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诗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石红梅

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8 12: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宫廷日记 八五至八七(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7-11 11:16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八二便殿 八三 柚树 八四 秋雨真易伤怀(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八五黄桂落了满席 八六 月明星稀 八七 萧瑟样子(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纯正中国血统,汉族,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八五 黄桂落了满席
黄桂开了满树。赵侍儿说作些桂花酒罢。觉得可以作。
铺了席在黄桂树下。等黄桂落。
侍儿们说等着太难了,不如让司苑的找人来摇树。那样落起来快些。
觉得不好。
喜欢黄桂迎风自落的样子。
就让赵侍儿于黄桂树下烹茶。
尼师送的岭南茶真好。
黄桂落了满席。秋风清朗。殊可人怀。
将暮色了。将席上的黄桂收起。亲自拣选干净。加了些蜜,入于八分酒满之酒瓮中。
月上来时教侍儿埋于黄桂树下。这样约莫数月时间,就可以了。
待成了时献给皇后殿下。
为亲手作之缘故,是个意思。、
八六 月明星稀
秋月真好。殿院里看月一点点上来。
秋蟲在鸣。
就于月下闲坐着。侍儿们随意言笑。薰了些香。说周典珍新合的,约莫是添了玫瑰缘故。很为沁人。
不知哪里殿院里有人横笛,月明星稀。
八七 萧瑟样子
秋草有些黄了。但还没有萧瑟样子。
约莫秋日景致皆颇可看。秋月清朗,秋风满怀。
时日就这样一直下去。皇后殿下于便殿里,我于近处殿院。如雏鸟偎依着皇后殿下,也很好罢。
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纯正中国血统,汉族,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2020年7月18日,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7-25 11: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宫廷日记 八八至九十(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7-18 12:10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八五黄桂落了满席 八六 月明星稀 八七 萧瑟样子(作者:江西省九江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八八 于云静慧在斯年 八九 樗蒲 九十就是不想习字(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纯正中国血统,汉族,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八八 于云静慧在斯年
白日时菊文衫儿着正好。有时加领短袖
说短袖就那领深灰地折枝栀子花的罢。裙就那腰散花青地裙。
侍儿们听后取了,又加薰了香,奉上。
近日不想用脂粉。觉清素的好。亦合天时。
想着手写一卷集子的。录上我作的诗。皇后殿下一定会喜欢罢。
前儿吾写的一则——“总道修心无俗韵,于云静慧在斯年”。都说好,就是有些修行意。
至于吾所作“庭前野菊霜犹浸,草畔寒蟲独可怜”就些秋风秋雨了。
注一:短袖:《新唐书 卷二十四 志第十四 车服》……平巾帻者,武官、卫官公事之服也。金饰,五品以上兼用玉,大口绔,乌皮鞾,白练裙、襦,起梁带。陪大仗,有裲裆、螣蛇。……袴褶之制:五品以上,细绫及罗为之,六品以下,小绫为之,三品以上紫,五品以上绯,七品以上绿,九品以上碧。裲裆之制:一当胸,一当背,短袖覆膊。
注二:裙一腰、衣袄一领:
《法门寺唐代衣物账》“重真寺将到物七件:袈裟三领,武后(武则天)绣裙一腰蹙金银线披袄子一领…………”
八九 樗蒲
赵侍儿不知为甚麽与严侍儿生气了。
侍儿们忙着解劝。
阿姆故意不问。
结果赵侍儿气得午膳都没有用。严侍儿倒是用午膳了,可是与谁都不说话。
快到晚膳时分不知为甚麽赵侍儿与严侍儿又好了。晚上两人还一起樗蒲呢。
赵侍儿、严侍儿都十六了。还这样。真好笑。
结果定下今日作的事都无人作。
注:樗蒲,见《世说新语》。
《世说新语 方正第五》王子敬数岁时,尝看诸门生樗蒲,见有胜负,因曰:「南风不竞。」门生辈轻其小儿,乃曰:「此郎亦管中窥豹,时见一斑。」子敬瞋目曰:「远惭荀奉倩,近愧刘真长!」遂拂衣而去。
《世说新语 任诞第二十三》温太真位未高时,屡与扬州、淮中估客樗蒲,与辄不竞。尝一过,大输物,戏屈,无因得反。与庾亮善,于舫中大唤亮曰:「卿可赎我!」庾即送直,然后得还。经此数四。
《世说新语 忿狷第三十一》桓宣武与袁彦道摴蒱。袁彦道齿不合,遂厉色掷去五木温太真云:见袁生迁怒,知颜子为贵。
九十 就是不想习字
今日就是不想习字。觉得老习字真无趣。也不想围棋。也不想阅书。
想打磨个沉香木盒儿。置墨条。
就作了木盒图,让侍儿们去周典珍那里取沉香木来。
打磨了一下午。真费劲。
约莫要些时日。
明日再作罢。
总这般样。
注:紫檀木,白檀木、沉香木于魏晋南北朝乃至唐为像雕刻用木、家具用木之常见。
1、《太平御览 宋 李昉等 卷第六百五十七 释部五 像》
《像记》曰:梁武帝天监元年正月八日,梦檀像入国,因发诏往迎像。按《佛游天竺记》及《优填王经》云:佛上忉利天,一夏为母说法。王臣思见,优填国王遣三十二匠及赍旃檀,请大目连神力运往,令图像相。既如所愿,图了还返,坐高五尺,在祗洹寺至今供养。帝欲迎请此像,遣决胜将军郝骞等八十人应募往。达,具状祈请,舍卫王曰:“此中天正象,不可适边。”乃命三十二匠更刻紫檀,人图一相。卯时运手,至午便就,相好具足,而像顶放光,降微细雨,并有异香,……
2、《太平御览 宋 李昉等 卷第七百六 服用部八 床》
《异苑》曰:沙门支法存,有八尺沉香板床。刺史王淡息切求,不与,遂杀而籍焉。(籍,没也。)后息疾,法存出为祟也。
3、《太平御览 宋 李昉等 卷第九百八十二 香部二 旃檀》
《三国典略》曰:周师陷江陵。初,梁主以白檀木为梁武之像,每朔望,亲祭之。军人以其香也,剖而分之。
崔豹《古今注》曰:紫旃木,出扶南林邑,色紫赤,亦谓紫檀也。
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纯正中国血统,汉族,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2020年7月25日,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连载中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开之荼蘼宫廷日记 九一至九三(作者:石红梅亦名石淇文

