气象自分明。风含朱陆雄谈激,涧作辛陈宝剑鸣。  楼掩映,草幽馨,摩云松柏尚菁菁。一天秋色投渊薮,赚得诗人两眼青。

上饶灵山
爽气朝来惠十方,乍逢灵境与低昂。振衣壮士回龙马,倒履仙人叱石羊。蝶梦翻疑灰劫净,心飞准拟楚天长。偃湖词笔嗟何及,八百年魂客此乡。

李映斌(红叶)
浣溪沙·瓢泉
一掬千秋记隐沦,泠泠寒玉碧氤氲。密林清影两堪群。    浊世真能消渴饮,青襟无以涤淄尘。吟边久立送朝曛。

灵山
山色何迢递,连青到武夷。层峦拱新翠,乱石逞奇姿。万象元无本,一缘端已迟。扪天终不得,怅失白云期。

庚子年会拜谒稼轩墓
闲云野道护英灵,吉壤年年宿草青。明月高丘容奠枕,温书酹酒自闻馨。上林争说平戎策,故里犹传种树经。太息功名浑未识,吾侪已作鬓星星。

贺新郎·鹅湖年会
一醉湖山里。向流年,玉盅独把,闲愁未已。饮罢三春都过了,望断盈盈秋水。剩此日,襟边奇气。会稽山阴春事远,怕流觞、照影人间异。倾盖处,客怀慰。  可堪秉烛谈氛起。惜尘寰、尊前别久,新俦旧履。城外青山城上月,是处苍灵赤子。问衰鬓,豪情馀几。击节狂歌成啸咏,算浮生到此终如寄。凭短梦,暂分袂。

鹅湖书院
踟蹰移蹊径,岁远无以寻。荷馨秋尚碧,庭幽暑未沉。昔论迷绀宇,老树垂清阴。是故清修地,耽此治世音。国祚终未复,斯文何堪任。天地究谁主,茫茫惑古今。遗我尘寰里,飘浮自沉吟。

李汝启(江湖小李)
飞雪满群山·期思渡访稼轩故居不存
淮水摧舟,湘山飞虎,斜川归老渊明。翠屏十里,晴虹万丈,功名合付鸥盟。想貂裘寒色,破酒力、才眠又醒。长安路阻,西湖水浅,何处寄飘零。  人道是,辛陈酣饮地,剩废池荒沼,蔓草浮萍。春瘟未散,南溟新沸,欲寻国梦无凭。沐猴冠带后,欺人惯、千秋令名。尘氛扑面,瓢泉照我双鬓星。

瓢泉二首(稼轩隐居处)
看剑挑灯性本豪,临流每想酒盈瓢。名存思渡期规复,道隐躬耕肯寂寥?廉让之间居范氏,滴涓而汇起江潮。离离一树溪边枣,应比先生去后高。

北望中原眼渐迷,停云堂上倚斜晖。请缨无路终军老,献策空怀贾谊悲。江晚愁馀闻鸟唤,濠梁秋浅羡鱼肥。世人谁识英雄泪,尚滴北征未浣衣。

铅山谒稼轩墓二首
一自坡仙归紫府,铜琵谁唱大江东?高谭空效陈同父,家祭无忘陆放翁。翠槚苍松新结实,千支万派此朝宗。阳原山半心香爇,酹酒同吟破阵雄。

当年匹马渡淮扬,只手偏能捕叛亡。十论中兴原有策,孤臣老去怎还乡。种松苏辙缘三径,止酒渊明减一狂。今夜倩谁相对饮,风披宿草酹斜阳。

盛夏访鹅湖书院
会元堂上舌如流,遥想当年讲席遒。天下斯文宗北斗,人间道脉冠南州。薰风田熟黄初见,泮水莲开红正稠。壁右学规生意在,问今谁肯继前修?

