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6 13: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日记 一一五至一二〇(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9-19 12:59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一二苔痕欲浸殿院阶 一一三 素丝囊 一一四 梅花君小炉侧看着(作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一五天后赐下笔来 一一六 解梦书 一一七 梅花君太风雅了 一一八 秋日静神光 一一九 清些的香 一二〇 还要带上梅花君(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一五 天后赐下笔来
觉得秋日里神最清朗。就习字儿。
写个“秋”字觉得好了。又习“静”字。
皆说“福”字写得不错。
就将染得浓绯纸选了张,仔细写个“福”字。让侍儿送去给天后。
天后看了。说字写得好了。赐下笔来。
就又给天皇亦写了个。
一一六 解梦书
好容易天大晴了,还是有些寒凉。暮秋最宜读书,心静缘故。
就读的卷解梦书。天皇特许借来看的。
解梦书上说,梦食蜜很吉利。
觉得说得很对——上次不知怎麽就梦见食蜜。本来有些着风,次日就好了。
就接着看解梦书。
说梦月很好的呀。
觉得也说得很对——又一次本来有些闷闷的。不知怎麽梦见坐舟船上,月起来时湖月照身样子。然后梦醒心情很为畅适。
就说与了天皇,请将解梦书留下了。
一一七 梅花君太风雅了
皆言佛家占卜很灵。想试试。
可是宫里忌讳这个,且亦没甚麽好问的。因为甚麽都不缺。就甚麽都没有卜。
梅花君今日不知为何,食了些紫菊花瓣。
告诉了阿姆。阿姆说梅花君太风雅了。
一一八 秋日静神光
秋天的云与春天的很为不同。要为清些。春日的则较为可爱人。
秋日池水看来也些清意。微寒中分明的气息。春日则皆春草了。
秋日锦鲤也静。
约莫秋日总得静神光的。
一一九 清些的香
霜降后数日的早晨,一日看草叶上皆寒着霜。有些淡白意思。
觉得要快冬日了呀。秋日快过去了。草木是经摇落。秋水皆寒。雁子亦南飞了。
为秋凉缘故,喜欢清些的香。可又觉得暖香亦不错。
就有些踌躇着。
后来还是选清些香了。为与秋凉很宜。
暖香还是盛夏时用罢。
一二〇 还要带上梅花君
听尼师讲起江南种种,说春日里如何、夏日里如何、秋日里如何、冬日里如何的。
又说起春日里江南百花之盛。秋日里桂香数里。还有夏日荷莲、冬日雪岸甚麽的。
江南亭阁亦不同宫中之式。
——江南很好麽?
觉得哪里皆一样罢。只要与天后一起,哪里都好。
——不过天后若去江南,那我也要在江南了。还要带上梅花君。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竹斋,或,Studio DeCliff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 20:5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日记 一二一至一二六(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9-26 13:31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一五天后赐下笔来 一一六 解梦书 一一七 梅花君太风雅了 一一八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二一 大盗出没 一二二 梅花君肥了些 一二三特许借来的 一二四 带着梅花君 一二五 吾要带上梅花君 一二六 很高兴往洛阳(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二一 大盗出没
赵侍儿说东市愈繁华了。卖的各样珠玉奇珍之物。
又说市上有商贾怕为人知。日日着一样衣衫。然皆新衫。作的衣衫皆同之故。
还有隐迹江湖中人,亦藏市中。故市上时有大盗出没。
一二二 梅花君肥了些
深秋时节,殿院菊花散置着。
说将紫、白菊花专置一处罢。最得悠然之味。黄、红菊花有些闹热,且置别地。
就都安放了。
又叫宫里司苑的来,将殿院细竹重理了理。