石红梅 发表于 2020-7-25 11:24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八八 于云静慧在斯年 八九 樗蒲 九十就是不想习字(作者:江西省九 ...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九一想睡又懒怠睡 九二 梅花君 九三 赵侍儿歌舞着(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 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纯正中国血统,汉族,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

九一 想睡又懒怠睡
觉得甚麽都不作最好——“倦抛诗书昼梦长”。
可又觉得太懒散了些罢。佛家总说当“精进”的。当然还有“忍辱禅定”。至于“持戒”不晓得难不难。就不多想了。
只想着自己作个小银片子熏香用。
或者刻个小印,刻“夏蝉不知春月长”甚麽的。
赵侍儿却说现下都秋日了。
那就刻“风雨晦明故未眠”好了。今儿正好有些阴云,似要下雨,又未下样子。偏巧懒懒的,想睡又懒怠睡。
半下午时候,皇后殿下派人来,说知道吾很喜欢藤典制养的那枚小黑猫称野狐君、又称帘下君的。已着宫人为吾寻来一枚亦是蓝眼珠小黑猫,与藤典制养的那枚小黑猫称野狐君、又称帘下君的,不同处腹部雪白。因寻来未久,不宜抱来。且养些时日,再肥些时,着人抱来吾之殿院。
——那吾也要有枚小黑猫了。那就称梅花君罢——猫爪梅花印也。
九二 梅花君
说落雨就落雨了。秋雨真凉。
熏笼儿薰着被。
就有些儿懒懒的。
秦吉了新学会句甚麽“秋风秋雨愁满怀”的。就一直这麽一句。
真愁人。
后来雨停了。想起皇后殿下,就去便殿。
皇后殿下正批阅表章。吾行过礼,见一枚蓝眼珠小黑猫在左近,腹部雪白,旁边宫人侍候着。较藤典制养的那枚小黑猫称野狐君、又称帘下君的全黑不同,又略肥些——定就是皇后殿下为吾寻的猫了。那就是吾的梅花君小黑猫了。
梅花君看见吾,突然摇摇尾巴。吾上前去抱了梅花君。梅花君在吾怀里一动不动。
皇后殿下道,本想养些时日,再着人抱去吾之殿院的。既来了,这麽喜欢。且抱去罢。
又晓得了与小黑猫取名梅花君,为猫爪梅花印之事。道梅花最得春风意,伴吾之猫,此名也还说得。
吾谢过皇后殿下赐小黑猫梅花君。就得意抱着梅花君归吾殿院了。
九三 赵侍儿歌舞着
满院花影。风微微摇曳着。侍儿着宫人又取了几盏灯来,皆于殿院。
锦席有些寒了。侍儿们将榻置殿院中央。吾于榻上倚着隐囊。
赵侍儿殿院歌舞着。
梅花君于吾身侧不以为然观赏着。
阿姆没有来。只是殿内念经。
月色愈发好了。黄桂依旧浓香。
赵侍儿自己将衣上打了个结。跳得更欢快了。后来约莫旋得太多太快了,撞倒严侍儿身上,止不住笑起来。
侍儿们笑闹一团。
后来都渴累了,归的殿内。阿姆还念着经。
给梅花君饮了些牛乳。
作者:江西省九江市区户籍石淇文,亦名石红梅,亦名紫木,亦名绿竹,亦名若兰,亦名穆梅Mu MiyRose,亦名CoCo De Vane蔻蔻德渂,纯正中国血统,汉族,无党派人士,无宗教教派人士,2020年8月1日,于江西省九江市区自住居屋之小小燕息所——竹斋,或,Studio De Cliff德可藜府工作室,又或,德克藜弗、德克藜府、德克里弗、德克里府工作室
《神都武曌、浓夏锦纨扇之杨玉环贵妃、将开之荼蘼太平公主宫廷日记、金梧桐井》
《第三卷 将开之荼蘼之太平公主宫廷日记》 连载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江右诗社 ( 苏ICP备11024144 )

GMT+8, 2020-8-4 10:41 , Processed in 0.02701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