金缕曲·乘索道上灵山拟游仙
望里眠姿好。似当年、沉香亭北,华清春晓。人到中年惭腰力,也学御风缥缈。踏一片、软红芳草。绿到仙凡相揖处,瞰人寰、千叠云山小。衣袂冷,天风浩。  峰峦七二羊肠绕。蹑危蹬、韩愈投书,孟嘉落帽。漫涌晴岚迷千壑,疑是丹炉烟袅。倩谁凿、玲珑万窍。三十三重誇福地,问真人、记否蓬壶岛。稽首罢,供梨枣。

陈晗(尘寒)
灵山
势合千峰起玉楼,仙人佳境足淹留。低空淡驻青烟雨,爽气横分黛岭秋。比月来时须莹彻,得云生处傥归休。石涛往见深于海,谁与离尘说谬悠。

辛弃疾墓
浩浩松声掩敝庐,风云意气总萧疏。生前事尽一杯酒,身后名标数卷书。大宋宣和馀梦录,带湖遗老已閒居。应怜世世誇词史,无补崖山十万鱼。

鹅湖书院
大道陵夷久,斯文何处寻。我来千载下,讵识二贤音。古木饶蝉响,残碑落午阴。秋山容寂寞,风雨待吾心。

萧剑勇(剧饮千杯)
庚子立秋后二日偕江右诸师友登灵山
秀绝东南挺奇峰,梯航摩云受好风。蠲烦清深出岩壑,崔嵬万石涤世庸。鼪鼯逃人窥不得,兀立苍赭疑黄熊。天马灵羊纷披甲,驱之无方走狁狨。指顾何劳攀追力,苍松如僧色雍容。岚烟自起忽自散,彼悠悠者谁与同。似此河山问宾主,贲育真堪證鸿蒙。越千百年尚沮洳,会看城郭仍尧封。嗟哉世间爰有鼎鼐手,攘夺造化矜其功。萑蒲岂必藏泽岳,明堂百辟尽阘茸。

庚子夏偕江右诸师友谒稼轩墓
轻阴长护故将军,终古青山寂不闻。漶漫碑文披蕙草,坚顽词骨友麋麇。荐馨齐诵千秋句,易箦谁惭九域分。历下湖山无此好,松丘遥对武林云。

浣溪沙·庚子夏偕诸师友访瓢泉,复寻期思渡稼轩故居不值
似此青山未觉非,松筠长遣护苔衣。澄泓犹待故人归。    野老数询浑梦寐,幽花万点正离披。横林风雨苦凄迷。

庚子立秋后一日访鹅湖书院
荷风初发轫,泮水夙安澜。徇铎招猿鹤,论文警狴犴。弦歌时阻绝,俎豆有摧残。寂寞庭中柏,苍苍例不刊。

贺新郎·铅山年会座中聆晦窗社长说辛词
四野秋声入。但翛然、乱潮收贮,寸心凝碧。解到悲欢湖山怨,清泪鱼龙狼籍。况涕血、敷陈披沥。指授馨香枹鼓意,恰灵犀一点空无迹。肠断处,复岑寂。 浮云羽翼飞星坼。剩词章、低徊掩抑,洞人胸腋。怅惘重来风烟冷,独记春明的砾。莫漫话、昆湖劫墨。伊阻灵脩如唤我,料不辞歌吹殊颜色。真梦梦,是羁客。

冷迎春(紫藤)
瓢泉
涵养盈盈多妩媚,泠泠崁凼殷勤泌。勺长有幸接琉璃,廷窄无由珍翡翠。茅屋林间路转桥,稻花香里难而遂。千年甘冽古今同,颇似仙凡来把臂。
瓢泉为双涌,有渠相连。

辛稼轩墓
觞禊忍为秋赴吊,醇醪一酹出狂草。霜尖凉薄剑心多,稼垄丰饶情境少。风萧雨骤激门檐,原远川长看旱涝。蓦读金戈泪已零,龙词凤徙难添笑。

灵山
遥岑螺黛渺星端,岚气盈盈堆玉盘。芹釆醉觞霞佐盏,龙吟啸雪水生澜。效颦解笑分词趣,凌顶深愁玷佛坛。遥忆冲天磨剑客,热肠莫不冷猴冠。

鹅湖书院
朦胧醉影透青睐,碧映长堤树作帷。朱陆神思胸锦绣,辛陈峰会句珠玑。雅居久静寻遗史,广信初凉裁暖衣。鹅已不知谁换去,犹留鸿爪带湖归。

贺新凉
神思翩翩路。向平林、追寻旧径,嫩凉如舞。犹有春来芳菲树,化入千年朝雾。廊九转,荷风竹素。任是轻霾遮不去。猛士居、一似陶篱处。将岁月,从容度。  江湖船起穿渔父。向晨昏、攸归福地,与仙俦住。慵听亭前挥戈客,梦说中原热土。尽忘却、龙吟人语。淬剑瓢泉浇花卉,满庭芳,绽上凌霜谱。颜自在,由人睹。