秋日里果然气爽。
梅花君于殿院里,看着细竹。
——突地发现,梅花君较方来殿院时,肥了些些。这样冬日里就不会太怕冷了罢。
一二三 特许借来的
尚局藤典制来,闲说话儿。
说起前几日方做的梦,以及之解。
藤典制说似乎很有道理。
又问哪里寻来的呢。宫里不许这个。
说天皇特许借来的。
有梦了可以比对。可惜不可与藤典制看。
一二四 带着梅花君
觉得当写卷甚麽献与天后。
就亲自誊写了自作的诗,专意用的自染字纸。淡紫织花绫为里。浅青晕带。紫檀木书轴。纸绫上又细薰香。将自作木签儿挂上。
觉得可以了。
就着了领淡紫宝相花文衫、淡青绣银联珠文裙、蹙银绣紫灰帔子,带着梅花君,往天后那里去了。
天后那里静坐了些时。
天后今儿着的深青绣牡丹花文衫、石榴红裙。用的脂粉恰恰好。
一二五 吾要带上梅花君
孟冬了,殿院内竹叶有些干涩。然萧疏着,亦得趣味。
秋冬之交时候,天高淡远,伤怀情绪着人愁。
只坐着,看叶落。
侍儿们倒不觉这些。
赵侍儿殿院里跳起秋叶舞来。
不知那个侍儿说,旋得急些了罢。这个舞要缓些的。
天后遣人传话说,过了十月,就行洛阳宫了。
那吾要带上梅花君。
一二六 很高兴往洛阳
没来由觉得恹恹的。阿姆说不是病了罢。
分明不是病。
侍儿们说那就哪里行行罢。散散就不闷了。
哪儿都不想去。就想见天后。
去天后那里问起洛阳宫之事。天后说,仲冬初就行去呢。
梅花君于吾身侧,似乎很高兴往洛阳之样子。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竹斋,或,Studio DeCliff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0 17: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日记 一二七至一三二(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10-3 20:51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二一 大盗出没 一二二 梅花君肥了些 一二三特许借来的 一二四 带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二七 玉台新咏 一二八 梅花君畏寒 一二九小丝囊 一三〇 梅花君威风起来 一三一 换盏具 一三二 袄子(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二七 玉台新咏
侍儿们又在玩闹了。
不知谁将花瓶打碎了。都忙着收拾。
觉得真吵。懒怠理侍儿们。
取了卷书读。
想起上次读《玉台新咏》,让侍儿们寻来。
侍儿们却左右寻不着。
着兰掌籍再送卷来麽?
一二八 梅花君畏寒
赵侍儿不知怎生,将砚台打翻了,一地的墨。
阿姆说赵侍儿太不小心了。
这几日都没落雨。还一例阴沉着。风也寒。叶儿刮落一地。
菊花是皆萎落。
觉得要冬日了。
梅花君常于吾怀里蜷着——猫总很畏寒的。
天后殿里也寒了麽?
一二九 小丝囊
风愈凉了。
教侍儿去尼师那里,说上回菊花会时甚麽银盏儿作的好。想着尚局照样儿亦作的。
尼师就寻出银盏来,交与侍儿了。
尼师又送小丝囊。三寸样子。淡紫白色。说里厢是前时开的菊花瓣阴干收的。取个清意罢。
一三〇 梅花君威风起来
立冬节时候,总是仪轨甚麽的。
就教梅花君也威风起来,看有否冬君之主样子——梅花主冬也。
或者至新年前一日时候,着梅花君颈项间系开梅花之梅枝,至次日,就是梅花自冬开至春了。
这麽与阿姆商量时候,阿姆却说,让司苑移几株梅花来,栽殿院里,看着梅花君。梅花主清瘦也,梅花君却日渐丰腴,两相映衬着,是个趣。
一三一 换盏具
入冬缘故,殿内甚麽都换了。
说冬月梅花最盛。虽然梅开还要很待些时,且有梅花君,怎可不选梅花呢。定是要选的。海棠富贵,殿内盏具选些海棠花形的罢。说来亦当有牡丹、芍药(花形)的。玉兰花自要入选。却选的白兰,说白兰如玉,亦称玉兰,再者吾爱白兰的。又将了海棠、芍药花形。亦吾所爱。
就换了新样儿。杯口倒是镶的银。衬的银案儿好。
尼师遣小尼早送的立冬节礼来。
梧桐叶皆黄了。只未落尽。
一三二 袄子
天就寒了。
北风起的时候,风吹得窗纸刺拉拉得响。
殿院落叶乱旋。
换的冬衣。着的锦黄地绣银梅花文薄袄子。夹裙深青地绣福字文的。
饮茶时想起尼师说的梅开时节暖茶会的——
梅开时就要冬至了,那不是于洛阳宫了麽?
尼师去不去洛阳宫呢?