李金龙(云海)
江右铅山年会抱恙不赴,遥作奉至爱诗昆
锦襜突骑饮瓢泉,醉里挑灯霹雳弦。绿树鹃鸪听有意,带湖鸥鹭狎无缘。疫馀江右诗争咏,疾阻稼轩俚未全。叵耐行人行不得,郁孤台梦影孤悬。

社外
方耀明(江南春)
庚子立秋日赴上饶江右年会
难从孤鹤学交游,喜有金风爽到眸。太白不辞应仗剑,鹅湖肯慰许登楼。几番秉烛非关酒,两地题诗岂为酬。今日得逢司马赋,星江何患绝清流。

瓢泉有思
重来依旧碧澄澄,只见清风不见灯。种树十年须似雪,论芹一卷阙如冰。东坡戏语偏成谶,南国中兴未克承。四顾茫然秋色里,止馀松竹日淩淩。

江城子·吊辛公
重来犹是白云封。见苍松,扈辛公。遍列苍原,仿佛万军中。纵有鸣髇都不惧,兵缚虎,将屠龙。  阶前伫立思无穷。叹烟鸿,惜英雄。种树寻泉,无处遇春风。只得画檐蛛网里,聊旧燕,梦辽东。

题上饶灵山一柱擎天景
独立苍茫欲刺天,昂昂终岁袅云烟。已然铁棒驱妖魄,复似神椽写大篇。昔日稼轩应有倚,今朝江右正希贤。蜀笺徽墨思无极,洒扫昏蒙止谬传。

祝红星
瓢泉怀古
当时晴雪酒余温,风月迟来轻扣门。一饮一身非草莽,且吟且唱附昆仑。纵横清气先生语,零落中宵知己恩。莫对残碑空堕泪,青山妩媚赋招魂。
谒稼轩墓
检点群山十万松,凭栏看剑此身同。小庐今在龙蛇外,故国依然风雨中。如虎气吞当日勇,连鼙梦断此宵空。可怜徒有平戎策,都付白头与醉翁。
游河口古镇
放眼登临处,繁华未可寻。碑斜花草重,阶短碧苔侵。爽气来天地,长河照古今。夕阳余小巷,石径马蹄深。

姚仕萍(白竹山)
瓢泉
衣冠磊落谢家子,面目清新石井苔。围得一时平似镜,奈何泉底暗波来。

期思村
凿石泉如汨,挥毫气入云。谁知种树者,原是旧将军。

摸鱼儿·谒稼轩墓
正秋风欲归吴越,新凉还燥时节。白茅摇曳逢迎里,谁个解知愁结?山醒豁,看绿嶂森罗,天外云高洁。野蝉戚切。这百转低徊,旷年长夏,底事向人说?  家山路,肯奈胡尘阻绝?依稀枝上残雪。平生不遇高皇帝,只合霸陵声讷。身已歇,名莫问,叹瓢泉古今清冽。盈盈掬月。依冢且三环,抬头忽见,枫杪浅黄叶。

灵山
高峰突兀照孤光,三十三天此道场。养得一身清爽气,不辞牛汗越危梁。

王品科
访瓜山瓢泉
劈瓜自当瓢,畅饮万分骄。谁畏前程险,挥剑入重霄。
注:瓢泉在稼轩乡瓜山。

拜谒辛公弃疾墓
看剑挑灯梦未圆,阳原青塚草芊芊。卿公纵去千年后,赤县依然道俊贤。
注:辛弃疾墓在陈家寨乡阳原山。

浪淘沙·梦访鹅湖
水碧月明开,溅玉沾腮,青山两岸百花栽。鸥鹭归林人欲渡,云鹤徘徊。  八百载重来,愁绪盈怀,浮萍叠翠径封苔。是处风光多旖旎,锦绣谁裁?