说尼师也随往洛阳宫呢。
倒觉得好。
注:袄子,《中华古今注 卷中》“宫人披袄子”,宫人披袄子,盖袍之遗象也。汉文帝以立冬日,赐宫侍承恩者及百官披袄子,多以五色绣罗为之,或以锦为之,始有其名。(前隋)炀帝宫中,有云鹤金银泥披袄子。则天(武则天,则天皇后冬日里)以赭黄罗上银泥袄子以燕居。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7 15: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日记一三三至一三八(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10-10 17:52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二七 玉台新咏 一二八 梅花君畏寒 一二九小丝囊 一三〇 梅花君威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三三 香膏 一三四 水始冰 一三五 梅花君摇尾巴一三六 愁怀随雨入梦来 一三七 骤寒 一三八 海棠花颜(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三三 香膏
给天后作的个甚麽物件,立冬节时献给了天后。说是立冬节礼。
天后说作得齐全。就赐下天后自用香膏来。说是天后自制方子——
作的不一般样儿。只天后用的,旁人皆无。
就得意地谢了天后。
一三四 水始冰
冬日里月色总是清寒。月在梢头时候抱着梅花君看月下残叶,焦枯之影。
殿院花皆残尽。紫藤有些虬曲着。
各处皆肃杀之气。
约莫时气就是这样。
说“冬,终也,万物收藏也”。又道立冬“一候水始冰;二候地始冻;三候雉入大水为蜃。”
那现下就是“水始冰”了。
一三五 梅花君摇尾巴
尼师遣小尼来说立冬时候,南地寺院送来节礼。
一样新抄写经书格外好了。想请我来看看。还有天竺来的贝叶经。甚麽的。
就去看了。
觉得贝叶经有些“百福笺”的模样儿。较卷书倒便宜些。
也试着这麽作麽?
那下次让兰掌籍送厚些的纸来,试着看看。
又说起下月往洛阳宫之事。
尼师说等不及宫里梅花开了。暖茶会至洛阳宫再办罢——洛阳宫内尼寺梅花亦好。诸物亦皆齐备。
就定下了。
梅花君旁侧摇着尾巴。
一三六 愁怀随雨入梦来
夜雨不止。敲得廊檐响。熏炉烟袅袅的。
有些“愁怀随雨入梦来”意。只是不觉得要愁甚麽。
让看看冬夜雨罢。
侍儿们说快不要罢。看着了风寒不是好。
就算了。
第二日清晨起时候,听守夜侍儿说,雨下了直一夜呢。廊下皆湿浸浸的。
一三七 骤寒
冬日里再好天也阴寒寒的。虽然不算大冷,然骤寒下来,分外不禁。
哪里都不想去。着的薄袄。熏炉边上,看侍儿们闲话儿。梅花君亦于熏炉边蹭着。
说今冬会很寒麽?说不一定罢。入冬时总很寒的,仲冬了有时反倒还好。说不得转暖些也不定。
又说冬日若暖,难免春寒,那明春冷得很了。
就又有侍儿说,有一载入冬时天寒的很。仲冬、暮冬倒反不寒。立春了也暖。也不知为甚麽。
那就皆不定的。
一三八 海棠花颜
觉得尚局送来茶器色泽未免太规整了。
就与周典珍说,怎麽不作些不规整茶器呢?譬若流水之文甚麽的。
又说起尼师那里茶器总些落拓不拘意思。
周典珍回说试试罢。宫里总多华贵之器。尼师禅门之意,自是别格调的。说且为我专作些洒脱不拘之茶器来。
特特选了一最美丽海棠花颜盏给梅花君饮乳。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4 14: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日记 一三九至一四四(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10-17 15:31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三三 香膏 一三四 水始冰 一三五 梅花君摇尾巴一三六 愁怀随雨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三九 作样子还可以 一四〇 梅花君向不理秦吉了一四一 御苑湿湿的 一四二 教秦吉了说话 一四三 年头茶 一四四 绾臂白玉环儿(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三九 作样子还可以
尼师又说起江南尼寺种种殊胜之处。
觉得再好也不想住尼寺。太清苦了。每日家念经。
作样子还可以。真出家太无趣了。
——可这话不能与尼师说。
天后让我入道祈福时候,就只仪轨而已,非真入道的。
——所以我才成日家于宫里啊。
天后才不舍得我真入道呢。天皇也不舍的。
真入道了就不能成日与天后一起了。
一四〇 梅花君向不理秦吉了
立冬这麽多雨。前儿方停,今夜又落了。
习字写的个“梧叶落尽殿院寒”。现又复雨,那就是“廊下雨漫共夜长”了。
冬雨愁人,较秋雨还来得些。
秦吉了都懒怠说话了。
梅花君向不理秦吉了。
一四一 御苑湿湿的
雨是停了。殿院地还未得干。
廊檐湿湿的。
秦吉了心情很好,又开始说新学会的“愁怀随雨入梦来”了。
不过没落雨了,秦吉了还这麽说。
侍儿们都觉好笑。
阿姆也笑。
雨停了就抱着梅花君去御苑。
御苑各处皆湿湿的。空气倒很清明。
一四二 教秦吉了说话
冬日里梧桐叶打落一地。看着有些萧索。
宫人们打扫过了。雨又打落下来。
倒不是很寒。
自殿内看着殿院。
到底还是夏日间景致可看。
那孟夏时满架的紫藤花,现下早落索了。
就教秦吉了说话——“花谢方知芳菲意”。
一四三 年头茶
藤典制来,与藤典制说起尼师寺里茶器很为精洁之事。
又说起岭南寺院很些年头茶。
藤典制说未有听闻过呢。不是皆饮新茶麽?