登灵山
群峰拥翠九天行,霞蔚云蒸胜画屏。一水西来向东去,奔流到海过浔城。

黄黉旻(青荷)
瓢泉
青山怅望久,泉竹两盈盈。承影凝孤愤,裂喉空一鸣。濯缨非本意,临水弔多情。掷盏跳珠起,犹如淬剑声。

期思渡感稼轩事
萧萧往事何堪说,剑自悲鸣心自囚。南亩溪山知俯仰,期思日月叹淹留。壮怀早付三千劫,急景俄惊八百秋。松竹摇风魂恍在,白云犹可向清流。

初秋登灵山
烟嶂叠重重,嵯峨第几峰。清飙醒幽客,爽气洗尘容。水石堪相伴,云岚复为从。回旋空万马,寂寞百年松。

杨子(紫玥)
鹧鸪天·题瓢泉
不尽氤氲不记年,水龙吟处碧生烟。一瓢汩汩琼珠泻,千古泠泠月夜寒。  修竹隐,美芹怜。风流心事向尊前。几回醉里看长剑,望断鹅湖云镜天。

青玉案·庚子孟秋随江右诸君谒稼轩墓遣怀
芜台幽径参天树。阅多少、风和雨。俎豆诜诜灵草护。殷勤酹献,慨然长咏,难续招魂赋。  功名一世皆尘土。三揖吟魂上林去。恍见高丘云鹤渡。楚山风起,神州影乱,六合纷纭处。

水调歌头·庚子江右年会随访鹅湖书院寄怀次韵稼轩元玉盟鸥
杏坛无不爱,桃李四时开。翠帘掩映黉殿,今日梦初回。得谒文宗圣主,忆昔鹅湖之会,相惜莫相猜。泗水弦歌发,鸥鹭亦偕来。  逐沧浪,迎晓露,踏青苔。秋风轻拂碑冷,寥落入深杯。南苑餐霞无计,北牗温书何极,霜鬓惹人哀。怅问云边树,许是稼轩栽。

行香子·上饶灵山(晁补之格)
叠嶂争驰,宿雾俱收。堪极目、秀色横流。青云渺渺,紫陌幽幽。向鬓边吟,松边约,石边游。  神龙在野,云旌在望,点沙场、兵马环周。尘寰莫测,桑海何由。问镜湖天,鹅湖月,偃湖秋。

李剑如(梦里花落知多少)
立秋日访期思渡
秋风吹动庾郎魂,客踏青山访履痕。难觅旧居依古渡,唯馀孤冢远烟村。平戎策失挑灯忆,种树经传对酒温。百感纷纭谁会得,凭栏又见暮鸦翻。

贺新郎·鹅湖忆稼轩
澄澈秋时节。看鹅湖、晴川似镜,荻花如雪。烟霭霏霏泉清洌,容与骚人细阅。过三径、凉飙轻拂。流水悠悠鱼鸟隐,夕阳斜、兰竹都幽绝。凝伫处,暮云歇。  那堪故里经年别。总难忘、半生素抱,河山契阔。虽老冯唐犹看剑,不息平戎热血。任辜负、樽前风月。直捣黄龙终成梦,望长安、搔首添华发。千古憾,与谁说。

踏莎行·灵山
众马回旋,群峰滴翠,灵山自古风流地。泠泠石上出幽泉,茂兰修竹相留醉。  栈道凌空,云崖耸峙,疑眸回望人迢递。辛公一赋沁园春,千年不息英雄气。

卢龙华(楚儿)
访稼轩故里期思渡过瓢泉
何故一瓢清到今,如同片月出深林。料因怜剑苍山挂,要洗摩云万里心。

谒铅山稼轩墓
来拜将军魂欲招,听闻氛祲起江潮。松萝满道相依隐,峦气凝屏或可邀。置酒深躬悲复业,阿谁当世立风标。数声鹃啼几行雁,肯为青山破寂寥。

访鹅湖书院
烟树连青汉,斯文辩翠微。满篇言大道,谁为咏无衣。骨瘦偏怜梦,心闲得忘机。鹅湖之会后,风雨老禅扉。

登信州灵山
信州北地有奇山,七十二峰沃野圜。叠嶂西驰如万马,美人窈窕似遮颜。飞流喷壑汇百折,稍引涧溪到茗湾。物种纷繁桑海孕,石晶揽结灵气环。峰多形态几绝巘,鹤伴慈云最得闲。卜筑还家真福地,安期神袂丹丘间。幽深不碍白云近,空阔能容俗跻攀。临霞徙倚观明没,逗鸟识花听潺湲。贴岩摩挲怀古意,绝顶徐行语禅关。万事无心合拄杖,葛衣野服远青纶。

杨军(耕月)
长相思·瓢泉
瓢共斟,泉共斟。日漏残碑映绿林。英雄何处寻?      风低吟,蝉低吟。流水青山自古今。落花怆客心。

铅山谒稼轩墓
其一
廿年闲置志难酬,杖屦归时独倚楼。铁马金戈皆是梦,吴钩仍挂旧墙头。
其二
天际曦光驱夜开,半山石级杂蒿莱。满山花向英雄奠,千首词从郁愤来。惯拍栏干送斜日,长盟鸥鹭把深杯。而今只有孤茔在,谁此陪公醉一回。

如梦令·鹅湖书院
菡萏泮池开遍,相约文宗庭院。朗朗忆书声,漾起理心思辩。山畔,山畔,犹有信江如练。

陈云云(一幽)
瓢泉
漱玉抒心绪,一瓢澄碧秋。衣冠从驾去,旌节许天酬。望野期飞诏,持泉淬蒯缑。铅山多秀色,怜此濯清流。

浣溪沙·鹅湖书院
晴日初开照素秋,曲阑清浅映牌楼。斯文须向古人求。  义理同参倾慧智,湖山不语也风流。荷风深坐小亭幽。

登灵山
千山揽结各娇妍,独此伊人似侧眠。铁缆凌虚平野阔,危峰迥出寸心悬。风生碧涧秋清浅,势压孤松思渺绵。卿我相逢犹是梦,浮云一别又依然。












发表于 2020-8-13 13: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桓笛 于 2020-8-22 17:44 编辑

作业:
上饶灵山
爽气朝来惠十方,乍逢灵境与低昂。振衣壮士回龙马,倒履仙人叱石羊。
蝶梦翻疑灰劫净,心飞准拟楚天长。偃湖词笔嗟何及,八百年魂客此乡。
鹧鸪天•鹅湖书院
又向鹅湖道上行,千年气象自分明。风含朱陆雄谈激,涧作辛陈宝剑鸣。
楼掩映,草幽馨,摩云松柏尚菁菁。一天秋色投渊薮,赚得诗人两眼青。

瓢泉
泠泠石上合魂销,涵泳风云转寂寥。只恐闲时突来雨,教人忆著浙江潮。



发表于 2020-8-14 17: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剑尘 于 2020-8-15 04:25 编辑