就将尼师送的茶自沉香木盒素丝囊里取出来。侍儿们烹了,与藤典制试饮。
藤典制说很温醇呢。
——究底尼寺之物,与世殊别。自有一番别格调的。
复说起尼师与吾说的江南尼寺种种殊胜之处。
藤典制道,尼寺固然是好,只怕晨钟晚课,贵主不惯呢。
——说的就是。
一四四 绾臂白玉环儿
赵侍儿说东市一家乐行卖的好琴。宫里乐院琴坏了,也常去那里。
又说起于阗来的各样白玉。其中绾臂白玉环儿如何的好。
说宫里贡献来白玉也多,作个绾臂白玉环儿,没甚麽难的。又说白玉镶金、银皆好。镶金就华贵些。银呢素静。
就想着与天后说。
又想着给梅花君打造一金项圈的,就是不知金项圈上挂甚麽好。
注:绾臂环,见《玉台新咏卷一 繁欽 定情詩一首》
《玉台新咏笺注 卷一繁欽 定情詩一首》【樂府解題】定情詩。漢繁欽所作也。……
……我卽(案。一作旣。)媚君姿。君亦悅我顏。何以致拳拳。綰臂雙金環。(【五經要義】生子月辰則以金環退之。當御者著于左手。旣御者著于右手。【王粲閑居賦】願爲環以約腕。【續搜神記】襄陽徐陽病死。忽崛然而起。將婦臂上金環脫去。行貨,便放令還。)何以致殷勤。約指一雙銀。(……【漢舊儀】宮人御幸。賜銀指環。令數環記月也)……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10-31 13: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日记 一四五至一五〇(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10-24 14:12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三九 作样子还可以 一四〇 梅花君向不理秦吉了一四一 御苑湿湿的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四五 读《易》 一四六 作木盒 一四七 试香一四八 给梅花君亦饮了些 一四九 因果经 一五〇 梅花君定中所见(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四五 读《易》
阅经最静。常是半下午,不觉时移。
侍儿们见我手拿卷经。都作闲事去了。
殿院甚是安静。只有檐下雀鸟,啾啾数音。
读《易》。
梅花君于殿廊檐处躺着。
一四六 作木盒
天渐渐淡色的时候,晨起的风就分外清明起来。虽然带着寒意。然而还未仲冬,并不太凛冽样子。
着的深青灰地绣银栀子花文袄子,裙说橘黄地的好吧。可还是喜欢素静些的。就着的淡色绣银文裙。
觉天色好了,抚了会子琴。
又想起上次作的木盒还未好呢。就忙起来。
注:袄子,《中华古今注 卷中》“宫人披袄子”,宫人披袄子,盖袍之遗象也。汉文帝以立冬日,赐宫侍承恩者及百官披袄子,多以五色绣罗为之,或以锦为之,始有其名。(前隋)炀帝宫中,有云鹤金银泥披袄子。则天(武则天,则天皇后冬日里)以赭黄罗上银泥袄子以燕居。
一四七 试香
试香最宜潮湿天候。
因为正好是这样天,说将上回合的香取出试试罢。
就将香炉甚麽都取了来,置于殿院。
香是清样儿。故此加的蜜也淡样儿。
一四八 给梅花君亦饮了些
闲来无事且烹茶。
冬月时候,饮尼师送的玫瑰茶。
看玫瑰于茶水中渐舒展样子。觉着称意。
就给梅花君亦饮了些。用的梅花君向来饮牛乳的海棠花颜盏。
尼师不知近来忙于甚麽。
往尼寺行行麽?