瓢泉
偌大乾坤此小粼,风云涵罢养天真。
谁教斩将搴旗手,每共浮瓜沉李宾。
一水当欣能种树,半生莫喟拙谋身。
青山以外滔滔是,好把箪瓢说隐沦。

鹅湖书院
八百年间说博深,波光树色去来今。
空云处士多传道,只见山风解抚琴。
老我庭前搔白发,凭人日下感黄金。
世间别有澜翻在,天理不求求本心。

鹧鸪天-游灵山
一袭风凉秋遂清,苍崖白石伴闲行。
相携胜友同忘世,偶觑幽花不问名。
豪杰梦,美人情,古来皆已付冥冥。
小休得傍松边坐,便是天然云水僧。

发表于 2020-8-15 10: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庚子鹅湖年会作业四首:
1、苦暑日访铅山瓢泉
美人高趣本难求,幸此涓涓未断流。但舀山瓢同一啜,急催思接古今秋。
2、阳源山谒稼轩墓
匝野青葱覆乱尘,冢前怀古往来频。衣冠久已安南渡,步骑应难蹈北巡。
欲听铜琶重继绝,休叹铁剑未磨新。荐花侪辈秋三酹,若此奇情要自珍。
3、庚子立秋后二日偕游信州灵山
凉飚起何处,问道上仙岩。短壑蟠龙栈,危云过海帆。
争奇松点化,幻怪石尖巉。好为新人类,从容入手函。
4、【浣溪沙】过期思村浣纱亭
不为娇姝点绛唇,时晴忽雨出篱门。长歌一曲酒重温。
触眼峥嵘都阅尽,到今风月已翻新。往来还遇种瓜人。
发表于 2020-8-15 11: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年会作业油小壶一两、中壶二两:
1.瓢泉
终年汩汩出岧峣,漱玉涌金涵碧霄。
莫道清流终细弱,一瓢能涨信江潮。
2.游灵山
投闲今向洞天来,跃上巉岩眼界开。
十万风回消溽暑,三千松动净尘埃。
象形石过陶钧手,睡美人惊绝世材。
栈道环行深一望,饶西是处好楼台。
3.同诸友谒辛稼轩墓齐诵其《破阵子》
词人寿域掩繁荫,神道蜿蜒宿草深。
种树营生虽惨淡,点兵意志未消沉。
千金书剑飘零骨,一捧河山破碎心。
解作停云新格调,远来诸子约同吟。
发表于 2020-8-15 12: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信州吟草   熊盛元
水龙吟·访瓢泉用“些”语效稼轩“听兮清佩琼瑶些”体
试招青兕归来些。瓢泉鉴形骸些。遥峰黛浅,长林径仄,堆层霾些。蘸酒书空,溯流照影,愁谁排些。惘然迷今古,纵邀仙侣,难重拾、遗钗些。  雾敛兮云开些。宜振袂且舒怀些。松间人醉,枝头鹤舞,更无猜些。环佩丁当,岚烟缥缈,慰同侪些。结庐兮梦杳,临风凝伫、暂徘徊些。   

念奴娇·吊稼轩墓次幼安“野棠花落”韵
飒然风起,任悠悠梦远,初秋时节。酹酒灵前无片语,怪底寒蝉声怯。怅望千秋,凄清一冢,隔世犹伤别。填膺幽愤,泪边知与谁说。  骚脉终古绵延,梧桐枝上,仍挂当年月。赋罢招魂魂未返,重理琴心三叠。铁马南来,金戈北指,欲翥翎先折。缔盟鸥鹭,也应怜我霜发。


贺新郎·庚子鹅湖诗会论辛陈词次稼轩“把酒长亭说”韵    
词境同谁说。算从来、清雄深婉,几多轇葛。长夜笛声惊远梦,剑淬沧波如雪。搔更短、恋头霜发。狂诵辛陈伤时句,任螺杯、冷漾鹅湖月。山鬼啸,恍闻瑟。  醺然醉也飘然别。乍回眸、林梢风起,笔端云合。却顾森森修篁影,怜取平生瘦骨。歌扇底、蛾眉奇绝。一掬瓢泉肠九转,料当年、青兕心非铁。星忽坠,唾壶裂。
[注]东坡《南乡子》“破帽多情却恋头”。稼轩《贺新郎》“要破帽、多添华发。”白石《琵琶仙》“歌扇轻约飞花,蛾眉正奇绝。”


菩萨蛮·庚子初秋谒鹅湖寺
诸峰坐断禅心远,佛场休问凭谁选。水碧映天蓝,劫尘波底涵。  枫前容小立,一杵钟声寂。回首悟还迷,峭岩云自低。
[注]谢良能《鹅湖寺》诗云:“老禅天人师,领略倾九州。初开选佛场,坐断诸峰头。”


鹧鸪天·夜梦灵山
休向明时怨道穷,酒阑欹枕一灯红。魂驰荦确千岩外,梦坠回旋万马中。  溪忽转,路还通。小桥横截月初弓。镜前梳理飘萧发,醉射天狼也自雄。

发表于 2020-8-15 22: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胡剑(抱月)
鹅湖年会信州吟草

瓢泉
穿地涓涓一泓水,元无远志越河桥。
稼轩踪迹凭谁问,坐看秋风漾石瓢。
注:石瓢,泉流巨石上,积水成池,若瓢形。

期思渡
依山带水狮形地,日往千回作乐乡。
自是词人归思满,更名不必假孙郎。
注:孙郎,孙叔敖,辛弃疾词《沁园春》序有记载:'期思旧呼奇狮,或云碁师,皆非也。余考之荀卿书云:孙叔敖,期思鄙人也。期思属弋阳郡。此地旧属弋阳县。虽古之弋阳、期思,见之图记者不同,然有弋阳则有期思也。桥坏复成,父老请余赋,作沁园春以证之。'

铅山谒辛稼轩墓
秋风未觉此间凉,过客来倾酒一觞。
报国曾怀臣子恨,丰年犹说稻花香。
漫夸笔阵胜军阵,已把他乡作故乡。
满眼河山谁主管,清词惟诵贺新郎。

鹅湖书院
胜地留遗迹,秋风客复临。
登阶思物理,论道指人心。
树古苔衣附,天高颢气深。
百年谁不朽,负手听蝉吟。

新滩(二首)
信江水绕新滩去,夜夜江声入枕来。
霞客当年应不寐,篷窗听雨故悠哉。

成山独石还邻屋,挂隙苍松座上看。
只道经商河口好,谁知风景在新滩。

灵山
缆车借我凌虚力,飞上灵山千仞峰。
信有天仙催法雨,可无海客跨云龙。
奇岩变态争撩眼,爽籁无形暗荡胸。
俯瞰人间槐梦稳,凭栏莫作语如钟。

贺新郎.瓢泉怀稼轩同熊社次“把酒长亭说”韵
绮梦凭谁说。剩而今,青衫布袜、愁肠交葛。来对一瓢甘旨液,欲觅当年鸿雪。羞照我、鬓边华发。却忆三更来去影,正销魂,独步松林月。风露起,总萧瑟。
人生自古长离别。望清江、天边帆杳,暮云空合。报国终成如幻影,徒市千金马骨。身纵老,襟怀难绝。世上知音真可惜,问佳人,何事心如铁。蝉噪急,水沤裂。
发表于 2020-8-16 15: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踏莎行 铅山瓢泉
竹影摇波,苔痕侵路。野禽相伴朝和暮。千年往事一瓢中,金风犹诵云山赋。  泉浣纤尘,草萦幽绪。香红已逐涓流去。海桑难换世间愁,秋光万里人何处?


风入松 庚子孟秋重游上饶灵山
凭高眺远倚西风,携侣赏奇峰。云随万马回旋处,似军阵、势压豪雄。栏外凉生幽谷,亭前翠染苍松。    隔年人世感无穷,叠嶂换秋容。天梯咫尺岚烟绕,料清夜、月照仙踪。茗坐尘忧抛却,闲听野鸟啼空。


青玉案 铅山谒稼轩墓
秋山一片埋愁地,翠阴掩、凌云气。北望中原烽火起。蟾光萦梦,鹃声啼恨,谁解凭栏意?   阶前酹酒词魂祭,千古华章壮怀寄。驾鹤蓬莱情未已。瓢泉幽草,带湖疏雨,犹把吟踪记。
发表于 2020-8-16 15: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贺新郎•庚子溽暑,江右社友有信州之会,余以事不赴,为赋此阕,用辛稼轩赠陈同父韵
往事凭谁说。想当年、南归北望,许多纠葛。不尽河山兴亡恨,讵料君仇难雪。只换了、满头霜髪。种豆种瓜西畴际,偶回眸闲看中天月。风过处,听骚瑟。      驹光转眼千年别。又鹅湖、诗人兴会,几番离合。一勺甘泉流不断,遥想清凉入骨。好伴取、吟魂凄绝。更羡鸿儒高谈处,激扬声、竟动檐前铁。雲可破,石堪裂。
注:今年为辛弃疾诞生八百八十周年纪念之年。千年,系约数。

发表于 2020-8-16 15: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柳父 于 2020-8-19 23:07 编辑

灵山
终古斯峣屼,灵山不可群。连峤石皴甲,一线栈犁云。礧硌批龟蟒,峰峦廓骏麇。翀禽天际灭,松籁息炎氛。

瓢泉
苍林古石绝尘音,石上泉如止水沉。漫言无涉风云气,开禧曾昭烈士心。
[注]折腰体。昭,见也、明也。

虞美人·谒铅山稼轩墓
少年气决山东路,迟暮期思渡。剖觚十论束华文,荆鄂潭虔郁郁逐风尘。   奇篇六百张新帜,纵棹无厓涘。午阳沉籁酹琼卮,吾辈冢前罗拜诵公词。
[注]华文,即华文阁。

访鹅湖书院
鹅湖初到问衣冠,历历碑亭石上刊。荷满泮池开欲艳,日高坊额立尤端。曾穷物理谈朱陆,更仰人伦法杏坛。八百年余摧纪统,斯文陵替有沉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20-9-20 06:11 , Processed in 0.04412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