突然想听尼师讲因果之事。
一四九 因果经
今日行去尼师那里。
尼师与我讲起果因经来。
大约世间事,无因起少有的。
循丝得脉,总为根由。
佛言善根,善根亦即福根也。
不自修福修德,纵一时快意,难免异日恶果。
一五〇 梅花君定中所见
尼师今日来,与吾说起修行中所见诸事。
觉亦无需惊恐罢。各界善恶之灵,俱来之时,重在得定。
定中自成空照。知诸事种种,当自安排。
佛门最重慧命。
定则生慧。然定亦自德中来。
那梅花君这样美貌的猫定中会见甚麽呢?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11-7 16: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日记 一五一至一五六(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10-31 13:16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四五 读《易》 一四六 作木盒 一四七 试香一四八 给梅花君亦饮了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五一 梅花君甚安静 一五二 桂花酒成了 一五三草木萧瑟 一五四 梅花君会弹琴 一五五 小山眉 一五六 梅花君也很高兴(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五一 梅花君甚安静
尼师送的卷经。又奉上尼寺制的香。
依例供养了。
就往尼寺院内闲散了散。
今日不知为何,梅花君于尼寺甚是安静。
一五二 桂花酒成了
桂花酒成了。亲自往便殿里,献与天后。说自作的。
因于秋月方起时埋于黄桂树下,经数月之缘故,与普通的不同。
天后收下了。
又与天后说起下月就要往东都的事。
天生寒了。
一五三 草木萧瑟
梧叶大率皆黄了。草木萧瑟。随往洛阳宫去宫人们忙于诸事。尚局自也如此。
秦吉了要不要携去洛阳宫呢?赵侍儿问。
说不要携了去罢。路上不便。就于殿院让宫人们照应着。但要带上梅花君。
天后说,这次往洛阳宫住的时日颇长。
一五四 梅花君会弹琴
连着落了几夜雨。寒寒的。廊下皆湿浸了。
约莫是秋冬菊缘故,紫菊开至今不败。只菊花瓣淡成粉白。有些憔悴损意思。
冬衣已着上。衣上蹙银绣的山节子。锦缘边格文。
弹了会子琴,涩了。觉雨真缠绵人。是谁说的,“秋节已过连绵雨,叶尽冬初殿院时”。
就是这样。
正准备让侍儿收起琴之时候,坐琴边的梅花君,突地伸了猫爪,拨弄了几下琴。又跑至吾怀里。
阿姆不禁笑将起来,道,梅花君琴音还真可听呢。原来猫也会弹琴啊。
梅花君听了,蓝眼珠看着吾,过了会子,于吾怀里蹭了蹭。
一五五 小山眉
雨方停了。殿院里湿湿的。竹叶青碧。去廊檐下折了数枝冬紫菊来。满含雨水,若着清露。
折冬紫菊时不小心故,将衣裳沾湿了。锦被儿又潮潮的,侍儿们于是熏笼旁忙着。
尚局送了指环、臂环、诸物来。让侍儿皆收下了。
新理了眉,小山眉好麽?有些犹疑。口脂嫩色些好罢。太殷红了有些微过。面脂是清的好。
其实女子不施脂粉,素静之美,最是动人心怀。以肌肤自然泽光腻理,有光色照人处。当然亦要女子生得美才如此。
一五六 梅花君也很高兴
没有甚麽特别想作的。冬日里些阴湿。冬云愈发黯淡了。
秦吉了也没甚麽精神。耷拉着。
再数日就往洛阳宫了。路上总要费些时日。
赵侍儿很兴头。她最愿去别地。阿姆也高兴的。
我却觉得行去洛阳,路上未免过疲累了。
但是梅花君也很高兴。
太无聊了,想着给畏寒的梅花君作御寒冬衣。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4 17: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日记 一五七至一六二(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11-7 16:10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五一 梅花君甚安静 一五二 桂花酒成了 一五三草木萧瑟 一五四 梅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五七 畏寒的梅花君 一五八 不太称意 一五九齐备 一六〇 往东都 一六一 给梅花君着衣 一六二 锦袍(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五七 畏寒的梅花君
本打算给畏寒的梅花君作御寒冬衣的。可是要往洛阳宫了。至洛阳宫时再作罢。
就于殿内写诗甚麽的——
“寒江芦荻絮纷分,徵羽弦歌似未群”,侍儿们说倒是切合时令。“木叶微飞摇欲落,青山寂寂只愁闻。”侍儿们就言太悲凉了。
可冬日作诗不就当悲凉些麽?
一五八 不太称意
不知道为甚麽,总是有些不太称意——虽然其实样样都合着来。也有些不高兴。
坐于殿内,闷闷的。
侍儿们看出来了。说不如往御苑散散罢。
觉得也没甚麽好去的。冬日里甚麽都没有。现下梅花还未得开。只有冬菊——可殿院里冬菊花就很好的。去御苑又有甚麽趣呢?可是又想着看看冬日萧瑟之景好。
就还是抱着梅花君去御苑了。
池塘里皆是枯梗。柳树也枯着。槐树枝是皆乌黑。
太凄凉了。
不如殿院里好。
一五九 齐备
往洛阳宫各样物事皆整理齐备了。宫中上下皆忙碌不堪。
一六〇 往东都
明日就行往东都了。
(上元元年十月末)
一六一 给梅花君着衣
至东都了。约莫东都较长安要略寒些。
为此缘故,只是于殿里,不想出去。梅花君的御寒冬衣作成了,吾选的锦青地蹙银绣梅花枝文。给梅花君着了。
前几日方下过雪。侍儿们殿院堆雪人玩。
就殿里远远看着。
周典珍遣尚功局女史送新样银手炉来。较往前的新巧。
还送来新样手炉套子。各样织锦衬绵里的。
拣了个深青锦地缠枝芍药文、内衬中青地浅条文的用了。
香炭倒也还好。
(上元元年十一月末)
一六二 锦袍
藤典制送新样锦袍来。白狐裘里,外青紫锦地绣银梅花文,倒是暖。
天真寒。
藤典制坐着与我闲话了些时。
我让她往何掌彩那里选些合宜织锦来。想自作个新样香囊儿。
又着周典珍制了金、银梳各一套的。再各作个置金、银梳的囊儿。
自己作。得个意趣。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纯正中国血统,汉族,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1 12: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日记 一六三至一六八(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11-14 17:30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五七 畏寒的梅花君 一五八 不太称意 一五九齐备 一六〇 往东都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六三 仲冬时节惟余雪 一六四 宫中失窃 一六五梅花君很觉为是 一六六 想起秦吉了 一六七 真没趣 一六八 天皇(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汉族美女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净身高167.5cm,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六三 仲冬时节惟余雪
至洛阳宫几日了,还是觉得洛阳宫未有长安含元宫来得好。
然而也罢了。
冬日里总萧瑟的。殿院里各样花枝早谢尽了。竹叶有些干涩。只是看檐头、树干积雪,倒还有趣。
往哪里行行罢。又觉都太冷了。
方至洛阳宫,各处皆忙。尼师那也如此。
熏炉倚多了,就些恹恹的。“仲冬时节惟余雪”。只有梅花君很高兴。
一六四 宫中失窃
听赵侍儿说宫外的事——赵侍儿也是听宫里老人说的。
就是宫里原来失窃过甚麽物件。玉作的甚麽。还有贡献果品甚麽的。
一开始宫中人皆未留意。后来丢了玉的甚麽,就发觉了。
各处去查。
查出是宫外人作的。还是年轻女子呢,就作大盗。
赵侍儿说时很心惊样子。
阿姆也说真有此事。
一六五 梅花君很觉为是
说起谁作的诗好。
就提起古时谁谁来。又都说,甚麽时都有写得好的。何必只是推重古人呢?
觉得说的很对。
就如“古时花开固言好,今日亦有花枝时”。不当菲薄今人的。
就说与天后听了。天后很觉为是。
梅花君旁侧听着,也很觉为是的摇了摇毛蓬蓬尾巴。
想着给梅花君再作领锦朱绯蹙金绣梅花枝的暖衣。
一六六 想起秦吉了
读《古诗十九首》,觉太悲凉了。总为羁旅愁怀。
约莫只是中品罢了。因少容色之意。
譬若皆是何处起秋风,也当“熏炉殿内玉颜色,漏断梧桐三两声”罢。
想起“秋风秋雨愁满怀”的秦吉了来了。
也不知在含元宫怎生了。
一六七 真没趣
选了领浓紫锦地芍药花文的裘袍。将口脂注得格外娇艳些。眉色是乌青小山眉。
带了供佛之物。抱着梅花君往尼师那里去。
结果尼师不在。
小尼说尼师宫外去了。
说是宫外甚麽寺请尼师主持甚麽法会。三天的。
就将供佛之物留下了。
于尼寺闲散了散。
真没趣。
一六八 天皇
天皇身子有些不爽。
虽然常是这样。还是很担心地去了。
天后也担忧的。但是常常这样。
天皇要是不生病就好了。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汉族美女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净身高167.5cm,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8 14: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日记 一六九至一七四(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11-21 12:34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六三 仲冬时节惟余雪 一六四 宫中失窃 一六五梅花君很觉为是 一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一六九 尚局 一七〇 梅花君赏雪 一七一 梅花君喵呜直叫一七二 西施之美 一七三 外若素讷、内则贵重 一七四 秦国的印(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美女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净身高167.5cm,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一六九 尚局
宫中总这般样。有些无聊赖。
近日读经。有讲“漏尽、无漏”甚麽的。
觉得颇有意思。
腊月各处皆忙。“尚局各司御前事,分捧赐物与殿臣”。
一七〇 梅花君赏雪
尼师回宫后,天还下雪呢。听小尼说了那日的事。就遣小尼请我来。
说正好雪天,来尼寺赏雪好不好呢?
雪时烹茶很闲趣的。尼寺梅花早开了。亭中赏雪看梅,殊为乐事。
况且带着梅花君赏雪,多有趣呢?
就去了。
尼寺半亭倒也雅趣。
梅花君见雪中梅花开了,就于梅树下坐着,一动不动。
怕梅花君雪中冻着,叫梅花君还是于半亭中了。
尼师又请用斋。
一七一 梅花君喵呜直叫
“风意萧疏总是雪”,廊檐下冰溜很为晶洁。乌雀皆于巣內。北风吹得窗作响。
就都于内室窝着。
赵侍儿与严侍儿打摴蒱不知谁输了。皆不肯让,争执不下。
侍儿们皆不管。阿姆也懒得问。
不知谁将裙裳熨焦糊了。
梅花君闻见裙裳熨焦糊了,喵呜直叫。
真乱。
一七二 西施之美
让侍儿往兰掌籍那取了几卷书来。皆是史传。《吴越春秋》、《越绝书》甚麽的。写的西施之事。1、《吴越春秋》,《康熙字典【申集上】【艸字部】苧》【吴越春秋】苧蘿山鬻薪之女曰西施郑旦。2、《越绝书》,见《后汉书 志第二十二 郡国四 会稽郡》会稽郡 秦置。本治吴,立郡吴,乃移山阴。雒阳东三千八百里。十四城,户十二万三千九十,口四十八万一千一百九十六。………〖馀暨〗注:馀暨,《越绝》(即《越绝书》)曰:“西施之所出。”
为何《史记》未有载西施之事呢?
《史记》最爱写这种故事了,譬若秦始皇帝母赵姬故事。但是都没有记这个。
不过世人皆知西施之美,《墨子 亲士》就曰:“西施之沉,其美也。”
约莫真是这样。
就东施效颦至可笑。
一七三 外若素讷、内则贵重
北风凛冽。将秋月里作的檀木盒取出来,又用银片作的内隔,置墨条用。
觉得作个大些的檀木盒将笔、墨、砚皆置入不好麽?又觉得成天打磨木盒太烦人了。
就作的个置放笔、墨、砚檀木盒图,教侍儿送去周典珍那里。说作个罢,内隔要银片子的。
还当作个置放纸的檀木筒的。
定然有趣。
檀木盒内隔是银。外就素朴的好,不要再镂刻甚麽、或错金银甚麽的。
就是“外若素讷、内则贵重”之意。
不是很得宜麽?
一七四 秦国的印
尼师近日新得了一样甚麽物事。说还算稀罕的。
请我来看。
就去了。
是秦国的一个甚麽印。
吾将梅花君爪按了按那个秦国的甚麽印。就是吾的梅花君印也印在秦国的甚麽印上了。
作者:江西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身份证名石淇文,曾用名石红梅,笔名穆問,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亦名薆蕊獅Iris。汉族美女文学家兼业余珠宝设计师,亦有史以来最优秀之文学家。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净身高167.5cm,纯正中国血统,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工作室竹斋,或,Studio De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连载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21-1-28 12:36 , Processed in 0.052698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